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四章 迷影重重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看着男人那颀长背影消失在楼道拐角,乔楚才长呼了一口气,可算是把这位爷伺候走了。

    昨儿自个儿反常的劲儿也都随着一夜的激战忘的差不多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那个男人说什么扔车,什么恶心的事儿,具体的对话她当时涣散的意识根本就没听全,现在拼接起来也着实有点儿费劲儿。

    只是心里潜意识的有种感觉,好像男人说的话挺有意思,不然为什么自己好像是笑着睡着呢。

    不管怎么样,昨天她擅自做了爷的主,本来看到他以为又是一场暴风骤雨,却没想到他还真没有发太大的火儿。

    不过在床上霍霍她的时候儿却也是手下没留情,本来盛怒下应该憋在胸口儿的火儿也全数下放,换了一个更激烈的方式折磨她。

    拖着沉重的身子转身,却正好看到乔梁站在病房的门口儿,本来就瘦瘦的他,穿着病号儿服看起来更加的单薄,眼神中充满了控诉和失望,那咬着牙冷哼的样子,显然他是看见了刚刚她与雷绍霆,也正好在他心里验证了昨晚他口中的推断。

    看着乔梁狠狠的甩头进了病房,乔楚疾步追了过去,她想解释,却又无从解释,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堪,恨不能找地缝儿钻进去的感觉。

    “乔梁!乔梁!”

    咣当——

    一个大力的摔门,彻底将乔楚关在了外面。

    “乔梁,你开门!”

    “…”

    任凭她怎么拼命窍门,乔梁就是打定了将她拒之门外的主意了,这会儿引的其他病房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乔楚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狠命敲门儿的样子有多大力。

    自打乔梁在这儿住院以来,他们已经太过引人注目,不能再给别人生活里添作料了,消停儿的放下了手。

    “乔梁,这事儿我以后会跟你解释,你先开门!”乔楚恢复了心平气和。

    另一边儿还是沉默,听着里面儿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收拾什么东西。

    想来这会儿他在气头儿上,是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尤其刚刚看向她那充满不信任的眼神儿,乔楚更加的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从监狱出来本来就处于情绪波动中,不能再刺激他了。

    “乔梁,不管怎么样,起码把东西给我,我去学校!”让他安静一下也好,大小儿乔梁也还算是个懂事儿的孩子,再怎么他们是亲人,乔梁就算生气,应该也不会真的怪她吧。

    不一会儿,门儿打开一条缝儿,自己的包包就跟垃圾似的被从里面儿扔了出来。

    乔楚无奈,捡起了包包,本要转身,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乔梁,不管你相不相信,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你姐,我不可能让别人害你的!我先去学校了,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话也只能说到此了,拖着满身疲惫离开了医院。

    本来新生晚会都是开学一个月就举行的,但今年学校的新图书馆和游泳馆建成,学校就把这个新生晚会和建成典礼俺怕在一天了,各级领导还有投资方都会悉数到场,白天剪裁,晚上看节目,所以这本来是小型的欢迎晚会也就变的越来越大扯了。

    虽说这还有大半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是排练室有限,很多节目也都要穿插着时间来安排占用排练室,满打满算能排练的时间也就一个星期了。

    一直对什么事儿都挺认真的乔楚,对于排练也是想精益求精,就算是这一天身心疲惫的,也还是强逼着自己调整好状态,不带任何情绪的进入排练。

    她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大概意思说的是女人就要像一个五斗柜似的,在生命中扮演的角色都要分开来放,当你需要哪个身份时,就打开那个对应的抽屉,这会儿她需要扮演的是一个好学生,那么其他的事情就只能先放到一边儿了,该干什么时候儿就干什么,总是没错的。

    虽说乔梁误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自己也不可能把她交易的事儿告诉他,那他以后面对这个姐姐的时候将永远带着亏欠,本来就风雨飘摇的亲情更加的蒙上灰色,所以这些事儿,她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

    从医院到学校还要倒两趟公车,好在上下班的高峰时段已经过去了,车上算不上太挤,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把脖子上的围巾又往里拢了拢,遮盖着脖子上那男人狂野的印记。

    “乔楚,就等你了!”

    一进门,就看见大家都准备就绪,昨晚也不知道这群舞蹈队的女孩儿玩儿到几点,不过个个儿看着都还生龙活虎的,一点儿看不出疲惫感觉,见她进来,都冲着她招手儿呢。

    反倒是这两个弹琵琶的主角儿,看起来状态不佳,有点儿萎靡。

    一个胳膊酸软无力,浑身捂得严实的跟得了重感冒似的。

    另一个看起来脸上苍白无色,本来极富神采的双眸红肿的跟个桃儿似的。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数你们俩走的早,怎么还不如我们通宵的人精神呢?”其中一个女孩儿快言快语,经过昨儿晚上一通儿疯玩儿,就觉得更加熟络了似的,说起话来也不拘着了。

    想起昨晚被那位爷往死里操练,乔楚不禁心生谓叹,那可比玩儿通宵累多了,这玩儿通宵也有个选择吧,唱累了也能靠在哪儿休息会儿,可是那位精力充沛的爷,哪儿容她歇着啊,一边儿在她身上驰骋着,一边儿还特流氓兮兮的对她说,“妖儿,放心吧,操不坏!”

    这种下流的话,也就他能腆着那张妖孽的脸说的一本正经,还一副真诚的安慰她的表情一样。

    脱了外套儿,摘了围巾,拿出琵琶来坐定了,才看清楚旁边儿的秦子珊情绪不太高,那眼睛肿的有点儿邪乎,明显是昨晚哭过的样子。不用细想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哪儿就涌起了一股说不清楚的复杂心情,不用细想也知道是因为谁哭了,昨晚就是她把秦子珊送到雷绍霆怀里的,而后来雷绍霆又到医院找她,具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起码是雷绍霆丢下了秦子珊。

    “师姐,你没事儿吧?”乔楚问完了,又总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儿不合适。

    “我没事儿,咱们排练吧。”秦子珊的声音因为昨天哭了很久,还带着嘶哑,那红红的眼睛看起来更是疲惫的没有任何光彩,却在瞥向乔楚衣领里隐约显出来的红色印记,一道寒光稍纵即逝。

    乔楚点点头便去调弦儿了,自然没有注意到那道寒的带刺的光,可手指上却真真儿的被刺痛了。

    嘶——

    手碰到琴弦那一刹那,一股钻心的疼,这才让乔楚想起来昨天手指头在削苹果时划的那么一个大口子。

    当时出了点儿血,擦吧擦吧也就止住了,再看到雷绍霆来了,彻底把这事儿忘一干净。

    经过这么一宿,外面儿那层皮儿也已经长出来了,把伤口给盖住了,可刚刚那么一按韧性十足的琴弦,一下儿就又崩开了,这会儿才看明白,口子还挺深,那角度是斜着进去的,一层儿还带着红嫩嫩的肉丝似的皮翻啦着,一点一点儿的又往外渗血了。

    一听这一声儿,后面儿已经摆好姿势的女孩儿们都围了过来,一看这口子不轻,赶紧催促着她去医务室,好几个女孩儿都感同身受的嘶嘶的跟着疼似的,可乔楚到还真没觉得有那么邪乎。

    不过怎么也得处理一下儿,而且手上有伤,再怎么挺也是按不了弦儿了,去跟欧阳老师说了一声儿,便奔着医务室去了。

    乔楚向来没那么娇气,本来医生说要给她包扎一下儿,她觉得真没那个必要,伤口呼吸点儿空气反倒长的快,只要注意别感染就行了,最后买了一盒儿创可贴就出来了。

    坐在外面儿的长椅上,撕开两个,伤口有点儿长,两个贴上还不见得全能护得住,希望养两天也就没事儿了,眼瞅着晚会在即,可别耽误了排练,专心想着自个儿的事儿,都没有注意身边儿站了个人。

    “你手怎么了?”

    猛一抬头儿,没想到竟然是陆宇,上次见面还是在千夜魅吧,其实也没过多久,却好像这个人在她的生命力已经走的很远了。

    “没事儿,破了个口子,你的伤好了吧?”她知道雷绍霆那一脚有多重,比起林涛那一脚,确实他对陆宇还算收着力呢,终归是因为她受的伤,礼貌性的问了一句。

    “好差不多了!”陆宇笑的有点儿尴尬,毕竟一个大老爷们儿被一脚踢成那样儿,有点儿丢人,可是眸光中却闪过一丝欣喜,他的楚楚还是关心她的吧。

    “他下手狠,以后碰着还是躲着点儿吧!”

    乔楚这好心提醒也不是没有根据的,现在他和李菲菲谈恋爱,已经进入了上流圈儿,和雷绍霆早晚也有机会碰上,虽说她对陆宇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可终归不想让他变成残疾。

    陆宇听着这话,刚刚那抹欣喜却变成了黯然,她对那个男人如此了解了吗?怎么听这话都像是人家是一家人的感觉。

    “楚楚,你最近好吗?”经典的台词,经典的表情,一个带着歉疚带着悔意的男人形象跃然眼前。

    乔楚不禁一笑,过得好不好和他还有什么关系吗?

    刚刚她突然间意识到,没抬头儿听他问的那么一句,愣是没反应过来来的人是他。

    这就是相处六年的男朋友?怎么可能连声音都不熟悉?是她没心没肺到一定程度了,还是这六年压根儿不像自己心里想的那么久,那么重,其实是可以轻易忘记的。

    “挺好的!我先走了。”寒暄这么两句,这事儿也就彻底翻篇儿了,乔楚不觉得还有什么可以和陆宇聊的。

    陆宇却抢先一步挡在了乔楚的前面儿,不有份的拉住了乔楚的手,仔细的看了看,“这么长的口子你就用创可贴贴上就完事儿了?”

    听着那话还隐约有着怒气,可这看上去又心疼又怜惜的感觉,却在乔楚心里一丝儿涟漪也没泛起。

    如若这是以前,乔楚一定会心里甜丝丝儿的,然后再任由着他带着,到医院去仔细的把伤口处理好,可如今,她直觉的这事儿压根儿就不归他管了,他着急这劲儿不但没让她感动,反倒让她有一种可笑的感觉。

    用力的甩开陆宇的手,对他不见外的抓上她手的举动很是不满。

    “楚楚,我没别的意思,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看出乔楚眸光渐冷,急忙解释,可心里却想着,她的举动分明就是分手那口怨气始终都没有过去。

    即便知道她去坐台了,当初的气愤,随后的轻薄,都掩不住心里的心疼,她本来应该是被捧在手心儿呵护的宝,可如今却被他一手毁了。

    乔楚冷哼一声儿,她真的不想去辩驳什么,因为这时候儿越去急着辩解什么,反倒让人觉得你是特别的在意,特别过不去那个坎儿似的。

    与陆宇,她已经无话可说。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忘掉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根本她就没有放在心上过,那不过是一种习惯,改了也就没了。

    她如此态度并不是心里还在意,只是打从陆宇从她生活里退出,她就没打算让他再进来,强硬也不过是想展示自己的立场。

    不再多看,转身就走。

    脚步飞快,步步生风,心里想的完全都是和陆宇无关的事儿。

    既然不能排练,也没有课,那现在就回医院吧,乔梁的事儿她多少都得找个理由解释一下儿。

    可显然陆宇并没有放弃,在后面儿紧跟着一点儿都不放松。

    “楚楚,楚楚!”

    “楚楚,你站住!”

    …。

    “楚楚,你难道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楚楚,让我把话说完行吗?”

    陆宇声音带着颓废,又满是恳求,不禁让乔楚定住了脚步。

    “好,有什么话,你说吧!”

    “楚楚…”陆宇一愣,刚刚她淡然和气的神色已经不复存在,这会儿冷的就像他们两个人之间隔着一道冰封的屏障,看得见她,却无法靠近了。

    “你想跟我解释,不就是想买个心安吗?我就给你个心安!”

    乔楚知道,陆宇一直憋着想和她说这些,不过就是想把自己从这六年的感情里摘的干干净净,还要特别煽情的说出不得已的理由,用那拙劣的演技来将他移情别恋的事实粉饰的几近完美,让被抛弃的她都要忍不住替他唏嘘。

    别怪乔楚这么阴暗,此刻她就是这么想的,都说爱与恨只在一念之间,那么从关注到无视好像也可以这么形容。

    “我们找个地方谈吧。”

    “没必要,就在这儿说吧!”

    乔楚说这些话的时候儿都很平静,一点儿气愤控诉的意味都没有,她只想和这个男人再无瓜葛,孰是孰非,是他对她的好多一些,还是她对他的好多一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她都已经忘记了。

    其实所谓的好,就是两个人从未吵过架,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吧,生活太过平静就会出问题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生命在于折腾。

    “还是找个地方吧!”陆宇依旧认为乔楚是有着极度不满的情绪,显露出极好的耐心。

    也确实是,在这儿说,肯定怕她女朋友看见,以李菲菲那个性格,不可能善罢甘休。

    还是少给自己添事儿了。

    两个人出了学校,上了车,原来陆宇也有车了。

    不知道是什么款,但那四个圈儿她倒是认识,两个门儿的轿跑儿,价格肯定也不是百姓可以消费得起的。

    不过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坐过那位爷牛逼哄哄的座驾,这会儿坐着四个圈儿就显得不是那么舒服了,在副驾驶上怎么坐都觉得别扭。

    好在地儿不远,穿过两个红绿灯儿就到了。

    一件环境优雅的咖啡厅,这是她和陆宇在一起时从来没有来过的。

    “说吧!”

    乔楚撂下餐单,什么东西都没点,显然是不想常坐。

    陆宇尴尬的一笑,叫来服务生开始点了起来。

    “给我两杯拿铁,一杯双奶双糖,再来两份黑森林蛋糕…”

    乔楚向来是喝不了太苦的咖啡,所以即便是速溶咖啡她都得加奶加糖,恨不得把那咖啡的苦味儿全都冲淡了,陆宇总是笑她还不如喝奶茶呢,乔楚都会很一本正经的说,可我要喝的是咖啡啊。

    他还记得她的习惯,她却好像忘了,最近喝的咖啡好像都是苦的,加太多奶和糖反倒不习惯了,这是不是一种长大了的表现呢?开始懂得喝咖啡,开始懂了那苦涩中自有耐人寻味的醇香。

    等到咖啡甜品都放了上来,一直注视着她没有说话的陆宇才坐直了身子,将咖啡和蛋糕往她跟前儿推了推。

    “尝尝,这儿的黑森林蛋糕是出了名儿的好吃。”

    呵…

    一直随性惯了的陆宇也有如此讲究的时候儿,这种地方无论从品位到消费水平都不是以往的陆宇可以来的起的,果然很多事情都已经不同了。

    乔楚依旧是保持着淡漠疏离的表情,美眸中透出丝丝不耐,希望他快点儿说,说完她便可以走了。

    “楚楚,我知道你还怪我,这事儿是我对不住你!”

    还是老词儿,不是要解释吗?

    “说正题吧,虽然说不说都一样!”

    陆宇自知理亏,无奈的笑了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才又抬头对上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楚楚,我没什么要给自己辩解的,我只希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似是乞求,目光中满是殷切。

    “呵…如果没什么说的,我就先走了!”

    “好好,我说…我说…”又抿了一口咖啡,盯着咖啡杯里冉冉升腾的白烟,眼神有些逃避,也许他自己都觉得说出来的话不足以让人理解吧。

    “自从乔叔叔出了事儿,我父母就三天两头儿的找我谈,让我和你分手,我极力反对,跟他们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他们见我不听,就把我锁在房间里,不让我出门,可我还是不想屈服,我爱的是你,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当时我就是怀着这样的信念和我父母扛,可是有一天,我爸爸老泪纵横的跟我说,他的事业遇到了极大的危机,只有我才能帮得了他,我不得不顾及父母年事已高,便答应下来,却没想到是他们设计好的让我去相亲。”说到这儿,陆宇满脸的苦涩的一笑。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真的是一心想帮我爸,经常陪着那些叔叔伯伯的吃饭,后来就认识了李叔叔,也就是菲菲的爸爸,她爸是公安局长,我以前也觉得,教育口儿上怎么会和公安扯上关系,后来我也多少听说了一些其中的缘由,后来就李叔叔就有意撮合我和李菲菲,我父母也是摆明了利害关系的跟我讲,我才同意和菲菲在一起,可是我当时就打定主意,只要我大学毕了业,我爸爸的工作也不受影响了,我便和她分手,那天我没办法和你说明白这些,楚楚,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陆宇絮絮叨叨的说着,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他与她分手是被逼无奈之举,此刻也一直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可乔楚听的却不是这些,这么多真诚的解释,真心的告白,却只有一句话牵动了都快儿走神儿的她。

    “等等!你说李菲菲的爸爸是公安局长?”

    “嗯…是,你认识?”陆宇一愣,没想到一直平静的乔楚对这事儿有这么大反应。

    李菲菲,公安局长,难道那天在国贸酒店见到的那个局长就是里李菲菲的爸?

    “哦,不认识…”

    乔楚扯了扯嘴角,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心里不禁疑惑重重,突然就想起来了李菲菲那天在餐厅跟她说的话。

    李菲菲说林涛没有那个本事,她还奇怪李菲菲怎么会知道林涛的事儿,当时脑袋没有细想,只一心觉得李菲菲别有用心,无理取闹,可这会儿想想,也许李菲菲说的话真的是知道些什么,她爸是公安局长,那么她想打听一些事儿不难。

    这未免也太巧了!

    那李菲菲所说的有能力做这件事儿的又是谁呢?

    雷绍霆借着那天的场子设连环计治李局,这其中会不会都有关联?

    李菲菲所指的人是雷绍霆吗?

    心里一片繁乱,一口接一口的机械性的喝着咖啡,一旁的陆宇看着不禁奇怪起来。

    “楚楚?楚楚?”

    “啊?”

    “你怎么了?”

    “没什么…”

    这事儿也没办法和陆宇说,现在他和人家李菲菲是无话不说的小两口儿,这会儿问这事儿,也问不出什么,也许陆宇就根本不知道。

    李菲菲说这话别有用心是肯定的,那得意且带着深意的眼神儿,这会儿历历在目的,也不乏这其中确实存在隐情,如果打乔梁的人另有其人,那么林涛岂不是被冤枉的?即便是林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总归也轮不到她去给定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楚楚?!楚楚?!”

    陆宇站起身来想要拉住她,却还是赶不及,乔楚已经先一步起身,等他要拦着的时候儿,乔楚已经拐下楼梯了。

    这会儿乔楚的脑袋有点儿乱,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那就先去找林涛问,如果不是他,他又为什么那么痛快的承认呢?

    乔楚没想到见林涛那么顺利,跟警察一问,这林涛还在拘留期间呢,乔楚是搞不清楚是否可以见,既然警察说可以,她也就跟着去了。

    看见林涛那颓废的样子,眼神有点儿呆滞了似的,看到她忽然就冲了过来,一下就被两个警察给拉了回去。

    “乔楚,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我求求你,让他们放了我吧!”

    本来以为林涛是要冲过打她,乔楚自己也吓了个够呛,她没想到林涛这几天整个人都变了,那眼神儿里哪儿还看得出猥琐,看上去可怜兮兮的,显然在这儿受了不少苦。

    她的录音笔还没有交给公安局,还没立案,而且凭着一个录音笔,一段模棱两可的话,是否就能立案都不好说,可现在林涛就已经被打的快不成人形儿了,那么不用说,这件事儿必然就是雷绍霆受益的。

    以雷绍霆的权势地位,连公安局长都能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呃,更何况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林涛呢,那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突然想到乔梁昨晚跟她分析的话,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其实她忽略了一个最有可能做这件事儿的人,那就是雷绍霆。

    当时自己第一个否定的就是他,自己就是那么笃定,这样背后下手的事儿是雷绍霆不屑于做的,还是那句话,他直接走司法程序,不答应她所提出的交易就可以了,试问打一顿和关乎着以后的前途,哪个处置方法更狠?一看便知!所以她一直觉得雷绍霆没必要这么做。

    可,现在,她还能不能这么笃定?看着林涛的样子,很明显比乔梁伤的还重。

    有点儿慌了,如果是她想象的这样,那么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乔楚此刻的心情烦乱的就如一团麻,怎么摘也摘不清楚了。

    这会儿电话铃响起,那一声声儿的,让她本来纷乱的心更加的烦躁起来。

    “小乔啊,我是苗阿姨,你弟弟从医院跑了!”

    ------题外话------

    感谢亲们送的鲜花和钻钻,某倾大么么给乃们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