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远征军之溃兵兄弟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水潭伏击(2)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山岭间除了不时的鸟鸣便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刚才还在吹着的山风也停止了,山路上还是没有出现小野勇与小寺一郎的身影。  大家有些待不住了,这条直通水潭的山路,小野勇已经走过多次了,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了不成?所有人的心头都冒出了不详的预感。

    佐佐木有些烦躁的扔了手上的烟屁股,伸手又要去口袋里摸烟,可是他的手顿住了,口袋里的烟盒中就只剩下三支香烟了。自从前线开战之后,所有的物资都是先紧着前线的部队,驻守后方的部队配的补给早就减半了,佐佐木的香烟还是上次去拉加苏的时候,向自己的同乡要来的,只有三根了,要省着点抽了。

    “佐佐木,咱们是不是去看一看,小野他们会不会遇上了野兽,要知道,这条小路,小野可是走过十几遍了”剃着光头的鸟冢问着佐佐木。小野勇离开后,步兵班中就数佐佐木的兵龄最长,其他的人都看着佐佐木,等着他拿主意。眼看着日头偏西,时间已经过了正午,要是还留在原地,那今天白天就赶不到拉加苏了。

    “你们几个跟我来,鸟冢,你留下看守物资”佐佐木随意的指了几个士兵跟着他一块去寻找小野勇他们。取水的路,佐佐木也是知道的,一路急行,十几分钟之后,佐佐木几人便看见了那个山洼中的水潭。水潭边上空寂无人,丝毫没有一丝有人来过的样子和痕迹,佐佐木不死心的在水潭周围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现。

    来到了水潭边,其他的几个日军士兵便把寻找小野勇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纷纷给自己的水壶灌装着溪水,如此清凉的水有谁不是喜出望外呢。佐佐木只是懊恼的摇了摇头,他没有小野勇那样的威信和资历管束着这帮家伙,只好装着看不见,先由着他们先灌水好了。

    咦,这是什么?佐佐木东张西望间被一丛茅草丛中间的异色吸引了过去。这个季节的茅草都是黄绿色的,绿色的是正常生长的茅草,黄色的是干枯的茅草老叶,可是在一丛黄绿色的茅草中间出现了一朵红色的花朵就有些奇怪了。被那丝红色吸引住的佐佐木,直杠杠的走向那株生长在水潭边的茅草丛,他要去看个究竟,那红色的花到底是什么植物。

    就在佐佐木站在那从茅草跟前,伸出手想要分开茅草一观究竟的时候,只听“崩”的一声机簧响,一道乌光闪电般射来。佐佐木下意识的一偏头“噗”弩箭贴着佐佐木的左颊飞了出去,锋利的弩箭带走了一条皮肉,在佐佐木的脸颊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血槽。啊,佐佐木只觉得眼前一阵黑,从头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直达全身。

    他刚想张嘴惨叫,就觉得是一团茅草被塞进自己的嘴里,而自己的那声惨叫被硬生生的憋在了喉咙里。挣扎间的佐佐木伸手要去摸腰间的刺刀,可是自己的手脚却被比自己更有力的手给按住了,佐佐木拼命的挣扎了几下,使出了全身的气力才拔出了刺刀。刺刀在手了,佐佐木心中多了些胆气,闭着眼睛胡乱的四下里劈砍了几下转身就要跑。

    嘴里还塞着茅草的佐佐木喊不出声来,想要掏出嘴里的茅草,可是自己头上被东西罩住了,一下半下的手根本就塞不进嘴里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尽快的退回到水潭边去,只要呆在水潭便的同伴们看见了自己,那危险就会解除的,打定了主意的佐佐木不理会罩在头上的东西和嘴里的茅草,只顾着挥舞手中的刺刀向着自己记忆中水潭的方向移动。

    可是接下来生的事情,令佐佐木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还没等佐佐木跨出几步去,一个重物狠狠的扑翻了佐佐木,一只锋利的刺刀就扎进了佐佐木的心口,刺刀直透身体将佐佐木钉在了地上。啊,剧痛传来的那一霎那间,佐佐木的身体猛烈的扭动起来,身体整个向上顶甚至像煮熟的虾子一般,将身体弯成了个弓形。可是压在他身上的那几只手太有力了,佐佐木的身体抽搐几下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呼吸,这次他是真的死了。

    “敌袭,敌袭”终于有人现了佐佐木不在了,四处张望之后,这才有人看见了被刺刀钉在地上的佐佐木。为了方便取水,这些日军的步枪都是架做一堆放在一起的,这七八个人一窝蜂的都奔去了放置步枪的地方。“噗”“噗”“噗”几道乌光闪出树林,奔在最前面的三个日军惨叫着扑倒在地,他们的身上扎着几支弩箭,顺着箭体还在喷溅着鲜血。

    其他的日军士兵一见形势不妙,扭头就准备趟过小水潭钻进水潭对面的山林里去。步枪不要了,灌满了水的水壶不要了,同伴的尸体也不要了,什么都是假的,保住自己的命也是最真的。剩下的日军日军们抱头鼠窜,仓促之间竟然挤做了一堆扑进了水潭里,全然都忘记了日军步兵操典里关于撤退时的标准步骤。

    “崩”“崩”“崩”的几声机簧响动,闪着乌光的弩箭直扑那几个还在水潭里的日军,“噗”“噗”弩箭深深的扎进了日军士兵的身体里,跟着佐佐木来的那七八个日军士兵几乎人人中箭。被射死的便带着弩箭一头扎进了水潭里,还没有断气的就躺在水潭边的泥泞中惨叫痛呼,可是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射中自己的这些弩箭是从那里来的。

    哗啦,哗啦,水潭边的茅草中冒出来十几个毛团,端着钢弩的毛团。还没有断气的几个日军士兵当然不会傻到,认为袭击射杀自己的是一群毛团,能使用弩箭,就说明这些袭击自己的是人,而且是专门在这里等着袭击自己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神智还清醒的日军士兵弱声问道对面走过来的那些毛团们,他在死之前要弄清楚这些击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大日本皇军的面子不允许自己低声下气,可是适当的询问总是可以的,反正自己也是要死的人了,就让自己的上官和军中的那些条例见鬼去吧。

    “我们是中国人,中国远征军”一个毛团揭开身上披着的茅草衣,用湿毛巾才干净了脸,露出一张被晒得黝黑的脸。嘶,没有断气的日军士兵们齐齐的倒吸了一口气,眼前的这个人竟是如此的年轻,而且讲的一口标准京都口音的日语,他们真的是支那军人吗?在场的日军士兵们齐齐的想到了同一个问题。一年前的远征军是个什么摸样,老兵们都知道,就连新兵们也听过老兵们的讲述,他们死活不敢相信,眼前的就是中国的远征军,那个曾经被日军追击的疲于奔命的中国远征军。

    那年轻的中**人笑了,黝黑的脸配着一副耀眼的白牙,更显得这张面孔的年轻和稚嫩。“我们是远征军,专门来送你们下地狱的中国远征军”随着那年轻人的日语,几把闪着寒光的刺刀深深的扎进了那几个日军士兵的身体里,一阵身体的抽搐之后,水潭边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毛团们的动作很快,尸体都被拖进了树林中深埋于地下,水潭边的血迹被反复用水冲刷,只要有鸟兽踩过这里之后,那些足迹就会完全的掩盖了这里曾经生过的血腥。

    “书生,长官说要咱们撤退,那边要收网了”背着步话机的一个毛团高声叫道。正用毛巾蘸着水擦脸的严世军闻声笑骂道,“你们几个狗日的,赶紧也来洗洗脸,一会进了林子就不知道下回洗脸是啥时候了”这一群毛团正是严世军带着的直属连士兵,自从赵志确定了要来大洛这边截断日军补给线以后,严世军就独自领着十几个士兵远远的坠在赵志的侧后方,两只队伍既可以成为犄角分头行动,又可以合为一股形成拳头突袭日军。

    其实,老狗腿子们都知道,这是赵志在培养严世军,趁着这个机会给了严世军领兵的机会,是龙是虫就看严世军自己的本事了。这次日军从大洛运送物资去拉加苏,刚上平原就被赵志派出的斥候给现了,赵志带着人跟了一路,直到担任尖兵的小野勇带着闲散骡马和炮弹走了小路,赵志才和严世军分开行动,赵志去截日军的食物补给,而人数较少的小野勇便交给了严世军。

    严世军自打一进直属连就跟在赵志身边,平日里赵志的指挥手段,严世军学了个**不离十,尤其是隐蔽接敌这一块,严世军更是学了个炉火纯青。临分开的时候,赵志给了严世军一半的斥候,这是严世军敢于跟在小野勇他们后边的依仗,一直担任部队前出和警戒的斥候们,对这一带的山林早就摸了个通透,自然知道这条小路是通往拉加苏的。

    严世军跟在小野勇后面也不急躁,反正距离拉加苏还早,这些日军们总有松懈的时候,只要被严世军抓住了机会,那就得是一击必中才行。每只部队中都有不安定的因素,日军的部队也是不列外的,严世军数次在望远镜里都看见了小寺一郎这个年轻的日军士兵,可以看得出来,这支物资运送部队中的日军好像是都很照顾这个年轻的日军士兵。

    直到小寺一郎在严世军的望远镜里出现了第六次喝水的动作之后,一筹莫展的严世军才想到了办法对付这帮日军---守株待兔。既然这帮日军是惯走这条路运送物资去拉加苏的,那么他们肯定是知道山路的远近,那个年轻士兵如此的消耗饮水,而带队的日军老兵却未加阻拦,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前面有水源地。

    这片山岭唯一的活水就是前面不远的一处洼地,那里是有一股山溪水,这是前几天严世军他们经过那里的时候,斥候们现的水源。三个斥候带着严世军手下一半的士兵跟在小野勇他们的后面,而严世军则带着剩下的人仗着自己是轻装,顺着山势斜斜的拐出一个圈子直奔水潭,严世军要在这里打日军的伏击。其实严世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个决定,只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日军一定会去水潭取水。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日军果然来取水了,第一波是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就是出现在严世军望远镜中的那个年轻士兵,而另一个就是这帮子日军领头的那个老兵。袭击很顺利,两人被斥候的刺刀割开了脖子上的血管,尸体被扔进了树林里深埋于地下,严世军还是留在了水潭便,等着下一波日军的到来。

    宛如神机妙算一般,日军的第二波终于来了,这次是9个人,日军山路那边看着骡马的就只剩下了7个人,严世军另外一半的手下足够收拾他们的了。隐蔽接敌加上钢弩的突袭,战斗瞬间便分出了胜负,严世军一方完胜。这次回去可以放心的向长官交代了,严世军在心里思量着见到赵志时的说辞,他没有参与打扫战场,作为军官是可以获得一件战利品的,自然会有人把分给他的那份战利品拿来。

    等严世军带着人和战利品赶去山路与另一半人会合的时候,看守骡马的日军也已经被全部歼灭,严世军一方只是付出了一人受伤的代价。看来自己长官制定的突袭战术的确是很管用的,严世军看过了伤员的伤势之后这次放下心来。

    等严世军看过了骡马身上驮着的弹药箱之后,顺利歼灭日军的喜悦便被更巨大的喜悦所代替,因为懂得日语的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弹药箱里装着的是迫击炮弹和日式手雷。赵志撤退时把所有的重武器都留给了进驻阵地的1连,可是死心眼的老炮撤退时硬是扛了一门日式迫击炮,刚好这批物资里面就有大批同型号的炮弹,至于掷弹筒那就更简单了,押运物资的日军身上就有掷弹筒。

    如果赵志的手上有重武器,那么这次押运物资的日军早在刚进入山林的时候就被赵志给包圆了,就是因为没有重武器,赵志这才选择了利用地势突袭日军的战术。此时严世军的眼睛里就只剩下了面前的这些炮弹,他似乎已经看见了赵志在笑着拍自己的肩膀,老狗腿子们腆着脸拍着自己的马屁。深陷于想象中的严世军抱着一颗迫击炮弹不由得笑出了声,引的旁边打扫战场的士兵们纷纷小声嘀咕,这个小子莫不是中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