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新女先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些日子,怕是把雅姐姐给憋坏了。”

    阿秀看她一脸清爽的笑容,就知道她心中所想。

    林梦雅回过头,青葱似的细指,勾起了阿秀的小脸蛋。

    “还是我的小阿秀知晓我的心思,你真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解语花。若是有人采了你这朵娇花,必定要细细的呵护才成。”

    阿秀脸皮薄,这几句话就有点受不住了,跺了跺脚,咬着牙说道。

    “雅姐姐最坏了!我看啊,当初就不应该让你伤了脚,应该叫你伤了嘴才好!”

    虽是这样说,可阿秀却还是不肯离她半步,生怕她有什么不适。

    林梦雅笑眯眯的收了手,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闲着没事就调戏调戏小姑娘,这才是人过的日子。

    可惜了,她天生就是个劳碌命,想要歇也是歇不下来的。

    “对了,今天这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是申时了,怎么了?”

    申时?那宁儿跟墨言,也该下学了。

    两个宝宝最近因为急着看她,所以课业都是提前下了的。

    不过听龙天昱说,两个小家伙虽然压缩了时长,但东西却是一点都没少。

    “他们俩该回来了吧?走,我们去接他们,给他们一个惊喜。”

    “要不要,跟大少爷他们说一声。”

    她想了想,点点头。

    阿秀立刻去通知大少爷他们的人,很快,就有一顶轿子,出现在宫家的大门口。

    “这,是怎么个意思?”

    跟她平常乘坐的轿子不同,这顶轿子又宽又大,两个她坐下都绰绰有余。

    “回苏小姐的话,大少爷说,您前些日子就是乘了马车才出了意外。以后,不管是什么地方,都由小人抬您去。”

    轿夫她依稀有些印象,算是宫家家奴里,比较忠心又机灵会办事的一个。

    看着那顶宽大的轿子,她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能让她出门就行,其他的,还是别让大哥哥操心了。

    轿子很稳,只是比起马车来慢了不少。

    许久之后,方才到学院。

    还好,现在两个宝宝还没出门。

    她刚到,就看到学院两旁,站着不少护卫。

    咦?怎么都是宫家护院?

    “白苏,这是怎么回事?”

    她特意把轿子停在了拐角处,好奇的看着那两排人。

    “回禀主子,那是宫家派来,负责护卫两位小公子安全。说是宫家发了话,要是谁敢对小公子不利,宫家就会倾全力,铲除祸害。”

    怪不得这样张扬,原来是家里发了狠。

    也难怪,从前不管是她还是两个孩子,做什么事情都是低调为主。

    但就因为如此,所以有些人才肆无忌惮。

    现在挑明了,反倒是投鼠忌器了。

    “好吧,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从前她小的时候,从来没有被家长接过的感觉。

    现在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的事情,其实一直清晰可见。

    只是,她如今再也不会因为失望而难过。

    很快,两个宝宝就被人给送了出去。

    可是当她看到那个送两个孩子出来的人的时候,笑容却渐渐消失。

    眉头微蹙,怎么会是她呢?

    “姑姑!苏梅姑姑!”

    小孩子眼睛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她。

    不过好在两个宝宝谨记她的叮嘱,在外人面前,只喊她姑姑。

    林梦雅缓了缓神色,信步走了过去。

    张开怀抱,迎接那两个像是小鹰一样,投入她怀中的宝宝。

    “苏梅姑姑,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们呀!”

    墨言开心极了,扬起小脸蛋有些兴奋的问道。

    “我想你们了,所以来接你们。”

    两个小家伙赖在她怀中,小脸贴着她蹭来蹭去的。

    林梦雅下意识的把他们护在怀中,可眼睛,却看向了站在她面前的女人身上。

    “沈大夫,怎么这么巧?”

    雪师看着她,那张清清冷冷的脸上,却是僵了僵。

    悄悄的攥紧了拳头,她心中却是气愤难平。

    她不管怎么主动接近这两个孩子,可他们始终对自己都是爱答不理的。

    就连自己主动提出送他们出来,都被他们给忽视了。

    如今,却对那个女人,亲亲热热。

    那女人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勾得了殿下就罢了,连孩子也对她另眼相看。

    “不是巧合,我是这里的先生,自然是要看护好这里的学生。”

    先生?

    眸中泛出几分玩味,难道雪师,就是梁先生说的那个,代替她的女先生?

    有意思,看来这人,还真是很想取而代之呢!

    “哦,原来是这样,那还真是辛苦沈大夫了。你们两个,有没有写过沈大夫。”

    两个小家伙并不喜欢雪师,不过见他这样说了,还是礼貌客气的谢过了她。

    只是看到那两个孩子如此听她的话,雪师的心,就越是妒恨她。

    “若是没什么旁的事情,我们就先告辞了。”

    “你站住!”

    雪师还是没忍住,出口喝住了她。

    她挑了挑眉头,语气淡淡的问道。

    “有事?”

    “现在,我是这里的女先生了。”

    “嗯,我知道了。”

    看她这样一副颇为不在乎的模样,雪师却气得手都抖了。

    她如此作为,就是在看不起自己。

    觉得一切事情,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自己,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从小到大,雪师还未曾受过这样的轻视。

    “我绝对不会输给你,不管是学院,还是...还是他!”

    林梦雅听了这话,冷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难道,你觉得我比不过你么?”

    雪师被气得涨红了脸,可林梦雅却摇了摇头。

    “你,拿什么跟我比呢?”

    这话,高傲之极。

    砸在雪师的耳朵里,更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你!”

    “别这么激动,万一要是破坏了你温柔贤良的伪装就不好了。”

    “我何曾伪装,是你欺人太甚!”

    林梦雅耸了耸肩,没办法,这年头不好混,说个事实居然都被当成了欺辱。

    “你愿意这么想,那就这么想吧。不过沈大夫,你真的觉得,有些东西我不在了,你就能拥有么?”

    黑眸泛起淡淡冷光,雪师气昏了头了,所以没看出来,现在的她,有多么的危险。

    “你不要以为,我奈何不得你!天下间,不会所有人都会受你的蒙骗。早晚,我要让他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你想去就去,但我警告你一件事。别碰这两个孩子,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地狱!”

    雪师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

    她才刚伤,雪师就代替了她成为了新的女先生。

    这让她不得不多想几分,毕竟,妒忌是毒药,可以让女人从天使堕为恶魔。

    雪师被她眼中的狠色吓得后退了一步,随后,便是气怒难平的瞪着她。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手段卑劣么?他们两个还是幼/童,稚子无辜,我怎会对他们动手!苏梅,你简直太侮辱人了!”

    雪师被气得眼眶微红,头也不回的跑回了书院。

    林梦雅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泛起了几分疑思。

    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

    “苏姑姑,我们可以回家了么?”

    宁儿拽了拽她的袖子,撒着娇问道。

    “哦,可以了,我们走吧。”

    满心疑惑被她收入腹中,虽然此事想起来凑巧,但雪师到底是龙天昱的人。

    如果龙天昱不想让她当这个女学生的话,雪师怕也早就离开了。

    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

    虽然带着一大群人在街面上逛荡太过扎眼了,但两个孩子着实被圈得狠了,一脸向往的看着外面,她又怎么能忍心,剥夺孩子这一点点的希望呢?

    带着两个宝宝,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冲向了街面上的摊位。

    看着那两个小家伙又跳又笑的,她也觉得值了。

    母子三人玩到太阳落山,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宫家。

    此时,家里早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一家人正等着他们三个呢。

    见她进了门,大哥哥就遣走了所有的下人。

    只有自己人在,她倒是省得再假装下去。

    “瞧你,明明都是当娘的人了,还是这么不稳重。”

    宫四看着她额头上的汗,习惯性的抽出手帕,给她擦了擦。

    “嘿嘿,我今天给大家带了些东西。曾祖,这是给您买的开胃的梅子。最近天热,这梅子生津止渴又开胃,最适合您老人家了!”

    要说贴心,家里头的五只,在老祖的心中,都比不上曾孙女的一半。

    笑着接了过来,立刻尝了一颗。

    酸酸甜甜,没有任何的苦涩跟熏烤的味道,倒是十分的爽口。

    “看到没有,还是女孩好。你们啊,以后要是谁能生出跟雅儿这样贴心的女儿来,谁就是我们宫家的大功臣!”

    老祖一高兴,大家就遭殃。

    宫家五子这种高段位单身狗,每天都要饱受曾祖催婚之苦,谁敢接话,那谁就死定了。

    所以,他们学会了沉默。

    反正小妹是他们的心头宝,曾祖爱怎么夸,那就怎么夸去吧!

    “好了曾祖,您就别为难他们了。想要生个贴心的小棉袄,他们也得找到那个肯替他们量体裁衣的人不是?”

    好个宫雅!

    宫家五子不敢说话,只能用眼神来谴责她这种出卖队友的行为!

    可惜,宫家宫雅最大,她只是笑嘻嘻的摊了摊手,以示自己的无辜。

    那五个人立刻在心中哀嚎,接晚了啊!

    要是早些回来,肯定要比现在贴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