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五章 惧意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苗阿姨,您别着急,慢慢儿说!”听到乔梁跑了,乔楚也是心里一惊,又不免有点儿生气,这孩子气性也太大了,就算早晨有误会,可是怎么能连病也不看了,说走就走?

    “你前脚走没一会儿,乔梁啊就收拾东西要走,我一看是紧拦慢拦的也没拦住,他就嚷嚷着说什么姓雷的知道他住哪儿了,肯定来找他报复什么的,还说你和他们都是一伙儿的,他必须走,你说这孩子…”

    “苗阿姨,谢谢您,我现在就过去。”

    这乔梁是认了死理儿了,不管是不是雷绍霆的事儿,他怎么能认为她这个亲姐姐伙同别人害他呢,他怎么可以这么想!

    心急火燎的打上车就奔着医院去了,一路上这电话就没停过。

    乔梁,关机!

    李秀珍,关机!

    出租屋,没人接听!

    乔楚脑袋都要炸了,这母子俩突然间出现,又突然间消失,就像这几天的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拿了检查结果,办了退院手续,才发现这一系列的治疗再加上住院费费,将近有五万多了,光那押金就退出来一万多块钱,乔楚不禁咋舌,虽说是住的单人病房,可真没想到这单是住院费就那么贵。

    剩下这一万多怎么也得先还给他,剩下的将近五万块钱,她琢磨着就写张借条吧,慢慢的打工还吧。

    再说这边儿,三少一路狂奔到家,进了门儿都没歇着,急冲冲的就奔着浴室去了,一边儿上楼就开始一边儿脱衣服,在这大大的房间里留下一抹抹的美男脱衣图,让人看着都不禁口水横流,虽说一晚上奋战下来,这会儿的三少极其满足的哼着小曲儿,可脚底下的步伐可是一点儿不减速,到了浴室放了洗澡水,衣服也脱了一个干净,将那里里外外的私家定制,价格不菲的衣服当团儿废纸似的,卷巴卷巴就扔进了垃圾桶。

    其实这经过一宿,又颠儿了一路,身上那呛鼻子的香水味儿早就散的差不多了,可是雷绍霆还是放了比之前多三倍的沐浴露,将自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洗了一个透彻。

    镜子里那一副刀削斧刻的俊美身材,紧绷的肌肉纹理分明,麦色的肌肤上还滚着水珠儿,那八块儿健美的腹肌令人艳羡自胸肌以下一直延续到那浴巾裹着的神秘地带。

    男人正冲着镜子里的自个儿笑的那叫一个灿烂,深邃的眸子也难得褪去冷峻,染上一抹温柔。

    可不是咱三少在家没事儿照镜子玩儿自恋,他是冲着自己个儿那从脖子到肩膀儿上的三道儿红印子乐呢,似是欣赏个艺术品似的,越看心情越美。

    经过昨天那妞儿闹了一通儿别扭儿,他就很敏感的闻到了酸味儿开始,心情就大靓,所以昨儿晚上霍霍她的时候儿也从开始暴怒不满到后来的温柔对待,那可真是控制着自己悠着劲儿呢。

    许是在医院不比在家里,多少都会找到一种刺激的感觉,他竟然发现,这妞儿平时挺冷性那小样儿,竟然在床上也可以如此火热,情浓时,她竟然就跟个利爪儿的小猫儿似的,说挠人就挠人,这三道子,就是绝好的证据,边刮着胡子,就边琢磨着,今儿晚上得拿这事儿抻掇抻掇这妞儿。

    铃——

    “三爷,再不到公司,可就算你丫旷工了啊?”电话那头儿传来了龚奇伟调侃。

    “去你大爷的!”雷绍霆正照着镜子暗爽呢,龚奇伟这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儿,自然也得不到什么好态度。

    “川儿和安子来了,三缺一,就等你了!”

    “呦呵,今儿怎么都凑合来了?”

    “安子给你送东西来了!川儿是来蹭酒的!你再不来,你丫酒柜就空了!”

    “操!”

    虽说雷绍霆不怎么喜欢喝酒,可是酒柜里却摆着各式各样的世界名酒,有的是一般人买不起的,有的是一般人买不到的,总之里面儿摆的都是酒中珍品。

    可那三位爷到了,是一个儿都不会跟他客气的,龚奇伟千杯不倒觊觎他酒柜上的酒多时了,王川儿虽不能喝,但有酒人就到,安志文不拼酒,但也是个好酒的主儿,让他喝她也绝对不含糊,总之除了雷绍霆,那三位见着酒都跟见着亲人儿似的。

    眼瞅着自己那珍藏的好酒要遭殃,可不是得马不停蹄的奔着公司去嘛。

    到了公司,很明显为时晚矣!

    三个大老爷们儿,正斜倚着沙发,一个个儿的悠闲自得,比在自己家还自在呢,咧着大嘴,端着酒杯,聊的那叫一个欢畅,看雷绍霆进来还一个劲儿的招呼呢。

    “三爷,要说还是你这儿的酒最好喝!”王川是得了便宜还卖着乖,一副极其陶醉的赞赏着。

    能不好喝吗?钱在那儿摆着呢,那是苏格兰酒庄的威士忌,是他一百五十万拍来的,这会儿让这三位爷喝的差不多见底儿了。

    “操!大早晨起来就开喝,喝死你们丫挺的!”话是说的狠,可是从三少脸上却一点儿没看出来什么心疼,端着刚刚陈君送过来的咖啡,也坐到了沙发这边儿。

    “雷子,这儿一会儿就好!”安志文头儿也没抬说了一声儿,在那儿鼓捣手机,跟那整面墙的书柜中间的电视连接。

    “不急!”反正怎么也得等那个妞儿来,既然是得罪了她的佟九,就任凭她去处置了。

    “我说雷子,听说前一阵子你家老太太住院了?这是用绳命在逼婚啊,那咱家大伟咋办?”一看安志文那儿忙着,几个人就开始扯上闲篇儿了,王川幸灾乐祸的问起老太太住院的事儿,一边儿说一边儿戏谑的看着对面儿一脸和气的龚奇伟。

    “操!跟我有毛儿关系啊?”龚奇伟拿起一沙发靠垫就冲着王川的脑袋砸了过去,虽说是大家都知道他喜欢秦子珊的事儿,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有点儿挂不住,毕竟这么大个老爷们儿,有权有势的,还整上单相思了,说出去都堪称二代阶级里的耻辱了。

    可说到底还是那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自打昨儿晚上说也说了,聊也聊了,主要是最后将秦子珊拥入怀里那个瞬间,他心里还是不免被刺痛了,本想着做那个好人,如果雷绍霆也愿意娶秦子珊,那么他就忍痛割爱,只剩祝福,可是昨天那女人身上的馨香,让他如何放得了手。

    看吧,这味道还得分谁闻,三少迫不及待洗掉的味道,在龚少这儿却是只应天上有的味儿了。

    “我这儿为你丫着想呢,你丫还急了,操,喜欢人家又没胆儿说,再拖着,你就只能当伴郎了,哭都没地儿哭去!”王川依旧嬉皮笑脸,一点儿都没给龚奇伟留情面,不这么激他,他心里还跟凉水儿似的呢。

    看着龚奇伟那窝囊的一出儿都跟着起急,他虽然不待见秦子珊,但谁让他这哥们儿就喜欢的死心塌地,爱情真是害人,很容易让一特明白的人在这事儿上脑袋搭错筋。

    在这一方面儿,王川就算计的特别清楚,虽然说这大老爷们儿不可能看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这种迷倒小女生儿的玩意儿,但是他在感情观上却和里面儿的西门惺惺相惜着,迷倒万千少女的川儿爷绝对可以帅气的甩甩那毛寸头,扬着下巴高傲的说,“每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

    “你丫操心自己的事儿得了,我可听欣姐说了,这两天你没少往千夜魅跑,让那个叫小桃儿的妹妹勾了魂儿了吧?等会儿,我算算哈,眼瞅着就过一个礼拜了,我看你丫热情不减啊!”一边儿一直不说话的安志文开始转移斗争大方向,他还真不是想帮龚奇伟,就是觉得挤兑王川这事儿能更热闹点儿。

    “操!你丫有那劲儿用在正事儿上行不?合着那手里一大把道儿上的关系,都用来调查小爷每天翻谁的牌子?”王川瞪着眼,不忿的嚷嚷着,那脚也一点儿没留情面,冲着安志文敲着的二郎腿就过去了。

    安志文说这话的功夫儿,眼睛也没离开手机,就跟脑袋秦子州,又没说秦子珊,你磕个jb毛啊?还真把那货当未来大舅哥儿了?”

    可是一表人才的川儿爷绝对是属于那种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型儿的,他要权有权,要势有势的,自然是啥都不用愁了,可是佟九那样儿的,长的就油腻腻的,有些时候儿还真是得靠调戏才能占到便宜。

    “可惜啊…救小嫂子的不是咱三爷!”龚奇伟说不过王川,就拿话不多的雷绍霆开涮了,也难得占上风的调理调理别人,那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自打都知道雷绍霆对这个乔楚不一样儿,这哥儿几个就开始挺没溜儿的称呼她为小嫂子,三爷意外的没有急,也就这么叫起来了。

    “大伟,你丫找抽吧!”雷绍霆阴测测的看着龚奇伟,明知道那天他是怕雷仲年看到而没有出手,后来已经悔的跟什么似的了,自个儿的妞儿让别人救了,还乘着人家的情呢,丫还在这儿给他翻旧账让他添堵。

    “得得得,三爷,小的错了!”龚奇伟赶紧笑嘻嘻的赔礼装孙子。

    “要说这佟九也够可怜的,知道自己惹事儿了,一路儿聊杆子奔东北老家了,仗着跟当地局子里的人熟,奔着最危险的地方儿就是最安全的,人家进号儿里躲着去了,操,也不扫听扫听,小爷我在东北混的时候,丫还不知道在哪儿窝囊着呢。”安志文不屑的一笑,嘴上说着可怜,还大发善心的同情似的直摇头,殊不知此刻佟九远在千里之外的颓废模样儿就是这位安大少的杰作。

    黑道儿上事儿,没有谁比安志文门儿清了,这佟九也不是什么有胆色的人,前面儿都说了,他不是那种做出头鸟儿的人,当初跟着一个混的不错的老大当左右手,打过几次硬仗,那也都是他蹲在后面儿跟着瞎混,打完了出来嚷嚷叫嚣的货。

    后来老大愣是吸粉儿吸死了,只有一个闺女的老大也后继无人,这左右手的他顺理成章的分到一杯不算少的羹,一跃成了老大,道儿上不太了解的,自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还都以为是个能打的呢,所以自然都给着三分面子,佟九也渐渐飘飘然起来。

    要说佟九也有自己的有点,都说警匪一家亲,当然咱们人民警察还是有好人滴,但那也不乏败类如李寿林之流,这两边儿攀上关系,那操蛋事儿就干多了。

    甭管多会用关系,多会混社会,这人都是有弱点的,又何况佟九这种本就上不了台面儿还硬是爬上台面儿的人,那弱点就更海了去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佟九就折在这个“色”字儿上了。

    你说他调戏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就碰上乔楚了呢,这会儿的佟九估计再千里之外也肯定是悔不当初,听了李菲菲撺掇两句,再加上自己的色胆包天,就酿成了今日的祸事。

    “在号儿里那不就更省事儿了?弄死丫的,这种傻逼先崩后判,没有冤案!”王川嘴里咂摸着酒,看着屏幕上那佟九已经颓废的表情,嗤笑着。

    “这点儿事儿我还能整不明白?咱号儿里有人儿啊!”安志文俊脸一扬,故意弄的跟那种硬装社会人儿的山炮样儿,逗得几个人儿跟着开怀大笑。

    那边儿的佟九可笑不出来,这边儿看着他笑呢,他自然也看得到这边儿的情况,虽然到现在还没完全弄清楚这些人来头到底有多大,可是确实得认栽了,他现在是毫无反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胆都快吓破了。

    屋里人聊的欢畅,门外的乔楚却好巧不巧的听到了最后面儿两句,什么号儿里有人,什么先崩后判,本来就疑心重重的她这会儿心里更是没底了。

    她真的是找了很多理由在心里为这个男人辩护,她希望自己豁出去的是有意义的,可如果真是这男人做的,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这会儿想到与男人在床笫间那样放浪形骸,就忍不住胃里一阵翻涌。

    正踌躇着要不要敲门,敲门了会不会接下来自己就忍不住问了,然后得到那个自己不愿意面对的结果?

    这会儿手机铃响了起来,正是这位爷,盯着手机愣神儿这会儿,门已经打开了,入目,就是那个高她两头的颀长身影,将自己整个笼罩在他高大的影子里。

    “嘛呢?门口儿杵着不进来?”男人棱着眼,屈起手指在那小脑门儿上磕了一下儿,又一把将那低着头儿的小人儿占有欲的扯到怀里。

    “我刚到!”乔楚抬手摸了摸额头,应了一声儿,随着男人的脚步进了房间。

    乔楚抬眼儿一看,这屋子里的人倒是都熟悉,在千夜魅都见过,可还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儿再见着,看着他们之间随便的样子,显然和雷绍霆之间不止是酒肉朋友那么简单,那么她与雷绍霆之间的交易的事儿,他们应该也是知道的吧,想到这儿,不禁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身体也不禁想脱离开那个怀抱。

    感觉到女人的抗拒,雷绍霆有点儿不爽,这妞儿就做啥夭儿呢,早晨的时候儿还好好儿的。

    不由分的将手臂更加收紧了,让她一点儿都动弹不得。

    “小嫂子!”仨人儿都笑呵呵儿的起身儿跟乔楚打着招呼,这让乔楚一愣,这叫什么称呼啊。

    这几个人笑的暧昧,这称呼也暧昧,让乔楚有点儿浑身不自在,脸红了红。

    她接到男人电话就急急的赶过来了,第一是她本就得随叫随到,第二她还得还钱,欠条儿都打好了,最重要的是她想着,有没有机会问问关于乔梁的事儿。

    “你找我来什么事儿?”乔楚在男人怀里仰起头问着,这会儿的语气远不如一早起来柔和。

    爷没事儿还不能找你了?

    雷绍霆看着乔楚这一出儿有点儿气闷,这丫头一上午不见,又是闹啥呢?虽然旁边儿那三个人是管啥也没看出来,可三少却明显感觉到了乔楚与早晨起来那娇羞的小劲儿拧巴着呢。

    这女人还是在床上的时候儿比较乖!

    “爷欠你钱啊?这么看着爷?”斜睨着怀里没有一点儿笑模样儿的女人,眉毛都拧一块儿去了。

    “不是,是我欠你钱!正好儿就给你送过来了。”乔楚说完,低头儿从包儿里拿出了押金那一万块钱递了过来,“这是押金,医药费等我有了再还给你!”

    乔楚也没多想,既然爷说到钱了,她也正好儿是要来还钱的,那就顺着说了,显然是摸了虎须还不自知。

    雷绍霆的眉眼瞬间阴沉下来,蕴藏着蓄势待发的怒意,可这会儿却似强压着似的,本就上扬的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

    这女人算的还真是清楚!

    毕竟和这位爷还接触的时间不长,他的脉还不能准确的摸清楚,只是觉得环住她的身体忽的紧绷,本来是轻揽着她细腰的胳膊这会儿慢慢收力,使出了恨不能将她折断的力度。

    心下一惊,她又惹到他了?

    可旁边儿的三位爷好像看出了端倪,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三爷这会儿的表情绝对不是高兴的,看似平静的脸其实已经在凝聚暴风骤雨了。

    男人,最受不了的是女人跟他算计钱,他不给你也别觊觎,可是给你了,你也别又矫情又送回来。

    尤其是对于从不缺钱的雷绍霆,给自己女人花钱天经地义,老子乐意,给了你就得废话少说的拿着,这会儿妞儿跑过来送钱,还把帐算的清清楚楚,明摆着把他就当了外人,这不是触了逆鳞是什么?

    像他们这样儿的爷,给予别人东西已经习惯了,如果你不领情,那绝对是大大的卷了爷的面子,你让爷的脸往哪儿放?不怒才怪!

    “呃…你找我来什么事儿啊?”乔楚也看出了男人脸色有点儿诡异,似怒非怒,似笑非笑,不禁感觉浑身都冷飕飕的,声音刻意放柔了些,又问了一遍。

    雷绍霆这会儿真是想掐着那女人的小脸儿,好好儿跟她算算账,都***上了多少次了,还跟他这儿玩儿生分。

    怎么着?爷的钱咬手还是咋的?

    这会儿雷绍霆都佩服自个儿了,太***好脾气了。

    愣是什么都没说,搂着女人坐到了沙发上,旁边儿三位爷都瞠目结舌了,这时候儿三爷应该火儿了啊,咋这么消停呢?

    “安子,开始吧!”

    半天回过神儿来的安志文才“哦”了一声儿,把电视的声儿放了开来。

    那惨烈的声儿就顺着那立体声环绕音响传了出来,这猛的一声儿,吓乔楚一哆嗦。

    “这是什么啊?”俏眉微皱,看着电视上那不太清楚的远景儿。

    镜头慢慢拉近,才看清楚那椅子上做的竟然是那个脑满肠肥,一身油腻的佟九,不禁张大了嘴巴,这男人把她叫来就为了看这个?

    “爷爷,爷爷们,我错了,我佟九就他妈一个傻逼,我有眼不识泰山,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这一回,就一回!”挺膀大腰圆的一个大老爷们儿,这会儿哭的鼻涕横飞,眼泪直流,这要不是真吓着了不可能这样儿。

    看着佟九哭的凄惨着求饶,乔楚倒是没有什么同情的感觉。

    看惯了世间冷暖的她知道,很多事情根本就轮不到你去展现人类的高尚情操,什么人就是什么命,更何况佟九确实调戏她在前,伤了谭明轩在后,显然这事儿雷绍霆那天虽然没出手,却也是记了这个仇,那天在医院给叶子姐撂的话也是这个意思。

    可是她此刻虽没同情,却也没觉得痛快,只是心里隐隐的觉得害怕,害怕眼前这一群可以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男人。

    “求我们没用,得求这位奶奶才行,你还认识不?”龚奇伟乐呵儿着,对着乔楚的这方向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奶奶,奶奶,我的亲奶奶,您高抬贵手吧,我真是瞎了狗眼,我真不是故意的,都是那个李菲菲撺掇的,真不是我啊!”佟九一看屏幕里的那个女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打从号儿里被拎出来,就一直在这儿受皮肉之苦,可还不知道是啥事儿呢,干脆能推多少推多少,这事儿也别让他一个人儿倒霉。

    “瞎了狗眼?我看着好好儿的呢,那就把眼睛抠出来吧,让小爷看看是不是***狗眼长你身上了!”王川儿冷哼一声儿,看着都快吓尿了的佟九一脸的鄙夷,这还叫男人?

    “救命啊,我错了,我有罪,求求你啊姑奶奶,您就放了我吧!”

    雷绍霆抽着烟,眼皮儿都没抬,本来刚刚心情不错,让这妞儿还钱的事儿弄的不是很爽,这会儿也懒得说话,由得川儿他们折腾去。

    似是琢磨什么呢,良久,男人使劲儿嗦了口烟,又吐了出去。

    “你觉得呢?”男人那微眯的狭长双眸看了过来,询问她的意见似的。

    “你不是真要挖他的眼睛吧?”乔楚惊诧的瞪着眼睛,虽然心里明白没什么事儿是这位爷不敢干的,可还是忍不住问道。

    “也不是…”男人挑起她脸侧细软的发,放在鼻尖儿闻了闻,本来磁性低沉的声线这会儿听起来却阴涔涔,“挖哪儿都可以!随你喜欢!”

    “…没…没这个必要吧。”乔楚知道只要她说了挖什么地方,他真的就可以毫不犹豫的令人下手,这就是男人狠烈的一面,是她看着陌生而又恐惧的一面。

    “说一个!”那诱惑的声线似是念着某种咒语,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引导着。

    “别这样,他已经被打成这样,如果还觉得不行可以送到警察手里,没必要下这个手。”乔楚并不是为佟九求情,她也知道佟九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心里看着这样的一幕害怕,害怕乔梁的事就是她想的那样。

    “小嫂子,他就是在号儿里蹲着呢,你没看他身上还穿着号儿服呢?”安志文笑着看屏幕,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

    看着女人有点儿惊诧的表情带着恐惧,还是心里一软,将那细弱的肩膀往怀里揽了揽。

    “小惩大诫,断他一只手!”雷绍霆挥了挥手,那话说的好像是大发慈悲了。

    那边儿一听这话,吓的脑袋猛在椅背儿上磕,就跟捣蒜似的,“爷爷,爷爷,我有钱,能不能私聊,我拿我身家换,求求您高抬贵手,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

    川儿爷听的都快笑出声儿了,“得得得,你丫可别跟我们这儿套了,你他妈以为演电视呢?”

    “爷爷,都是道儿上混的,您高抬贵手,以后小弟赚的钱一律奉上,给个面子让我孝敬您!”

    “爷最不缺的就是钱!”男人狂狷邪恶的一笑,“这样儿吧,我敬你是道儿上混的,给你个选择机会!”

    “好!好好!”佟九一听,燃起了希望,连连称好。

    “左手,右手,你随便选一个!”

    狠,真狠!

    黑,真黑!

    这也叫选择?

    “别想啦,选吧!”安志文冲着镜头那儿喊了一句。

    王川看的不耐烦了,“要不爷帮你选?砍他性福生活那个吧。”

    说完了还嘿嘿儿的坏笑,旁边儿的这几位可是明白川儿爷说的是什么意思,都不禁跟着满堂哄笑。

    “你丫真尼玛狠!”

    “动手儿吧!”

    只听一声杀猪似的惨叫,乔楚一下儿扎进了男人的怀里,捂着耳朵,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

    心里的恐惧不禁陡然而生,他们真的可以是生命如草芥,可以再谈笑风生间就砍掉别人的手,这怎么可能让她不怕,怎么可能不去想那个可能。

    雷绍霆看着女人吓的扎到她怀里就不出来,不禁有点儿后悔,他们这种事儿是看惯了,一心想着让女人痛快一下儿,却没想到这女人哪儿能和这群枪林弹雨下训练出来的大老爷们儿一样啊,不吓着才怪呢,刚刚还钱的事儿惹的气别这么投怀送抱也给暂时缓解点儿,可却没成想这妞儿的下一句,还是把那本来都要下去的火儿一下儿又给勾了上来。

    乔楚慢慢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已经关了声音的电视,屏幕上那手已经血粼粼的佟九正倒在地上痛不欲生,十指尚且连心之痛,何况是断了一只手,那痛苦可想而知。

    “雷绍霆,你也是这么找人打乔梁的吧?”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票票,谢谢大家的支持!大么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