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三章 不想看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要说人在什么时候儿意志是最薄弱的,比如在重度劳累后,或者激烈运动后,或者是睡眠不足时,所以审犯人的时候儿就是从身心上折磨他,不招就不让睡觉,基本扛个几天,啥实话都得招了。(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这是三样儿咱乔楚是一样儿也没落下,这白天排练,晚上操练,这小身子骨儿眼瞅着就要散架子了,在和这禽兽男翻云覆雨,地动山摇的一遍遍交手中,不得不以男强女弱的绝对弱势彻底交代了。

    此刻的乔楚正处于一种周身疲惫,意识涣散的边缘,大脑短路指数儿急剧飙升,那久在云端的感觉还没回过味儿来呢,瘫软如泥的靠在男人身上,就连抬抬小屁股把那个被她一直压着的男人手臂让出来的劲儿都没了。

    还是男人好心将,稍微使力一捞,把这妞儿的小身子往自己这边儿稍稍带了一下儿,本来仰躺着,气儿都喘不晕乎儿的小人儿便侧躺到了男人那纹理分明的八块儿腹肌上。

    虽然有点儿硬邦邦的,可却还算舒服,更何况她现在是一点儿力气没有,全凭怎么摆弄怎么是了。

    这男人上辈子一定和她有这深仇大恨,不然为什么每一次都往死里折腾她呢?

    眼皮儿都懒得抬,胳膊也懒得抬,就连身上的被子都是男人抬手帮她盖好的。

    刚刚因着那激烈的**浪潮一波一波的打过来,无法自持的她竟然忍不住眼泪横流,这会儿还残留在眼角儿的湿润弄得小脸儿都跟着痒痒,也没想太多,下意识的在男人肚子上蹭了蹭,又恢复了安静。

    一番**,两厢折腾,一边白旗飘扬,一边依旧雄风。

    这会儿的雷绍霆正靠着床头,叼着神仙烟儿,悠哉的吐着烟圈儿,完美的侧颜在月影的映衬下,帅的极其梦幻。

    一只大手在枕着他腰的小脸儿上来回摩挲着,那指尖带着淡淡烟草味儿,只有男人才拥有的粗粝的触感,每抚摸一下儿都好像触到了心底那个根儿隐藏很深的弦,让人有一种被怜惜的错觉。

    虽然那激烈的欢爱也能得到欲仙欲死的快感,可乔楚更喜欢的是所有激情过后的宁静。

    他总喜欢燃起一支烟,然后将她摆弄一个他认为舒服的位置将她安放好。

    依偎着,总像是各怀心事般的沉默一会儿,只闻两个人渐渐由浓转淡的呼吸。

    这个时候儿,乔楚总不会去排斥和他靠的很近,乖乖的任凭那大手抚摸着她的脸,她的发。

    就像两个人已经熟识了很久,这动作也已经作了很久一般。

    其实除了身体已经彼此熟悉,其他一切都还是陌生的。

    “妞儿,累了?”

    “嗯…”

    累,是真累!那声儿拉着长音儿,懒懒的,软软的。

    “子珊跟你说什么了?”

    亲昵的一下下儿抚弄那长发,刚刚欢爱的余温还未褪去,声音还带着沙哑,甘醇如酒,醉人心魄。

    眼见着这妞儿那水亮的眸子努力的睁了一下儿,又懒懒的闭了起来,显然已经被他折腾的没有一丝丝儿的劲儿了。

    在这妞儿意志薄弱的时候儿问的话,估计她也都得老老实实儿的回答了。

    乔楚虽然半眯着眼睛,混沌的大脑搜索着秦子珊跟她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

    “那你今儿跟我这儿闹的哪出儿啊?”

    “就是说你们认识的事儿。”

    “具体的!”

    “就说她从见到你第一面儿就喜欢上你了,说你为她挡刀子,说她吐了你一车,你都一点儿没生气,还处处儿护着她…”

    乔楚这会儿柔顺的像个小猫儿,大脑运转不灵光,只有人家问什么她答什么的份儿。

    可是那细若蚊声儿的话里却还是隐约带着一些不耐的情绪。

    这男人咋精力那么旺盛呢,咋就不知道累呢,她这儿连说话的劲儿都没了,他还在那儿一点儿睡意没有的问东问西。

    她真的是没想说这事儿,可这会儿就觉得,赶紧告诉了男人,就能踏实睡觉了,跟流水账似的一通儿的叙述。

    “人家跟你掏心掏肺的唠几句有的没的,就把你收买了呗?”雷绍霆眉毛一挑,显然有点儿不乐意,心下却一松。

    原来是这事儿,他在电话里嘱咐着别听秦子珊瞎说,是怕秦子珊抬出雷老夫人来难为她,还有关于乔梁的事儿,既然都息事宁人,对李寿林也小惩大诫了,那么这事儿就翻篇儿过去了,最好别让这个妞儿知道比较好。

    照说,这乔梁伤了他,受点儿惩罚也是应该的,他主动给交了医药费,也是因为心里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这妞儿。

    “…没什么啊…又不光我一个人儿喝了酒了…她们别人也都喝了…”

    这话接的有点儿挨不上似的,显然这女人已经处于半迷糊儿的状态了。

    男人不禁又好奇又好笑,看着那被折腾的有气无力的小样儿还真有点儿不舍的感觉。

    说不清自个儿是怎么想的,就想跟这妞儿把话说清楚,他就是膈应这妞儿把他往别人儿那塞古的劲儿。

    掐息了烟,身体往下躺了躺,把那瘫软的的小身子往上拽了拽,斜斜的侧躺着,将妞儿圈进怀里。

    “她没跟你说,她吐了一车后怎么着了?”男人的声音像是哄着一个孩子似的,问的极有耐心,一只手将贴在小脸儿上的黑发捋到耳后。

    “…你送她回家…”

    “那她有没有说我把车都扔在她家的事儿?爷那天可是冒着大雨走了半个小时打车回家的。”

    他确实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去接了秦子珊,那是因为大伟求他,说秦子珊见不到你就要喝死在那儿了,不是为了秦子珊,是大伟没求过他什么,他没办法回绝。

    秦子珊吐了他一车不假,可是强挺着将她送回家,也绝对是看在大伟的面子上,不然他真的懒得揽这种破事儿,到了她家,也迫不及待的将她扔给了她们家的管家,就连那车都扔在她家了,彻底不要了。

    事后,秦子珊还问她车的事儿,他也没办法太细致的点明自己的意思,多少还是顾及了女孩子的面子,就说自个儿换车了。

    可这事儿就得分什么心情什么人来理解了,三爷这儿是心里犯膈应,扔个车不是事儿,可对上雷绍霆的秦子珊总会自然地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理解,这车男人不要了,她就跟那种小粉丝捡着了明星擦脸的餐巾纸似的,收拾好了好好珍藏的心思,这几年便一直开着那辆车,多少次她那副市长的老爸张罗给她换车,她都特懂事儿的回绝,还一脸幸福娇羞的样子说这车已经开习惯了,可任谁都能看出来那小女人的心思,那辆已经不算新款的车在她心里的分量是多重。

    当然,三少是不懂女人那些心思,反正是自己不要的,她愿意开就随她去了,从来没想过这事儿还能需要他把心里真实想法儿说出来的一天。

    “…你也喝酒了?”

    乔楚迷迷瞪瞪的来了这么一句,弄的雷绍霆一愣,自当是她在问那天送秦子珊有没有喝酒。

    “你当爷傻呢?喝酒怎么开车?”

    切!你又不是买开过!

    乔楚嘴上是没劲儿了,可是心里已经把嘴撇的老远了。

    “没喝?”

    “没有!”

    “…你要是没喝多,怎么可能把车忘在别人家啊…”

    说着,眼睛始终也没睁开,那上翘的小嘴儿却咧开一个好看的弧度,咯咯儿的低笑着,好像是在说他傻。

    靠!这妞儿是不是让他给干傻了?

    是醒着呢还是说梦话呢?

    “爷那是嫌恶心,压根儿就不想要那个车!”

    急了,咬牙切齿的样儿恨不得把这个困的五迷三道的妞儿给摇晃醒了。

    雷绍霆真是觉得自己脑袋有泡似的,还跟这儿跟人家柔声细语的解释呢,人家压根儿和他说的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哦…那下次还是别喝酒了,喝多了容易丢东西…”乔楚就跟呓语似的,哼哼唧唧的善意提醒着。

    满拧!

    男人不免气结,又不免苦笑着摇摇头,暗骂着自个儿干嘛非得和这个已经跟周公那儿信号儿对接上的妞儿瞎较劲儿。

    “小东西!你是非得气死爷不可啊!”

    那闭着的双眸上,修长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动,在眼睑处投下一抹浅淡的弧,那被他刚刚狠狠吮吸的樱唇,红嫩嫩的泛着诱人光泽,这会儿呼吸已经轻浅不可闻了,看来是真的累坏了。

    无奈归无奈,男人那想把事儿说清楚的劲头儿也下去了,真是舍不得再把她摇醒。

    乔楚翻了个身,正好儿枕在了男人的胳膊上,后背贴在那火热坚实的胸膛上,拱了拱,又蹭了蹭,找到了一个自己感觉舒服的位置,才沉沉的睡去,就连在一边儿无奈苦笑的雷绍霆也没发现那抿着的嘴角扬起的弧度。

    喟叹一声,真是自个儿找罪受。

    环着那小身体,在柔软的发上印上一吻。

    静谧的夜,各自入梦。

    同一片迷人星空下,有人相拥而眠,有人却以泪洗面,无法安睡了。

    打从雷绍霆交代了两句,关门走后,龚奇伟和秦子珊就再没说过话,中间只有服务生上来一趟,敲开门送了两盒儿烟进来。

    龚奇伟向来不抽烟,所以他的身上就缺乏了那么一股子所谓的男人味儿,也就是跟这要好儿的哥儿几个扯扯淡,和客户不得不的应酬,平时的他其实是个生活在规范圈儿里的人。

    无论从家世地位,到外貌长相儿,那绝对也称得上人中翘楚,扔人堆儿里也绝对是那种一眼就能瞅见的主儿。

    他和雷绍霆,王川是一个部队的,一块儿身上带着大红花儿入的伍,可是那军人的火爆脾气在他身上是一点儿没有体现,他总是一天笑呵呵儿的,认识这么久了,一般人都没怎么见过他发脾气,跟谁都是和和气气的。

    虽说三个人都出身显贵,可在部队里却从未提过这些,所以刚入伍,互相都不了解,那俩火爆的爷,见着不平事儿就得打一架的脾气,也全亏了龚奇伟从中周旋战友间的关系。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像龚奇伟这样几乎没什么缺点,却少了那么一股子坏劲儿的好男人,在情路上还真就是坎坷非常。

    这会子这个好男人正坐在离秦子珊不远的沙发上,不怎么会抽烟的他,抽一口儿,烟儿都不进肚子,在嘴里晃荡一圈儿又吐出来,显得特别不专业。

    男人心绪烦闷的时候儿就喜欢点上一颗烟,心里那一堆烦心事儿好像能随着那飘渺的烟儿也散了似的。

    许是根本就不会抽烟的缘故,龚奇伟叼着烟觉得嘴里异常苦涩,越嗦了越心烦似的,一点儿达不到解忧的效果。

    秦子珊依旧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保持着他来时的姿势,跟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低声啜泣着。

    他不知道该对她说点儿什么,其实该说的他都说过,该懂的她自然也懂,可是能不能过去心里的砍儿,又哪里是理智可以说了算的。

    自始至终也都是秦子珊剃头挑子一头儿热,这认识的人就没有看不出来的,就只有她跟认了死理儿了似的,就觉得雷老夫人喜欢她,看中她,她就肯定是雷绍霆的媳妇儿了。

    “子珊,别哭了,我送你回家!”也知道自己安慰什么都没用,很多事儿都得自己想明白才行。

    “你走吧,我想自己静一静…”

    过了半晌,带着哭腔儿的秦子珊终于开口了,抽着纸巾擦着那一点儿也止不住的眼泪。

    但凡说这话的,基本就是自个儿根本安静不下来,这剩她一个人儿,指不定还得出什么事儿呢。

    “那我陪你,你自己在这儿我不放心。”龚奇伟又燃起一支烟,房间里已经烟雾弥漫,不禁皱了皱眉,起身绕过沙发,把窗户推开了。

    入夜秋风凉,不知道这风能不能把烦恼吹走,把人吹醒。

    “没什么不放心的,这不是第一次了,我还能跳楼?”秦子珊吸吸鼻子,扯出了一抹开玩笑似的笑容,可那笑怎么看怎么都透着苦涩。

    “既然不是第一次了,你还看不开,还看不明白吗?雷子心里就根本没有你!”

    龚奇伟就纳闷儿了,天下又不是雷绍霆一个男人,为什么就非得认上他了呢?

    他真是看着这样一门心思陷进去的傻丫头心疼,这语气也显得有点儿急躁。

    秦子珊被泪水模糊着的眼睛一抬,看着那个有点儿愠怒的男人,有点儿愣神儿。

    这么久以来,龚奇伟没跟她说过一句重话,刚刚那烦躁的语气她也是第一次听到。

    被她那么看着,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儿过,这不是明摆着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嘛。

    “我是说…我是说有些事儿你得看开点儿!”龚奇伟叹了口气,重新坐回了沙发上,这次是坐到了秦子珊的身边儿。

    “大伟,不是看不开,是我不想看开,不是不明白,是不想明白,你觉得我傻,我又何尝不觉得我傻?可是知道又怎么样?就可以不想了?他就总是在眼前,挥之不去,怎么办?”抽噎着,眼神里全是无助的表情。

    她不止一次借着酒劲儿和他说着掏心窝子的话了,可每次听着都真的打心里为这个痴傻的小女人疼着。

    是啊,知道又能怎么样?他还不是看着眼前的女人只有心疼的份儿,就算她哭的如此惨烈,他都不敢靠近去抱抱她,因为他知道,她要的一直不是他的怀抱。

    人在爱情面前总是脑袋轴的跟什么似的,情路其实是四通八达的,可是人们总还是愿意找那条最难的,然后一条道儿走到黑。

    “还要坚持多久呢?”龚奇伟不禁喟叹,不知道是问秦子珊,还是在问自己。

    “我也不知道,坚持到坚持不住的时候儿吧。”秦子珊无奈的一笑,她又何尝不是看到前路渺茫,不管白天里多么充满信心的坚持着,在寂寞的夜里,在酒精的催化下,她不过也就是一个没人爱的女孩儿罢了。

    可是,她还是不愿意放弃一丝丝的希望,她还是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了,自己用心了,就能换来同样的用心。

    “其实,你不用太担心我,我心里有数儿,邵霆心里有我,不然他怎么可能在那么多人手里救下我,不可能处处护着我,他只是太贪玩儿了,等他玩儿够了,他便会想明白,谁才是一直都陪在他身边的人。”秦子珊抬手擦了擦湿凉的脸,说着给自己打气的话,这话也不止一次的说,说久了,她自己也相信了。

    “子珊,你不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救你,不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护着你,不是因为你秦子珊,换了谁,他都会去拼了命的,那是他背的良心债,你不过就是他还债的一个工具罢了,你不是特殊的那个,不要总拿这个骗自己了!”

    龚奇伟说着说着有点儿急了,他给她讲过事情的缘由,可显然秦子珊根本不愿意听到这个结果,认准了自己心里想的那样,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幸福里。

    “你别说了…”冷冷的打断,她不想听。

    “你们两个除了那仅有的几次单独相处,还剩下什么了?他何时把你放在心上过?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只不过你身在梦里,你不愿意醒而已!一次次的冷漠以对,你还看明白雷子心里根本没有你吗?”

    “够了!别再说了!”秦子珊死命的捂住耳朵,使劲儿的摇着头,她不要听,就像不听到这些,就代表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你到底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你为什么就不肯睁开眼睛去看看别人?”

    气势汹汹伸出手去,硬是把那紧捂着耳朵的双手掰开。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强硬的态度对秦子珊,被抓住的纤细的胳膊无力的垂了下去。

    “…没用的…除了他,我的眼里已经看不到别人了…”秦子珊好不容易止住的泪瞬间又再次倾泻而出。

    所有的怒气也终因着梨花带雨的女人化成了心疼,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在了怀里,像是抱着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轻柔的不敢用一丝的力气。

    “傻丫头…”

    秦子珊没有反抗,她太需要一个肩膀让她靠一靠了,有时候儿,她也在想,为什么自己就不肯睁开眼睛看看眼前这个男人。

    他对她的感情,从未有过任何的掩饰,关切的,心疼的,怜惜的,失落的,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一个对她一往情深的男人。

    他比雷绍霆温柔很多,在她困难的时候,其实是他帮她更多,可是她总把这些深藏在心底,从不翻出来去想,里里外外的想到的都是雷绍霆为她挡了那么一刀的情景,和那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的护着她的样子,可那些事都太久远了,久远的她只能抓住记忆的尾巴努力的想才能不忘记!

    可那又怎样,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又怎样?

    在爱情面前多聪明多果敢的人,都是盲目的,痴傻的,甚至犯浑的。

    即便是龚奇伟对她千百般的好,但他始终不是雷绍霆,不是那个她第一眼就爱上的男人。

    良久——

    “我送你回家!”

    拥着那个依旧因为哭的太凶还不停抽搭的女人,除了心疼,便是一片暗淡无光的苦涩。

    他明白感情的事情无法勉强,就像他劝子珊的话一样,如果此刻有一个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是否也能清醒的去看那个女人一眼,而不再沉溺于这种几乎没有结果的感情里呢?

    东方泛起了鱼肚儿白,阳光洒在床上,**相拥的男女身上都被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色光晕。

    楼道里也开始窸窸窣窣的有了来往的脚步声儿,乔楚迷迷糊糊的儿的睁开了眼睛。

    嘶——

    一个翻身,乔楚不禁低低呻吟了一声儿,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每动一下儿,就跟肌肉拉伤了似的。

    心里暗骂,这男人精力好的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在她昏睡过去后,又被这男人那剧烈的撞击给弄醒,在她身上奋战不停。

    反复几次,人都要散了架子,最后彻底竖了白旗。

    在她百般求饶和主动配合的情况下,才算是让这位爷在还不餍足的表情下释放出来。

    乔楚脑袋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儿,总这样下去,她没准儿哪天就死在这位爷的床上了。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硬是不顾这身上的酸痛坐了起来,这是病房,这万一有查房的就糗大了。

    “着什么急啊?再让爷抱会儿!”

    雷绍霆懒洋洋的睁开狭长的眸子,看着那个撑着身子半坐着的妞儿,慵懒的一笑。

    都说会看美人儿的要早晨看美人儿,经过一夜激情洗礼过的小妞儿,白净的小脸儿上泛着欢爱后特有的红润光泽,生动可人,水泽的眸子这会儿还有点儿初醒的迷蒙,没有完全睁开,看起来可爱得紧,尤其是一手拽着被子护在胸前的娇羞模样儿,更是让人心猿意马。

    “快点儿起来吧,一会儿该有人来查房了!”

    这位爷不怕,她可怕的紧。

    “爷都交代了,没人儿来,打扰了爷晨练,他们担待不起!”

    雷绍霆嘿嘿儿的坏笑,一点儿不把妞儿那因为着急拧到一块儿的小表情儿当回事儿。

    这男人真是大言不惭到一定程度,还晨练?晨练你个大头鬼吧!

    乔楚拿这位爷是没辙,赶紧在床上寻找昨晚被男人扬的满处儿都是的衣服,一件儿一件儿的往身上套。

    “你说,你现在穿上,一会儿爷还得给你脱,你麻不麻烦?”说着也坐起了身子,斜倚在床头,兴致盎然的看着那小美人儿更衣的景儿,话里话外还不忘拿话调戏着,笑容也是邪里邪气,俨然一副耍完流氓还唱小曲儿的大爷相儿,怎么看怎么欠揍。

    长臂一展,伸了个懒腰,浑身爽利,别提多痛快了!

    还别说,昨晚儿急扯把火儿的来找这妞儿还是对的,虽然中间出现了小岔曲儿,这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儿,失眠,不是床的事儿,是人的事儿。

    谁让他最近是添了不少毛病呢,不抱着这软乎儿的37度恒温小抱枕就睡不着了呢。

    乔楚实在是忍不住看那男人色胚样儿,嗔怪的睨了男人一眼,穿好了衣服,准备下床,小腿儿刚耷拉到床沿儿,就被那个蓄谋已久的男人给捞了回去。

    心里一慌,这男人不会真要晨练吧?

    “…你你…你不上班儿?已经八点多了!”小手儿紧攥着领口儿,一脸的警备状态,跟个受惊的小鹿儿似的,大眼睛满是惧意。

    “爷不想上班儿,就想上你!”邪肆的眼神儿,鬼魅的笑容,说着,笑着,色迷迷的就顺势就要低头儿往下亲。

    “啊!”

    乔楚小脑袋晃的跟拨浪鼓儿似的,左右躲着,死活也不能让他再乱来了,不然今儿一上午都能交代给这个男人。

    晃了半天,才发现,男人就停在那儿,根本没有亲下来,这会儿正戏谑的看着她自顾自的挣扎呢。

    “爷还没亲呢,你躲什么劲儿啊?”

    呃…

    被耍了!

    乔楚脸一下儿红的快赶上那四川的朝天椒了,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反正红扑扑儿的特别招人儿稀罕。

    “现在来喽!”

    那唇就肆无忌惮的贴上来了,爷要亲,妞儿还能跑得了?

    这一通儿缠绵悱恻的长吻,对乔楚简直就是煎熬,她一边儿得注意着拉着连接理智的那根弦儿,一边儿还得注意会不会有人突然闯进来,着实忙的很。

    可是人家三爷可是一心一意的忙乎着呢,没一会儿那熟悉的坚硬就已经在那大腿上蹭上了。

    得!

    三少床上第六十八次战役宣告失败!

    就在男人一副得逞的坏笑中,这晨练是从热身到操练再到最后的深呼吸调整一样儿没落下,做的那叫一个齐全!

    雷绍霆一脸满足下了床,那如雕塑般健硕的身材便**裸的展现在乔楚面前,虽说见过多少次了,可乔楚还是忍不住别过脸去。

    “妞儿,伺候爷穿衣服!”

    啥?啥时候儿这位爷还添毛病了?中山别墅的时候儿没这程序啊!

    明摆着就是看她着急,在这儿抻掇她呢,不就是昨天骂他一句混蛋吗?也忒记仇儿了吧。

    甭管心里把这男人骂了几个来回儿了,可还是乖乖的走到男人面前。

    眼神儿飘忽的左顾右盼的,就是不看他。

    “专心点儿!”

    三爷这真是打算一手儿不伸了?

    真不是她不专心,抬头儿看的是那副不可一世的色胚脸,低头儿是想她打着招呼儿的随时都能激昂起来的罪恶源头,她不往左右看往哪儿看?

    好不容易是一件一件儿的帮着这位爷把衣服穿好,本来刚歇下去的汗,这会儿又粘到衣服上了,不管怎么样,算是完成任务了,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这爷,真不好伺候!

    “真乖!”

    男人揉了揉女人的小脑袋,又在那头顶儿上使劲儿亲了那么一口儿,那用的劲儿恨不能把她一口吃了似的。

    又一通儿深吻后,开了门儿,男人才算是彻底的恢复了一贯的冷脸,交代妞儿好好儿吃早饭,就头儿也没回的走了。

    为啥这么急?

    因为三爷刚刚抖了抖衣服的当儿,隐约还能闻到那股子呛人的香水儿味儿呢。

    有洁癖的他,哪儿受得了这个?

    更何况这是妞儿吵吵着难闻的味儿,他立马儿觉得自个儿浑身都刺挠了!

    ------题外话------

    感谢亲们送的票票,某倾太感动了,嘿嘿,说明亲们喜欢某倾的文,那么每天坐这儿几个小时码字的腰酸背疼也是值得的!(众人:码字慢你还好意思邀功?某倾:好吧,我是龟速码字人,大家给点儿面子,别要说破!谢谢!)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