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八章 去了青花瓷来了中国结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男人走时连门都没有关,那秋风就顺着吹了进来,让本就套着一件儿衬衫的乔楚不禁浑身打着冷战,赶紧颠颠儿的跑去把门关上了。(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这位爷是发了狠了,不光把餐具砸了,把厨房那一堆挂着的一堆凡是跟厨房有关的东西都给扬了。

    干嘛别的不动,就跟厨房这些东西较上劲儿了?

    这会儿乔楚的心情,就跟这一地的碎玻璃碴子似的,纷乱复杂。

    兜兜转转,一切又回归于原点了,不,可能比原点更糟糕。

    她是把这位爷惹怒了,要说这事儿能倒带回去,她是不是能选择一个缓和一点儿的方法,换一种方式说,或者压根儿就不说,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可她就是傻,非得触男人那逆鳞,哪儿哪儿不好,非得往老虎尾巴上踩。

    到底是自个儿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是昨儿晚上的酒压根儿就没醒呢?

    这一地的东西收巴了两大垃圾袋子才算是装下,又不放心的在清扫了地板各个角落后,拿来吸尘器又走了一遍。

    他们俩的拖鞋都比较薄,要真有哪儿有玻璃碴子没扫干净,不一定哪个寸劲儿就给踩上了,最近这血流的不少,所以乔楚打扫的格外仔细。

    又把那些砸不碎的厨具一个个捡起来,洗干净又都重新挂了回去。

    忙乎了一六八开,终于是全收拾干净了,可是厨房的橱柜里也基本空空如也了,能砸的都砸了,就跟进了强盗被洗劫一空了似的,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收拾完了便上了楼,奔着不浪费水资源的想法儿,乔楚没有回自己的小客房,而是到了男人的房间。

    那凌乱不堪的大床,依旧能感受到的靡靡气息里却夹杂着一股子散不去的火药味儿。

    进了浴室,果然那池子里放满了温泉水,而且为了不失了温度,一直少量的开着水闸呢,亏的是溢出来的水自然从周边的凹槽直接就流走,不然这么开着还不得把楼都给淹了。

    真是浪费。

    赶紧抬手把水闸给关了,脱了衣服,将自己置身于这一池的温泉水中,记得本来受不了这温泉的热度的,可今儿这泡起来却刚刚好。

    想想也知道是这男人特意加了凉水进去,虽说不全是温泉水了吧,可温度却着实让她感觉到舒服。

    正如他说的,确实这位爷难得心情挺好,这服务也确实很是周到,可这一大早晨的好心情也确实是让她给搅合了。

    闭起眼睛,让水漫过整个身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会儿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子内疚的感觉。

    她不是傻子,她也能看得出这男人对他细心的一面,她有时也会感到很是窝心,尤其是他不发脾气的时候儿,其实还是蛮好相处的,人又风趣幽默,时不时的逗她笑个半天。

    可如此男人,一旦温柔,又有哪个女人不为之沦陷。

    所以她害怕他的柔情,她害怕那种不知不觉就失了心的感觉,所以她宁肯他对自己凶一点儿,好时刻提醒她要理智的去面对两个人的关系。

    说是泡澡,也不过就是解心瘾儿似的呆了不到五分钟,反正自己心里就觉得这水没浪费,这男人的服务周到也没算浪费。

    还是站到淋浴那边儿速度的洗了个澡,连吹头发带换衣服,也就用了四十多分钟,一切就收拾妥当了。

    昨天的她与今天的她,又有了很多的不同。

    从一个伪情妇彻底沦为了一个正式上岗的情妇了,可上岗第一天就把金主给得罪了,这事儿干的也确实挺不敬业的。

    照着镜子时想起了男人说的话,说她一天摆着一张吊丧的脸,这会儿看看,还真像,脸上一点儿笑纹儿都看不见。

    对着镜子里那张冷清的脸,嘴使劲儿的咧出一个弧度,甭管什么不同了,相同的是她今儿还得照常上学,照常排练,照常迎着朝阳前进。

    混乱了一个早晨,这会儿倒是顺当,沿着山间小路一路下来,到了公交车站,连两分钟都不用等的公车就来了。

    在公车上晃晃荡荡的,乔楚就在考虑着一件事儿,今儿是不是得去御谭府把工作辞掉。

    雷三少说得对,既然报恩,也得有个报恩的样子,这债主换了,该给谁打工也得掂量清楚了,那儿毕竟是谭明轩的买卖。

    打从那天大雨滂沱的夜里,被那男人挤兑着在外面儿脱了衣服才进的门儿,后来捋顺捋顺也想明白了,那套衣服是谭明轩给买的,他自然是得生气,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穿别的男人给买的衣服。

    谭明轩是刚回国,那说明是接掌了御谭府不久,现在雷绍霆不知道这事儿,可早晚也得知道,知道了也是铁定不会容她在那儿继续打工的,那还不如自己就着这会儿想明白事儿儿了,赶紧辞职得了,省的到时候儿还不知道生出什么事端来。

    再说,所谓的高薪职业,她还真就没觉得可惜,现在这种情况了,她也巴不得不用去拿着爸爸教她的琵琶卖艺赚钱了,何况拿着谭明轩的公子也是两厢尴尬,跟了雷绍霆了,就尽量避免再和其他男人接触,自己必须得有这个觉悟才行。

    至于给***生活费,她可以真真正正的找个家教或者艺术中心去教课,一来依旧还有收入,二来和奶奶反倒是好交代了,想来这样的话那位爷也不会反对。

    早晨起来那狠戾的吼着让她从眼前消失,想来也不过就是气话,她要真消失了,那三百万他找谁讨去?

    上午排练,秦子珊没到,说是请了病假,昨天还好好儿的,今儿怎么就突然病倒了呢?

    少一个人也照样儿得正常排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子珊不在,今儿乔楚的琵琶倒是弹的极其顺手,整个排练下来前面儿独奏和后面儿伴舞都没出啥大差儿,还算是挺顺利的,起码儿欧阳老师没有像昨天似的那么发火儿,恢复了平时惯有的儒雅笑容。

    排练的空当接到了小桃的电话,刚一接起来,那边儿就连珠炮似的说了一串儿,那小声音脆生生儿的,一点儿沙哑的声音都没有,比这会儿依旧嗓子发干,脑袋依旧还隐隐作痛的她强多了。

    “姐,干啥呢?下午有事儿没?中午一块儿吃饭,然后逛街去!”

    “倒是没什么事儿,不过你还不知道我啊,一逛街就打怵。”

    下午除了要去御谭府一趟把辞职的事儿给办了,还真就没别的事儿儿了,可是一听小丫头儿要逛街,还是有点儿怵得慌。

    这小丫头儿吧,和白翎有一拼,逛街那都属于越逛越有瘾那活儿的,也被强拉硬拽的去过两次,每次都是大腿累细了两圈儿才能回家。

    白翎吧还一般都是去一些外贸店什么的,虽然店面小,东西杂,可终归都是些独立的店面,来来往往的人不算太多,可是跟小桃儿去逛街可就不一样儿了,一水儿动批,而且这小丫头还特别爱淘货,会淘货,哪儿有那种打折甩卖的花车,她基本扎进去就且出不来呢。

    让乔楚这个本来就不太喜欢逛街的不怵得慌才怪,简直就是一个摧残身心的事儿。

    “哎呦,好姐姐,就陪陪我呗,我有好事儿跟你说,就这么定了哈!”

    那头儿小桃笑得神秘兮兮的,显然心情不错,那说的事儿看来也自然是好事儿了。

    这甭管啥人儿她也是有个好奇心理,一听是好事儿,乔楚就更想听听了,也一起分享一下喜悦心情,因为今儿一早晨的气氛让她弄的挺糟心的。

    还没等她说答不答应呢,小桃就把电话挂了,随后儿短信就过来了,说了地点,那短信里发的一串儿笑脸,看起来,她今儿心情是够好的,不禁也回了一张笑脸。

    可一看这地点,乔楚就纳闷儿了,她和小桃儿啥时候儿去千秋百货逛过街啊,谁不知道那儿是富人区,有钱人逛的地儿啊,就连门口儿卖的矿泉水都是十几块钱一瓶儿的进口矿泉水,在那儿购物纯属是烧钱去了。

    下了排练,收拾了东西就奔着小桃约的地方去了,这身上还得背着个琵琶,着实是有点儿不太方便,可晚上还得练习呢,也只能背着了。

    千秋百货倒是离l大不算远,公车不用倒,四五站就到了,本想着自己能先到呢,打了电话才知道,小桃都已经到了一会儿了,俩人电话里说着地点,一抬头儿,就看见广场上那活蹦乱跳的小人儿了。

    一身儿淡粉色的运动套装,是小桃最喜欢的颜色,头发今儿全扎起来了,是小潮女儿们最常扎的丸子头,什么啊。”

    “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呗,我跟你说,他们男人其实说白了,就那点儿事儿,什么都不说直接床上招呼,还别说,这一招儿还真是百试百灵,我这不是老老实实的签了保证书了,说啥我不能再喝了。”小桃摇头晃脑儿的跟个老学究似的讲着男人的品性,到最后说道保证书儿还无奈的摇了摇头。

    “保证书?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他是把你当女人还是把你当孩子啊?”

    先甭管小桃和王川现不现实,却觉得这两人儿的相处方式挺逗的。

    不过说起来,这王川应该是和雷绍霆岁数差不多的,可小桃比她还小两岁呢,这其中年纪相差了不少,想来王川把她当个孩子哄着也不无可能。

    “可不呗,人家是爷,我也斗不过啊,不过我也说了,这回头晚上上班儿去,不也得喝啊,人家川儿爷就立马儿特敞亮儿的说,跟着小爷你还打算陪酒去?不干了,说啥也不干了。哈哈,这不,妹妹我终于找到了一九四九年的感觉啊,我彻底解放啦!”

    小桃说的那叫一个欢畅,学王川的说话表情还真是有那么三分相似,最后那解放了完全是喊出来的,雀跃的劲儿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行了行了,你老实点儿吧,那么多人看着呢,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好事儿啊?”

    乔楚赶忙把小桃那张牙舞爪的小胳膊给拉了下来,她是真不太习惯被人瞩目的感觉。

    “姐姐,这还不算好事儿?我这可是找到脱贫致富的新路了!”

    乔楚却真是不知道该不该为小桃高兴,这小丫头算是过不了这道情关了,还有就这么一心扎进去的趋势,可是谁都知道扎进去的后果,可那满脸的幸福感,她又怎么忍心去说那些泼冷水的话呢。

    看着乔楚有点儿微怔的深情,小桃也敛了笑容。

    “姐,我知道,可能你心里不觉得这是好事儿,你觉得我一头扎进去了,以后想出来就更难了,是吧?”

    乔楚一时语塞,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最终是个什么结果啊,可是谁又能看得到未来呢?总是想着事情的最坏结果去过日子,那岂不是每天都不开心了?你说,我每天在千夜魅,要对着多少男人喝酒陪笑,而现在好了,我只对着我喜欢的人笑,也许没有结果,可是起码现在我每天都很开心,姐,你说这两者之间你会怎么选?你会觉得哪个结果比较惨?”小桃说的特郑重,看着她的眼神儿也特别笃定,显然她早就有了答案。

    是啊,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的,小桃总是给人一种经历了很多沧桑的感觉,她好像对幸福一直都是那种勇往直前和不计后果的追求,到底是活的太傻,还是看的太明白了?

    既然前路茫茫,何不珍惜现在?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就非得跟自己拧着劲儿呢?未来的事情自然有未来的自己去解决吧。

    也许到了最后,事情没有那么坏呢?这种破釜沉舟的感觉也不失为一种得到幸福的方法吧。

    这种幸福一天是一天的末日心态,是否可以适用于每个人,是否也能套用在她自己的身上?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幸福,不过你说的也对,开心总比不开心要好。”

    “我现在就过的挺幸福的,真的,哪怕幸福一天,我就珍惜一天,这一天我就没白活!”

    最终,乔楚点了点头,小桃那坚定的眼神好像给她的心里都燃起了希望一般,一早沉重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开心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眼么前儿跟小桃儿在一块儿就奔着开心去吧,好不容易出来,她也豁出去了,今儿非得把腿逛细两圈儿再回去。

    “好,那咱们就珍惜每一天,走,姐刚发了工资,请你吃好吃的去!”

    “哪儿就用你请了?川儿爷说了,昨儿小嫂子忙乎了一大桌子的菜,今儿说什么也得让我请你吃饭呢。”小桃又恢复了乐呵呵儿的模样儿,从兜儿里逃出来王川刚刚给她的一张附属卡。

    这一句一句的小嫂子,叫的乔楚跟着心疼肉疼的,不过既然出来了,就别想不开心的事儿了,该吃吃,该喝喝。

    “得嘞,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必须的啊!”

    有川儿爷的卡在那儿垫底,这俩人儿也真真儿的撒开了玩儿了,二话不说,就奔着她们俩一直垂涎很久却又觉得太奢侈的一家卡通主题餐厅去了。

    这家餐厅聚集了所有你能想到的小时候儿记忆里的卡通人物,那展柜里一排排的玩偶,只有你不认识的,没有人家摆不出来的。

    一边儿吃饭还能一边儿学习儿童知识,确实也是一件儿特别好玩儿的事儿。

    这儿是孩子的乐园,更是大孩子寻求童年的好地方,其实东西真算不上好吃,花钱买的就是那么一颗已经离开自己很久的童心。

    俩人儿是一点儿都没给川儿爷省钱,点了一桌子各式各样的小糕点,小桃说好不容易来一次,非得哪个都尝尝不可。

    虽说也觉得这地方儿确实挺有特色,但却没有小桃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后来她才发现,这里面很多常见的卡通人物,小桃有很大一部分都不认识。

    不禁心里一阵儿的难受,即便是一般家庭,看个电视看个漫画儿总不是什么奢侈的事儿吧,小桃的童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小桃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拿着各式的卡通人物形象的小糕点问东问西,乔楚就特别耐心的给她讲解,小桃是听的津津有味儿的,一顿饭吃了奖金两个小时,她还意犹未尽的感觉。

    “小丫头,等有空儿我好好儿写了教材再给你普及知识行不?嗓子都快说冒烟儿了。”

    乔楚快有点儿坚持不住了,这跟演讲似的讲了俩钟头,连个中场休息都不给,也确实有点儿不人道了。

    小桃也觉得自个儿求知若渴的劲头儿有点儿过,笑呵呵儿的结了帐,两个大儿童才算是从那童话世界了走了出来。

    今儿小桃的兴致是倍儿好,指着千秋百货外带广场周边的时尚门店放下豪言壮语,非得把这地方儿给逛通透了不可。

    说的乔楚直冒汗,不过难得好兴致,自己也当散心了吧,为了凸显自己陪逛的决心,特意把琵琶寄存了起来,一身轻的准备跟小桃奋战到底了。

    “小丫头,你不是说要买衣服吗?怎么总往家居用品上盯啊?”

    这小丫头一直张罗着说这川儿爷甩了钱让她置办行头的,这可倒好,衣服没买一件儿,转眼工夫儿已经定了三套床品外带窗帘和沙发套了,这话说不是今儿才跟着王川去的新房子吗?怎么这尺寸就记得门儿清啊。

    “你不知道,那房子吧哪儿都好,就是没啥家味儿,冷冰冰的,你说俩人儿住着,跟住个冰窖似的,有啥意思啊?怎么也得弄的温馨点儿不是?”小桃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在那排高级手工刺绣的布料儿上摩挲着,试手感。

    “呦呵,这小日子还真就要过起来了!瞅你那小媳妇儿的样儿!”乔楚也忍不住打趣儿的说道,虽然心里看着小桃一门心思的样儿有点儿心疼,可却觉得这样自顾自的她挺可爱的。

    “那必须的啊,你看,这个好看不?”小桃指着一块儿看起来挺复古的布料儿,上面儿的古典花纹儿看起来也很是大气,“你说男人是不是都一样儿啊,你说你们家那房子多好啊,就是没有个家的样子,也就昨天看着厨房那样儿还能看出是过日子呢,那餐具铁定是你买的,男人哪儿懂这个去?”

    小桃这么一说,乔楚本来都快忘了的事儿又接茬儿续上了,她真没法儿和小桃说餐具是那位爷买的,以小桃儿这架势,估计都得骂她作。

    心里某个地方又不自觉的疼了疼,那餐具真的有这一层意义吗?

    可见今天她是多伤了那男人,他才摆出了一副日子也别过了架势啊。

    “哎呀,姐,你看这套餐具多漂亮啊。”小桃跟发现了宝贝似的惊叫着,扒拉着乔楚的胳膊让她看。

    失了神儿的乔楚才回过头儿来,那确实是一套特别精美的骨瓷餐具,白色的骨瓷近乎透明,没有什么繁琐的花纹,只有在餐盘儿的logo的地方有一个大小适中的红色中国结,看着特别喜庆又不显得俗气。

    这精美的餐具,摆在餐桌上,再装上喜欢吃的菜,一定会很漂亮吧,这简单的造型好像和那套房子里的东西也不会相冲突,应该挺搭的。

    “麻烦你,我想要这套餐具。”

    思绪还没回来,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售货小姐急忙走了过来,边夸着她有眼光,边说去给她从库里拿新的。

    “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个,那我就君子不夺人所好了,我买那套吧。”

    小桃笑眉笑眼儿的看着乔楚,转头儿又指着那边儿摆着的一套上面儿带两个接吻的卡通小人儿的餐具对售货小姐说道。

    “你是非得把你这新房子弄成今儿的主题餐厅不可是吧?”

    乔楚点了点小桃的脑门儿,想着她刚刚买的那几套床品,都是那种外带窗帘儿,一看就是美式田园那种温馨小屋的样式,看着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小桃是真的期待着这样的生活吧,所以才会这么用心的去装扮,好像找到了某种归属感一样。

    “嘻嘻,我喜欢这些嘛,难得川儿爷放了权给我,我还得可劲儿收拾收拾,再说,他也不是每天都在那儿住,还是我住的时间长。”

    小桃说完,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随即那眼底的失落转瞬即逝,换上的又是对其他东西的赞叹欣喜。

    乔楚捕捉到了那一瞬的落寞,可想说的又全数都咽回了肚子里,还讲什么大道理啊,自己画的框子连自己都不一定能框的住,何况是别人呢?

    “嗯,等你收拾好了,我得去参观一下儿,估计到时候儿川儿爷得哭了!”

    “哈哈,那可就由不得他喽!”

    俩人儿笑呵呵儿的打包付了钱,出来一看表都七点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乔楚翻出手机看了看,竟然一个未接电话没有,那位爷破天荒的没有打电话问行踪,也是,早晨他那么怒气冲冲的走的,这会儿最不想见的应该就是她了吧。

    “呦呵,我们家川儿爷给我打电话了,我得赶紧回一个。”

    小桃一看是王川打过来电话,眉眼都笑弯了,抄起电话就拨了过去。

    乔楚守着这买的一大堆东西,站在广场上东张西望。

    秋意浓,晚上的风也是越来越凉了,冷飕飕的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姐,你猜,他们在哪儿呢?”

    既然小桃儿说他们,那必然是包括雷绍霆在内的,如果是别人,小桃也不会这么说了。

    “哪儿呢?”

    “哈哈,千夜魅呢,你猜川儿爷说什么?说替我赎身去,怎么着也得去那儿甩几张银票才像回事儿啊,正好儿,咱俩一块儿过去,我还没跟欣姐道别呢。”小桃说完不禁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就不去了…”乔楚其实是不想踏入那个地方了,本去的时候也是实在没办法,除了欣姐和小桃相处的不错,其他的她没什么可留恋的,甚至心里很排斥,如果要见欣姐,哪天约出来见面儿也一样。

    “姐,你是怎么了?这会儿心事重重的?”

    “哪有啊,我就是排练太累了,又逛了这么一大天,想先回去了。”

    “啊?这么早就回去啊?你家男人可在那儿呢,你都不去看着点儿?”

    “傻丫头,他做什么也轮不到我看着啊,去了也免不了喝酒,我现在还头疼呢。”

    “那到时候儿人家问起我来,我怎么说啊?”

    “不会的,他要问肯定直接打电话给我了,放心吧。”

    给小丫头儿打了车,一样一样儿的把东西给她都装上了,目送着她的车走远,才转手又打了一辆车。

    这么一折腾,回到家已经快九点了,向来雷绍霆去了千夜魅,和朋友在一起不会那么早回来,自己先上楼冲了澡,换了身家居服,便把今天买的那套餐具全都拿了出来,清洗干净,一件一件儿的摆到橱柜里。

    看着满满当当的橱柜,心里舒服了不少,心里咀嚼着白天小桃说的话,反复思量着。

    收拾完了餐具,便一头扎进了沙发里,打开了电视,最近添了新习惯,就是看韩剧。

    最近那位爷回来的特别准点儿,她总以为这有钱人家的少爷,晚上应酬肯定挺多的,可他最近晚上一直都是在家,哪怕偶尔晚回来,也会打电话告诉她要回来吃晚饭,所以多晚她都是做好了饭等着他一起吃。

    吃了饭,收拾完,就开始各忙各的,他会捧着笔记本到客厅来忙乎,忙乎什么乔楚自然是不懂,但爷在这儿,她就得陪着,能干的也就是窝在沙发里看韩剧了。

    原来没怎么关注过这些,这儿倒觉得韩剧也挺好看的,虽然一水儿都是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怎么就能编的每个王子和每个灰姑娘都有不一样的故事,也着实是个技术活儿,这种电视剧有个好处,就是不用动脑子,顺着剧情跟着笑,跟着哭就好了,本来以为自己是个挺冷性的人,却没想到也跟着故事发展连哭带笑的,有几次偷偷抹眼泪儿,还被男人笑话了一通儿,说这些都是小女生看的玩意儿。

    她本来也就是个小女生,十九岁的女生还指望她能有多大出息,一般的可不就是看看韩剧,追追小说的作为消遣了?总比那些见天儿抄不着影儿泡夜店的姑娘让人省心吧。

    剧中正演到动情处,乔楚都不知道跟着留了几把眼泪了,吸溜吸溜的起身儿,想倒杯水喝,发现自己的眼泪儿现在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抬头儿一看,这都十一点多了,眼皮子有点儿开始打架,寻思着还要不要等这位爷回来了。

    这时候儿门儿特给面子的就开了,进来的却是两个人儿,让端着左手端着一杯白开水,右手举着遥控器,光着脚丫子站在客厅的乔楚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瞪着那双刚刚哭的稀里哗啦的眸子,一脸狼狈的看着进门儿的一男一女…

    ------题外话------

    昨天因为小黄条算是停更了一天,真是不好意思,一直想把更新时间调整到上午,这也算是一个契机,呵呵。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某倾的文文。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8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