就喜读书网 > 侦探推理 > 无罪战场 > 第五章 毒狼战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沿途碰到了数起交火,都被罗宇提前发现了。翻过一道山梁时,罗宇不小心踢到了一颗石子,脚面生疼,直钻心肺。

    忍受着脚尖传来的疼痛,罗宇看到了一具死尸,被人打的血肉模糊。

    “一个好好的游戏,感觉设置的这么高,还非把小爷弄过来,让小爷千场不能杀人,该着我做个慈悲吃鸡的和尚。”将身前一个男子背包中,别人无法带走的药剂收走,罗宇再次前行。

    现在战场上的人数已经不足三百人,而毒圈最多还能缩小六次,六次之后整个战场将全部弥漫着毒气。想像上一次挖坑,让毒圈耗死对手显然是不可能了,因为根据罗宇的判断。最后那个方圆只有五十米的毒圈会出现在一个大厂房中。

    可是刚刚经历过的一次毒圈变向,已经让罗宇措手不及,当下只能先跑到大厂房再说了。且不说厂房里边空空如也,无法藏人,单单是剩下的这段路途,就充满了说不清的变数。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的传来,罗宇再无法躲闪,因为他已经感知到了这一次设伏自己的不下十人。而想要从十人队中杀出去,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下一个毒圈已经开始缩小了。

    罗宇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心中一亮。“南面就是沼泽,既然这么多人组队,那就别怪小爷我心狠了。”

    罗宇急忙起身,在他显出身形的瞬间,一连串的子弹打了出来。

    “杀了他,就一个人。”

    “追!”

    却不想罗宇已经吞下了一瓶兴奋剂,速度越来越快,现在这种生死关头,先躲过这一关再说,至于副作用,早被罗宇抛之脑后了。

    沼泽,这个地形如果是寻常时间,任何一支队伍都唯恐避之不及。相反的则是这里可以让很多的独身玩家在这里躲藏。

    这片沼泽地长着参天巨树,杂草弥漫。谁也说不清这小小的草丛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机关猛兽。起了戏耍罗宇之心的十人队伍,哪里还顾忌得上这里的地形。

    罗宇急速从仅能容下一只脚的狭窄通道上前行,曾经罗宇在没来这个世界之前,因为得罪了一个军团,这个军团的首领要和罗宇单挑,双方各出五百人,其实网络上都知道,名字叫做笑西风的罗宇从来都是一个人。

    看似公平的对战,其实不过是五百人打一人,当时那场比赛被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直播,众多的直播人纷纷撒下重金,只为了加入到罗宇的队伍中,看一看这个连胜百场的笑西风面对五百人到底会怎么样。

    就是在这个沼泽之中,罗宇凭借着对地形了解,轻而易举的将这个五百人的军团生生消耗掉了足足三百人。

    要知道还是玩家的时候,自由度上是有限制的,而就是在那样的自由度限制之下,罗宇依旧取得了大胜。一挑五百,无论胜败,都注定了笑西风登顶巅峰。

    而今,有了完全自由度的罗宇,一入沼泽更是如鱼得水,区区一个十人队罗宇还不放在心上。

    “队长,这里是沼泽,我们不如迂回过去,在前面打他的伏击。”

    “怕什么,又不是所有人都是笑西风,怕他个鸟。”

    “上!”

    罗宇听着这群人近乎白痴的话语,有些替提出打伏击的男子心酸。忠言逆耳总是让人遗忘,而今,在这个沼泽中,罗宇静静的趴在一枝树杈上。

    也是合该罗宇碰到这毒狼小队,之前罗宇躲在衣柜中,向楼中又是扔手雷又是用火箭筒轰的,正是这个队伍,毒狼战队。

    “小心警戒,我们毒狼队可是从来没怕过谁。”

    “毒狼,还真是这群家伙。”罗宇目光变得冰冷,这毒狼战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以多欺少,在整个无罪战场的圈子里可以说是臭名昭著,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

    曾经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玩游戏,愣是被这群人给逼疯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被这群人的污言碎语给羞辱的上吊自杀。

    面对着网络的声讨,谁又有什么办法呢?无罪战场对玩家的信息保护的极其严格,即使是国家干预也无法解决。

    “今天先让你们受点教训。”罗宇一边用树枝编制着一个稻草人,一边仔细的警戒着。

    两个排头兵已经迈着风骚的步伐,向沼泽地走了进来。在他们的左侧是一棵参天大树,树叶茂密,一直杂草编制的绳索从这棵树上延伸出去,到了另一棵树上。

    罗宇等到两人一个迈入转岔口的时候,罗宇果断的用铁锹斩断了绳索。一个沾满污水,蓬头垢面的稻草人从树上掉了下去。

    “那个人来了,开枪!”突兀出现的稻草人将两个人吓了一跳。十个打一个,任谁也想不到一个人会提前现身面对十个人。

    “哒哒……”维克托不断的喷吐着火舌。

    “弹夹!”两人配合无间,却不想沼泽地里无故刮起一阵旋风,稻草人随风摆动,带着巨大的动势砸向了两个恶贯满盈的无良游戏玩家。

    “啊……”

    沼泽地里污水中,一个男子掉入了水中。

    “救命啊,救命啊。”

    “该死,伸出手来!”

    两个人在自救,罗宇却有些发憷。这风刮得,这人死了会不会算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手中早已经砍断的绳索在簌簌的向下落去。

    “小心……”泥淖中的男子猛然间看到突然掉了下来的稻草人,等救人的男子反应过来,偏离了原来方向的稻草人已经砸在了救人的男子身上。

    “朱门酒肉跌入沼泽,淘汰。”

    “罪恶滔天跌入沼泽,淘汰。”

    看了看腕表上的信息,罗宇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这两人死不足信,但是现在死了自己不知道会怎么样,两权相害取其轻,两权相利取其重。

    “废物,给我进去,我就不信这沼泽能难得住我们毒狼战队。”沼泽外的男子咆哮道。

    “哒哒哒哒……”一阵冲锋枪响起,

    罗宇透过枝丫间的缝隙看到了隐隐绰绰的身影,这群人背一个四人小队给杀了。

    “恶有恶报,我们早晚会相见的。”罗宇轻叹一声,跳了下去。

    “里边有人,我们去前边打他的伏击。”小分队队长开口说道。

    “打我的伏击?想的注意倒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