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零二章 难逃魔爪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男人与女人注定就是一场战争,而这种战争有明枪实弹,有暗度陈仓,有阳谋,有阴谋,终归这场战争是要无休止的,世世代代的斗下去,因为不斗不热闹,不斗就研磨不出来最细腻的爱情。(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中山别墅这场龙凤斗,终于在激烈的你来我往中,偃旗息鼓了。

    吵也吵了,闹也闹了,再怎么折腾也都是人,也都有累的时候儿,一天照着三顿饭那么折腾谁都受不了。

    月如钩,光皎洁,透过那大大的落地窗,洒下一室柔光,床上那相拥的男女此刻在月光的映衬下睡的及时安详。

    男人长臂轻揽着女人那细柔的肩膀,女人乖巧的将头埋进男人那健硕的胸膛,紧紧的贴着,那小手儿紧紧的抓着男人的一角,好像生怕他离开一般。

    男人那俊逸的下巴,抵在女人头不出哪儿吓人,反正就是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到了晚上,华丽丽的做恶梦了。

    所以一打雷,她总是能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个梦境,这种阴影已然形成,就很难去除掉一般,那种隆隆的雷声一响,她就莫名的肝儿颤。

    有的时候儿,白翎特别鄙视小言里写的,一打雷,女主必定要钻进男人怀里寻求庇护,太矫情云云,可是她虽说觉得那些故事都很假,但是这个情节,她却真真儿的是特别理解,因为那中恐惧还真就是让人挺难控制的,这会儿她还真就觉得钻在男人怀里最安全。

    “傻妞儿,我在这儿呢,你怕啥?”

    亲昵的吻了吻那小脑门儿,安抚着,因为整晚都扎在他的怀里,吻起来热乎乎儿的,这是两个人的体温交织在一起的温度,感觉特别好。

    又重新躺了回去,可又忽然间想起来她就是那么压着男人的胳膊睡了一个晚上,还是受伤的那条胳膊,那不得不回血了啊。

    急忙想挣扎着坐起来,想让他能活动活动,挺内疚的大眼忽闪着看着男人。

    “干嘛啊,不好好儿躺着!”

    “我…啊!”

    刚想解释,又一声儿炸雷,乔楚虽然没吓的嗷儿一嗓子,可还是极其迅速的又重新扎进了男人怀里,心里觉得自个儿真是够没出息的。

    可显然这位爷对这样主动投怀送抱很是受用,在她耳朵边儿一阵儿的坏笑,邪邪的眼神儿看着怀里又重新投怀送抱的小人儿。

    “让你别折腾吧,你看,还不是得乖乖儿回来?”

    “什么啊…我是不想压着你胳膊了。”

    真是好心没好报,乔楚小脸儿绯红,嘟着嘴的样子煞是可爱。

    “老实点儿躺着,再睡会儿呢。”

    又被男人强压回了那炙热的胸膛,下巴这是医院,快起来吧。”乔楚抵着男人的胸膛,死活就是不想让男人得逞。

    “这事儿还分白天晚上的?晚上咱再说晚上的,晨练归晨练。”

    原形毕露,这见天儿精虫上脑的野兽终于原形毕露了。

    她记得昨天晚上他挺温柔的啊,温柔的都不像他了,让她都有点儿被忽悠的云里雾里的,这不温柔形象没维持多久,人家爷就又开始张开血盆大口了,那眼神儿里的狼光她几乎见天儿都能见着,明显下一秒就是得把她生吞活剥了的劲头儿。

    “不行…我手疼…”

    乔楚依旧不放松的抵着那硬邦邦的胸肌,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儿。

    “又没让你用手,爷伺候你成不?赶紧的…”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手下的动作更是急切,露胳膊挽袖子的,上手跟女人那一身儿衣服较劲儿。

    “别…别撕…撕了我一会儿怎么出院啊!”

    乔楚一看男人那阵势,那破坏性的眼神儿又上来了,急忙双手抱着手臂,不让男人有机可乘。

    “没事儿,一会儿有人送衣服来。”

    这会儿男人都没多想,想让人送衣服来还不容易啊,首要问题是得解决他小兄弟的事儿。

    “啊?谁啊?”乔楚一惊,这送衣服来也得有个时候儿,万一人家一会儿就来了呢,以她对这个男人一贯的了解,那精力旺盛的劲头儿,没俩小时肯定是完不了事儿。

    “你管那么多干嘛,快点儿的,爷受不了了!”

    昨天那温柔的男人果然是昙花一现啊,她怎么就一下儿心软的沦陷了呢,心里早就知道这恶质男的真面目的,怎么就让他高超的演技给忽悠了呢。

    “能不能…唔…”

    啥条件也讲不了了,什么话也都被那急迫的男人堵在了嘴里,跟头饿狼好几天没吃着食儿了似的,这可算逮着了一般,作死的啃咬着那樱红的唇瓣,一点儿不带停歇的。

    甜,真***甜!

    想起昨天找了个恶心女人在那儿叫了半天,就觉得自己***就自虐来的。

    这女人还真就是得分个三六九等,他睡过的女人有多少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各种风格,各种类型儿的,可是都不如眼前这个小女人让他能有如此迫切的感觉,整天就跟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儿,整天欲求不满似的,一想到她都觉得浑身燥热,胯下生疼。

    “…我真手疼…”

    乔楚好不容易能吸着氧气了,猛劲儿的吸了两口后赶紧的挣扎,那话说的可怜天见儿的就差挤出大眼泪豆儿了。

    其实她手疼也碍不着什么大事儿,反正基本上她也不用使劲儿,一般都是男人在那儿上下折腾,可是她确实还为昨天的事儿别扭着呢,昨天还跟别的女人激情燃烧呢,今儿又能跟她这儿跟三天没吃饱饭的难民似的,对她上下其手,就跟她嘴上有肉包子似的使劲儿啃,啃的她嘴唇一阵儿的发麻。

    虽然她后来也注意到了,这男人好像是换了衣服的,还算他有点儿人性,但怎么心里那道坎儿也过不去。

    可也没法儿直接说啊,显得她多事儿啊,本来人家爷想跟谁怎么着,也不是她管得了的范围啊。

    反正心里别扭着,也只能用讨饶的方法了,希望他在兽欲暴涨的空当儿能找到点儿仁慈的心,别拿病号儿开刀了。

    再说他胳膊不也疼着呢嘛,怎么就不管不顾的啊。

    男人那饥渴的样儿终于还是因为女人一声儿可怜的话,停住了,在看那惨兮兮的小模样儿,明知道她在那儿演呢,但还真就下不了狠手霍霍了。

    “你就磨死爷算了!”

    实在是气不过了,照着那小腰儿上最软的一块儿肉上使劲儿的掐了那么一把。

    “啊——”

    乔楚一声儿惨叫,这男人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

    “你也知道疼啊?你摸摸爷,得疼成什么样儿?”

    男人气的那本来美的不像话的眼睛也开始翻了了,那脸儿甭提多沉了。

    乔楚那小手儿被男人引领着,和小三少握了手,不禁吓的直咽口水。

    赶紧把手爪子缩了回来,腾楞的就跳下了床。

    这个男人太危险,想要逃脱,肯定得保持安全距离的。

    一溜烟儿的跑进浴室去了,到了浴室才意识到,跑进来也没用,这一只手缠着纱布呢,那手都分不开瓣儿了,干啥都费劲儿。

    要说挤个牙膏什么的倒是没啥复杂的,可是这儿是医院,准备牙刷儿都是新的,那硬纸壳儿她一个手撕还真就费劲儿了。

    奋战了一会儿,脑门子就开始冒汗了,这会儿手跟鸭掌似的,笨的是左右撕不开。

    啪嗒——

    那边儿都快被撕烂了的牙刷还是掉地上了,乔楚弯腰捡起来,就不禁跟自个儿赌气,越想昨天晚上的事儿越亏得慌,怎么就给自己手造成这样儿了,干啥都不行,还有两周就演出了,这手还特别给力的三天两头儿的受伤。

    本想着女人不过是害羞跑浴室躲着去了,雷绍霆也挺有人性的没有再坚持,昨天他确实做的有点儿过,今儿就饶她一回吧,可是这冉冉升腾的**还得好好儿平复一下儿,可怎么就不见下去。

    起身儿就奔着浴室去了,也只能冲冷水澡才能解决问题了,一进门儿就看着这妞儿一个手在那儿跟一个牙刷儿较劲儿呢,还咬牙切齿的,看起来已经奋战好久了。

    颀长的身形儿帅气的斜靠在门框上,就那么眼看着她在那儿奋战,都不说帮一把,笑的特别欠揍。

    “瞅你笨的,求求爷,爷帮帮你!”

    乔楚瞥了男人一眼,不理她,继续自己在那儿撕。

    不禁觉得那小模样儿可爱得紧,一把把那牙刷拿了过来。

    “你看吧,自个儿作的,手比脚都笨了吧?”

    那恶质男彻底是回来了,嘴上是一点儿也不给谁留面子的磕打她。

    狠狠儿的剜了男人一眼,还不都是他害的?这会儿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男人噗嗤一笑,把杯子的水接满了,牙膏也特体贴的给挤好了,递给乔楚。

    “乖,去外面儿的洗手池去刷牙!”

    “为什么?”

    “怎么着,你要跟爷一块儿洗啊?”

    “…”

    “你说你把爷勾搭成这样儿了,又不让我泻火,我不冲冷水澡能行啊?”男人那俊眉挑了挑,还真就是怨怪的意思。

    乔楚不禁眼睛翻了翻,他自己是下半身思考,兽欲说来就来,还赖上别人了。

    “可是你的胳膊不能碰水。”

    “那你说这怎么解决?”

    男人刚刚怨怪的眼神儿换上了一抹邪魅的光芒,恶趣味的往女人身边儿凑了凑,那压根儿一点儿都没打蔫儿的小兄弟就得对,不能洗澡。”

    说的特真诚,特无害,特理性。

    可转脸儿那邪肆的模样儿模样儿就取代了这正常人的样子,一下儿把女人报道了洗手台上坐下。

    “你干嘛!”

    “我思来想去,还是这个方法比较有助于身体健康!”

    男人身体已经已经凑过来了,大手顺着卫衣的边缘慢慢探了进去,在那细滑的皮肤上来回游移着,所到之处,无比炙热。

    “…啊?…雷绍霆,你无赖!唔——”

    还想再骂可已经被男人的唇全部吞噬进去了,舔啃着,那柔滑的唇瓣滋味太美妙了。

    大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在那软乎乎儿的小肉肉上,连捏带揉的。

    不一会儿,那经验老道的手法儿算是把本来意志坚定的乔楚弄的七荤八素的,有点儿分不清哪儿是哪儿了

    渐渐的感觉到身上的力气被慢慢抽走,只能软趴趴的攀附在男人身上,任凭他摆弄着。

    这个无赖男还故意的将她翻转过去,后背紧贴着男人那**,镜中的自己已经双颊绯红,泪眼迷蒙,娇柔的喊声儿在这空旷的浴室里回响着,那靡靡之音更引得人浑身颤粟。

    这一刻,天崩地裂,

    这一刻,四海洪荒,

    谁也无法阻止雷三爷这这手也伤了,琵琶也毁了,可怎么也得去说一声儿,欧阳老师最不喜欢迟到的学生,所以她得赶紧出发了。

    照着镜子,拿起梳子梳理着那一头被男人蹂躏的乱糟糟的头发,左右检查着身上还有哪儿有什么不妥。

    好在昨天选了这套衣服,说是居家服,其实也就是卫衣帽衫儿加运动裤,出门儿去个超市逛个街也都没问题,总之还算能见人儿。

    不禁佩服自己的英明了,她昨天洗完澡可是经过了一番考虑后才选的这套衣服,今儿算是救了她。

    “嘛呢啊,急扯把火儿的?”

    男人挑着眉,横着眼,看着小妞儿在屋里穿梭来穿梭去的,有点儿不适应。

    “不成了,来不及了,我得赶紧去学校。”

    “怎么着?学校有小情儿等你呢啊,你这么急?”

    乔楚不禁眼皮一翻,这男人见天儿的就没好话,不挤兑她两句不受应。

    “什么啊,我十点得排练,不能迟到!”

    “你手都那样儿了,排什么练啊,你给爷消停点儿吧!”

    雷绍霆一听这女人还要去排练?赶紧把那忙碌的小人儿给拽进了怀里,不悦的说道。

    “我是弹不了,可也得去学校说一声儿啊,欧阳老师不喜欢迟到的学生。”

    乔楚耐下心来解释着,也不光欧阳老师,哪个老师应该也不喜欢迟到的学生吧。

    “欧阳老师?男的女的?”男人阴沉个脸,眉头皱的紧紧的。

    “男的…嗯?”乔楚随口回答道,转念儿又一想,这男的女的又关这位爷啥事儿了?

    “靠!不成,着急也得给爷把饭吃了再走!”

    这***什么学校啊,一群艺术系小女生儿,给安排个男老师,想什么呢?

    “……”

    乔楚再翻白眼儿也没用,反正这位爷是铁了心儿的不放她走。

    这妞儿都瘦成什么样儿了,一天到晚的还不给他好好儿吃饭,在这么瘦下去,摸着咯手,多影响手感啊!

    再说了,雷绍霆适当大爷习惯了,那一天三顿饭必须得盯着吃,晚一点儿都得耐受那类的,哪儿知道穷人上班儿上学的一着急,可能就凑活一口要么就干脆不吃了事儿的。

    “不吃了,真赶不上了!”

    “天塌下来也得吃饭,这才几点啊,一会儿爷开着警报送你去行了吧!”

    男人没好气儿的说着,直接将女人给按回了餐桌儿边上儿。

    这早饭是她在洗手间忙乎收拾的时候儿,护士送过来的,在浴室门儿虚掩着,好像进进出出好几个人来似的,她还纳闷儿呢,结果一看这一桌子的东西,顿时满脸黑线。

    这vip病房那绝对威猛,早餐都是豪华五星极酒店的自助早餐级别的,先别说刚刚护士送过来的量,就说这品种也忒多了点儿,向来他雷三爷在家早餐肯定也是这么吃的,还真难为这么一段日子来,她见天儿拿普通三明治糊弄他了,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儿的,还以为他吃得惯呢。

    这俺男人吧,平时吃饭看上去好像也没啥讲究,可到了她这儿,讲究就忒多了,什么饭前先喝杯水,什么吃饭得细嚼慢咽别着急,一副良好家教的大少爷形象,那霸气狂狷今儿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了,细致的没话说。

    被男人逼着细嚼慢咽的吃了半天,等都吃完都已经九点十分了,乔楚这个着急啊,十点到,这正是早高峰的时候儿呢,再怎么开着警备上路,也得有路才行啊,再说她还真受不了那待遇,平时在街上看到有那种拉着警报的富二代占了一条街的架势,她都极度鄙视,好在这男人还真没有过,别因为她这点儿事儿弄的跟那些人一样儿了,不值当的。

    一看这点儿,男人也没再跟她瞎折腾了,火急火燎的下了楼。

    外面儿雨小了点儿了,看来是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昨天晚上雷绍霆急的跟什么似的,都忘记锁车了,进院儿还得绕停车场去,索性就把车扔路边儿了,抱着女人进去反倒快。

    想着他的车,全市也就这么一辆,停在那儿一般也都知道是他的车,就算不知道,可这么贵的车,一般人儿也不敢乱动,谁都怕摊上事儿。

    可就在这份儿自信下,俩人儿却傻了眼,三爷那辆牛逼哄哄的,放到哪儿都能闪瞎一种钛合金狗眼的超级跑车不翼而飞了…

    ------题外话------

    嘿嘿,俩人儿算是好了…亲们喜欢看虐滴,还是喜欢看甜滴?

    某倾这儿虐的甜的都有,欢迎多多支持,多多订阅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8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