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七章 及时抽身,拒绝沉沦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多上你的,爷把钱都***补给你!”

    这一句话就如一枚重型炸弹,将她本就少的可怜的自尊炸的粉碎。(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无论两个人前一阵子显出的多么和谐,可在他的心里她也不过就是一个花钱就能随便儿拿过来捏咕的玩意儿,不是在第一次的时候儿,他就已经给她定价了吗?

    冷,浑身都觉得冷,就跟那东北的三九天儿的大风刮过似的。

    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能闭起眼睛,不去看那双冷冽的不可一世的眼神,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神,而自己却卑微如蝼蚁一般,在这个男人面前,从来没有尊严可言。

    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平等的游戏,所以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并不意外,也并没有因为尊严被践踏而恼羞成怒,因为自己早就摆好了自己的位置,也早就做好了如此结果的思想准备,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难掩的凄凉,就好像心上被什么重击了一下儿,一阵的钝痛。

    其实她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单凭男人这样的一句话,就已经让那坚强的内心溃不成军,甚至都不敢再睁开眼去反驳一句。

    人在吵架的时候会说很多狠话,而这一句话在多年以后让雷绍霆万分的后悔,也是这句话,将本来已经靠近她的女人推远了一步。

    可这时他又怎么会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个女人将让他爱之如命,此刻的他只想到了胸口那满满的郁结无处发泄

    撂下了这狠话,便也没管那个闭着眼打算沉默的妞儿,径直就进了浴室。

    本以为她一会儿也就起来了,想着那妞儿的犟劲儿,都没指望她能够为刚才的话道歉,只要表现出她想通了的态度,这件事儿也就算了,这是他能做到的极大宽容。

    可是等他洗了半天的澡出来时,房间依旧很安静,那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根本没有起来,尽管是盖着被子,那鼓鼓的一小堆儿,也能看出她团着的身子,已经让自己蜷缩的不能再小了,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让人狠不下心来再责备。

    抚摸着那细柔的发丝,那小脸儿在墨黑头发的映衬下更显得白皙透明,依旧带着情事过后的绯红,粉粉嫩嫩的,不管多倔强的紧抿着的小嘴儿,依旧掩盖不住那动人心魄,撩人心神的美。

    这会儿水润的眸紧紧的闭着,他知道她并没有睡,这算是对他无声的抗议吗?

    这女人怎么就这儿轴呢!

    许是被这具小身体迷昏了头了吧,他这会儿还真就生不起气来。

    喟叹一声,他真的遇到了劫了?

    “妞儿,你就不能顺着我点儿吗?”

    良久,见女人没有要睁开眼睛的意思,他也没再强求,也许她是真的累了,他希望她自己能想通这件事儿,反正他是不会放手的。

    起身套上衣服就出了房间,轻轻的带上了门。

    听到关门声的乔楚的微蹙的眉动了动,才慢慢睁开眼睛,她也不知道在逃避什么,对上这个男人,自己总是无力的那一个,既然把话说出口了,那么就得坚持下来,所以不想对上男人那幽深的眸子,那里仿佛藏着眸中咒语,她怕看了,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妥协。

    坐起了身子,不禁叹了口气,真的世事难预料,一早起来还好好儿的两个人,这会儿却闹成了如此局面,显然,她是惹怒了这位爷了。

    虽然他并未发火儿,可那话说的也叫她心凉。

    她又何尝不知道逆了这位爷的意思无疑是在作呢,一直以来,她与他之间,他才是有话语权的那个。

    可是她没办法再继续这样的关系了,在男人眼里,她不过就是拿钱就能买到的玩意儿,她不会天真的认为他对她的好是因为出于喜欢,当然,也许是喜欢吧,喜欢她这副身体,所以他高兴的时候儿也会对她好,好的令人有一种被心疼的错觉,可是转眼间,只一句话便又当头棒喝般让她看清楚,这错觉是多么的可笑。

    他的钱,卡,还有给她置办应有尽有的东西,这不过是做了他的女人都会有的东西,她并不是特别的那个。

    显然,她继续这样下去,便就摆明了一个身份——情妇!

    呵…

    尽管身边有太多的同学走了这条路,有长期的有短程的,总之都走的踏踏实实,乐此不疲的,一到周末学校门口停的各式豪车看得人眼花缭乱,哪可能都是什么青年才俊,大多数的都是那些腆着啤酒肚儿,谢了了?这会儿装大尾巴狼来了?

    “没什么事儿…”

    “出来!”男人顺手从衣架上拿了一件儿浴袍往她身上一扔,便转头儿出去了。

    乔楚接过浴袍穿在身上,男人的浴袍她穿起来显得松松垮垮的,尽管腰带那儿系的紧,那领子开的也着实大了点儿,下面儿倒是遮的严实,那长度都盖住她的脚面了。

    床上放着一个医药箱,本来以为他刚刚出门就不会回来了,她本是打算洗个澡就走的,难道他是去拿这个?

    “过来!”

    乔楚慢慢的蹭了过去,站在男人跟前却保持着距离。

    “我让你过来!爷能吃了你啊?”

    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将那有点儿惊着了的小人儿安放在大腿上。

    执起她受伤的手,浓重的呼吸都喷洒在那小手儿上,乔楚觉得痒痒,不禁一缩,又被男人一把抓住,给拽了回去。

    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气儿还没有消,打从她从浴室出来,也没正眼儿看她一眼,这会儿也是低着头,手劲儿很大的他,撕那创可贴的时候儿却极其轻柔,一点点儿的撕着,比她自己撕的都细心似的。

    “我自己来吧…”乔楚有点儿受不了这样亲昵的坐姿,也受不了这样本来压抑的气氛下还上演的和谐一幕。

    “少废话!”

    男人没抬头儿,嘴上的语气依旧不善,只专注于手里的活儿,一点点儿的躲着伤口,总算是把那创可贴给撕下来了。

    有从药箱拿出来一个带着药水的棉棒,从后面儿一掰开,药水儿便浸透了上面的药棉,小心翼翼的在伤口上擦了起来。

    “嘶——”

    药水儿一沾上那还裂吧着的口子,沙的生疼,乔楚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你还知道疼啊?乔楚,你一天就作吧!”

    本来她也没觉得这伤口有什么,让他这么一弄,反倒好像很严重似的了,其实都是昨天的伤了,现在用什么药水儿还管用吗?

    难得看到男人如此耐心的一面,不厌其烦的给她的伤口一遍遍消毒,到最后又抹了一层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膏,凉飕飕的,刚刚那消毒时候儿的疼劲儿也下去了,纱布包的伤口细致的很,怎么看都不像眼前这个狂狷霸道的男人会做的事儿。

    “怎么弄的?”确定了伤口都处理好了,雷绍霆才抬起头来,大手覆上女人的后颈,将她的小脑袋固定一处,正对着他。

    “削苹果不小心弄的。”

    “你还能再笨点儿吗?”男人怨怪的眼神睨着她,可那眼底却飘飘飘渺渺的有一种宠溺的意味。

    乔楚眼睛用力的眨了眨,男人那深邃如黑曜石般的眸子,藏着某种摄人心魄的魔力般,让她一个晃神,好像此刻这个男人说什么,她都会顺从了一般。

    拇指偷偷的在刚刚上过药的伤口上使劲儿按了一下儿,一瞬间的晃动的理智才算是回归了。

    “三少…我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

    尽管知道再一次重申这一句话是多么的危险,可她还是脑袋搭错筋般的说了,越和这个男人接触,她便越想离他远一点。

    这个男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狂妄,霸道,不可一世,即便是在心里罗列了太多男人的缺点,但她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危险的男人,危险的容易让人上瘾的男人。

    显赫的家世背景,让他从未为了钱发过愁,拥有着令女人都要嫉妒的好皮囊,时而霸气狂狷,时而却又能透出隐约的柔情,他无疑是个可以让女人疯狂的男人。

    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面对这样一个男人,自己是否能坚定的说,这辈子都不会对他动心?

    如果真的动心了呢?那终将是一个万劫不复的结果,因为他不可能为任何一个女人驻足,即便有,也不会是她。

    今天男人还对她充满着新鲜感,那明天呢,后天呢。

    乔楚,你才十九岁,难道真的要让自己沦为别人的情妇,过着那种见不得光的生活?只有等着人家玩儿腻了,再抛弃的份儿?

    不能再犯傻了,也不能再给自己找各种理由沦陷了,在自己还未动心,赶紧停止这种危险的游戏。

    “你没完了是吧?”阴沉的眸子此刻又染上了愠色,阴云密布起来。

    这个女人到底要跟他作到什么是时候儿?

    “我不是赌气才这么说的,我知道昨天我那样问你,是我欠考虑,不管怎么说,我弟弟放出来了,我就应该谢谢你高抬贵手的,不该再多说什么了,可是就到此为止吧。”这时,她还坐在男人的大腿上,被他用力的困在怀里,那幽幽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无力,攒着最后那点儿力量抗争着。

    “爷想放了你的时候儿,自然会放,用不着你操心!”

    操!早晚被这女人气死算了。

    “强人所难有什么意思?何必呢?”

    “强人所难?是谁在爷的身下娇喘呻吟的?乔楚,你也享受到了!”

    乔楚腾的一下儿脸通红,想到刚刚自己还在他的肆虐占有下近乎昏厥,她没办法去否认,可不代表她会就此沉沦。

    “我不愿意,你也无法强迫我。”

    “那我们拭目以待!”

    男人那冷冽的眸子狠狠的看着她,最后起身,将她一把甩在了床上,不带一丝怜惜与不舍走了出去。

    乔楚苦笑,还是惹怒了他,还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的往男人枪口上撞,有一股子不撞的头破血流不罢休的架势。

    男人没再回来,她也该走了,出门儿的时候儿,陈君却迎了过来。

    “乔小姐,三少让我送您回中山别墅!”

    “不用了,我不会回去了,请把这些东西交给他。”

    乔楚将别墅的钥匙,装着一万块钱的信封儿,还有那张藏在钱包最里面儿夹层的黑卡交到陈君手上。

    陈君一愣,显然除了那些脸红心跳的事儿在那房间里还发生了别的,可这不是她应该问的,只是,连她都预见到,这些东西交给三少的时候儿,他该有多么的暴怒。

    “乔小姐,这…”

    “麻烦你了,哦…对了,还有医药费的借条在这儿,还有五千块钱,我放在了中山别墅卧室的抽屉里。”

    乔楚又从包包的侧面儿口袋翻出一张纸,上面儿娟秀的字体写着欠的医药费钱数儿,也写了归还的日期,这是她算计好了在御谭府的打工赚的钱。

    一句一句交代着,陈君听着却不禁为这个一脸平静无波的女孩儿捏了一把汗。

    别的不说,那张黑卡显然乔楚不明白其中意义,如果她在三少心里不特殊的话,三少不可能给她这张黑卡的,三少虽说有钱,但是给女人花钱,向来是谨慎且理智的,不吝啬却也不会当凯子,谁值多少钱,他心里门儿清。

    “那我先走了,谢谢你!”乔楚微微浅笑,她一直对陈君有几分谢意,因为那天在医院踌躇的时候儿,是她适时的提醒了一句,她才顺利的拿自己交换了乔梁。

    虽说时过境迁,她与雷绍霆之间好像已经不单单是交易的事儿了,但当初那一句话确实是帮她下了决心的。

    一切都过去吧,即便是自己这么走了,雷绍霆也不会真的就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她浪费时间再去找乔梁的麻烦吧。

    “乔小姐,有些事我不方便多说,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件事儿我想我不说您也明白,您这样逆着三少的意思,与您没有半点儿益处的。”陈君见她有点儿苍白的脸,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这个女孩儿在她眼里确实有些特别,也许是因为在三少的眼里是特别的吧,连带着她都对这女孩儿刮目相看,所以有些事,她不想看到这女孩儿傻傻的玩儿火,挑战雷绍霆的权威,这无疑是找了一个最快的自我毁灭的方式。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一抹清淡婉拒的笑意,却让陈君再也说不出什么了,那有些清冷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做作和欲擒故纵的算计,她看得出来,这女孩儿是真的打定主意了。

    可三少,会同意吗?

    看着那抹消失在电梯间的清冷身影,陈君还是抄起来电话。

    乔楚并未感觉任何解决这件事的轻松,反倒心绪愈加沉重了起来。

    有些事就不能细想,回首这一个多月来浑浑噩噩的生活,和接二连三的变故,她真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压抑在心头的大石头一点儿没有减轻,反而感觉更重了似的。

    她也料不准自己这一走,那男人会有什么反应,她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总不会真的去学校抓她吧?

    女人对于男人来说也不过是一时的新鲜,过去了,也就那么回事儿儿了,她哪儿就值得他那么大张旗鼓了?

    手上有伤,本来要去御谭府也去不成了,走出了这摩天大厦,还真是一时不知道去哪儿了。

    忽然觉得,自己除了琵琶,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闲下来的时候,除了看看书,练琴,也就是偶尔和白翎见面。

    至于女人最热衷的逛街这活动,她也不是很感冒,一般也都是在白翎的威逼利诱下,才会去跟着逛逛,却很少买东西,到后来家里出事儿,她就更没有逛街的心思了。

    除了白翎,她好像也没有别的谈得来的朋友,其实想想自己做人挺失败的,从初中到高中,几乎有时间就是和陆宇在一起,除了白翎,根本没再去拓展自己的朋友圈儿。

    自己太傻,这时候看来,爱情远不敌友情来得重要,相处六年的陆宇可以说离开就离开,而白翎却不管她的家庭变成什么样,依旧站在她的身边。

    秋日阳光不似夏天那般炙热,但是伴着秋风却让人感觉很舒服,l市的好天气也就夏末初秋这小段儿时间了,因为很快就会进入寒冷的冬天了,今儿的天儿却不错,照顾了她此刻阴霾的心情。

    因着一上午的激烈运动,这会儿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愁死事儿小,饿死事儿大,乔楚向来不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摩天大厦后边儿是一个特别大的音乐喷泉广场,对面街是一个大mall,正好儿最显眼的地儿就有一家肯德基,虽说是垃圾食品,乔楚倒是挺喜欢的,因为甭管多奢华的地界儿,总能在你饥肠辘辘又舍不得在高消费的地方花太多钱时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倍感亲戚。

    这里是豪华商圈儿,本来在别的地方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要挤挤插插的情况,在这儿是基本看不到的,所以这儿的肯德基是难得的清静。

    点了一个午间套餐,找了一个靠窗户的座位,透过橱窗看着人来人往,喝着沁人心脾的冰可乐,好像也可以把刚刚的繁乱思绪暂时抛到一边儿了。

    正埋头儿吃着呢,就听懂咚咚咚的声儿,一抬头儿竟然不禁一愣,没想到在这儿能够碰到他。

    男人绕过到正门进来,走到了乔楚身边儿。

    这样一个优雅贵气的男人进了快餐厅,自然是好多人都行来了注目礼,

    “乔小姐!真巧!”

    这样一个儒雅且一身贵气的男人进了这本来是小孩子才来的开餐厅,自然是好多人都行来了注目礼,男人倒好像是习惯了这种目光般不以为然,可是乔楚却着实觉得有点儿别扭。

    急忙站起身,微笑着点了点头,“谭先生!”

    “乔小姐,看来我们很有缘分,几次偶遇了!”

    要说这话让一般人说了,都有一种没话找话儿的搭讪嫌疑,可是让谭明轩说出来,再配上那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便不会觉得有任何轻佻,反倒显出了几分亲切。

    “谭先生的伤完全好了吗?”

    乔楚想起那日本来是去接他出院的,可却在医院碰到了雷绍霆,然后…

    心里一直对这件事儿挺内疚的,可是总是抽不出时间去当面儿道谢,而那天那男人就当着叶子姐的面儿将她那么拖走,她真是不知道见着叶子姐怎么说。

    想到这里,脸上不禁一阵儿的发烫,很多事情真的只能用巧合来形容。

    眼前的乔楚小脸儿绯红着,美丽的一双大眼,泛着光泽,如星辰般灵动明亮,淡粉的唇抿着,嘴角上扬着一个好看的弧度,长长的头发,一身白色长裙,看起来像是个坠入凡间的仙子,浑身散发着一种圣洁之美。

    谭明轩自然是不明个中缘由,却觉得,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会脸红的女孩儿真的很难得,心里不禁划过一股异样感觉。

    “已经完全好了,我们还是别这么客气了,听起来像是商务谈判一样。”男人俊美的脸上一抹促狭的笑容。

    乔楚一怔,也觉得这么来回叫着有点儿别扭。

    确实是,虽然接触不多,可是毕竟也算是她的恩人吧,这么叫起来确实显得生分的很。

    “还是叫我明轩吧。”

    “嗯…”

    “那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楚楚?”谭明轩总是觉得眼前的女孩儿有一股楚楚动人的感觉,打从知道她的名字叫乔楚就觉得楚楚这个名字很适合她,她是叶晓的妹妹,那这么叫自然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虽然楚楚这个称呼听起来太过亲切,可是又觉得去纠正有点儿太过刻意,反正楚楚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了,谁叫都一样。

    可是让她直接去叫他明轩,总觉得心里有点儿别扭。

    “上次的事儿真是不好意思,本来和叶子姐都到了医院去接你出院的,可是临时有急事儿…”

    乔楚为了上次的事儿解释着,说着自己都觉得挺没有说服力的,对于一个救了自己的人,这事儿做的也忒有点儿不讲究了。

    “别客气,要是真要谢我,那还真有件事儿,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

    “当然可以!”乔楚想都没想,好不容易有个表达谢意的机会,自然是答应的很痛快。

    “你都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就答应的这么痛快?”谭明轩不禁一笑,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儿单纯的可爱。

    其实他向来是不太喜欢比自己小的女生,觉得她们太过幼稚,人生观,价值观全数扭曲,完全无法沟通的感觉,可是乔楚却让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从第一面在中山别墅的车站偶遇,他就觉出她的特别,特别之处就在于,她看到他时一点儿没有普通女孩儿那种瞬间桃花眼的眼神儿,头一次被女人这么无视美貌,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很难得的经历。

    “啊?那是什么事儿啊?”乔楚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自个儿答应的有点儿急了,倒不是不想帮,只是这么急切的回答了,有点儿不太合乎她做事儿的性格。

    男人爽朗的一笑,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孩儿有意思。

    “放心,不会为难你的,只是我有很多年没有回过l市了,想找一个向导,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照说这事儿对于乔楚来说不算大事儿,而且今天她没办法排练,也没办法打工,正好闲着,可还是犹豫了一下儿,毕竟和谭明轩还不算熟悉,所以脑袋里总要过一遍,想想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不方便也没有关系!”看出乔楚的迟疑,谭明轩依旧带着笑容体谅的说道。

    “没有什么不方便,我只是在想去哪儿呢。”乔楚赶忙收回了思绪,向来也没什么,帮了他,自己顺道散散心吧。

    “那我们边走边想!”

    ------题外话------

    那啥,好晚了…大家周六愉快!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