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三章 做不成朋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听到苗苗那样一句不经意的话,确实心里一个慌神儿,那是一种下意识的做贼心虚。

    背对着秦子珊,背对着所有人,她都可以感觉到秦子珊正在看着她,那眼神必定是充满着对自己猜想的那份笃定。

    等独自面对窗外洒进来的暖暖日光,从故作镇静到完全平和,也不过就是十几秒钟的事儿。

    其实细想想,这种强烈的内疚感觉也挺没必要的,也许秦子珊把她看做是敌人,可与她心里却没有这种感觉。

    起码雷绍霆没有正式交代过她,秦子珊是他的正牌女友,见到要躲着点儿之类的话,所以她远不用如此惊慌失措。

    与她自己心里,那自然是不希望秦子珊知道这一层关系,不止秦子珊,她害怕所有人中的任何一个知道。

    从大道理上说来,她不想看到别人异样的眼光,另一层更加现实的想法是,她与雷绍霆的关系,自然不会给那位爷带来什么困扰,因为再怎么样秦子珊也不会去找雷绍霆质问什么,因为她不敢,也没有立场去真正质疑那位爷的事儿。

    从上次的事儿,她就看出来了,一旦被秦子珊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么倒霉的还是她乔楚,那位爷的恣意妄为也都得她乔楚买单。

    想想就不禁心中咒骂那个高高在上的爷,他一天倒是痛快了,却不知道将她推向了什么风口浪尖上。

    大事儿小事儿,爷愿意管的,看不过的管了,那人家爷不想管的时候儿呢?她就得自认倒霉,谁让她现在就是个见不得光的人呢。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这位爷还是单身,她说的洒脱点儿,现实点儿,两个人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被称之为时下比较流行的一种相处方式——炮儿友。

    因为她除了吃穿,没有花过他的钱,而且下午去御谭府,就能拿到一个月的工资了,乔梁的医药费,她也会尽快还给他。

    至于吃穿这个钱,她也没办法矫情了,吃是得跟着这位爷吃的,也不能顿顿爷吃肉她喝汤,爷再怎么霸道也是看不过去的,毕竟她是他的所有物,多少不能亏待了。

    至于穿,她也没办法反抗,人家爷就是想看个赏心悦目,她又没有那么多钱去迎合,就得是人家给买什么,她就穿什么,这昨天,陈君还送来了一大摞的各大奢华品牌的画册,让她选,对于不怎么爱逛街的她,这倒是个挺方便的事儿。

    总而言之,她从哪方面儿想也没啥对不起秦子珊的,她最对不起的是她的家人,和她自己。

    想到这儿,手上拨弄琴弦的手也顺溜儿多了,保持淡然很重要,既然坑爹的命运如此安排,她刀山火海也得往前趟着走,她没想什么事儿都依靠那个男人,但是因为他惹出的委屈,她也不会跟个傻子似的闷头儿不说,自己受着,她必须学着对自己好一点儿。

    如果秦子珊对这件事儿有人和不满,自然可以去找雷绍霆说,如果只单单拿她开刀,那么她也不介意当一次狐媚惑主的妲己,自然也会去告状的,最好闹个一拍两散,她好早日脱离苦海。

    休息差不多了,排练又开始了,经过自己脑袋里七转八转的思绪这么一总结,她也坦然了很多,面对秦子珊是不是瞟过来的眼神,她也能泰然处之了。

    两个人儿其实离的挺近的,虽然有背景音乐趁着,这会儿倒是乔楚听出了不少秦子珊弹的错音了。

    人的心境变化可能真的是在一线之间,刚刚自己的手就跟抽了筋儿似的不听使唤,而这会儿通过自己的自我解析和自我催眠,已经完全对那带有怨毒的优雅眼神漠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乔楚多心了,因着苗苗的一句不经意的话,这后半部分的排练好像气场都发生了变化似的,不是琵琶出错,就是舞蹈出错,哪哪儿都不顺当了。

    一贯有耐心的欧阳老师,今儿也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大的火气,正常排练就被叫停了好几次,平时这帮孩子也经常懒懒散散的不好好儿排练,也没见欧阳老师怎么较真儿着发脾气,可今儿何止是发脾气,简直就是发飙了,让这连弹琵琶带跳舞的,都弄的个个儿大红脸,个个儿心里喊着冤。

    自然被拿来开刀的便是状态不佳的秦子珊,不过错了两个音儿,也被耳朵贼的欧阳老师听了出来,一通儿的数落,乔楚在旁边儿都看呆了,斯斯文文的欧阳老师也有碎嘴的时候儿,那发起火儿来,跟他的形象极是不搭。

    秦子珊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多高贵的名媛淑女被那么数落也都挂不住脸了,眼瞅着欧阳老师再多说一句,人家大小姐就能摔了琵琶不干了。

    凑凑合合的又合了两遍,显然效果还是不理想,因为欧阳老师没听完,就甩门儿走了。

    留下这一大群人面面相觑,愣是半天儿都没回过神儿来。

    收拾东西都各自算去,排练室只剩下还在整理的乔楚和秦子珊。

    秦子珊冷着脸,平时一贯优雅的她这会儿显得有点儿愤愤然,一边儿撕扯着手上的护甲,看着前方的某一处,心根本就没在这儿似的,就连摘下来的护甲掉地上了都没注意。

    “师姐…”

    “乔楚!你不必跟我解释,也不必在我面前装好人,你以为上次的事儿我会感谢你?你错了,我秦子珊不受人施舍!”

    “师姐…我不是…”

    乔楚皱了皱眉,还没等说完,又被那已经有点儿失控的声音打断。

    “我只奉劝你一句,小心玩儿火**!”

    秦子珊猛的转过头,打断了乔楚的话,那冷言冷语中笃定的说着,显出一副乔楚要说什么她都了然于胸的样子。(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乔楚心中暗暗摇头,看来秦子珊并不是一个她表面上看起来,优雅淡定,很沉得住气的人。

    “师姐,我只是想说,你的护甲掉了。”

    递了过去,乔楚微微一笑便拎着琵琶走出了排练室。

    她不想多说什么,说多错多,她不想真的扯进这种无畏的争斗中,本她也不是那个会和秦子珊争什么的人,秦子珊可以不任凭摆布,喜欢谁就可以和谁在一起,她不能,她没得选择。

    秦子珊看着那抹淡然飘远的身影,不禁自嘲的一笑,自己何时如此不淡定了,打从上次去找乔楚谈判,事后她都觉得是个错误,因为原来的自己从不会如此低姿态的去给那些围绕在雷绍霆身边的莺莺燕燕讲什么大道理,因为她不屑于做这种事,不管心里有多么不舒服,多么想将那些女人统统赶走,可还是觉得那是失了身份的事儿,她向来是自信的,一直都相信着对与雷绍霆她也是势在必得。

    可如今呢,强装的淡定,原来可以因为一句话就完全破功,而且是因为乔楚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儿,她是怎么了?她是何时开始没有自信的?

    她不是不知道雷绍霆和谁在一起,她一直都知道,只是自己心里不愿去承认,即便是心里一直对自己说,雷绍霆只不过是想玩玩儿而已,可那毕竟是一个女人,一个活生生的女人站在他的身边,为什么他身边可以站着很多女人,唯独没有她的位置。

    他身边的女人,和他上床的不计其数,单单试试对她,雷绍霆从未逾越一步,甚至总是礼貌有加,她以为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她开始期待他们的婚礼,她期待将自己交给他的时候,可一天天过去,她却越等越心慌。

    她甚至堕落的想,她不等了,既然认准了,早一点给他又能怎么样?哪怕只有一次,她也可以堂堂正正的说她是雷绍霆的女人,可是,连着一次的机会都没有。

    她乔楚凭什么?她凭什么就可以住进那所房子,凭什么就可以爬上雷绍霆的床,她甚至连雷绍霆的卧室都不曾进去过。

    可她真的就要如此可怜的去乞求爱情吗?她是秦子珊,她是多少人仰望的女人,为何要让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自己在悲伤之余又有些羡慕那些围在雷绍霆身边的女人?即便是最后还是要离开,起码她们曾经拥有过。

    而她呢,拿不出任何雷绍霆爱过她的证据,哪怕是身体的留恋,都不曾有。

    可她就是这么执着的认为自己没有爱错人,一直坚信的是他错了,是他现在走在错的路上,遇到了错的人,终有一天他会走回来的。

    把门锁起来,抱着琵琶,一个人在这个诺大的排练室里哭的泣不成声。

    哭吧,哭够了,就擦干眼泪,依旧要做那个优雅大气,俯视众人的秦子珊,不能软弱,想要站在雷绍霆身边的女人怎么可以软弱。

    出了排练室,便听到一声巨响,关门的声音,她不知道秦子珊是花了多大的力气。

    一门之隔,两个世界,一边儿泣不成声,另一边儿已经将自己学生的身份放回了抽屉,这会儿她得拿出更饱满的精神去赚钱。

    中午草草的吃了顿饭,背起琵琶走出校门,今儿是去御谭府打工的日子,而且也是发薪水的日子,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昨天肖经理打了电话特意嘱咐,今儿御谭府的大老板要过来,有可能会到竹香园喝茶,让她准备点儿优雅的曲子。

    乔楚挂了电话都不禁笑,这琵琶再怎么的也不可能弹成摇滚的,想不优雅都难。

    正往校门口的公车站走呢,就听后面儿的汽车喇叭响,乔楚也没回头儿,本来自个儿就靠旁边儿走呢,没有阻碍交通,按喇叭应该也不是冲她,可是这喇叭就一直没停,乔楚也不得不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车认识,人也认识。

    这会儿叶晓正一个手把着方向盘,冲着她挥了挥手。

    “叶子姐!”

    车窗落了下来,乔楚站在副驾驶这边儿和叶晓打招呼。

    “大老远就看着像你,上车,去哪儿我送你!”

    叶晓笑的洒脱,可是声儿听着带着点儿鼻音儿,像是感冒了。

    “不用了,我坐公车就行!”乔楚倒不是见外,就是让人家特意送她一趟还是觉得不太合适。

    “跟我还客气啊,赶紧上车,正好儿我这儿没什么事儿。”

    乔楚也就没再推辞,将琵琶放到后昨儿上,又转到前门儿上了车。

    “叶子姐,你怎么在这儿啊,真巧。”

    “我来学校报到,办一些手续。”

    可不是,上次还是听赵欣说的,叶晓从国外回来,要到l大任教了。

    “那这回不能叫叶子姐,得叫叶老师了。”乔楚笑了笑,这事儿与她来说是个高兴事儿,她很喜欢叶晓。

    叶晓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没有千金大小姐的架子,身上总是透着那么一股子热情洒脱的劲儿,这是乔楚羡慕的地方,想做什么就去做的感觉真的很好,只不过,这种生活方式,不是谁可以实现的,会被很多现实束缚住,目前的自己还做不到如此无后顾之忧的选择自己的生活,所以她喜欢和叶晓聊天儿,仿佛那样也能感染上一些恣意潇洒的感觉。

    “私下还是叫我叶子姐,挺好的,你去哪儿啊?”

    “御谭府,我在哪儿打工。”

    “呦呵,真是巧了,我正要去那儿呢。”

    “啊?是吗?”

    “嗯,心情不好,见个朋友,喝杯茶。”

    “有什么事儿吗?听着你像感冒了似的。”乔楚刚刚就听着叶晓鼻音很重,声音也有点儿沙哑。

    “要是能病一场也倒好了,到时看看他心不心疼!”叶晓一边儿看着路,打着方向盘,边堵着气说着。

    乔楚自然没好意思问是谁心不心疼,毕竟这是人家的**,追问这些事儿,一个是不好,一个是她也没太八卦的神经。

    “人家心情不好都喝酒,叶子姐,您还是走知性路线的。”

    乔楚也难得打趣儿,和叶晓说话也没什么可拘着的,总觉得挺亲切。

    “听说,你们忙着新生晚会的排练呢?”叶晓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嗯,是啊,一直都忙这些,课都停了。”

    “嗯,l大的风格,要不然,你们哪儿来那么高档的图书馆,游泳馆啊,看来这l大又是哪儿想大修了。”叶晓嘲讽的一笑,看起来到是深知这里面儿道道儿的样子。

    “今儿也听一起排练的人说了,演出很重要,节目还要往精里面儿排,这不,今儿欧阳老师都急的发火儿了。”

    想起今儿排练室那么一档子欧阳老师的反常今儿,乔楚都忍不住拿出来说说。

    叶晓噗嗤一声儿笑了出来,瞧着后视镜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你在御谭府打工?我怎么从没见过你啊?”

    “我在竹香园弹琵琶都快两个月了。”

    “哦,怪不得,这几次去总是吃饭,没去喝茶。”叶晓笑着,略一沉思,又道:“今儿让你见个人,他看到你肯定惊喜。”

    “啊?谁啊?”

    乔楚自己数着认识的人都有限,她和叶晓同时认识的人那就更是屈指可数了,除了雷绍霆也就是谭明轩了。

    连说带聊的,也就到了御谭府,停好车,就进了竹香园儿。

    肖经理立马儿迎上来了,乔楚也知道这不是冲她,完全是她身边儿这位叶大小姐。

    平时没看到肖经理对谁这么热情过,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总是保持着进退有度的职业笑容,那笑容就跟那公平秤似的,不会给谁多,也自然不会给谁少,今儿却不同,看到叶晓倒像是看到老朋友似的,既热情又好像很尊重的感觉。

    “阿劲,你们老板到了没?”

    “老板已经在里面了。”

    肖劲笑呵呵儿的引领着叶晓往里走,乔楚就要本后台,却被叶晓一下儿拉住了。

    “楚楚,不急,你跟我一块儿先去见见朋友再去换衣服也不迟啊!”叶晓狡黠的眨了眨眼,拉着乔楚就往前台那边儿走去。

    这竹香园儿每天都清净的很,今天自然也是客人不多,尤其这刚刚过了中午,基本有客人也都是三点以后的下午茶时间,才会有那么两三桌客人,即便是有客人,谈话声音也都不大,互相不会干扰。

    跟着叶晓上了二楼的半敞开的茶室,珠帘掀开,和房间里的人一对视,不禁都笑了出来。

    乔楚也松了口气,刚刚叶晓一说,她还真一度想到雷绍霆了,手心儿都冒了冷汗。

    正如叶晓说的,谭明轩见到自己,确实显出几分惊喜,赶忙起身给二位女士让出位置。

    “谭老板,您这老板当的可是够糊涂,咱们楚楚这大美女都在这儿工作两个月了,你愣是不知道?”叶晓挑了挑细长的眉,调侃的说道。

    乔楚一愣,谭明轩是这儿的老板?

    谭明轩,御谭府,都有个谭字,可不就是一家嘛!

    “倒是听阿劲说过这儿新来的乐师琵琶弹的很好,真是没想到是楚楚。”

    谭明轩雍雅一笑,如和煦春风般暖人心肺。

    只是这会儿乔楚心里有点儿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照说人家谭明轩是这儿的老板也不关她什么事儿,她也不过就是打工的,可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儿失落。

    当自己以为可以和他做朋友的时候儿,却被告知,这是她的老板,总觉得本可以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里掺杂了铜臭,有些东西就不那么纯粹了。

    也许在平等的状态下,人更容易交付真心,而现在,却觉得有一种不可逾越的东西阻隔在中间,本想敞开心胸以朋友相待的心瞬间搁浅了。

    说她自卑也好,矫情也罢,她内心中还是狭隘的把一些阶级的东西考虑进来,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个能融入他们圈子的人,更何况,这时候儿她的身份也不方便交朋友吧,还是少给自己找麻烦的好。

    “我也没想到,那以后还要请谭总多多关照!”乔楚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点点头说道。

    谭明轩本来递过来的茶杯一滞,才笑着放到乔楚的跟前。

    “谢谢!”

    乔楚接过茶杯,神情也越发恭敬起来,毕竟是自己的老板,在老板面前还是要谨言慎行,就像在那个男人面前一样,这应该都算是金主吧。

    疏离的表情,让谭明轩心里莫名的有几分失落,他没有想到身份表明,会换来乔楚如此大的变化,那日在灵隐寺时,和他在一起那小女生天真活泼的样子仍在眼前,相较之下,这会儿的乔楚他反倒觉得有些陌生。

    也许真的是身份改变了,心境也自然不一样,这会儿他与乔楚成了雇佣关系,那是不是代表,连做朋友都不会再自然了呢。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有些厌恶起来。

    “叶子姐,我这儿时间差不多到了,我得下去了,你和谭总慢慢聊。”

    乔楚起身,礼貌的颔首示意了一下儿,她不觉得自己在这儿坐着还可以以朋友自居。

    “呃…”谭明轩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叶晓打断了。

    “好啊,等着听你的天籁之音呢。”

    乔楚笑了笑也没再过多的谦虚,抱着琵琶就出去了。

    “叶子,好歹我和你相识一场,今儿这一出儿可是有远有近啊。”

    谭明轩说着这话,那悠远的眼神却随着那抹身影而去。

    “此话怎么讲啊,谭老板?”叶晓嗤笑一声儿,随意的靠向椅背,摆出愿听其详的样子。

    “让她知道我的身份,自然关系就远了一层,你是给你那弟弟解决麻烦呢吧。”

    男人呢闻着茶香,一派悠闲的说道。

    “谭老板何出此言啊?既然做朋友,也必要坦坦荡荡,早晚都会知道的事儿嘛。”

    叶晓乐么呵儿的和他打着管腔儿,笑得也是略有深意。

    这事儿也说不上有远有近,雷绍霆和谭明轩都是她难得的几个亲近的人,虽然自己的感情方面她看不清楚,一片茫然,可是看别人她眼光还是相当犀利的,无论是雷绍霆,还是谭明轩,她都透过乔楚这个女孩儿看到了不一样的他们,那么为了避免,这两个朋友因为一个女人有发生误会的可能,还不如直接就将这种可能扼杀在摇篮里。

    乔楚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也许一般人只看到了她的漂亮,而有眼光的人才会真正看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天生难掩的气质,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很容易让人迷足深陷。

    算她多管闲事儿吧,有一个栽进去了,她还是给另外一个提个醒儿。

    “你那兄弟不至于还让你帮忙吧?看着不像啊!”

    “我是帮他也自然是帮你,人家小两口儿的事儿,你就别跟着瞎搀和了,眼光要放远一点!”

    叶晓撇了撇嘴,美目也凌厉的刮了男人一眼,满是警告的意思。

    “真是冤枉,我只想和楚楚做个朋友而已,让你这么一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谭明轩两手一摊,很是无辜。

    “少来,你当我看不出来啊?你是个最怕麻烦的人,那日英雄救美,你可别告诉我完全是出于好玩儿!”叶晓高深莫测的一笑,扬扬下巴,一副了然的神态。

    谭明轩垂眸摩挲着那上好的紫砂茶杯,抿嘴一笑,不置可否。

    “你知道我喜欢的是谁!”

    “你也知道我喜欢的是谁!”

    叶晓也是一笑,可笑容里却透着丝丝的苦涩,想起刚刚那个人对自己形同陌路的样子,瞬间觉得浑身都无力起来。

    “何必呢?求不得,何必执着。”

    是啊,何必执着!

    不就是个男人吗?她身边儿出色的男人海了去了,怎么就偏偏看上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他呢。

    “谭老板,你对我那是任务,我对他那叫爱情,你别把你那带着目的性的行为和我圣洁的爱情相提并论好嘛?”

    “叶小姐,何必把话说的那么直接啊。”

    男人俊美的脸佯装苦相儿,随后又被那一贯的风雅笑容取代。

    两人相视一笑,这是一种只有朋友之间才有的默契,也是只有朋友之间才能懂的深意。

    他们都是被束缚在一个框子的人,有些事无法选择,有些事坚持的很没有意思,可他们就是想在那框子没完全封死的时候儿,能够再多挤出一些时间,多为自己的再争取一下而已。

    清冽的琵琶在那珠帘的另一面响起,如沁人心脾的清泉流淌过心里那处最软的地方。

    每一个音符,每一段旋律,都如同注入了无尽的情感,伴着那强而有力轮拨,传达着那令人心神宁静的力量。

    男人的黑色瞳仁越发的深邃,最终将目光聚集在珠帘后那个身影上。

    一边的叶晓微微皱起眉,闭着眼似在冥思苦想般搜寻着这首似曾相识的曲子。

    这是《月影》吗?

    ------题外话------

    大家节日快乐哦!嘿嘿!都犒赏自己了没?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8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