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二章 要了爷的亲命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到了医院便一直忙着,直到医生把跟踪检查的器材都设置好,她才算松了口气,这会儿正坐在乔梁的床边儿削着苹果。

    过了一会儿,本来睡着的乔梁也醒了过来,可是俩人儿也没说什么话,乔楚忙着手上的事儿,乔梁就靠在床上发呆,打从抢救出来,乔梁基本就是这一种状态。

    这两天他倒是恢复的不错,也不怎么咳嗽了,看着身体好像没什么大碍,可是依旧不怎么说话,乔楚一直担心着,他是不是因为在监狱被打,心理上受了什么刺激,前两天还能说点儿别的,可是这两天好像烦了她似的,几乎一句话都不跟她说了。

    “乔梁,今儿的跟踪检查要是没什么问题,就能出院了,医生说你恢复的不错。”乔楚看着桥梁这两天儿咳嗽少了,脸上也有了血色儿,身上的淤青也渐消,心里挺高兴的。

    乔楚没说李秀珍来闹的事儿,那天乔梁一直睡着,等那女人走的时候儿,她回去看,乔梁也没醒,虽说李秀珍闹那么一出儿够乱的,但是乔梁的药里面儿都是有助于安眠的药,想来也没听见,不过没听见也好,毕竟看到自己的妈妈变成这样,他心里肯定也不好过。

    “姐,是不是咱妈来过?”乔梁却收回了直勾勾的看着窗外的眼神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乔楚一怔,刚想着他不知道呢,却原来他是知道的。

    虽说乔楚知道李秀珍并非自己的亲妈,可是谁都没有说破过这件事儿,那乔梁更是不知道了,反正一家人和和气气的,也没必要让他知道,所以一说起来还都是“咱妈”那么叫着。

    “嗯,是来过,后来看你睡着呢,她就走了。”乔楚低着头儿削苹果,不想在乔梁面前露出异样的情绪。

    也不知道那天李秀珍一闹,乔梁听着多少,就连她都不清楚李秀珍怎么会变成这样儿,她更不想让乔梁知道。

    “哦!”

    乔梁停了一会儿,又问,“她和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乔楚不太自然的一笑。

    其实她真的很想知道自从李秀珍带着乔梁走以后,他们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是又觉得无从问起,尤其是那天李秀珍在医院撒泼那么一出儿,就更不敢问了。

    李秀珍背叛爸爸,她是恨,但是毕竟也是从小对她挺好的女人,此刻落魄成那个样子,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心里有多痛快,反倒有些担心,担心她与乔梁以后的生活。

    “她都没进来看看我…”乔梁眼中闪过一丝的失落,似是苦笑着说道。

    乔楚不知道接什么,既然乔梁醒着,她也没办法儿帮着圆这个事儿了。

    确实,李秀珍在乔梁出事儿以来,就来过那么一次,还没进病房,闹完一通儿就走了,难道她都不惦记自己的儿子吗?

    “姐,你知道是谁要害我吗?”

    “我不知道…这事儿咱也只有认倒霉,你能被放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乔楚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是林涛这事儿连累到了乔梁,可既然人也抓了,乔梁也放出来了,这事儿已经比她想象的好了,起码乔梁不用坐牢,还提那么多也没有什么意义。

    “其实你知道是谁是吧?你就是不想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乔梁冷哼一声儿,一副了然的神情。

    “你知道是谁?”

    “反正我知道,我肯定会报仇的。”乔梁说着这话时,眼底透出一抹凶光,这事儿他绝对没完,他身上受的苦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前两天他不说,是因为他的伤还没好,他得好好儿养着。

    “报什么仇报仇,你要找谁报仇?你赶紧养好了身体,回去上学,别在外面和那群不三不四的人混了,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儿了,要不是跟那群人混,怎么可能出了今天的事儿?我看他们还一口一个梁哥的叫你,这事儿是不是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你们为什么要伤了人家?”乔楚不禁想追问个缘由,这事儿怎么想都不觉得有那么凑巧似的。

    既然还给人家下了药,就是有预谋的,要不是那天那群小孩儿都跟个小跟班儿似的追着乔梁叫梁哥,她还真以为乔梁只不过跟着瞎混的。

    “他得瑟,我们看不顺眼!他不就是有钱吗?有钱怎么滴?还不是被我们捅了?早晚我还得找他!”乔梁冷哼了一声儿,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办的这么呲,本来想借着这件事儿能够在雄哥面前出头,却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这事儿没完,他要想出人头地,就得干一票大的,更何况,他在监狱里受的苦,他绝对不能甘心!

    这年头儿,草根的他没有后台,没有靠山,那么要混好,就得拼出一条命去。

    当然,乔楚根本不会想到乔梁的心思,只是一心觉得他是被打的受了委屈,气急了。

    “还找他?你还想干嘛啊?”

    “你甭管,这是男人之间的事儿!”

    “乔梁,你就别跟我说实话吧,你离家这么久,我也不知道这么长一段时间你过的是什么生活,不愿意说我也不多问,但是你出院必须回去上学,千万不能再这么瞎混了,你们伤的那个人绝对不是你们能惹的,趁早打消那个念头!”乔楚停下手里正削的苹果,正色的对乔梁说着。

    乔楚也不想和乔梁提起关于雷绍霆的任何事儿,更不想让他知道那笔为了放他出来的交易,她只希望乔梁能够好好生活,好好上学,其他的事儿,还是不要让他有任何负担了,这些事儿已经发生了,说出来也只能是给彼此心里添堵。

    “姐,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姓雷的?咱妈说你的那个姘头儿不会是他吧?是他找人打我的吧?”乔梁觑着眼睛看着乔楚,这句话才是他前面儿一堆话要带出来的重点,这事儿除了姓雷的,还能有谁?

    刚刚不过是试探,明显的看出乔楚有意护着那个人,不放就开门见山的说。

    嘶——

    这话一出,乔楚手上一个没抓劳,水果刀直接削到了手。

    “乔梁,你怎么说话呢?”乔楚一听这话,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原来乔梁那天不光醒着,连李秀珍说的什么话都听见了。

    “那你口口声声的不让我报仇?还不就是怕我伤了那个姓雷的?怎么?你攀上有钱的了,连你弟弟都不管了?”乔梁像是恢复了元气似的,那二流子的浑劲儿又上来了,乔楚手上还流血呢,他压根儿就没看在眼里。

    “乔梁!我是你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乔楚听着这话,心都凉了半截儿。

    “别装了,你不承认我也知道,那天在千夜魅那姓雷的不是还为你出头呢嘛?你敢说你们俩没事儿?你是不能打我,你怎么就能保证那姓雷的不想法儿收拾我?我捅了他一刀,照你这么说,他那么大势力,他能饶了我?他巴不得弄死我呢,只不过在你那儿说不过去罢了,他就玩儿阴的,也就是现在看得上你,你一坐台的,人家玩儿够了也照样甩,那些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怎么可能看得起你?你这会儿还护着他?”

    乔楚看着那一脸鄙夷的看着她的乔梁,这就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万事都听她的弟弟,这就是她拼尽全力,出卖尊严救出来的弟弟,她不求一个谢字,因为爸爸还在里面,照顾好弟弟就是她的责任,可她却没想到最后得到的是这样的质问,这样的评价。

    任凭手上那么疼着,往外渗着血,可是这一点儿疼哪儿能比得上被亲人如此看待的心痛,连亲弟弟都一口一个坐台的叫她,她还能再奢求谁的理解?

    累,太累了。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也不想解释了,总以为只要努力,那么就算是肩膀过于单薄,一样可以撑起这个家,一样可以为这个家遮风挡雨,可如今看来,真是太高估自己了,不管你裹了多少层坚强做的外衣,也会被亲人一句质疑的话轻易击的粉碎。

    “乔梁,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没有坐牢已经是万幸,只要你以后好好儿的就行,别想着什么报仇了,不管你心里怎么看我,我始终是你姐,我不会害你,也不会让别人害你的!”

    乔梁依旧冷冷的笑了笑,“姐,你可真是我亲姐!”

    说完,便大被一蒙,再也不说话了。

    不知道过了多一会儿,许是药劲儿上来了,那本来气哼哼的乔梁呼吸也均匀下来,乔楚这才站起身,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外走,她得出去透透气,她在这个房间里真的要憋疯了。

    她也不会想到,今天这一次谈话后,再见到乔梁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斗转星移,也终究让很多东西都变了。

    天儿真是凉了,一开门儿,一股冷风,吹得人身上都冷飕飕,直打哆嗦

    手里拿着水盆,轻轻的关上了门,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想奔着水房洗把脸。

    清醒清醒吧,明儿还有明儿的事儿。

    晴也是一天,雨也是一天,多大的事儿不还是得好好儿活着吗?既然要好好儿的活着,就得学的没心没肺,过两天乔梁出院了,她也就彻底放心了。

    至于乔梁要怎么看她,也许只是一时的气氛吧,毕竟挨打的是他,他气愤也是难免的,除了理解,乔楚没办法做出别的赌气绝情的事儿来,怎么说,乔梁也是她的弟弟。

    那长长的空无一人的楼道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显得很是突兀,晚上楼道里的灯光昏暗的也就是看个影儿,可那身形儿那侧颜,乔楚却一眼便认出是谁了。

    男人斜靠在墙壁上,整个人都在暗影里,只有指尖忽明忽暗的星火燃着袅袅的烟,脚下还有几根没有熄灭的烟蒂。

    这个男人来多久了…

    他不是去送秦子珊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儿了?

    奇怪…

    心下好像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想起他刚刚在糖果汇门口儿时的眼神,她知道他是生气了,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那即将愤怒爆发的表情,她认识。

    那么安静的站着,是发怒前的征兆吗?

    忐忑着,慢慢的走了过去。

    “你…唔…”

    那熟悉的男人气息,带着有些浓烈的烟草味儿,忽的一下就噙住了她的唇,作死的那么啃咬着,带着极度不满的情绪,带着强压心底的愤怒,带着那浓的化不开的**,没有一点儿要放松的意思。

    乔楚被这么二话不说,突如其来的吻弄个措手不及,手里提着的水盆咣当一下掉在了地上,在空旷的楼道里产生巨大回响。

    顾不得许多,双手在男人身上不停的捶打,身体也跟着不断扭动挣扎着,这个男人永远都可以不分时候儿,不分场合儿的说干嘛就干嘛吗?

    唔——唔——

    雷绍霆跟发了疯似的,将那挣扎的小手儿收到大掌中,桎梏在她的头,闹一个大红脸,赶紧推开还贴在她身上的男人,捋了捋头发,笑的有点儿尴尬。

    “不是…苗阿姨我没事儿,您先睡吧。”

    苗阿姨笑意更深了,这老太太别在这儿杵着了,耽误人家小两口儿亲热,忒没眼力见儿了。

    “嗯,那我先睡了。”笑呵呵儿的关上了门儿。

    再次留下了因为刚刚的激吻还没调匀呼吸的两个人。

    对上那双深邃的如黑洞般的双眸,乔楚忽然很想躲。

    “妞儿,你说爷是不是应该罚你?”那本就磁性的声线因为抽了不少烟而有些嘶哑,在这安静的夜里更加的蛊惑人心。

    心,漏了一拍。

    “为什么?”乔楚知道自己这会儿并没有怕,可不知为什么,声音就莫名的发颤。

    “你够出息的,都能做了爷的主了,还不应该罚?”雷绍霆捏着那小下巴,拇指在刚刚被他大肆蹂躏过的樱唇上来回抚摸着,声儿平静的很,却隐藏着无法言明的情绪。

    确实就是有点儿犯贱,本来一肚子的火儿全被刚刚的这激烈的一通儿啃,给浇的一点儿火星子都不剩了。

    稍微一琢磨也知道那妞儿不定又听了秦子珊说什么了,在哪儿当月老儿似的成全人呢,想起这儿真想抽她两巴掌,把爷当什么了?

    他也确实是怀着这样的气愤来的,可是见着那小人儿脸色也不太好的蔫蔫儿的走过来时,什么抽两巴掌的事儿早就忘天边儿去了,就想抱着那小脸儿好好儿亲亲,使劲儿啃啃。

    原来这样儿更能解气,以后得延续这个好方法。

    对于三爷的质问,乔楚也认,虽然后来想想自己也没啥立场去安排人家三爷应该送谁,可当时不知道自己脑袋当初那根弦儿是怎么拧了劲儿了,就那么做了,已经成了事实,也没功夫儿反悔了。

    “师姐喝多了,怎么着也得先送她啊…”乔楚还不知死活的回答着,因为低着头儿,也没看着男人黑的都快掉渣儿的脸。

    “你***还有理了?她***喝多了,关爷屁事儿啊?”雷绍霆嗷唠儿一嗓子,在楼道里格外清晰。

    乔楚吓了一跳,这大半夜的,在楼道里瞎喊什么啊。

    她这儿还气儿不顺呢,她心里还憋屈呢,虽然也不知道是为了啥,可是这男人一喊,她也有点儿压不住心里的郁结了。

    “你喊什么!别人还在睡觉呢!”乔楚压低声音里却带着前所未有的严厉警告。

    “你***真是长本事了!”让妞儿这么一句说的一愣,那本来微眯的狭长眸子瞪了瞪。

    这妞儿还***长脾气了,敢跟他这么说话!

    “你要干嘛!”都没看清这男人怎么靠近的,自个儿脚下一空,已经被那霸道的满脸怒气的男人打横着抱了起来,心下不禁一慌,为刚刚那回的一嘴后悔了,她也不知道今儿是怎么就有胆子跟这位爷吼了,虽然声音不大,但也足够惹怒这爷的了。

    “爷不***给你办踏实了,你就跟爷这儿犯葛!”雷绍霆狠辣辣的说着,那咬牙切齿的劲儿像是要一口将她生吞了似的。

    “放开我!快点儿放开我!”乔楚依旧压低着声音,小手在那硬邦邦的后背上使劲儿的捶着,拼力坐着反抗。

    显然,很无力!

    “再***喊,老子在这儿就上了你!”雷绍霆倒是也将声音放低了许多,可是却掷地有声儿的让女人一下住了嘴。

    不得不佩服咱三少这人心细如尘啊,虽说刚刚在楼道里吸烟时心烦意乱的摆造型儿,可是也没忘记在这儿开了间病房,他就跟早预料好接下来的情节似的,知道自个儿也等不到再把妞儿拉回家去了,他全身叫嚣着就是立马儿上了她。

    要说有钱好办事儿,可就是这前院儿的病房再好也不抵后院的舒服,进了房间,三少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这***是人住的地儿嘛?

    这叫就是***vip病房?

    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没别人儿打扰和普通病房差哪儿了?

    这帮孙子,真***会糊弄事儿。

    心里骂着,可还是不得不认命妥协了!

    因为已经等不及了,顾不得了。

    这娇柔的小身子这会儿就在他怀里颤抖着,在哪儿已经不重要了。

    带上门,那火热的唇已经迫不及待的衔住了她的,比以往的哪一次都激烈,好像带着惩罚的意味,在那柔软娇嫩的唇上使劲儿啃着,往死里嘬着,就像久旱逢甘霖似的,怎么也不够。

    “混蛋!你放开我!”

    乔楚在那浓烈烟味儿散去后,清晰的闻到了那熟悉的香水味儿。

    她闻了一个晚上,怎么会不认识。

    他在那边儿照顾完了秦子珊,这会儿又跑这儿来找她发泄兽欲?

    不是混蛋是什么?

    晚上唱歌的时候儿不觉得,这会儿怎么觉得这个香水味儿这么刺鼻,呛得她呼吸都不顺畅了似的。

    操!这妞儿反了天了还!

    “你还敢骂老子?是不是老子最近好脾气,把你惯出毛病来了?”

    前两天那顺从媚惑的小样儿哪儿去了?

    他都快忘了,她骨子里的倔劲儿了。

    没成想这妞儿敢骂他,手下也没准儿了,那大手使劲儿撕扯着女人身上的衣服,半个身子已经压了上去。

    “…别…别…”

    乔楚一看这架势,这男人不是吓唬她呢,赶紧服软儿了。

    也是,第一次就是在医院病房,这男人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雷绍霆坏笑着将俊脸贴了过去,那声音带着**的粗喘,痞里痞气的在乔楚耳边呵着气儿。

    “妖儿,你想穿着干?也行,爷不介意!”

    “…你!简直是流氓!”乔楚的脸已经涨得通红,耳朵边儿奇痒无比,带的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话也因为有点儿急促的呼吸说的不太利索。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爷就跟你耍流氓!”

    大手已经不老实的自裙底探了进去,那手法儿娴熟的劲儿绝对是经过了常年训练的结果,三下两下儿的,那衣服里里外外的都没有一件儿是棱整儿的了。

    “你放开!快点儿放开!我喊人了!”

    要说这么久以来,乔楚没有抗拒过这位爷,打从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并不排斥他开始,意志就薄弱了很多,再加上这位爷熟稔的**技术,她每次的推拒也都变的那么的无力,反倒显得矫情似的,后来也就想开了,左右也是躲不过,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自己少遭罪。

    可今儿她就是不想让这个带着一股浓烈香水味儿的男人碰自个儿,怎么想心里都觉得翻腾得难受。

    “喊人?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三爷极其恶趣味的盗用了tvb里的经典台词,不过说的倒是实话。

    “你!你…你别碰我,你身上太难闻!”乔楚被撩扯的已经有点儿气喘吁吁了,可还是用最后那点子力气喊着,反抗着。

    操!还***嫌呼老子?

    这无疑是给一向有洁癖的雷三少重重一击!

    他身上除了极淡的烟草味儿,剩下完完全全都是颠倒众生,迷尽天下女人的男人味儿了,竟然被这个女人嫌弃的说太难闻?

    这***面子往哪儿搁?

    “你还***挺挑,爷身上怎么了?”雷绍霆怒了,刚刚一直骂着,折腾着,可真是没动气,可现在是真怒了,这是面子问题,尤其被眼前这个妞儿嫌和,心里就更觉得憋里八屈的,这得了是屋儿里没开灯,月色也算不上亮堂,不然乔楚肯定能看到咱三少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

    面子归面子,一向自信的雷绍霆这会儿还真就***没自信的揪起自己的衣服闻了闻。

    这***不就是烟味儿重点儿嘛!

    不对!还有别的!

    操!秦子珊这丫头,没事儿抹那么多香水儿干嘛!

    香水儿?这妞儿说的是这味儿?

    脑袋里一琢磨,三少乐了!

    敢情这妞儿今儿敢奋起反抗是因为这个?

    都不用细想,三少就直接断定是这个可能了。

    这一发现让雷绍霆心里一阵儿的软乎儿,莫名的高兴。

    有意思,这妞儿真有意思!

    “妞儿,你说你咋那么招人儿稀罕呢!”雷绍霆嘿嘿儿乐的欢实,总不能把这事儿细说了,这显得这男人也忒观察入微了,反正自个儿心里偷着乐就行了。

    喜怒无常,绝对的喜怒无常!

    刚刚还怒气冲天的,这会儿就乐的跟中了彩票儿似的。

    当然,人家也不却中彩票儿的钱,可是乔楚就纳闷儿了,这儿嫌和他身上难闻呢,他咋乐成这样啊?

    夜色中,三少自然也没太看明白那妞儿瞪着的眼睛是翻白眼儿呢,刚刚那没轻没重的手劲儿也放柔下来。

    “妞儿,爷也没地儿洗澡去,你将就点儿吧哈!”那好兴致上来了,整个儿的怒气就跟被西游降魔篇里段小姐那收妖袋给收了似的,进去的是怒,出来就是一个没脾气的玩偶了。

    手上也没停下,把自个儿身上那沾着香水味儿的衣服脱干净了,甩的远远儿的,那迷人的俊脸再次靠近时,让乔楚有点儿无措了。

    妖孽,这男人就是个妖孽!

    充满**的双眸就像能够吸人灵魂的法器,只要对上,就不由自主的精神恍惚,紧接着就无尽沉沦。

    “…你…你别乱来啊!”一边儿往后退着身子,一边儿说着那种无关痛痒的警告,虽然这男人脱了衣服没有了那呛人的香水味儿了,可这毕竟是医院,第一次在这儿是别无选择,这会儿乔楚感觉还在可控范围。

    “放心,爷不乱来…爷肯定是一下一下儿的来!”

    雷绍霆笑的极邪性,笑的极流氓,笑的极欠揍。

    这个色胚男!永远都能把这些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怎么着?爷给你脱,还是自个儿脱?”

    虽然这么问,可是三爷已经急不可耐了,大手在白皙的大腿上来回摩挲好几圈儿了,对上这个妞儿,他总是耐性有限。

    压根儿都没来及等乔楚回答,三下五除二,就给那妞儿剥了个干净。

    “妖儿,想死爷了!”

    掐着那赛笔管儿的小蛮腰儿,那火热的都快要爆裂开去的硕大,迫不及待的冲进了进去,伴着浓重的低喘,释放着已经积压到,看盗版的妹妹们,某倾一天写的不多,真心花不了几个钱的,既然乃喜欢某倾的文,为虾米不能支持正版呢?某倾真心的是要坐一个下午才能写出这么点儿字儿来,体谅一下某倾渴望得到认可的心吧…。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6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