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六章 爷拿的远远不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雷绍霆,你也是这么找人打乔梁的吧?”似是问句,可是配上乔楚那静如止水般的口吻,这问句却俨然成了陈述句,说这话的时候儿显然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问了,而且问的一点儿都不委婉,一点儿没有自己设想的旁敲侧击,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那已经如黑幕般的眸子,这么直直的问出了口。

    这件事她不是早就认了吗?明知道李菲菲是不怀好意提醒,却还是禁不住心里的胡思乱想撺掇着,一定要再来确定这件事。

    其实她心里明白的很,乔梁有错在先,即便是社会黑暗,在监狱里挨了打,也总比坐牢要好得多,这也是正是安慰乔梁的话,知道是谁做的又怎么样?对于林涛她还可以冲动的去找人家理论,如果是强权下,她还如何理论,如何去改变?

    本来做好了认倒霉的思想准备了,可当她想到这件事儿是雷绍霆做的可能性,心里就慌了,不知道胸口翻涌的那个是愤怒还是失望,总之,她就是想确定一下,也许想确定的并不是心里想的那个结果,而且想确定听到这个男人告诉他,这件事跟他无关。

    这平静的不带任何高低起伏的话,声音很低,却似有震慑力一般,一旁谈笑风生的男人们都瞬间安静了下来。

    刚刚本来就在隐忍的怒气,此刻正因为这句话急剧升腾,那棱角分明的俊脸,处处都透着黑暗冰冷的气息。

    突然就像是科幻片儿里演的那样,男人身后好似阴云密布,黄沙卷着黑云滚滚而至,顷刻间便会将眼前的一切摧毁般。

    可此刻的乔楚却似不畏强权般的直直的盯着男人那已经收缩的墨黑瞳仁,她不想放过他眼里一丝神情的变化,就那么迎着那嗜血的光芒,等待着他的答复。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不是怒吼,云淡风轻的一句配上那已经在勃怒边缘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慎人。

    一边儿的三个男人也噤了声,收起了本来悠然自得的神态,特别认真的关注着刚刚就有些别扭而此刻正式对峙的两个人,饶有兴致的带着探究的表情,仿佛要看是那方先妥协一般,就差掰开桌儿开始下注赌大小了。

    这三位爷绝对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面面相觑间都露出深意十足的笑意,彼此间都有了绝对不走,留下看好戏的默契。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一个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啊。

    本来佟九的事儿令他们找到了恶作剧的快感,而眼前这情景却挑起了他们如看好莱坞大片儿的激动情绪。

    这小嫂子当着他们的面儿就已经多少次挑衅过这个如撒旦般的雷爷权威了?

    这会子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鲜活在他们眼前,不得不让三位爷对这个纤弱如柳的女人刮目相看。

    王川在一边儿还特别欠儿的给另两位倒上了酒,俨然一副要静下心来仔细观赏的姿态。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你!”乔楚在男人面前少有的坚定,这时候儿她便是将自己放在和他平等的位置,没有一点儿惧意。

    她是真的想知道,也真的想从他的嘴里听到“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想的就是,只要男人说一句“不是”,那么她就相信。

    可是,在这样一个条件下,这样一个倨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怎么可能撂下面子,跟她说一句软话,哪怕是“不是”这么简单的两个字,说出来也着实太难。

    他何时向别人低过头,尤其是这种无中生有的猜测,他怎么可能还会低着声音去解释那句“不是”?即便是这个在他眼里有些特殊的女人,他都不会去说。

    此刻三少心里盘旋的一个念头。

    这个女人不信任他!

    他如此费尽心思的对她,都不去计较她的弟弟曾经给他身上来了一刀,还***去掏医药费,去给安排一切事宜,生怕她在医院受罪,他将她的事儿放在心上,动用关系全国范围的找佟九,就是为了给她出气,兴致勃勃的将她叫来,将佟九交由她处置,半个谢字没有说,这会儿却质问她弟弟是不是他打的。

    呵…真***可笑。

    雷绍霆,你丫就是犯贱!

    “你***吃错药了吧?”依旧是平静的甚至带着点儿慵懒的漫不经心,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那是暴风雨的前兆,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王川缩了缩脖子夸张的打了个冷战,龚奇伟试探着将雷绍霆面前的酒杯挪到远处,这位爷怒了,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这伤了谁都不合适,如果不幸被那狂怒的男人捎上了,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儿。

    剑拔弩张,气氛非常之不和谐。

    “雷绍霆,我弟弟伤了你,是他不对,就算你想让他坐牢,那也无可厚非,这场交易我预料到你会反悔,我也可以自认倒霉,可是你竟然让人动用私刑,将我弟弟打成重伤,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还留着我弟弟的手?”乔楚越说越激动,眼底已经有些氤氲,可是她依旧倔强的仰着头。

    他没有否认,那是不是代表她猜对了?

    “操!老子真是太惯着你,给你惯出毛病来了是吧?”腾的站了起来,大手一下儿也把乔楚扯了起来。攥着的拳头已经关节泛白,咯吱咯吱的响。

    料定他会反悔?那就是说在她心里,他就是个没有信用的混蛋?

    看着那依旧毫无畏惧的倔强小脸儿,此刻已经因为忿恨而涨的通红,眼神里满满的写着控诉与不信任,仿佛已经笃定了她心中的想法。

    这个女人,真是能气得他抓狂!

    “三少,有事儿好好说。”眼瞅着乔楚那小身子骨儿有点儿颤颤巍巍,哪儿经得住雷绍霆那么拎着啊,王川好心的劝了一句,“小嫂子,这事儿你可真冤枉三少了,再怎么说,他还不至于为难一个孩子,更何况那是你弟弟。”

    乔楚多希望王川说的是真的,可是,她可以信吗?他们是好朋友,自然会帮他说话的,此刻的她心里早已草木皆兵。

    “是吗?佟九没做什么,你们都能断他一只手,我弟弟伤了你雷三少,你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还肯掏医药费?难道不是你自己理亏?还是你觉得将穷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很有意思?三少很喜欢你想打就打,打完了再给个甜枣儿吃的游戏?还是喜欢看这些不知个中缘由的人匍匐在你的脚下感激涕零的白哦请?”

    人在激动时,肾上腺便会如跳表一样的往上急速窜升,很多话一出口便已经收不住了,说出来的远比心里想的严重得多。

    这会儿的乔楚已经无法理智的去想了,因为三少的没有正面回答,更加的认定了她自己心里的想法般,认为雷绍霆是因为理亏才恼羞成怒的发火儿。

    她怎么能不气愤,除了气愤为何还有一丝失望,而这失望也许才是她这样歇斯底里的根源。

    一想到自己对他莫名的信任竟然都是错误的,让她怎么能不失望,不心伤,怎能不对自己在交易后还和这男人不清不楚的举动而不耻。

    “乔楚,你***真是长本事啊!”暴怒的神情已经将最后的忍耐力都击溃,这话简直是从牙缝里一个个的挤出来的。

    此刻,她与他的脸是如此近,那本该温热熟悉的气息,此刻却全部变成了三九天的北风呼啸而来,刺骨冰凉。

    乔楚!乔楚!

    你***就是这么看我?

    这么久以来的相处,你竟然就是这么看我的!

    “对,老子就是***喜欢玩儿你,就喜欢看你被老子压在身下求饶的模样儿,你没有选择的权力!”

    手下一点儿都没有留情面,像拎着小猫小狗儿似的一下就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胳膊一挥,将她扛在了肩膀上。

    “你放开我!雷绍霆!你混蛋!”

    乔楚感觉身下一轻,已经被男人像扔个面口似的搭在肩膀上了,瞬间眼前的景物都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这种姿势让她无地自容,抓狂的喊了起来。

    胳膊使劲儿的挥舞着,拳头不停捶打着那如铜墙铁壁的背,两条腿也不老实的乱踢着,使劲了浑身解数要从男人霸道的桎梏中挣脱出来。

    可那如雨点般落下的拳头与男人而言不过是小猫瘙痒般不起任何作用,而乱踢的两条腿也轻易的被那一直强有力的胳膊压制住,动弹不得。

    任凭她如何的喊,都无法让这个男人将她放下来,只能增添男人急剧加升的怒意而已。

    “雷子,冲动是魔鬼啊!冲动是魔鬼啊,悠着点儿!”王川好死不死的还在那儿加钢,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龚奇伟和安志文也一脸戏谑的看着这一幕,不但不担心,反而一个个笑的欢实。

    其实他们心里清楚,以雷绍霆的性子,这会儿没有发火儿,那么狠手是下不了了,差得远吗?爷非干的你下不了床!”

    放着狠话,身体却为了更紧密的贴合,炽热的胸膛覆上女人那丝滑的背,让两个人贴的毫无缝隙。

    低下头,惩罚般的咬上那细颈,说是咬,却更像是狠命的吮吸,却不曾真的下狠劲儿。

    他终究还是心软了,还是舍不得…

    “妖儿…妖儿…”

    那一声声如低喃的唤着,已经将那一身戾气褪去,只在那攀上云端后的深深喘息中唤着她,这是只有在欢爱动情间才会喊的名字。

    她真的就如一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妖精,对他施了魔法,就如一株开的耀眼的罂粟,在他的心上淬了毒。

    云收雨歇,整个房间都涌动着湿漉漉的热气,那是彼此身体蒸发出的热气,那是情事后独有的靡靡气息。

    抬手拆开皮带,将那泛白的小手儿从那禁锢中解救出来,大掌温柔的揉着皓腕上那深深的一道红印,眸光尽是怜惜。

    女人已经浑身瘫软下来,任由他抱在怀里,可那低低的啜泣声,和止不住的眼泪比他炙热的胸膛还要滚烫。

    刚刚是他太过激烈了吧,那柔弱的小身子如何能够承受…

    “妖儿…乖…”

    唇柔柔的顺着额头一路安抚的吻着,那眼,那鼻,那脸,那嘴…

    “三少,我弟弟的事儿,我认了,也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这一场颠鸾倒凤,翻云覆雨下来,乔楚不得不又一次妥协了,也不得不让她将事情看的更透彻,觉得自己纠结的一些事显得可笑至极,这件事是与否与她又有什么不同?

    这时候并不是再纠结于乔梁的事了,现在更重要的是,她该何去何从。

    她怕了,她怕了这个狠戾的男人,她怕了,她怕了这种风雨飘摇的感觉。

    可她更怕的是随时都会沉沦的一颗心。

    “我他妈就当你说梦话呢!”

    男人刚刚的温柔聚敛,起身靠在了床头,随手燃起一支烟,狠狠的嘬了一口,今儿这烟怎么那么苦,那么呛人。

    在床上拾掇完了还不踏实,没事儿说这些有的没的给爷找晦气!

    这女人还有完没完?

    到底是说她弟弟的事儿,还是根本就是她要离开?

    “我现在很清醒,三少,请你考虑一下。”明明还没有从那情事的震颤中恢复过来的她,还在佯装平静的压着自己有点儿发抖的声音说道。

    “乔楚,你***就作吧!”

    “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所以…”

    “你想都别想!”

    “我们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好聚好散不是更好吗?”

    “好聚好散?拿到想要的?爷告诉你,爷想拿的还远远不够!”

    “…医药费…我会尽快还给你!”

    操!他说的不是这个!

    使劲儿将手里刚抽的剩半根的烟使劲儿的捻熄了,翻身将那他恨不得抽两个大嘴巴的女人压在了身下。

    他怎么就下不去手了?

    “好,你想还,就拿你来还!多上你的,爷把钱都***补给你!”

    ------题外话------

    为虾米涨了收藏却不涨订阅,亲…难道乃们都去看盗版了吗?

    某倾在这里泣血重申啊,这些字儿真的不多啊,真心花不了多少钱的,为虾米要看那些跳病毒广告的盗版呢…

    某倾想不通啊!

    谁能给俺解释啊!

    好吧,请无视某倾大姨妈前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