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七十章 乔楚有种!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收拾完也就出门儿了,今儿没课,算计着既然不在家里住,那就去买东西,中午晚上可以陪着奶奶吃两顿饭。

    刚一进门儿,就听到屋子里谈笑风生的,走快了两步儿进了屋。

    看见奶奶正抿着嘴笑着,听着白翎连说带比划的神说六讲呢,心下不禁一热,她知道,她不在奶奶身边儿,白翎会经常过来照顾,她也能说,每次都能逗的奶奶特别开心。

    看到乔楚进屋儿,白翎好像没有上次发生的事儿似的,不停的招着手。

    “小乔快进来,我正跟奶奶讲咱俩上次去欢乐谷玩儿的糗事儿呢。”

    乔楚放下手里买的水果,点心,也加入了谈话中。

    奶奶执意要留着白翎吃午饭,白翎也没推辞,跟乔楚俩人儿就进厨房忙乎开了。

    “翎子,上次的事儿真对不起,没成想…”

    “说什么呢,丫也是该打,也不知道那天抽什么风,说起你和陆宇谈恋爱的事儿了,这不是找别扭呢嘛。”白翎一边儿洗着菜,一边儿安慰着乔楚。

    合着林涛是这么和白翎说的,那她应不应该告诉白翎实话呢。

    一看乔楚有点儿若有所思的样子,还以为她还因为这点子事儿过意不去呢,赶忙关了水龙头,转头儿劝慰。

    “真没事儿,你别琢磨了,那是有钱人,咱惹不起,也讲不了理,这几天我没接你电话,就是怕给你找麻烦,想着你还是安心把这事儿办完了,咱们到时候儿当面儿再说,我就是心疼你,他没跟你动过手儿吧?”白翎说道最后这句,声音都有点儿颤。

    乔楚也忍不住鼻子一酸,原来白翎根本没有怪她,还一直都为她着想,担心着她受委屈。

    眼底瞬间氤氲一片,她心里的苦也就能跟白翎肆无忌惮的宣泄了。

    “没有…没有…”她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猛摇头,那天说起那些事儿的时候,也几乎就是轻描淡写,她不敢跟白翎说胳膊上的伤,还有那被掴的一巴掌。

    “那就好,那就好!”白翎使劲儿给乔楚抹巴着眼泪儿,自个儿的眼泪儿也忍不住的往下掉。

    就这么几句话,俩人儿就哭的跟个泪人儿是的,白翎不想告诉乔楚,那天回去林涛发了好大的火儿,那是林涛第一次跟她发火儿,就像变了一个人。

    她这几天没接电话是因为她不敢接,她怕乔楚听出她心情不好,转而怨怼了雷绍霆,那么乔楚的付出就白搭了。

    哭着哭着,声儿也小了,也发泄差不多了,白翎先“噗嗤”一声儿笑了起来。

    一个手里举个菜刀,另外一个一边儿拿着两根儿芹菜,一边儿手里捏着摘下来的菜叶儿,就保持着这样滑稽惊悚的形象哭了半天。

    “你瞅咱俩可是遇到亲人儿了,这都啥形象了!”

    让白翎这么一说乔楚也破涕为笑,哭一下,就宣泄了不少心中的烦闷,擦擦眼泪儿,俩人儿又继续干活儿。

    “小乔,这事儿也不能总这么拖着,这都多少天了,那雷绍霆靠不靠谱儿啊?”白翎还是关心这个问题。

    “我也说不准,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我跟他还没算…那个呢,所以他现在应该也不会同意放了乔梁。”乔楚说的不禁脸红,她也就敢跟白翎说的这么直接,但也是臊的不行不行的。

    “啊?不是吧,我跟你说小乔,你这么闷着可不行,那什么不是过去了吗?你得主动出击啊,这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完事儿你在耳边儿说啥他都能答应了,男人就那么回事儿!”白翎拿肩膀的也不急不慢,有些吐字不太标准,显然不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但让人听起来很舒服,举手投足间也尽显绅士风度,让有点儿尴尬的乔楚也安心了不少。

    “你还忙里偷闲?你一直挺闲着的好嘛!”叶晓在一边儿拆台。

    谭明轩一笑,表示默认。

    “谭先生这么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不如,今天我请你们吃饭吧,也表达一下我的谢意!”

    乔楚说的真诚,虽然知道请这些有钱人绝对得是花大钱的,但乔楚一直都是该花的钱,从来不会吝啬。

    “好啊,两次都是急急匆匆的,还没有正式的和乔小姐认识呢。”谭明轩倒是答应的爽快,这让乔楚挺安慰的,很多有钱人,都不屑于去吃你这顿饭。

    叶晓在一边儿也跟着搭了腔儿,“明轩,人家乔楚可是有主儿的人了哈,你就别惦记了!”

    上次雷绍霆那一出儿,叶晓也是看得明白,难得她这个弟弟兼好友能先露出那么人性的一面,心里不禁对乔楚更是刮目相看。

    谭明轩不置可否,莞尔一笑,“还真是,没主儿的我都惦记不上,何况这还有主儿的呢。”

    乔楚自然听不出两人对话的弦外之音,只是被叶晓那么一句给弄的面露赧色,继续低头收拾东西。

    谭明轩是个生活很精致的人,这东西全都是带过来的,看起来不是新的,像是他一直用的,就连床单被子,也都是自己的,所以收拾起来还真是费点事儿。

    这有钱人家的少爷是各有各的毛病,就连洁癖也是一人一个样儿,雷绍霆虽然也是富家公子,可是毕竟在特种兵部队受训多年,什么苦都吃过,什么恶劣环境都睡过,他的洁癖是看环境,看情况,在部队里可没有人儿惯着你,你想搞特殊,摆大爷谱儿,那就趁早儿滚蛋,这是雷绍霆教育那些家世背景良好的新兵蛋子时说的话,当然,他也是这么严格要求自己的。

    谭明轩则一看就是从小生活在蜜罐儿里没有吃过什么苦的人,也许在豪门商路上也要披荆斩棘,起码在生活环境上从没受过罪,一直就是这么锦衣玉食着过来的。

    收拾完了东西,乔楚又跟着叶晓去楼下办出院手续,虽说是vip病房的,一般人住不起,但是人口基数在这儿摆着呢,这又是帝都,自然有钱人就更多了,不至于排长龙,但是前面也有几波儿办理的人。

    边等着,就边聊起来了。

    “小乔,你和邵霆怎么样了?上次那小子没为难你吧?”叶晓笑呵呵儿的问着,其实她心里也确实好奇,这俩人儿是怎么认识的。

    一个霸气嚣张的二世祖,一个冷性古典且又身世背景有些复杂的大学生,这其中一定有着很精彩的故事。

    “没有。”乔楚不自然的笑了笑,叶晓这么亲切的称呼雷绍霆,看来是和那个爷关系很好,但有些事儿自己也不想多说。

    “其实邵霆这小子除了脾气冷了点儿,还是很多优点的,我这弟弟啊,你得慢慢儿了解才知道他的好,不过那脾气你就只能受着了。”叶晓好像认准了乔楚了,像急着推销自个儿弟弟似的,一句一句的说着雷绍霆有多好。

    “嗯。”乔楚也不知道接什么,只能点着头,听着叶子姐夸奖着那个恶魔男人。

    “其实雷老夫人一直中意的是秦子珊,子珊呢,也算我半拉妹妹,也是你师姐吧,她喜欢邵霆,我看邵霆倒是没往心里去,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不过有邵霆护着你,倒也出不了大偏差,但子珊毕竟也喜欢邵霆一场,那天宴会上我看她心情不是太好,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儿,本来她是让我帮忙劝劝邵霆的,但绍霆那脾气,你也知道,再说感情的事儿,也不谁劝几句就能改变什么的,绍霆喜欢谁是他的自由,我今天跟你说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就算给我个面子,你有空儿劝劝邵霆,不喜欢归不喜欢,别太伤了子珊了,毕竟她年纪还小,喜欢邵霆那个劲儿我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这事儿我怕她受不了。”

    一直也知道雷老夫人属意与秦子珊做雷家的孙媳妇儿,可那日宴会上看着两个人貌合神离的样子,她就明白,雷绍霆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秦子珊。

    乔楚觉得有点儿无奈,昨儿谈判,今儿叶子姐又求情,怎么就那么看得起她,觉得她能和雷绍霆说上话呢?

    “叶子姐,您误会了,其实我跟雷绍霆在一起,就是为了救我弟弟。”

    看来不光是秦子珊,连叶晓也误会了,也难怪,谁能知道这其中还掺杂着这么多事儿呢。

    “救你弟弟?怎么回事儿啊这是?”叶晓也有点儿诧异,合着不是她想的那么回事儿?

    “嗯,我弟弟把雷绍霆给伤了,所以…我们也不过是一场交易,等我弟弟放出来了,我也会离开的,昨天秦师姐也找我谈过,我没说,是怕她会找雷老夫人说了这其中的事儿,如果雷老夫人插手这件事儿,也许我弟弟就出不来了。”

    乔楚跟叶晓说这些,心里也是琢磨着,是否也能给秦子珊过个话,她乔楚不值得她如此大费周章的在意。

    “原来是这样儿,我以为你跟邵霆…难得邵霆能对一个女孩儿这么上心…”

    上心?这男人对她的事儿是挺上心的,什么事儿都得管,什么事儿都会问,说到底,也不过是他的东西不容人染指的那点儿面子。

    “叶子姐,别那么说了,我和雷绍霆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如果可以,也麻烦您和秦师姐说一声儿,我弟弟一放出来,我马上离开。”

    恳切且真诚的看着叶晓,却见叶晓越过她看着前方,神色有一瞬间的慌张。

    乔楚对上叶晓这个表情,后背也不禁感觉到阴风阵阵,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不由自主的也跟着转头去看个究竟,却见那高大的身影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就如一尊千年冰雕一般,寒气逼人。

    暗沉沉的眸底,凝聚着狂风骤雨,寒峭凛冽,如一柄随时都会出鞘的冷剑,随时都有破鞘而出的可能,此剑一出,必将见血封喉。

    乔楚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不敢去看那浑身都盛怒的男人,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无孔不入的凉意窜遍了全身,瑟瑟发抖的定在了原地,她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如此的怕,她预见到,这几天的隐忍努力,都在这一瞬间全数崩塌。

    男人步履强劲,身形如风般瞬间而至,那如铁钳般的大掌精准的掐上她纤细的脖子,眼底冰层瞬间被那浓浓的怒意燃烧融化,取而代之的是那嗜血的狼光,那平时总是痞笑的薄唇,勾起一抹邪妄的弧度,嚣张至极。

    “乔楚!你真有种!”

    ------题外话------

    求收藏啊,求订阅啊,过年看文人少,真的很惨淡滴说,难道乃已经收藏了,真的忍心就把某倾甩了嘛?~(>_<)~></)~>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5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