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七十七章 把爷磨死算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雷绍霆向来不太会去关注生活中的细节,尤其是关于女人的,不过这会儿他就这么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妞儿乖乖的和那一堆美食奋战,觉得还挺养眼的。

    可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这平静融洽的气氛被这一句“绍霆,真巧!”生生给打断了。

    “绍霆…乔楚也在,不介意我坐下吧。”秦子珊笑的自然大方,丝毫看不到遇到朋友而开心以外的情绪。

    “师姐!”

    乔楚站起身,往旁边儿挪了挪,给秦子珊让出宽敞的地方。

    “乔楚,你快坐,和我还客气啊!”秦子珊亲切的拉着乔楚的手,就如从未有从前的芥蒂,依旧是一副优雅端庄的名媛形象。

    人家要演戏,就算乔楚有一百个不愿意配合,可这会儿已经在镜头里了。还能怎么样,说到底这和谐气氛也全是因为雷三爷在那儿坐着呢。

    “绍霆,听说奶奶住院了?前两天看到奶奶还好好儿的,怎么…”一脸忧色的问着,显然,这准孙媳妇儿还没去看她奶婆婆呢。

    “没大事儿。”雷绍霆随口应了一声儿,他知道奶奶也不过就是装病吓他而已,打算着明儿去医院哄哄老太太也就接回家了。

    “没事儿就好,那明天我陪你去看看奶奶,估计奶奶啊嫌你们一个个都忙没人儿陪她,闹小孩子脾气呢。”秦子珊一听雷绍霆说没事儿,那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又恢复了柔美动人的笑容。

    这话说的真是一点儿都不外道,又体贴,又暖心。

    乔楚依旧埋着头儿吃着,其实本来就吃不太多的她早就吃饱了,只是捧着一盘子沙拉一点儿一点儿的往肚子里送,因为这种场合她也说不上话,总觉得自个儿一个外人在这儿有点儿碍事儿。

    偷偷瞟了一眼那个没答话的雷绍霆,刚刚的笑意也没了,恢复了一贯的冷峻,俊眉微皱,斜靠着椅背儿,放浪不羁的用修长的手指一下儿一下儿的敲打着桌面儿,明显的不耐烦硬压着呢。

    连乔楚都看出来的事儿,秦大小姐也自然看出点儿苗头来了,赶紧转头儿和乔楚说上话了。

    “对了,乔楚,我听欧阳老师说,新生欢迎晚会要让咱俩弹琵琶呢,昨天就想跟你说,你没在学校,不如你也回去找找曲子,看看有合适的没。”

    “新生晚会?”乔楚一愣,她是一点儿都没听说,自己一天除了上课就是打工,最近还一直都这么多事儿一件儿挨着一件儿的,还真没有关注过学校的活动。

    “是啊,每年新生入学,都会办晚会的,咱们系就你和我两个弹琵琶的,肯定得组合到一块儿了!你打工太忙,肯定没注意,我给你找找。”秦子珊边说着,边掏出了手机翻看了一会儿,打开一个界面给乔楚看。

    两个女孩儿在那儿说学校的事儿,雷绍霆再不耐也不能多说什么了,在旁边儿坐着也没说话。

    “我还真不知道。”乔楚看着那界面儿是学校网站上的新春晚会宣传海报,浅淡的一笑回答道。

    秦子珊又翻了几张关于晚会的一些详细状况,边给乔楚看着边极富耐心的给乔楚讲着。

    其实这事儿明天去学校乔楚一问也就明白了,也没必要她在这儿如此详细的说这些,只是作为师姐的秦子珊非要这么热络的表现,看起来和她好的跟一个人儿似的,她也只能听着。

    说不上不耐烦,就是觉得这样的对话既没营养,也没什么意思。

    这对秦子珊来说,却是一个展现自己优雅大度的好时机,不管她多不愿意看到刚刚那你侬我侬的一幕,但是她还从未在雷绍霆面前表现出过嫉妒小气的一面,那她必须得保持下去。

    雷绍霆的反应也说明了,乔楚并没有把她们两个谈话的事儿告诉雷绍霆,可乔楚不是说这是一场交易吗?既然乔梁已经放出来了,为什么两个人还在一起,还有感情升温的迹象?

    心下一片黯然,可面儿上却还要阳光明媚着。

    “那明天到学校你到民乐室找我吧,一块儿去找欧阳老师商量一下。”

    讲的差不多了,秦子珊就起身没再多停留,她也看出对面儿坐着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阴沉,再呆下去,自己多年维持的识大体的优秀品质就不复存在了。

    冲着雷绍霆优雅一笑,“绍霆,明天我去看奶奶,那我先走了!”

    优雅的转身,优雅的笑容,无论从神色到动作都做的毫无挑剔,毕竟从小就是天之骄女,这些面子上的名媛品质哪怕是装的,也因装的时间太久,已经成为了她身上的一部分了。

    今天见识到演技派的人太多,也不多秦子珊这一个了。

    对于秦子珊,乔楚谈不上喜不喜欢,在学校,她是师姐,怎么着都得尊重几分,在外面,虽说这两次总是说话带着弦外之音,又谈判又找叶子姐说情,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对喜欢的男人身边儿的其他女人有敌意那也是再正常不过,还要在男人面前展现自己大度不争的一面,虽然总是带着那高人一头的优越感,但事儿能摊在台面儿上说,不藏着掖着,倒也让人觉得这女人还算坦诚。

    比起像李菲菲那种背后使刀子的人,乔楚还是觉得这种秦子珊能稍好一些。

    乔楚本来还在担心她与雷绍霆的事儿,秦子珊会告诉雷老夫人,可如今乔梁放出来了,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终究秦子珊也不愿意和雷绍霆撕破脸的吧。

    “师姐慢走!”乔楚站起身来客套了一句,随后儿又坐了下来。

    雷绍霆那一直敲着桌子的手指终于停下了,眉头也舒展了不少,对于秦子珊,有两家的交情在,还有大伟那儿,即便是知道乔楚的事儿都是她透露给***,也没办法针锋相对的把她怎么着,这事儿她不说,奶奶早晚也知道,只不过,对于她这种做法,他心里不犯膈应那是假的。(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聊的不错啊?”

    “嗯,师姐对我挺好的!”

    乔楚也听不出男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也没想过在他面前嚼什么舌根儿,总觉得说多了,就会越搅合越摘不清楚。

    “傻妞儿!”雷绍霆揉了揉那柔软的发,那触感如丝柔般顺滑在掌心,让心都跟着柔软了起来。

    要说人的心境转换的也挺快的,对于这妞儿以前是做什么的,是因为什么上了他的床的事儿好像睡了一宿觉后都变得模糊了,此刻这妞儿再他的眼里,就是一个没人看着就会办傻事儿的小丫头。

    “不喜欢的人不用非要去迎合!”

    男人冷不丁儿来这么一句,乔楚不禁一愣,刚刚她好像没表现出来不喜欢秦子珊,这男人有读心术?

    “嗯。”

    “吃饱了没?”

    “嗯,吃饱了。”

    “回家!”

    “可是我得去医院。”明知道这男人得拒绝,乔楚还是小声儿的说了一句。

    “少废话,你跑那儿坐一宿去啊?”

    乔梁这会儿还在观察室里呢,自己去也确实就是在楼道里坐一宿,但是心里肯定不放心,都出来一下午了,能不惦记嘛。

    看着这妞儿一脸愁容的,心不禁软了软,虽然冷着脸儿,但还是说了一句。

    “明儿一早我送你去,今儿老实儿的跟爷回家!”

    雷绍霆起身拉起乔楚的小手儿将女人带进了自己的怀里,就往外走。

    爷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样,总归今儿是他帮了她,心里总觉得有点儿亏欠,不想卷了他的面子。

    再说,这事儿哪儿能轮到她做主了?

    乖乖的跟着男人的脚步,啥都别想了,明儿一早再去医院吧。

    出了皇后玫瑰坊,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帝都的夜生活也开始了,广场上人来人往,比起白天那种忙碌的只顾着低头走路的快节奏看起来悠闲自在了很多,三两好友,情人爱侣,一堆一簇的,看着还真是热闹。

    喷泉边儿上有的趁着这霓虹闪烁的繁华夜景儿拍照的,有的坐在长椅上挖着冰淇淋,挽留着仅剩下的一丝丝夏夜凉风,有的痴情男女,幽暗的角落就难抑深情,吻的相当忘我。

    夜色撩人,总会让人迷醉。

    回到中山别墅,刚一进门儿,弯腰要换鞋的乔楚还没蹬上妥协呢,就被大力一扯,一个不稳跌进了男人的怀里,那高大的身躯随即压了过来,直接将她困在了墙壁与那宽厚胸膛的中间。

    唔——

    那吻以排山倒海之势而落,让她都来不及多吸点儿氧气来支持接下来快要窒息的感觉。

    粗重的喘息,声声入耳。

    浓烈的**,噬骨迷心。

    那混着烟草味儿的淡淡的薄荷香气瞬间将她僵直的有点儿颤抖的小身体全然覆盖,高大健硕的身体紧紧的与她贴合,不留一丝缝隙,让她在这方寸天地里无所适从,只有任凭着男人那火热的唇在她的檀口中恣意索取。

    这妞儿的味道太美了!

    甜,甜而不腻。

    香,香而不俗。

    他是带着那浑身都要喷薄出的欲火一路狂飙回家的,都没怎么跟这妞儿说话,他几乎怕听到她软糯的声音,再加上说话时嘟起的粉嫩樱唇,随时都能让他疯狂的立刻将她压倒一般。

    “…唔…别…我…”被那霸道的气息占据着,乔楚哪儿还能说上一句完整的话,只能被动的承受着男人那迫人的气息一点儿一点儿吞噬着她慢慢模糊的意识。

    对于初尝禁果还生涩非常的乔楚来说,这男人绝对可以轻易撩拨起她身体里连自己都不清楚在哪里存在的的蠢蠢**,那是她无法用理智控制的一部分,那反应好像总是绕过大脑,自成一条轨迹。

    眩晕,喘息,乔楚觉得抵着墙壁的脊背随着软下来的身体往下滑,却又被那强而有力的胳膊捞起来,身体慢慢燥热的感觉让她难受的不可名状。

    “啊——”

    她低低的轻呼了一声儿,那火热的唇已经贴上了她的脖子,络绎不绝的一个吻接着一个吻,炽热的呼吸一点点扫过那白皙颈项的每一寸肌肤,让她忍不住浑身战粟。

    “妞儿,你真香!”

    邪魅的呢喃着,那喷洒在颈间的热气滚烫着她白嫩的脖子,大掌一伸,顺着那曼妙的腰线来回游弋,直到身上一凉,乔楚才从那蛊惑的声音中找回了一丝意识,身上那件连衣长裙已经被男人甩在了地上。

    那白皙透着淡粉的肌肤,犹如四月的樱花绽放,看的男人眸色一下热了起来,拦腰一个横抱,将那柔弱无骨的小身子整个的捞进了怀里。

    马不停蹄的上了二楼,那身上已经所剩无几的女人被他放置在那黑金大床上,就躺在黑色缎被上隐约绣着的金丝盘龙上,衬得她那雪如凝脂的肌肤越加剔透的泛着光晕。

    柔亮光泽如黑色锦缎似的长发,海藻般铺散开来,水泽的眸子此刻还带着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蒙,小脸儿绯红如三月桃花,媚态横生。

    迫不及待的将两个人身上的束缚全部剥除,昨天留下的欢爱印记,更是让他欲血喷张,想着那柔润包覆着他的感觉,血管都要爆裂开来。

    乔楚这会儿却因身上的凉气清醒了不少,男人那坚实硬朗的身躯就**裸的呈现在自己眼前,健硕的肌肉,精雕细琢的纹理,没有一丝赘肉,每一处都美的无可挑剔,尤其那胯间雄赳赳气昂昂的男人象征,让她的小脸儿瞬间像个煮熟的虾子,明知道躲不开,可还是下意识的翻身要跑。

    惧了,她想起了昨天的疼。

    雷绍霆不禁一笑,这妞儿可真有意思,都这会儿了,想往哪儿跑呢。

    那柔韧细滑的脊背线条,到了腰间深深的凹了进去,昨天气怒加上无法控制的**还真没细瞅,这女人那小屁股上方竟然有两个小腰窝儿,这一发现简直让他兴奋的不能自已。

    操!真***是个极品!

    听说全世界也只有百分之三的女人才会有这种腰窝儿,艺术上称为“圣涡”,只有胖瘦极其均匀,身材好到极致的女人才会有,没想到这小女人竟然是那极小几率中的一个,那两个小窝儿越看越性感,越看越诱惑。

    “还想往哪儿跑啊?”男人戏谑的一笑,大手已经把住那纤细的腰,拇指在那小腰窝儿上来回的摩挲着,似是手握一件珍宝般爱不释手。

    乔楚大脑迟钝的转动着,眼看着男人那**已经跃跃欲试了,想着这会儿拒绝,无疑就是给这欲壑难平的男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这男人会不会奇迹了掐死她啊?

    可是昨天的撕裂的感觉犹在,此刻下面还是酸胀的疼。

    “…三少,我…能不能别…”眼瞅着那手就要顺着大腿内侧摸上来了,乔楚情急之下赶紧去推,边推边躲。

    “你觉得老子现在还能停吗?”雷绍霆一看小妞儿连推带逃的,一下就不乐意了,一把将那小手儿拉过来,迫着她放在了那早已经要爆裂的巨大上,意思就是告诉她,今儿天王老子来了都挡不住他的气势了。

    “…可是,昨天…我还有点儿疼…”乔楚声儿颤着,连急带怕的,本就水润的眸子此刻更是氤氲着点点雾气,跟平时的倔强眼神儿大相径庭,此刻只有小女人楚楚可怜的娇弱之态。

    操!忘一干净!

    想起昨儿个有点儿没节制的强要了她,这会子那纤弱的小身子骨儿哪儿就这么快恢复了,就跟昨儿章放的表舅妈说的似的,根本不是一个型号儿的,想到这儿不禁懊恼非常。

    怎么用一次就他妈让他给用坏了呢。

    他就纳闷儿了,这妞儿也忒不好摆弄了,难道是前面儿几年玩儿的女人多了,老天给他来报应了?派这么个妞儿把他给治的死死的,在这么下去,他***非得憋的萎了不可。

    咱三少这会儿还没有那个觉悟,根本就不知道自个儿屡屡被这事儿给憋住不是因为什么报应,而是因为他对上的是乔楚,是他将一辈子都会疼在心尖儿的女人,他舍不得下手。

    咱现在姑且就按着三少的想法儿,确实是报应不爽,就床上这么点子事儿,把这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儿给憋的够呛。

    “你***把爷磨死算了!”

    蒙着**的声音异常的低哑磁性,粗重的喘息里没有怒,却也是狠狠的说出这句话,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喟叹。

    乔楚一听这话,臊的不行,看着男人极其难受的表情,自个儿还真有点儿不落忍,毕竟今儿这男人帮了她的大忙,而且她这么一说,虽然男人不满却也没有要再继续强迫她的意思,几乎忘记了这男人昨天是如何疯狂强占她的,这会儿只觉得心里有一丝丝的感激。

    怎么办!怎么办!

    脑袋有点儿短路,都忘了手还握着那如烙铁般的炙热,一慌神儿,小手儿动了一下。

    嗯——

    男人低哼了一声儿,那柔软的小手儿像带着魔法一般,只一动,就让他浑身的神经都开始绷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乔楚以为自己手上没准儿,那抓了一把把他给弄疼了呢,赶紧道歉,手也赶紧如触电似的缩了回来。

    小手儿一离开,雷绍霆感觉到了无尽的空虚,眉头紧紧的皱着,就连身上那本就紧致的肌理显得更加分明。

    “你要觉得抱歉,就帮我!”雷绍霆身体再次覆了上来,邪魅的声音暗哑的在女人耳边徘徊,手再次把那小手儿拉回了原处。

    “啊?我…我…”

    “妞儿,帮我!”

    紧张的浑身的机能都不能运转了,感觉手都要着火了,烫的生疼。

    “…我不会…”

    憋了个脸红脖子粗的,道出了这么一句,她已经紧张的舌头都不利索了。

    “爷教你!”

    要说这好人难做,刚刚看着男人眉头紧锁的样子着实心软了,而此刻乔楚就有点儿后悔了刚刚心软后的妥协,可又看见了男人腰间那一道伤口,最终手还是没有抽回。

    任凭那大手带着她的柔荑在那坚硬如铁上活动着,紧张的她大气儿都不敢出,心像提到了嗓子眼儿,随时都能跳出来似的。

    男人手下运动着,那唇却还是没有闲着,在她的颈间游走着,时不时的轻咬着她的耳垂儿,舔弄的她低低呻吟。

    小脸儿火烧火燎的别到一边儿,紧闭着眼睛,不去看那**的交握,只祈求着这一切快点儿结束。

    终于,男人一声低吼,手上一片温热潮湿,动作停止,静了下来,只剩下男人粗粗的喘息和满足后的轻哼声。

    “妞儿…我的妞儿…”

    ***

    次日一早,乔楚迷迷瞪瞪的从睡梦中醒过来,那粗壮的胳膊依旧如昨晚入睡时一样,紧紧的搂着她,那俊脸就埋在她的颈窝儿,均匀的呼吸着。

    想起昨天那一幕真的脸都要红到脖子根儿了,初尝男女之间情事的她,一上来就做如此大胆的事儿,她现在心还在砰砰的跳。

    这位爷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故意逗弄她,硬是强压着她的腿,一点儿点儿的给她的伤处上药,还生怕没有抹到似的,极认真又细心的涂抹。

    可想而知,那过程怎么可能顺利,弄的俩人儿刚洗完的清爽感觉,又是一身燥汗。

    本来是要逗弄这妞儿,没想到给自己个儿整了一身的火儿。

    最终,男人本来兴致盎然的上药游戏变成了后来懊恼不已的低声咒骂,扔下药膏,又去冲了个冷水澡才回来。

    也许是折腾一天累了,乔楚到也没再矫情,任凭着男人那搂着自个儿,也慢慢的沉睡了过去。

    简单的吃了早饭,雷绍霆也没食言,开着车带着乔楚就奔着医院去了。

    看着这位爷神清气爽,心情不错的样儿,乔楚心里别提多别扭了,一路上这位爷就握着她昨天在那巨大上运动了半天的小手儿,不时的放在嘴边儿亲一下儿啃一下儿的,时刻提醒着她昨天那大胆妄为的事儿。

    “我下午就直接去学校了。”乔楚低低的说。

    “嗯,放学去接你!”雷绍霆说着,又拿起那柔软的小手儿亲了亲。

    “…那个,今天乔梁应该就能出了观察室了,他身边儿没人照顾不行…所以…”

    “你就他妈直接说晚上不跟我回去不就得了?”

    雷绍霆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可是一想到晚上不能抱着这个妞儿睡,就浑身不自在。

    怎么越来越添毛病了呢。

    “…可是乔梁也不能没人照顾,他伤的挺重的。”乔楚也其实真是理不清楚头绪了,对于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男人做到了极大的宽容,依旧轻声慢语的说着。

    她真没想到,乔梁的事儿他真的就没计较的放了,而且昨天还帮她惩罚了林涛,这个见天儿大爷范儿的男人,其实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不过就是话说的不太好听。

    “得了得了,别说了,爷烦得慌,就今儿一晚上!”

    这位爷一锤定音,乔楚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明儿再说明儿的吧。

    显然这位爷心情不爽了,把她放在医院门口儿没多说什么,一脚油儿就出去了。

    乔楚看着那车开远了,才回过神儿来往病房走,边儿边觉得自己有点儿犯贱,刚刚看着男人不太高兴,心里竟然涌起一股子内疚的感觉。

    内疚个什么劲儿啊,她又没做错什么。

    在观察室等了一会儿,一个小护士就过来了,说乔梁已经转进了普通病房,可以去探望了,甩开刚刚的胡思乱想,跟着护士奔着病房去了。

    就在两个多小时前,一脚油开出去的雷绍霆电话就已经打到医院来了。

    这气归气,该疼和的时候儿也得疼和着。

    “放儿,那小子的事儿你帮忙多照顾,别送后面儿了,奶奶在那边儿不方便,就安排个单独病房,带陪床的就行,安静点儿的,医药费的事儿甭找那妞儿了,下午我让陈君给你送过去。”

    “客气了不是?您三少的人我能不好好儿照顾啊?你医院那一出儿那么壮观,我这罩子再放不亮,也忒傻逼了啊。”

    “哪儿他妈那么多废话不够你说的啊?”章放那边儿坏笑着调侃,雷绍霆有点儿挂不住。

    “嗳?我说,昨儿那事儿我可听说了,李寿林那老小子弄个灰头土脸的,这两天儿说是休假去了,你丫真jb损!”章放那边儿虽然笑骂着,却也是觉得大快人心。

    这所谓的休假也不过是对外的说法儿,跟暂时停职也没啥区别,起码儿在没恢复上班儿的时候儿不能再拿着公款去胡吃海塞了,多少还是得憋屈低调点儿。

    “那傻逼也该休休假了,一天***干那些框子外的事儿,要不是顾及着老太太,我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在***我这儿搞猫儿腻!”

    “这事儿也不见得是老太太,不过就这么着吧,打狗看主人,别因为这点儿小事儿伤了和气,李寿林再jb傻逼,这不还是秦副市长的狗嘛,警醒警醒就得了。”

    “嗯,先这么着!”

    挂了电话才想起来说要去后院儿看老太太呢,让那妞儿一气,彻底忘了这茬儿了,既然出来了,就先去公司吧,晚上再去看老太太,顺道儿还能看看那妞儿。

    医院的单间病房,乔梁还打着点滴睡着,基本没什么危险了,就得靠日后好好儿养着了,可这会儿乔楚心里有点儿乱,刚刚乔梁被推进这里的时候她就有点儿奇怪,后来被告知一切费用都有人给交上了,她就彻底的凌乱了。

    想想也知道这事儿肯定是那位爷吩咐的,虽说这费用问题是迎刃而解了,可是她和那男人的关系是越来越算不清楚了,多次因为他处于尴尬陷阱,又多次因为他才脱困获救,受了伤也承了情,这帐还怎么算的开啊。

    ------题外话------

    嘿嘿,接着腻歪哈,今儿某倾也亲妈一回,不能总让咱三少憋住不是滴?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