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六十七章 谈判与猥琐男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我们谈谈!”

    这声儿一早刚听过,不过和早晨那雀跃的声音却南辕北辙,还带着点儿不想和她谈又不得不谈的无奈。(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今儿是什么日子?谈话日?刚和赵欣一顿压抑的对话,现在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有更压抑的在后面儿等着她呢。

    刚走到楼下,又折了回去,因为正巧,秦子珊约的也是这儿。

    再次回到刚刚的位置,这地方挺好,环境优雅,透过窗户能看到街道上的景色,秋叶纷落,大街上依旧熙熙攘攘的过往人群,但怎么看都还是蒙上了秋日萧索的色彩。

    相对外面,咖啡店就温暖的多,那一杯杯咖啡浓郁香醇,袅袅冒着热气,三三两两的好友坐在一起聊聊天儿,也有的抱着电脑跑到这儿忙乎自个儿的事儿,总之,一杯咖啡,就能打发一下午的晨光。

    凡是国人聚集的地方总是免不了嘈杂,喧哗,可也奇怪,到了这咖啡店,西餐厅的地界儿,国人也自然就安静了。

    有一个说法儿叫“破窗效应”,说的是一个房子的窗户破了,如果很久没有人去修补的话,很快别的窗户也会被人砸碎,如果一个街道很干净,有一个人扔了垃圾,久而久之,群起效仿,每个人在扔垃圾的时候也都不觉得可耻了,可见环境真的造就人,到了这儿,自然而然的都压低了声音,整个人也都变得高雅了很多,诺大的咖啡馆儿里每桌儿都有人,但依旧还是优雅安静的气氛

    虽然乔楚挺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但还是甚少来咖啡店,总觉得二三十块钱一杯咖啡也品不出什么不同,毕竟国人还是讲茶道,咖啡这东西也就是找个情调儿而已,什么蓝山,拿铁,卡布奇诺,不管加多加少的糖和奶,依旧盖不住那本质的苦味儿,家里出了事,日子拮据了,就更不会有那种没事儿跑到这儿来喝一杯咖啡的闲情逸致了。

    这种咖啡店平民也能消费得起,但对于秦子珊这样的千金小姐,这儿机没有什么档次可言了,点东西还要到柜台上,单这一点,就够大小姐不适应的了,自然这种咖啡也是入不了口的,不过在什么地儿见什么人,秦子珊把人约在这儿也便是给乔楚定了个档次。

    不一会儿,秦子珊就到了,淡黄色的圆领裹身裙,脖子上系着一条暗绿条纹的小方巾,头发不长不短正好儿到肩膀的梨花头,肩膀儿上背着小巧的香奈儿限量包包,手腕儿上的那款江诗丹顿的限量镂空手表更是吸引来很多识货且羡慕的眼光。

    当然,乔楚根本不懂这些,也从来不注意这些,她只看到那个富家千金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很不习惯的在柜台点了两杯咖啡,无限的展现着自己的优雅之余,还是忍不住去确认一下身边儿注目过来的眼神儿。

    人是很虚荣的,哪怕她从小生活在蜜罐儿了,一直就被艳羡的目光注视着,但走在人群中,依旧还是会去确定一下,自己到底有多么的引人注目。

    放下咖啡,又将包包摆在桌儿上,那是一个标签儿,一个显示着自己高贵品位及崇高地位的标签儿。

    岂不知,这样精心打扮而来的秦子珊已经在气势上输了,她如此费尽心机的想展现着乔楚无法逾越的身份,可乔楚却对这一切毫无感觉,淡定自然。

    “师姐!”

    虽然昨晚宴会上秦子珊的话中有话,但乔楚还是礼貌的站起身打了招呼,她不是小气的人,因为那两句酸话今儿就甩脸子给人家看,乔楚不屑于做这种无聊的举动。

    秦子珊重新整理了表情,才坐了下来。

    “等很久了嘛?我随便点了两杯,尝尝吧。”

    拿了一杯放到乔楚跟前儿,把自己那杯推到了一边儿。

    看来,这儿的档次肯定是无法满足这大小姐的口味了,点杯东西也不过就是买个坐的地方而已。

    “谢谢师姐!”

    秦子珊双手交叠在腿上,微微侧身坐着,后背挺的笔直,傲人的身材让她这么一挺更显规模了。

    不得不承认,秦子珊是个美人儿,是属于那种大气妩媚的,个子高挑,身材匀称,五官长的也是端端正正,是属于那种美的张扬,靓的美艳那种,一群美女中,她也许不是最漂亮的那个,但绝对是最打眼儿的那个。

    几句寒暄过后,乔楚知道也该进入正题了,她想了半天,不觉得秦子珊找她能有什么可谈的,乔梁还在号儿里关着呢,再怎么为雷绍霆打抱不平,也过去好几天的事儿了,总不能今儿才想起来兴师问罪吧。

    “师姐,有什么事儿您就直说吧!”

    不喜欢拐弯抹角,太浪费时间。

    “乔楚,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也没问人家乔楚想不想听,秦子珊就开始讲上了。

    “有一个猎户,经常去森林里打猎,今儿打一只兔子,明天打一只山鸡,回家呢,就杀了下酒,每天呢,这猎户就换着口味儿的狩猎,有一天,他又去山上打猎,一只墨色的狐狸被猎户盯上了,因为那上好的墨狐皮可以卖上一个好价钱,可反过来,这只狐狸也盯上了猎人,她是只狐妖,她就是想勾引了猎户吸之阳气,供自己修炼,所以在一次猎户追赶过来的时候化身女子假意受伤,博得猎户同情,猎户将狐女带回了家,狐女很开心,以为计谋得逞,这个要用美色诱惑,却没想到,猎户掏出桃木剑杀了狐女,活生生将那层墨狐皮剥了下来,尸体被猎户扔出去喂了猎狗,其实自始至终,猎户图的也不过就是那一层墨狐皮,你说这个狐女是不是痴心妄想,太过愚蠢了?乔楚?”

    秦子珊一气儿讲完了这个故事,别有深意的问着乔楚。

    乔楚听的几分明白,几分糊涂,秦子珊这种指桑骂槐,意有所指的功夫儿,昨晚她就已经小小见识了一下,今儿又约出来给她讲故事,依旧还是那么点儿事儿,谁是猎人,谁是狐狸,说的也是明明白白。

    大概意思就是,雷绍霆就是那猎户,在万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她乔楚就是那狐女,痴心妄想耍心机勾引猎户,可其实猎户图的不过就是她的这一层皮相,得到了,自然就甩了。

    “嗯,师姐说的是,这故事确实说明了一个道理,聪明反被聪明误,很多时候,觉得自己聪明的人其实才是那个最傻的,而这些人又不自知,依旧在为自己的高明沾沾自喜,这种人确实挺可悲的。”

    乔楚微微一笑,就事论事的说着,可秦子珊的脸色却有点儿不好看了。

    没错儿,乔楚也来个别有深意的回答,意思说的就是,自作聪明的人就是秦子珊。

    本来乔楚不属于牙尖嘴利的,比起能说会道儿的白翎可是差着功力呢,可这种拐着玩儿骂人的话,她也不是不懂,谁没事儿还不玩儿点儿语言艺术啊,汉语博大精深,很多话就看你怎么去理解了。

    “乔楚,你昨晚在中山别墅吧!”不想兜圈子了,还是直接问吧,说起这句的时候,秦子珊的眼神中闪现的是一种得意,得意于再怎么狡猾的狐狸精也难逃她的法眼。

    本来昨晚宴会,乔楚的事儿一处,没多一会儿,就看不见雷绍霆的影子了,鉴于以前的种种,她不得不怀疑,他是去找乔楚了。

    一大早走了个大调角儿的给雷绍霆送汤,也是为了看看,他是否在家,家里还有谁。

    待到她看到了那双鞋,就完全明白了,那是ferragamo的限量女鞋,以乔楚的身份不可能买得起的,所以昨晚宴会上走向乔楚的时候,很容易的就注意到了这双鞋,也许是叶晓的,也许是哪个恩客买给她的,总之,不可能是她自己的。

    乔楚心下一凛,躲了一早晨,终究是白忙活了。

    “绍霆没跟我说,可能是怕我生气,毕竟你弟弟伤了他,他还和你…这事儿他怎么也得避着我点儿。”看到乔楚表情一滞,顿时更自豪与自己的精明,拿起旁边儿的咖啡抿了一口,这二十块钱的咖啡这会儿喝着味儿也不错了。

    “不过也没什么,我们从小玩儿到大,我了解他,绍霆就是这么个人,从小家世好,都众星捧月的宠着他,自然有些事儿就由着自己的性子了,不过作为师姐,我还是想劝你一句,你和这样的男人玩儿不起,他终究是有自己的生活轨迹的,那是早就安排好的,你何必去做那只狐狸呢?”

    被命运安排应该站在他身边的就是她秦子珊。

    不讲故事,改摆事实讲道理了。

    秦子珊这架势,做派,再加上说的话,无一处不展示着她的正室范儿,也学那写狗血电视剧跑来跟她演谈判这一出儿了。

    心下觉得挺可笑的,这出戏上映的早了点儿,压根儿就没赶在黄金档上,乔楚就是一打酱油的,这女主的剧本儿显然是没读明白就上这儿演来了。

    这不对档的戏,一时还真让乔楚没法儿接。

    刚刚跟赵欣聊完,她心里就有了谱儿,自个儿给自个儿挖的坑埋进去了,如今可不是说不干了,一下就能蹦出来那么简单的。

    在那祖宗面前,你永远没有说上句的权力与机会,不是说你懂得知难而退就真能全身而退。

    前路茫茫,懂得那么多道理有什么用?最终都得等人家一句话。

    “师姐,我也不想做那只狐狸,我很惜命的,可是桃木剑在谁的手上,您也应该清楚。”

    小丫头还挺有道,拿出雷绍霆来压她了。

    “乔楚,我不问绍霆是不想用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去烦他,他该得到的也得到了,我帮他处理这事儿是常有的,难道你真觉得他还会再找你?”

    秦子珊不屑的一笑,眼神流泻出的也是一股嘲讽的意味,嘲讽着眼前的女人痴心妄想。

    “他找不找是他的事,我只有听吩咐的份儿,我弟弟伤了他,是我们理亏,他怎么说我怎么做,就这么简单!”

    既然瞒不过,那就实话实说,这是一场交易,你秦子珊也不用再乱吃飞醋了,她巴不得这事儿办完了,立马和那位爷撇清关系。

    乔楚的实话实说,在秦子珊看来却变成了贼心不死。

    现在就是有这样一群人,好不容易钓上了个富家少爷,那绝对是死缠烂打,跟轰不走的苍蝇似的,她就得做这个苍蝇拍,杜绝很多麻烦的发生。

    显然秦子珊这种想法已然是把自己当成雷家人那么想事儿呢,操心操的有点儿宽。

    “乔楚,左不过就是钱吧,现在看来,你弟弟伤了绍霆,其中的事儿也没那么简单吧,亏你想得出这样的方法来接近绍霆,他一时对你有意思,可不代表他是那种随便儿耍点儿什么手段就能骗到的凯子,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为了自己的私欲,将弟弟都豁得出去,至于嘛?”秦子珊看着乔楚冷笑,就像是大人看透了孩子那写小心计一般,胸有成竹的下着定论。

    边说着,边拿出了一张支票,推到了乔楚面前。

    又是这样的一幕,上次一张支票她算是把陆宇给卖了,今儿这张支票显然比李菲菲大手笔得多,一百万,真是个诱人的数字。

    可是她长几个脑袋,才敢把那祖宗这么贱卖了,自己的小命儿还要不要了?现在不只是钱的事儿,还有人的事儿。

    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编起故事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明明是个意外,却让她揣测的有鼻子有眼儿的,这些高高在上的人都有一个通病,认为谁多看她一眼,都是在图谋她的钱,没凭没据的,全凭他们自己的想法而定。

    乔楚觉得没什么再谈下去的必要,这路子就两岔儿着呢,有什么事儿,她应该去找雷绍霆谈,既然是她的男人就应该自己管好才是。

    “师姐,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了。”

    秦子珊是一直刻意的保持着气定神闲的姿态,但是乔楚俨然从头到尾都一直就是淡然自若的,除了她说起今天早晨的事儿时的表情一变,就再没看到那淡漠的脸上出现过任何表情。

    本以为摆事实讲道理的说上一番,她也就明白了,这种夜场儿跑的女人,自己是什么料应该清楚,妄图攀上豪门,那绝对是痴心妄想,甩出点儿钱,她乐不呵呵儿的就得收着,也就知难而退了。

    看来是小看了这个丫头了,这强硬的态度表明了她势必攀高枝儿的心,那也别怪她撕破脸。

    “乔楚,那天在医院里你也看到雷老夫人的态度了,如果你还和雷绍霆纠缠不清,恐怕到时候,连绍霆都保不了你!”

    秦子珊也清楚,这雷家现在谁当家,这事儿怎么处理,也全靠雷老夫人一句话呢,她心里有底。

    “谢谢师姐!”

    乔楚起身,离座,扔下秦子珊就走了。

    回学校的路上,乔楚一路上就在想,躲了半天还是让秦子珊知道了,这事儿是否会变得复杂全凭秦子珊在雷老夫人那儿的一句话,不过,既然秦子珊能过来找她,劝她知难而退,想来是不想和雷绍霆撕破脸,不然,她没必要大张旗鼓的把她约出来讲故事,直接跑去告状最简单。

    秦子珊是想以最小的成本,最省事儿的方法解决问题,保持了自己的身份,地位,正室范儿,提前修炼为老公铲平小三儿,还男人康庄大道的后勤部长。

    接下来秦子珊会怎么做乔楚不清楚,她除了坐以待毙,没有出路,此刻她剩下的最后赌注竟然就是雷绍霆的良心了,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儿。

    ……

    皇后玫瑰坊

    这是使馆区有名儿的西餐厅,很多老外都爱来这里吃饭,因为这儿的西餐很正宗,尤其是法式香煎鹅肝沙拉,秘制牛排是他们店的招牌菜肴。

    这也是一直讲究品位的秦子珊和朋友吃饭必选的餐厅之一,这会儿她正和李菲菲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可以边看夜景儿边品尝美食。

    其实秦子珊和李菲菲也不算是有多深的交情,两个人在同一所学校,是隔壁系的,秦子珊学的音乐,李菲菲是学美术。

    虽然秦子珊家世上比李菲菲强,但是平时的消费到是看不出太大的差距,两个人又都是学校活动的积极组织者,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平日里不是相约去扫货,就是去哪儿做美容spa,总之是一切彰显富家女身份的事儿她们一样儿不会落下。

    不管是什么阶层的女人,都会在这种活动中让友情极度升温,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会有一种相见恨晚遇到知己的感觉。

    秦子珊和李菲菲的友谊就是这种活动频繁举行下的产物。

    要说这友情坚固,那真是情比金坚,但如果没有了那层金,可就真说不准了。

    “菲菲,上次的事儿虽然过去这么久了,我还是得郑重的替绍霆向你和你男朋友道歉,陆宇现在怎么样了?”

    昨天宴会上人太多,一直就跟着雷绍霆转,也没和李菲菲说上两句话,下午和乔楚聊得也不痛快,心情郁闷着呢,就打电话把李菲菲叫出来坐坐。

    李菲菲叹了口气,伤的是不算严重,脸上青了一块儿,踹的那一脚倒是没伤到骨头,不过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咳嗽呢,心疼归心疼,她也真不能再说什么,一个是她和秦子珊是朋友呢,那雷绍霆就算不是秦子珊的男朋友,也是她惹不起的。

    “子珊,这事儿也不能怪你们,全都是乔楚那贱货,勾搭完这个勾搭那个,你说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惹不起雷绍霆,李菲菲只有把所有的怒意都转嫁到乔楚身上了,想着陆宇回去路上咳嗽的喘不上气儿了,还跟她说不怪乔楚,都是误会,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照说以李菲菲的条件,可以找到比陆宇更好的人选,陆宇除了长的精神点儿,其他的地方陪李菲菲也实属勉强,但是李菲菲虽然嚣张跋扈,却深知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在选择另一半儿的问题上,一点儿不冲动,理智的很,她就喜欢陆宇文质彬彬的样子,最大的好处是,陆宇这样的男人,是她可以完全掌控的,就算偶尔旁逸斜出的小心思,经她的手也一样儿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昨儿也没抄着你的影儿,我们喝酒你怎么也没过来啊。”

    “我看见你了,挽着雷绍霆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上次的事儿弄的挺好的,我上去不是让你难做嘛。”李菲菲倒是善解人意,其实她是忙别的呢。

    “我还没跟你说呢吧…”

    秦子珊叹了一口气,就开始跟这好姐妹儿倒上苦水了,大致将那天雷绍霆如何遇险的事儿说了一遍,李菲菲听到伤人的是乔楚的弟弟,顿时激动了,瞬间一种同仇敌忾的情绪上涌。

    “我早就说这个乔楚没那么简单,还能干出这样的事儿,还能腆着脸去找你们求情?这事儿没得商量,肯定得法律制裁啊!”李菲菲眼里尽是鄙夷,恨不能自个儿亲自把乔楚扭送公安局了。

    “雷伯伯也是说走司法程序,看怎么说吧,绍霆伤的倒不重,还够不成重伤害,再加上她弟弟是初犯,是不是未成年都不知道,奶奶又心软,没准儿看着孩子小,也就不能太难为他了。”秦子珊用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盘子里的沙拉,也没吃两口,看着挺郁闷的。

    “这事儿吧,看怎么处理了。”李菲菲得意的一笑,心里开始盘算开了。

    “你的意思是…”

    “怎么判不归我们管,让他在里面吃点儿苦头还是很容易的!”

    “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算你不说,那种小混混儿进去也少不了挨打,托人带个话,多照顾照顾就行。”

    “别了,这样可不行…”

    李菲菲看着秦子珊犹犹豫豫的样儿,心里有点儿笑她胆子小,这秦子珊是副市长家的千金,别的不说,收拾个小混混儿难道还是难事儿?真是个温室里的花朵,什么事儿都经不住。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儿!”

    ***

    刚从御谭府出来,白翎就打来电话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儿的抱怨

    “我说小乔,不带这样儿的,帮你搬了家就没你信儿了,我不联系你,你就打算晾着我呗?”

    “哪儿啊,我这不是刚开学,课忙嘛,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乔楚一听白翎这一出儿声讨不禁笑了起来,这算是近些日子乔楚的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了。

    这白翎声讨的也对,打从上次搬了家,她就一直忙乎着两边儿打工,不然就是上课,忙得晕头转向的,这又出了乔梁的事儿,哪一件事儿说出来也都够糟心的,自个儿受着,就不想再给白翎也添堵了。

    再说,心里也有点儿害怕见到白翎,以她和白翎这么多年的朋友,自己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她都能看出端倪,见面儿了,事儿也就瞒不住了。

    ……

    “行行行,我请你吃饭当我赔罪!”

    “不用你请,今儿林涛回来,他请客!”白翎在那边儿幸福的说着。

    电话里听起来,林涛最近混的不错,约的地儿也上了点儿档次,不想她和白翎,平时见面儿最多吃个披萨就算奢侈一回了。

    这饭店虽然没听过,俺是一般沾上“私房菜”这三个字儿的,菜价儿都便宜不了。

    下班儿早,也没赶上高峰时间短,倒着地铁过来还成了第一个到的,紧跟着,白翎也到了。

    “咱来先进去,林涛事儿还没处理完,他订好了包厢了。”

    “呦,成功人士啦,看来他工作不错!”乔楚难得看到白翎,自然是心情很好,说起话来也轻松起来。

    林涛还没到,就先点了壶龙井,俩人儿现在包厢里边喝边聊天儿。

    趁着林涛还没来,乔楚还是忍不住把最近发生的事儿都说了一遍,也包括和雷绍霆做交易的事儿,既然说了,索性说个痛快,她和白翎向来不藏着掖着,省得自己憋出内伤。

    “靠!等会儿!让我先压压!”白翎拿起手边儿一大杯茶,都没管冷热就咕咚咕咚的喝一干净,才接着说,“宝贝儿,咱滴认绳不带这么传奇色彩,跌宕起伏的行不?我以后也甭看小说儿了,直接看你就成了!”

    话虽然这么说着,可是白翎眼里却满是心疼,可此刻她还能说什么,说应该洁身自好,别去当坐台女?还是说要有骨气,天大的事儿也不能出卖自己?千言万语劝下来其实都是没有养分的屁话。

    她比乔楚还能认得清这社会的现实的,说什么都是白扯,除了让乔楚别那么尴尬,其他的她只能在背后给她支持。

    “挺狗血的哈?”乔楚也难得放松,忍不住自嘲,“每个人的前方都有一条路,不管你在中途走进了哪个路口,生命的轨迹终究还会把你带回来,我是个很信命的人,可是我偏偏做的都是不信命的事儿。”

    “这个操蛋的社会,由不得我们选择,生活就像一场强奸,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白翎也忍不住叹息。

    乔楚笑了笑,可不就是这个理儿?

    “说起来,你弟弟的事儿待会儿能问问林涛,他们公司最近和司法那边儿打的火热。”白翎突然间想起来,要是能帮上忙,是不是乔楚就不用低三下四的求人了。

    “先生?您是找人嘛?”

    却见林涛面色有点儿尴尬的推门儿进来了,嘴里一个劲儿抱歉的说着“久等久等”,一副社会人的做派。

    林涛个子不高,板儿瘦板儿瘦的,平时穿着穿着宽大的休闲装还没太明显,今儿一身儿深色西装更显得有点儿弱不禁风了。

    鼻梁上架着一副没有框儿的眼镜儿,镜片儿背后的眼神儿就显得模糊不少。

    以前乔楚也见过两次,总觉得林涛不太爱说话,人有些木讷,但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沉感觉。

    向来心思细的乔楚看人比较敏感,也自当是自己想多了。

    “正说你呢,你们公司最近不是跟司法部门儿走挺近的,帮个忙儿呗?”白翎胳膊你弟弟的事儿,我倒是能帮上忙!”

    “那还得拜托你帮忙问问,我弟弟年纪小,我怕他在里面吃亏!”乔楚一听林涛这么说,心里燃起了希望。

    “不过…”

    林涛看似犹豫的想什么呢,可是眼神儿却轻佻的看着乔楚,看的乔楚浑身不自在,这种眼神儿她在千夜魅也见过,那是一种**裸的不加掩饰的**。

    这来的突然,乔楚怀疑自己是看花了眼,对于林涛忽然的变化有点儿措手不及。

    “有什么话就直说!”对于这种眼神,乔楚心里有点儿犯膈应,真不愿把人都想的太坏,尤其他是白翎的男朋友。

    “你就是为了救弟弟,其实不一定就得找雷三少…”后半句不说乔楚也明白什么意思了,她和白翎的对话他肯定是刚刚在门外听到了。

    就觉得这个林涛有点儿阴沉,自当是因为他性格使然,不爱说话而已,却没想到真的是摘下眼镜儿就换了一个人一般。

    林涛看着乔楚恶狠狠的瞪着他,却不以为然,依旧笑的狂妄。

    “你考虑考虑,既然都下海了,很多事儿,跟谁不是跟啊?”

    “你就不怕我告诉白翎?”乔楚对于林涛的做法真的是瞠目结舌,她没空儿去想,林涛怎么想她的,她现在只担心白翎,这么好的女孩儿,为什么总是遇到这样的男人。

    “你可以告诉她啊,你看她会不会相信?”林涛一脸的得意,他一直以来伪装的如此好,也不过就是想利用白翎。

    虽然在别人看来,白翎就是一个架势普通的女孩儿,但是,她的爸爸可是有专利在手的,一个很适用于汽车工业的轴承设计专利,骗到手,那是相当值钱的,白翎的爸爸为人木讷耿直,除了国家需要,他可以无偿捐献以外,是绝对不会拿这个东西去赚钱的,一心专供的就是学术研究。

    同为外表木讷的林涛,当然很快就和白翎爸爸聊的很是投机,很快,他便可以顺利的拿到这个专利设计的授权,合同一签,他便可以直接和白翎说拜拜了。

    “简直无耻!”乔楚真想上去掴他一大耳贴子,最近她才发现,这年头儿,欠揍的人还真多。

    林涛依旧笑着,拿起餐巾慢悠悠儿的擦着刚刚剥虾的手指。

    “什么无耻?”白翎进门儿就听着这么一句,问道。

    “我是在问乔楚,她弟弟的事儿…”陆涛已经戴上了眼镜儿,恢复了刚刚的样子。

    夹起刚刚剥好的虾,放到了白翎的盘子里,“快吃,这儿的招牌菜!”

    白翎一脸幸福的将虾放在嘴里,边吃,边说着,“乔梁的事儿,你上点儿心,乔楚因为这事儿都急坏了!”

    “放心吧!”林涛拍拍白翎的头,一脸的宠溺。

    恶心,真***恶心!

    依乔楚现在那火气,都想一把将林涛那道貌岸然的假面具撕下来,让白翎看看这男人到底是什么货色。

    可看着白翎一脸的幸福样子,她犹豫了,她真的不想再看到白翎伤心了,而且,这话她说出来也不合适,必须得让白翎亲眼看到才可以,虽然那样很残忍,但是残忍的痛才能更加深刻。

    后面儿这半顿饭,便成了白翎一个人的对角戏,一直就是她哇啦哇啦的说着,乔楚也不怎么搭腔儿了,因为看着那个恶心的人,真的是没那个兴致了。

    平时对自己的遭遇都不曾如此气愤过,有的时候一笑置之也觉得没什么,可是看到白翎受委屈,她心里的就难受的跟什么似的,此刻真是食不下咽,一口菜没吃,一直在那儿猛喝水。

    电话铃声响起——

    乔楚第一次庆幸那位爷来的电话,真的很及时,再不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她真的就忍不住全说出来了。

    ……

    “在和朋友吃饭呢!”

    ……

    “在成府路上的109私家菜。”

    ……

    “好,我等你!”

    这位爷在电话那头儿声音不小,白翎和林涛自然也都听见了。

    白翎八卦的凑了过来,“是不是那个三少的电话啊?”

    “嗯!”

    “盯你盯的挺紧的啊,我看八成儿对你是有意思,其实很多事儿吧,看你是什么角度看,我上次见过一回,我觉得你倆挺搭的!”白翎说着,眼前就呈现了那么一副美好的画面,俊男美女,确实养眼的很,其实她一直觉得,陆宇配不上乔楚,乔楚就应该找一个雷绍霆那样的男人,看起来才搭。

    只不过,错在他们相识的方式,注定了不能像正常的情侣一样,平等的相处,林涛在旁边儿,她也只能打圆场儿的这么问,可心里不免对乔楚的境遇喟叹不已。

    “那位爷,我可不想惹!”

    乔楚也配合的回了一句,但说的倒也是实话。

    没多一会儿,这位爷就到了,三个人下了楼,看到那高大俊美的男人正倚靠着那嚣张的座驾,在路边儿等着呢。

    旁边儿不时投来的羡慕目光,雷绍霆丝毫没看到,满眼只有那个冲他走过来的纤细身影。

    却没想到林涛和带着白翎也跟了过来,乔楚不得不礼貌姓的给两边儿介绍了一下。

    雷绍霆冷着张脸,显然没有那个兴致认识那两个人,眉头微微蹙着,强忍着不耐点点头,算是给了乔楚足够大的面子了。

    “哎呀…”白翎把乔楚拉到一边儿,嘀嘀咕咕的说了两句。

    “我这儿有,我陪你去吧。”乔楚拍了拍包包说道。

    这果然是好朋友,亲戚都前后脚儿的来了。

    俩人赶紧往饭店的洗手间跑,生怕出现什么尴尬的事儿。

    等到俩人儿再一次出来的时候,正看到那目瞪口呆的一幕。

    雷绍霆一拳挥过去,林涛当场倒地,滚了两下儿才停下,那身儿熨的板板整整儿的西装也滚了一身儿的土,眼镜儿也顺着飞到路中间儿,正好一辆车开过,压了个稀碎。

    这小身子骨儿哪儿能受得了雷绍霆这一铁拳啊,血顺着嘴角子就往下流,看着比自己健硕多少倍的男人,眼神儿里满是胆怯。

    白翎急忙跑过去扶,乔楚一下也懵了,就上洗手间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儿,怎么这位爷又在这儿上演暴力演出了呢。

    “你干嘛啊,怎么能动手儿呢!”这种情况下,乔楚就算再不敢惹这位爷,也得急了,他是不是打人有瘾啊!

    虽然看到林涛挨打,心里也有一瞬间的痛快,可是,这在白翎面前成什么了,看白翎心疼的都要哭的了样儿,心里也真的过意不去。

    以白翎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就算是这帮子有权有钱的,她也能上去理论理论,反正不管怎么样,不可能这么憋着,可今儿,她一句话都没说。

    乔楚明白,白翎之所以什么都没说,是怕她难做,已经低人一头了,不能再有别的麻烦了。

    雷绍霆一把将乔楚扯进怀里,却冲着白翎说了一句。

    “以后找男朋友找个像样儿点儿的!”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订阅,还有月票,花花,钻钻,某倾很感动,大么么!

    话说今天去办年货了,放眼望去,果然人山人海的,那真是拼了命的挤了出来,此刻还心有余悸!大家年货儿备齐了没?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5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