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九十九章 狗血人生很刺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果然是狗血年年有,今年尤其多!

    平淡的生活中总会时不时的蹦出这样狗血的剧情,而此刻乔楚眼前的情景真是狗血的不能再狗血。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韩剧看的太多,还是衰事儿连连的影响了周遭的磁场,身边儿发生的什么事儿好像都往着悲情路线走的趋势。

    刚刚自己看电视看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儿的,就是因为这电视剧里正演着,女主在家做好了饭等着老公回家,结果老公喝多了,竟然是自己的闺蜜给他送回来的,那两个人的眼神儿,傻子都能看出来不单纯,可女主嘴唇都快要咬出血来了,还是把老公接了过来,还要很大度的对闺蜜说着谢谢,那隐忍的眼神儿演的特别到位,让乔楚不禁跟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儿的入戏了半天。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一点儿都没差,想起来陆宇那档子的事儿,虽然翻篇儿了,但还是不免把这群见异思迁的贱人们倒腾出来骂上几个来回儿,可好歹,她也是甩了陆宇一巴掌的,这里面儿的女主角也着实窝囊了点儿。

    可这儿还没等她抽搭明白呢,眼么前儿就来了个全立体3d的现实版,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将刚刚的剧情完美呈现。

    早知道还是看点儿什么《爱情公寓》那种更扯的情景剧,今儿吵架了明儿就能好,是不是能让自己的气场能够二一点儿,就能轻松点儿。

    这会儿的脸上还没擦干净的眼泪儿,被推开门带进来的一阵冰冷的夜风吹得彻底风干在脸上了,想起来被白翎逼着做什么鸡蛋清的面膜儿,不容她反抗,按倒就给她糊上了,也是现在这种感觉,干巴巴的粘连在脸上,干巴巴的弄的脸一点儿表情都做不了,僵住了一般。

    许是感觉脸也干,嗓子也干,整个人都干大发劲儿了,第一反应就是喝水,刚刚倒的一大杯水就咕咚咕咚的一气儿灌了下去,可是嗓子不知道怎么了,干涸的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瞪着眼看着门口儿那依偎的很紧的两个人,自个儿跟哑巴了似的。

    这会儿她应该说点儿什么的吧,其实她是想说点儿什么的,无奈这嗓子里就跟塞了东西似的,死活就张不开嘴。

    能说什么呢?难道要特别优雅的比划个请的姿势,还得加上一句特别礼貌大度的话,“请随地乱搞,不用客气!”

    其实发现自己心底深处也是有暴力因子的,因为刚刚看到那韩剧里女主角儿那窝囊劲儿,她就琢磨,如果是她,肯定会上去把那醉的五迷三道的男人拽过来一通儿毒打,还得外带着把那女的也捎上,少不了得挠她几下儿,这表现确实不够优雅,简直和泼妇没差,可自己老公被人抢了,谁还能正常?除非不爱那个男人,这一点儿甭管是冷性不冷性,也甭管真正做的时候儿是什么样儿,但正常女人心里肯定都是这想法儿。

    可这会儿的状况,和韩剧里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也难怪她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没有什么资格和立场去质问什么,她更不用装出什么所谓大度的正室范儿,因为她不是正事儿,不想装她都得大度着,轮着谁也轮不着她管。

    雷绍霆那是爷,是债主,是她惹不起的人物,他要带谁回家也都是爷的自由,她问得着吗?

    这女的自然也不是她的闺蜜,不过却也是认识的,这一身儿晶晶亮,透心儿凉的行头,是许乔最喜欢的打扮。

    “大小二乔千夜俏”当时也是名震千夜魅,为人津津乐道的两位了。

    乔楚那半铲子的坐台生涯,持续了不到十天就彻底结束了,在千夜魅也只能算是惊鸿一瞥,流星一纵而已,可许乔却是千夜魅当之无愧的一姐儿了,多少客人一掷千金都是冲着她去的,自打乔楚离开,那许乔更是一枝独秀,在千夜魅混的风生水起。

    雷绍霆胳膊搭在许乔的身上,两个人几乎是亲密无间,打情骂俏的窃窃私语着,必是男人说了什么好玩儿的话,女人娇嗔的抚弄着男人的胸口儿,那手指头还不老实的在那儿画圈圈儿,媚眼如丝的望着男人一副忘我的模样儿。

    那亲昵的场景持续了良久,那微眯着的狭长双眸才好似在不经意间用眼角儿瞟到了这客厅里还站着一大人呢,才搂着怀里的女人冲着那杵着的跟个木偶娃娃似的女人走了过去。

    “瞧瞧,这妞儿站的多直溜儿!”雷绍霆嗤笑一声儿,那粗粝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上乔楚那湿凉的脸,转头儿对许乔说着,“爷是她的债主,所以她特别听使唤,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是不是?”

    转过头儿来再问乔楚的时候儿,那脸上本来和许乔**醉意的脸瞬间的冷意非常,嘴角上扬着一抹嘲讽的弧度,笑的极是不屑。

    乔楚头轻轻一歪,躲开了男人的碰触,她觉得刚刚还深进许乔衣领里的手,这会儿却来摸她的脸,胸口不禁泛起了无尽恶心。

    多可笑,打从早晨男人摔门而去她就开始了内疚着,被小桃说的那些话震撼着浑身的神经,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买了那套餐具回来。

    谁想放着好日子不过啊?她也想每天能开心一点儿,所以她还是试着去打开自己的那层保护膜,试着看是否真的可以如小桃说的那般。

    还没等她去试呢,便已经有了答案。

    人家根本就没当回事儿,甩门而去也不过是因为忤逆了人家的面子,人家立马儿不就找了个给面子的回来了吗?

    哪儿就用你内疚了?

    她给自己的定位还是很正确的,她和雷绍霆除了债务关系,不可能再有其他了。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要报恩吗?怎么着?爷问你话你都不说,这就是你报恩的态度?”那俊美的下巴一歪,嘴里冷哼了一声儿,“你他妈一天除了哭丧着脸你还会干嘛?啊?爷还没死呢,要报恩就***给我学着点儿!”

    又是那样一张脸,一点儿表情变化都没有。

    即便是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她也依旧是毫不在乎,看这架势,即便是他每天换一个女人往家里带,她都可以做到如此的淡定与漠然。

    他在她面前跟***透明的有什么分别。

    她还真是大度,还真就一副把界限画的清清楚楚的样儿。

    那模样儿怎么那么欠抽呢?

    行啊,乔楚,你主意可真是正啊。

    转头儿,勾起许乔的下巴,轻佻的眼神一睐,“来,笑一个,让她学学!”

    许乔这会儿娇嗲的小声儿简直媚到了骨子里,边笑着,身体还不时的往男人身上贴着,看着她的眼神儿微怔一下儿,就像是刚刚才意识到眼么前儿的这人是谁一般。

    “乔小姐,好久不见!”

    那声音那叫一个甜,那叫一个柔,乔楚在千夜魅那段时间,都没有听见过许乔跟谁这么说过话,虽然是个坐台小姐,她还真有点儿眼高于让你做什么都可以,能不能麻烦乔小姐倒杯水,还有…电视能不能小声儿点儿,打扰了别人休息可就不好了。”

    微微一笑很倾城啊,乔楚跟个二愣子似的听完了这话,还真就调头儿走到厨房又倒了一杯水,转手递给了许乔,这会儿她想的竟然还真就是,雷绍霆喝多了,估计一会儿得渴了,渴了就得下楼吧,她不想再受这份儿罪了,赶紧拿走拿走。

    许乔微微蹙起了眉,那小劲儿拿捏的是相当到位,乔楚都差点儿觉得这女人不是来和男人上床的,是跑来跟她找茬儿的。

    “乔小姐,这个是你用过的,不能换一个杯子吗?很不卫生的。”

    你才不卫生呢,你们全家都不卫生!

    乔楚这会儿是受的够够儿的了,怎么着,一天被雷绍霆欺负着她也就忍气吞声了,这会子连许乔都可以在这儿狐假虎威的装上大尾巴狼了?白翎讲话了,一切披着清纯外衣装萌的都特么是**,当时乔楚还觉得这话说的也忒糙了点儿,听的她脸一阵儿的红,可这会儿用在这个女人身上还真真儿是挺合适的。

    凭什么啊,凭什么她就是让人使唤的那个啊,她用过的杯子咋啦?她用过的碗,那男人还不是照样儿拿过来喝汤呢,这会儿哪儿就轮她嫌呼上了?

    越想越气,今儿这一出儿往这儿一摆还不够打她脸的啊?这会儿还真就把她当催巴丫头了?

    刚才自己是怎么鬼使神差的真去倒水了呢,怎么那么欠啊!

    “许小姐,您就凑合用吧,早晨的时候儿,不知道哪儿来的疯子,把锅碗瓢盆儿的都砸了,满屋子里就剩这一个杯子了,如果许小姐嫌弃我用过,卫生间还有个痰盂儿,还是您想用那个将就?”乔楚一脸无辜的回答着,表情也极是真诚。

    “你!”许乔一瞬间的词穷,好不容易娇嗲形象保持了,这会儿一骂街立马儿破功,这口气也只能是不想咽也得咽了,一脸委屈的看向身边儿的男人求助。

    实话说,刚听这话,某三少没一下儿笑喷了,这妞儿还真有这伶牙俐齿的时候,把这许什么的女的气的够呛,而且那呆萌的小模样儿明显又是心里琢磨这事儿把话秃噜出来的,要不咋能那么无辜的大眼眨巴眨巴的呢,强忍着没笑出声儿。

    可某三少转念一想才明白过味儿来,仔细的又回想了一下儿这妞儿说的话。

    操!那疯子不就是***说他呢吗?

    那个许什么的明明儿说这水是给他倒的,这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说什么用卫生间的痰盂儿将就?

    乔楚你还真***会拱火儿啊。

    越想越憋气,这***什么事儿啊,他带着女人回来,她满不在乎的模样儿也就算了,这会儿还话里话外的骂他,要不是今儿琢磨好了的事儿治治这个女人,他真想立马儿就把这女人拽过来,扔床上使劲儿给揉吧圆搓巴扁的折腾一番,让她还指桑骂槐的牙尖嘴利,非得给她办踏实了不可!

    “咱上楼还有正事儿呢,搭理她干嘛啊?”

    说着,男人胳膊一揽,那慵懒磁性的声音让许乔刚刚横眉立目的样儿彻底消停下来了,又换上一脸的风骚,贴着男人上了楼。

    就剩下乔楚一个人儿站在那儿,琢磨着刚刚那话是怎么秃噜出去的,而男人听到她骂她竟然都没有反应?

    果然美人在侧,连这些都已经没空儿计较了。

    行啊,这么看来自己还操什么心啊,他带了别的女人回来,那不就代表有了新欢了嘛?那她就离解放不远啦?

    这不是挺好的事儿吗?

    确实挺好的。

    挺好…

    ——☆——

    上了楼梯一拐,雷绍霆打开了左手第一间客房,门一关,男人立马儿将怀里的女人一把推开。

    许乔还附在男人怀里正用纤细的手指撩拨着男人的**呢,却没想到男人一下儿将她推开,那力气虽不是很大,却很果决,还是让她一个踉跄摔进了靠着一进门儿贵妃榻上。

    眼睛怔仲间有点儿诧异的看着刚刚还好他调笑亲昵的男人,却不敢多问,只是正了正身子,难道他喜欢玩儿比较暴力的?

    那她也奉陪,这一点儿她罩子放的亮着呢,能爬上雷绍霆的床,那得是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无论什么样儿的游戏,她都敢玩儿,因为孤注一掷,也许收获颇丰。

    收起了诧异,又换上了风情万种的姿态,故意将本就只盖住臀部的裙子又往上拽了两寸,露出她那姣好的长腿。

    那腿也算笔直,也算修长,也算白皙,可雷绍霆怎么看怎么就觉得腻得慌,比起那妞儿坚持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这会儿再做出那种自认为撩人的姿势,更加的让他有种作呕的感觉。

    妈的,生生让那个妞儿把口味儿给养刁了。

    今儿这一出儿不就是为了让那女人听听,他不是没她不行吗?

    怎么这会儿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就腻歪心烦的呢。

    “…绍。”

    “闭嘴!不许叫我的名字!”

    那几句勾引意味的甜腻声音,故意的发着撩人的颤音儿,可还没等咱许乔发挥完整呢,就被男人冷厉的声音生生给打断了。

    “…三…三少,你没醉?”

    许乔看着那高大颀长的身躯俊朗挺拔,那冷森森的一张脸此刻已经没有半分醉意,对上这样的表情,她自然也不敢忤逆,乖乖的改了口。

    “你看我像醉了吗?”

    雷绍霆哼了一声儿,在她对面的沙发上落了座,优雅的点起一根烟,夹在那修长漂亮的手指间,烟雾缭绕,男人那本就魅惑的俊脸更是显得人神共愤的帅气,让许乔的心不禁跟着狂跳不已。

    “那三少是要耍许乔吗?”

    毕竟是在欢场上混了这么久的人了,抻了抻裙摆,长腿交叠着坐直了身子,依旧眼飞桃花,脸带媚笑的看着那男人问道。

    “你配吗?”

    冷笑,不屑,甚至厌恶,总之许乔没有在男人的脸上找到一丝对她有兴趣的痕迹。

    聪明如她,再想到刚刚楼下如此亲昵调笑,上楼就截然两人的感觉,又怎会看不出个中端倪呢?

    “原来三少不过是想演场戏而已。”

    “你可以选择不,现在就可以滚!”

    雷绍霆对乔楚以外的女人向来没有耐心,也谈不上什么绅士风度,在雷三少的眼里,只有乔楚与非乔楚。

    “演!为什么不演?三少的戏,价码肯定不低的。”

    许乔是个明白人,既然得不到人,那钱总不能少,出来一趟,总得捞回点儿本钱吧。

    雷绍霆讥诮的一笑,极尽嘲讽,这女人倒是有分寸,知进退,用钱可以解决的事儿是最简单的事儿,他懒得看女人得寸进尺的贪婪样子。

    帅气的自兜儿里掏出了车钥匙,甩在了茶几上,连看都没看,又靠回了沙发背,优雅的吸了口烟。

    “演完了,今天的车就是你的了!”

    当然不是雷三少那辆牛逼哄哄的阿斯顿马丁,那车可是他专门儿带他的妞儿的,人家三少早就算计好了,今儿去千夜魅他压根儿就开了另外一辆,不过宝马x级的,也算是车里的中上品了,她许乔绝对占便宜。

    “那三少需要许乔做什么呢?一定服务周到!”

    许乔也没有客气,起身走到茶几边,收起了那把带着蓝白相间logo的车钥匙,笑容也从刚刚发骚的劲儿换成了职业笑容。

    想来雷三少这么大费周章的一圈儿,也不过就是通过她去气楼下的乔楚,尖酸刻薄的事儿,她做得多了,绝对是驾车就熟,而且她还能换着法儿不重样儿的欺负她,这也正是她想做的事儿,因为此刻的她已经开始对乔楚产生深深的嫉妒了。

    “叫!”

    “叫?”

    冷冰冰,凉飕飕的一个字儿儿自男人那性感的薄唇里溢了出来,即便许乔脑袋很快的领会到了那意思,却还是不肯相信的问了一句。

    “这方面你应该很会拿捏。”

    这男人还真是邪恶!

    那冷冽的没有一丝丝温度的眸子,看的人心都凉透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心了,打从踏入欢场的那一天,就把这些奢侈的东西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可今天怎么觉得自个儿那么下贱呢?

    不用上床,只需要那么发浪的叫两声儿,一辆宝马就轻松混到手,多么划算的买卖,刚刚是她开车回来的,开了一路,她就真心喜欢上这辆车了,还有车后排一直闭着眼睛似睡非睡的男人。

    同样是夜魅房间,同样是这个冷酷的男人,而今天坐在他身边儿的是她许乔而不是乔楚,她以为这男人不容易接近,可除了不怎么和她说话,也绝没有逼着她喝酒,她就认准了他是个不一样的男人,完美如斯,怎能不令她幻想。

    可如此完美的男人,怎么今儿就点了她的台了?

    惊喜,真的是惊喜,能够爬上雷绍霆的床,那简直就可以在她坐台生涯的履历表上画上特别光彩的一笔,可争当她满怀激动的一步一步接近梦想时,却被完全叫停,更可笑的是她还真的就在这儿受了这份儿屈辱。

    刚刚男人推开自己的决绝冷厉的样子,那是一秒都不想多碰的厌恶表情。

    她从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被男人如此厌恶,真是可笑。

    可她真的就不信了,自己怎么可能令男人如此?

    慢慢的往前走去,已经抬手附上身侧的拉链儿,一点儿一点儿往下,那傲人的挺立就要呼之欲出了。

    “谁允许你脱衣服的?滚远点儿!”

    狠,真够狠的,她许乔从未受过如此待遇。

    “三少,不脱衣服,我怕演的就没那么专业了。”

    许乔娇笑一声儿,那声音带着挑逗和暧昧的拉着长音儿,她不相信正常的男人看到她傲人的身材会不热血沸腾。

    “不演就***给我滚蛋,别***招老子恶心!”

    被这么一吼,许乔不禁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把本来已经解到胸口儿的裙子又迅速的提了起来。

    不禁皱起了眉头,被那一声狠烈的吼声儿一震,心下几分惧意的咚咚直跳,那巨大的胸器也跟着上下起伏着,如此令男人欲血喷张的画面,在眼前这个男人眼里只有带着寒意的厌恶至极。

    雷绍霆还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许乔心中不禁苦笑,一向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的她,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好久都没有找上过她的眼泪这会儿险些夺眶而出。

    以为自己能攀上高枝儿了,可左右也不过就是一枚棋子而已。

    乔楚,你何德何能让男人如此对你?

    这一系列的举动,也不过就是男人想看到楼下的乔楚吃味吧?

    她哪里比不上乔楚了?为什么自己就是被当枪使的那个?

    乔楚一走,她几乎又稳坐千夜魅一姐的位置,今儿被雷绍霆钦点,又是多么露脸的事儿啊,她是在那些姐妹儿艳羡的目光下跟着雷绍霆上了车的,可却原来兜兜转转,始终逃不开乔楚的阴影,忽然心里生出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好啊,她叫,她就叫给乔楚听,你乔楚不明白男人这份心思,是你傻,希望你一辈子都不会明白!

    一声声儿媚入骨髓的叫喊着,却像是身上扎了一根根的肉刺,越叫越疼,越疼便越叫的更大声儿。

    而这一声声儿又何尝不像是一把钢刀,就像涨了眼睛似的,从二楼清清楚楚的飘了出来,一把把的特别精准的扎在了乔楚的身上,而且还都是特别刁钻的位置,拐着弯抹着角儿的将她割的体无完肤。

    乔楚不知道已经及机械性的喝了几大杯水了,可怎么嗓子还是那么干,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呢?

    那一声声儿女人高低起伏,娇媚喊喘,让她如芒刺在背,瞬身的神经都全数的绷了起来,耳朵里就像是爬进了小虫儿,正在猛劲儿的往里面钻,啃噬着大脑,再顺着一路冲着她咚咚跳的很沉的心脏而去。

    她是怎么了?怎么入溺水一般无法呼吸,如此空旷的房间,为什么像是置身于特别狭小的空间里,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刚刚不是好好儿的嘛?

    你不是心里还雀跃着自己离解放不远了不是吗?

    你不是很洒脱,很自然嘛?

    你不是还特热心的给人家倒了水,目送人家郎情妾意的上楼吗?

    你不是早就把自己的位置摆的正正当当的了吗?

    你不是心无杂念的把电视开到最大声儿了吗?

    为什么那声音就像是魔音一样搅的她不得安宁呢。

    走到哪里,那声音就跟到哪里,一声声,一遍遍的提醒着她,楼上的房间里,那张黑金大床上发生着什么。

    不行,她不能再听了,那是一种可以啃噬人心的魔音,这样继续听下去自己一定会崩溃。

    几乎是跟头把式的跑到门口,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被她放在门口儿的琵琶。

    她需要安静,她需要对抗那魔咒的方法,她必须自救,不然她真的会死的…

    平复着那不知所以的繁乱心绪,哆嗦的手抚上琴弦,连护甲都已经来不及戴了,拨动手指,脸紧贴着琵琶,逼迫着耳朵只听着琵琶音,而摒除琵琶意外的任何声响。

    嫩白的指甲刮着那韧性十足的琴弦,指缘被挂的一道道儿的泛白,又变红,可是乔楚像是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一般,弹的很是投入。

    琴音绕梁,弯弯缭绕而上,男人夹着香烟的修长手指猛的一震,那早就燃了很长一截儿的烟灰全数都落进了地毯里。

    ------题外话------

    楚楚快被那声音逼疯了,可谁让她快把三少给逼疯了呢!嘿嘿!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8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