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章 转一圈儿又回来的画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打从跟欧阳老师那儿和秦子珊碰了一下儿节目的事儿,乔楚就开始进入了紧张的排练当中,这几天除了有课和打工,基本就泡在了排练室里了。

    虽说是自己熟悉的曲子,算是手到擒来的,只不过乔楚向来对什么事儿都有一股子认真的钻劲儿,即便是有把握的事儿,她也希望能做到更好,尤其是琵琶,她更是不会有一丝的放松,总觉得这是爸爸给她的最宝贵的东西。

    其实说起乔楚的爸爸乔连海的琵琶弹的并不算有多好,一没拜过名师,二没在任何赛事上获过奖项,充其量算是算是业余爱好者里比较专业的,但是每当乔连海拿起琵琶弹起那首《月影》的时候儿,总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眼底浮现出淡淡的忧伤。

    乔楚以为这世界上只有她的爸爸弹琵琶弹的最好了,直到她弹琵琶两年后,爸爸给她找了专业的老师,她才知道,从技艺水平上评价,爸爸真的弹的不算好的,可是他却弹的很有感觉,在那忧郁的浅淡弦音响起时,便会让人忽略了那并不娴熟的技艺了。

    她的老师经常夸奖她,是个无论从先天的条件,到后天的勤奋,不论是从外貌形态到内在气质,都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可是乔楚觉得,她始终弹不出爸爸琴音里的韵味。

    “弹的不错啊,乔楚!”

    也许是学艺术的人天生对美好事物的敏锐触感,原本刚要进排练室的欧阳老师看到那个纤瘦身影坐在排练室的窗前,完全沐浴在从阁楼斜斜的窗户洒下来的秋日暖阳下,不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不禁萌生了一种圣洁的感觉,不想打扰这份祥和安宁的画面,就连自己的心也都跟着宁静下来,直到乔楚弹完了最后一个音,欧阳老师才慢慢走进来忍不住赞扬。

    “欧阳老师!”乔楚站起身,对着欧阳老师微微一笑。

    “你弹的是《月影》?”欧阳耀华听到这首曲子,眼神中难掩欣喜。

    “欧阳老师知道这个曲子?”乔楚也些诧异,这不是什么有名的曲子,是小时候儿爸爸教给她的,每天准备开始练琴时,她都会先拿出来弹一遍,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

    “嗯,还是我上学的时候儿,在一个朋友那儿听过那么一次,那时候还年轻,听不出个中韵味,只是感觉胸口被什么压着,现在才知道那种悲戚感觉叫无语凝咽。”

    乔楚听着欧阳老师这么说着,心里却也荡着涟漪,竟然有人知道这首曲子,偶尔她也会问爸爸他的朋友现在在哪儿,爸爸就会沉默下来,不回答了,她看得出来,爸爸不想提,那神色就像不敢提起一样。

    如果她能找到这首曲子,那么能不能圆了爸爸的一个心愿呢?

    “欧阳老师,那个…”

    “欧阳老师!”

    乔楚本来要追问的一句也被进来的秦子珊打断了,也没办法再追问下去了,本来也是心里头的一个疑惑,等有机会了,再好好儿找欧阳老师问问这事儿吧。

    秦子珊身后跟着的是舞蹈系的学生,是为两个人的演奏伴舞的,看来正式的合奏排练今天就要开始了。

    整整一个下午,就在那放的响亮的音乐声音,和后面儿翩翩起舞的氛围下一遍一遍的弹着同一首曲子,本头一天晚上折腾的浑身酸痛是一点儿都没减,反倒因为一直抱着琵琶的原因,胳膊更加僵直了。

    其实她内心里总觉得琵琶是个比较内敛的东西,适合于在一个优雅的环境下静静聆听的感觉,即便是《十面埋伏》这话总激情高昂的曲子,也没必要要弄的跟歌舞剧似的那么复杂,反倒失了琵琶独有的韵味。

    但是这演出也要与时俱进,现在春晚都弄的跟3d电影儿似的,l大又是个大艺术院校资金最雄厚的,搞一个晚会虽说比不了春晚那么大扯,但是灯光舞美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炫目的舞台,让乔楚也是看的眼花缭乱的,忽然感觉这本来是一个联欢会兴致的东西好像变了味道了。

    她真是没想到一个新生晚会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她更没想到会有那样的意外发生,当然这是后话。

    折腾了小半天儿,乔楚可以松一口气了,耳根子也终于清静了许多,想想那几个月在千夜魅那样嘈杂的环境下,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混过来的。

    收拾着东西,将琵琶小心翼翼的放进琴箱里,正要走呢,秦子珊招呼着那些正换衣服的舞蹈系学生,转头也冲着她招了招手儿。

    乔楚放下手里的东西,也走了过去。

    “大家今天排练辛苦了,晚上我请客,咱们去糖果汇热闹热闹。”

    “好嘞!”

    “谢谢师姐!”

    一听这话儿,这帮小姑娘儿可是积极响应,热热闹闹儿的就应了下来。

    “师姐,我就不去了。”

    乔楚今儿得去医院看看了,这几天被这男人捆着,甭管多晚,他都得去医院把她给接回去,今儿医院那边儿好像说乔梁得有一个跟踪检查,晚上得留人,这才在无数次保证一有事儿就给雷绍霆打电话的前提下,那位爷才同意了今儿晚上不回去了,可是打从认识雷绍霆到现在,她还真就一次也没有给雷绍霆打过电话,一般情况都是她一切行动听指挥。

    “怎么不去呢?大家一起才热闹嘛,一起去吧。”秦子珊美眸一转,看过来的表情带着关切,这让乔楚还真有点儿不太适应。

    “我得回家看奶奶,太晚了回去她该担心了。”乔楚也不想提什么弟弟住院的事儿。

    “放心吧,不会太晚的,这么多漂亮姑娘呢,我也得负责任不是?去唱唱歌儿,正好就在那儿吃自助餐了。”秦子珊优雅带笑的调侃了一句。

    “哎呦,乔楚,去吧去吧,一块儿去玩玩儿呗。”旁边儿的一个女孩儿也张罗着,一下午排练下来,大家也算是熟了,学艺术的女孩儿本来就性格活泼,那熟悉的就更快了。

    乔楚是真不想去,可是毕竟师姐都说这话了,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能太说不过去,而且最近排练总和秦子珊在一起,虽然不会像好朋友一样热络,但是确实如秦子珊所说,乔楚有什么专业上的问题问到她了,她也会细心给她讲解,倒也没摆什么架子,就好像那天在咖啡店找她谈判的事儿从未发生过一样。

    既然人家那儿翻篇儿了,乔楚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虽说不太情愿,却也还是答应下来了,大不了到那儿意思意思就提前走了。

    “那,我打个电话。”

    “好,我们到外面儿等你。”

    乔楚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给旁边儿病房的苗阿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要晚点儿过去。

    又琢磨着用不用给那位爷打一个电话呢?

    看着键盘上的拨号儿键,愣了会儿,又关上了。

    别给自己添毛病了,虽说一天的认着这位爷摆布,但也一直都是随叫随到的关系,远没到打电话报备的程度。

    刚要提着琵琶往外走呢,电话又响了起来。

    “妞儿,嘛呢?”那位爷一般打电话第一句都是这个,不是“嘛呢”就是“跟哪儿呢”,爷一问,就得老实交代着。

    “刚刚排练来的,刚结束。”

    “呦呵,你还有劲儿排练呢?看来爷昨儿晚上还不够卖力气啊。”男人恶趣味的嘿嘿儿乐着,说那话又开始走板儿了。

    乔楚一阵儿脸红,这位爷是三句话不离那点子事儿。

    “你打电话找我有事儿?”

    “爷去接你吃饭,然后再送你去医院。”

    既然他打过来了,那还是交代一声儿吧。

    “那个,我们一起排练的同学晚上要一起去唱歌,就在那儿吃了。”

    “呦呵,还挺忙,爷的面子都给卷了!”

    “没有…也是刚刚约好的,我也不知道。”

    “得了得了,爷哪儿就那么小气了?去吧,我不是给你卡了嘛?钱你花,别给爷丢人!”

    这男人,不花钱就丢人了?再说这些人有谁知道她与他的关系啊,丢人也丢不到他脸上去啊。

    就那天李秀珍来闹那么一出儿的第二天早晨,这位爷就塞给她了一张卡,就说了一句“爷怎么也不能亏待我的妞儿不是?”

    乔楚本来要推辞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那冷冽的眼神儿生生的给憋了回去,看来规矩没有变。

    爷给了就收着,爷要了,她就得给。

    那卡和一般信用卡大小,却是纯黑色的,什么字儿都没有,看起来挺特别,乔楚没办法推辞,把卡装在钱包最靠里的一个卡位里,因为她根本就没想过要用这张卡,当然,她也不知道这卡的分量。

    “秦师姐请客,不用我花钱。”

    “她也去?”男人话一顿,刚刚戏谑的语气敛了去。

    “嗯。”

    “……”

    “我还是不去了吧。”

    谁知道这位爷刚刚答应的痛快,这会儿会不会又翻脸改主意,虽说最近这位爷见天儿的心情不错的样子,可也不能掉以轻心的忘记他喜怒无常的事儿。

    “去吧,去归去,别听她瞎嘚啵,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乔楚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秦子珊能和她嘚啵什么啊,刚刚邀请着她一块儿,也不过就是因为那么一群人呢,落下她一个显得有远有近的不好而已吧。

    雷绍霆本来也不想限制这妞儿的自由,虽说这几天几乎朝夕相处的,可是他本来想的厌倦这一说儿根本没有发生,反而一天见不着这妞儿就心里挠的五积六受的,这晚上不来回在那小身体上折腾个一六八开的,就睡不着觉,就得失眠。

    反正毛病添了不少,哪个都没有要好的迹象。

    不过今儿他这么痛快答应,也是因为本来这妞儿今儿就应该去医院,而今天,他得去回家露个面儿,本来一天恨不能一个电话的雷老夫人打从出院还一个电话都没给他打过,这明显就是老太太那儿跟他还置气呢。

    知道老太太这一趟进医院,也不过就是装病吓唬吓唬他,软硬兼施的树立一下作为***权威,对于老太太这种老小孩儿的做法儿雷绍霆也只能莞尔,这院也住了,上次的话题也没再提,也算是老太太让步了,他要再不过去可真就不孝顺了。

    去了,估么着也就住风锦园了,反正没有妞儿能抱着,他回中山别墅也没意思。

    雷绍霆六点多就到了雷府了,在风锦园洗了个澡,换了身儿米色的休闲装,看起来少了不少的戾气,多了几分随性。

    到了雷老爷子住的风清园还得穿过一个走廊,远远看着俩人儿抬着东西跟着一个人儿也奔着风清园去呢,走在头里的正是秦怀礼。

    这老小子,坐不住了。

    今儿能劳动到秦副市长跑一趟,大概也就是因为李寿林被停职的事儿。

    虽说李寿林这事儿在外面儿看来远没有那么引人注目,可是对于秦怀礼来说,这件事儿却可大可小,雷绍霆这么一招儿连环计,不过也是杀鸡儆猴,明知道李寿林是他的人,还去动,那肯定就是要给他一个警醒。

    秦怀礼近几年在自己儿子的公司里投注了不少心血,自己有公职在身,那么很多框子外的收入也得靠着别的地儿洗,所谓什么秦天跨国集团,也不过就是贪来的钱送到国外去洗,黑的洗成白的,暗的洗成能见光的,不查那自然是啥事儿没有,可是要查,一点儿星星之火便有燎原之势。

    大面儿上知道他与李寿林两个是唇齿相依般关系的人少之又少,他们对于这种事情也十分谨慎,但是雷家却很清楚这件事儿,所以雷三少突然动了李寿林,是否表示雷家人的一种态度。

    东郊那块儿地皮,d&k集团跟秦天国际都看上了,头天开盘,放出来的倒不算最好的,也不是什么头号儿抢手的,地儿不大但是那个位置确实不错,紧挨着京东快速路,发展起来也是相当有商业价值的,两边儿都挺看好,却被秦天冠压群雄,一举拍得。

    可正是d&k集团宣布要往东扩展这空当儿竞的标,秦天却先拔了个头筹,这一举动着实没给雷家面子,不知底儿的人自然是觉得d&k集团虽大,毕竟是民,而秦天集团背后却是官,谁大谁小就一目了然了,但只有秦怀礼知道,自个儿是还名不见经传时,人家雷家就是世代荣华呢。

    “老将军身体还是这么硬朗,国之大幸啊!”

    操!真他妈都是哪朝哪代的话了,挨的上吗?

    雷绍霆不禁在旁边儿皱着眉头,对这种虚以委蛇的嘴脸厌恶至极。

    “怀礼啊,今儿来是啥事儿?”雷霆可不会那么多弯弯绕儿,也是一个不喜欢奉承,有事儿说事儿的人。

    “没事儿还不行来看看您啊!”秦怀礼乐呵呵儿的坐下,也是一派熟络的样子。

    莫宛如虽说也不太喜欢秦怀礼这样儿明明是打官腔儿习惯了还硬要装实在人儿的劲儿,可她倒也能理解,在位置上呆久了,也难免说话都得三分实七分虚的。

    她们家雷老爷子这不也是当了一辈子军人,说话直来直去的,就算以前跟自己的领导,也总是梗梗着脖子犯倔,该说理也得说理,也就是那个年代,换做现在,他别说将军了,连个小兵儿都当不上两年,就这么个倔脾气。

    聊天儿也得是对了路子的人他能说上个没完,但是不怎么待见的,也自然就没什么话说。

    “来了就好,还带什么东西啊,这可就外道啦!”莫宛如肯定不能像那倔老头儿一样儿连个闲嗑儿都不会唠,坐在一边儿寒暄着,吩咐着下面儿人上茶。

    “别的东西我也就不拿了,可这琥珀画儿可是老将军喜欢的,早就想送过来,这不是前一阵子出国考察才回来,让别人送我也不放心啊,今儿下了飞机就奔您这儿来了。”秦怀礼冲着后面儿俩人儿挥了挥手儿。

    红色的大锦绒布一拉开,那《飞天》琥珀画就呈现眼前。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怎么好收呢,当初子州大价钱拍下来,看来是喜欢的很,我们家老爷子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去了,都快没地儿放了,还是拿去给子州观赏着吧。”莫宛如一直笑眯眯的,这话听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但是又觉得哪儿挺别扭的。

    莫宛如是挺喜欢秦子珊不假,但是也没有到爱屋及乌的份儿上,上次因为拍卖到后来雷绍霆打了秦子州这一系列的事儿上,她始终是觉得秦子州不对在先,而又拍走了她老头子喜欢的东西,更不免得拿话磕打他两句。

    “雷老夫人这话可就让我惭愧了,我那儿子啊,让我惯坏了,后来知道这事儿我把他狠狠儿的骂了一顿。”秦怀礼哪儿能听不出弦外之音啊,可今儿来也是想表明一个态度,这商场上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虽说d&k这么大集团不至于因为一块儿地皮就撕破脸,那保不齐的就在别的生意上起了龃龉,那都不是好事儿。

    “上次也是绍霆太冲动了,不过年轻人嘛,不打不相识的,倒也无妨。”莫宛如依旧保持着高雅的姿态,平和的笑容,可是一句话,彻彻底底的就把这事儿剩余在人家心里的刺儿硬给抹平了。

    “哎,也不怪绍霆,子州那孩子啊,确实不让我省心,不过好在子珊懂事儿,这也算是我的安慰了。”秦怀礼一脸慈父的无奈心酸相儿,适时的提起了秦子珊,这嗑儿就能往两家联姻行靠了。

    “子珊那孩子啊,我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大方懂事儿,知书达理的,尤其啊是对我们绍霆一百个劲儿的,这孩子我放心。”莫宛如一提起秦子珊那笑容就柔和许多,说着不禁看了看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宝贝孙子。

    不看倒好,一看自个儿差点儿没乐出来。

    这沙发上坐的一老一小,那表情那动作,简直如出一辙,冷眉冷眼儿的,一点儿也不因为有客人在就敛着自个儿的性子,能踏实坐在这儿,也完全是给了她莫宛如的面子。

    “这两个孩子相处的也好,这咱们都能放心。”秦怀礼也顺着说。

    雷绍霆听着就不乐意了,浓眉皱的极其的不耐烦。

    这老小子哪只眼睛看到他和秦子珊处的好了?这不睁着眼睛说瞎话呢?眼瞅着再这么说下去,这亲事儿今儿都得定下来,这不是来送画儿了嘛?怎么又扯上这个了。

    不过关于这画儿倒真如三少当初所断定的,这最后还是转回到雷家了,还一个大子儿都不用花,打了人又拿了画儿,这里外里的都是人家雷家占便宜了。

    两边儿又寒暄了一阵儿,秦怀礼也看得出雷霆一直就没什么话说,反正目的达到了,也就别再坐着受着那爷儿俩的冷眉冷眼儿了。

    秦怀礼前脚儿刚走,莫宛如后脚儿就忍不住又跟雷绍霆提起了关于秦子珊的事儿,无外乎就是让雷绍霆收收心,琢磨琢磨这终身大事儿。

    “我说奶奶,子珊才多大啊?我这不是残害国家幼苗儿吗?我可是五好青年,咱真不能干这么不地道的事儿。”雷绍霆俊脸自打秦怀礼告辞也就恢复了只有在爷爷奶奶面前才会有的孩子班的笑容,嘻哈儿的哄着老太太。

    “你少跟我顾左右而言他,你还知道残害国家幼苗儿?那叫乔楚的姑娘还比子珊小一岁呢,你这不是也没客气吗?”莫宛如一脸怨怪,睨着那个跟她这儿插科打诨的宝贝孙子。

    “奶奶,您这刚出院,不宜动气,我陪您下下棋,平复一下心情?”

    雷绍霆打定了主意不跟老太太再因为乔楚的事儿正面儿冲突了,能哄过去就哄过去了,总不能这老太太刚出院,再给送进去吧。

    他也明白***意思,也不是非得秦子珊,只要不是乔楚就行,但是他还真就放不下那妞儿,起码眼么前儿,他还真就没找着能让他这么稀罕的。

    关于和乔楚,他没往深里想,他现在就喜欢那妞儿呆在身边儿,换了别人他就觉得不舒服,那怎么办?那就得留着,总不能找个看着郁闷的,给自己添堵吧。

    一通儿的连哄带蒙的把老太太哄乐了,雷绍霆才回了风锦园。

    忽然觉得晚上真是无聊的很,八点多就躺床上了,翻来覆去的就觉得哪儿别扭,这大床可是三爷特意从beddingking量身定做的纯手工的大床,这儿一张,中山别墅一张,那精炼,恒久,巨细无遗的制造工艺,那精细度,舒适度都是依据着人体医学原理,照着人体骨骼各阶段的生长而设计的,总是睡起来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可是这会儿咱三爷还真就觉得不舒服了,就觉得这手里,床上缺点儿啥。

    缺啥啊?缺那个妞儿呗!

    雷绍霆烦躁的胡乱揉着头发,本来想回家休息休息的他又坐到了电脑前。

    特意找了一个最难搞的项目调出来开始研究,他打算今儿晚上就这么过了。

    要说习惯这东西并不非得是天长日久养成的,有一些习惯真的可能就是一天就能养成的事儿,一旦规律的东西变得不规律,这人就该开始烦躁了。

    半个小时的时候儿,雷三少抽着烟愣神儿。

    一个小时的时候儿,盯着那计划书愣神儿。

    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儿,三少抄起了手机。

    “妞儿,哪儿都别动,我去接你!”

    ------题外话------

    某倾感谢大家的支持,嘿嘿,大么么送给你们!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