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六十八章 一个被窝,两个世界
    [9xds.com(就喜读书网)]    &nb)

    这一句,伤人,但是实话!

    怕再节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乔楚和白翎很有默契的谁也没再多说什么,各自带着身边儿的男人分道扬镳,就跟刚刚那一拳的事儿根本没发生一样。

    ☆☆☆

    有一种默契,就是你不搭理我,我也不搭理你!

    雷绍霆跟乔楚一路保持着这样的默契回到了中山别墅。

    进了门儿了换了鞋,有一种将这个默契进行到底的趋势。

    雷绍霆衣服也没脱,将整个人扔进了沙发里,今儿他确实有点儿累,看了一上午计划书,下午又跑了一趟市郊,去看一个工程项目,那边儿的项目经理一顿客气的留着他吃饭,他是一点儿心思都没有,心里边儿就突然想起来头天晚上那碗素面了,紧着往回赶,天都擦黑儿了,才进了市区。

    一问才知道,人家妞儿还有饭局,把他给晾到这儿了,估计着那碗素面造成的影响,余温未退,听到妞儿和朋友吃饭也没发火儿,自个儿就回了风锦园,吃了饭正好儿过来接她。

    虽然折腾点儿,但是谁让三少心情不赖呢。

    可就非得有那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本来就累的有点儿叽歪的雷三少哪儿还能搂得住火儿,碰到下三滥的货色,不动手儿不解气。

    这妞儿一路上对这事儿只字不问,依旧那一副淡然的小模样儿,这是哪出儿啊?

    不过她不问,三少自然是不会上杆子去说的,这绝对不是三少的风格。

    行,那咱就谁也别搭理谁。

    点上一颗烟,斜叼着,烟雾袅袅上升,透过烟雾看着在眼前忙碌着的小女人。

    乔楚到没有这么多思想活动,更不知道这位爷累了一天挺叽歪的,如果真那么忙,还能没事儿打电话跟她聊那些有的没的?

    既然不说话,乔楚也不能干在那儿杵着,看看早晨起来被男人甩了一地的东西,就开始收拾起来。

    一样一样儿的往袋子里捡,也不抬头儿。

    基于对林涛的厌恶,雷绍霆动手这事儿吧,还真没有多生气,她都差点儿想给林涛两巴掌呢,那么一铁拳打在那个道貌岸然的脸上,还真是解气,可就是觉得对不住白翎。

    可这事儿也就得这么着了,她不能质问雷绍霆为什么打人,因为他想打谁都不是她有资格管的,这位爷嚣张惯了,看不顺眼就打了,你也只能自认倒霉,只不过这次打的确实是个斯文败类,确实该打!

    收拾完地上的东西,又到了厨房,灌水烧水,烧水的空当儿又开始拿着抹布这儿擦那儿抹的,反正她不想坐那儿跟这个男人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呆着。

    再说,她得好好表现,今儿见了秦子珊她也明白,这事儿得赶紧解决,秦子珊今儿不说不代表明天不说,千万别再节外生枝才好。

    终于,还是男人憋不住了,看着这妞儿没事儿找事儿干的样儿,就知道,他要不说话,她就不带消停会儿的。

    “爷不缺保姆,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乔楚这才放下手里的抹布,“哦,好!”

    越看这跟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娃娃似的女人,心里就越犯堵,他一直想让这个倔强的妞儿顺着他点儿,可是也不是这么个顺法儿啊,叫她干嘛,绝无异议的答应,一点儿都不反抗。

    指东打东,指西打西的!

    这哪儿是顺着,这明摆着就是较劲呢,而且还是那种冷暴力的较劲儿,让你还挑不出错儿来。

    “你跟爷这儿演戏呢?你原来不是挺倔的嘛?今儿怎么这么消停啊?”

    以雷绍霆开始认识的乔楚来说,今儿这事儿,肯定得瞪着那双水亮的眸子,带着怒气的指着他鼻子质问他凭什么打人,可今儿倒好,啥也不问,跟没事儿人儿似的,那是她的朋友,她不可能不生气,她不问就证明就是在那儿跟他较劲呢。

    “你是不是觉得爷特不可理喻啊?”

    “没有…”

    “你觉得我不应该动手儿是吧?”

    “是不应该动手。”

    乔楚点了点头,虽然觉得解气,但她也一直觉得,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那你怎么不说啊?”

    “打也打了,还说什么啊?”

    操!这不就是跟他这儿耍呢嘛?认为他雷绍霆是个不可理喻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没道理可讲,索性就不闻不问了。

    他怎么就那么不待见她一脸的冷色呢,她怎么就什么事儿都能做到那么淡然,那么满不在乎呢!

    更令他恼火的是,他怎么还就还挺在意这女人对他的看法呢,纯属***脑袋有泡!

    腾的坐了起来,掐了烟,抄起车钥匙就摔门儿走了。

    乔楚是压根儿都不知道那爷在那儿叼着烟,几秒钟就总结出这么多想法儿来。

    呆立,愣神儿,陷入思考!

    这爷也太喜怒无常了吧,怎么说风就是雨啊。

    细想想,也没说什么不合适的啊,怎么就能惹得他那么大的气呢。

    乔楚算是彻底的服了,这有钱人家的少爷太不好伺候了,逆着不行,顺着也不行,谁能给她写个规章制度,注意事项什么的挂墙上供她参考行不行。

    男人一走,这诺大的房间更显得空了,剩下她一个人儿,也不知道干点儿什么,一看表才八点多,这时候儿睡觉半夜准得醒。

    想想以前在家,这点儿正是一家人吃晚饭,自由活动时间,通常她都会回自己房间弹上一小时的琵琶,久而久之,成了习惯了。

    可自打到了千夜魅跳舞,已经很久没有在月色中弹过了。

    看到门口儿背回来的琵琶了,月色不错,挺适合月下倚栏,孤芳自赏一下。

    房门前有那么一片花坛,里面种着紫色的木槿,月色下格外漂亮,今儿晚上没有风,在外面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一天绷紧的神经也跟着放松下来。

    好久没有如此惬意的舒展一下腰肢了,拿起琵琶坐在花坛旁边,轮指一波,顿时心都静了下来。

    说她没心没肺也好,说她脑袋缺根筋也罢,反正这会儿她什么都不想去想,就想好好儿的歇一歇,弹一首曲子给自己听听,在这些压抑的日子里偷电干点儿让自己舒坦的事儿。

    再说说摔门出走的雷三少,一路狂飙到了九号公馆,让他一个电话从各个局儿召唤来的哥们儿已经在包厢里等着了,除了龚奇伟见天儿的能见着,另两位少爷可是有日子没见着他了。

    刚一进门儿,王川就端着杯酒过来了,显然是刚从别的局儿下来,喝了不少,脚底下还画龙呢。

    “雷子,不够意思,这几天在哪个温柔乡呢?怎么都没抄着你影儿啊?”

    “少他妈废话,爷这不是来了?”雷绍霆斜棱一眼,上去就冲着王川锤了一拳。

    在等着雷绍霆这会功夫儿,这仨就已经喝了一轮儿了,这会儿就得继续叫酒继续喝。

    “大伟,得点好酒,咱雷三少请客,今儿不喝死丫的,我就不出门儿了!”王川杯子咣当一放,一屁股那是砸进沙发里的,已经有点儿高了。

    “你丫少喝点儿,几个肝儿架得住你这么喝啊?”雷绍霆也难得关心朋友一句,这王川跟他一样儿,和自家老爹不对付,恨不得的见天儿往外跑,能不在家呆着,就不在家呆。

    “没事儿,小爷这酒量你还不知道?深不可测的!”

    龚奇伟在一边儿抿着酒,笑而不语。

    “操!我看你丫就吹nb的技术深不可测!”一边儿低头儿摆弄手机的安志文接了一句。

    “哎?我说安子,咱能不能不玩那儿破手机了?那股儿你见天儿盯着屏幕它就能红了?我看我们仨一人给你来一**斗,管保你看什么都是红色儿的。”说到这儿,王川一脸的坏笑,一把就把安志文的手机给抢了过来。

    安志文急了,扑上去就抢,俩人儿跟小孩儿打架似的,就在地板上你抢我夺的轱辘上了。

    一边儿轱辘着,嘴里还骂骂咧咧,一下就把这哥儿几个拉回了小时候儿在大院儿生活的时候。

    雷绍霆难得笑的开心,刚刚烦闷的事儿也先撂一边儿了。

    “雷子,你说谁能赢?”

    “你瞅川儿都喝那操行了,能行吗?安子一个手也能把他给办了。”雷绍霆端着酒,在旁边儿品评着。

    一看这边儿拿他们俩赌上了,王川和安志文极其有默契,俩人儿几乎同时一跃而起,一人儿一个,把那俩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俩人儿也扑到地上。

    四个大老爷们儿就跟和泥巴玩儿的孩子似的,你打我,我推你,闹的是不亦乐乎。

    推门儿进来送酒的服务生一看这景儿,彻底凌乱了。

    这四位爷都是l市响当当的人物,但凡是混得明白,有点儿见识的,那绝对都能认出这四位是何方神圣。

    平时都西装革履,贵气逼人的,今儿这一出儿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儿,将酒放在边柜上,赶紧退了出去。

    “操!谁***摸我屁股!”

    “安志文,你丫变态!早他妈看出你丫有基佬潜质!”

    “就jb大伟蔫儿坏,搞背后偷袭!”

    “雷子,你丫下死手啊,我***本来就颈椎疼呢!”

    这几个祖宗算是在九号公馆作开了,自然,哪怕把这儿房盖儿挑了,也绝对不敢有人进来多问一句。

    打累了,都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一边儿喘着一边儿总结着刚刚打架过程中的违规行为。

    一打,一闹,舒缓压力,排解郁闷的良药。

    谁说这些二世祖就没压力了,压力大着呢!

    要说那些整天街面儿上混的,一天没事儿就带着妞儿逛商场泡夜店的纨绔子弟,那是活的没压力,可是这几位爷,跟那些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几个都是有正事儿的人。

    您光看见人家泡夜店挥金如土了,您也得看见人家一顿酒一个合同就日进斗金的时候,您光看见人家开豪车泡美眉了,您也得看见人家带着这公关谈下了多少钱的买卖,他们喜欢做的游戏是钱生钱,而非挥霍,会花就得会挣,会挣您也得会花。

    不能只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别的人不说,单说这四位,哪个家底儿拿出来都能吓死人,靠着家里世世代代的人际关系不假,但是谈项目真得去谈,不懂怎么谈,搞投资,你真得投资,没钱怎么投,在外风光无限的人,在内必有辛酸苦楚,只是都被那些风采掩盖了。

    人们宁愿相信他们是因为家世背景有了如今的成就,也不愿去相信,他们也在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奋斗着。

    说着,笑着,谈古论今,展望未来,在一阵军歌嘹亮后,大家都高了。

    回家醒醒酒儿,明儿还得继续在这看似平顺却万分险恶的路上摸爬滚打,勇往直前。

    十二点多了,九号公馆的专职代驾把车跟人一块儿送回来了。

    其实雷绍霆去的晚,没喝多少酒,虽然迷迷糊糊的,但还什么都分得清,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喝了,雷绍霆也就没拘着,能让他喝到这程度的,那就那哥儿几个了。

    不过怎么也比那三位强,本来他没去的时候儿就喝了一伐儿了,出门儿的时候,都喝的五迷三道的,一比较,还就雷绍霆一个看着算是正常。

    晃晃荡荡的往里走,就看见门口儿蹲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儿,双手环抱着腿,头埋在胳膊上,整个人蜷成一小团儿,像是睡着了。

    一边儿摆着一个琵琶,怎么看怎么像跟地铁口儿卖艺的,看着可怜巴巴儿的,不禁心里那股子无名火儿又上来了。

    “你他妈在这儿睡什么啊?里边儿没床啊?”

    这么一声儿如雷的吼,睡多沉的人也得吓的一激灵,乔楚一下就醒了。

    男人一身酒气,深邃的眸子也因为带着醉意而变得不是那么凌厉,皱着眉头的样子看起来倒凭添了点儿孩子气。

    “我…我把钥匙落在屋里了。”

    乔楚抿了抿嘴,低着头跟犯了错的孩子似的。

    对,乔楚就怀着要到院子里孤芳自赏一下的心情,华丽丽的把自己锁在外面儿了。

    “那你就在这儿坐了一晚上?”

    “嗯!”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她还能去哪儿,这儿荒山野岭的,连个公交车都找不着,她倒是想走呢。

    “你瞅你傻的,你不会砸窗户啊?”

    雷绍霆拧着眉,瞪着眼,想到女人穿着单薄的衣服,就这么傻了吧唧的冻了一宿,心里就火大!

    砸窗户?这倒也是个方法,可是乔楚凭什么砸人家家窗户啊。

    数落着,已经把女人纳入自己的怀里,直到这会儿,乔楚才反应过来,自个儿在外面儿都快冻透了。

    “冻傻逼了吧,老大不小了,怎么就不长点儿脑子呢?”

    感觉怀里的小人儿一阵儿的哆嗦,抓起女人的手在放在嘴边儿哈着气,一边儿嘴上还不带饶人的骂着。

    开门儿进屋儿,一路搂着她上了二楼。

    下车这么一见风儿,这会儿还真有点儿迷糊儿,进了房间,一头就扎在床上。

    乔楚一看,喝的真不少,赶紧跑下楼去,倒了杯水上来。

    看着男人闭着眼睛,呼吸浓重,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他起来喝口水,却被男人一把拉到了床上,一个反身就被压在了身下。

    “来,让爷抱抱,就不冷了!”

    那声音在酒精的催化下,显得更加的磁性魅惑,其实这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就是平时不说好话。

    “我好多了。”乔楚让他这么抱着有点儿不自在,想赶紧挣脱开,又不敢动手儿。

    “你没带钥匙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要是她那时候儿打电话,他肯定就特没原则的回来了,怎么可能让这妞儿在外面儿冻这么半天。

    “可我手机也在房间里。”

    跟男人这样的姿势谈话很不适应,乔楚歪着头对着旁边儿的空气说着。

    雷绍霆一笑,那意思就是想打电话来的,但是没手机而已,听着舒服多了。

    “你说你傻不傻。”

    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这会儿也没有那么多生理上的**,更多的却是想好好儿心疼心疼这小东西。

    将那歪在一边儿的小脸儿摆正,在那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这一举动,让乔楚有点儿毛楞了,这男人一下温柔起来,还真让人不适应,他还是凶点儿好,凶点儿她就能时刻明白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看着女人有点儿惊着了的表情看着他,痞气的一笑。

    “怎么着?看爷长的帅,看傻了?”

    乔楚心里已经翻了无数白眼儿了,可看着男人阴转晴了,还是别惹他了。

    “去,给爷倒杯水去!”

    闪开身子,在那俏挺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笑么呵儿的吩咐着。

    乔楚赶紧跳下床,去端水,跟个小崔吧儿似的颠颠儿的送过来。

    这祖宗喝了水,又出幺蛾子了。

    “我得洗澡!”

    “好,我去放洗澡水!”

    “我迷糊,自个儿洗不了!”

    “那…那就别洗了。”

    “我不洗澡睡不着觉。”

    哪儿那么多臭毛病,当祖宗还当出自个儿的风格了,那赶上停水,爷你还不睡了了?

    乔楚也就敢腹诽两句,嘴上可是一点儿都不敢反驳,这位爷挑着眉,就那么一副“你看着办”的表情瞅着她。

    对峙了一分十五秒,还是她妥协了。

    这爷折腾人有一套,乔楚的心都在滴血,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昨天浴室上演的激情之后的尴尬还历历在目,不会这后面儿的日子,每天都得在浴室里上演一出儿吧。

    此刻乔楚就十分尴尬的,像个碎催丫头似的,一下一下的帮这位爷搓着背。

    男人就是好,在女人面前脱个精光都不带脸红的,一身精壮的肌肉块儿,紧致硬朗的线条,却让女人脸上一阵儿燥热,看都不敢看。

    “我说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啊?”

    “搓完了背,再给爷洗头发。”

    事儿真多!

    ……

    一会儿一句,一会儿一句,一边儿吩咐着,还一边儿挑拣着,乔楚满脸黑线,可是人家雷三少却玩儿的不亦乐乎的。

    虽然乔楚压根儿就没明白这位爷刚刚摔门出去是因为啥,可显然这会儿刁难她这劲儿,是那口气儿还没顺下去呢,只是人家爷换了个玩儿法儿,不怒不吼了,就一句一句的纯折腾你。

    雷绍霆半眯着眼睛,享受着那小妞儿的贴身服务别提多美了,刚刚握着她那双小手儿的时候,就心潮澎湃的想,这纤纤玉指插进头发里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当然,他想象的是女人激情澎湃,情难自已时做的动作,但这时候儿也只能憋着了,可忍不住要试验一下了,让她洗洗头解解心瘾总可以吧。

    想着自个儿也挺悲催的,所谓一物降一物,反正就近看来,他是被这妞儿降住了,更确切的说,是被对这妞儿无限冲动的**给降住了。

    如葱般的纤指,在头皮上轻轻的按摩着,顿时觉得这个画面其实也挺温馨的,身边儿有个女人也不错。

    在雷三少的生活里,女人只不过就是调剂品,有需求了,才找个女人解决一下,其他的时候,他不会浪费时间在女人的身上。

    他不喜欢女人那种给了三分颜色,就得寸进尺的贪婪,睡了一觉,就觉得自己可以掌管这个男人的世界了。

    聒噪,嫉妒,猜疑,啰嗦…这是他想到女人就会想到的词儿。

    可这个女人不同,她安静,不争,淡然,冷性,柔美的外表下却掩盖着一个倔强的心,没有什么惹他烦的地儿。

    乔楚坐在浴池边儿,腰扭的酸疼,手指头也累的直抽筋儿,让她更加不自在的是,不管怎么躲,还是躲不过这男人**的健硕身体,还有那腿间象征雄性最大特征。

    虽然不止一次的肌肤相亲,可总感觉那层膜儿没捅破,两个人的身体就还是陌生的。

    总之,这整个过程,是在雷三少极其享受和乔楚极其别扭间完成的。

    好不容易从浴室出来,这位爷又耍赖说喝多了,动不了,让乔楚给他擦头发。

    站在男人背后的乔楚,狠狠的瞪着他,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雷三少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一下一下的给这位爷擦着头发,他头发是那种又黑又密的,还带点儿自然的弧度,白日里头发整齐着,就自带着一股邪气,此刻半干半湿的随意很多,就更显得男人刚毅的另一面的邪魅,再加上那一脸得意的坏笑,整个就是一个撒旦再世。

    “你知道今儿我为什么打那个小子嘛?”

    耍了一晚上了,那本来就一星星儿的火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看在这妞儿服务挺周到,就好心情的跟她聊聊。

    “不知道。”

    “丫***嘴不干净,你知道他找我说什么?她说你勾搭他,求他放了你弟弟。”雷绍霆说完还不忘讽刺的冷哼一声儿。

    这个林涛还能再猥琐一点儿,竟然颠倒黑白的找雷绍霆去嚼舌根儿,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不过,这事儿也全得看这位爷信不信,此刻站在男人背后,看不到他的表情,那他到底是信了还是不信呢?

    手上一滞,不知道该接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下一秒钟,这男人就会大嘴巴子抽上来,然后兴师问罪的问她有没有这事儿。

    “接着擦啊,还没擦干呢。”感觉到女人手停了,不耐的催促着。

    手赶紧又动了起来,可是浑身已经在戒备状态了。

    她怕,怕这个男人随时翻脸。

    她身上坐台女的标签儿依旧还在,既然是下海的女人,这男人误会也不奇怪。

    “丫就是一傻逼,还他妈当谁是傻呢,你说你朋友从哪儿淘换来这么个男朋友啊?够极品的!”雷绍霆难得还跟唠家常似的说着,俨然还带着五分醉意,不然他也会和乔楚说这么多话。

    “我也不知道,只见过两次。”乔楚小心翼翼的回答着,本来没什么事儿,可是特别怕哪句话说错了,让他借题发挥。

    “你聪明着呢,谁能帮你,你门儿清,不会干这种傻事儿!”

    这话说的挺笃定,好像很了解乔楚才说出来的一番结论,像是说给乔楚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这爷这没误会?那是代表她今天安全了?想到这儿还是禁不住诧异了,手下的动作又停了下来。

    雷绍霆抓过毛巾,转身儿看着有点儿惊讶的妞儿,脸色一沉。

    “你这什么表情啊?你是不是也当小爷傻啊?让一个傻逼忽悠两句,听风就是雨的回来打你一顿,这才是正常反应是吧?”

    “不是那个意思。”

    乔楚赶紧收回了刚才的表情,她自然也不能辩解什么,其实她就是这么想的。

    “你是不是特怕我啊?”

    雷绍霆眯缝着眼,捏上那小巧的下颌,逼使那小脸儿正对着他的,想躲也躲不开。

    不知怎么的,对上男人那深不见底的黝黑双眸,心里没来由的通通乱跳,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那黑洞吸进去一般。

    她自然是不能再说林涛怎么言语轻薄的事儿了,有了赵欣的例子,还真怕这位爷又自作主张了。

    林涛出什么事儿,当然是无所谓,可是在白翎没有认清林涛真面目的时候,就这样给她做了决定,对她也是不公平的。

    雷绍霆问这这边儿,谁知道乔楚已经想那边儿去了,根本没在一个频道上。

    “问你话呢!”

    乔楚一愣,赶紧收回了思绪。

    说怕,就说明在她心里他是个恶魔,混蛋。

    说不怕,就是在挑战他的威严,地位。

    如此两难的问题,乔楚真心不知道怎么说合适,两只小手儿交握着,低头不语,找到点儿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见女人不说话,也不再多问了,这连话都不敢说了,可不就是怕他吗?

    想到这儿心里一阵阵儿的郁结,他啥时候对别人下过这么多心思,什么时候儿服过软儿,又什么时候习惯给自个儿找一堆辙说服自己,这种种加起来,他真觉得自个儿对这妞真不错了。

    可再不错也架不住碰着了一个不懂好赖的姑娘。

    “行了行了,睡觉睡觉!”

    琢磨着那妞儿怎么回答,他都是一个烦,抬手关灯,将那小身体往怀里一扯,自个儿不说话了,意思让女人也别说了。

    乔楚也松了一口气,与其说男人相信她,还不如更确切的说是男人相信他自己,相信凭她根本无法逃开人家的手掌心儿,不管怎么样,时刻处于战备状态的一天算是又成功的混过去了。

    一个被窝儿,两个世界,各怀心事的闭着眼睛,其实谁都没睡着。

    这时候儿的三少还没明白过味儿来,这些反常行为究竟说明了什么,多年以后回头看看自己对这妞儿说的话,办的事儿,确实挺他妈操蛋的。

    同样在这个时候儿,乔楚也没明白过味儿啦,还以为乔梁的事儿解决了,她就可以回归正轨,继续自己艰苦奋斗,还清债务的悲催但平静的生活。

    殊不知,命运的齿轮早就设定好了,该谁咬住谁,一旦插口儿咬在了一起,那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将他们分开的。

    ------题外话------

    还是感谢亲们在某倾v后还继续支持,有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大么么!

    还有以前收藏某倾文的亲们呢?乃们真的放弃某倾了嘛?信不信哭给你们看啊!

    ~(>_<)~></)~>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5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