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七十三章 下套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觉得最近简直就是和医院有缘,此时的她正焦急的等在手术室门口,想着刚刚乔梁那几口浓黑的血喷出仍然心有余悸,那得是多少天积攒下来的伤。

    她真的很自责,既然想好了牺牲自己,为什么当不当正不正的时候儿喊“陆宇”的名字,为什么自己不能主动一点儿,竟然开始痛恨起自己大姨妈来的不是时候,如果一开始那天就顺利的完成,是不是乔梁就不会受这样的苦。

    浑身酸痛无力时刻提醒着她与那男人之间的种种,即便是在心里极度焦虑紧张的时候,那让她脸红心跳的场景依旧不时的出现在脑海里,感觉周身好像还存在着他身上的气息,挥之不去,不由的脸上一阵儿的燥热。

    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自己心里暗暗的使劲儿,想将这些有的没的的影像从大脑里摒除出去,这都什么时候儿了,怎么这个男人总会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脑海里呢。

    掏出手机来看时间,乔梁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可是那个女人却还是没到。

    遇到这样大的事儿,再怎么不愿意,她也得给那个称为母亲的人打个电话知会一声儿,可是,乔梁在号儿里的这些日子那女人就没露面,今天打电话没接,又发了短信,来不来全看那女人还要不要这个儿子了,想想那女人不闻不问的态度,真不知道乔梁自从离家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看着通往抢救室楼道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身边儿等待的家属也一个个的面带愁容,等着医生的最后宣判。

    尽管知道乔梁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乔楚也跟着心更揪紧了,这时候除了自己在这儿撑着,身边儿连一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再怎样坚强,她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女孩儿,这个时候本来是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却早早的扛起了家庭的重担。

    “是你?”

    一个男人声音拉回了乔楚有点儿失神的思绪,抬眼看去,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瘦高的个子,金丝边儿眼镜儿看起来斯文有礼,一脸善意的笑容看着她,在脑袋里搜索了半天,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可是这人好像不认识。

    “对不起,您认识我?”

    “哦,我是雷绍霆的朋友,章放。”

    一听是那男人的朋友,心里就迅速的多了一层疏离。

    “两次见面你都昏迷着,难怪你不认识我了,不过见了两次,还不知道你叫什么。”章放推了推眼镜儿,笑着说道。

    “乔楚!”礼貌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儿什么,雷绍霆的朋友,她本能的想离的远一点儿。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本来很少到前院儿来,中午接了学弟的电话,说有事儿要请教,本来说的是他到后院儿来,一琢磨正好儿借着这个话儿出来溜达一圈儿,自当是休息了,这才从后面儿走这么一趟了,没想到在这儿竟然见到乔楚了,只听上次王川兴奋的说起来,这女孩儿是千夜魅的冰美人儿,如何当着众人的面儿掴了雷绍霆一大嘴巴的,见了两次还真不知道她叫什么。

    章放算是男人里面比较心细的,刚刚自己提到雷绍霆时,表情瞬间疏离,脸上却红了红,章放怀着一种八卦的心理,还真是对这个好几次都让雷绍霆反常的女孩儿挺感兴趣,看着刚刚乔楚的模样儿就更觉得这里面儿的故事有点儿意思。

    “我弟弟…”

    本来一转念觉得有个还算认识的医生问一问也好,既然知道她昏迷的事儿,看来这医生应该是在后面儿院儿里的,可还没等说完,一个医生就奔着章放过来了,正好儿就是给乔梁手术的主治医生。

    “师兄,还麻烦你跑来一趟。”

    “医生,是不是我弟弟有什么问题?他到底怎么样?”乔楚一看情况不对,急忙拉住那个学弟问道。

    “你是?”

    “我是乔梁的姐姐,他现在怎么样了?”

    “哦,你放心,乔梁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他身上的伤是好几天积攒下来的,外面儿看不见,可里面却伤的挺严重的,多处软组织挫伤,肺部和胃部都受到重创,虽然没有骨折,但是左胸有大部分淤青,这只能靠好好调养才能恢复了。”本来出来是要通知家属的,正好儿迎面儿看到了章放,就先打招呼了,因为有个事儿更让他着急。

    病人伤成这样儿,不用细想也知道这伤是怎么来的,这样的病人他也见过很多了,在号儿里只要你不是杀人犯,那基本都得受这样儿的皮肉之苦,但是这么严重的,他到是少见,显然这不是一般的被里面儿的人欺负欺负而已,这让人挨打了还看不出伤来,才是个技术活儿,就算内里子已经都瘘了,可是外面儿看除了没啥精神还是好人儿一个。

    本来这种事儿,一般人也就自认倒霉了,他该怎么治怎么治,可是刚下了手术台,就接了到了上面儿来的命令,这病人治好了赶紧送走,病例全部销毁,不能留任何证据,无外乎就是毁尸灭迹的黑事儿。

    虽说是上面儿下达的,就算有事儿,也有上面儿的人撑着,连累不到他一个小医生,但毕竟是刚刚参加工作没两年,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儿没底,赶紧找章放问问情况,别人看章放都是一副斯斯文文不显山不露水儿的样儿,但是他可知道,章放的道儿深着呢,这事儿还真得问问他,心里才能落听。

    “谢谢医生!我能进去看看吗?”乔楚赶忙的道谢,可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乔梁这伤会这么严重呢。

    “现在病人还在观察室,不能探望,你先去办住院手续吧,等转入普通病房就可以了。”那师弟说话倒是客客气气的。

    “嗯,好,那我去办手续,谢谢医生。看小说最快更新)”

    “不客气!”那学弟点点头,脸色有点儿不太自然。

    看着眼前这女孩儿一副信任又感激的样子,心里多少有点儿不是滋味儿,虽说以后这种黑事儿还会遇到很多,可起码现在的他还做不到如此的麻木不仁,总觉得那双眼睛太过清澈,看的他有点儿心虚。

    乔楚自然是看不出眼前这人如此的多心理变化,只是听医生说了没事儿,心里就算是落了听了,道了谢,就到楼下去办理手续了。

    看着手里连叫救护车,抢救以及医药住院费,密密麻麻的数字看的乔楚脑袋发胀,算计一下钱,再想想卡里那仅存的一点儿钱,完全堵不上这个窟窿,那本来是留着怕奶奶年岁大了身体有个什么闪失存着的,其实满打满算的也就一万块钱。

    钱!又是钱!

    命运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有钱人想尽一切办法要将手里用之不尽的钱出去散一散,但是他们早已经拥有一切了,而没有钱的人呢,本来就勒紧裤腰带为了五斗米折腰呢,可用钱的地儿层出不穷,这儿省了,那儿肯定得花出去,折腾着不同花样儿的就是为了让你在本来就很操蛋的社会里越发清醒的去认识自己的命运也很操蛋这个事实。

    乔楚不用照镜子都能想象的出来现在自己的脸上该有多苦,无数次在电视剧中见过的无助焦急的表情此刻肯定悉数都印在了自己的脸上。

    一身的债务都没觉得什么,此刻为这些医药费乔楚确实挺上火的,对于别人的家庭可能一两万块钱谁都拿得出来,可是现在还就差着一万多块钱凑不上,自己还是太小了,想事儿也不周全,一心想还清债务,有钱就去填那个坑,根本没有什么未雨绸缪的计划。

    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这些钱,你再能跳舞,再能弹琵琶,也不可能站在这儿跳一曲儿,弹一段儿就立马儿来钱的。

    平时就冷性惯了,真正能交心的朋友也就白翎一个,可是白翎那儿还上着学,白南刚买上车应该也没什么富余的钱,怎么说也始终不好意思开口的。

    拿着药单子左右为难的时候儿,一个小护士奔着她这儿过来了。

    “你怎么还没交费呢?病房那边儿等着出药呢。”那小护士有点儿着急的催着。

    “我没带那么多钱,能不能…”

    “也可以刷卡啊,病人疼的跟什么似的,得赶紧用止疼泵才行!再说,现在病房多紧张啊,你现在不缴费,一会儿病房就得让别人给占了!”小护士态度虽然不是太好,可是说的倒是实情。

    这军区总医院再怎么大,也架不住全国各地的人都跑这儿来看病,每天这医院里就跟菜市场似的,别说断人儿了,有时连楼道里都得加出多少床位去。

    “…那我尽快交上。”

    “快点儿吧!”

    “怎么?没钱你们就让病人疼着?”章放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儿上来了,大概听到了乔楚和小护士的对话。

    “章主任,不是那意思…”小护士脸色有点儿为难,这事儿把也不能怪她,

    “我已经告诉你们主任了,该用什么药赶紧用上,别的事儿不是你们管的事儿。”总是笑脸以对的章放,也难得严肃的说话,那小护士急忙点点头儿,一溜烟儿的跑了。

    “谢谢你,章先生!”乔楚算松了一口气,起码儿这时间有个缓儿了。

    “你弟弟的事儿,我帮不上什么,不过问问绍霆,肯定没问题的。”

    乔楚一怔,这也就是医药费的事儿,也没必要去问雷绍霆吧,那男人扔下的五千块钱她压根儿没想过要动,那钱要是用了,自己成什么了?这最后一点儿尊严还是守住吧,不然真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可听着章放话里的意思好像又不单是医药费那么简单,心里不禁有点儿犯疑心。

    “章先生,是不是我弟弟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啊?”

    “没什么问题,虽说伤的挺重,但都不是什么硬伤,就得慢慢调理了,不然落下病根儿就不好了,主要还是得回家调养,这边儿你放心,我知会一声儿,会让他们尽心照顾的。”

    章放也只能说到这儿了,其他的事儿他也不想参与,他也没什么立场参与,刚刚师弟把他拉到办公室,关起门儿来神神秘秘的问起这么档子事儿,他也大概也有个了解了,但是上面儿干嘛要为这么一个无名小混混儿大费周章,毁灭证据,这其中肯定牵扯了什么事儿。

    这世间的事儿怎是一个“巧”字儿了得,这乔楚的弟弟伤的还就是雷绍霆,这雷绍霆又对乔楚心思不一般,看来是注定了这俩人儿之间得有点儿故事。

    想想第一次见到的是满身伤痕被人下了药的乔楚,雷绍霆疯了似的一路警备的就奔医院来了,让他看得是目瞪口呆。

    第二次见又是满身伤痕的乔楚,雷绍霆又跟疯了似的,当然是疯了似的把人家好好儿的姑娘折腾成那样儿,虽然他没亲眼见着,后来送表舅妈的时候儿,听着她愤愤不平的连他一块儿算在内控诉的时候,他也能想象,一个男人疯狂起来,那女人一定不怎么好过,谁还没疯过啊。

    通过这两次,他就知道,这乔楚在雷绍霆心里不一样儿,就算是被乔梁伤了,也不耽误这雷三少稀罕这女人的劲儿,当然,对于过来人的他来说,自然明白当局者迷这个道理,这时候儿他能看明白的事儿,雷绍霆不见得能看明白。

    所以,说什么这事儿他不能帮,要帮也得是让雷绍霆出面,就算自个儿是学雷锋做好事儿吧,给这俩人儿添点儿柴火,把小感情儿烧的旺一点儿。

    一想到这儿,章放心里油然而生出了几分责任感,以往黑道儿斗狠没几个是对手儿的他,此刻思想境界升华了,忽然觉得自己的形象无比光辉起来。

    ***

    有了章放的话垫底儿,乔楚心里稍稍安稳了点儿,无论多想逃开雷绍霆的领地,可好像总是不经意的承着他的情,就算躲到天边儿去,都逃不出他的势力范围一般。

    不过往外走着,也不免琢磨着章放刚刚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知道点儿什么,还让她去找雷绍霆帮忙,那这事儿就简单不了。

    这么细想下来,也确实是,自己光担心医药费了,都没仔细琢磨,虽说进去这些小混混儿都得多少受点儿皮肉之苦,也不至于这么严重的伤,再加上刚刚章放的神情,本来就懂察言观色的乔楚不得不怀疑这里面儿的事儿没那么简答。

    本来琢磨着是普通受点儿伤,她就打算认了,也算是让乔梁得到点儿教训,可如今这事儿真的认不下,脑袋里还是搜索着,谁能认识局子里的人让乔梁受这么大的罪呢。

    要说认识局子里的人,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雷绍霆,可是这件事儿,她还真就没想过是雷绍霆干的,因为以他的能力,远不用在背后下这种黑手,打从那天儿就公事公办,就够乔梁受的了。

    要说能够如此卑鄙干出这种事儿的,就近想能想到的就是林涛了。

    从上次那一次见识到林涛猥琐的真面目,他又说能帮忙救乔梁,那么能救就必然能害,而且那日被雷绍霆打了,他怎么可能甘心受辱,斗不过雷绍霆,就拿她开刀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之所以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人,应该也是因为那日没在白翎面前揭穿他,估计林涛就觉得她好欺负,不敢吭声儿,如果真是他所为,那么自己岂不是因为一时的顾虑,害了白翎也害了乔梁?

    越想就越是这么回事儿,越想就越后悔,大脑都被气愤充斥着,这事儿她必须问清楚。

    林涛电话里只字不提,意在与她见面,也好,她正想当面儿问清楚,翻了翻包包里带的录音笔,今儿非得让他露出真面目不可。

    中途电话响了,一声一声儿的让本来就憋着气儿的乔楚都没细看,按了耳机的接听键,自然也不知道是谁来的电话,满肚子的火气,自然语气也好不到哪儿去,没经大脑的全部宣泄出来了。

    “谁啊!”

    “操!你还挺横!”雷绍霆一听妞儿这小态度儿还挺强硬,虽然嘴上没好话,可是却嘿嘿儿的乐上了,想起来刚认识她的时候儿,她说话好像也经常就这么个语气,虽然听着吧也生气,但说实话,其实他还真挺喜欢这样儿的她,比冷的连话都不跟他说强多了,这样儿的她比较有人气儿。

    “有事儿吗?”一听是那给祖宗,语气也跟着平和了不少,但心里还是挺别扭的,乔梁放出来了,以她的心理跟这位爷就算是交易成功,互不相欠了,可是他话里话外的远不是这么回事儿,每回都要宣布主权,久而久之,乔楚都觉得自个儿身上都撕不下那张“归雷三少所有”的标签儿了。

    “哪儿呢?”

    “在外面儿呢。”

    “废话!外面儿大了!”

    “我在国贸呢。”乔楚将那恶劣态度自动屏蔽,虽然心里不悦,还是老实的回答着。

    “原地儿等着我,我半个小时到。”

    “有什么事儿吗?”

    “你老实儿的等着得了,哪儿那么多话啊,别乱跑啊!”

    发号施令一通儿,男人就把电话挂了,乔楚可没功夫儿那么听话,还原地儿等他,打电话这功夫儿,她还在三环的出租车上呢,不能怪她不听话了。

    乔楚还是算计了一下,照三环上这堵车的劲儿,那位爷说半小时到这儿,除非是开飞机过来,不是有句话说说的好嘛,世间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是你在三环,我也在三环!

    这会儿也没空儿哄这位爷,她还有正事儿得办。

    照乔楚那么算计从雷绍霆公司开过来确实半个钟头到不了,但是架不住人家三少压根儿不是从公司出来的,打电话这功夫儿,已经都走到大望路上了,往前一扎过几个红绿灯儿一拐弯儿也就到了,那半个钟头可不是妥妥儿的嘛。

    乔楚自然是没想那么多,下了车就冲着约的地儿去了。

    约的是一个酒店的大堂,看这儿的消费不低,刚找个位置坐下,林涛就打那边儿过来了,没戴那厚瓶底儿似的眼镜儿,人看上去也显得精明不少,谁又知道那衣冠楚楚的里子是个龌龊的灵魂。

    乔楚也没站起来,手伸进背包里,按下了录音键。

    林涛在乔楚对面儿坐定,用自认为很帅的动作打了个响指,叫服务生过来。

    “怎么?想通了?我就说嘛,跟谁不是跟呢?”

    “是不是你指使人在监狱里打我弟弟的?”乔楚开门见山,不想跟这猥琐的男人多说一句废话。

    林涛一愣,这事儿吧他不是没想过,以这事儿威胁乔楚就范,可没等他干的,竟然有人抢先一步?进了号儿里还能指望着全须全尾儿的出来啊,不过他倒是省事儿了。

    “怎么会呢,我是托人说要照顾照顾你弟弟的,这事儿不是白翎拜托我的嘛?我肯定得照办!”林涛说起来好像一副很仗义的模样儿,看的乔楚一阵儿作呕,所谓“照顾”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我还要谢谢你好好‘照顾’我弟弟了?”

    “客气了,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好好儿照顾的。”林涛笑着说道,俨然不知道他如此得意的样子正在为别人背黑锅,心里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不费人情就能拿此事威胁乔楚呢。

    “林涛,我真没想到,你还能有这样大的本事。”

    “你现在同意跟着我,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弟弟立马儿出现在你面前。”

    “看来你是真不怕白翎知道你这龌龊心思,你有什么把握觉得我不会告诉白翎?”乔楚一笑百媚生,请等着林涛往套儿里钻。

    林涛也没让乔楚失望,也许他早就不在意什么白翎了,一点儿都不带隐藏的说了一个干净。

    “你告不告诉白翎都无所谓,反正专利授权我已经拿到手了,她本来就没什么用了,这钱嘛,我还是想给我喜欢的女人花,你跟着雷绍霆不也是为了钱吗?他那样的大少爷玩儿你两天也就完事儿了,你还真以为抱上金山了?跟着我一样有钱花,而且我会拿你当个宝儿似的,哪个合算你自己掂量掂量。”林涛冷哼一声儿,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没错儿,他拿到了专利授权,这还得多谢了雷绍霆那一拳头,回去冲着白翎发了一通儿火,一贯斯文的他这么一发火儿,白翎也觉得这事儿是他受了很大委屈,又关系到自己姐妹儿的事儿,心里内疚着,为了哄他高兴,倒是尽快在她爸爸那儿促成了这件事儿。

    所以,乔楚说不说的,他也是打算分手的,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他绝对是有恃无恐的。

    “林涛,没看出来,你竟然能把卑鄙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令人刮目相看!”乔楚鄙夷的看着林涛,不禁冷笑,心下却一片黯然,想着白翎如果知道真相会是怎样的反应,就不禁开始心疼起来。

    林涛听乔楚这么一说,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再没皮没脸的人被喜欢的人这么说,也都得心里别扭了,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是的,林涛喜欢乔楚,打从第一面儿见着乔楚,他就喜欢上了,而且多见一次就多喜欢一分,后来从白翎口中得知了乔楚很多事儿,包括她家里的事儿,种种变故都让他时刻找着接近乔楚的机会。

    专利得骗,美人儿也得得,两下比较起来,还是钱比较重要,所以一直扮演着老实巴交儿的角色,可那天请乔楚吃饭在门外却听到了她为了救乔梁和雷绍霆交易的事儿,心里豁然开朗,一直以为挺冷性的她竟然是个人尽可夫的交际花儿,那么他还想什么拐弯抹角儿的方法啊,直接摆出利益她岂不就乖乖就范了?他不在意什么人品不人品的,喜欢的弄到手儿就行了。

    这才有了饭局上原形毕露那么一出儿,却没想到乔楚竟然冷冷回绝,不过也没关系,总有她求到他的时候儿,今儿接到乔楚电话,他就成竹在胸了。

    录下的话已经足够了,乔楚一眼都不想都看这个恶心的男人,倏地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胳膊却被林涛一把拽住,乔楚的手里正好还伸在包里攥着那录音笔,心下紧张到不行,生怕他再一使劲儿,就发现了。

    “你放开!”

    “这么快就要走?再多聊会儿。”林涛猥琐的笑着,手下劲儿没松,却不老实的开始在乔楚的胳膊上来回摩挲上了。

    “救命——”

    根本不会像电视剧上演的,再加上一句“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之类的话给人提醒儿,在这方面,乔楚绝对不会顾及什么淑女形象,该喊就得喊。

    这一嗓子出去,林涛也有点儿慌,一直以为看起来恬静无害的乔楚没什么胆子,没想到这说喊就喊,连点儿让他反映的时间都没有。

    这一空当儿,乔楚甩开林涛的手就往外跑,被林涛那么一拽,包包就飞了出去,砸在桌儿上,咖啡杯也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包包里的东西也都四散开去,手机,钥匙掉了一地,自然那录音笔也掉了出来。

    “臭娘们儿,竟然给我下套儿!”林涛一看录音笔才明白过来,这乔楚今儿主动找他的目的,既然这样,也别怪他不讲情面了。

    挣扎间,林涛照着乔楚后颈处劈了过去,那力道狠辣至极。

    乔楚没想到林涛瘦小枯干的身体竟然有这儿大的力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先生,这…”服务生听到喊声儿跑了过来,却不知道这从大堂走到屏风隔断这面儿的短短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进来只看见女人晕倒在男人怀里,刚刚上咖啡的时候两个人还对坐着说话呢,这会儿看着这场景儿虽然有点儿奇怪,也不敢多问什么。

    “我女朋友突然感觉有点儿头晕,麻烦你帮我开个房间,让她休息休息!”林涛一脸的担忧之色,这演技连朝夕相处的女朋友都能骗倒,更何况一个不明缘由的服务生呢。

    那服务生赶忙跑到前台去办理,还帮忙把晕倒的那位小姐的包包收拾了收拾,送二位上了楼。

    等下了楼再过来收拾残局,一边儿收拾着,一边儿琢磨,这女朋友晕倒了,不送医院,怎么还开房去了,正奇怪着,一阵儿电话铃儿从沙发缝儿里传来。

    ------题外话------

    某倾回来啦!嘿嘿,让大家久等啦!

    亲们年过的怎么样?谢谢亲们多多支持,多多订阅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