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帝女谋略 > 第八十八章 建京风云 33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一阵风儿吹过,几亩地里的青绿幼苗随风招展,似乎在向风儿打招呼,尽显顽皮之态,细弱的绿茎都是坚韧的表现,让看得人心喜不已,神情舒爽。舒骺豞匫

    李凰熙接过侍从递上来的小铲,回过头朝那一群有些目瞪口呆的大臣看去,目光溜过一圈,最后锁定在林大学士的身上,裙袂飘扬,她径自走到他面前,“我记得在金殿上林大学士是最反对种植甘薯一物的,现在还请林大人亲自去挖几株上来让众人评判是否适合我大齐的土壤与气候?”笑着将小铲递上。

    林大学士的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在阳光下似乎可以看到李凰熙笑容中那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有几分不服气,伸手一把拽过那把小铲,一撩官袍跳到甘薯地里,用小铲迅速地挖起了甘薯。

    一旁的宫侍急忙用托盘接住。

    李凰熙只是看了一会儿,又递了<无><错>小说几把小铲给另外几名官员,这才走回原位站在隆禧太后的身边,头上的明黄伞遮住了一部分阳光。

    隆禧太后回头看了她一眼,“你倒是鬼主意多。”昨天她就猜到了端倪,果然如她所想一样。

    李凰熙微笑道:“皇祖母,臣孙在这儿另辟一地种植甘薯同样是在户部有登记的,这毕竟是新鲜事物,臣孙不得不多存一个心眼,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其实这个主意还是来自于梁晏,当初她要种甘薯时,他就派人去泉州海事司那儿再运了一批甘薯到建京,还让褚世泰再另外选地种植,这儿种得隐密,并没有大肆宣传,连协种的孙司农也不知情,好在褚世泰一直很口密,直到昨天下狱也没有松口。

    而她一直都在城西的那块地儿忙活,起到了很好的隐敝作用,如果那边没有人动歪心思,那么就无需出动这边种植的甘薯,她的本以为会相安无事到甘薯收成,哪知道还是有人忍不住出手,一思及,她的脸色绷得更紧,原先的轻松写意都随风消散。

    林大学士已经丢下小铲由宫侍持着走上田垄,脸上的神色十分难看,若是李凰熙让人去挖,他必定要攻击她故意布了此局,都是事称安排好的,可现在经事人变成自己,拿这个去攻击她就显得不太合适,看到靖王爷看向他,他微微摇了摇头。

    李盛基看了眼兄长瞬间难看的神色,顿时松了口气,昨天****没眠,今儿个回京后第一次上朝的喜悦也冲淡了不少,早朝中更是一言不敢发,怕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却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看了眼女儿,这会儿他又怨怪女儿没有提早告知他还有这一手,不然他绝对能睡个好觉。

    隆禧太后问林大学士,“怎么样?可还有异意?”

    “这一地的甘薯苗没有丝毫的问题,只是臣不明白,为何城西那儿的甘薯种不活,而这里却能长势良好,这么说这东西还是很娇贵难以种活,郡主,你说呢?”林大学士立即看向她,冷声发问。

    “没错,郡主,为何两地差异如此大?”有官员扔下小铲也上到田垄问道。

    “这问题疏忽不得,若是要挑地才能长得好的话,那此物的价值就要打折扣,不值得浪费银子与土地去栽种推广,郡主,这是国家大事,不是闺阁少女的描红。”梁博森当即找到理由又发难道。

    李凰熙往前踏一小步,“各位稍安勿躁,本郡主必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当初种甘薯之时,我就没有刻意去选那肥沃高产的土地,而是选用了一般的,土地的成分也相当。”伸手接过一旁宫侍拿着的东西,呈给隆禧太后,“皇祖母,这是户部当初记载在案的,这个户部尚书可以作证。”

    户部尚书抹了一把汗后站出来,“臣可以担保,若要了解得更详细,户部的褚侍郎可以说明。”心中却是在骂娘,这小郡主太阴了,还有褚世泰,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透露给他,直到昨儿在牢里他才知道,连夜急忙翻档案,果然有记档,今儿个就被李凰熙要了去,之间的过程并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想清楚怎么做。

    隆禧太后翻阅了一下,随即递给梁博森,“哀家查看过,如凰熙所言,你们怎么看?”

    两块地的成份一模一样,但是一块地的却齐根腐烂,另一块地的却是长势良好,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了其中的猫腻。

    只是他们都选不愿当那个揭破这尘纸的人。

    李盛基气愤地踏步上前,“母后,那是有小人故意破坏,好让我儿背上坏名声,嫁祸给他,居心****,势必当诛。”

    蓝耀宗也拱手道:“娘娘,忠王所言甚是,一定要查出来是何人所为才行,若郡主不是多存了一个心眼,此刻想必已经让小人暗害了去,无处申冤不说,也会让我大齐错过一个产量高的物种。”

    做为西林党人中一派新兴的代表,蓝耀宗这玉面御史已经站了出来,立即就有部分人附和,一致要严惩那暗中下手之人。

    林大学士的脸色铁青,现在西林党人因蓝耀宗的崛起四分五裂,鼻子轻哼一声,昂高头看向那群追随蓝耀宗的人,在不久前这些人还在他的府邸高谈阔论,一致要追随靖王,一群势利的小人。

    “宰相,你怎么看?”隆禧太后看向一旁的梁博森,看似问询。

    “太后娘娘,臣以为还是要揪出幕后黑手才行,此事必查。”梁博森明白长姐的话里的意思,立即拱手道。

    “好,那此事哀家就交由户部尚书与刑部尚书主审。”隆禧太后宣布道。

    众人高呼“太后英明。”

    李凰熙也半屈膝地蹲下来,凤眸却微微一掀地看向一声没吭的萧太尉,只见到后者神情严肃,嘴角紧抿,看不出内心的情绪来。

    至德二年,甘薯一物成为了建京百姓最热的谈资,顺带也让李凰熙这忠王府的大郡主出了风头,而且这案件越审下去越不利于太尉之子萧荇。

    慈恩庵,梁兰鸢喝了药后,身体略有恢复,披着一件外衣坐在书案前奋笔疾书。

    谢氏走进来看到后,皱眉忙道:“兰鸢,你这是干什么?你这病一定要安心静养,太医的医嘱你都当成了耳边风?”

    梁兰鸢头也没抬道:“无妨……咳咳……我的身体我知道……咳……我要给父亲去信一封……”

    “什么信这么重要?你爹现在连个问候都没有,你也没有必要为他的事忙活,兰鸢,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娘的话?”谢氏忍不住责备女儿道。

    梁兰鸢摇了摇头,若只是爹的事情她才不紧张呢,可现在这事涉及到她的爱郎,她就不能坐视不理,为了萧荇的事情,她现在是忧急如焚,只是还身在慈恩庵,她想去救他也难。

    想到萧荇,就会想到李凰熙,心里那是恨到了极点,本以为萧荇会害得她种不成甘薯,哪想到会功亏一篑,现在与她一样惹祸上身,她不帮他还能帮谁?只能在信中以萧太尉是军方老人威信很高,若能帮助他的儿子于父亲的大业有好处来劝说父亲搀和进去。

    谢氏叹息一声转身给她去煎药,后头果然传来她的咳嗽声,她的心就一抽紧,脚下的步子加快了,走出月亮门的时候遇上了住持师太,她忙停下双手合十问候一声。

    住持师太那天没有被隆禧太后加罪,心下是万幸,但一听到梁兰鸢还在这儿养病,她就忍不住皱眉,这个相府千金还是早走早好,好在宰相夫人通情达理。

    “夫人,令千金的病好些了吗?”。

    “好多了,只是还要在贵庵打搅一段时日,这病有传染性,师太最好不要靠近。”谢氏没有摆任何架子道。

    住持师太倾着身子朝月亮门里面的厢房张望了片刻,最后念了声“阿弥陀佛”,安慰了谢氏几句,这才领着小尼姑离去,她已礼节性地问候过了,没有必要在此过多的逗留。

    刑部的公堂之上,李凰熙因为是本案的关键人物自然要到现场,当她一身宝蓝色衣装走进来的时候,户部尚书忙让人给她搬座椅,一脸的殷勤,连刑部尚书也侧目看了一眼。

    在底下微拉他的官袍,他道:“你这是怎么了?忠王府的郡主可没有等级,何须对她如此殷勤?”

    户部尚书是有苦自己知道啊,哪敢直言,只是推脱说按礼应如此,不然就是对皇家的不敬。

    李凰熙也没有推辞,而是由姜嬷嬷扶着稳身坐在搬来的上好精雕的圆椅内。

    刑部尚书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这户部尚书就是个马屁精,还不是看李凰熙是太后面前的红人才如此作为?眼里颇为看不起他,堂堂一个高官还怕一个只有郡主名号的少女不成?真是荒唐。遂大手一拍惊堂木,“带犯人。”

    没一会儿,身着囚服的萧荇等人就被衙差押了上来,一向丰神俊朗的萧荇现在却有几分憔悴,神情****不振,初长出的胡子有些凌乱,一上到公堂,他就没有下跪,只是弯腰行了一礼,因他爹是太尉,所以他在军部还是荫封了一个官职,只是这官职属于闲差而已。

    李茴也没有跪下行礼,今天就是宣判的日子,他的目光看向妹妹,眼里一片清朗。

    “萧荇,你认罪吗?”。户部尚书一拍惊堂木道。

    萧荇头高昂,望了眼李凰熙,随即冷哼道:“我不知自己犯有何罪,如何认?尚书大人,惊堂木也不是想拍就能拍的,你硬说我有罪,那么就拿出实际的证据来,不然你就是诬蔑,我必定追究。”

    正要轻茗一口茶水的李凰熙听他说得硬气,不由得冷笑一声,将茶盖重重地扣在茶碗上,“萧公子,这里没有人冤枉你,我奉劝你若是做了这些亏心事还是趁早认为妥。”经过了几次过堂,他的罪证是确凿无疑,但却死不肯开口认罪,更让她从心里瞧不起,果然是没有担当的男人。

    萧荇轻嗤一声,“我没有做过如何认?”

    上面主审的两位尚书的脸色都难看起来,这萧荇的态度那就是藐视公堂。

    “带证人。”刑部尚书大喝一声。

    随即有人被衙差押了进来,身上同样穿着囚服,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行礼,“草民参见两位大人。”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是不是堂上这人给你药粉撒在甘薯苗上?”户部尚书抢先问。

    那人急急看了眼萧荇,随后就低头道:“没错,大人,正是他。”

    遂将自己家中的老母亲染病无钱医治,而那天晚上他又是值夜的,萧荇之前给了他银两医治老娘,所以当萧荇那晚找他用蒙汉药将另外值夜的人放倒,然后偷偷给了他一包药粉让他掺进水里,当夜就浇到甘薯苗上面。

    “草民当时犹豫不肯,后来他用小的母亲的命相逼,草民没有办法,惟有按他所说的去做,草民当时还怕连累了其他人,后来他一番花言巧语说不会牵连到其他人,郡主不是那般狠心的人,到时候这些甘薯苗出了事,郡主只会自认倒霉,不会大肆追究的,所以草民才会大胆妄为……”

    李茴一听顿时目眦欲裂,正是他不在的那晚发生的事情,两手紧握成拳,“你这样行事是卑鄙小人,郡主待你不薄,你却恩将仇报,你缺银了医治母亲可以找我或郡主陈情,我们也会帮你,只要你种好甘薯,你却宁愿收受别人的钱财干这缺德事,实在太令我失望了。”目光又狠狠地看向那始作俑者,“萧荇,你怎么说?”

    “你撒谎。”萧荇朝那低下头的庄稼汉怒喝一句,然后又看向上面的两位大人,“这是子虚乌有之事,分明是这人收受了别人的赂贿银子才会说这样一番话。”此时他的目光不善地看向李凰熙,“这人所说的那个晚上,我分明就在府里,没有到过城西的郊外,此事有家中的奴仆可以证明,那天晚上你可找到另外的人证明我不在现场吗?”。最后他朝那名庄稼汉施压道。

    那名庄稼汉却是睁大眼睛道:“草民说的都是事实,当天夜里那几人都中了蒙汉药睡过去,你让我上哪儿找证人?萧公子,草民一直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是好人,即使你叫草民下药水到那些甘薯苗里面,草民也没有恨过你,可你怎么一点担当也没有?你可知你差点害了我们一村子的人,我是那罪魁祸首,居然听信了你的花言巧语……”

    “住口。”萧荇怒声道:“污蔑朝廷官员是罪加一等,你不想死那就三缄其口。”

    那名庄稼汉明显身子一抖,顿时不敢再乱说话。

    李凰熙看向户部尚书,“大人,有人公然在公堂之上恐吓证人,该当如何处治?”

    萧荇顿时怒火高炽地看向李凰熙。

    户部尚书却是再度一拍惊堂木,朝萧荇喝道:“萧荇,如果你不想要大刑伺候,那就要注意你的言行,不然本官势必要大刑伺候。”

    萧荇这才没有再朝那名庄稼汉怒发难,但神情还是颇为不恭。

    随即传诏了几名萧家的仆人,都一致说是当夜少爷没有出府,这样一来萧荇就有了不在场的证据。

    李凰熙却冷声道:“这是萧府的下人,他们的证词可信吗?萧公子,这样的证词并没有任何的力度。”

    “郡主,他们虽然卖身进我萧府,但却没有丧失良知,你这样置疑他们的证词,可是对我相当的不公道。”萧荇同样冷声道,“我好心要弥补自身所犯的过错到郡主的甘薯地去帮忙,郡主倒好,反而倒打一把,真是让我不得不感慨,郡主的两面三刀。”

    “萧荇,不许你侮辱我妹妹。”李茴怒道,现在他是已经认定了萧荇是那幕后真凶,以前妹妹让他看好萧荇的时候,他还不当一回事,以为妹妹那是敏感过度,这萧荇是她自幼就仰慕的人,那时候他还存了要撮合这两人的想法,还以为他堪当他的妹夫,现在才知自己瞎了狗眼。“男子汉大丈夫,敢作不敢当,我算看错了你,萧荇,你这虚伪的伪君子。”

    萧荇的脸色微微一变,对于李茴,他还是很有好感的,现在听到他的指责声,他的心里颇为不舒服,但事已至此,他不能再改口。

    “萧公子真是说得好听,我也要拍手称赞了,小王爷骂得甚是。”

    这道声音响起,所有人都错愕了一下,下意识地向门口看去,只见到来人一身的白底暗纹的锦袍,头戴紫金冠,丰神俊朗的面容,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

    户部尚书忙站起来,“梁公子怎么到这儿来了?”

    刑部尚书也不甘示弱地站起来,在官场里面混的人都知道这梁家三公子的名头,虽无一官半职,但是敢得罪他的人不多,当然他既是相爷的爱子,又是太后最喜爱的亲侄子。

    李凰熙看到这两个尚书对梁晏的热情完全在她之上,不由得暗自撇嘴,只是迎上那双温柔的眼睛时,微微失了失神,只能借着喝茶的缘故掩去眼里的神思。

    萧荇斜视正要落坐的梁晏,鼻子里满是不以为是,只是这人是梁兰鸢的弟弟,他也不好得罪他,不过对于他这番话他却不得不反驳,“梁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你是宰相之子也不能随便诬蔑别人的名誉,不然我就要与你誓死一战以捍卫我的名誉。”

    李茴却是暗自握紧拳头,眼神清冷地看着这个当朝权臣宰辅的儿子。

    梁晏在椅子内慵懒一坐,笑着接过一旁下人递上的茶碗,“我是不是乱说,很快就能见真章。”悠闲地茗了一口茶水,这才朝门外的自己人使了个眼色。

    李凰熙也随他的目光看过去,很快,就有一名似商人打扮的人被人押了上来,这人一进来就低垂着头跪下,“草民参见大人。”

    “梁公子,这是?”刑部尚书忙问道。

    “让他自己说。”梁晏道。

    刑部尚书这时候才大力一拍惊堂木,“来者何人?所犯何事?速速招来。”

    那人的身了颤抖了一下,“草民是回春堂的掌柜,本月初有人在我这儿买了一包药粉……”

    这名药店的掌柜正好就是卖了那种能令甘薯苗腐烂根头药物的人,据他所说本来以为只是一般的买卖,而且还是一种不太有药性的药,所以没有注意,哪知会惹到上公堂的地步。

    “那买你药的人可在堂上?”户部尚书忙追问。

    回春堂的掌柜目光在场中兜了一圈,然后看向其中一名萧家的奴仆,立时指着他道:“就是他,那个前来买药粉的人,这种药粉买的人不多,当时还提醒了一句甚用,所以对他的长相能记得清楚。”

    那名萧家仆人不由得瞪大眼睛,忙喊冤枉。

    萧荇怒道:“一派胡言,这是胡乱栽赃的,梁公子,你是去哪找来这样的人诬蔑我?我与你没有远仇近恨,你为何要如何害我?”他虽然不喜欢他,但他是梁兰鸢的弟弟,一般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梁晏笑道:“萧公子,稍安勿躁,这人可不是我随意带来的,在来之前我正好在宫中,看到太后娘娘正在听这回春堂的掌柜回话,这才明白原来是萧公子在郡主的甘薯地上动了手脚,当时还大吃一惊。”

    萧荇一听他提及隆禧太后,脸色瞬间就变苍白了。

    他这个表情还是落入梁晏的眼里,“当时太后娘娘问我此事当如何处理?我想了又想,才为难地与娘娘说,天子犯法也要与庶民同罪,若这样的证人不能让他上公堂去作证,那么我大齐的律法就让人肆意贱踏,这是对律法的藐视。”顿了顿,“娘娘也是极明理之人,虽然极为痛惜萧公子这等人才,但还是让我将证人带来公堂之上,还原事件的真相。”

    所有人都张大了口,事情到了这里,有太后所指的证人存在,此案可以结束了,刑部尚书与户部尚书都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同样的意思。

    户部尚书知道的可能比李凰熙还要多,那日他给太后送去了懂农事之人,而太后宣见了之后,就给过他一道密旨,要严加看守疑犯,那会儿他就知道怕是这甘薯苗根部腐烂一事,太后娘娘已经有了定论。

    果不其然,第二日太后娘娘那大阵仗的出行,他更是心中有数,所以对李凰熙这郡主才会另眼相看,事实证明他并没有看错,当然他的行为还是要受到他所下的那张保证书约束的。

    于是,刑部尚书抓起惊堂木用力拍下去,“萧荇,你所犯之事国法难容……”

    萧荇的脸色极其的难看,不由得大呼起来,“我要见太后娘娘,这是故意陷害我的,我根本就没有派人去什么回春堂买药,这是子虚乌有之事,我不服,我要见太后娘娘……”还拷着铁链的双手挥舞起来,朝上面的两位大人疾速奔去,看来要动手反抗。

    李茴靠得最近,怕他会伤到李凰熙,所以立即就运功跟上去,同样举起仍有铁链的双手阻止萧荇可能会有的暴行。

    户部尚书与刑部尚书吓得面色变白,身体急速向后退去,这萧荇可是武将,看来极其不好惹,忙朝衙差看去,要他们上前来支援。

    姜嬷嬷立即往前一站挡在李凰熙的身前,不让这风暴殃及到李凰熙。

    梁晏却是动作极快地上前去,在李茴与暴怒的萧荇动手之际,他也是如闪电般地出手。

    李茴虽然也有学武,但是与萧荇这将门之子相比却落在下风,很快就被他脚一踢往后退了几步,恰在此时,梁晏正好杀到,他的动作干净利落,明显在萧荇之上,一挑一踢就化解了萧荇的攻击。

    李凰熙看到这样的变故,没想到萧荇居然会如此冲动,忙站起来,看到大哥擦去嘴角的血液,还要冲进萧荇与梁晏的混局当中,她急冲过去,拉住他,“大哥,不用搀和进去,表叔会搞定的。”

    “凰熙?”李茴回头唤了一声妹妹,眼里有着急切,这里正混乱一片,“你快往后退,若被他打到就得不偿失了……”

    李凰熙却是一把拉住哥哥往后退去,冷眼看了看渐落下风的萧荇,果然,梁晏的脚一踢,萧荇的身子就踉跄起来,膝盖窝处被梁晏用力的一踢,他的膝盖一软,顿时就跪在地上,梁晏的手再卸了他的手臂,至此,萧荇没有再攻击的能力。

    “我真没有认识什么回春堂的掌柜,梁公子,你应当信我。”萧荇有股冲动要将他与梁兰鸢的关系说出来,这样梁晏看在他二姐的份上也不会赶尽杀绝,这回他说的都是实话,为何没有人相信?

    如果他这话是对梁家其余两个嫡子说的,那么或许会有点用,梁晏是万万不可能放过萧荇,至于原因只有他心里清楚,“萧公子,这番话你对我说没有用,我也是奉太后娘娘的旨意办事,敢作就当敢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别孬种地让人看不起。”这番话他倒是说得像模像样,那规劝的味道甚重。

    萧荇只能暗恨于心,心知再没有他辩的可能,这回他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一个莫须有的人就定了他的罪,顿时他想起自己有不在场的证据,如果能证明这条那么这证供就前后不能对立,遂他大喊,“大人,我那****真的在家中,没有到城西,你们若不信,可以找我父问询,那****我们父子都在喝酒赏月……”

    李凰熙微微一愣,萧荇终于打出了最后一张王牌,萧太尉,这个可是有实权的将领,他为大齐立下不少的功劳,如果他要出面保萧荇,只怕事情就麻烦了。

    梁晏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萧荇最后还是搬出了老父,这萧太尉不是一般人,半晌后,他方才笑道:“萧公子,这事两位办案的大人自会向萧太尉问询……”

    “本太尉在此,有什么话要问就当面问。”

    随着话音落下,铁骨铮铮的萧太尉一把推开几名挡在前面的衙差,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即使没有身披战甲,但仍让人感觉到周身的气势大盛。

    他一双虎目首先落在独子的身上,平静如波的眼眸让人探不出内容来。

    “爹,爹,你来了,太好了……”萧荇一脸兴奋地喊了几声。

    李凰熙有几分鄙夷地看了眼萧荇,真不害臊,但却是松开自家兄长的手,上前给萧太尉问安,“太尉大人,此案牵涉到令公子,本郡主也深感为难……”

    萧太尉举手示意她不要多说,这个动作让李凰熙愣了愣,他这是什么意思?她的心下暗暗戒备,还是先看看这太尉大人的举动再说为好。

    梁晏没有松开萧荇,而是两眼看向萧太尉,暗暗提防。

    萧太尉眼睛一沉地看了眼梁晏,步步进逼的时候,他突然动手朝梁晏的下盘攻去,早有提防的梁晏却是身子一侧避开了,但也因为如此,他钳制萧荇的手就落入萧太尉的攻击范围内,只见到萧太尉脸上表情一冷,然后快速地一动,将萧荇从梁晏的手中带了出来。

    梁晏的眼睛一眯,这萧太尉是打算维护爱子喽?他的嘴角冷然一笑,准备再度动手。

    “晏儿。”在后面赶到的梁博森重声一喝。

    梁晏的动作因此一顿。

    萧太尉看向梁晏,“梁公子,此事萧某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是小儿冲动了,萧太尉莫要与他计较。”梁博森上前道。

    “无妨。”萧太尉举手道,然后严厉地看向一脸轻松的儿子,“你老实告诉我,此事究竟是不是你做的?”

    “爹,我……”萧荇在父亲那正义凛然的目光中顿时有些口吃,茫然不知所措,那一句句为自己辩别的话都说不出口。

    “萧太尉,令公子死口否认自己在此案出事的前一天出过府,不知此说法是真还是假?”梁晏冷然一笑质问。

    萧荇紧张地看向父亲,只要父亲一句话,他的命运就会有所不同。

    “太尉大人,本郡主一直觉得你是朝中少有的清流,一直刚正不阿,此事虽然关乎令公子的清白,但本郡主仍希望你能诚实地回答,这是本郡主对你的请求。”李凰熙道,两眼定定地看着萧太尉,暗暗地提醒他,当初这萧荇是他亲自送来的,所以现在出了事他也必须要负起责任。

    其他的人都屏息等待他的答案。

    萧太尉的目光看向爱子,“你是怎么说的?”

    这话一出,众人的心里都觉得这萧太尉居然当众与儿子对口供,这实在是大胆之极。

    “儿说与父在庭中畅饮赏月。”萧荇立即道。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萧太尉却是一巴掌狠扇在儿子的脸上,“为父常教导你为人要诚实,这样才能过不会让人作贱了你,此事你觉得应如何处置为妥?”隆禧太后轻笑道。

    这个决定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太后怎么如此草率行事,梁博森想要反对,但看到长姐举手示意他闭嘴,他这才一脸不满地地闭上嘴巴。

    李凰熙起身走到隆禧太后的面前,“皇祖母,在此之前,臣孙很想问一问萧公子,你为何要毁我的甘薯苗?”此时她的目光看向那被缚押上殿的萧荇,“还是说有幕后真凶指使你?如若有,还请萧公子直言,那么本郡主定当保萧公子安然无恙。”

    萧荇的表情一怔,这个被人忽视的问题却在此时被她提出,他的心猛然一跳。

    </错></无>

  http://www.9xds.com/book/1572/628313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