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四章 换了债主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都说学艺术的人神经特别的敏感,喜欢故作忧伤,喜欢多愁善感,喜欢将本来没有痛苦的事儿都翻来覆去的彻底在心里翻炒成伤感。

    这会儿乔楚弹起这首《月影》,就是想作为对这个还没有萌芽的友谊的一种祭奠吧,以后还会和谭明轩有很多的接触,可都不会像在灵隐寺那天的轻松了。

    有些东西哪怕是特别细微的地方偏出了一丝丝轨迹,最初的东西也都不复存在了。

    弹琵琶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两个小时感觉像是眨眼即逝,乔楚回到后台换了衣服,收拾好东西,又跑到财务领了这个月的工资。

    连工时费再加上小费加起来也有一万三千块钱,一万是要还给那男人的,其余的都给奶奶拿回去。

    对于一般打工的人来说,这样的收入已经是相当高了,可是对于有着庞大债务的乔楚,这些真的是杯水车薪,除了还债还要生活,也不是赚的每一分钱都能拿来还债的。

    本打算着得去上面儿和叶子姐说一声儿再走的,却没想到到两个人到后台来了。

    “楚楚,你弹的真好,这曲子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叶晓冥思苦想好久也没想起来这首曲子在哪里听过,向来都是爸爸喜欢听这些中国古典音乐,她是没什么太大兴趣的。

    “这首叫《月影》,是我爸爸经常弹的一首曲子。”乔楚微微一笑,一想到爸爸,心里就一阵温暖。

    这首曲子,竟然还有人听过,她一直以为只不过是爸爸朋友之间自娱之作,只在朋友间传阅欣赏,因为她自打学琵琶以来,她从未听任何人弹过或说起过这个曲子,却没想到最近接二连三的有人听过,向来爸爸的这位朋友应该在业内很有名的人吧,自然在小范围内还是有人知道他的曲子的。

    “很好听呢。”叶晓由衷的赞赏着。

    站在旁边的谭明轩依旧是一副儒雅笑容,眼中探究之色一闪而过。

    叶晓张罗着晚上一起吃饭,却被乔楚婉言拒绝了,她怕上次碰到雷绍霆那种好巧不巧的事儿再次发生,有的时候儿,她都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被那男人安置了什么高级的跟踪仪器,为什么他总能无处不在,总能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她的身边,所以安全起见,还是踏踏实实的别给自己招事儿了。

    另外她也不想给别人找麻烦,她不清楚雷绍霆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上次被雷绍霆抓住她一直心里都提着,生怕一顿简单的饭给谭明轩带来什么麻烦,可今天见到了他,心里倒也放心不少,而又得知谭明轩是这儿的老板,向来在社会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雷绍霆也不会随便就能动的吧,可不管怎么样,终归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晚上也确实得回去看看奶奶,把钱给搁下,最近自己在混乱的状态下规律的生活着,也只有看到奶奶一切安好,心里才能安然一些,回头看自己的生活也就不是那么难熬了。

    叶晓也没再强求,谭明轩一向是绅士风度,别人不喜欢的事儿,他是不会强求的,所以也就没说什么。

    只是在乔楚背起琵琶的转身走的时候,谭明轩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终究是疏离了,乔楚回以微笑的点点头。

    多年以后,谭明轩都会回忆起这个微笑,那是为他们之间的还未成型儿的友谊画上句点的一抹微笑,自那以后,她也对他笑过很多次,其中再也没有像这次一样。

    辗转的倒着公车,手一只捂在包包上,那里有她一个月辛苦赚的钱,其实她知道,即便是把乔梁的医药费全数还清给那个男人,他也不会放过她的,她算不出他何时才能厌倦自己,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那个男人厌倦自己。

    其实她作为一个被养起来的情人,做的是不够格儿的,除了每天给他做饭,晚上陪他操练,她没有做过什么主动迎合他的事儿,即便是在床上,也是人家说怎么着怎么着,她只有承受的份儿,主导的永远是他,主动的也都是他。

    这些事情别的女人也可以做的,比她漂亮的,比她会取悦男人的女人有得是,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她这个很不合格的人呢。

    也许男人喜欢的就是她的冷性,她的疏离?

    就如白翎整天挂在嘴边上的小节,这样可以激发起男人的征服**,那她是不是应该学着主动一些,主动的让他早点儿厌倦?

    “奶奶,我回来了。”刚进了院子,乔楚就笑呵呵儿的喊着奶奶,每次回家来,才让她从心中感到轻松和快乐。

    “丫头啊,回来了,看看你,买的这都是什么啊?”奶奶笑呵呵儿的从屋里走出来,看着乔楚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赶紧上去接。

    每次她这样高兴的叫着奶奶,然后看到奶奶精精神神儿的,面带笑容的迎出来,她心里就特别的安然和幸福,就会觉得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不用奶奶,不沉!”

    乔楚拎着两个大袋子就进了屋儿,奶奶也跟着走了进来,心疼的看着这个孙女儿,眼眶不禁有些微湿,从背影看,拎着两个大大购物袋的丫头好像又瘦了。

    “奶奶,我多买了点儿东西,放在冰箱里,省的您去买了,毕竟也不好每次都麻烦人家,我隔三差五回来,您这儿也断不了顿儿了。”

    乔楚一样一样儿的往外拿东西,该放冰箱的放冰箱,该放柜子里放柜子里,一通儿的忙乎。

    “今儿晚上啊,我给您做清蒸鱼吃!”

    “来得及,先坐下喝口水,瞅你一脑门儿的汗。”奶奶一把将那来回忙碌的乔楚给拉住,抬手给乔楚擦着汗,拉着她到沙发上坐下,又倒了杯水过来。

    乔楚心里一暖,被奶奶这么心疼着,呵呵儿笑的有点儿傻,“还是奶奶心疼我!”

    咕咚咕咚的灌了一杯水,靠在***怀里撒娇,跟奶奶讲着学校的趣事儿,当然,也不免将欧阳老师发火儿的事儿又添油加醋的给奶奶讲了一遍,那绘声绘色的样儿,让奶奶也跟着笑的开心。

    虽说在外面乔楚话不多,可是在亲近的人面前,还是很放得开的,相对会活泼很多。

    奶奶疼惜的一下下儿的抚摸着她的头,心里知道很多事儿这丫头只是不说,其实她小小的肩膀上扛起了太多的东西。

    良久,一滴泪落在了脸上,那是***泪。

    “丫头啊,苦了你了啊…”

    ***声音带着点儿哽咽,让本来窝在奶奶怀里的乔楚坐直了身子。

    “奶奶,您怎么了?您别哭啊!”

    “奶奶没事儿,没事儿…”

    “是不是那些讨债的找到这儿来了?”

    乔楚瞬间表情变得凝重,心里有些忐忑起来,在大院儿住的时候儿,那些讨债的三五不时的就会跑来闹一出儿,当然,这些讨债公司的,并没有像港片儿上那样激烈,在墙上喷漆画符,到家里打砸抢什么的,来的人都着装整齐,文明的很,斯斯文文的通知你一声儿,利息又翻了番儿了,也就走了,没到还钱的日子,也会时不时的敲打敲打你,让你抓紧时间还钱,不会说你不还会怎么样,但不说你就会觉得更可怕,这些都是黑道儿上的,那做事儿的手段可想而知。

    不光这些人,还有秦华高中校外工厂的那些被坑了的工人,也经常会组织人来闹事儿,面对着她和奶奶两个手无缚鸡的女人,照样儿是该怎么闹怎么闹,该怎么骂怎么骂,一点儿都不会留情面。

    当然这些人如此愤慨,乔楚也可以理解,虽然看惯了人情冷暖,对这些人步步紧逼也很生气,可毕竟是爸爸贪了他们的钱,让他们损失的是他们大半辈子的积蓄,怎么可能不来闹呢。

    爸爸是抓起来了,可这比钱却没人再追查了,她也问过王叔,难道光抓了人,这些钱就不追回了?既然钱没在爸爸的手里,总会有个去处吧,可这钱就像是凭空编出来就是为了让爸爸进去,事儿办完了,也就没人再提追赃款的事儿,但这些工人不会管这些,该讨债还是得讨债,请了讨债公司不够,还隔三差五的亲自来,因为他们认准了,这笔钱肯定还在乔家人手里,任凭她如何解释也是没有用的。

    最近搬了新家,本以为可以消停一些,不会这帮人又找上门了吧。

    “不是,他们没来,你放心。”

    “奶奶,如果有什么事儿,一定得给我打电话,还有报警,千万不能自己面对他们,知道吗?”

    乔楚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慎重的嘱咐着,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也没办法搬回来和奶奶一起住,心里不禁暗自权衡着,到底是和那个男人翻脸后果严重,还是放奶奶一个人在这儿住而遇到危险后果严重?

    思绪繁乱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为什么命运总能给她逼到死胡同儿里?

    铃铃铃——

    一阵电话铃响,正沉思着的乔楚吓了一跳,一看是那位爷打来的,心里才松了口气,她以为自己会倒霉的正说讨债的人,人家就打电话来催债呢,不过转念一想,雷绍霆又何尝不是她的债主,这一声一声儿的电话铃儿就是讨债呢。

    “奶奶,我去接个电话!”乔楚笑的不太自然,可看在奶奶眼里倒像是羞涩的样子,了然的点了点头。

    乔楚赶紧颠颠儿的跑到自己房间,才接起了电话。

    “嘛呢?这么半天接电话?”

    “…我在家呢。”

    “家?往家里打电话怎么没人接?”

    那头儿的男人有点儿没好气儿,他最烦打电话半天才给他接电话,尤其是这个女人,多响一声儿,他心里就没来由的烦躁。

    乔楚直翻白眼儿,那是他家,跟她没啥关系。

    “我在奶奶这儿呢。”

    “赶紧回家!”

    “…你不是说,今天我不用回去吗?”

    乔楚一愣,都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的,这位爷跟她这儿却总是朝令夕改,多少次她求爷爷告***争取来的回家住的机会,都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折腾回去,她都服了,可有什么办法?小辫子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即便是没有这小辫子,还真就能反抗了?

    “怎么着?你是不是想永远都不回来了?”

    毛了,乔楚一听那阴阳怪气儿的声儿就知道那位爷毛了,她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这男人特别的事儿,一句话他都能挑出八个刺儿来。

    “…那好吧,我一会儿就回去,我才刚进门儿…”

    乔楚低低的声音,表达着能不能让她多呆一会儿的意思。

    “七点,如果你没出现,我不介意去接你。”

    “好好好,七点我一定到。”

    乔楚心中万分不耐,可还是要态度良好的回答着,挂了电话,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六点二十了。

    雷绍霆,你这个混蛋!

    这个时间到中山别墅,飞过去都赶不上好嘛!

    镇定了半天,压着满腔愤懑,扯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走出门去。

    “奶奶,今天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我…”

    “是绍霆吧。”

    乔楚故作羞涩的点点头,岂不知心里已经咒骂那个魔鬼千万遍了。

    “丫头啊,你谈恋爱奶奶不反对,还是那句话,可要保护好自己啊,千万别…哎…”话没说完,只剩叹息。

    “放心吧,奶奶,我们就是去看个电影,然后我就回宿舍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乔楚心中苦笑着,可面儿上还得做出一副娇羞状态的安慰着奶奶,她为了不让奶奶担心而说过很多谎话,而这谎话她自己都觉得可耻的很。

    每一次从家里走都有一种依依惜别的感觉,这次也不例外,奶奶嘱咐着把她送到门口,她也一直嘱咐着奶奶注意身体,有事儿给她打电话。

    出了胡同口儿,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心里就不禁咒骂着那个男人,从这儿打车到中山别墅,起码儿得小一百块钱了,她都不知道这钱该找谁去报销去,可晚了行吗?这都不一定能准点儿赶到,惹了那位爷还指不定晚上怎么折腾她呢。

    那位爷绝对是精力充沛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每次都是她已经死去活来的,可人家依旧雄风犹在,而且,明显不管她有什么地儿做的不和这位爷的意了,都会被他拉到床上蹂躏一番,她发现后来很多时候儿分明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纯属找茬儿,可倒霉的依旧还是她。

    一路的气闷诅咒终于还是因为一个电话停止了。

    电话是王叔打来的,她开始还小心脏骤然提起,想着王叔这会儿打电话来,估计也是说钱的事儿。

    关于还钱,她也不是很懂,外场上和那些工人什么的周旋也都是王叔帮忙操持着,有几次讨债公司都跳过了乔楚去找了王叔,她也攒够一部分钱就交给王叔让他去还,毕竟她一个女孩子不方便和那些人打交道。

    王叔的人品她是信得过的,所以钱的事儿交给王叔她也特别放心,不会讨债的又去找他麻烦了吧。

    手里想着包包里的一万块钱,要么就先别还雷绍霆了,还是先给王叔送过去吧。

    乔楚都佩服自己这两声儿电话铃间能想到如此多。

    “王叔,那个我一会儿就给你送钱去,是不是那些人又找你的麻烦了?”

    “楚楚啊,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儿呢,你的债有人给你还了。”

    “什么?”

    “我这儿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人家也没细说,你知道,讨债公司那帮人,咱也没法儿追着问了,你说能是谁呢?”

    “…王叔,我知道了…您别担心了,我把事儿弄清楚了再告诉您。”

    挂了电话的乔楚,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翻滚着,怎么也无法平息下去。

    这事儿用手指头想也知道是谁还的,她认识的人,除了那位爷会这么做,也有能力这么做,还能有谁呢?

    还了债是好事儿,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这样一来,她更加的无法脱身了。

    她总是被迫的承着这位爷的情,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想着包包里那对于他来说微不足道的一万块钱,还让她怎么拿得出手?

    这个债她什么时候儿才能还得清?

    他根本不差这些钱,那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是她的几年,还是十几年,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车开在盘山路上,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出租车是辆老车了,前车灯那灯光很微弱,也就照得到前面儿不到几米的地方,在往前就漆黑一片,看不清楚了。

    这多像她的未来,前路渺茫,模糊不清。

    她与他之间根本不是钱的事儿,一直都不是。

    “师傅,您别着急,慢点儿开!”

    乔楚扯了扯嘴角,对师傅说着,她是不想那么快到,她这会儿的气息还没有喘匀呼儿,她还没想好对以后的生活是如何的构想,又或者这些根本不用她操心,已经有人为她构想好了。

    不管再怎么慢点儿开,该到的地儿终究还是到了。

    车费是七十六,乔楚掏出了一张一百的递给了师傅便下车了。

    “姑娘,找您钱!”

    “不用了,师傅,您辛苦了!”

    那师傅连连道谢,想来在这种地方住的人,谁还能在乎这快八角儿儿,乐呵呵儿的收了钱,调头走了。

    乔楚也享受了一把给钱不用找的潇洒,也许她以后真的就要过这样的生活了,这房子里的主人最不缺的就是钱,三百万,人家也许就是屈屈手指的事儿,所以她也得学着大气点儿不是嘛?

    进了院子,就看到除了男人那拉风的银色跑车,还停着三辆奇形怪状的车,一瞬间找到了点儿《变形金刚》的感觉,仿佛眨眼间这些看着像车的东西都会嘁哩喀喳的变成机器人儿去拯救地球了。

    不禁自嘲的一笑,乔楚,你是多没心没肺啊,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

    这阵势是家里来了客人了,雷绍霆是个很注重**的人,这里除了陈君来过几次,还有上一次秦子珊将她堵在门口,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有外人来。

    那要是开门进了房间,一拨人儿正在客厅谈笑风生的,聊的挺热闹,这空旷的大房子也好像多了不少的人气儿。

    她这回手儿一关门,谈话声儿也停了,都冲着她这儿看了过来。

    雷绍霆站起身,那高大的身影就冲着她走过来。

    脸上带着最近很少见到的和煦笑容,这种没有攻击性的表情很难得出现在这位爷的脸上,不知道他今儿怎么心情挺好的样子。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躲开男人那深邃且专注的眼神,低头去换拖鞋。

    男人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没有用力,就是那么松松的搂着,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在耳边吞吐着那男人特有的气息。

    “妞儿,你迟到了二十三分三十六秒。”

    男人将手腕上那块耀眼的全球只有那么一块儿patekphilippe定制手表在她眼前晃了晃,他竟然夸张到连秒都给她数着呢。

    在外人面前如此亲近的样子,让乔楚有点儿不知所措,虽然离得远,不知道客厅那儿坐着的都是谁,想来也就是那天在办公室看到的几个。

    “对不起…”

    乔楚习惯了道歉,因为她好像总会惹怒他,所以这道歉的能力和水平也急速飙升,这么多次她也总结出经验了,这对不起三个字能说的让人信服也是有学问的。

    微微低着头,而眼睛要稍稍抬起来看一眼他,再很快垂下来,紧抿着嘴唇,让那天生上扬的嘴角尽量压低一些,这样,眼角都会跟着换成这样的弧度,看起来会显得很无辜,这个度她越来越会拿捏。

    谁说她不用功的?她这不也在慢慢的总结经验吗?而打从接到王叔的电话以后,她越发的鼓励自己得多总结一些这样的经验。

    “没关系,晚上把迟到的时间都补给爷就行了。”

    男人那邪魅的声音,炙热的气息,还有这意有所指的话语,无一不让她脸红心跳的无以复加。

    转过身,双手抵着男人坚实的胸口,“别这样儿,还有人看着呢。”

    “妞儿,今天…开心吗?”

    雷绍霆挑起一缕柔软如丝的发,放到鼻尖儿闻了闻,那表情显得很是享受。

    突然问的这一句话,乔楚自然明白是指什么。

    “…开心,谢谢!”

    是啊,有什么不开心的,她无债一身轻了,能不开心吗?

    “嗯…我也很开心!”说着,在她小脸儿上啄了一口,束缚着腰间的大手放开,顺势将她的小手儿握在了手里。

    他也应该开心的,又找到了拿住她的双重保险,怎么可能不开心?

    一个弱小的小兔子,不光掉进了猎人挖的坑,在坑里竟然还要承受兽夹夹住的痛苦,任凭这小兔子怎么抗争都于事无补的无力挣扎,猎人看着应该挺爽的吧。

    被男人带着走到了客厅,她才看清楚来的都是谁,那日在他办公室见到的人自然都在,想起那天就是这些人眼看着雷绍霆将她扛进内室的,脸上就一阵儿的冒火。

    不过还来不及不好意思,因为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令她没想到的人。

    “楚楚姐,想我了没?”

    “小桃?”

    “没想到吧,要不是川儿爷今天带我来,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儿才能见着你呢。”

    小桃可爱的嘟着嘴,眼神儿里表达的都是对乔楚的想念。

    乔楚却真的高兴不起来,小桃怎么会来这儿?看着她从王川的怀里站起来,一脸羞涩的走了过来,难道小桃是又一个自己吗?

    可显然眉眼都带着笑的小桃和她不一样,很不一样,那眼中写的满满都是幸福和满足。

    “你和欣姐都好吗?”

    乔楚一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愁,表情一度的不自然。

    “都好都好,那天欣姐还说让你没事儿回去玩儿呢。”

    乔楚抬眼看了看身边儿的男人,千夜魅她怎么可能再回去?

    “嗯,以后再说吧。”

    握着她手的男人松开手坐到了沙发上,很配合的没去打断她们姐妹情深。

    可很多话,也没办法当着这群男人的面儿说,乔楚扫了一眼摆在厨房那一堆定期送过来的新鲜时蔬,也明白了,这群人都等着她来做饭呢,不禁莞尔,如果她不回来呢?是不是都得饿着?

    可她怎么可能不回来呢…

    “你们先聊,我去做饭!”

    乔楚自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冲着在沙发那儿聊天的几个高大帅气的男人笑了笑,这话说的像是女主人似的,殊不知自己就是个小催巴儿,巴巴儿的从家来赶回来给这几位爷做饭。

    “我来帮忙!”

    小桃儿露胳膊挽袖子的跟在她身后,笑眉笑眼儿的看着特别喜庆,乔楚也像是被感染了一般,暂时抛却了别的,专心为这一大帮人的吃食忙乎着。

    “楚楚姐,一会儿我给你露一手儿,我告诉你,我做的油焖大虾那是一绝!”

    小桃的老家是沿海城市,乔楚听她说起过,她们家离海边儿走路也不过就十几分钟,过两条街就是,所以打小儿就吃海鲜,也特别会吃海鲜。

    “好啊,那今天的主菜就你来做!”

    从挂钩上又拿下一个围裙给小桃儿围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她为了方便放在那儿的发圈儿,将小桃的头发拢都后面给她梳起来。

    “楚楚姐,你真像我妈,我妈就是这样给我绑头发的。”

    小桃这句话说得特别真诚,真诚的让乔楚看她的眼睛时都觉得心里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因为每当小桃提起妈妈的时候儿都会是那种很复杂的眼神,看起来特别让人心疼,就算每次提起都会那样,但她还是会经常提起。

    今天的小桃打扮的特别干净,素着颜,小脸儿看起来稚嫩的很,她和小桃同住了一段时间,每天早出晚归的小桃一直都是和自己年龄不符的浓妆艳抹,回家卸了妆又糊上一张白白的面膜,连她都很少看见这么清透的脸。

    小桃的个子不高,不过她身材很好,也许因着跳舞的原因,身姿挺拔,本来一米六的个头儿愣是让她挺的像是一米六五以上的身高了,再加上她平时基本都穿高跟鞋,和乔楚站在一起没显出来今儿这般小巧,低头一看,这小丫头儿就蹬着一双帆布鞋,彻底把她真实身高暴露无遗了。

    “那以后我就经常给你梳头发!”

    乔楚依旧淡然的一笑,疼惜的摸了摸小桃那不算太长却很光滑的马尾。

    小桃重重的点着头,似是把乔楚这不经意的一句话深深记在心里,依旧灿烂地笑着,可眼底浮现出的感动却是谁都没有看到的。

    这一瞬间的温暖,却让小桃记了一辈子。

    ------题外话------

    感谢亲的打赏还有各种票票,某倾真的感动…

    谢谢乃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8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