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六十六章 贴上“三少”的标签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绍霆,绍霆!”

    秦子珊在下面儿不厌其烦的喊着,乔楚在上面儿一阵阵儿心虚,有种立马儿就要被捉奸在床的感觉,身体动不了,勉强伸出个胳膊在床边儿划拉昨天被男人扬在一边儿的衣服。

    身边儿的男人还是雷打不动的睡着,胳膊横在她胸前的两坨上,压的她有点儿喘不过气来,真不知道这一宿她是怎么没心没肺的睡着的。

    上楼的脚步,越来越近。

    小心脏,扑腾扑腾,开始加速。

    乔楚也听出来是秦子珊的声音了,不然她也不至于这么紧张,上次在医院,秦子珊那一句就将她套里面儿了,紧跟着雷老夫人的脸色就愈加暗沉,看着她的眼神儿也多了几分鄙夷。

    昨晚宴会上别有用意的“友好”谈话,还有依偎在雷绍霆身边儿的亲密表现,处处都向她说明着,她与乔楚之间的差距。

    秦子珊不喜欢她,这也无可厚非,打从秦子州因为自己被雷绍霆打的剩下半条命就已经定下来的事儿了,秦子珊也应该不喜欢她。

    本也是雷绍霆一门心思就认定了她是他的所有物了,跟人家大打出手也和她没关系,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状态,甭管秦子珊吃的什么无中生有的飞醋,她都没兴趣参与,她不过是个打酱油的。

    可如今的情况却不同了,自个儿搅合进来了,就不能有什么差错,以秦子珊与雷家的关系,尤其是与雷老夫人那亲昵的劲头儿,俨然就跟一家人似的,人家来这儿是天经地义,而乔楚在这儿却是惹人非议。

    “…你先让我穿上衣服…”

    连眼儿都不睁的男人,其实根本就醒着呢,就跟她这儿赖着不起,乔楚哀求的声儿都有点儿要哭了。

    这位爷肯定是天不怕地不怕,想来他床上躺着别的女人,秦子珊也不敢细问,可是床上的是她乔楚,那就不一样了,就算不当场炸了庙儿,估计也得去雷家告一状,反正甭管怎么勾筋搭线儿的合计,这事儿也是对乔梁的事儿有影响,乔楚越想就越着急。

    “我求你了,快点儿让我把衣服穿上。”

    轻轻推了推男人厚实的肩膀,还不敢太使劲儿,别外面儿的麻烦没躲过,再把这爷惹毛了。

    “你他妈着什么急啊?上了爷的床你觉得丢人啊?”

    看她这死出儿,至于么,上他的床就这么急着跑,那急躁的小模样儿明显是要跟他这儿撇一干净。

    大胳膊一扯,又把差一点儿就要逃离魔爪小人儿给扥了回去,跟上了夹板儿了似的压在身下。

    爷不放,哪儿也别想去!

    乔楚眼泪儿都快下来了,无奈体力相差太过悬殊,根本无法反抗。

    “…让师姐看到不好…”

    心里一阵儿憋屈,这行为就跟做了贼似的,这话说的也像自个儿干了什么丢人事儿了。

    丢人,可不是丢人嘛,自个儿送上门儿的让人睡,自个儿想想都觉得丢人。

    可怎么说这也是俩人的事儿,凭啥就她一个人觉得丢人,让她一个人儿买单了呢。

    “呦呵,听出来是谁了啊,不傻啊!”

    废话,没听出来,乔楚还真不至于这么紧张。

    “你怕她干嘛啊?记住你也是爷的人就行了!”

    男人终于懒洋洋的睁开了眼,却还是带着三分睡意的眯缝着,其实他早醒了,可能是特种兵时锻炼的警觉,对声音特敏感,甭管睡多沉,有异动准保醒,打从有人儿开车进了院子他就醒了,只是听声儿他也知道不是外人,八成儿又是雷老夫人派人过来收拾房子,做东西给他吃。

    平时吧,他们也就是在下边儿忙乎完了就静静的等着,他什么时候起什么时候儿算,因为雷家内部人儿都知道,雷家三少睡品不是十分太好,要是打扰了他休息,他上来脾气绝对不带搂着火儿的。

    可没成想今儿秦子珊一大早儿的跟着来了,打扰了他休息不说,主要是打扰了他搂着这妞儿睡觉的大好兴致,心里极度不爽。

    咚咚咚——

    “绍霆!”

    秦子珊声音轻快,听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好像比昨晚宴会上说话的声音甜了不少。

    “绍霆,奶奶特意吩咐我给你送养胃汤,怕你熬夜。”

    乔楚小脸儿都快抽抽儿到一块儿了,满脸央求的看着男人,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好想有眼泪夺眶而出了似的。

    “操!”

    雷绍霆看着那吓的都快哭的小样儿,心里一顿烦躁,腾楞一下儿坐了起来,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喘着粗气,随时有发飙的趋势。

    乔楚大气儿不敢出,被子掩着身子等着这祖宗发话。

    “楼下等着!”

    冲着门儿吼了一句,秦子珊也没再答话,就听着细碎的脚步声儿一路小跑儿的下楼去了。

    看着男人随便穿上一身儿休闲上衣短裤,简单洗漱了一下,头儿也没回的出去了,乔楚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下了楼来的雷绍霆黑着张脸,冷冷的没啥表情,看着秦子珊在厨房里正忙乎着盛汤呢,怎么看怎么别扭,都有上去把她扒拉一边儿去的冲动。

    看着雷绍霆脸色明显的不悦,秦子珊瘪着嘴,眼底闪过一丝紧张。

    “绍霆,对不起啊,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你大早晨起来跑这儿干嘛来了?”

    “奶奶让我给你送汤来,我就顺道儿过来了。”秦子珊看着雷绍霆阴气沉沉的脸,一脸的起床气,怯怯的声儿说的没啥底气。

    “你那是顺道儿?整个儿一大调角儿,你倒不嫌麻烦!”

    雷绍霆冷哼了一声儿,随手抽出一颗烟,叼在嘴里,手又习惯动作的找打火机。

    “怎么会麻烦,我本来也是要去看奶奶,就过来一趟啦。”秦子珊笑呵呵儿的回身儿一边儿贤惠的跟个小媳妇儿似的盛汤,一边儿心里美滋滋儿的琢磨开了,绍霆心里还是有她的,他能意识到这一趟的麻烦,自个儿一早晨起来折腾的也值了。

    “以后没事儿别往这儿跑,该上学上学去!用不着你这儿当催巴儿。”

    客厅里转了一圈儿找着盒儿火柴,把烟点着了,大身板子深陷在沙发背儿上,长腿交叠着放到茶几上。

    “绍霆,奶奶说让我看着你,不能总抽烟了,来,这是奶奶起早炖出来的,好喝着呢,健康养胃,快尝尝。”秦子珊殷勤的将汤端到男人面前,褪去了惯有的名媛笑容,眉梢眼角都是小女人的媚态。

    “我烦什么你知道!”

    凌厉的眸子有几分警告的意味,还管上他抽烟的事儿了,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儿。

    “当我没说,快喝汤吧。”秦子珊意识到自个儿话多了,赶紧收回。

    这大少爷的脾气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抽烟的事儿,也就雷老夫人能唠叨两句,其他的人哪儿有对这位爷品头论足的份儿,这不是招人家膈应呢嘛。

    雷绍霆也没动桌子上的汤,继续抽着神仙烟,冲着旁边儿一直站着的厨师说了一句,“李叔儿,给我倒杯水吧。”

    这是雷府里的老厨子了,几乎是看着雷绍霆长大的,除了老夫人也就雷绍霆能使唤得动了,李叔笑眯眯的去倒水,又给送过来。

    “你今儿没课?”

    毕竟是个女孩子,平时也挺懂事儿的,他不讨厌,再加上奶奶喜欢,大伟也喜欢,他不说把她当多亲的人儿,也算半拉妹妹,雷老夫人一直撮合着,他也没反对,是因为觉得秦子珊还小呢,根本还早呢到论这个的时候儿,自个儿这儿把握着,也不用那么快就卷了这几位的面子。

    可今儿这事儿,秦子珊干的就不懂事儿了,大早晨起来的扰人清梦,尤其是他还美滋儿的抱着那妞儿睡觉呢。

    想着楼上的妞儿估计也不敢下楼,就赶紧问了这么一句。

    “有课,不过不急,十点呢,奶奶说我把汤送来,直接搭你的顺风车时间正好儿。”秦子珊赶紧把话说头里,再把奶奶搬出来,怎么雷绍霆也不会卷了雷老夫人的面子。

    “我今儿不去公司。”

    冷,真冷,这话没啥,但是真够噎人的。

    搁谁都不好意思再腆着脸在这儿继续善解人意了,可是秦子珊好像早就适应了这位爷的冷脾气似的,脸色儿都不带变的,依旧带着笑意。

    “没事儿,你忙你的,我自己去学校就行。”

    冷冷的“嗯”了一声儿,这位爷就不说话了,拿起报纸翻吧着,彻底把旁边儿的人当空气。

    他就膈应秦子珊一口一个***把雷老夫人挂嘴边儿上,言谈话语里俨然已经就是雷家媳妇儿那种劲儿了,孝顺奶奶是他乐意,可不代表她就能总拿老太太说事儿。

    没发火儿也不代表对秦子珊有多特殊,是懒得费那个劲儿,很少有人能像乔楚那样儿轻易就点他引线儿的本事,一般人想让三少冲他们发发脾气,都求不着。

    秦子珊也悻悻然,再没眼力见儿的人也看出来了,男人没有啥和她继续聊天儿的意思,虽然觉得一大早晨起来跑这儿送爱心早餐被这男人不屑一顾的甩一边儿挺委屈的,但是她始终还是对这个男人生不起来气,一遍遍告诉自己,他就是那个脾气,不是早就知道嘛?

    要说人有的时候儿吧就是贱皮子,一个堂堂副市长家的千金,要什么乘龙快婿不得换着样儿的挑啊,这秦子珊还就认准了雷绍霆这个不把她当回事儿的祖宗了。

    在她眼里,雷绍霆哪哪儿都好,哪怕他对自己一天没好脸儿,但还一样儿用那种小女生儿崇拜的眼神儿仰视着,只要一想起以后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那偶尔泛起的委屈也就不算什么了。

    “李叔儿,把东西收拾了吧!”

    秦子珊比划着桌儿上没喝的汤,还有厨房拿出的碗筷,吩咐着。

    雷绍霆浓眉一挑,挺不乐意的,李叔儿他使唤惯了,那是因为熟了,李叔儿疼他的心跟疼自个儿儿子似的,她秦子珊算干嘛地啊,还真当自个儿是雷家少奶奶了?

    “李叔儿,前两天我得了两盒儿好茶,您懂这个,帮我给奶奶带回去。”明明晚上自个儿还得回那边儿,这明显就是不让李叔儿干活儿的意思。

    李叔儿是个实诚人儿,看着秦子珊脸上闪过的尴尬之色,也觉得雷绍霆这么说不合适,毕竟是个小姑娘儿,脸皮儿薄,就算是三少把他当自家人,但毕竟自己个就是打工的,秦子珊有可能就是未来的少奶奶,使唤使唤他也没啥。

    “这…”李叔犹豫着,眼神儿扫了一眼厨房。

    秦子珊哪儿还能看不明白事儿啊,赶紧接茬儿,“没事儿李叔儿,你去吧,我收拾就行。”

    话说这秦子珊这千金大小姐,在家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手儿,在雷绍霆跟前儿是啥大小姐脾气都没了。

    不太会做家务的她勉强算是把东西收拾完了,雷绍霆跟李叔也从里面儿出来了。

    “绍霆,那我先上课去了,你记得喝汤啊。”

    “嗯!”

    秦子珊心下委屈着,可嘴上还不忘嘱咐一句,才恋恋不舍的跟着李叔往门口儿走,低着头有点儿没精打采,忽然瞥见了鞋柜边儿上的一双精致的女鞋,这鞋她认识,她也记得昨晚它穿在谁的脚上。

    车子刚发动,就看见雷绍霆的秘书陈君打大门口儿进来了,下了车迎了过去。

    陈君就是过来送趟东西,开大门儿停车还麻烦,就把车停门口儿了,自个儿下车拎着东西走过来的,一眼就看见了停在院子里的奔驰r300l,这是雷宅管家手下的车,专门儿来来回回跑事儿用的,可没想到秦子珊从上面走下来了。

    “陈君姐,好久不见!”

    秦子珊热情的冲着不苟言笑,打扮保守的陈君打招呼,这是雷绍霆身边儿的人,据说家世也不错,她热情点儿总是没错的。

    “秦小姐!”

    陈君礼貌的扯了扯嘴角,脸部线条儿比较僵硬的一笑,算是回礼。

    “您看您,总跟我见外,叫我子珊就行了。”

    秦子珊换上惯有的名媛淑女的大方得体,一点儿不摆架子的和陈君拉近距离。

    陈君又不自然的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昨儿晚上二半夜的一通电话,让她立马儿精神,以为公司有什么大事儿,却是三少絮絮叨叨的吩咐她去买一堆女人用的东西,从里到外,从上倒下能想到的都说了个遍,一大早儿的就给三少经常去的几个品牌打了电话,开车一通儿的扫货,拎着几个大袋子过来了。

    心下琢磨着,这里面儿还有个手机呢,怎么也不能是给眼前这位秦大小姐的。

    雷绍霆对秦子珊的心思,可能秦子珊自个儿都看不出来,陈君却是个明眼人,秦子珊绝对没到能让三少上心的份儿上。

    “绍霆啊又麻烦你了,这大包小包的,用我帮忙嘛?”

    在本来就比较冷性的陈君看来,这秦大小姐客套的有点儿太官方了,感觉浑身不舒服,也见过秦子珊看一般女孩儿时的高傲眼神儿,对她客气,也不过就是因为她是雷绍霆身边儿的人。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

    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往房间走去,秦子珊也没再说什么。

    以她见天儿没事儿就奔各大商场扫货的扫码儿机一样的眼神儿,那几大袋子里装的什么她扫一眼便清楚了,抬头看了看二楼雷绍霆的房间,窗纱还合着呢,不禁冷笑一声儿。

    陈君很懂规矩,见了面儿,东西放下走人。

    等到乔楚下楼的时候,那位爷正在哪儿摆弄手机,看到她下来才抬起头儿。

    “过来!”

    冲着大格子衬衫的小女人勾了勾手,低头从一个大包装了拎起来一条裙子,难得三少一早的好兴致,拿着裙子在女人身上还比划上了。

    “穿上试试。”

    乔楚“哦”了一声儿,接过裙子,她从昨天的经验看,这男人还就得顺着,让干什么干什么,当几天木偶乔梁的事儿可能就解决了。

    “还有这个!”

    一个小袋子也递了过来,乔楚虽然没穿过太贵的东西,不认识什么品牌,但是终归是女人,打眼儿一看包装也知道是内衣,脸一红,接过来就奔着更衣间跑。

    “哪儿去啊?就这儿换!你身上小爷哪儿没看过啊?”

    雷绍霆拧着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儿,敲着二郎腿请等着看洋片儿呢。

    行,爷发话了,就得照办。

    霸道,还是霸道,这祖宗绝对有本事,要么熊得你无地自容,要么就羞的你无地自容,总之在他面前,面子问题趁早儿别想了,你想要面子,那他就没面子了。

    越着急吧,这内衣扣儿越系不上,明知道啥也挡不住,乔楚还是侧着身子,不看那位爷,有点儿掩耳盗铃的意思。

    “求求小爷,一高兴兴许能帮帮你!”

    这男人还能再恶趣味一点儿,看着那一脸痞子相儿,乔楚恨不得上去抽两巴掌。

    乔楚脸红的是透透的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这恶魔男人绝对有羞辱人的怪癖,看着别人无助的时候特有快感那类的变态。

    平时弹琵琶多灵活的手啊,今儿就变了鸭掌了似的,分不开瓣儿了,跟她这儿闹罢工,哪怕胡乱勾上一个扣儿也行啊,乔楚默默祈祷着。

    一急,一动,汗都下来了。

    “瞅你的笨的!”雷绍霆咧着嘴嗤笑着,把那小手儿扒拉开,顺利的给那扣儿扣上了。

    那大手也没老实,走后面儿伸到前面,在那高挺的弧线上捏了捏,下巴搭在女人肩膀儿上蹭着。

    “还挺合适!”

    捏咕了半天,乐了,对自个儿的手准儿甚是满意。

    乔楚被这男人弄的难受扒拉的,还不敢吱声儿,这种低人一等的劲儿她是受的够够儿的了,但事儿还得办啊,闭着眼就当挤地铁了。

    虽然地铁上还没遇到过色狼,可也保不齐的人挤人,人挨人的,虽然跟现在这样儿不能相提并论,但是乔楚只能自我催眠。

    用白翎的一句话就是,人在江湖飘,哪儿有不挨刀的。

    雷绍霆要是知道乔楚是这个心理活动,估计脑袋都得气的冒烟儿了,他可没挤过地铁,更不知道那地铁里跟绞肉机似的恶劣环境。

    越摸越得劲儿,手就停不下来了,那触感,如凝脂,如丝绸,就跟德芙巧克力的广告似的,此刻尽丝滑。

    挥手,沙发上的一堆东西都被男人哗啦到地上,将女人扑到在沙发上,欺身上去,两个人陷入了沙发的柔软里。

    “妖儿,你也太能勾搭人了。”

    粗粝的大掌在纤柔的腰间游弋,不放过每一寸如雪的肌肤,刚刚扣好的扣这会儿又被解开,扔一边儿去了。

    “发育的真好,小爷就喜欢这个型儿的,竹笋型儿!”

    一边儿捏咕着,一边儿流氓兮兮用那半眯着的眼睛那片如雪肌肤上来回扫描着,越看越招人喜欢,活脱儿就跟两只雪白的小兔子,勾搭着你得赶紧上去摸摸,到底有多软乎儿。

    可是光上手哪儿过瘾去啊,咱三少向来是极致行动派,稀罕不够就得上嘴。

    不带犹豫的,俊脸就直接埋进去了,女人特有的馥郁馨香就那么直接的窜进了鼻腔,令人沉醉,原来只是拥抱在一起就能让身心如此的愉悦,这是雷绍霆从未有过的感受。

    时而舔舐,时而啃咬,反正用各种方法想要索取更多,恨不得将她吞入腹才能解了眼前的渴。

    那一小圈儿淡粉的光晕,柔美诱人,被男人的胡茬儿有一下每一下的刺激的扫了两下儿,儿,敏感的绽放,泛着如四月的樱花绽放,跃跃欲试的吸引着你去采撷。

    男人好不容易才稍稍停下,黝黑的瞳仁里倒影着女人那娇羞的脸颊,身体的躁动好像比昨晚更加的强烈。

    爱不释手,更爱不释口。

    乔楚被男人那高大健硕的身体压着,有点儿喘不过气来,身体里好像有一股子陌生的感觉慢慢滋生,让她浑身都觉得不对劲儿。

    无力挣扎,浑身软塌塌的抬不起来。

    青青的胡茬儿就那么刺刺的扫过,又痛又痒的感觉交织在一起,一种无法掌控的情绪慢慢滋生。

    乔楚小腹还隐隐约约留下的疼痛,提醒着她,她得马上叫停!

    “…嗯…别,别…你忘了。我…那个…”

    边说边喘着,那话说的都连不到一块儿了。

    依旧沉浸在那份美好感觉的男人虽然听到了那断断续续的软糯声音,可是一时还真就停不下来,可不停下来接下来折磨的是自己。

    牙齿稍稍施力,在那个已经被他唇齿蹂躏的粉红上带着惩罚性的咬了一下,听到女人忍不住娇呼,才恨恨的松了开。

    “这***还得几天啊!”

    声音暗哑,还蒙着刚刚被撩拨起来的**,又带着欲求不满的控诉般嚷了出来,那深邃的眸子,**之火还没褪去,依旧如饿狼似的看着身下这妞儿。

    雷三少就没这么憋屈过,本来这想发泄兽欲的方法挺多,这个不行换一个不就成了?可是现在雷绍霆身心渴望的都是眼前这具小身体,就跟魔杖了似的。

    想要,特别想要,现在不行,他宁可憋屈着了。

    “七天…”乔楚恢复了点儿神智,一边也不五天就能完事儿的,还是多说了两天。

    矛盾了,彻底矛盾了,一边儿要救乔梁想速战速决,一边儿又真的是害怕那狼一样的眼神儿,能拖就拖。

    “操!”

    玩儿过不少女人,但是那些女人在这几天估计也不敢招摆他,坏了他兴致哪儿还有下次了,都得洗干净了等着他宠幸呢,所以再知道女人有这么几天的麻烦事儿,从来没损害过他利益的时候儿,也就没往深了研究,合着这女人亲戚一来就得七天?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科学!这***也忒不科学了!

    雷绍霆那欲火还么下去的脑袋一点儿理智谈不上,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把进化论批了倆来回儿了。

    怀着极度不满的起了身儿,将女人抱到自个儿的大腿上,把刚刚被他扬在沙发背儿上的内衣又给捡了回来,极不情愿的给女人重新穿上。

    乔楚一直低着头儿不敢看他,幸好头发披散下来,遮盖住了不少视线,待男人把内衣扣儿扣好,她跟触了电似的,赶紧从男人腿上蹦了下来。

    幸好这男人也没再有下一步的动作,算是大发慈悲的放开了她。

    赶紧抓起沙发上的衣服,不管迅速的找好前后就往身上套,好在是条休闲的运动长裙,从头上一套,直到脚脖子全都盖住了,瞬间觉得安全许多。

    拢了拢头发,拿出皮筋儿简单扎了个低低的马尾,瞬间看起来整个人换了一种味道,青春洋溢,朝气蓬勃的。

    换身儿衣服就换个心情,乔楚也不例外,穿上这一身儿,才觉得轻松自在,心情也跟着放松不少,可是低头儿瞥见刚刚被男人一激动呼啦一地的东倒西歪的袋子里面滚出的东西,本来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就一下荡到零下几度c了。

    雷绍霆根本没太注意那瞬间变化的小脸儿,从沙发上拿过来一个手机,最新的iphone扔给了女人。

    “再他妈不接电话,有一回我扔一回!”

    横棱着的眼带着满满的威胁意味,看那儿狠劲儿,好像是再有下一次,不止电话,他都能连她一块儿给扔进未名湖里去。

    乔楚拿着很多人为了抢第一批而排三天队,吃喝拉撒都不挪窝儿才能买的手机也没觉得多新鲜,她本来对这种东西也就那么回事儿,别人找她能找着就行,现在有了这位爷,她连这点子需求都想省了。

    穿好了衣服,又被命令着喝了两碗秦子珊送过来的养胃汤,这位爷才算满意的拉着她出了门儿。

    坐在副驾驶上,脑袋还对刚刚拿衣服时扫到另外几个袋子的东西心有余悸,里面儿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什么护肤品,吹风机,内衣,睡衣一大堆,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得有一个常驻沙家浜的准备。

    这妞儿一路没说话,坐在副驾驶上直打蔫儿,小脸儿的绯红褪去,看起来有点儿苍白。

    “瞅你这病秧子的样儿能上课吗?跟家歇着得了。”

    雷绍霆肯定是不知道这妞儿郁闷什么呢,自当是她还是肚子疼不舒服呢,第一回觉得女人事儿多也没那么招人膈应,就是看着她没精打采的样儿心里烦躁。

    乔楚回过神儿,她哪儿就病秧子了,睡了一觉,肚子疼的劲儿也过去了,就是刚刚走神儿了而已。

    “没事儿,今天的课挺重要的,不能耽误了。”

    最主要的,她是想找赵欣当面儿问问,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大学,是一个充满梦想,充满希望的地方,十年寒窗磨一剑,终于站在了这个人生的新,它就像一个分水岭,让一个青葱岁月的孩子迈进了另一番天地,这是一个从青涩转为成熟的蜕变过程。

    都说大学的生活一半在学校,一半在社会,所以要学会站着做人跪着做事,

    每个人都憧憬着四年的精彩,都盼望着享受这无拘无束的大学生活,而对于乔楚来说,还没来得及做梦,便已经踏入滚滚红尘了。

    本来要找赵欣的,没想到赵欣先找上了她。

    学校门口儿见着的时候儿,赵欣拎着个行李箱,身后还背着个大大的登山包,看着跟要出远门儿似的,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站着,显得特别孤单。

    学校东门儿边儿上的costa咖啡,乔楚和赵欣面对面坐着,一个淡然自若,一个却若有所思。

    点了两杯咖啡,两个人一瞬间的相对无言,到了眼前,乔楚还是不愿意去质问,既然赵欣主动找她,那必定是有话要说。

    良久,已经喝了大半杯咖啡的赵欣先开口了。

    “乔楚,昨天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但没想到你能做这么绝。”赵欣没有怨怪的意思,只是轻摇的头,一步踏错,万劫不复,她是真的没想到一夜之间,她的家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什么意思?”

    “我被勒令退学了,我父母的工作也在一夜之间丢了,在这儿混不下去了,我们只能回老家!”

    赵欣不是本地人,也是她们两个昨天聊天内容之一,就在昨天,乔楚还打心眼儿里羡慕着赵欣有一个和和美美,平平静静的家庭,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遇到了跟自己相同的“一夜之间”,还来不及反应的“一夜之间”。

    “赵欣,这不是我做的,我没那么大的能耐,我本来想找你,也只是想弄明白,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有点儿失了神采的眼睛,让乔楚看着有点儿心疼,因为那眼神她熟悉,她在镜子里见过。

    “别问了,我是不会说的,这事儿就到我这儿吧!反正我也要离开了。”赵欣认命似的叹了口气。

    “……”

    “乔楚,我真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背景,那你昨天跟我聊的都什么?说我骗你,你又何尝没有骗我?亏我昨天还一直内心煎熬,不过,错就是错了,我认了,既然背后有人帮你,那你自然也能查出来是谁,不是嘛?”赵欣说着说着就有点儿激动,手上的杯子也咣当一下落在桌面儿上。

    她也后悔,后悔自己个做了一个糊涂的决定,以为只要帮个小忙就能救了小四,可她没想过要害乔楚,后来李菲菲再要求她做什么,也都让她婉言拒绝了,凭什么报应会到了她的身上,还连带上她的家人都无法在l市立足。

    乔楚并没有因为赵欣的激动而面色有什么改变,除了在那个男人面前会不受控制,一般情况下,她都还算冷静。

    不难想象,能有这种翻云覆雨能力的人是谁,她不得不被动的承了这男人的情,尽管这男人不是为了她,只是为了他的面子,因为那天她虽然被秦子州下的药弄的昏昏沉沉,但是脑袋还不至于不清醒,还是听到了他跟秦子珊说的那句话。

    ——我的东西碰不碰是我的事儿,再烂别人也不能碰!——

    多烂,也贴上了“归雷三少所有”的标签儿。

    她也不过是件儿东西,被别人动了,那么作为“主人”自居的雷三少就会为自己的东西讨个说法儿。

    虽然觉得赵欣的错误不至如此,但作为一件儿东西,她不会去圣女一般找那男人求情,说着“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种没有养分的话,她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资格。

    她只能收起同情,依旧冷性。

    “关于你家的事儿,我也是听你说才知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只能抱歉,你恨我讨厌我都无所谓,很多事情不是你我可以改变的,学着接受会更好活,怪只怪你惹错了人…”

    …我又何尝不是…

    后半句是乔楚默默在心里说的,她终于知道自己不知深浅的意气用事是多么幼稚的行为,有可能赔了自己,照样救不出乔梁。

    心下一片苍凉,这男人所做的一切她没有感觉到一丝欣喜,只觉得前路茫茫。

    “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希望你以后能够顺顺利利的。”乔楚说的真诚,她是真希望赵欣能好好儿的,因为她知道,赵欣不是个坏女孩儿。

    赵欣探究的眼神看着乔楚,其实从她第一眼看到乔楚的时候,她就喜欢这个女孩儿,她有一股安静的力量,能让你的心沉下来,聊了一个上午,就开始犹豫自己答应李菲菲的事儿了,可是小四得救,不然关在号子里不定得被打成什么样儿,终归是个情字害人。

    可此时她的眼神里却带着迷茫和不确定,不管是自己的抱怨和绝口不提,乔楚依旧句句真诚,没有虚伪的去讨好辩解,套她话的自作聪明。

    要走出门的时候,终究还是折了回来,也许没有这件事,她和她真的会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李菲菲让我约你去的,其他的事情我不清楚,我只负责带你去!”

    “谢谢!”

    赵欣走后,乔楚又在那儿坐了好久,其实赵欣不说,乔楚仔细想也能想到李菲菲那儿去,她也没什么仇人,也就是一个抢了别人男朋友反过来又赖别人抢她男朋友的李菲菲了。

    她心下一片繁乱是因为惊讶于雷绍霆办事的速度,更惊讶于雷绍霆所掌控的势力范围,自己就像一个没头苍蝇,乱飞乱撞的掉进了一个好大的网里,这才发现,自己这种玩儿火的行为是多么的可笑。

    事情已经够多的了,好像让自己弄的更复杂了。

    电话铃——

    掏出手机,上面儿赫然写着“雷绍霆”三个字,正因为这位爷头疼,他就来电话了,显然这手机号码也是早晨的时候他摆弄进去的。

    鉴于一早的警告,乔楚在电话铃儿还没响第二声儿的时候就接了起来。

    “嗯~表现不错!”

    那头儿,那一个“嗯”拉着长音儿,对于乔楚迅速接起电话这事儿甚是满意。

    “有事儿嘛?”

    “没事儿还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没有,我以为你有事儿呢。”

    还沉浸在刚刚的思绪里,回答的也是有气无力。

    “怎么着?还难受呢?”

    “没事儿…”

    ……

    有一句没一句的陪着这位爷聊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天都这么闲的够呛,从上什么课到中午吃的什么饭再到下午还有什么课问了个清清楚楚,比辅导员都关心她的学习生活,偶尔倒是也听着电话里,他跟谁吩咐什么呢,但是这位爷不挂电话,她就得一句一句的接着。

    “行,我下午有会要开,实在身体不舒服,给陈君打电话,让她去接你。”

    交代完了,也不等乔楚回一句不用,电话就挂了。

    又在咖啡厅坐了一会儿才下了楼,千夜魅不用去了,可是御谭府还得去,想着回学校拿琵琶,觉得还是自己的用着舒服。

    刚走到楼下,电话又响了,陌生号码。

    当然,这手机里除了雷三少的,都成陌生号码儿了。

    刚到学校就先去教务处就修改信息了,没准儿是学校找她。

    接起来,一听便听出了是谁,有的人在电话里多少都有点儿变化,而她的声音却和平时说话一样,冷漠疏离。

    “乔楚,我们谈谈。”

    ------题外话------

    谢谢看官们的订阅,某倾会努力的更文的,大么么乃们!(*^__^*)嘻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5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