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推理 > 金陵十二钗之探春传 > 二百零二章 苏醒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到王府那日,太妃看到昏迷不醒的水彦寻,便是早早知道了消息,也不能不痛哭一场,探春忙着安慰太妃,又要招呼皇上派来探望的人,手忙脚乱,导师没能好好陪水彦寻。

    太妃哭过了,知道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也就罢了,探春不敢告诉她实情,自己偷偷地叫外面的人帮她寻找得到高人,他们尽心,却也有不少人眼馋探春给的银子装神弄鬼来骗钱,时间长了探春再听到有谁来也不会像当初那样满怀希望了。

    水彦寻仿佛睡着一般,无声无息,安静平和,探春有时半夜醒来,看到睡在身侧的水彦寻甚至会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他不过是平常睡着,等到天亮他便会醒来了,坐在床边含笑看着自己,就像当初自己嫁给他的第一天一样。

    水彦寻一睡就是一年,探春照顾他事事亲为,王府闭门谢客,她更是轻易不出门走动,人人都说盛极一时的南安王府依然衰败,探春倒也不在意,自己前世心愿早已了了,如今只想好好照顾水彦寻,等他醒来而已,至于荣华富贵,从不是自己所求,从前有迫不得已,如今没有了便罢了。

    时间一长,探春倒也不觉得着急了,当初每日都盼着哪位得道高僧来解水彦寻之困,如今倒是不怎么常有这样的念头了,偶尔还是会有人带了人进府来看看水彦寻,探春也只当他们是寻常探望,听他们说一些或高深莫测或荒谬可笑的话,末了拿了银子将人好好地送出去。

    侍书早先担心王爷这样姑娘会心灰意冷,如今看来倒是不像自己担心的那般,姑娘除了不大爱与外面的人来往,每日守着王爷,倒是没有别的变化。

    其实不过是探春自己想明白了,她这一世实在是偷来的时光,能碰到水彦寻更是她的幸运,想来是上一世过的太苦了,这一世才会遇到他,能有几年的好时光,已经心满意足了,何况如今他并未离去,正是需要自己照顾的时候,自然更应该陪在他身边,等他醒过来自然是最好,若是真的没有机会醒来,探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这样日日照顾他也已经习惯了,只要碰碰他的手,还能感觉到温热,摸摸他的脸,还能感觉到气息,探春就已经很高兴了,还有什么能比知道他就在自己身边,从未离去更值得感恩呢。

    太妃自然不能如探春一般,第一年的时候没少自己偷偷地哭,好在有凌熙和云兮相伴,多少有些宽慰,探春忙于照顾水彦寻,也没有多少精力照顾两人,好在太妃将两人带了去亲自教导,若说起来,探春自然是对不住他们两个,有时候她也会跟水彦寻偷偷抱怨:“你看都怪你,当初环儿还是我亲子教的呢,如今只忙着照顾你了,连云兮和凌熙都不能亲自照顾了,等你醒来,他们两个呀,肯定会怪你这个做父王的,没有好好照顾他们。”每日照顾他的时候自言自语与已经成为探春的习惯了,侍书在一旁看了忍不住泪目,王爷一睡就是两年,期间姑娘的苦楚也只有自己猜能了解一二了。

    探春看着他又笑道:“罢了,你还是快些醒过来吧,他们两个那里,我会替你求情的,就怕你听到这个更不肯醒过来了。”

    “侍书,你说是不是当年他救我的时候损伤了自己?”探春忍不住问道。她不能不胡思乱想。

    “姑娘别乱想,李大夫不是说了嘛,这是王爷的命理,该醒的时候自然就醒了,与姑娘有何干系?若说是有关系,也是姑娘你这样悉心照料,王爷定会早早醒来。”刚开始说这话的时候侍书还有些底气,如今时间越来越长,她说话也越来越没有底气了,分不清是安慰姑娘还是安慰自己。

    水彦寻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前两年皇上每月还会拍太医来为他诊脉,如今时间太长了,皇上没有耐心了,公里的太医也没有耐心了,有时候好几个月也见不到他们的影子,便是来了王府也不过匆匆看过便离开了,长时间照顾水彦寻,探春的性子都平和了不少,侍书愤愤不平,探春倒不以为意,如今皇上也老了,难免力不从心,水彦寻又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南安王府荣光不再,除去几位姐妹顾念彼此情分来探望,南安王府可真正是门可罗雀了。

    探春常常跟水彦寻说笑:“也难为你睡着,不必为朝中的事情翻新,你是不知道环儿那孩子,如今为皇子们的拉拢烦心的厉害呢,你睡着倒是躲了清闲了。”

    皇子纷争,大臣多不能独善其身,便是贾环这种皇上跟前的红人也不免要选队站,他不是没来问过探春,只是探春多年不与外界联系,更不知如今朝廷动向,对这些事更是不关心,没有什么能帮上他的。

    只是探春不关心外界的事业并非全然不知,比如当今是三皇子与四皇子最得势,比如环儿与四皇子交往更密切,再比如潘望舒却一早跟了三皇子一队,探春心中明白,却从不过问,这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将来会是谁继位。

    三年时光又是弹指过,水彦寻依旧没有什么起色,每日躺着不见日光,倒是越发的白了,探春常常取笑他:“当初你是上阵杀敌的将军,如今倒是更像白面书生了。”

    前些日子新皇登基,特派人来了南安王府探望水彦寻,到底是贾环跟在皇上跟前儿,更有远见些,四皇子顺利登基,成王败寇,三皇子的下场自然不会好,只愿潘望舒如此左右逢源的人能保全自身,不然宝姐姐又难免伤心。

    只是这样的事探春是不会跟水彦寻说的,她每日只跟他说些高兴的事,近日院子里的杏花开了,开的极好,探春特地叫人剪了几支来摆在水彦寻床头:“你想来没有见过开的这样好的杏花,我也是第一次见呢,不敢藏私,所以特地也拿来给你瞧瞧。”

    “世子和郡主来请安了。”侍书在一旁说道。

    探春点头:‘快叫他们进来吧。’云兮这孩子早熟,两年前边开始日日过来请安了。

    如今云兮也已有十岁了,看着眼前的她,探春只觉得恍如隔世,自己十岁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如今云兮也已经十岁了,她不在探春身边长大,性子倒比探春更加沉稳,倒是有些宝姐姐的影子,喜怒不形于色,太妃和下人们没有说她不好的,探春本对她有诸多愧疚,如今见她没有自己在身边教导也能如此端庄大方也算是聊以慰藉了。

    凌熙倒是跟当日的环儿有些相似,探春忙于照顾水彦寻,他的教导也是托了太妃,不过每日功课倒是多亏云兮日日叮嘱,所以对云兮可谓言听计从。

    水彦寻不醒,他们请安也不过进来看一眼而已,送走他们之后探春进来看水彦寻,看到他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的时候忍不住苦笑,多少次自己出门一会儿,回来见到他之前总忍不住在心中盼望再见他时,他已然醒来了,如今都已成习惯了,却还是未见他有什么醒来的征兆。

    但是再转头,探春这一次对上的却是一双睁开的眼睛,她一位自己恍惚了,连忙睁大了眼睛,一边低声叫到:‘王爷?王爷?’

    “王妃。”其实探春听的并不真切,他说话声音嘶哑,发音不清,只是她总觉得他说的就是“王妃。”

    眼泪不争气地大颗大颗地掉落,自回京已来,这是探春第一次落泪。

    水彦寻挣扎着想要抬起手来替探春擦去眼泪,只是他躺了太久了,连胳膊也抬不起来,探春连忙俯下身去,将自己的脸放在他的手边:“王爷?你是真的醒了吗?我多怕这是一场梦。”

    “姑娘,王爷确实是醒了。”侍书高兴到:“我这就去告诉太妃他们。”

    水彦寻说话艰难,探春只见他喉头在动,不能分辨他说的是什么,却依然明白他的意思:“没事,我这是高兴的,我就知道王爷一定会醒过来的,王爷果然没有叫我失望过。”

    南安王醒来也算是大事一件,又避开了夺嫡纷争,新皇为表宽厚,自然多有照拂,只是即便如此,到底时过境迁,南安王府再也不复当年盛况。

    他虽已醒来,待到完全恢复已经又是盛夏了。

    这一日探春醒来,入眼便是水彦寻的笑颜:“王妃醒了?”

    恍惚间,探春仿佛看到的是自己嫁给他后第一天早起的情景,他也是这样笑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