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二章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人生中,让人觉得幸福的瞬间很多,睡到自然醒就是其中之一。

    睁开眼,乔楚一时没反应过来身在何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关于昨天的回忆才慢慢重回脑海。

    胳膊撑着床起身,感觉浑身都潮乎乎的,这是捂了一个晚上的结果,昨天发烧了,这么出了一身汗,的确身上舒服了很多。

    可是她一向是睡觉不老实,喜欢踢被子的,能捂出一身汗来真是不容易,这会儿看,身上的被子还盖的整整齐齐,严严实实的呢。

    昨天恍惚中感觉有人进了房间,她是实在都没有力气去确认了,这会儿看又像是一直都是自己一样,环视了房间一圈儿,发现这里确实是那男人的家,即便是客房,也都是除了黑白,很难看到别的颜色了。

    穿上拖鞋下床,才发现地上堆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她印象里这些衣服都是他给自己准备的,这会儿怎么全扔在这儿了?

    难道以后她不用和他在一个房间里住?心中一瞬间的窃喜。

    站起身来走到浴室,使劲儿的伸伸懒腰,昨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这个房间,看来真的是烧糊涂了,不过也挺佩服自己的自愈能力的,烧成那样儿,睡了一觉,现在竟然能挺精神的起来了,看来上天也是公平的,既然要折腾你,就绝对得给你一个好身体,这样才扛造!

    站在镜子前,仔细将昨天那恨不能有四十八小时长的一天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不禁觉得自己昨天不过就是像是久在号儿里的人,偶尔出去放了一天的风儿,在外面儿溜达一圈还得回来一样。

    想越狱?哪儿那么容易!

    好吧,有一步算一步吧,这会儿跟谁去演苦情大戏都没用,一切还是要靠自己的隐忍坚强,这个男人不放她,那她就乖乖听话,等他厌倦的一天,只要他不对她的家人下手,那牺牲她一个也没什么的,本来不就牺牲过了吗?

    她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真的就有那种情节,是不是第一次失去了,就真的没有那么的在意了。

    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人就是在这种自我劝慰中堕落的。

    打开冷水的那边儿,猛往脸上扑了扑,直到自己彻底清醒了,才转手放开水开始洗澡,将那浑身粘腻的感觉冲洗干净,清爽的感觉总会调动起人积极向上的情绪。

    把手上缠的纱布给撕了下来,不得不说,那男人还挺厉害,这都一天一宿了,这纱布还跟新的似的,也不知道是那个药效果还是自己的自愈能力强,这会儿看伤口都已经愈合了,只能看到有细细的一条线,最外面儿的有一层薄薄的皮儿还翘着,不过已经一点儿都不觉得疼了。

    这烧了一通儿,也算是把她烧明白了,开心是一天,伤心也是一天,该来的总会来,相信有一天该走的也一样会走,何不让自己继续保持着淡然,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从浴室出来,看看墙上的挂钟上的指针指着七点半,感觉自己睡的如此舒服,以为睡懒觉了,没想到和平时起的时间一样,看来是生物钟已经固定了,想多睡会儿都睡不着了。

    随便儿擦吧擦吧头发,从地上那一堆衣服里找了一套简单的家居服穿在身上,又将这些衣服一件一件儿的挂在了衣柜里,内衣也都放到了抽屉里整洁的放好才走出房间。

    大大的房子里,就住着她和他,显得太过安静。

    出门顺着楼道看向男人的卧室还关着门,应该是还没醒呢,不是没和他一起早起过,他一向是挺赖床的。

    放轻了步子,慢慢的下了楼,虽然不烧了,嗓子还是干干的,她得下楼找杯水喝。

    下了楼,却见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如神祗般挺拔身躯靠在沙发背上,手里拿着拿着一份报纸翻看着,手边儿放着一杯咖啡,看着咖啡已经不再冒热气,想来是起来很久了吧。

    乔楚急忙走了过去,没想到他会起这么早,她不知道所谓的情妇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他偏要把她拴在身边儿到底图的是什么,除了这副身体,她是不是还得兼职保姆的职务。

    自己比这男人起的晚,会不会找来男人的怒火,这都是她无法摸清楚的事儿。

    “对不起,我起晚了…”

    乔楚绕过沙发走到男人面前,那棱角分明的脸上看起来有点儿疲惫,眼角有点儿发红,像是没睡好的感觉。

    男人那微眯的眸子抬眼看了看她,那白皙的小脸儿还有点儿发红,头发卷曲着,有点儿蓬乱,怎么看都是一副刚刚起床的娇憨的小模样儿。

    看来昨天及时喂她吃了药,确实把烧退了,这会儿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他还真是怕她半夜折腾,一步儿也不敢离开,搂着她汗哒哒的小身子那么靠了一宿,这会儿眼眶都觉得有点儿胀痛,可是看着她没什么事儿,又觉得自己这难受劲儿也不算什么了。

    昨儿个他确实是气急了,他没办法看着这女人穿着比人给买的衣服进他的房子,看她瑟瑟发抖的小身子走进来的时候儿,心里是有点儿不舍,可就是无法不去生气,就是想让她长点儿记性,死活那话也没软下来。

    可半夜听到她房间咣当一声儿,还是疯了一样儿的冲了过去。

    这会儿眼眶疼也全是***自己活该,谁让你总干这种犯贱的事儿呢。

    想想自己这没出息的劲儿,也觉得郁结的很,垂了眼,不搭理她,拿起手边的报纸,继续专注起新闻来。

    乔楚站在那儿不禁暗骂,觉得自己跟个傻子似的,她干嘛要道歉?不是她起得晚,是他起太早好不好。

    可是既然在一个屋檐下住着,跑也跑不了,饭总是要吃的,还是不情愿的继续问。

    “…你吃饭了吗?”

    “没有!”

    “那我去做!”

    乔楚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面包,火腿,和一些时蔬,早晨也不过就是牛奶三明治这些简单的东西。

    从小跟着奶奶学,手下干活儿挺利索的,这早餐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既然认命,就别再耍脾气闹别扭,该干什么干什么吧,为了鼓励自己要继续奋斗的决心,平时不太喜欢吃鸡蛋的乔楚还特意给自己的三明治里放了两个鸡蛋,她需要营养,她需要好的身体和恶魔周旋,当然也没敢给那男人偷工减料,也一样儿是两个鸡蛋。

    一边儿忙乎着一边儿给自己打气,总感觉背后有人看她,偷偷瞄了一眼那男人,始终是刚刚那姿势,好像定住了一点儿变化没有。

    “做好了,你在这儿吃,还是…”

    问着,却觉得自己挺悲催的,怎么在这男人面前,自己总是弱势那个?

    虽然现实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儿,可自个儿就别再往身上找补了,这会儿还得跟伺候大爷似的给他做早餐?要不是她自己饿了,打死她都不想干。

    男人放下手里的报纸,也没回答,就起身往餐厅走去。

    乔楚在男人背后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恨不能把男人的后背瞪出俩窟窿来。

    “小心眼珠子瞪出来!”

    男人没转头,轻描淡写的甩了那么一句。

    乔楚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男人背后都长眼睛的?

    收起怒视的眼神儿,跟了过去,坐在男人对面,拿起三明治刚要吃,却被男人一句话打断了。

    “把这个喝了!”

    男人将一杯白水推了过来,头儿也没抬。

    乔楚一愣,接着也释然了,人家是大少爷,生活讲究着呢。

    不过为啥她非得饭前一杯水,他就可以饭前喝咖啡?

    “有毒啊?”

    男人看她在那愣神儿,不耐的问了一句。

    乔楚狐疑的端起杯子,不说她还没往那处儿想,他这么一说,她还真有点儿怀疑了,这男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啊。

    这水怎么一股子酸涩的味儿,好像今天一早嘴里含着的味道似的。

    “这是什么啊?”

    扭曲着小脸儿,皱着眉头,说不上苦,但并不好喝。

    “少废话,全喝了!”

    这位爷态度不好她也是早就见识过的,喝吧,喝死更好。

    吃饱喝足,也八点多了,乔楚收了杯盘碟勺儿的,放到水池子里,眼睛不时的看着那个坐在餐桌上儿翻看手机的男人。

    心下琢磨着今儿也不是周末啊,这位爷怎么不去上班儿呢?

    想完又不禁敲自己的脑袋,真是秀逗了,没听过这天生的二世祖需要像穷**丝一样按点儿上班的。

    她手也不知道能不能排练去,要是不去,岂不是得俩人儿在家大眼瞪小眼儿了?

    “特想让我走是吧?”

    男人冷不丁来了一句,乔楚手里正洗着的盘子,差点儿摔出去,不禁得出一个结论,这男人不光背后长眼睛,他还会读心术。

    “不是,我是想,我今天得去学校。”

    甭管他了,她走总行了吧,虽说以后都得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她还是想能躲就躲着点儿。

    冷冷的“嗯”了一声儿,男人便上楼了。

    乔楚心里不禁郁结,这该羞辱的也羞辱了,面对他无耻的威胁方式,她也认了,搓圆捏扁的都随他,他怎么还一副吃亏了的样子?

    打从昨天开始就阴阳怪气儿的,照以前的性情,应该是劈头盖脸把她骂一顿的,她都做好了他暴怒下肯定会对她施以暴行的准备了,可是最后人家上楼了,直到今儿早晨,他也没再提昨天的事儿,可就不得不让她觉得慎得慌了,现在不说是不是积压着一块儿算账呢?那到时候儿可不是够她受的?

    这种处理方法还真让乔楚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不是她有受虐倾向,是以对这位爷的了解,确实有点儿反常而已。

    要么就是他也觉得自己做错了,理亏了,不好意思了,所以才这么别扭的摆臭脸,跟她爱答不理的。

    刚想到这个可能,就被乔楚立马儿推翻了,这位爷怎么可能认为自己错了?

    正在乔楚摇着头,觉得自己的推理很是荒唐的空当儿,男人已经从楼上走下来了。

    还是习惯的一身儿黑,只有搭在脖子上的围巾略带点儿暗色的花纹,看起来整个人都显得神秘莫测的,再加上那张不笑的时候儿就是个千年冰块儿的脸,真真儿的有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感觉。

    他是要出了吧?乔楚松了一口气。

    “给你十分钟!”

    “啊?”

    “啊什么啊?你不是去学校吗?”

    原来不是他要出去,是他要送她去学校。

    乔楚连连叫苦,她真的不想再享受一次在学校门口被行注目礼的过程了,真的太招摇了。

    “别等我改变主意,那咱就在家谁也别出门儿!”

    乔楚一听,加速了手上的动作,把餐具摆放好,就赶紧跑上了楼。

    好在她也不是那么麻烦的人,刚刚都已经洗漱过了,上去也就是换一件儿出门儿的衣服,梳理一下头发而已。

    在下楼,东张西望了半天,才发现男人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呢。

    他这会儿正站在那辆到哪儿都十分耀眼的跑车旁边儿,斜靠着车门儿吸着烟,那银色的车,在一早暖暖的阳光照耀着,泛着耀眼的光芒,一瞬间把旁边儿那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照的都圣洁了不少,那高大帅气的形象,绝对可以蒙骗很多人的眼睛。

    乔楚出了房间带上门,疾步走到车的跟前儿,男人的烟也正好儿燃尽。

    没管那男人,自顾自的坐到了副驾驶上,不一会儿男人也上了车,没说什么,俯身拽过边上的安全带给她系上,才发动起车来。

    有的时候,这男人确实有很多细心的地方,可是这小小的好处也终于是敌不过他恶魔的本质,他愿意照顾你是他想不想的事儿,你如果当真了,感动了,那就错了。

    一路上,也没再说什么话,也不知道这位爷打算跟她这儿沉默到什么时候儿,好吧,比沉默,她在行。

    今儿男人没开快车,乔楚也能好好儿的观赏着外面的景色,来了这么久,她才发现,其实中山上的枫树更多,而且红的更加耀眼。

    看着美景儿,不禁心情也跟着放松下来,摩挲着受伤的手指头,早晨有洗澡又做饭的,伤口也没再崩开,看来是真的长好了,排练也没耽误,挺好。

    “你能不能把车停在路口?”

    眼看着要到学校了,乔楚用商量的口吻对那人说道,她是真不想又让人看见他从这么招摇的车上下来,毕竟那些不喜欢她的人都恰巧跟她同在一个学校,她想消停儿的过大学生活,就尽量少找麻烦。

    “怎么着?嫌爷给你丢人?”

    “什么啊,我是不想让同学看见了不好…”

    “怎么不好了?你怕谁看见?”

    正在红灯的空当儿,男人横棱着眉,犀利的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我怕谁看见啊,但是毕竟你的车太惹眼了,我不想太多人议论这事儿,再说,如果让秦师姐看见,也不好的…”

    乔楚是想,她和他有关系这件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怕她干嘛?她找你麻烦了?”

    “没有,没有,她什么都没说过,就算我求你了,我走过去,不远的。”

    乔楚赶紧摆出好态度,这男人虽说软硬不吃,可软点儿说话总比呛着说强吧。

    “怎么那么事儿啊?”

    男人不满的睨了她一眼,还是转了方向,到了旁边儿的一条街停下。

    “谢谢!”

    乔楚松了一口气,心想着,看来还是得来软的,这男人还行,这些小事儿还是可以商量得通的,就得看你用什么方法。

    雷绍霆从风衣内兜儿里掏出来那张黑卡,还有中山别墅的钥匙,扔到她腿上。

    摘下黑色的皮手套,手伸了过去,乔楚本能的往后一躲,让男人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下儿。

    一把勾住她的后颈,将她拉进,那脸上写着满满的都是不悦和愠怒。

    “躲什么啊?”

    “我没有啊…”

    乔楚回答的有点儿心虚,这两天她有点儿摸不清男人阴阳怪气的脾气,所以总是随时处在警备状态。

    “撒谎的女孩儿可不乖!”

    拇指摩挲着那樱红的唇,这抹动人心魄的红是不是因为昨晚他一再的品尝留下的颜色,弄的他这会儿嗓子都有点儿不舒服的感觉了。

    “东西拿好,要是再给了别人,你知道后果!”

    声音开始有点儿嘶哑了,本来威胁的话也因为这有些嘶哑磁性的声音,变得不是那么难听了。

    “…我…明白。”

    大手慢慢的放开,在确定了男人确实是放她走了,才收起了卡,拿着包包下了车。

    看着那妞儿下了车还不停张望着四周,好像生怕被人看到她是从这个车上下来的,心里就不禁一阵儿的气结。

    雷绍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这妞儿和别的男人吃饭,急着和你撇清关系,你都不打算追究了?

    你也忒***惯着她了!

    接下来的日子,乔楚便正式的搬到了中山别墅住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日子,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没有预想的压抑和对如此生活的抗拒。

    也许是因为男人并没有限制她的生活,该上课上课,该排练排练,甚至去一周两次去御谭府打工的事儿,他也没说过什么,再也许就是自己已经麻木了,没得选择的事儿,就别非要强求出一个结果,只能本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消极态度面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起码她在这屋檐下生活,那么奶奶依旧很开心的等着她时不时的回去探望,乔梁也可以放心的回去继续上学,而爸爸依旧有她这个女儿为他还债,等他出来,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

    这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多出了雷绍霆这个人而已,只要不钻牛角尖儿的非得去想命运的不公平,与她的生活节奏和轨迹,好像没有太大影响,她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等着他厌倦的一天。

    最近和男人的相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总好像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事儿在中间拧巴着呢,除了每天晚上必有的漫无天日的折腾,其他的时间都是各忙各的的,就像是两个合租房子的人,男人不主动问话,她也不会讨好似的去找话题,本也不用讨好,她巴不得他早点儿厌倦呢。

    甭管早晚,男人都会接送她上下学,车上挺沉默的,要么听音乐,要么一个人儿开车,一个人儿发呆,反正白天是比晚上安静的多。

    那件事儿过去后,她又试着联系了乔梁,可是手机号儿已经变成空号儿了,李秀珍的手机也打不通,出租房的座机依旧没有人接,她有些怀疑他们母子两个人是否还在那里住着,也许经历这件事儿以后就搬走了,就是不想让她找到吧。

    她本也没想找,找到了她也改变不了这母子俩的生活状态,也不过就想知道他们在哪儿,是不是也像她一样在这个城市某一个地方好好儿的生活着。

    有的时候乔楚也在想,世间的事总不会如自己愿望中的那么美好,完美主义不适合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必须试着让自己去接受残缺的,不完美的,那才是一个现实而真实的世界。

    最近排练开始紧张起来,举行的时间却一拖再拖,具体原因不详,据说是图书馆和游泳馆那边儿有些设施还要再完善一下,乔楚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新生晚会非得连上这个,这完全是两码子事儿。

    一起排练的舞蹈队的人,她也认识了几个活泼性子,和她比较谈得来的,其中有一个叫苗苗的尤其活跃,说起话来也有意思,个子不高,长的很秀气,那种鼓鼓的额头,深深的眼窝儿,小瓜子脸儿,排练时,头发总是一丝不苟的在后脑勺儿绑个丸子头,一看就是跳舞的,整个人都看着特别有精气神儿。

    人也是个能说的,很容易相处,就是有点儿神神叨叨的。

    这会儿正是排练休息的空档儿,大家都围坐在一块儿聊天儿,平时不太爱说话的乔楚虽然每次都是坐到这儿,但是很少发言,她们那些关于美容啊,做指甲啊,晚上去哪儿泡吧啊,这些话题乔楚都不是十分了解,也只有听的份儿。

    “这新生晚会一拖再拖的,规格也越来越高了,这哪儿还是新生晚会啊,再拖着就跟中秋晚会一块儿办了。”一个女孩儿开始抱怨开了。

    “我看再拖一块儿赶到元旦晚会也十分有可能。”另一个女孩儿也打趣儿着接茬儿。

    确实如这俩女孩儿抱怨的,乔楚心里也不禁抱怨,这不光时间往后拖了,确实是规格儿也改了,本来彩排过两次的舞台,现在弄的更加奢华了起来,而且昨天欧阳老师还通知了节目要加精重新排练,道具也一加再加,说什么要做成十面埋伏,两军对垒的舞台布景儿,她听着都晕,真以为演《见龙卸甲》呢?

    不过一切行动听指挥是没错的,对于乔楚来说到也没什么,一个就是坐在凳子上弹,一个是上了两米多的城楼布景上弹,只要不让她再加什么舞蹈动作,她就谢天谢地了。

    “你们知道什么啊,据我知道的内部消息,学校根本就不是把咱们新生当回事儿,也就是借这个由子让咱们无偿演出,人家那是为了拉投资,拉赞助,到时候儿有头有脸儿的人都得来,估计还得请点儿小明星助阵呢。”苗苗一脸老道的跟大家说着。

    “啊?合着把咱们当赚钱工具啊?”

    “可不是?不过也别郁闷,都这样儿,也不光咱们,有演出机会还是表现机会呢,你好好儿表现,没准儿不用上学,人家哪个大老板直接就看上你了,把你捧成明日巨星,你得少奋斗多少年啊!”

    甭管这些女孩儿心里是否真的是这么想的,觉得找一个有钱人很重要,可是这话题基本三句不离傍大款,其实这些女孩儿也不过就是那么故作现实的叫嚣着,内心中始终还是渴望着一份真挚的爱情的,当然,对方长的帅又有钱,那就更好了。

    乔楚听着这些话,看着这些女孩儿那种眼中透露出来的期许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自己算不算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雷绍霆应该就是白翎口中经常念叨的小说里那些男主的形象吧,她也不下一次的听白翎几乎是把小说上那些描写背下来的跟她勾勒着那个男主是如何如何帅的,现在回想起来,说的和那位爷还真是像。

    也许身边儿站着这样的一个男人真的很提气吧,可是这位爷除了长的像,家世像那小说儿里的人物,其他的地方没有一处儿像的吧,指望他能温柔的对待谁,能够专一自己的感情,那真的是太难了吧,起码她不会是那个女主。

    可即便是这样,也许还是有很多女人羡慕吧,哪怕和他站在一起一会儿都觉得是莫大的幸福了,比如秦子珊,她应该就是这样的想法吧。

    想来上次她的顺水人情并没有做成,因为打从那天起,秦子珊也没有怎么高兴过,这会儿也只是在一边儿调着琵琶弦儿,在这些谈话的人之外自成一派。

    “得了得了,狼多肉少,再说就那些大肚子土肥圆,我可看不上,要是青年才俊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一个女孩儿一脸陶醉的畅想着。

    “你想的倒美,不过又据内部消息说,新生晚会京城四少起码儿能到两个,那可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

    “京城四少?谁啊?”

    有人好奇的问着,乔楚也不禁心里忐忑,京城四少,不会有那个男人吧。

    “是咱们学校毕业的,据说每年新生晚会都得露个脸儿,给大家讲两句的,就咱学校宣传栏里有照片啊,看着哪个精神哪个就是啦!”

    “是吗是吗?艾玛,我听着都激动了!”

    乔楚不禁莞尔一笑,这群姑娘还真是说风就是雨,这会儿有几个女孩儿都想立马儿跑宣传栏去确认一下儿,连带着她都想去看看,她就是想确定一下儿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在其中,以他阴魂不散的特点,没准儿她又能撞上,如果他在台下的话,她应该不会那么顺利的演出。

    好在后来有明白人,知道这四个少爷叫什么名字,其中没有那位爷,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不过这里面儿还真有她认识的,让她一想起来就恶心的人,秦子州。

    一边儿的秦子珊依旧摆弄着自己的琵琶,听到有人说她哥哥的名字也没抬头儿,就跟和她没什么关系似的。

    苗苗听着女孩儿们叽叽喳喳的讨论,不禁嗤笑一声儿,“你们懂什么啊?那所谓的京城四少都是富二代而已,真正让人尖叫的还是得说人家有红色背景的,人家的身份,其实民间能够随便儿拿来排名儿比较的?”

    “呦呵,你好像听懂的,你还知道更强大的?”

    “要说起这个,我确实是知道一个人,那才叫男人中的极品呢。”

    “谁啊谁啊,快说!”

    一边儿故弄玄虚的呵呵儿笑着,一边儿俯首帖耳的认真听着,乔楚看这一出儿不禁心中摇头,她还真是参与不进去这种话题,再怎么努力也不行,还是起来活动活动,到旁边儿继续练练曲子吧。

    “当然是大名鼎鼎的雷三少啦!”

    此话一出,刚起身的乔楚,琵琶一个没抓稳差点儿掉到地上,幸好眼疾手快又即时抓住了,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跟你们说,就他那超级跑车,绝对全l市就那么一辆,那叫一个牛逼啊,今天早晨我在咱们学校门口儿还看见了呢,就是没看见开车的人长什么样子,那车窗贴着膜,神秘莫测的,不过虽然是一闪而过,还是无比惊艳啊!”苗苗说着,便摇着头赞叹着。

    秦子珊突然抬头,那美艳的杏核眼这会儿瞪的更圆了,眼光不用搜寻的直接落到了乔楚的身上。

    只见乔楚这会儿正坐在窗边,侧坐着开始练习着曲子,那长长的头发半遮着白皙的脸,看不出是何表情。

    只有这同为弹琵琶的秦子珊听出了那曲调中不止一个的错音,本来高傲,不可一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

    ------题外话------

    某倾有话说,关于有亲在留言里说忠言逆耳利于行,我甚至这个道理,所以除了有人来做广告,我从来不删除留言的,不管好的坏的,我都会耐心解释,我想这也表达了我的诚意和虚心听取意见的意思,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我还是个新人,关于写作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需要改进的地方也确实很多,而且某倾也不止一次的说过,我码字真的很龟速,也许六七千在亲们那儿就是几分钟就看完的事儿,我真的要写上几个小时,本来就在写作上不成熟的我还要特别斟酌词句,不管什么样的意见某倾都会认真接受的,不过如果被质疑为不用心,那某倾真的觉得很伤心也很灰心了,如果我给亲们这种感觉,那我的努力真的是全白费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7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