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七十九章 叔可忍,婶儿都不忍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关于这几天跟柳下惠似的不良作风,三爷不知道照着镜子臭骂自己几回了,那么令他渴望的小身体,见天儿的在跟前儿晃悠着,能看不能摸,一摸就着火,可能摸又不能上,谁让他第一次太暴力,把姑娘给用坏了呢,打从认识这个妞儿,这憋屈事儿比前面儿二十多年加到一块儿都多,三爷算是受的够够儿的了。

    不能忍了,叔可忍,婶儿都不能忍了,在这么忍下去,非他妈萎了不可!

    懒得装大尾巴狼似的跟那腻歪了,这妞儿哭也哭够了,他这儿拉下来脸来也给逗乐了,是在懒得装大尾巴狼似的继续在那儿腻歪了,这会儿满脑袋里转悠的就是那么俩字儿。

    上她!

    真想怜香惜玉来的,真心没忍住,抱着那小女人急扯把火儿的就给扔在了床上,紧跟着那沉沉的如巨兽似的大身板子就压了上去,火热的唇带着满满火热的气息,猛然的就贴了上来,在那小嘴儿上狂野的宣泄着这几天来都要憋出内伤的**。

    迫不及待的抵开那有些紧张而下意识的咬着唇的小嘴儿,长驱直入的就钻了进去,根本就来不及细细品味那口腔中的芳香韵味,便目标明确的勾住了那丁香小舌,来回吮吸,恣意挑逗着。

    大手已经随着这如野兽般的啃咬而袭上那曼妙的腰肢,自那小蛮腰儿与床的空隙之间探进去,施力往上一勾,将那纤弱的小身体更加与自己贴合。

    这妞儿太*****了。

    只这么吻着,三爷浑身都欲火沸腾了,嘴上,手上可都没有把门儿的了,连啃带咬,连掐带捏的。

    原谅咱三少的没轻没重吧,原谅咱三少的不能自持吧,真的是憋的太特么的辛苦了。

    嘶——

    “嘶…三…三少…不行,你放手…”乔楚被这发了狂的男人捏的生疼,终于在男人稍稍停歇不再她嘴上耕耘的空当儿说了出来。

    “这都多少天了,还***不行?你真想憋死老子啊?”雷绍霆低吼着,带着**的声音犹如醇厚的烈酒,嘶哑中带着极度的不满情绪。

    难道还真一次用坏了?

    “今儿说什么爷也得让你行喽,你别想跑!”

    “…不…不是,是你掐的我疼。”乔楚也知道今儿这事儿是逃不过的,可她这会儿腰确实别这男人的大手爪子给掐的丝丝连连的疼。

    操!下手有点儿没准儿。

    看着那小细腰儿上让自个儿掐的一块儿一块儿的红,这动作是有点儿激烈了,咱三少可一点儿没内疚,竟然邪魅的将那火热的唇靠进了女人的耳畔。

    “妞儿,没听过痛并快乐着吗?这会儿多疼,一会儿爷就让你多快乐!”

    嘿嘿儿的坏笑着,手上的活儿可是一点儿都没停,那大手炙热的就像带着火,摸到那儿都能引着了一片似的。

    热,确实热!

    那大手就在她的身上几个来回儿,就已经让她浑身都燥热难挡起来,她头一次知道原来不是冷才能出鸡皮疙瘩,热也可以,那源源不断的颤粟自后颈顺着脊梁骨顷刻间传遍全身。

    炙热的唇,绵长的吻,如雨点儿般密密匝匝的落了她一身。

    狂舌横扫,欲火丛生。

    所到之处,无不留下只属于这男人霸道狂狷的痕迹。

    所谓冰雪为肤玉为骨,那白嫩的肤质就如美玉一般可以生烟似的,泛着淡淡撩人的光晕,细腻的触感,如丝如缎,摸上去就再也无法停手。

    嗯——

    一声儿娇呼,撩人心火。

    乔楚背着撩火的大手撩拨的已经有点儿意识涣散似的,所有的反应也只能出于本能,可当这暧昧至极的一声儿自口中溢出,真真儿的让她懊恼不已。

    不管是谢意还是歉意,她还有什么可以还给这男人的,也就只有自己这一副皮囊了,没想躲,也知道躲不过,但也绝没想过去迎合。

    可这做(和谐)爱是俩人的事儿,光一边儿使劲儿可不就成强(和谐)了?

    被三爷这么一个无论您从理论知识到实战经验都登峰造极的殿堂级高手来说,还能一点儿反应没有的在那儿躺着,那跟死人也没啥分别了。

    一双翦水般的眸子瞪的大大的,一副为刚才的声音悔不当初的模样。

    男人看着那小样儿觉得特别有意思,邪唇一勾,眸子里尽是笑意。

    “妞儿,想出声儿就出声儿,没人拦着你!”

    羞,羞死个人算了。

    乔楚猛烈的摇头,连带胸前那两只雪白的小兔子也跟着颤颤巍巍的晃动着,本就贴合紧密的身子,那小腹在那儿撩着火儿的来回蹭着,越摩擦还就越生热了。

    “还挺倔!”

    雷绍霆邪肆的大手就不管不顾了,找准了地儿就下手了,这厢欲火喷张,那厢也早已欲念横流。

    啊——

    羞赧的别过脸,小手儿胡乱的伸过去推拒着,这种感觉太折磨人了。

    说是胡乱推拒着,其实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儿,每一次都扫过那早已按耐不住,跃跃欲试的火热上。

    “真是个妖精!”

    男人一声低咒,整个埋入了那润泽丝滑里,一没到底。

    疯魔了,彻底疯魔了!

    身处**处,在无法言说的兴奋中竟然夹杂着一丝紧张,就如一道美轮美奂的菜肴,猛的端到了眼前,还着有点儿不知道从哪儿下嘴。

    可一旦吃上一口,那诱人心魄的味道,那必将是大快朵颐,想索取更多。

    原始的**,低粗的喘息,每一下都诉说着无尽的渴望和难以言喻的情愫。(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那红颜娇,那水眸媚,那菱唇软,那蜜窝香…

    无一处不刺激着男人极致发烫到不可自控的身体。

    半帘明月影瞳瞳,照见鸳鸯锦帐中。

    梦里玉人方下马,满阶秋雨湿梧桐。

    “…乔楚…乔楚…我的妖儿…”

    那一声声的低唤,犹如带着某种魔力咒语一般,敲击着耳膜,直接渗进大脑摧毁着乔楚最后一丝理智。

    跟自己说好的不迎合,全数被这一波一波的力量击溃,幻化成的却是一声声夹带着抽噎的低哼。

    无疑,她的身体是敏感的,她的身体是诚实的,她的身体是没有原则的。

    好吧,战斗吧!

    理智战胜欲念,还是欲念压倒理智,都已不重要了。

    乔楚就在这天人交战的碰撞中,已不知昏死过去几次了。

    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理智!

    无尽,沉沦…

    这一夜,格外长…

    ***

    东方太阳升起,透过窗子将那暖暖的阳光一簇簇的送入房间,照在那张一夜靡乱的大床上。

    要说人的坚强意志是靠生活磨练出来的,那么身体强悍绝对是要靠一次次真枪实战才能磨练出来的。

    此刻的乔楚睡眼惺忪的半眯着眼,虚脱的趴在大床上,已经顾不得想昨天那男人兽欲大发时在她身上做的事儿了,也顾不得这时候儿应该躲进被子里赧然娇羞了,因为此刻她浑身就如被大拆大卸后又重新组装上了一般,总觉得各个部位的零件儿都不是那么灵光了,就连手指头因为昨晚抓着床单太用力这会儿都有点儿不听使唤了。

    也不知道这位爷哪儿来那么大的劲头儿,几乎整个晚上都在折腾,钢枪不倒,精神抖擞。

    真真儿的是赶上常山赵子龙,一人一枪,七进七出长坂坡,大破八门金锁阵的架势了!

    这会子跟没事儿人儿似的雷三少正用那修长的手指在乔楚那光滑细腻的后脊梁上跟弹钢琴似的来回摩挲着,最终落在那两个小巧的腰窝儿上。

    揉揉这个,摸摸那个,就跟玩儿不够似的。

    看着那妞儿白里透红的小脸儿在阳光普照下显得格外安详平和,樱红的唇瓣,因着昨晚他疯狂的蹂躏,此刻正散发着动人心魄的魅惑光泽,微微的抿着,轻浅的呼吸,平缓均匀,整个人看上去都像一只懒睡的猫咪,柔柔软软,让人忍不住慢慢的摩挲着那绒毛,稀饭着,爱抚着。

    “妞儿,起来了,哥哥带你吃饭去!”轻拍了一下那弹性十足的小屁股,雷绍霆心情大亮。

    显然折腾一宿几乎没睡的事儿,在咱雷三少身上一点儿也没体现出来,人家依旧玉树临风,神清气爽的。

    乔楚心里不禁暗暗腹诽着,凭什么他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她就软的跟滩烂泥似的啊,照这么下去,自个儿也离死不远儿了。

    忽然眼前一黑,有种前途堪忧的感觉。

    其实乔梁放出来了,虽说他帮过她,但也都是这位爷自愿的,她真没必要再豁出去自个儿这么还人情了。

    可是乔楚再笨也能看得出来,这位爷显然对她的身体很感兴趣,而且那兴致盎然的样儿是愈演愈烈,一时半会儿是褪不去,如果现在她借着这位爷心情挺好的劲儿提出来交易已经结束,咱俩分道扬镳的提议,会不会立马儿就得死在这儿。

    思来想去,咬不动牙,也跺不动脚了,只能忍一时风平浪静吧。

    “我不吃了,你去吃吧。”乔楚懒洋洋的声音软糯的挠人心肺。

    她实在是提不起精神了,照现在身体每个关节儿都跟断了轴似的感觉,起码今儿上午就得交代在这张还留着昨夜欢爱味道的大床上了。

    想到这儿又不禁暗骂还不厌其烦的在她身上来回摩挲的男人。

    这男人太兽性了!

    “怎么着?不想起?那咱继续?”雷绍霆还乐不得儿的要继续呢,那大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边说着,还边在乔楚耳朵边儿吹气。

    “啊——”

    乔楚腾楞一下儿坐了起来,要说这人的潜力还真是无限大,被男人那么一句话吓的够呛,本以为腰已经断了的她这会儿还真就一悠劲儿就起来了,对上一脸坏笑却大咧咧一点儿都不转眼珠儿的盯着她的男人,才想起来自个儿一丝不挂着呢。

    危险,太危险!

    伸手就去拽旁边儿的被子,使劲儿往自己身上盖,男人也没阻止,就看着她自个儿在那儿折腾。

    “你要过端午节啊?把自个儿包的跟个粽子似的?”

    上去就扒扯着那一圈圈儿围在乔楚身上的被子,不禁笑里带着连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

    这个妞儿挺有意思,不管她在千夜魅是如何冷艳,她在御谭府是如何倔强,她在初识时是如何淡然,行事是如何倔强,但终归还是个小女孩儿,才刚刚十九岁。

    乔楚还是不肯松手,她也不知道自己倔什么呢,每天早晨这男人都得看着她穿衣服,怎么躲也躲不过的事儿,可每天还非得闹这么一出儿。

    雷绍霆不禁觉得好笑,手稍一用力,抓住一边儿被角儿一抖落,那本来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人儿一下儿就从被子里咕噜出来了。

    胳膊一捞,就把那小人儿锁进怀里,横抱着就往浴室去了。

    当然,不出意外的,在浴室咱三少还是忍不住来了一次晨练,心里心疼着又忍不住自己的**,时间不长,却也让乔楚彻底瘫软在自己的怀里了。

    洗澡,擦头发,换衣服,咱三少算是把这活儿干的挺顺溜儿了。

    看着这会儿在副驾驶上小脸儿上的潮红还未退去,瘪着嘴斜靠座椅上闭目养神儿的妞儿,这会儿到真觉得有点儿心疼了。

    可谁让她就是那么诱人呢,他真的就跟八百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彻底中毒了。

    思及此处,不免苦笑连连,他雷绍霆什么时候儿让一个女人弄的这么不正常了。

    乔楚啊…

    是缘,还是劫…

    整个儿一上午的状态就处在混混沌沌的乔楚,这会儿正在学校餐厅有一口没一口的翻着餐盘儿里的菜,一早被男人逼着吃了太多,以至于到现在这肚子还鼓鼓的,一点儿都不饿。

    “那不是民乐系的乔楚吗?”

    “可不是?听说她是千夜魅头牌的舞女,多少人为她一掷千金呢,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挺文静的一女孩儿啊。”

    “那还用说?我还听说,她是陆宇以前的女朋友,嫌人家陆宇没钱,给人家甩了,现在傍上有钱人了,据说男的还在千夜魅因为她跟陆宇大打出手呢。”

    “切,一看那狐媚样儿,哪儿是个安生的主儿啊,不过人家陆宇现在跟菲菲姐在一块儿了,前途无可限量,那女人肯定后悔死了。”

    这俩人一唱一和的跟说相声儿似的,摆出一副窃窃私语的姿态,可是声音分贝却一点儿都没压低,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陆宇就是这么说她的?真有意思。

    忽然觉得所谓什么爱情,都不如眼前这盘儿菜来的实在。

    认识六年,了解六年,一朝翻脸,颠倒黑白。

    她还能信谁?她还敢信谁?

    呵…有意思。

    乔楚就那么该吃吃,该喝喝的,根本就没表现出那俩人希望看到的什么羞愤离去,什么怒然呵斥的样子。

    那俩说着说着没有得到回应,一脸没有达到效果的失望。

    这俩人儿也不算什么能上台面儿的人物,姑且就叫催巴儿甲和催巴儿乙吧,反正平时也就是跟着李菲菲屁股后面而转的小崔吧儿,一天给李大小姐唱赞歌儿。

    要问为什么这帮人一天没事儿哄着李菲菲,那是因为人家老爸是公安局长,人家姑父就是l大的书记,跟着混总没坏处,更何况,李菲菲花钱大方,平时出去吃个饭泡个夜店什么的都是大手笔,他们跟着混吃混喝儿也习惯了。

    最近和李菲菲谈话间听了不少关于乔楚的事儿,当然都是一边儿倒的乔楚是如何如何的坏,她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委屈。

    那么作为跟着人家混饭吃的小兵儿,此刻就得特别有颜色的为李大小姐出出恶气。

    俩人儿看着在旁边儿唱三音儿根本没用,就直接端着盘子过来了,坐在了乔楚的对面儿。

    “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乔楚吗?”催巴儿甲上来就是一副不善的样儿,声音抬高了八度,吸引着餐厅其他的人都往这边儿看过来。

    乔楚眼皮儿都没抬,想着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聊啊?刚刚那话没反应,就跑到跟前儿来说了?

    “可不是?怎么,今儿没去千夜魅跳舞啊?”催巴儿乙一脸的好奇似的,歪着脑袋去看乔楚的表情。

    无聊,真心的无聊。

    乔楚本来就不想与人为敌,这种冷嘲热讽她也见怪不怪了,所以这几句话,激不起她什么怒气,她叫过妈的那个人昨天那么骂她,她不是也过来了?这两个人说的这些冷言冷语也不过是小场面了。

    端起盘子,站起来,所谓不躲君子得躲小人,还是走为上比较好,不用给自己添堵。

    “还没吃完呢,别走啊!”催巴儿甲站起来拉住了乔楚的胳膊,俨然要把这事儿闹大了不可。

    “放手!”

    乔楚眸色一沉,带着不似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淡定和沉稳,冷然的表情让人看出喜怒,反倒让人有点儿捉摸不透,不敢轻举妄动了。

    “你拽什么啊?你以为你傍了大款就牛逼啦?”那催巴儿乙显然是个比较虎的,上去就要推乔楚。

    乔楚一个闪身儿,那催巴儿乙一下扑了个空,惹得旁边儿看热闹的人都不禁笑了起来,显然乔楚还没有那么有名儿,这么大一个学校,怎么可能都会认识一个民乐系的乔楚呢,只是哪儿热闹往哪儿凑合罢了。

    “我叫你放手!”乔楚极有耐性的又说了一遍,那水亮的眸子此刻却已经凝水成冰。

    她不想惹事儿,不代表她会任人欺负。

    “我不放你能把我怎么样?一会儿菲姐就来,让她教训你!”

    说曹操,曹操就到。

    就当乔楚猛的甩开催巴儿甲那膈应人的手爪子时,那一身儿红的李菲菲就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那红格外显眼,那恨天高的高跟鞋在餐厅的地板上踩的哒哒儿的响。

    “菲姐!”

    “乔楚!你还真是挺牛逼啊?”李菲菲看到了乔楚,气势汹汹的过来了,扬起手上去就要打。

    她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下说出她气氛的缘由,就因为这个女人,她爸爸被停职,她这会儿也得老老实实的什么都不敢动,很多本来联系好的买卖线儿一下全都搁置跑空,还有陆宇见天儿的若有所思,也是想着这个小贱人,她怎么能不气?

    那染着红色指甲油的红指甲,眼瞅着就照着乔楚的脸要呼过去了,可预计的“啪”那声儿根本就没响,那手腕儿就被乔楚一把抓住了。

    “李菲菲,你够了,这么多人看着,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说完,将那张牙舞爪的手爪子甩开。

    乔楚也就在雷绍霆面前显得娇小的很,可是在一般人儿面前,她还是属于个子比较高的,尤其面前这个小小的李菲菲,穿着恨天高也还比乔楚低了半头呢。

    “乔楚,你别以为有雷绍霆给你撑腰,你就了不得了,你以为他没回都能帮你?人家新鲜劲儿过去了,还认识你是谁啊?我还要告诉你,陆宇是我的,你别动心思了!”

    被乔楚狠狠的甩开,李菲菲也觉得脸上有点儿挂不住,照平时,她被甩开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算有,她也一定会反手一巴掌补上去,可是对上乔楚那冷冷的眸子,她还真就没敢补那一巴掌,可是话还是得说,还得大声儿说。

    “是你的你看好就行了,没必要来告诉我!”乔楚冷笑一声儿,这女人还可以再无聊点儿吗?

    说来说去不还是陆宇的事儿吗?这女人怎么就认定了是她还惦记着陆宇呢?要说这人要是认上死理儿了,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了。

    “乔楚,别给脸不要脸!”没等李菲菲发话,一边儿催巴儿甲先骂上了,这时候儿正是在李菲菲跟前儿买好儿的时候儿,那种酒肉朋友间建立的感情,有时也真的是酒壮怂人胆。

    乔楚冷眼扫过这些看上去极其幼稚而滑稽的人,真的很无语,端着盘子要往外走,又被那催巴儿乙给拉住了。

    “你们还有完没完?”乔楚一怒,将那餐盘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

    好,倒是要看看她们要干什么。

    这几个人都没想到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乔楚,一怒起来,竟然有一种震慑人心的气场,都是一个愣神儿。

    刚刚进餐厅的秦子珊急忙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

    “子珊,没事儿!就是有些不长眼的人,倒了我的胃口。”李菲菲看着乔楚的眼神儿带着无尽的鄙夷与不屑。

    “行了,菲菲,看我的面子,这事儿算了!”

    “行,你说话了,我怎么能不给面子呢,你等会儿,我再跟她说句话!”

    李菲菲慢慢走近了乔楚,身子贴了上去,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以为你弟弟是林涛找人打的?林涛有什么理由打你弟弟?他又有什么能力能办成这样儿的事儿?”

    她这儿不顺序,也绝不能让乔楚舒服了,这模棱两可的话,没有指名道姓儿,可她能断定,乔楚一准儿就得怀疑到雷绍霆的身上。

    雷绍霆这连环计害的她爸也害了她,她斗不过雷绍霆,也得给他找点儿恶心,至于秦子珊那边儿,乔楚找雷绍霆质问闹崩了,就算自个儿又卖个人情给她,秦子珊一天深闺大小姐,不知道其中的事儿,当初她李菲菲和秦子珊做朋友,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老爸就是跟着秦副市长混的,和秦子珊搞好关系总是没有坏处的。

    李菲菲说完,跟秦子珊点头儿示意一下便带着那俩小崔吧儿扭着身子走了,看热闹的人也尽数散去,只留下秦子珊和乔楚。

    乔楚知道李菲菲说这些话绝非好心提醒她什么,可这话,她又不得不琢磨琢磨了。

    秦子珊依旧惯有的优雅,只是剩下她与乔楚两个人了,那笑容也自然就收敛了,表情说不上有多不友善,可是也绝对和在西餐厅见面时热络劲儿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谢谢师姐!”

    高低得说一声谢,毕竟刚刚人家都抬出自己的面子了,才将刚刚的僵局顺利结束,可是除了谢谢,乔楚也没打算和她多说什么,估计人家也不想和她多说吧。

    “不必谢我,我没想帮你,只是欧阳老师叫我来找你而已。”

    秦子珊话说的疏离的很,但看来演出还真是确有其事儿了。

    跟着秦子珊往民乐系的排练室走去,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乔楚没说话,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而秦子珊不说话,则是她心里有了底,没必要再和乔楚多费口舌了。

    雷老夫人一席话,算是给秦子珊吃了一颗定心丸,她本来想要的结果就是跟雷绍霆在一起,其他的她也不想多加过问。

    可是不细想都能明白,雷老夫人命管家去查了乔楚,那么自然就是要找到合适的办法让乔楚离开雷绍霆,既然雷老夫人会为她扫清障碍,那么她当然是乐享其成。

    到了排练室,还真如秦子珊那日说的,新生晚会,她得和秦子珊表演合奏。

    “你就是乔楚?”

    “欧阳老师好!”乔楚礼貌的点了点头。

    这欧阳耀华在民乐界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熟悉大部分民族乐器,而且哪个拿出来还都能弹奏或吹奏一曲,但单说他的专业是二胡,多次荣获大奖,值不过,欧阳老师为人低调,很少参加商业活动及演出,只是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

    他看上去三十岁出头儿,身高有一米七八,在一般人来比较,自己也算是中等偏高的了,身材板儿瘦的,穿着一套改良的唐装,头发是那种短短的毛寸,看着干净利落,五官长的也十分周正,尤其是那额头,天庭饱满的,眼窝儿不深,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笑却会眯起来,看着很是容易相处。

    “咱们系就你和子珊是弹琵琶的,各自演出节目有些重复,我就计划把你们两个安排在一起,这儿呢,是曲子,你们回头儿练练,差不多了,就在块儿对一对。”欧阳老师把一沓谱子递给了乔楚。

    接过来一看,正是她比较顺手的《十面埋伏》只是因为是两个人合奏,曲子有些地方加了很多变动,不过熟悉熟悉,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子珊是师姐,又多次在国内获奖,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多请教她!”

    “嗯,还请师姐多多指教。”

    乔楚礼貌的冲秦子珊点了点头,秦子珊嘴角扯了个弧度,算是回答了。

    欧阳老师又交代了一些演出的具体构思,大概框架,就走了。

    “师姐,那我先回去了!”

    乔楚拿着谱子,虽然知道秦子珊也不会回答她,还是礼貌有加的说了一声儿。

    “乔楚,我承认我不喜欢你,但是一码是一码,关于演出有什么事儿,你还是可以来找我的。”

    秦子珊这话说的很大度,又很场面,听起来你就觉得这人还是公私分明的。

    乔楚也没想到秦子珊会这么说,但是起码关于排练的事儿不会太别扭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