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九十章

    乔楚和奶奶住的这房子不大,在院子里东边儿的两间房住,院子里还有别的邻居,都为了拆迁时候儿能多拿点儿钱,私搭乱建了好多简易房儿,院子里堆的也满是东西,都快成仓库了,好好儿的一个大四合院儿,这么一折腾,也没样儿了,看上去就跟那种一百平米的房子用三合板儿隔出二十几间隔断房儿似的,就一个字儿,乱!俩字儿,拥挤。(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可这里却是乔楚觉得最温暖的地方,因为奶奶在这里,那么这里就是家,尽管自己在外面受了天大的委屈,始终有这么一个地方给她遮风挡雨,让她能够窝在这里喘口气。

    打从晚上在饭店遇到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她的心跳急速的症状就没有停下,惶恐了一路直到叶子姐将她送回了家,直到进了院子看到家里还亮着那暖黄色的的灯光,才终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她终于到家了。

    还没走近就听到房间里谈笑风生,好不热闹,心里一瞬间觉得很安心。

    这里的邻里之间都很和气,她不在的时候儿,邻居的几个阿姨帮衬了不少,时不时就来看看奶奶,怕她岁数儿大不方便,每天轮着班儿的给她带菜来,晚上没事儿也会过来串串门子,找奶奶聊聊天儿,排解了奶奶一个人在家的寂寞,看电视也是聚到奶奶这儿来,她知道,这都是白翎爷爷的老街坊,肯定是在她们准备搬进来之前,她爷爷就交代过了,不然再怎么说,邻里之间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里就熟络起来。

    这一点,乔楚真的对白翎特别的感激,只有奶奶每天能好好儿的,她才更有动力的去打拼。

    变往里走,给自己打气,好好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明天一早又是一条好汉!

    管他什么雷三少,就算明天世界末日,今天也得该吃吃,该睡睡,过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可有句话说的实在是没错儿,这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吃糖饼都烫后脑勺儿,这世界末日还真就提前一天到来了。

    在乔楚推开门那一刹那,刚刚在院子里组织好的轻松表情瞬间呆愣当场,惊觉的张着嘴巴半天没合上的她就是倒霉悲催的最真实写照。

    房间了坐着六七个人,聊的正热闹,邻居的几个阿姨都来陪奶奶,而让她心一下儿提到嗓子眼儿的是那个坐在奶奶身边儿,一身米色的休闲服,一副人畜无害,满脸笑容的男人,怎么想也不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雷三少。

    见她推门进来,奶奶和阿姨都转过头来,一脸笑意的招呼着她快点儿进去,那神色中都带着莫名欣喜和兴奋的劲儿。

    乔楚就跟被一道炸雷不偏不倚的劈中了似的,浑身都没有一个地儿有知觉了,一步儿都不想往前迈,多希望自己是因为太累了,眼前出现了幻觉,只要使劲儿的眨眨眼,眼前的一切东西皆为幻想般瞬间消失,那该多好。

    可,老天爷什么时候儿疼和过穷人啊,甭管你怎么怨老天不公平,可人家老天就真就不公平给你看了,一次次的和这个男人的交手中,乔楚也不得不承认和认清的一个事实,不管什么时候儿,天时地利人和总会站到他的一面儿,他总是那个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大爷范儿。

    不知道他和这群七大姑八大姨的聊了什么,显然,这些人眼里都是对他有着赞赏和喜爱,还有对他与她之间关系的确定以及有些羡慕的神采。

    “丫头啊,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奶奶关心的问道。

    “哦,我今天上完课,和朋友出去吃饭了。”

    这会儿时间还不到九点,其实倒也不算太晚,以前在千夜魅上班的时候,谎称的家教都得十点多才能敢回家来,可是一贯说习惯的了话,这会儿说着却心虚的紧,后脊梁已经一层薄汗溢出,眼神也逃避的不去看那个一脸饶有兴致看着她的得意男人。

    怪不得她在停车场没有看到他的车,本以为他已经走了,自己逃过一劫,可和这个男人接触这么久,她怎么还可以有如此天真的想法?

    难怪他说不做点儿无耻的事儿都对不起她对他的评价,因为他料准了,她不会听话的自己回中山别墅,所以便找到这儿来了,做要挟这种无耻的事。

    他都不必多说什么,只往那儿一站,只要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乔楚也都全明白了,那完全料定了她接下来的选择而显出的势在必得的眼神真的很欠揍。

    他太善于利用人的弱点了,他太知道她怕什么了,所以他来了,找了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让她妥协的方法。

    奶奶年纪大了,尤其是经历过这一场变故,身体状况本就大不如前,虽然奶奶比她想象中坚强,并没有太明显的悲伤过度,可是有多少次她听到奶奶偷偷的躲在房间里哭,经历过一系列的打击之后,如果奶奶知道她一直瞒着她做的事,那后果是她无法承受的。

    她可以忍耐,为了奶奶她什么都可以忍耐,即便是向这个恶魔妥协。

    雷绍霆站起身来,笑意深远的冲着她便过来了,眼里都是看到她难掩的开心和宠溺的柔情,即便是背对着那些阿姨,他的神色都没有一丝破绽,绝对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超高演技。

    “宝贝,你终于回来了,我和奶奶正担心你呢!”

    男人说着,执起她已经冰冷的没有直觉的手,握到他火热的大手里,冰与火的碰撞,不用斗,那气势上已经高下立现。

    宝贝?多亲昵的称呼啊,而在这样的境况下,这亲昵的称呼无疑是带着警告,提醒她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你…你怎么来了?”被男人这样握着手,还有看似亲昵实则满含戾气的眼神,乔楚已经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好不容易稳住声音问道。

    “瞧咱楚楚还不好意思呢,你啊,不接电话,人家绍霆急的不行,这不是就来看你了。”一个阿姨笑呵呵儿的说道。

    听着那阿姨一口一个“绍霆”的叫的很是亲热,乔楚那心已经跌落谷底,不用说,这么出色的演技,肯定是将这些本就心地善良的阿姨们收复的服服贴贴的。

    不得不说,雷绍霆绝对是偶像派与实力派兼具的演员,那大方得体,彬彬有礼的言谈举止绝对是世家出来的大少爷,良好的家教让他这会儿运用的风生水起,他竟然还敬业的将在饭店见到时的黑衣黑裤换掉,这一身米色的休闲装确实遮盖了他身上不少的戾气,看起来人平易近人了很多。

    那本该温热的气息慢慢贴到她的耳朵边儿,却让乔楚心里一凛,脊背冰凉,那含着笑意的脸处处透着危险,威胁的口吻却说的极是轻柔。

    “爷就知道你不会乖!”

    乔楚脸上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一瞬间就变了好几个颜色,当然,奶奶和这群阿姨当然不会看到这里面的暗潮汹涌,只看到了那一脸忧色等着她的男人,这会儿看到他终于放心的欣喜和跟她情人间亲昵的互动。

    拉着她走到奶奶身边儿坐了下来,手依旧没有放松,刚刚被攥的都要断了的手这会儿被他双手护住。

    “手怎么这么凉?”

    他竟然还一点儿不嫌肉麻的拿着她的手放到嘴边儿呵着气,心疼的神色让一边儿旁观的阿姨们都互相对视着,露出会心的笑容。

    “乔家奶奶啊,咱家楚楚可是好福气啊。”

    一个阿姨眼睛都笑弯了,看着这么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对乔楚那么好,自个儿心里也不免感叹,她家闺女要是能给她找回来这么个好姑爷,那可真是要烧高香了。

    虽说这也是奶奶第一次见,但毕竟雷绍霆这模样儿太能唬人了,人长的高大帅气,待人接物又异常随和,简直就是新一代五好青年的代表,这会儿被当做准孙女儿女婿被别人夸着,羡慕着,心里自然忍不住的高兴。

    看着奶奶也跟着了乐呵呵儿的点着头,看雷绍霆的眼神儿也好像是很认可的样子,乔楚心里一片黯然,如果奶奶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知道这其中龌龊的事情,她还能笑出来吗?

    乔楚这会儿心里已经是一团乱麻了,五味杂陈都已经难以形容酝酿在胸口的味道了,手脚麻木冰凉的她真的就想一头将这个男人撞死。

    同归于尽,一了百了。

    “丫头啊,邵霆打了几次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啊?”

    “我…我没听见…”乔楚磕磕巴巴的回答着,面露难色,低着头不敢去看***眼睛。

    “奶奶,这事儿都怪我,本来和她约好了要一起看电影的,结果我临时有急事儿没赶上,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这个禽兽渣男说起客套话来一点儿都不做作,处处都透着那么一股子真诚的劲儿,装的人模人样儿的,让乔楚都差点儿一个晃神儿相信了他是个好人。

    “丫头,那工作是正事儿,可不能因为这个和人家闹脾气!”

    乔楚心里暗暗叫苦,奶奶啊奶奶,你怎么这么快就被这个恶魔迷惑,替他说上话了?

    这男人到底是给这几个老太太下了什么迷幻药了,这事儿弄的还是她耍小脾气不懂事儿了。

    “奶奶,我没有!”

    乔楚强扯出一抹笑容,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倒像是小女儿家娇羞别扭的样子,让人看了不禁莞尔。

    依旧低着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脸窘态却又强装样子的陪着男人演戏。

    百口莫辩,乔楚这会儿真的就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哑巴吃黄连了,而这事儿何止是黄连,简直就吃了一只苍蝇。

    挽上男人的胳膊,一双柔润如水的眸子也闪着灵动的光彩般的看着他,快坚持不住的抽搐的脸还是绽放了一个内心苦涩,面若春桃儿的微笑。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我没生气,你也别担心啦,明天还有工作,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那声音甜的发腻,腻的发假,和在饭店时和别的男人说话时的语气天壤之别,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却真真儿的是个柔顺懂事儿的好女孩儿,这女人可真会演戏。

    两个人这会儿却很有默契的想到一块儿去了,在心里大肆赞赏着对方的高超演技。

    那压制在心里的怒火怎会不再凭添一层。

    这个女人这一天做了太多挑衅他的事,一件连着一件,偏偏还都让他看见听见,这会儿竟然又下逐客令?

    正这会儿,邻居的几个阿姨特别有眼力见儿的起了身。

    “乔家奶奶,赶明儿咱们再坐,好不容易孙女儿带着男朋友回来,你们一家人聊,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那你们改天再来陪我这老太婆!”

    奶奶也没过多的挽留,时间也确实不早了,要起身去送送,乔楚先站起来了。

    “奶奶,我去送阿姨们。”

    在门口儿又寒暄了几句,才把几位阿姨送出了门,转身儿回来却又对上男人那带着浓浓威胁的目光,她知道,躲不过的。

    “…奶奶,我突然想起来,明天一早,我们得排练,今天我得回学校去。”

    乔楚认命的慢慢走到奶奶面前,撒谎她已经习惯了,也不怕多这一个了。

    一旁的雷绍霆正带着得意的笑意看着她,那笑意深处却是猎人在欣赏着兽夹上的猎物在垂死挣扎带来的惬意。

    “没听你说啊,怎么又突然要回学校呢?”奶奶有些疑惑的神色,略有深意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雷绍霆。

    “啊…我记错了,这不,刚刚看到台历,才想起来。”

    尽量的说的跟真事儿似的,好在平时她都是规规矩矩的,从小大大没做过什么出个格儿的事儿,所以这么一说,奶奶虽然面露疑色,也没直接就拒绝的说不行。

    可临走的时候儿,还是把她拉到了一边儿,一向和蔼的奶奶这会儿却是一脸的谨慎。

    “丫头啊,你也长大了,一直是个懂事儿规矩的孩子,所以奶奶一直都很放心,可是毕竟你没接触过社会,很多事儿上你还是太单纯,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咱们家…你可不能再出事儿了。”

    乔楚当然知道奶奶怕的是什么,她这大晚上的跟着所谓的男朋友出去了,奶奶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可是她可以不去吗?

    “奶奶…您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乔楚鼻子一阵阵儿的泛酸,急忙扯出一抹安慰的笑容,“放心吧,您孙女儿又不傻!”

    说完赶紧转身奔着男人过去,因为再多说一句,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了。

    “那快去吧,路上小心!”

    乔楚重重的点了点头,奶奶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眼里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嘱咐和惦记。

    “邵霆啊,就麻烦你把丫头安全送到学校了!”奶奶特意加重了安全和学校,自然是想用话点明白一些事儿,乔楚听着心里更加难受了。

    终究还是要跟着男人回到那个牢笼里了,无法改变了。

    “您放心吧,奶奶,我会好好照顾她的。”雷绍霆微微一笑,礼貌的点了点头答道。

    被男人牵着手,恨不得一步一回头的往外走,她没办法反抗,也不能反抗,不管这个男人多卑鄙,多无耻,她都得跟着他这场戏演完。

    “奶奶,您快回去吧!”

    乔楚往外走着,眼圈儿已经开始泛红了,她多想挣开这魔爪,扑回到***怀里,再也不出来。

    她终归还是把事情想的太天真了,为什么就非要抗争呢?自己本就像一片孤零零的叶子,风将你吹到哪儿就是哪儿,完全无法自己做主。

    这一天做下的决定,全数被推翻,现在能摆脱这个男人的方法,就是单纯的被动,等待,等着这个男人厌倦了自己。

    呵…

    多悲催的事儿,主动权永远在人家手里。

    已经完全恢复了惯有的冷绝,男人也不用再演戏了,脚步越走越快,一点儿没有顾及她是否跟得上,那大手几乎是拖着她往前走,她也只能一路小跑的跟随着他往停在胡同外路边儿的车那儿走。

    起风了,那枯叶被风卷着在半空中打着旋儿,久久不肯落下,伴着俺越来越大的沙沙声,星星点点的雨开始掉了下来。

    刚刚在屋子里,因为紧张出了一身的汗,这会儿让冷风一扑,瞬间感觉每个毛细孔都往里钻着刺骨的凉意,丝丝蔓蔓的传达到心底。

    几乎是被扔进车里的,男人根本没有收着劲儿,没等她坐稳,男人就已经一脚油门儿的踩了出去,冲出去的后座力让乔楚整个后背猛的磕到真皮靠背上。

    这个男人忍了一个晚上的怒,现在才刚刚开始。

    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儿的泪水,她不能哭,起码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哭,这是她唯一觉得自己还没有示弱的表现了。

    是车太快吗?为什么窗外的景色变得模糊一片了呢。

    一路上,男人都沉默着,在饭店时看到的阴柔邪气,和刚刚在家演戏时的柔情蜜意,此刻已经悉数褪去。

    那沉默带来的压抑感觉,让乔楚感觉极度的缺氧乃至窒息,像有什么东西就那么梗在喉咙里,堵的她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那冷的几乎结成冰的脸,依旧是鲜明的线条,直视着前方的眸子,仿佛一次都没有眨过,不知是专注着驾驶,还是专注着怒意。

    乔楚不知道一会儿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显然这个男人此刻阴气沉沉的脸,随时处在勃怒的边缘。

    想着自己硬是要走,硬是还了他的卡,和所有的东西,他早就生气了吧,能忍到现在,一旦爆发时必是惊天动地的。

    外面开始狂风肆虐起来,不一会儿,星星点点的雨变成了豆大的雨点儿拍打着车窗,前风挡上的雨刷儿高频率的动着,可前方的路还是一片模糊。

    可男人那车速一点儿都没有减,依旧在盘山公路上狂奔着,几次乔楚都觉得已经在死亡的边缘了。

    终于到了中山别墅,乔楚已经身心俱疲,车子嘎然停下,她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抹了抹脸才知道自己脸上早已经吓的潮湿一片了。

    艰难的迈开步子,下了车,男人根本没有等她,关了车门便往房间走,乔楚急忙小跑的跟上。

    倏然——

    男人猛的一个转身,在门口停住了,慌乱小跑的跟在身后的乔楚当当正正的撞到了那硬邦邦的后背上,一个趔趄,向后仰了过去。

    乔楚本能的死抓住男人的衣角,才幸免于难,没有摔出去,可身体还是摇晃了两下儿算站稳。

    男人冷冽如刀的眼神顺势向下,看向她紧攥着他衣服的手,乔楚赶紧松了手,往后退了两步。

    山风呼啸,雨点儿好像变得更大了,渐渐的已经变成水柱般的雨就那么被风斜斜的吹了过来,衣服瞬间变的湿漉漉的。

    他不动,她也只能站在原地等着,即便是这会儿她正站在风口上,浑身已经感觉到那雨打在身上冷森森的触感,皮肤也跟着一阵阵麻麻的疼,却还是不能动。

    她自从那次淋了雨,身体就好像作下病了似的,稍微碰到一点儿凉的东西,就会连带着身上关节都跟着疼似的。

    可她也知道,此刻只能任凭男人处置,他的怒意未消,就随时会将她的事告诉奶奶,只这么一个小辫子,完全可以将她抓的死死的了。

    浑身打着哆嗦,等着男人开门,可是显然他根本没有在意她此刻已经冻的颤颤巍巍有些站不稳了。

    良久,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

    “脱!”

    “…什么?”

    乔楚瞪大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脸上被雨水打湿,更加冷森森的脸。

    这个男人上午还小心翼翼的帮她上过药,她不是没心的人,他虽然霸道狂妄,不可一世,可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她但凡磕碰到哪儿,他嘴上损着你,却还是会蹲下身来查看,也因着这些小事,她觉得他并不是那么坏,也许只是天生的二世祖,性格使然而已。

    可是现在,他叫她在这样肆虐的暴雨里,站在门口脱衣服,原来他对你的好也不过都是看他的心情,而并不是因为你这个人。

    你惹怒了他,他照样儿可以想方设法儿的折磨你,践踏你,直到他顺了气,平了怒了为止。

    “等爷动手?”

    阴沉的脸,阴沉的眼神,阴沉的声音,显然他现在很不耐烦。

    “…我能不能…进去再脱…”

    乔楚声音哽咽着,颤粟着,心里充满了愤恨和恐惧,可是在这个盛怒的男人面前,她没办法说一句反抗的话。

    “不脱,你就在外面儿站一宿吧!”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