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八十九章 如果你不乖。。。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从外面儿看,还真是没看出来这儿是个川菜馆子,一进门儿就瞬间感觉到了浓浓的川蜀风情,装修上到看不出有多么奢华,主要是以大红色调为主,桌椅板凳也都是松木原色刷了一层清油,没有过多的修饰,连木头的纹路和形状都没有可以的去掉,保留着原有的样子。

    这疲惫且纷乱的一天过的好长,可这会儿能静静的坐下来,吃上一顿自己喜欢的辣辣暖暖的饭,还是觉得已经很幸福了。

    时下最流行的问题就是,你幸福吗?

    乔楚也不时的问自己是不是幸福,其实说起来,家里的变故,加上自己这一系列的遭遇,一般人都会怨天尤人吧,因为这些东西来的太快,也太过猛烈,根本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生活就已经天翻地覆了,这应该是不幸的吧。

    可是她总会想起范伟演过的一个电影,什么名字她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是里面儿有几句大实话,她却记忆犹新。

    范伟说,“幸福就是我饿了,看到你手里拿个肉包子,那你就比我幸福,我冷了,你却穿了件儿厚棉袄,那你就比我幸福,我想上茅房,就一个坑了,你蹲那儿了,那你就比我幸福!”

    当时听到这句台词时,就觉得这话糙理不糙,确实就是那么回事儿。

    这会儿的乔楚就是这种心态,幸福不幸福其实也分你怎么看,和谁比,不管怎么样,这时候儿她有朋友在身边,还有亲人等着她去照顾,还能在疲惫了一天时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比那些吃不饱穿不暖,无家可归的人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这不就是幸福吗?

    她相信,很多困难也只是暂时的,只要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只要肯坚持,美好的生活就在前方触手可得地方,只是需要你勇敢的向前迈进。

    “明轩,喝茶!”

    为了等叶晓,两个人就先点了茶,边喝边等,服务生将茶送上来的时候儿,乔楚赶紧接过了茶壶给谭明轩倒了一杯。

    “也难怪你理解不了,你在国外生活时间久了,这么刺激的东西,你肯定是一时吃不惯的。”

    乔楚又接上了刚刚的话题,边品着茶,边说道。

    “嗯,每次陪着叶子吃这些辣的东西,我都跟上刑似的,不过既然两位女士都喜欢吃辣,那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其实主要是为了请你的,反倒让你跟着我们的口味了。”乔楚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短短的半天接触下来,乔楚倒觉得和谭明轩聊天儿不用费很大劲儿,她本是个挺冷性的人,平时话不多,一般都是别人说,她当听众,可是今儿却能和谭明轩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的没有冷场,也着实不容易。

    “这次我便会长期在国内呆着了,要陪你们吃辣的时候儿就多了,我这会儿先锻炼着!”

    看着谭明轩一副慷慨就义的神情,乔楚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不掺杂着任何杂质的纯净笑容,竟然勾起了男人心底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的温柔。

    这个女人,很美,不是那种常见的那种艳丽的美,她的美是蕴含着某种力量的,是那种不可轻易靠近,有忍不住靠近的感觉。

    “不过这也不能猛一下儿就多吃,我有个同学在国外上学,第一年回国的时候儿就是因为特别想念国内这些好吃的,每天环着样儿的吃,而且每次都吃撑,就这么吃了半个月,终于吃到医院去了,胃吃伤了,回来一共两个月的假期,吃了半个月,住了一个半月的医院,他大呼亏大啦!”乔楚突然间想起了朋友的趣事儿,就兴致勃勃的讲了起来。

    她是那种即便是很好笑的事儿都不会笑的很开的,讲起什么也不会激动的眉飞色舞,即便是很好玩儿的事儿,她依旧也是那种恬淡优雅的样子。其实谭明轩不了解,此刻这看似是浅淡的笑意,对于乔楚来说已经是将他视为朋友后而展现了很多自我的笑了。

    谭明轩不算是那种很会侃侃而谈的人,从小生活在国外的他,说起普通话来总是带着有些不太清楚的口音,他更像一个聆听者,那平易近人的笑容,很容易让人消除心中的戒心和隔膜,相处起来没有那么多的压力。

    这会儿的聊天中,发到是平时话少的乔楚成了话多的那个。

    嗡嗡——

    手机一阵儿的震动,乔楚扫了一眼屏幕上那个让她心跳急速的名字,她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他打来电话,自然也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挂断了他的电话了。

    可即便是如此,男人就像是和她杠上了一般,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打过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有胆子就这么拒绝那个霸道狂妄的男人的,可她既然决定了,就不想再妥协了,索性不接他的电话,再多打几次,也许就觉得试了趣味,也就会放弃了吧。

    “楚楚,有事儿?”

    “哦,没事儿,推销保险的…”

    乔楚挂断电话,锁上了屏幕,笑了笑答道。

    可显然乔楚完全低估了雷绍霆对她的兴趣,那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

    虽说的云淡风轻,可是这会儿乔楚心里还是没来由的紧张,也揣测着这男人是不是真的会放过她。

    正想着,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是一条短信。

    ——妞儿,出包厢右转——

    乔楚看了短信,瞬间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眼神里一瞬的慌乱,这男人当真是阴魂不散!

    强压着自己快破胸而出的心脏,不好太过明显,只是佯装不经意似的向外四处张望着,这大厅太过喧闹,人来人往,可是却没看见那男人的身影,心里更加的忐忑不安起来。

    ——我只给你一分钟,不然,我不介意将你面前的人变成第二个佟九——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

    她一点儿都不怀疑他说到做到,因为她上午已经见识过了他狠戾的手段。

    “楚楚,你没事儿吧?”

    看着她小脸儿忽然煞白,眼神中带着慌乱,似如临大敌一般,不禁担心的问道。

    “哦,我没事儿,我忽然想起来,我得去回个电话。”

    “没关系,你去吧!”

    乔楚点点头,起身走出了包厢。

    手里紧紧的攥着手机,脚上跟灌了铅似的,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艰难,每走一步都觉得离危险就近了一步。

    边走着,边不时的张望,心里竟然还存在着那几乎没有可能性的侥幸心理,也许这男人根本就不在。

    沉了口气,继续往前走,本来就是贴着包厢的台阶走,再一个纱幔虚掩着的门口儿,忽然胳膊被大力的一扯,整个人就那么斜斜的栽进了包厢里。

    那动作太快,快的让人都没有注意到她突然的消失。

    魂魄未定的她已经跌入那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怀里,惊恐的大眼对上的是一双迷魅般的深邃双眸,那眼神昏暗不明,看不到眼底究竟藏着什么情绪。

    身体瞬间的僵住了,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许是身体太过紧绷,这会儿握着手机的手都有些哆嗦。

    男人胳膊一圈,将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乔楚本来就因为加速的心跳而呼吸都变得不太规律,这会儿本来很大的包厢却显得太小了,小的令人窒息。

    “妞儿,想我了没?”

    男人那磁性魅惑的声音,就**般的在她的耳畔响起,那浓烈的男人气息,就在她的脖子上喷着热气,令她不禁颤粟。

    再度抱上这柔软的他,此刻却恨不得将这个美的像妖精的女人拦腰掐断,可是他不能,他还有更好的方法让她明白,一次次的触了他的逆鳞是个什么下场。

    乔楚!你注定是跑不掉的!

    “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乔楚怕,她是真的怕这个男人,总在她以为已经了解这个男人的脾气,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儿,他的表现却又会出乎她的预料,让她又陷入了单纯的恐惧中,此刻的他便让她有这种感觉,这样柔和的声音,甚至只有在床笫间,动情时才会有的音色,本来也会让她有一瞬间沉沦的音色,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他向来不是个温柔的人,而此刻如此的语调,那真的是危险至极。

    “这也正是爷想问你的问题!”

    男人一个胳膊就轻易将女人困在怀里,而另一只手却将那高高束着马尾的发圈儿使劲儿的扯了下来。

    “嘶——”

    “疼?”

    修长的手指一下儿一下儿特有耐心的梳理着那柔软的发,可乔楚这会儿却觉得那温柔的手随时都能掐上她的脖子,要了她的命。

    乔楚闭口不答,冷着一张脸不去看他。

    “妞儿,这衣服新买的?”

    雷绍霆漫不经心的问着,那手在扯开的领子上来回的抚摸,眸中一抹狠厉之色稍纵即逝,笑意却越加浓烈起来。

    “你叫我过来…有事吗?”

    乔楚冷冷的问道,她对男人如此的亲昵举动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就是想看看我的妞儿想我了没!嗯?”

    “我…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为什么就不肯放手呢?我弟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是我们说好了的不是吗?”

    天知道,乔楚再一次鼓起勇气说这么一大串儿的话有多难,面对这个男人,不是她单凭倔强就可以抗争和摆脱的,她一直都明白,甚至为今天早晨以卵击石的做法赶到后怕,可是她并没有后悔,她必须争取,不能妥协。

    “总以为你和爷在一起这么久,已经有了觉悟,没想到,你还是很天真。”

    雷绍霆继续把玩儿着那秀发,那英挺的鼻子就在她小脸儿上蹭着,经过的人透过纱幔只能看到一对儿忘情的情侣在亲昵一般。

    乔楚的心却越来越凉,是她太天真吗?可是她真的不想做被关在屋子里的金丝雀,难道她自己的自由抗争一下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三少,求你了,你放过我好吗?”

    这男人是软硬都不吃的,可是现在除了求他,她真的想不出任何有效的方法。

    “三少?我听见刚刚你叫那个男人时,很亲切的,刚刚从爷的床上下去,就到别的男人面前卖弄风情,真是不太乖啊!”

    依旧在那小脸儿上蹭来蹭去的,那亲昵的动作就像是不能停歇似的,捋着头发的手指屈起,用那鼓起的关节处一下儿一下儿的轻刮着她的脸,就像是欣赏一件儿精美的玉器,看过来的眼神了也充满了兴趣与探究。

    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语气,这会儿却让乔楚感觉到如坠身冰谷,以她最近一个多月与这个男人相处,总结的一些浅显的体会,如果他还会冲你怒,那么代表有些事儿可能还有缓儿,可是如果他和你云淡风轻的说话,基本听不出话中的情绪时,那么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那种感觉,就仿佛是站在悬崖边,你完全没有选择,只能这样恐惧的等着他的反应,是好心的把你拉回来,还是一手将你推到万丈深渊。

    她本能的躲着男人的碰触,她不喜欢他如看猎物般的犀利眼神,仿佛被这样眼底一丝笑意都没有的眼神盯上就将万劫不复一样。

    “乔楚,你是不是忘了,你的男人是谁了?是不是爷没把你干舒服,你就急着找别人泻火了?”

    摆正了女人的脸,迫使那盈满水汽的眸子正视着他,一点儿都不给她可以躲的机会。

    男人那认真的表情,好像一点儿都不是在侮辱她,而像真的是在探讨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一般。

    这让乔楚终于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她多想结结实实的在那妖孽的脸上掴一巴掌,将那一脸不可一世的气势全部打碎。

    “你!你简直无耻!”

    “是吗?爷也这么觉得,鉴于你给爷的评价,那么爷不做点儿无耻的事儿好像都有点儿对不起你了!”

    深邃狭长的双眸微眯着,嘴角上噙着一抹邪肆的笑,那俊脸精致的线条也跟着微微上扬。

    他在笑,笑的极其妖孽,看在乔楚眼里却如撒旦的笑容,在下一秒便会将你吞噬,连渣都不会剩。

    “…你…你要…怎么样…”

    和这个男人比气场,乔楚真的差太远了,这男人不怒反笑的表情彻底把她整毛了,这会儿说起话来就像迎面呛了一口冷气哽在嗓子眼儿,进也不是出也不是,那声音都有些变调儿了。

    “怎么了,我的妞儿你一向不怕我的,这会儿说话怎么开始结巴了?”

    男人饶有兴致的带着有些诧异的笑意,好看的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只是那满脸的笑意也始终还是没有掩盖住眼底那层一直就没开化的冷色。

    腰间搂着她的手臂瞬间收力,恨不得从中间将那纤细如柳的腰勒断了一般。

    啊——

    “吃了饭乖乖给爷早点儿回家,如果你不乖…嗯?”

    后半句没有说完,却显得意味深长,收紧的手臂松了松,乔楚就如触电一般,弹簧一般跳出了男人的怀抱。

    往后退了很远,胸口一起一伏的喘着粗气,水泽的眸子里泛着潋滟的光,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

    男人那高大的身躯慢慢的走了过去,一点点的逼近,瞬间就让乔楚有一种压抑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大手捏住了她玲珑的下巴,拇指仔细的描绘着那唇线似的抚摸着。

    乔楚随着这样一下下的抚摸而不停的颤抖着身子,想一把推开这男人,却挪不开步子。

    慢慢地…慢慢地…

    那凉薄的唇贴上她的,似没有一点儿温度一般,在她的唇上来回碾蹭着,没有探入,没有情绪,仿佛只想感觉她唇间同样冰冷的温度。

    良久,分开。

    男人留下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离开了包厢。

    留下乔楚呆愣的站了许久,身体还是不自主的哆嗦着,心里一片苍凉。

    她是真的就躲不开他了吗?

    再次回到包厢,乔楚已经将刚刚的情绪调整好了,在那红红的灯光下,本来苍白的脸看起来却没有什么异样。

    “楚楚,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没事儿,洗手间人多,我一直等着来的。”乔楚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低头儿喝起茶来。

    谭明轩眼神中的忧色一隐,也没再多问什么。

    正两人忽然安静下来这会儿,叶晓到了。

    “对不起啊,刚刚在楼下碰到了朋友,聊了一会儿,来晚了!”

    叶晓笑呵呵儿的解释着,放下包包,坐到了乔楚身边儿。

    “叶子,就等着你点菜呢!”

    “呦,今儿可是说乔楚为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只是个陪客,怎么等着我点菜了?我这儿愧不敢当啊!”叶晓调皮的眨着眼睛,那笑容却美艳动人。

    “你还知道是这么回事儿?那还选这么个地儿?一会儿点菜的时候儿手下留情啊!”

    谭明轩是真被叶晓这吃辣的劲头儿给吓怕了,佯装怨怪的提醒着。

    谭明轩和叶晓你来我往的调侃着,刚刚一瞬间安静的氛围才缓解了不少,这会儿的乔楚可真的是融入不了这种轻松的气氛中。

    心里忐忑着,不时的向着停车场张望,想确定那个男人是否走了。

    那男人骚包的车应该是非常显眼的,应该一眼就能看到,可这会儿她已经在那一排排整齐的停靠的车中间搜索了三圈儿了,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车,那他是走了吗?

    整个一顿饭,乔楚都是惶惶恐恐中度过的,即便是没有找到他的车,她的心里依旧觉得他就在某个角落看着她一样。

    “楚楚,你不是爱吃辣嘛?怎么一直喝水啊?”

    谭明轩清亮的嗓音将乔楚那飘出去的思绪给拉了回来,赶紧收回了那慌乱的情绪,扯出了一抹浅淡的笑。

    自己张罗着请客,这会儿显得有点儿不太热络,确实不太应该。

    “哦…你们多吃,可能是刚刚喝了太多茶,这会儿反倒吃不进去了。”

    乔楚解释着,但也配合的拿起了筷子,平时最喜欢吃的辣,这会儿放到嘴里已经味同嚼蜡了。

    有一口没一口吃着,尽量的让自己专心点儿听着他们说话,可是思绪早已经被那个男人打乱了,这会儿是一点儿都重组不起来。

    总算是一顿饭糊弄下来了,好在叶子姐和谭明轩一直聊着天儿,她在旁边儿偶尔插一句,或者跟着笑一笑,倒也没显得太过冷场。

    吃完了饭,两个人还真就没挣着掏钱,让乔楚买的单,不过却得到了一个这川蜀庄园的贵宾卡,以后来吃饭,所有东西都按三折算,里外里,这顿饭也没花多少钱。

    乔楚也明白,这是叶晓不想让她破费才让前台那么说的,可是这事儿也就这样儿了,人家本也不差你这一顿饭,既然能这样接受了自己的谢意,那么就代表,他们接受了她这个朋友,没有和她见外,这让乔楚心里多少舒服了很多。

    除了川蜀庄园,叶晓提出来送乔楚回家,谭明轩也没争,就在饭店门口儿分道扬镳了。

    “乔楚,上次的事儿…”

    叶晓还是忍不住将在饭桌儿上不方便问的话,等到这时候儿问了。

    乔楚也自然也看出来,叶晓提出要送她,应该也是因为想问上次的事儿。

    想起那天自己狼狈的样子,脸不禁红了起来,只是车里光线暗,她可以随便儿脸红而不用觉得尴尬。

    “已经没事儿了,上次让你担心了!”

    “其实,绍霆是一个阴沉的性子,很多事情也许做的过激了一些,但可能那并不是他的初衷,他只是表达的…”

    “叶子姐,这些事儿已经过去了,我们别再提了吧。”

    乔楚这时候的心已经够繁乱的了,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再听到关于这个男人的事了。

    “…好吧,既然是过去的事儿了,那就不提了…”

    叶晓也善解人意的住了口,抬手打开了音乐。

    夜色中,路边的树影在车窗上投出点点斑驳,也仿佛拂过了乔楚斑驳的心,她没有向他妥协,她还是选择了回家陪奶奶,她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如释重负。

    叶晓将乔楚放在了胡同口儿,开着大灯送她进了门,乔楚走到拐角挥了挥手,叶晓才离开。

    这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双手在脸上胡乱的揉了揉,让自己的脸上重新浮现出轻松的笑容,不管自己在外面经历了怎样的委屈,都不能让奶奶为她担心。

    可是命运哪儿容得了你喘息,在乔楚推门进屋那一刹那,惊呆了…

    ------题外话------

    很晚了,大家晚安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