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六章 绍霆,我疼 修改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正如小桃说的,酒的确是个好东西,几杯酒下肚儿,再加上将小桃扶到沙发上这么大动作,那酒劲儿便一下儿蹿升到脑门儿了。

    乔楚感觉整个意识都飘飞了起来,平时不喜欢那种不受控制的自己,这会儿却很喜欢这种飘飘然的感觉,那是一种可以浑身放松的状态。

    人都说,酒壮怂人胆,也就平时自己一直拿捏着,也许喝醉了,自己就什么都可以不管了,不顾了,没有那些恼人的债务,没有那些伤人的情,没有那些烦人的事。

    总之,喝醉了,什么都没有了吧?

    压抑了太久了,她真的需要释放,心里似乎有个小恶魔的声音在怂恿着她,喝吧,今儿喝他个一醉方休。

    鬼使神差的起身,走到了那罗列着一堆好酒的酒柜前,迷迷糊糊儿的打开酒柜,如葱般纤细的手指对着那一酒柜的酒指指点点,努力的睁大着因为微醺而眯缝的瞳眸,小手儿拂过所有精致的酒瓶,最终选中了似的,满意的点点头儿,身子歪歪斜斜的踮着脚儿,吃力的从最高处拿下酒柜里最大的一个瓶子。

    奸商,放那么高,一定是好酒,乔楚如是想着。

    “…小桃,你看·看那·个那男人多抠门儿,你们·来他都··舍不得把··好酒拿出来。”乔楚抱着手里的好酒踉跄的走到沙发边儿,一屁股坐在小桃儿身边,睁着一双水雾蒙蒙的大眼睛,眯着,献宝似的举了举手里的大酒瓶子,满脸怨怼的撇着嘴说道,脸上还很不屑的嗤笑了下。

    雷绍霆,你也就这点肚量啊!连个好酒都舍不得,也就到满足他那永远都欲壑难平的兽欲时才会大手笔的甩钱,三百万,还不就是为了把她绑在身边儿随时任他蹂躏?还装的跟救世主似的,其实就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大尾巴狼,还是色狼!

    这会儿,醉酒了,就连平时她想都不敢想,说都不敢说的话,都在肚子里滚了一圈,就差直接脱口而出了!

    “姐,你认识着上面儿写的是什么吗?你怎么…就知道是好酒?”小桃接过那个大黑瓶子,努力的睁着醉眼左看右看,写的全是外文,跟鬼画符似的,一点儿都看不懂,扭头儿疑惑的问乔楚。

    “呵呵…不认识…反…反正他的酒,应该没有差的吧,还鸡贼的摆那么高,切,就是不想让别人喝…”说着,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伸手要去拍小桃,可手已经因为酒精麻醉没有个准头儿了,一下拍在沙发背上,又滑了下来。

    “…你们家的酒肯定特别贵,我喝…喝不起…”小桃栽歪着身子,却把那个比她小胳膊还粗三圈的大酒瓶子使劲儿搂进怀里。

    “…嘘!”乔楚手指头放到唇边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眼睛还偷瞄着楼梯处,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那男人根本都不喝酒的,我在这儿住了那么久…我都没见他喝过酒,放在那儿也是浪费…我们…悄悄儿的…悄悄而地喝了,不让他知道就行…”

    “…嘿嘿…姐,你好贼啊…你说··你是不是见天儿的偷看人家啊?不然你咋知道人家…雷三爷不喝酒的?”小桃许抬着手对乔楚指点着,一副看透了的模样儿。

    “切…什么啊,我才没呢…是我每天都打扫…那里有多少酒我能不知道?”乔楚一把将小桃怀里的酒抢了过来,举在眼前,研究着怎么把它打开。

    “人家说…人家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是不是就说你这样儿的呢,姐?”小桃努力着撑起自己身子,又栽歪到乔楚身上,小脸儿酡红着,手指头对着乔楚指点着,笑嘻嘻的说着。

    “家?”痴痴的,家究竟是个什么概念!现在的乔楚迷迷瞪瞪的虽然不明白,但是最起码,不是这里,不是有雷绍霆的地界儿。

    “姐,···其实··三少对你··真的挺好的··川爷··他们都说··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样过··他们都玩··惯了··女人嘛··呵呵··女人这个东西·他们那样的家庭··背景··我·”小桃也不知道自己在念叨个什么,可是,越想心里就越酸,眼眶里也跟着抽了抽,本来就迷瞪的眸子更是染了一层水雾。

    “…这个酒怎么开啊…”乔楚根本没再理会小桃说什么,拿着酒起子在那儿和酒瓶奋战起来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嘭一声儿,酒打开了,可早就醉到一定程度的她手里哪儿还有准儿,就感觉后背火辣辣的一下儿,瞬间手背上就起了一个血道子。

    乔楚看着那道口子,不禁自己和自己赌气,“真是流年不利!”

    “··我还指望什么··哎呀…姐,你手破了…”眼前一道血色划过,刺目的,惊得小桃一个激灵!

    乔楚低头儿一看,不禁笑了起来,无所谓的蹭了蹭手背,“是哈,没事儿,来,姐给你满上!咱们今天不醉不归!”那感觉好爽的跟个女侠似的,丝毫忘记了自己这酒是趁人不备,偷偷的撬下来的。

    “不行,···我还得走呢,还得陪我们家川儿爷呢,你知道吗?我不能喝醉…他不喜欢我喝酒。”小桃举着酒杯,咂么着嘴唇犹豫着喝还是不喝,说道川爷不喜欢他喝酒的时候,嘴角弯了弯,有那么个人在乎的感觉真好。

    可是,这在乎能到几时,能到多久?

    “傻丫头,姐··让你喝你·就喝,怕什么,姐知·道你·心里苦,你不说我·也知道,所以喝酒吧,酒更苦,喝进去,以苦攻苦,心里就不苦了,呵呵…”

    玻璃杯叮一碰,两个人一饮而尽。

    “也是…呵…也是!”

    两个人推杯换盏的喝的不亦乐乎,直接从沙发上喝到地板上,彻底的喝嗨了,压根儿把楼上还有死个大老爷们儿等着他们伺候局儿的事儿忘一干净。

    结果这几位爷在上面儿都打了两圈麻将了,没见这俩人上去,这国宴的锅碗瓢盆儿这会儿应该收拾完了吧。

    不伺候局儿也就算了,愣是在楼下不上来了,这叫什么事儿,不得不下来瞅瞅,不瞅不知道,这一瞅却让四个大老爷们儿了呆愣当场了。

    刚刚在饭桌而上俩女人都没喝酒,这会儿倒好,男人前脚儿走,这姐儿俩在这儿续上摊儿了。

    这会子已经喝的东倒西歪的,要形象没形象,要气质没气质,酡红着小脸,倚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嘴里似是呓语的念叨着什么,不知道是哭呢,还是笑呢,可是眼角的地方都有着晶莹,看起来都有点儿神志不清了。

    “你***又作什么呢?”

    雷绍霆看到女人就那么栽歪在地上,喝的五迷三道的,心里不禁就满是怒意,直勾勾的盯着她,疾步的走了过去。

    让雷三爷怒的不是别的,是他一眼就看着了她握着酒杯的手背上那条血道子,看着也忒扎眼了。

    这一眼没照着,竟然跟这儿喝上了,可喝酒就喝酒吧,怎么手还能伤着呢?

    那么一嗓子吼声儿,也让眯着的醉眼猛的找到几分清醒,抬头儿看那男人已经气势汹汹的奔着她来了。

    乔楚可不知道这位爷是因为什么怒的,只看见了男人阴沉的表情,心里顿生警觉,意识到自己偷了酒喝,这会儿正好儿被抓了个现行儿,赶紧凭着自己仅剩下清醒撑起身子,将小桃护在身后。

    “…酒是我偷喝的…和小桃…和小桃没关系,你要发火儿就冲着我好了…别…别怪她。”

    水汪汪的大眼满是倔强的神情,话也因着那七分醉意,两分惧意,再加上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正义,说的是断断续续的,却不失一股大义凌然的架势。

    看着她那护犊子的样儿,雷绍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这女人可以再笨点儿,那是酒的事儿吗?在她的眼里,他竟然如此的不可理喻?她这儿还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儿,一想着她就这么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也不知道做了多久了,他就恨不得把她抓过来在那小屁股上狠狠儿的揍一顿。

    自己心疼她心疼的跟什么似的,这女人见天儿把他当洪水猛兽,还是个不给人喝酒的小气鬼!他雷三少什么时候被这么冤枉过!

    这女人,凭什么啊她!

    冷着的脸,一把将那醉的五迷三道的小人儿抱了起来放在腿上,那小屁股上冰凉的温度立刻透过薄薄的裤料传达到腿上,不禁一阵儿的气闷,眉峰拧着,脸色也沉了下来。

    “你就给爷在这儿作吧。”

    摸着她凉凉的小屁股,刚起的薄怒又被心疼替代,就发现,自己个儿的心情太能被怀里的这个女人左右!

    冷言冷语也掩不住眼里的心疼,执起女人的手细细的查看着那条口子,才松了口气儿,伤口不深,就是划出个血道子,刚刚怎么就看成了血红一片了呢,兴许是一急,都眼花了。

    一边儿的龚奇伟和安志文对视了一眼,这会儿还是别在这儿当电灯泡了,这小嫂子今儿免不了得被大灰狼给收拾一顿了,瞅瞅这姐儿俩喝的这战场,酒瓶子都倒着,显然是都喝了个精光,不禁为这小嫂子捏把冷汗了。

    王川这会儿已经抱起了小桃,看着那两眼含泪,醉的不省人事的小丫头,心里某处竟泛起了一股陌生的心疼,这小丫头一天儿都乐呵呵儿的傻笑,今儿是怎么了,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也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抱着小桃出去了。

    “雷子,我们先回去了,你照顾小嫂子吧。”倒是龚奇伟说了一句,便拉着安志文走了。

    雷绍霆点点头,也没起身送客,现在什么也不如他怀里的小女人来得重要。

    “…你别怪小··桃好不好?她…她已经··很可怜了。”

    乔楚根本都没意识到小桃已经离开了,现在房间只剩下了两个人,只是呓语般的求着男人,眼睛里水雾渐浓。

    小手轻轻的拽着男人衬衫的一角,轻轻摇着,乞求的看着他,瘪着嘴的样子楚楚可怜的,让人忍不住心疼。

    这样的表情雷绍霆第一次见到,除了在床上的讨饶,她何时如此神情的求过他。

    “你还有空儿心疼别人?你自己呢?”

    看着手上的伤,虽然不深,可还是看着不舒服,他就是一点儿也看不得这女人受苦。

    再想到她背着那债务艰辛的生活,就不由自主的心中泛起怜惜,她为什么不来找他?

    三百万,只要她一句话,只要一句,她就可以不用那么累的,可她就是这么倔,就是不肯低头,就是非得跟他一笔一笔的算的清清楚楚。

    一个小女人,干嘛非得把自己逼得那么狠,靠一靠他能死么?!不能吧!这女人到底那根儿劲儿轴着,就这么非得跟自己划清界限呢!

    “我?…我没事儿啊,我挺好的…”

    “你哪儿好了?”

    男人没好气儿的问道,如果好又怎么会喝这么多酒?那看着他的眸子里分明还闪动着泪光。

    “…是啊,我是不好…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还惹你生气…我还偷你的酒喝…”

    “你还知道啊?”

    冷哼着,可抚摸着她长发的手却异常的温柔。这会儿也没法跟女人计较,平时就没怎么跟她计较了,这会儿人喝成这样了,他就算想计较也光剩心疼了。计较管个屁用!

    “…你很生气是不是?我以后不会了…”

    一贯冷性的乔楚,这会儿却像极了偷吃糖果的孩子,窝在他的怀里,用那低低软软的声音向他承认着错误。

    雷绍霆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她,那因为酒醉而魅惑的小样儿,那迷人的睫毛频频扑扇着,水幽幽的眸子尽染醉意,越发的迷蒙,犹如月光下那波光潋滟的静湖。

    刚刚好不容易在厨房褪去的燥热此刻又瞬间蹿升起来,这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能吸人灵魂的妖精。

    乔楚那如水波荡漾的眸子闪着柔和的光,就四十五度角仰视着男人的脸,却不知道这角度该死的诱人。

    “女人,你就不能让爷省点儿心?”看在她主动承认错误的份上,三少大方的没跟她一般见识。

    喟叹一声,他是拿这个妞儿没辙没辙的,这会儿他哪儿还舍得说一句重话,他只想将这女人抱到床上好好儿的疼惜一番。

    乔楚依旧看着眼前的这张俊脸,这会儿她与他的脸贴的很近,近到他脸上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男人怎么可以长的这么好看,浓黑的眉,深邃的眼,那睫毛又密又长,让女人都羡慕嫉妒的那种,棱角分明的脸,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高挺的鼻梁,那上扬的嘴角,不得不说,他绝对是得到了上帝的恩宠,好事儿全让他一个人占上了。

    “雷绍霆··你长得··真好看··咯咯··”痴痴的笑着,要放平时,她乔楚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儿来,可是,她现在醉了,醉的厉害,她的手不是自己的了,竟然抚着男人的面颊,丝柔般的划过。

    迷瞪着眸子,看着眼前俊美无匹的男人,他怎么就生的那么好看呢?他怎么就能有那么好的家世呢?凭什么这世上这么多好的都给了他呢?

    那个大头神仙说的众生平等,绝对是糊弄她这些小平头老板姓的。

    “呦呵?这喝了酒的小嘴还甜了,会讨好爷了哈?”本来因着心疼她而紧皱的眉却在听了这句话后平复了下来,奖励似的啄了一口她粉嫩粉嫩的唇瓣。

    这女人水灵灵的模样让他心痒痒的,对于她的用词也不斟酌了,不过,这算是夸他的吧。

    心里柔了一角,看着小女人的眸色不由得有些疼惜。

    许是月色太过撩人,许是这醉意下的一切都变得美好,看着男人那深邃的眸子里聚集的满满的都是疼惜,是她的错觉嘛?

    忽然感觉,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注视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不禁有种想留住这种眼神的冲动,觉得自己心里从未如此脆弱的需要一个肩膀倚靠过。

    “…我疼…”哪里疼不知道,她一直的伪装坚强惯了,没有谁给她一个怀抱让她停一停,靠一靠,她只能靠她自己。

    可是,她也会累,她也会疼,她也希望有个人疼啊!

    眼前这个男人眼底是疼惜的吧,那她能不能就这么靠一下,哪怕一下也好。

    嘤嘤的哭泣着,嚷着疼,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抬起自己受伤的手举在男人眼前,“··疼··真的疼··”满脸的委屈,满脸的无辜,那是她从未有过的表情,就在这样醉意下竟然勾起了她不曾有的一面。

    轻启着唇,低低的声音,把这两个字说的可怜兮兮的,那无辜的大眼,那长睫不停的扑扇着,让男人凌厉的眉眼一下儿就软和了,心里像是被羽毛轻轻搔到了痒处,有点儿心猿意马。

    “疼?还有哪里疼?”以为乔楚还伤到哪里,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遍,看看除了手上,没有别的伤,放下一口气的同时,又担忧起来。

    这个小女人,也忒得让人心疼。

    他就是看不得她皱眉,就是看不得她的泪水,就是看不得她有一星半点儿的委屈。

    睿智如雷三少,怎会不知她说的疼,不是身上的疼啊!

    知道疼就不能在他怀里躲一下?!

    “活该你疼!”

    话虽这么说,可是眼底的温柔却是能腻出水来,拇指小心翼翼的抹去那小脸儿的湿凉。

    怨怪的睨着怀里的小女人,紧抿着薄唇,依旧紧绷着早已柔化的脸,他就是忍不住想严厉点儿,让这个女人知道她多气人。

    可这女人还真会往他心上最软的地儿上捏,让他一点儿都严厉不起来,在无数次不忍的叹息中,拦腰将女人抱了起来。

    柔软的小身体,就那么紧贴着他的,这会儿她竟然主动的环上他的脖子,将小脸儿埋进他的肩膀,磨蹭着,猫一样的乖巧,乖的不可思议的任由着他抱着上楼。

    男人那浑身的燥热已经无以复加了,短短的十几节楼梯走的也是异常艰难,他不知道原来迫切的渴望她的小身体,是那种恨不得一秒也等不了的冲动。

    加快了脚步,走进了卧室,将女人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可看着那白皙的小手儿上那膈应人的血道子,哪怕这身体的**都憋得要爆炸了,却还是强迫着自己忍耐了下来。

    “真是个磨人的小东西!”

    这话都是咬着牙说的,暗骂自个儿怎么就这么自虐。

    诱惑的小身体就摆在面前,本来应该毫不犹豫的就扑上去了,可怎么就觉得给她手上上药比自个儿这事儿要重要得多呢。

    咬着牙转了身,出去了。

    乔楚觉得天旋地转的,忽然不知道身在何处似的,眼皮儿也越来越沉,小手在床上摸来摸去,拽过枕头,抱在怀里,闻了闻,是熟悉的味道,淡淡的薄荷香夹着烟草的味儿,闻起来让人安心,不禁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彻底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味道能让她心安,让她暂时的靠一靠。

    她不需要多久,就这一会儿,就这一会儿就行,蹭了蹭,眼角的泪水落进被子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待到雷绍霆拿着药箱回来,就看见乔楚蜷缩成一团儿,抱着枕头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她总是喜欢将自己的身子蜷起来,就像自己可以形成一个保护层一样,看起来特别的小,特别的单薄,却将整个世界隔绝在外。

    不禁一声叹息,自己发誓着,以后绝不能让这女人喝这么多酒,把他的火儿挑起来,她自己却睡过去了。

    压着身体四处蹿行的火儿,还要柳下惠似的拿出棉签,轻轻的将那小手儿拉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在手上上着药水。

    这就是***找虐呢,这比在特种部队时的耐力考验要严酷得多。

    女人却难过的拧着眉,噘着嘴,很是不悦的小脸儿都要抽抽儿到一块儿了。

    “…疼…轻点…邵霆,我疼…”

    那仿佛呓语般的话,却让男人那平稳的心跳急剧加速起来,擦拭的手都停下了,从来没有过的激动!她是在叫他嘛?

    “妞儿,你叫我什么?”

    “…邵霆…疼。呜呜。”依旧皱着眉,小手使劲儿往回抽。

    那本来打算要放过她的男人,这会儿却被这一声呼唤彻底点燃了欲火,原来是这种感觉,自己的名字被这女人软软的叫出来是那么的好听,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听上千百倍。

    这让他怎么能放手,扔了手上的棉签儿,拽开了女人怀里抱着的枕头,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上去。

    “妞儿,你是真能惹火!”

    ------题外话------

    修改完毕,大家敬请观赏!困的不行了,睡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8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