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七十八章 海燕呐,你可长点儿心吧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几天以来,乔楚就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学校,医院,中山别墅。

    当然,偶尔也回去御谭府工作,但是一周也就那么两回。

    这几天学校排练挺忙的,秦子珊那天说起来到学校详谈合奏的事儿也不了了之了,欧阳老师也没提起过,想来秦子珊那天也不过是想找个话题以免尴尬的说辞而已。

    乔梁恢复的不错,这两天也可以下地走了,只是不住的咳嗽,说起话来还是有气无力的。

    但对于在监狱里被打的事儿,他只字不提,每每问起这些来,他都若有所思的楞一会儿,然后就顾左右而言他的说别的了,几次下来,虽然担心他的精神状态,还是没再问了。

    反正林涛已经被抓起来了,估计有雷绍霆关照着,他在监狱里应该也不好过,虽然厌恶极了林涛,但是想起他落入了雷绍霆的圈套里,也不禁为他捏一把汗,那位爷一张嘴,估计这事儿就可大可小了。

    乔楚还没想好怎么跟白领说,好在她现在正好儿在远郊军训基地训练,又是全封闭管理,也给乔楚富余出了不少的时间。

    白翎的学校和l大不太一样,考虑到学生本来高考压力就大,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入学就军训的话,从脑力劳动到体力劳动转化的太快,怕学生受不了,所以很人性化的将本来应该是大一新生的军训安排在了第二年的暑期后进行。

    至于跟雷绍霆的关系,乔楚是越来越弄不明白了,虽然这位爷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可是早晚接送她上学,偶尔中午还会来找她吃饭,嘴上那话还是不饶人的恶毒,但这面面俱到的照顾有时又让乔楚挺窝心。

    在外面儿人看来,他真就如一个体贴入微的男朋友一样,令她的很多同学都艳羡不已,可唯独她自己心里明白,她与雷绍霆之间从未有过公平,他喜欢的也不过是她的这一身皮囊而已。

    都说通往女人心灵的最快的捷径是那啥,要说面对这样一个出色且优秀的钻石王老五,现在看来又对她多加帮助,细腻体贴,没有任何想法儿那就不正常了,但是乔楚确实一个很清醒且有主见的人,比很多同龄人都来的成熟,她不会如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般再去相信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她是灰姑娘,而雷绍霆不会是她的王子,打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样的结果。

    一边儿在医院的水房给乔梁洗着衣服,一边儿就胡思乱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琢磨着这医药费要不要给那位爷打个借条儿。

    “小乔,洗衣服啊?”说话的是隔壁病房的一个阿姨,人很和气,有两次她因为打工来晚了,这阿姨还帮乔梁打过两次病号儿饭,一来二去的就熟了。

    “是啊,苗阿姨,叔叔身体怎么样了?”

    “哎,还行吧,过两天就能出院了,也就得靠血透维持着,一周两次!”说到这儿苗阿姨不禁叹气,慢性肾衰竭,也就这个办法了。

    “您也别太辛苦了,又要照顾叔叔,又要打工,您的身体累垮了,叔叔指望谁啊?”乔楚也跟着叹了口气,苗阿姨也不过五十多岁,可是比同龄人看着显老许多。

    这慢慢熟悉了,也大概了解了一些苗阿姨家里的情况,老两口儿就一个女儿,嫁的远,那边儿公婆也需要照顾,两边儿也兼顾不过来,虽说也按月给家里寄钱,可是现在也不全是钱的事儿,苗阿姨白天出门打工,又舍不得请护工,也多亏这病房里的人还都相处的不错,偶尔能帮衬着点儿,不然一个人真得累垮了。

    “什么人什么命,该着我是这个受累的命,没辙!”虽然满脸疲惫,苗阿姨脸上却没有一点儿的怨天尤人表情,乐呵呵儿的笑道。

    “您回去照顾叔叔吧,这儿我帮您洗。”看着苗阿姨那粗糙的老手一下一下的揉着床单,乔楚心里涌起一股酸楚。

    “那怎么行,我自己来就行了,现在啊,像你这么懂事儿的孩子真是不多喽!”苗阿姨笑眯眯的说着,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姑娘。

    “苗阿姨,那就让我帮您洗,也对得起您夸我这话啊。”乔楚莞尔一笑,不顾苗阿姨的推辞,还是把池子里的水盆拉了过来。

    “那行,我去看看那一老一小,有事儿我叫你!”

    可能是在乔楚身上又找到了闺女的感觉,苗阿姨倒是挺爽快的没有再推辞,笑呵呵儿出去了。

    乔楚虽然平时比较冷性,其实骨子里是个热心肠儿,尤其看到和自己一样的普通老百姓,有困难的时候儿她都自然而然的想伸手帮一把,就算家里出了那些事儿,遭遇了很多白眼儿,很多平时对爸爸和她们家都礼让有加的邻居们也个个儿唯恐躲避不及,但她也没有因此而对社会不满,失了信心,只不过有些事儿她做的更谨慎,看的更透彻了而已。

    甩了甩手上的水,抬起胳膊就着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正准备出去呢,苗阿姨风风火火的就跑了进来。

    “小乔啊,你病房来了个女的,死活要找你算账呢。”

    “啊?什么女人?”乔楚也一愣,也顾不得管洗好的衣服了,跟着苗阿姨就往病房跑。

    最后一次见到李秀珍还是半年前,那时候乔楚还叫她一声妈。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短短半年,乔楚以为她离开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会过的光鲜亮丽,却没想到,眼前这个曾是市芭蕾舞团的没事儿,乔楚真的要去报警了。

    可当乔楚已经放弃联系她的时候儿,她却突然出现了,还出现的这么戏剧性,以乔楚完全陌生的姿态,如一颗炸雷,就这么没有征兆的响了。看小说最快更新)

    “有事儿进房间说!”乔楚的声音虽然总是柔柔软软的,可语气中的冷意却也能让人听个清清楚楚。

    一边儿的苗阿姨也急忙帮腔,劝说着,“是啊,有什么事儿进屋儿说,这样也耽误别人休息不是?”

    “你谁啊?我们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你管,我就是不进屋儿,我今儿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好好儿问问这个没良心的小贱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害她的弟弟!那可是她的亲弟弟啊,就让她找人打成了这样儿,没想到你这么小个年纪,竟然有这么狠毒的心肠啊!大家给我评评理,这事儿怪我吗?我是没处儿说理去,才来这儿找她的啊。”李秀珍话说的一套一套儿的,就跟提前背好的词儿似的。

    “你凭什么说我害了乔梁,他把人伤了被抓你去哪儿了?他在里面儿被人打的不成人形儿你去哪儿了?现在你知道为她来讨公道了?我告诉你,你找错人了!”乔楚看着李秀珍根本就是要把事儿越闹越大的迹象,也顾不得那么多人看着了,把心里的积愤全部宣泄出来。

    “我找错人?我找的就是你!你个小浪蹄子跟着你那姘头儿合伙儿害我儿子,你当我不知道呢?你有什么仇你冲着我来,你害我儿子,我今儿非得跟你拼了不可!”说着,李秀珍手就开始撕扯乔楚的衣服,冲着乔楚那小脸儿就上手挠。

    乔楚一下懵了,再怎么样没想到如今的李秀珍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但毕竟曾经还叫她一声妈,乔楚怎么也不能还手,只能抬着胳膊挡着脸,躲着这个已经疯狂的女人。

    苗阿姨一看这情势,赶忙上去拉架,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缘由,但是以这几天她对乔楚这姑娘的了解,心里就坚信着李秀珍说的话不能信,而这李秀珍就是来这儿撒泼的。

    “快放手!快放手!都过来帮帮忙!”苗阿姨一边儿在后面儿拉着,一面儿发动着旁边儿的群众。

    看热闹的人都面面相觑,不愿意管这些闲事儿,最终还是苗阿姨同病房的另外两个阿姨上前帮了忙,死拉硬拽的算是把李秀珍拉开了。

    “你血口喷人!赶快走,这里是医院,别在这儿无理取闹!”乔楚看着那泼妇样儿,真是够够儿的了,那些年的母女情分也全部因为李秀珍的所作所为消失殆尽了,而这会儿她真的没有什么好的态度对她。

    虽然是在她很小的时候李秀珍就嫁给了爸爸,但是她还是很清楚,李秀珍不是她亲妈,她不知道亲妈应该对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样的,所以李秀珍对她稍微嘘寒问暖,她都会感激的记在心里。

    从小到大,李秀珍对她还不错,即便是有了乔梁,家里有什么过年过节,该给孩子买的,李秀珍也从来不会少了她的,但许是从小就知道与李秀珍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嘴上叫着妈,好像也是一种礼貌的称呼似的,心总还是有隔阂的。

    “你也知道丢人啊?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在外面儿勾三搭四,你们都看看,这妖媚的狐狸精样儿,她可是千夜魅的头牌儿舞女,你想想,你爸在里头知道他养了这么一个闺女,心里得多舒坦啊!”李秀珍尖酸刻薄的表情越说越兴奋,那蜡黄的脸好像因为说爽了,皱纹儿都舒展了不少似的,得意的看着乔楚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脸,冷冷的笑着。

    乔楚感觉到浑身都在颤抖,这几句话,就像在寒风凛冽的严冬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带着冰碴子的水,从头到脚给浇了一个通透,无力的站在原地,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呆呆的站着,任凭那个女人扭曲着嘴脸怒骂着,那不招人听的脏话就跟机关枪似的,不把她扫射的浑身都是枪眼儿是不会罢休的。

    她不清楚李秀珍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为了生活,她不得不去风月场所,而这短短几个月的舞女生涯,将是她这辈子抹不掉的污点了吗?她以为她真的可以坦然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她以为一直知道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可是当李秀珍提到了爸爸,她忽然觉得,她真的无法面对,她真的不希望爸爸知道这些。

    “怎么着?没话说了吧?你以为你攀上什么高枝儿了,就能掩盖你的做的那些糟烂事儿了?我今儿非得替我儿子教训你!”李秀珍挣开苗阿姨她们已经松懈下来的手,再一次扑了过去,扯着乔楚就要上手挠,别的地儿不打,专门儿就奔着脸去。

    一下子场面又有陷入了失控,李秀珍一手揪着乔楚的头发,一手就来回在乔楚挡着脸的胳膊中间找空隙,那恶毒的眼神儿是非要给乔楚毁容不可的架势。

    “你***放手!”

    一声狠戾的呵斥,整个嘈杂的楼道里都恢复了安静,目光齐刷刷儿的都望向了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那周身凝着戾气的男人此刻双眸尽是凛冽寒光,浑身上下都写着“危险”两个字,疾步走来,犹如带着一股刮骨般的冷风,让人看着不禁都打个哆嗦。

    李秀珍也被这一声儿给震住了,那张牙舞爪的手爪子停在了半空,一下被那冷冽的眼神吓的一个激灵,不敢正视那人,只敢偷偷瞟着,心里瞬间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一把将那个只懂躲而不还击的小女人扯进了怀里,心疼的望向那倔强的忍着哭的小脸儿,此刻她的目光悠远,若有所思的望着虚处,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

    “妞儿,妞儿?”

    轻声唤着,想要把那飘走的灵魂召唤回来似的,又像是怕惊动了她,难掩的心疼,难掩的柔情。

    乔楚慢慢的从刚刚机械性的自卫中收回了思绪,才意识到,自己被雷绍霆紧紧的抱着,那关切焦急的眼神,那熟悉的淡淡烟草味儿,此刻就如那跌入无边大海的孩子重要找到浮木一般,刚刚的坚韧的伪装全数崩塌了。

    那本来一直强忍在眼眶中打转儿的眼泪瞬间倾泻而下,随之抽噎的泣不成声,她不知道是因为忍太久忍不住了,还是因为这个男人面前她总是软弱的,总之那眼泪就跟泄洪似的止也止不住。

    这***是谁啊?敢欺负他的妞儿?

    “傻妞儿,不哭,我来了!”

    大手在那儿小脸儿上胡乱的帮她抹着眼泪儿,心里就暗骂自己怎么没早点儿来,让这妞儿受了这么大委屈。

    “你***活腻歪了吧?”雷绍霆凌厉的眸子就跟两把刀子似的看着李秀珍。

    咱三爷可不是什么善类,什么绅士风度,什么礼仪面子,在他这儿通通都不好使,欺负了他的妞儿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你…你什么意思?我教训我女儿…天…天经地义!”李秀珍仗着楼道里人多,这男人就算再凶也得估计着场合,不能把她怎么样,壮着胆子说着,可是一点儿底气没有,声音颤着连自个儿都有点儿找不着调儿。

    不光雷绍霆一愣,这整个楼道里的人都跟着一愣。

    敢情这女人是这姑娘的妈?

    刚刚还各怀心思的猜测着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儿呢,此刻都不禁就对这低头儿哭着的姑娘投去了同情的目光,怎么看这么水灵个姑娘也不像那撒泼女人说的那么坏,更何况,这还是自个儿闺女呢,怎么能把话说的那么难听。

    “她是你妈?”雷绍霆脑袋有点儿大,这妞儿怎么跟这个自称是她妈的人可是一点儿都不像。

    “那还有假?”李秀珍赶紧接着说,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跟谁都冷眉冷眼的男人看着乔楚的时候儿眼神儿是柔和的,当着这么多人面儿呢,乔楚再怎么着,也不能让这男人当众收拾她妈吧。

    乔楚哭的嗓子有点儿嘶哑,鼻子也跟着一抽一抽的,声音也带着点儿瓮声瓮气。

    “她不是…让她走吧!”

    就这会儿功夫儿,医院保卫科的人也上来了,看着这么一出儿,赶紧上前去询问情况。

    “这女人是个疯子,麻烦把她带走!”雷绍霆本来也是一肚子火儿,但是面对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还一脸的撒泼相儿,他还真有点儿头疼,也正好儿保卫科的人上来了,先把人带走再说吧。

    “我不是疯子,我不是,我是来看我儿子的!”李秀珍一看医院保卫科的人在这儿,又有了仗势似的,刚刚说话都颤的她又提高了嗓门儿。

    看热闹的人们也都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

    “哎呀,赶紧把这人带走吧,闹腾了半天了!”

    “哪儿有这么当妈的啊,听听说的那是什么话!”

    “丫就一泼妇,赶紧带走吧,别打扰人休息!”

    李秀珍一听这一边儿倒的言论,自个儿也觉得在这么闹下去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小贱人,你早晚遭报应,你爸是个骗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秀珍从牙缝儿里恶狠狠的一字一句的说着这话。

    “你***…”雷绍霆可不惯着这些臭毛病,临了临了儿还招人恶心来这么一句,要不是这妞儿拉着他胳膊的小手儿收紧的对他摇着头,他真不知道会不会一拳就挥过去了。

    一般情况他是不打女人,可是在三爷的眼里他只打该打的人,别讲那些用不着的,坏人还分男女啊?有的女人也操蛋着呢,尤其今儿还欺负他的妞儿了,他得护着,他不怕别人指责他动手儿了就不是男人云云,是不是男人从来不是这些说了算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也确实印证了三爷的想法儿,坏人真的不分男女,有的时候女人坏起来要比男人还要阴损,让你看着也都会有想上去抽上两巴掌的冲动。

    一场闹剧结束,楼道里的人也悉数散去,恢复了本来就应该的安静。

    跟苗阿姨几个人道了谢,乔楚抹巴抹巴眼泪儿,也觉得哭差不多儿了。

    自始至终,这男人一直就这么揽着她的肩膀,似是给她力量一般,一点儿也没松开。

    走廊的另一头,一个衣着华贵,气度优雅的老人,尽管那眼底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怒意,可一眼看上去,依旧是那平静无波的恬适淡然,也只有身边儿了解她的老管家,从那矍铄的眼神中能看出几分端倪,不禁额头冒汗。

    “老夫人,用不用我去叫少爷回来?”

    “以他的脾气,你能叫回来?”

    “这…”钟叔把目光投向另一边儿站着的秦子珊求救,这怎么也不能在这儿站着啊,该怎么办他这个做下人的还真不能拿主意。

    “奶奶,咱们先回去吧,天儿凉了,您别再感冒了,也许中间儿有什么误会,等绍霆回去了您再好好儿问问就是了。”秦子珊接到钟叔传过来的求救信号儿,立马儿善解人意的替他解围,甭管这老太太是真病假病,这总在风口儿这儿站着也不是事儿。

    “珊珊,这事儿奶奶会给你做主,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莫宛如拍了拍搀扶着她的秦子珊,那睿智的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有奶奶在,我怎么会受委屈呢,只要您身体好好儿的,就是我和邵霆的福气了!”秦子珊讨喜的一笑,乖巧的挽着莫宛如的胳膊。

    “老钟,去办出院手续,还有,给我好好儿查查这个乔楚!”

    ***

    男人后背靠着墙,修长的腿交叠着撑着地,浓浓的眉毛此时都皱成了一个“川”字,眸中的狠戾已褪去,那幽黑的瞳仁变得更加深不可测,嘴里叼着颗烟,没有点火儿,就那么叼着,散落下来的蓬松墨发,使得那棱角的侧颜愈加的线条分明。

    今儿本来乔楚是要陪着乔梁的,可是经过了这么一出儿,他不可能放心让乔楚在这儿呆着了,看那妞儿哭的伤心,他心里就一阵儿的烦闷。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没事儿了。”又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乔楚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李秀珍闹了一通儿走了,应该也不会再来了吧。

    “少他…别废话了,赶紧跟爷回家!”本来又要骂,一想妞儿这会儿的心情,还是忍住了,可话可一点儿没松分,一把搂住那倔强的小人儿就要往外走。

    “等…等一下!”乔楚挣脱着,可是对上男人棱着的眼睛,本来还要再坚持一下的话彻底给憋回了肚子里,“我去拿包。”

    “你刚才干嘛啦?”

    这女人还真是能跟他这儿磨,他最近是不是太好脾气了?

    一想那女人梨花带雨的小样儿,这会儿说话鼻子还囊吃囊吃的呢,就生不起气来了。

    真是***中邪了。

    “快点儿去!”

    乔楚见也拗不过他,只好回屋里去收拾东西,回去也好,反正这儿有护工看着呢,她这会儿真想好好儿的泡个澡,好好儿的睡一觉,这也是她以前缓解压力的最好方法了。

    回了中山别墅,乔楚忽然感觉前所未有的累,打从爸爸出事儿以后,自己的人生轨迹完全偏航了,一个一个的衰事儿层出不穷的,让她应接不暇,就算这心里再强大,人再皮实,可也得需要休息,找这么见天儿的折腾,啥人儿都得整的精神崩溃了。

    换了鞋,就往楼上走,今儿她这心思,真是没空儿估计这位爷的感受了,她现在特别想念楼上那张黑金大床,感觉世界上都没有比那儿更柔软舒服的地方了。

    雷绍霆倒也没说什么,知道上了楼,进了卧室,才将这妞儿再次扯进怀里。

    大手覆上那娇小的脸,左看右看的确定着她有没有手上,一想起来那泼妇挥舞着手爪子在这妞儿漂亮的小脸儿前面儿乱抓,他就像一把将那胳膊给撅折了。

    “我说你二,你还真***给爷犯上二了,你不会还手儿啊?你***当初打爷的时候儿不是挺能耐的嘛?”

    确定了这妞儿没啥事儿,这糙话又开始往外招呼了,打从医院憋的一肚子火儿不喊出来真是难受。

    这妞儿说那疯女人不是她妈,那还***惯着干什么啊,看着那妞儿跟个木头似的在那儿人让人家欺负着,一点儿都不还手儿,他真是又着急又心疼的,这事儿看着妞儿的面子,也没办法真跟那个泼妇动手,那火气就僵到那儿了,他这辈子还没这么窝囊过。

    乔楚一听这爷还翻上旧账了,心里不禁莞尔,这哪儿跟哪儿啊,李秀珍怎么说也是长辈,是乔梁的妈,难道她也上去来一大耳贴子?

    “她虽然不是我妈,但是是乔梁的妈,终归是长辈,我怎么还手儿啊。”乔楚一想到曾经对这位爷连打带咬的事儿,有点儿过意不去,鉴于最近的相处,她发现这男人也不是那么混蛋。

    对于这些有时候儿不讲理的人,就得将自己的位置摆的高一些去看问题,就明白他自小生活的环境,注定造就了他不可一世,霸道独裁的性格,慢慢习惯了,也会发现,他在不霸道的时候儿,除了话不好听,其他方面还算是个好相处的人。

    “行了行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跟爷这儿不见外!”雷绍霆揉着那小脑袋,冷哼着很是不满。

    不见外就不见外吧,不见外不是更好嘛?

    嘶——

    乔楚感觉左边儿的头皮让男人这么胡乱揉着,疼了一下儿,看来那个女人真是下了狠劲儿了,刚刚忙乎着没发觉,这会儿以这么一碰,倒觉得有那么巴掌打的地方儿都麻酥酥的疼。

    “怎么了?”雷绍霆眉毛倏地皱到一块儿,眼里紧张的扒着人家姑娘头发看。

    “没事儿…兴许是刚刚头发扯着了,这会儿头皮有点儿疼。”

    “我看看!”

    “真没事儿!”

    “别***乱动,让爷看看!”一把把那捂着脑袋的小手儿给扒拉开,仔细的翻着头发看了看,倒是没看出什么异样。

    “…睡一觉就没事儿了…我梳头的时候儿也经常扯着头发。”由着男人一下儿一下儿的捋着头发,乔楚小声儿嘟囔着,

    “那他妈能一样儿吗?原来头发是你的,现在这头发是归爷所有的,乱扯能行?”雷绍霆横楞着眼睛,手上却更柔和了,在手里摆弄着那黑的跟缎子似的秀发,一下儿一下儿的,可仔细了。

    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他妈是爷的。

    这男人真是霸道的可以,还真以为自个儿能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呢啊,什么她都得宣布一下儿主权不可。

    “去洗个澡,瞅你都造成什么样儿了?爷看着不爽!”雷绍霆嗤笑一声儿,拍了拍那小屁股。

    有那么夸张嘛?

    乔楚楞么呵儿的摸了摸脸,就起身儿去了浴室。

    雷绍霆今儿倒是规规矩矩的没死皮赖脸的张罗要跟着,认着乔楚自个儿去了。

    虽然回家这一路上这妞儿就平静的没有什么波澜似的,跟往常一样儿乖巧的坐在副驾驶上,可是那大大的眸子总像蒙着一层雾气似的,本来就话少的她反应更是慢半拍,显然这事儿在她心里是一点儿没过去。

    正如雷绍霆想的,乔楚这会儿将自己泡在水池子里,借着那袅袅的烟雾,本来以为自己个儿早已经被生活折腾的皮实了,不会哭了,可是刚刚在医院一见到雷绍霆,就还是没有忍住,都说流泪可以宣泄胸中的郁结,那就好好儿的哭一场吧,最近这么多事儿,拿出哪一件儿都能够她哭上一场了。

    这眼泪儿一出来,就根本刹不住了似的,哭的稀里哗啦的,眼前一片模糊,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这女人口口声声的骂她,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即便是她没良心,放弃了这个家,但李秀珍一直不是这样的人,怎么今天完全像癫狂了一般呢。

    可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被自己的亲人骂的那么难听,她怎么可能不难过,不伤心呢。

    她在里面儿哭的挺痛快,雷绍霆可是有点儿急了,这进去快半个多小时了,也该哭够了吧。

    这虽说难得咱三爷大度一回,忍着自个儿那燃烧的**让这妞儿自个儿哭一会儿,可这也得有时有晌啊,想到这儿就急了,推门儿就进去了。

    大力的一推门儿,乔楚也吓了一跳,赶紧慌乱的抹巴着眼泪儿,不想让雷绍霆看见。

    “妞儿,还没哭够呢?”雷绍霆嘿嘿儿的乐着,坐到浴池边儿上,看着那浸泡在水里的曼妙的曲线,喉间一阵儿的干涩。

    “…我…我没哭!”乔楚赶紧别过脸,可是说这话还是忍不住抽抽两下儿。

    “你当爷瞎呢?那眼睛都哭的跟桃儿似的了,爷再不进来,你还不得哭的水漫金山了啊?”

    乔楚确实哭的有点儿抽搭了,这雾气昭昭的,根本没注意男人那充满**的眼睛,在她的身上已经来回游走了好几圈儿了。

    “…我洗完了。”乔楚说着洗完了,却把自己整个没入水里,意思就是她得上岸了,爷能不能先出去?

    “那就出来吧,等着爷去捞你呢。”

    雷绍霆邪恶的笑着,眼睛一会儿也没离开过那羞涩的小脸儿,饶有兴致的请等着看美人儿出浴的撩人景儿呢。

    总这么泡着也不是事儿啊,虽说真男人恨不能见天儿的跟她腻呼儿在一块儿,时不时就得一边儿唠着小黄嗑儿,一边儿占便宜,虽说男人顾及着她的伤,没怎么样,两个人的身体并不陌生,但乔楚每次都还是臊的不行。

    伸着胳膊想就近儿去抓那浴巾,上来的时候儿能挡着点儿,可胳膊上一使劲儿,脚下可就有点儿悬了,眼瞅着那小身子就要摔进水里去了。

    对亏了咱三爷眼疾手快,一把将那小东西捞了起来,这一下儿弄的他也一身湿漉漉的了。

    雷绍霆无奈的笑了笑,赶紧把那浴巾把那有点儿瑟瑟发抖的小人儿给过了起来。

    “海燕啊,你可长点儿心吧。”

    平时冷眉冷眼儿的三爷猛的来了这么一句,让乔楚都顾不得害羞,忍不住噗嗤儿一下就笑出了声儿,看着那张俊脸跟这句话真是一点儿也对不上号儿,完全凌乱了。

    “嘿,别看了啊,哈喇子都流出来了!”雷绍霆一看这妞儿乐了,也放心了,那小脸儿皱在一块儿苦大仇深的样儿就犯膈应。

    这男人还能再脸大点儿不?

    让三爷这么一逗,乔楚胸口的郁结还真是消散了不少,她也知道这男人能拉下脸了说这些也就是为了逗她一笑,对于这位爷着实不容易了。

    乔楚也难得想放肆一下,在男人怀里咯咯儿的笑个不停。

    这笑靥一展,媚态尽生,看的男人心猿意马,浑身欲火蹿行。

    “妞儿…”

    磁性的声音此刻已经因为浓浓的**而变得有些嘶哑低沉,低头抵上女人那小脑门儿来回蹭着,喃喃的唤着。

    “…那个,我有点儿冷…”乔楚一看这眼神儿,哪儿能看不明白男人的心思,对上那深不见底的眸子盯的浑身都开始紧张起来。

    “一会儿让你热的求爷!”

    ------题外话------

    大封推啊今天,某倾真是一点儿准备没有,困得不行不行的了…

    各位看官慢慢儿看,俺先睡了…

    谢谢大家的收藏和支持,大么么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