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一章 烧糊涂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老天爷果然是个落井下石的人,就好像觉得这会儿的乔楚还不够惨似的,那风势较之刚刚更加的猛烈了起来,如果她再轻一点儿,都能直接把她刮到屋子里去了。

    轻轻的哆嗦着,伸手环住自己的胳膊,这风雨交加的夜还真是应景儿,那本就瘦弱的身躯被山风吹的越加显得凄凉了。

    那急急而来的雨拍打在她的脸上,流露出的全都是欲哭无泪,求助无门的惨淡表情。

    乔楚真的宁肯在这暴风骤雨中站上一晚,也不想踏进那个令她害怕的房子,因为踏进去,便踏上了自己最不愿走的路。

    她也想扭头就走,即便是迎风冒雨,前路灰暗,也好过在这儿被男人如此羞辱。

    可她走得了吗?自己豁出去与她鱼死网破,可是家人怎么办?

    她绝对不怀疑这个男人的能力,不管是她自己,奶奶,乃至于还在监狱里的爸爸,他想做什么,都无人能够阻止得了。

    举目四望,不禁自嘲的笑了笑,那浓重的苦涩只能统统的咽到肚子里。

    门并没有关,四敞大开着,屋子里灯火通明,屋外却狂风肆虐,那照的晃眼的灯光仿佛有一只手在诱惑着,召唤着,进来吧,进来就能见到光明。

    脸上已经一片湿凉,分不清楚是泪水和雨水了,抬手慢慢的拉下拉链,那锯齿没开一处,本就少的可怜的尊严就被碾碎几分,直到那衣服全数褪去,那尊严也完全如齑粉般飘散这山风烈雨中了。

    慢慢的,慢慢的…本来就那么两件儿衣服,脱的却是极慢,想着自己如果这么拖延着时间,就能晚一点儿面对那个男人。

    平时会与她急躁的雷绍霆今天显出了极好的耐性,显然就是她不脱,就别想进门,他和她耗得起。

    终于,这艰难的过程结束,只身着内衣的她一步一挪的走进了房间。

    关上门,那屋子里的暖意一点儿也没有驱走她身上的寒意,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千年的冰湖,急速的下沉,再也没有上岸的可能了。

    乔楚如一个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落难猫咪一般,浑身都湿漉漉的,紧抿着那已经因为瑟瑟凉意而发抖的嘴唇,一双大大的眼睛没有太多晶亮的神采,只有认了命的冷淡与漠然。

    慢慢的走到那个帝王般的男人面前,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便站住了,此刻她不过就是男人手里的一个玩意儿,等待着他发话。

    男人并没有换衣服,而是穿着那一身已经被雨水打湿的休闲装,头发看起来潮潮的,白日里整洁的头发这会儿自然的垂下几缕,处处透出的都是他放浪不羁的邪魅样子。

    看似闲适的坐在沙发上,可被这一身儿无害的衣服所掩盖的戾气已经悉数回归了。

    那鬼斧神工一般的只属于男人俊朗的线条,从侧面看上去棱角分明,简直是令人窒息的俊美。

    狭长的眸子微眯着,像极了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那危险就噙在眼底,随时都会随着那猛一下的睁眼而倾泻而出。

    悠闲的抽着烟,一口一口嘬着烟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乔楚就那么站着,已然是如此情景,她都已经顾不上什么尊严,现在浑身彻骨冰冷的她只想要一条浴巾,这是目前她最实际的想法了。

    但她不敢动,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要把怒火压抑到什么程度,可她清楚,那导火索随时都会引爆,可能就是她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

    “过来!”

    男人那寒气逼人的声音响起,看着她那如玉的肌肤被雨水冲刷过看起来愈加透明,那玲珑有致的线条此刻就**裸的呈现在面前,犹如天工巧手雕琢过一般,每一处弧度都美的**,不禁喉间一阵的干涩。

    乔楚往前挪了挪,站的离男人近了一些,低着头不去看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可乔楚低着头是因为她不想让男人看到她眼底的怒火和敌视。

    一条浴巾被大力的甩过来,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身上,乔楚余光看到有东西过来,本能的一躲,才发现是浴巾,急忙展开披在了身上,环住胳膊,尽可能的让浴巾将该挡的地方挡住。

    男人掐息了烟,低垂的眼脸突然睁开,那黑曜石般的双眸染着晦暗不明的光芒,就用那透着淡淡凌厉的眸子看着她。

    心里有点儿慌,就算她知道接下来这男人要做什么,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害怕。

    乔楚,早干嘛去了?

    老天就是想玩儿死你,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受死呢?非得作出这么一出儿来,岂不知只是死的更折腾点儿。

    她真的只是想好好生活,只想救自己的亲人,可为什么一步错步步错,从此便万劫不复了呢。

    掉进这个男人的魔掌,就注定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吗?

    此刻,他是那高高在上的王,而她是等待发落的女奴一般,即便他无耻的拿奶奶来威胁她就范,她都无法说一句反抗的话,因为说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左不过就是惩罚的轻重的问题,为了自己能好过点儿,她应该学聪明点儿,乖乖闭嘴吧。

    “很恨我吧?觉得我很无耻?”

    雷绍霆低沉而阴冷的哼了一声儿,那嘴角噙着的笑,就像留着泪的鳄鱼,同样的危机四伏。

    是的,无耻,很无耻!

    乔楚甚至在上午怀疑他对弟弟下手的时候儿,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声音还在为他辩护,让她一度觉得那话问的太直接,太不经考虑了,她始终还是觉得他不会如此的不择手段,可现在,他可以做到拿奶奶来威胁她,她还有什么理由替他说话?这男人未达目的,又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可她不敢这么说,即便心里认准了他的无耻,她也只能保持沉默。看小说最快更新)

    “我找人伤了你弟弟,今天又出现在你家,你是不是在想,还有什么事儿是这男人做不出来的?”

    乔楚别过脸去,不看那个冷森森的眼睛,她对这个男人无话可说,他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他说的也确实就是她心中所想。

    她的沉默,几乎让他抓狂,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冷漠麻木的那张脸。

    一把将那浑身都散发着疏离的女人扯了过去,大力的推倒在沙发上,大手毫无怜香惜玉的掐上了女人那细长柔滑的脖子。

    “怎么不说话?你今晚和那个男人不是说的兴致勃勃吗?怎么?看着我倒尽胃口,连话都不想说了?”

    那大手没有施力,只是那么掐着,冷着的脸正对着她的,沉沉的呼吸都直接喷洒在她的脸上。

    “说话啊!说!”

    疯了似的怒吼着,那眸中闪出嗜血的光芒。

    “你让我说什么?”

    乔楚紧紧的皱着眉,虽然脖子被男人那么钳制着,可是她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和我无话可说是吧?”

    男人忽然如野兽般,那幽深的眸子冒出了凶光,下一秒就能将她撕碎一般的狠戾。

    大手已经将她身上所剩无几的布料统统扯了下来,大而沉的身体就那么压上她,将她整个桎梏在他浓烈的男人气息里。

    低头,埋入那颈窝,不加节制的啃咬着,吮吸着,仿佛就要这样将她吞噬入腹。

    “…不要…不要在这里…”

    浑身战粟着,她终于忍不住了,害怕的哭喊起来。

    她不想让自己那么下贱,就像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被来过来发泄的工具。

    “你没得选择!”

    “求你…求你…不要在这里…”乔楚细弱的手臂护在胸前,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求我?你今天把东西给陈君的时候儿,有没有想过,现在会在这儿求我?”

    男人停下了动作,看着她迷蒙的双眼,已被泪水浸满,顺着眼角直流到发际,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

    可她几天做了太多的错事,做了太多让他不爽的事,让他此刻胸口的郁结更加凝重,她的泪水他想要看到更多。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乔楚的眼泪流的一塌糊涂,她知道错了,她真的知道错了,她不该招惹这个男人,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乔楚,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我知道,我错在不该招惹你,我错在不该逆了你的意思,我错在不该不识抬举,可以了吗?”

    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自己还要多坚强,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不流泪?

    雷绍霆看着那哭的泪眼婆娑的女人,心里烦躁不堪,可是那怒呢?他怎么可能咽得下?

    前脚儿跟他这儿说清楚,后脚儿就找了下家儿了,又或是根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儿,她便已经有了下家了!

    这个想法怎能不让他抓狂!

    她与他相处那些融洽的时候,原来都是为了弟弟的事情在隐忍,迁就,她可真会演戏,连他都骗了。

    他对她如此的有耐性,处处为她着想,可与她不过就是过眼云烟,她甚至连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都不肯向他表露。

    他以为她不爱笑,她天生冷性,可是她今天却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笑的那么灿烂,那么真诚,她竟然还用那只有在床上他才能听过的软糯声音,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他怎能不怒?他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

    那纤细的脖子就在他的手下,要稍稍一用力,她便立刻香消玉殒。

    男人那嗜血的眸子,染上了一片猩红,狠狠的盯着她好久,乔楚恐惧的瞪大了眼睛,樱红的唇也随着阵阵恐惧微微颤抖着。

    最终,那大手没有收紧,那微凉的唇却似狂风骤雨般席卷而至,不容她多加抵抗,那灵活的舌已经冲进她的口腔,与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那往死里嘬着她的男人,已经像失去理智一般的吞噬着她,那种急迫并不是以往的**所致,而是一种宣泄,一种惩罚般,像是在证明着什么。

    良久,两厢几乎窒息。

    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激烈拥吻后的迷乱,继续在她那已经被蹂躏的如血如火的樱唇上肆虐的啃咬着,边吮吸着,边喃喃诱惑着。

    “叫我!”

    “…”

    “叫我!”

    再一次,声音带着丝丝的急迫,大手也在她的腰间游弋,就像是巡礼一般的没到一处都时轻时重的施着力,像是要瞬间就将她身上所有的火种都点燃一般。

    乔楚感觉到嗓子一阵阵的干涩,身体也有些不像自己的了,就像无力的漂浮在半空中的棉絮,任凭男人摆布着。

    “…三…三少…”

    所有动作,戛然而止。

    颈间温热浓烈的呼吸瞬间抽离。

    乔楚半眯着的眼忽然睁开,感觉到了本以沉浸**的男人刹那间的变化。

    三少…

    呵…

    男人迅速的抽回了手,坐起了身子,转身上楼,在没看她一眼。

    他就这么在**即将点燃时抽身离开了,只留下在冰凉的真皮沙发上不着寸缕的她。

    哆哆嗦嗦的捡起已经掉落在地上的浴巾,将自己围的严严实实,她不明白她又做错了什么,她也不明白刚刚男人抽身离开时直直看了她的那一眼,那转瞬即逝的复杂眼神,是她不曾见过的。

    就是这样了吧…。

    她已经无力去想是哪里错了,因为这会儿感觉身体开始不舒服起来。

    身上一阵阵儿的发冷,连带着每个关节都像钻进了阴风般的刺刺的疼,看来自己刚刚站在风口那儿脱衣服是受凉了,明显这是发烧的症状。

    发烧也好,烧糊涂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所谓病来如山倒,刚刚意识到自己是发烧了,那身体的不适感觉就接踵而至了。

    脑袋开始昏沉沉的,眼前的景象也变得不那么真实了,再加上刚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全都综合到一块儿来折腾她了。

    这种晕乎乎儿的感觉跟喝多了没什么分别,接下来可能就会昏睡过去,她得在昏过去之前上楼,即便是昏过去,也不能如此狼狈的样子。

    很不能的是跟头把式的上了楼,就已经有点儿意识不清了,不然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会去咣咣的去敲男人的房门。

    咚咚咚——

    半天没有声响,乔楚觉得浑身已经冷到不行,眼神也开始迷离,使劲儿眨眨眼,强打着精神让自己保持正常。

    “…三少…我来拿我的衣服…”

    她还没有完全晕,她记得她在这儿住的时候儿,衣服都是放在男人的房间里,和他的衣服挂在一起,虽然她基本没怎么穿过,可是她记得那里有她的衣服。

    难道男人没听见?

    乔楚开始不厌其烦的敲着门,她现在已经是半恍惚的状态了,都说酒壮怂人胆,可这会儿,烧也能将人烧的胆子跟着大了起来。

    倏然——

    门开了,男人那冷冽的眸子蕴含着气怒,正抱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就那么盯着她。

    可在已经烧的有点儿糊涂的只能眯缝着眼睛看人的乔楚这儿,却觉得那抱着衣服站在那儿怒视她的高大男人像极了赌气的孩子,不禁心里觉得好笑,这男人这是跟谁啊?

    显然乔楚这会儿已经有点儿神志不清出了,将那如下上的猛虎看做了一直小猫儿,心里还在嘲笑着。

    如果此刻雷三少知道乔楚是这种心态,一定会将那看上去有点儿神神叨叨的小东西抓过来一顿胖揍,可是这时他确实很生气,气的不想见到这个只会对别人笑的女人。

    他不让她吃点儿苦头,她就永远摆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永远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

    即便现在看着她的状态有点儿怪异,他都强迫着自己不去看。

    刚刚以为她是来敲门认错,他竟然傻逼的以为这女人真的开窍儿了,谁知道人家是来要衣服的,这会儿还一副欠抽的满不在乎的模样儿,他那气就不打一处儿来。

    明明刚刚就想将她压在身下好好儿教训的,可非得跟自己较着劲儿,就想证明一下儿,他雷绍霆难道还真就没她睡不着了?

    不是要衣服嘛?

    好,给你!都给你!

    男人抱了一堆衣服跟扔垃圾似的,全部甩了出来,全数堆在了乔楚的脚下,跟一座小山似的。

    这男人太没礼貌了!

    乔楚皱了皱眉,还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当然这沉的都快睁不开的眼皮,说是瞪,其实也根本没啥力气了,不过就是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皮而已。

    将地上的衣服收吧收吧,晃荡着站起了身子,他没礼貌,但是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毕竟这是他的家,总得问问自己晚上住哪儿吧。

    “三少…我今晚应该住在哪儿?”

    靠,这女人这会儿怎么变了个人儿似的?刚刚那楚楚可怜的讨饶样子呢?

    真***会演戏,一会儿一出儿一会儿一出儿的。

    我雷绍霆要是再惯着你,我***就是孙子。

    爱睡哪儿睡哪儿去,爷没有你照样儿睡得着!

    “随便!”

    咣一声儿,门再次关上。

    乔楚抱着收拾起来的衣服,一边儿摸索着往前走,衣服掉了一路都不晓得,她记得楼梯旁边儿的那间就是个客房。

    转动把手,门没锁,推门便进去了,身体已经有点儿不听使唤了,手指头动一下儿,那关节都阴疼阴疼的。

    有钱人家就是好,每个房间都会有自己的独立浴室,乔楚扒着浴室的门看了看,烧的糊里糊涂的,对着镜子傻笑。

    那小手儿抬起来,指着镜子里同样指着她的女人,一脸的嘲讽。

    “乔楚,人家说你二,你还真是二,这回你是跑不了了,跑不了了…”

    继续着傻笑,她已经没有力气洗澡了,也不知道怎么迈着步子走到床边的,一头就扎了进去。

    无助与恐惧就如潮水般的袭来,茫然的瞪着大眼,看着这个倾斜的世界,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自己不规则的呼吸,就像是有回响似的,特别的清晰。

    她该怎么办,难道就真的沦为情妇,过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原来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洁身自好这一说,即便是你不愿屈服与强权,可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强权压迫的结果。

    他的狠绝她见识到了,她要向她和她身边的亲人都好好地生活,就得认命的不要反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她的死穴太多了,因为她已经害怕失去,能失去的也所剩无几了。

    怨天尤人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天塌下来她也照样儿得好好儿的活着。

    脑袋越来越混沌,眼皮也越来越沉,睡吧,睡了,就什么烦恼都忘记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生生被渴醒的,好像走在荒漠里,那风卷着黄沙全都糊到了嗓子上。

    乔楚很少生病,身体从小的底子好,小毛小病的从来没有过,偶尔感冒也从来不吃药,全靠自己挺过去,小时候去医院的次数儿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她一直觉得自己挺杠折腾的,可这会儿却真是被折腾的栽了。

    嗓子干干的,连带着鼻腔里吸气都干,咽口水时嗓子就跟被什么钝器割着,疼的难受。

    迷迷瞪瞪的摸着床头柜,她想喝水,她记得每天晚上奶奶都会在床头放一杯水,怎么这会儿摸不着了呢?

    难受的翻着身,胳膊在黑暗中搜索着,胳膊伸的时间太长,已经耗了太多力气了,吧嗒一下儿无力的捶了下来,也不知道打在了什么东西上。

    只听哗啦一声儿,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摔碎了。

    乔楚沮丧的嘟着嘴,心里暗想着,自己真笨,看来是水杯被自己打碎了。

    门猛的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如风一般借着月光走到床前。

    乔楚这时候已经分不清是梦是醒了,痛苦的张着嘴呼吸着,嗓子眼儿愈加的干涩的疼。

    “…水…水…”

    她想喝水,她觉得喉咙就要裂开了。

    “…水…”

    也许是她的呼唤真管用了,一股清冽如山泉的水顺着一股推力进了嘴里,那久逢甘露的喉咙虽然依旧刺痛着,却还是舒服了很多。

    扭曲的小脸儿,紧皱的俏眉稍稍松了松,伸在半空的手臂也放了下来。

    只觉得浑身发冷的攥着被子往上盖,好像盖多少都觉得浑身刺骨的冷。

    她好像做梦了,梦见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特别冷的冰室里,门锁着,任凭她怎么敲门,都没人理她,根本出不去。

    该死的,为什么倒霉的总是她。

    正因为懊恼而嘟起的小嘴儿,这会儿却感觉又一股暖流进入,酸酸涩涩的不知道是什么,可那抵着她牙关的东西,让她合不上嘴,只能任由那酸涩的水流进来,咽下去。

    摇着头,实在难咽那酸涩的味道,四处躲着,最后一口说什么都不想喝了,可任凭她怎么反抗,那大力的噙着她唇的力量,硬是将最后一口也逼着她喝了下去。

    “…不喝…我不要喝…”

    嘴里嘟囔着,脸上满是不满的情绪。

    她好像听到一个严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没有情绪,也没温度。

    “由不得你!”

    由不得她?

    为什么醒着的时候儿由不得她,连她做梦的时候儿都由不得她?

    “还让不让人活了?”

    呓语般的抗议着,身子往一块儿团了团,拉着被子往自己身上盖,这个冰室真是冻死人了。

    忽然,身后也涌起了一阵阵的温暖,那种暖意可以用炙热来形容,将她都快冻僵了的身体整个笼罩起来。

    她终于走出那冰室了?

    她又置身于阳光下了,真好!

    往那暖和的地方靠了靠,就被那灿烂的阳光暖着,浑身都放松了下来,嘴角轻轻的上扬,让她在再睡会儿,在梦里再多呆一会儿。

    “…我就呆一会儿…就一会儿…”

    喃喃的,低软的声音,随着呼吸慢慢变的清浅,带着甜甜的笑意沉睡过去。

    乔楚在梦里告诉自己,原来她还没有完全陷入困境,起码在这个梦里,最终她还是见到了阳光的,这就是个好的征兆,不是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万水水的最新力作《军门女枭一一黑道之王》超好看哦!

    一场众叛亲离,换来她脱胎换骨!

    为了生存;沉默的少女疯狂杀戮。为了复活;不甘的灵魂涉入黑道。为了荣耀;强悍的她为国而战。

    死囚如何?我掌异能!

    脱笼解困,女王崛起!

    校园峥嵘初露,军界新贵崛起,黑道只手遮天,商界独占鳌头!

    黑道征途,暴怒女王,这是一代女王的巅峰之旅——黑白两道,女王为天!

    这是一代女王如何在黑白两道之间统领巅峰征战世界的传奇!

    且看她如何装逼,如何灭敌,如何混的风生水起!更有神秘的热带雨林,诡异的玉石和宝藏等等。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