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一章 错位的情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夜色降临,华灯璀璨,川流不息的男男女女让本来就熙攘的首体东路更加的热闹非凡。

    这里是l市最in,最潮,最时尚的地段儿,这儿聚集着各式各样的俊男美女,这儿放着的世界最high的迪曲儿,这儿卖着世界上最贵的假酒,这儿彰显着一带年轻人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不管怎么样,作为新一代的潮男潮女儿,您连首体东路都没有混过,出门儿是绝对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的。

    糖果汇就坐落在首体东路,一个大大的棒棒糖霓虹灯在整片灯光闪烁中格外显眼,那建筑风格也处处孕育着神秘的感觉,仿佛跃跃欲出的**都可以在这里得到释放一般。

    所谓糖果汇,顾名思义,这儿聚集的可都是甜甜的尖果儿,个个儿的条儿好盘儿亮,也不乏小明星们的身影,生意自然是好的不得了。

    糖果汇一共分四层,这里和别的夜店有些区别,不似那般嘈杂喧闹,追求的是另一功劲儿,群集在这里的尖果儿们都是一群附庸风雅的动物,她们要的不是疯狂,而是一种潜在深藏的**,在迷乱的夜,寻找最真的自我。

    一楼是巴洛克风格,看上去竟然是古朴大气的,中间的舞台比别的夜店小了很多,好像就是要捆绑着人们相互依偎,相互摩擦,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感受这夜的魅力。

    楼上三层却极尽奢靡了,每个房间都风格迥异,这会儿,乔楚跟着秦子珊这么一大帮人在三楼的浪漫巴黎房间,唱的热火朝天。

    当然乔楚只是个观众,不时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琢磨着差不多了,就说一声儿提前退场。

    秦子珊显然兴致很好,刚刚唱了两首歌,赢得一大片掌声,较好而声儿,虽说有奉承的成分在,但不得不承认,秦子珊唱歌确实也不错,平时说话不觉得,可是唱起情歌来也自有一种悠扬婉转。

    大家都不停的叫着好儿,乔楚也跟着鼓掌,这会儿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本着三声儿就得赶紧接起的原则,一看是那位爷,急忙先按了接听键,本来想说让爷稍等,她出去接,可是那边儿什么都没说,就下了“原地待命”的命令,便挂了电话。

    一瞬的愣神儿,这位爷是要来这儿找她?可秦子珊在这儿呢,她明知道秦子珊喜欢雷绍霆那个劲头儿,这么一来,不等于是在秦子珊面前耀武扬威了?

    虽然她真的很无辜,可是她也知道,一旦这件事儿发生了,秦子珊也不会怪雷绍霆而是会把矛头都指在她的身上,有钱的人的思维就是这么怪,她领教过。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儿秦子珊已经坐到她的身边儿了,看着秦子珊笑意正浓的喝着酒,她应该没听到刚刚的电话吧。

    这边儿唱罢,那方又起,那歌儿就没断过,气氛也是极度升温,乔楚却完全热闹不起来,打从接了电话心里就有点儿忐忑,自己有一种躺着也会中枪的感觉。

    不知道一会儿这位爷会不会就直接杀上来,那这算怎么回事儿呢。

    “乔楚,怎么不去唱歌?”

    “我不太会唱。”乔楚笑了笑,拿起果汁儿抿了一口说道。

    也许因着出来玩儿受了气氛的感染,秦子珊和她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生硬了,在别人看来,这师姐对她这个师妹也算是照顾有加的。

    “那就喝酒!”秦子珊给乔楚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在乔楚的杯子上一碰,便一饮而尽了。

    乔楚是没想到她喝酒这么豪爽,想起上次在千夜魅秦子珊喝多了在洗手间吐个不停,可劲儿却喝这么一大杯洋酒跟喝白水似的,真不像是没酒量的。

    “师姐,你慢点儿喝。”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大口,也算是意思意思了。

    “我干了,你才喝这么一口,太不公平了,来来,满上,咱俩再干一个,干一杯一笑泯恩仇。”秦子珊又给乔楚几乎满着的被子又填了点儿,又重新递到乔楚手里。

    乔楚虽然喝酒会脸红,可是一般的酒却从来没醉过,也即是上次误喝了男人的伏特加,才觉得有醉意,可好在喝那么一杯,也就没有再继续往深里醉。

    具体能喝多少,她自己也不清楚,可是总在感觉下一秒就要醉过去了,可下一秒依旧还算清醒,可是她打心眼儿里不喜欢喝酒,更不喜欢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

    可秦子珊都说出了一笑泯恩仇的话了,她真的就不好再推辞了,本也没有什么仇,反倒因为秦子珊没有将她知道的事儿向雷老夫人告状而有点儿感激,别的不去表示什么了,这一杯酒是不能不喝的。

    “本也没什么的,那师姐,干杯。”乔楚主动去碰秦子珊的杯子,随后儿就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

    秦子珊一笑,也喝了杯中酒,也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刚刚那句一笑泯恩仇,反正乔楚还在没很快适应过来的时候儿,人家秦子珊就真的跟没以前的事儿一样了。

    “乔楚,上次我找你谈,我有些话说的有点儿过,不过我一直都不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可是在爱情面前,又有谁是正常的呢?”秦子珊似是无奈的一笑,又灌了大半杯的酒下肚儿。

    这话茬儿,是要开始掏心窝子了吗?

    除了白翎,其实乔楚挺排斥听别人跟她这么掏心窝子说话,她不喜欢那种明明不关她的事儿,她都会不自主的内疚的感觉。

    可显然,秦子珊话匣子打开,也就没合计着收回去。

    “我和邵霆认识了五年三个月零六天,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晚宴上,我十五岁,他二十一,我第一次发现,世界上还有长的那么好看的人,他那个时候儿没有现在这么凶,那时候儿他刚刚从部队回来,身上那种挺拔威武的军人气质怎么看怎么帅,头发短短的,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不说话时嘴唇总是抿着,他的嘴角天生的上扬着,配上那冷脸,看上去英俊中带着邪气,你知道的,小女生嘛,很容易就被这样的男人所吸引了。”秦子珊自顾自的说着,一会儿笑的幸福,一会儿那眼神柔和的如一汪水儿,已经沉浸在了回忆里。

    乔楚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也只有这么静静听着,她不知道秦子珊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起这个,一杯酒真的可以让人脆弱的向谁都能道出心事吗?

    接着倒酒,碰杯,喝酒,乔楚也没扫了兴致,继续陪着秦子珊喝着,听她讲着,可还是不时的瞥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想着这个男人差不多几点会到,她要用个什么理由抽身离开而不被秦子珊撞见。

    “刚开始也不过就是小女生懵懂的喜欢罢了,爱上他是因为有一次,我遇到了坏人,是绍霆挺身救我,还为了我挨了一刀,可是他死命的护住我,我有点儿都没有受伤,我才感觉到,他是我的天,只要有他在,我就一点儿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虽然他对谁都是冷冷的,好像不太好相处的感觉,可是他的心是火热的,因为只要我有困难的时候,他都会及时出现,有一次,他知道我不能喝酒,冒着大雨开车过来接我,我把他的车上吐的乱七八糟的,他可是个有洁癖的人啊,你想想他得气成什么样儿?不过,他真的没说我,还照顾我,把我安全送回了家。”秦子珊说起她与雷绍霆的往事,脸上带着幸福满满的笑容。

    正如秦子珊说的,她确实不能喝酒,这会儿边说着,身子就不自主的有点儿晃晃悠悠的往乔楚这边儿倒了。

    乔楚忽然觉得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那种异样在心里翻涌着,说不清道不明的。

    不管秦子珊今天是酒后感慨,还是有意跟她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这让她认清楚了一件事儿,她总是鸵鸟精神的混日子真的不行,不管她与雷绍霆之间是因何而起,可是今天听了秦子珊的话,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非得要在两个人之间插上那么一脚一样,尽管那是被动的,可是那感觉着实不好过。

    五年三个月零六天,多么清晰的记忆。

    每次有危险都会及时赶到,原来这位爷总能预见到危险。

    有洁癖的他,可以由着秦子珊吐的乱七八糟,这对别人来说可能不是事儿,可是对于雷三少来说,能够没有气怒,起码说明了这个人的特殊。

    这还不够明了吗?

    乔楚,你不是很倔强嘛?你不是不愿意向命运低头嘛?那你为什么在乔梁放出来以后,还要和这个男人纠缠不清?你何时软弱到了这种地步了?

    ……

    秋叶晚风凉,乔楚被风这么一吹,浑身打了个哆嗦,不禁收了收衣领,转身儿帮着秦子珊把那披肩往上拽了拽。

    再次接到男人电话的时候儿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这个时间,这个地段儿,一个小时也绝对是算快的了,秦子珊迷迷糊糊的张罗着回家,乔楚也不知道是被什么驱使着,扶着秦子珊下了楼。

    雷绍霆自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乔楚那娇柔的小模样儿,长长的头发被秋风吹的有点儿乱,白皙的小脸儿上两抹酡红看起来俏生生儿的,煞是好看。

    这妞儿还给他喝酒了?

    再盯着看那妞儿了一会儿后,才发现她身边儿还有个虚靠在那妞儿肩膀上,已经醉的有点儿不省人事的人秦子珊,眸色不禁一暗,要上前好好儿揉吧揉吧妞儿那小脸儿的绝好兴致一下儿就降了好几个热度。

    让那妞儿下来,怎么还把她带下来了?

    尽管有点儿不爽,还是冷着脸儿走了过去,因为眼看着乔楚那小身板儿也架不住一摊喝高了软泥。

    “你来了,师姐喝多了,你先送她回去吧。”

    没等雷绍霆说什么,好像是怕他说什么似的,乔楚先抢着说了,可语气到是极其平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雷绍霆本就冷着的一张脸,瞬间更加的阴沉下去,眼底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笑意却变成了三九天儿的冰棱子,每一眼都能戳死人似的。

    这女人竟然命令他?

    还是送别的女人回家?

    丫怎么想的啊?脑袋进水了?

    他多久没冲着这妞儿发过火儿了?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你说什么?”压着火儿,还是问了一遍,这四个字儿像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了这句话就那么别扭,看到那妞儿久违的冷性而满不在乎的脸更是火气不打一处来。

    可能是这几天两个人相处的太过和谐了,也许是被这女人床上娇媚的小模样儿弄的神魂颠倒了,他都忘记了,当这女人放下了冷脸,就连那双眼睛都跟对什么事儿都超然了的表情是多么令他厌恶。

    “你先送师姐回去吧,她醉成这样儿也没办法打车了,我没事儿,我打车去医院就行。”边说着,边将秦子珊推进了男人的怀里。

    就那么看着那妞儿,想从她那疏离的眸子里看到一丝别的表情,却终究没有找到。

    “乔楚,你真是出息了!”

    雷绍霆凌厉的眸子尽是冷意,看着那张对一切都淡然的脸,拳头死死的攥了起来。

    怒,已经压不住了,此刻他只想捏住那倔强的小下巴,好好儿的看看她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师姐喝了不少酒,见了风不好,我先走了。”

    这样儿挺好,人家本来就是一对儿,你乔楚在里面儿掺合什么啊,看着秦子珊那沉浸在幸福里的样子,她找自己谈判,给自己冷脸的事儿也都释然了,也不过是个陷在爱情里的痴傻人而已,她何不成全?也让自己认清楚现在的生活有多混乱,早日抽身才好。

    只是男人那眼神却是她从未见过的,虽然还是那个看惯了的愤怒冷冽,可那眼底转瞬即逝的失望还是被敏感的她抓住了。

    他应该是失望自己没有在秦子珊醉酒前来接她吧。

    这样挺好,秦子珊这样回家,打车给人吐个乱七八糟人家都不能饶了她,但雷绍霆的车,就没关系了,可以不计较任何的将她安全送回家。

    打上车,乔楚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点儿也没有做了好事儿,成全别人的喜悦,心里没来由的压抑着什么东西似的,必须要使劲儿呼吸才能平复一般。

    “姑娘,您没事儿吧?我这可是刚洗的车,您看您这可别…”司机师傅皱着眉头从后视镜里看着这姑娘一阵阵儿的深呼吸,生怕这一激动就吐他车上了。

    这夜店门口儿拉活儿就免不了遇到喝大了的,老远看到这姑娘往路边儿走,边走边招手儿,要不是看着她走路挺顺当,跟没事儿人一样,他还真得犹豫犹豫,因为确实是刚洗的车。

    “师傅,我没事儿,您放心吧。”

    乔楚听师傅这么一说,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回答着,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成,那咱们走着。”

    “嗯,咱们去军区总医院!”

    “好嘞!”

    乔楚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倒不算晚,折腾这么半天九点多,这会儿赶过去,应该正好儿能赶上乔梁的跟踪检查。

    “姑娘,看你心情不好啊!”司机师傅从后视镜又瞟了乔楚一眼,看着这姑娘满面愁容的,不禁问了一句。

    乔楚礼貌的笑了笑,也没答话,别怪她太警觉,这么晚一个人在外面,小心点儿总是没有错的。

    “虽说是一醉解千愁啊,可是就算有什么烦心事儿,还是别指望借酒消愁,没啥用…”司机师傅摇晃着脑袋,似是深有体会一般。

    “上回啊…”见乔楚也没说话,这师傅就自顾自的说上了,都说l市的出租司机热情好聊天儿,今儿算是见识了,打从这一教油儿出来,那话匣子就没停下过。

    这一路上就跟认准了乔楚失恋了似的,一通儿的摆事实讲道理的劝慰,搭着乔楚人太善良,看着司机师傅也没啥恶意,说的带劲儿,也就没有多加反驳的解释,这会儿有个人在旁边儿说这话也好,能缓解点儿心烦意乱的感觉。

    就这么一路听着这师傅从诗词歌赋都谈到人生哲学了,到了儿下车师傅还特贫的总结了一句。

    “姑娘,失恋这事儿你上医院也没用。”

    乔楚听了都觉得无奈了,这司机师傅太可爱了,联想真丰富。

    “谢谢师傅,真不是那么回事儿!”

    “姑娘,听我的,咱再找个好的,这少了谁地球儿还不是转的好好儿的?”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好不容易那车开走,乔楚才真是松了一口气,那一大堆的话她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可是最后一句她却记住了。

    少了谁地球还不是转的好好儿的?

    ***

    糖果汇对街的酒店里,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紧锁着浓眉,嘴里叼着的烟兹兹的燃着,那紧绷的脸线条分明,侧颜在暗影中看不真切,只有那不规则升腾着的烟雾,显示着这个男人此刻并不平静。

    自打将秦子珊放在了床上,就再没去看一眼,拿起电话叫了大伟,便一直站在落地窗前抽着烟,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等着他来。

    尽管到了这个时间,路上依旧车水马龙,汽车喇叭声儿不绝于耳,都是在夜色中赶场子的人,在狭窄的路上寸步不让,那嘈杂繁乱的景象正如男人此刻的心情。

    他不知道是怎么了,扶着秦子珊看着那妞儿头儿也不回的走了,竟然都没有发怒,也许真是怒极必反,太过气愤后反倒是更可怕的平静。

    手拽着秦子珊摇摇欲坠的身体,着实费了点儿劲儿,因为他不想再多靠近一点儿,不想让这女人的身体重量全靠在自己身上,本来也应该是把她放到车上,踏踏实实的送回家的,可自己竟然幼稚的想着,他是来接那个妞儿的,不想让其他女人坐在他的副驾驶上,就跟那个普通座位象征着什么似的,非得那妞儿坐不可。

    越想越***烦,这妞儿早晨出门儿还好好儿的,这会儿就跟他撂脸子,玩儿生分了。

    行,就算撂脸子他都认了,就***懒得看那一副跟他像陌生人的模样儿,越看越***欠揍。

    不知道是不是秦子珊说了什么,可就算说了什么,她大可以来找他质问,何必弄的跟***不待见他似的,把别的女人推他怀里啊。

    真是这两天太***惯着她了!

    使劲儿掐息了手里的烟,在那落地玻璃窗上狠狠的碾磨着,直到那烟蒂都扭曲的不成样子了,才算是松了手。

    “绍霆…绍霆…”秦子珊声音有些干涩的喊着,脸上也是因为酒喝多了而难受的表情。

    床上躺着的女人,那披肩散落着,衣服也被她在床上难受的扭来扭去的而变了形状,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肌肤,脸上两抹绯红,半眯着的眼睛看起来性感极了,这要照一般男人,这会儿早就按耐不住的扑上去了,可雷绍霆看了这个景儿不但一点儿那心情没有,心里烦躁的暗骂着这个大伟怎么还不来。

    “醒了?”雷绍霆并没有走到床边儿,而是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绍霆,这是哪儿啊?”秦子珊迷蒙着双眼,尽是媚态,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

    “酒店!”雷绍霆谈不上没好气儿,可也觉得这秦子珊明知故问,既然都醒了难道自己看不出来这是酒店?

    秦子珊脸上出了那酒后的红晕,好像又凭添了别样的羞涩,慢慢起身,脚下不稳的走到沙发边儿,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坐下的时候儿晃荡的身体一下就栽在了雷绍霆的身上。

    “绍霆,你怎么都没关门啊?”秦子珊看着房间门四敞大开的,一愣,娇羞的表情带着点儿嗔怪。

    他最终还是惦记她的,就如上次她酒醉时,他护送着她一样。

    总觉得他变了,也许他根本没有变。

    “一会儿大伟就来了。”雷绍霆往旁边儿挪了挪身子,毕竟是个小女孩儿,他还是不想把话说的太绝,她应该能看得出他的态度。

    可是有的时候儿看出来是一回事儿,会不会就在这种态度下知难而退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起码秦子珊对上雷绍霆,就什么眼色都不想有了,她会自动的将这些所谓的态度屏蔽掉,将那解释为这就是他大少爷的性格,他跟谁都这样儿。

    是,她听到了,听到乔楚电话里那一声儿熟悉的男声。

    她也一直知道,雷绍霆与乔楚,并没有如乔楚说的那样事情解决就离开,而是依旧不清不楚着,尽管心里有底,有雷老夫人做主着呢,自己的地位稳得很,尽管她也知道以雷家,不可能让乔楚这样的人进门儿,可她还是心里充满着莫名的恐惧。

    她从雷绍霆看乔楚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同,那是女人特有的直觉,就像昆虫的触角,可以敏锐的发现有很多事情已经在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着,也许名分地位她不用去愁,也不会被轻易撼动,可是她是个普通的女人,她想要的不过就是男人的真心而已。

    “绍霆,你为什么叫他来?你难道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秦子珊失望的眼神透着落寞,刚刚发现雷绍霆放弃了乔楚而选了她的那一丝儿欣喜都没有了。

    “子珊,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你,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是因为你还小,远远到不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你还有无数种可能,我希望你能找到真正爱你的人,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既然有这个机会,索性就把话说清楚,以前他没把这件事儿当回事儿,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有必要也特别想把这事儿了断了。

    “绍霆…”秦子珊眼圈儿红着,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冷峻的男人,她没想到他这么直接就拒绝了她,而从他的眼里竟然看不到任何虚伪,满满的都是真诚。

    “绍霆,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以前我们不是这样的,你忘了你是怎么拼命救我的?你忘了你是多么照顾我的吗?”秦子珊那眼泪早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她还是不相信那些过往在这个男人心里没有留下一丝的涟漪。

    “子珊,你明知道我救你是为了什么,我照顾你是为了什么,何必要骗自己!”雷绍霆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深邃的眸子似是透过那虚空看向了更远处。

    “我没有骗自己,我不相信我在你心里一点儿位置都没有!”歇斯底里的喊出这么一句,身体也跟着腾一下的扑了过来。

    那被泪水洗刷过的唇紧紧的贴上男人那凉薄的唇,她不相信,那里没有温度,她真的不相信,自己如此投怀送抱了,这个男人会不给她一点点的反应!

    可什么都没有,还没来得及捂热了那冰凉的唇时,就已经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

    雷绍霆没想到秦子珊突如其来动作,本能反应的大胳膊一挥,将秦子珊甩进了沙发角上,这么一甩,让秦子珊本就泪眼婆娑的眸子更加的模糊不堪,而雷绍霆第一反应却是去拿纸巾,使劲儿擦了擦嘴唇。

    不管这个动作有多么的快,秦子珊还是透过那模糊了双眼的水雾间看个清清楚楚,也不管刚刚男人甩开的动作多么的快,门口刚刚赶到的龚奇伟也看了个清清楚楚。

    “绍霆,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秦子珊已经哭的泣不成声,将头埋在双腿间,竟然都不敢去看雷绍霆那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

    “大伟,刚刚…”

    “我明白…”龚奇伟点了点头,他自然是明白的。

    雷绍霆根本不喜欢秦子珊,这是这个圈儿里人都知道的,不过就是拿她当个妹妹,以往不说其实是怕伤了她的心,只有作为战友的他知道雷绍霆是为了什么帮秦子珊挨了一刀,是为了什么有意无意的护着她,可那只不过是是一种对自己的情感救赎,而不是对秦子珊的爱情。

    而他龚奇伟喜欢着秦子珊,这也是圈儿里人都知道的事儿,他不说是因为全部的感情都写在了脸上,他也肯为她挡刀子,他也可以对她爱护有加,疼到心坎儿,可是那不是秦子珊要的爱情。

    有的时候儿,爱情这东西就是挺特么折磨人的,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儿,老天爷就是不肯点明,非要掺合进来很多人,而且这些人还都错着位,对不上号儿,不折腾的热热闹闹的绝不能称之为爱情。

    “那我先回去了。”

    雷绍霆知道,将秦子珊交给龚奇伟,他便能放心了,其实早就应该交给大伟的。

    车开了出去,那心烦意乱的感觉却一点儿没减,开着车在三环上转了三圈儿了,每次都会停下的地儿都是军区总医院。

    操!雷绍霆,你丫真他妈犯贱!

    ------题外话------

    某倾在这里嘱咐大家元宵节快乐!大家都吃了元宵了没?嘻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