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七十四章 不让爷省心!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感觉后颈处一阵儿麻酥酥的疼,像是那种钝器砸了一下儿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林涛的手劲儿不够,还是电视上那种手刀方法根本就是胡乱拍,总之没多一会儿,乔楚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跌跌撞撞的被林涛带进了房间。

    意识到此刻身处劣势,不禁暗骂自己的幼稚,人已经被拖进房间了,这高档的酒店,自然是隔音很好,基本就跟电影儿里那种坏人经常说的经典台词儿一样,“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只能先不动声色,林涛知道她晕着,肯定警惕也会放松一些,脑海里使劲儿琢磨着,酒店房间里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能随时拿起来用的。

    本来只身一个人儿来确实有点儿太冲动了,但是总觉得林涛不会再大庭广众之下下手,事实证明,侥幸心理不能有,像林涛这种无下限的人渣,你绝对不能抱有任何可以和平谈判的希望。

    林涛并没有意识到乔楚已经醒了,刚刚在楼下劈下那么一掌也是情急而至,心下也多少紧张着,可是好在那咖啡座没别人儿,跟前台那儿还有一道屏风挡着,这才没被人看到,而这会儿竟然轻易就把美人儿弄到手,刚刚的紧张也都被此刻沾沾自喜的情绪所取代,

    “乔楚啊乔楚,你还不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儿?”

    边吭哧吭哧的将乔楚往床边儿拖,便洋洋自得的念叨着,甭管平时演技多好,此刻美女当前,那本就不大的眼睛,更是色迷迷的眯成一条线儿了,生怕将女人惊醒似的,轻轻的将乔楚放倒在床上。

    心里痒痒的搓着手,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享用眼前的美味儿,看着那被衣服包裹的玲珑有致的身体,心里就按耐不住了,淫笑着就扑了上去。

    眼看着林涛那令人厌恶的身体就要扑过来了,乔楚强压着胃里翻涌的要吐的感觉,告诉自己不要慌,一定要一击即中。

    就在林涛抬起一条腿还没落在床上的时候儿,乔楚已经投过微睁的缝隙里瞄准了位置,突然手撑起身子,卯足了劲儿就是一脚,正正当当儿的踢在要害上,本来叉着腿要往床上爬的林涛嗷唠儿一声惨烈的鬼叫,那胯间钻心的疼让他这个人都从床上弹了出去。

    不可置信的看着醒过来的乔楚,这时候儿正精精神神儿的站在那儿怒视着他,林涛压根儿就没想过一切看似顺利的事儿会是这样儿的结果。

    “臭娘们儿,你他娘的敢阴我?”林涛脸部已经扭曲的有点儿走形儿了,哪儿还有刚刚自认为很帅的劲头儿了,一手捂着那差点儿被踢爆了的命根子,一手因为疼而哆嗦的指着乔楚骂道。

    乔楚真想学着《唐伯虎点秋香》里华夫人两手放在头着,就伸手去抓乔楚,那劲头儿俨然是被目前这个局势给气红了眼。

    要说虽然是男女之间的势力相差悬殊,有的时候能够保持冷静的头脑也是相当重要的,本来遭人袭击,被拖到房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如果不是林涛,而是个陌生人,估计乔楚也得吓的不知所措,就如那日在千夜魅秦子州那次一样。

    可这会儿本来就占上风的乔楚,心里还有着为白翎打抱不平的心情在这儿撑着呢,反倒胆子大了几分,有的时候儿心境也似很重要的,虽然体力劣势,但是斗志不减,看上去慌乱不冷静的那个反倒是林涛。

    林涛虽然气疯了似的往前冲,但毕竟刚刚一脚重创,还是减少了很多战斗力,奔过来的速度也没有那么快,乔楚虽说心里也紧张,但还是不断给自己打气。

    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手慢慢摸到吧台前面的一个放水果的大盘子,待林涛到了跟前儿,早有准备的乔楚端起那木质的直径得有一尺左右的大水果盘正正好好儿的砸在了林涛的头上,她端起来的时候儿都费劲儿,可想而知,砸上是个什么感觉了。

    林涛感觉脑袋嗡一下,有点儿迷糊,还以为这女人吓带唬的肯定就恐惧就范了,都已经放上床了,却没想到还能有这偏差,这女人不弱,反倒战斗力强悍,到底是自己太过自信,太低估了这个女人。

    就着林涛在眼前抓星星儿这功夫儿,乔楚也没闲着,有抓着那大水果盘儿又往林涛脑袋上砸了过去。

    这看来打架上瘾的不止雷绍霆他们哥儿几个,这得看愤怒劲儿理去,赶紧打了电话,又赶过来找她,到了地儿打电话找她吧,还是个男的接的,还没来得及发火儿呢,就听这边儿小服务生儿把事儿从头到尾了一遍。

    得,心里彻底的毛了。

    虽然不知道这男人是谁,显然乔楚这是又着了道儿了。

    这女人,一天都不能让他省心。

    虽说这小服务生手里有门卡,可他哪儿还有那个耐心啊,心急如焚的都是怕这个妞儿吃亏,再一听什么交换,那脚就一点儿没收力气,大肆肆的就将门踹开了。

    交换?这儿又是跟谁交换呢?

    虽然脸依旧阴沉着,但是看房间里这架势,这妞儿是没吃亏,对面儿站着的男人竟然是林涛,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妞儿跟这下三滥怎么扯一块儿来了?

    这么看着倒是林涛脑门儿上那道口子伤的不轻,正往外渗血呢,虽然脸色依旧不好,可刚刚火急火燎的担心倒是放下了。

    林涛看到上次猛给他一拳的雷绍霆,也愣住了,心里大叫不好,看来这臭娘们儿是预谋好了的。

    “臭娘们儿,你还真会下套…”话还没说完,肚子上就一瞬间的剧痛,被那冷着脸的男人踹飞了出去。

    本来就瘦小骨干的小身子骨儿,一下砸在了酒柜上,本来就虚放在架子上各式洋酒,稀里哗啦的全掉了下来了,当初这么悬空设计就为好看来的,谁成想还有人往这地方儿撞呢,叮叮咣咣的都砸在了林涛的脸上身上,这回算是喝了个够。

    “嘴放干净点儿!”雷绍霆说的云淡风轻,那眸光却寒冷无比,这云淡风轻也变成了寒枪利刃。

    胳膊一搂,将身边儿的女人置于怀中,闲庭信步的往里走,慢悠悠儿的坐在了沙发上,小烟儿一叼,俨然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半眯的狭长双眸在烟雾里隐去了太多锋芒。

    远观之,看不出喜怒,好像只是垂眸沉思。

    可坐在旁边儿贴着男人这么近的乔楚却感觉到了男人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甭管一会儿这位爷冲着自个儿怎么火儿,可是眼下,林涛算是完茄子了。

    受了这么一脚,哪儿还能还嘴,是半个字儿也说不出来了,半步儿也挪不开了,只能趴在地上痛苦的哼哼的林涛感觉一喘气儿胸口儿都跟那拉的风箱呼噜呼噜的,跟被重重的车轮碾碎了似的疼,下意识的往肋骨上摸,检查着自个儿是不是被一脚踹的骨折了。

    虽然不认同以暴制暴,但是对于林涛这种龌龊小人,不得不说,这爷飞起这一脚踢的漂亮,踢得解气,踢的大快人心!

    看着这妞儿嘴角微微勾起,不知道想什么呢,还挺了乐呵儿似的,雷绍霆那本来紧锁着的眉头舒展开不少,能乐,说明确实没吃着什么亏。

    “让爷瞅瞅!”

    修长的手指捏住那尖而小巧的下巴,仔细端详着,那可人的小脸儿白皙里透出微微淡粉的光晕,晶亮的眸子像被清冽山泉洗涤过的清澈,不带丝毫的杂质,嫩红色的唇瓣带着惑人的润泽,嘴角还来不及收回的弧度,让她看起来别样的生动。

    大手往下,在纤细的颈项间摩挲着,顺着漂亮的锁骨向下看去,开的不算大的领子依然能隐约的看见深浅不一的吻痕,那都是独独属于他的烙痕,想到这儿,胯下不免一阵儿躁动,要不是一会儿还有人来,他真就控制不住将这小女人压在身下好好疼惜一番。

    乔楚望着那深邃的眼睛,认得出那眸子里散发着的是浓浓的**,心下一凛,赶紧收起了笑容,脸上也不禁轰的燥热起来。

    “嗯,全须全尾儿的,不错!”

    说着,揉了揉那令他爱不释手的长发,嘴角上扬,笑的邪魅。

    全须全尾儿?当她是蛐蛐儿呐?

    不过这男人还真是神了,怎么就能在及时的时候出现呢,不管怎么说,今儿这事儿多亏他赶来了,不然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看着女人有点儿不太自然的别过脸去,雷绍霆又一把将她捞了回来,刚刚那邪肆的笑瞬间冷却,眉头皱的老高,极是不满。

    “怎么着?躲着爷呢?”

    “没有,我们走吧。”

    雷绍霆一听“我们”俩字儿眉色稍霁,说了声儿不急,冲着那个还杵在门口儿的服务生招了招手儿。

    在外面被那一脚吓楞了的小服务生儿才回过神儿来,这打架的他不是没见过,可真是头一次见过这么狠的,就跟拍大片儿似的,一脚就能把人踢成那样儿,今儿算是开了眼了。

    那狠劲儿看着都肝儿颤,见这位爷招手儿,麻溜儿的跑了过来。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雷绍霆歪过头儿来问乔楚,“想喝什么自己点!”

    喝什么?现在不走啊?

    看这位爷悠哉悠哉的架势,好像兴致不错,俨然是不打算走的意思,难道还要点上两个下酒菜,边喝酒边看景?这酒柜前面儿趴着的林涛,一脸的酒水血水混在一块儿的狼狈相儿着实不那么养眼,有啥可看的?

    “我不渴。”

    乔楚也没搞清楚这位爷这是要唱哪出儿,虽然打了林涛解气,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任着他在那儿流血不止,咳嗽不停的吧,这多少血也得流干了,闹出人命这不就事儿大了吗?

    “不渴?你跟这傻逼打了半天不渴?”

    看着场面也知道这东西都是乔楚咋的,一般男的稍微要点儿脸的也不可能用砸东西这一招儿,看来这东西都是乔楚扔的,在看着林涛那脑袋上的伤,这事儿也不难想出来。

    但是他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儿矫情的问东问西,只要这妞儿没吃亏,别的可以回家再说。

    “啊?那我要一杯白水就行。”

    乔楚也让男人说的一愣,也没就着这事儿问一句,就跟他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似的,看着这位爷是铁了心儿的不走,她也只好认命的跟那个已经有点儿懵的小服务生说了一句。

    雷绍霆又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儿别的,那服务生才转头儿出去了。

    “刚刚是你打的?”

    “嗯…”

    “呵,你行啊,打痛快了吗?没痛快接着打。”

    乔楚都凌乱了,这话说的云淡风轻的,就跟说“好吃你再多吃点儿”那么简单,他倒是拿着本来就被他踢的都发不出声儿的林涛挺慷慨的。

    也不知道这位爷是真心话还是说反话呢,甭管真假,刚刚那股子劲头儿也过去了,现在让她上手去打,她还真有点儿下不去手了。

    “我…”

    “怎么着?这会儿知道害怕了?你刚才不是挺英勇的嘛?”

    雷绍霆多少还是气着呢,对于乔楚来找林涛,他到一点儿没怀疑到别处儿,有他这么一个优秀男青年儿在这儿摆着呢,她还能跟别人偷情去?这都不用琢磨,这种下三滥根本都没法儿和他放在一个平面儿上比。

    要说平时吧,他绝对不带和这种人动手儿的,林涛这种人连瓷器都不算,动手太跌份儿,但是谁让他的妞儿不让人省心呢,还非得招摆这样儿的,那就不得不出手了,欺负他的人,那绝对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我哪儿有…”被男人这么一说,乔楚也觉得自个儿有点儿虎,还是忍不住在嘴里嘟囔了一句。

    “呦呵,还会犟嘴啦?”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乔楚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也是想转移一下话题。

    “觉得爷特神吧?早说了,你飞不出爷的五指山!”

    得,这爷绝对有王子病!

    乔楚可没心思听这位爷在哪儿吹,冷静下来了开始后悔自己这幼稚行为,她不是个容易冲动的人,虽说不上思维缜密,但是遇到什么事儿,也都会先冷静的拿出来想想再做,惹出这么一出儿,还真不是她一贯的办事儿风格。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一股子火爆脾气,在胸口撺掇着非得走这一趟,也许是最近经历的打打杀杀的事儿太多,再加上身边儿这男人三天两头儿的火爆脾气,自个儿也跟被传染了似的,一想到林涛这人渣,这脾气也不由自主的上来了,细想想,还真是觉得这事儿干的有点儿不经大脑。

    “琢磨什么呢?”

    身边儿的妞儿眉头皱着,小脸儿瘪着,一副挺懊恼的样子看着还挺逗,不禁语气也放柔。

    “这事儿是我太冲动了,还是赶紧把他送医院吧。”看这男人的身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知道那一脚有多重,别真踢坏了哪儿。

    “放心,死不了!”雷绍霆冷哼了一声儿,自顾自的抽着烟,不屑瞥了一眼墙角儿那儿疼的爬不起来的林涛,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乔楚看着林涛那儿抱着肚子半天儿没吭声儿心里头有点儿忐忑,她倒也明白,身边儿这位爷就算打死了人,肯定也有得是方法摆平,但是再有权有势,也不想见天儿出这种事儿给自己找晦气吧,怎么说这事儿是她惹出来的,这会儿想想有点儿过意不去。

    “哎?死了没?没死就吱一声儿!”雷绍霆看着乔楚有点儿不落底的样子,冲着林涛问了一嘴。

    也不知道林涛是被这一脚踢的服了,还是正赶上,使劲儿的咳嗽了几声儿。

    雷绍霆冲着乔楚挑了挑眉,“爷脚下有准儿,再偏一点儿,左边儿肋骨起码得断三根儿。”

    林涛听了估计是吓着了,往墙角儿那缩了缩,又是一阵儿咳嗽。

    乔楚不禁感叹,这男人满不在乎的样儿果然有一种视生命如草芥的皇家风范啊。

    当然,林涛这种人渣,就算打死了也是为人民除害,少几个这样的人,社会就真和谐了。

    林涛强打着最后那点儿精神,从兜儿里往外翻手机,他今儿是栽了,得赶紧找人来救他,不然自个儿在这儿非流血致死不可。

    小服务生办事儿倒是利索,一会儿就把东西端上来了,什么果盘儿,酒水,应有尽有的,敢情这位爷是把这儿当夜店了,乔楚真怀疑接下来这位爷是不是得打个电话再招个三五好友的过来畅饮了,环顾四周,这儿的装修风格也比较异域风情,这要晚上灯光再暗点儿,活脱儿就跟千夜魅似的。

    乔楚正琢磨着呢,这位爷还真就抄起电话来了,说叫上什么李局,又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雷绍霆扫了一眼桌儿上的东西,微微皱了皱眉,显然他是一点儿没看上眼儿,也难怪,这儿虽说算高档酒店,在这位爷眼里就跟快捷酒店式的,那吃的用的,绝对也是超级不合乎这位爷的标准,能在这儿坐会儿,也不过是他有自己的用意。

    乔楚可不明白这位爷要唱哪出儿,更没有吃东西的心思,只能傻傻的跟这儿坐着,走也不行,也没法儿劝这位爷走。

    看着乔楚不说话,跟那儿不知道琢磨什么呢,雷绍霆有点儿不满了,大胳膊就压上来了,将她抱了个结实。

    “你说你怎么就不能让爷省点儿心呢。”

    低低的声音在女人小巧的耳垂那儿想起,就如情人间的喃喃细语,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男人明知道她的小耳朵是个敏感的地儿,还故意在那儿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热气儿。

    乔楚一个激灵,瞬间又被拉回了昨天医院里的一幕,本来耳边儿痒痒着就觉得浑身一层鸡皮疙瘩,再想起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镜头,更是有一种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永远都别出来的感觉。

    可以说,昨天那一幕并不完美,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不以爱为基础做的爱,那一定是变了味道的,也许是心里早做了思想准备,虽然那撕裂的疼痛犹在,浑身上下的淤青也时刻提醒着她已经不再是处女了,但失真这件事儿却没给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即便是男人开始的极尽羞辱到后来的疯狂掠夺,在乔楚看来都不过是一场交易的必经过程,她早在做决定的那天开始就一直自我催眠着。

    让乔楚想钻地缝儿的原因是,刚刚和林涛撕扯接近时的恶心让她忽然间意识到一件事儿,细想起来,自己和雷绍霆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心里和身体在运行着两个系统,她虽然受不了他的霸道,但是身体却对他并不排斥。

    这也算是坏事儿中的好事儿吧,虽然从心里到身体唯一感觉除了疼还是疼,但起码没有恶心的症状,怎么说也是宝贵的第一次,没有感情基础已经很悲凉了,起码没有被强暴的错觉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小巧的耳垂儿已经被他撩拨的染上了一层粉红色,乔楚轻轻挪了挪脖子,逃避着让她浑身像过电似的碰触,可是在男人怀里躲又躲不开,眼瞅着这么下去,非得把男人的火儿挑起来不可。

    “我们什么时候儿走?”自己先走是不可能了,乔楚赶紧没话找话说,转移这位爷的注意力,声儿不大,难得的带着一丝温柔的意味。

    雷绍霆看着那诱人的小样儿,脸上酡红煞是好看,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等不及了?乖!完事儿了回家再干你!”

    乔楚心里直翻白眼儿,这男人把什么话都能按着他自个儿色胚思想给曲解了,然后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完全不顾别人受得了受不了,反正人家爷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这露骨的糙话还是让乔楚脸上控制不了的跟着了火似的。

    正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呢,就听楼道里一阵儿嘈杂的脚步声儿,不一会儿,就进来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跟寻仇似的。

    “谁报的警?”领头的一脸横肉,一看就是平时什么正事儿不干,吃的脑满肠肥那类的。

    乔楚不禁皱了皱眉,这帮人是警察?穿着便衣,还真就分不清是兵是匪了。

    “王哥,快点儿,扶我一把!”

    林涛一看来人了,心里看到了光明,看来刚刚发的信息是有用了。

    “小林子,咋回事儿啊?”

    “王哥,这人平白无故打人,还不让我走,我要告他蓄意伤害!”林涛有了仗势,也终于敢站起身儿了,虽然还是因为那一脚肩膀佝偻着,好歹是缓过点儿来,能连贯的说话了。

    乔楚心下不免好笑,这林涛还真是集合了所有坏人的特点,看到有人来了,立马儿起身儿狗仗人势的狂吠上了。

    不得不说,这林涛演技真的高超,白翎和他总是在一起,却也没看出来他是如此卑鄙的一个人。

    “你!跟我们走一趟!”那姓王的压根儿没看清楚里面儿坐的是谁,也是平时就横惯了,大肥爪子就那么一指,后面儿的小兵儿就呼啦一下上来了。

    “王队长好大的阵仗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