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零三章 别扭少爷上地铁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咱雷三爷刚刚还因为一早晨起来晨练的好兴致难得一路笑呵呵儿的,春风满面,恨不得引得满楼的护士都扎到三楼来看他的风采了。

    可这会儿,这爷的脸就跟今儿的天儿似的了,阴转多云,确切的是乌云密布,随时都有电闪雷鸣的趋势。

    要不说做人吧,平时还不能太得瑟,多少也得悠着点儿,得瑟大发劲儿了,确实没啥好处,乔楚如是想着,这位爷就有点儿得瑟大发了,照说吧,l市就这么一辆耀眼的超级跑车,就算他人再低调,可是这车也太高调了,基本有点儿见识和眼光儿的人,即便不知道是谁的车,也决计是不敢碰这车的,管他锁不锁的呢,连交警大队来了,也不见得就敢直接拖走,怎么也得赶紧上面儿请示去,谁也不想摊上事儿。

    可话又说回来,认识这车的也得是有点儿见识的,也无外乎还有那不开眼的,还真就敢动这车了,估计偷的时候儿压根儿没想别的,光想着这车能卖多少钱了吧。

    “报警吧!”

    这么贵的车就这么丢了,得多心疼啊,乔楚这会儿也没心挤兑这位爷了,因为她想着都心疼。

    刚刚还豪言壮语的说要开着警备给姑娘开道呢,这可好,车都没了,雷三爷还真就纳闷儿了,竟然有人敢偷他的车,照说黑白两道儿懂点儿事儿的,谁不知道这是他的车啊,要偷也肯定是那些下三滥的不入流的小毛贼,一般大咖还真就容易在这种小阴沟儿里翻船的,邪性的很。

    他倒不是多心疼那车,再贵的车对于他来说也不过就是辆车而已,就算找回来,他也不可能再要了,毕竟别人碰过了,他心里肯定犯各应,可眼么前儿他觉得挺没面子的,毕竟丢东西这事儿他还真就没经历过,真真儿是头一回,还是在这女人面前,怎么想,心里都挺别扭的。

    “先送你上学!”

    这位爷咋一点儿都不着急呢,这可是车丢了,再怎么不差钱也不能这么满不在乎吧,还有心拉长儿的送她上学?

    “你还是先去处理车的事儿吧,我自己去学校就行!”

    “少废话!”

    男人不由分的打断她,抬手看了看表,这么一折腾又过了十多分钟,这会儿从哪儿调车也来不及了,只能顺手儿打车了。

    要不是这妞儿急扯把火儿的赶时间,他还真就不想打车,想象那出租车谁都坐,有洁癖的他难免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打车也来不及了,这都几点了啊,正是路上堵的时候儿。”

    乔楚赶紧拽住男人抬起的胳膊,现在就一个办法还能赶上,就是这位爷肯定是不带跟着去的。

    男人紧锁着眉头,还真没这么掉链子过,这会儿私人飞机开过来黄花菜都得凉了。

    “别发愁了,你在医院等着人来接吧,我坐地铁去就行。”

    “那我跟你一块儿!”

    “啊?”

    乔楚一听这话都惊着了,这位爷要跟她一块儿坐地铁?

    “张那么大嘴干嘛?小心苍蝇飞进去,爷不能坐地铁啊?”

    “那个…你确定?”

    这位不可一世的爷,见天儿锦衣玉食,龙肝凤胆盯着,汗血宝马骑着,哪儿吃过这个苦啊,地铁站的门儿往哪边儿开都不知道吧。

    想想那场景都觉得挺滑稽的,这位爷和地铁简直就是赤道和北极,一点儿不搭调。

    “爷什么时候儿来假的啊,赶紧的,地铁从哪儿坐啊?”

    屈起手指在女人的脑门儿上磕打着,看着女人一脸质疑兼瞧不上他那样儿,他还真就有点儿气不过。

    你看,说他连地铁站的门儿往哪边儿开都不知道吧,亏得这位爷那深邃迷人,神采奕奕的双眸,这会儿真是应了那么一句话了,眼大无神,乔楚真想很恶劣的给爷来一句,你瞎啊!

    就那么东张西望的看半天,都没发现离他们俩不远的地儿就有个蓝色天棚儿的大门儿在哪儿杵着呢,地铁俩字儿写的那叫一个清晰。

    “那不就在那儿呢?”

    “我还以为是自行车棚呢。”

    乔楚不禁一脸的瀑布汗,这位爷连自行车棚都知道,愣是不知道地铁站?

    “瞅什么?爷小时候儿,自行车棚儿就这样儿啊,哪哪儿都是。”

    这都什么猴年马月的事儿了,这位爷还凭着那小记忆往外说呢,还一脸挺有理的样儿,他都脱离正常人生活多久了啊。

    心里也直打鼓,这位爷要是下了地铁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她真是后悔刚刚的提议。

    “要不,咱还是打车吧。”

    思来想去还是打车安全,地铁那地儿不是人呆的,更何况这位讲究还多的爷,估计下了地铁站看那绞肉机似的景儿就得疯了。

    “哪儿那么多事儿啊,你不是赶不上了嘛。快点儿的!”

    好,既然你舍得死,那我也舍得埋,乔楚拉着男人的胳膊就奔着那天蓝色大棚了一句,走出去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来了,“那个…我没钱!”

    显然男人紧蹙着眉,狭长的眼扫着周边的环境,还没完全适应,机械性的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大红票递给她。

    “够吗?”

    “够。”

    “得了,还是我去买吧!”

    “你知道买票的在哪儿?”

    男人一愣,他还真不知道在哪儿。

    这个站的售票处有点儿斜,得拐个栅栏围子才能看到,他上哪儿知道去啊。

    乔楚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这迟到吧,充其量也就是让欧阳老师说一顿,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难受。

    看着那售票处排着大长队的人,别说那男人不适应,她都不适应,要不怎么一有地铁卡,立马儿就办了一张呢,可这会儿也就得硬着头皮买票了,这一百大元儿连自动售票机那儿也塞不进去啊,更何况那儿也是一堆人呢。

    “算了还是我去吧,你在这儿等我吧。”

    乔楚琢磨着怎么也不能使唤这位爷,尽管她刚刚听他说要进来,也是有着对早晨被男人强上的不满,让他遭遭罪的,可这会儿又有点儿下不了这心了,他站这地方儿还人还少点儿。

    雷绍霆看着这密密麻麻的人,恨不得都得把他的密集恐惧症给勾出来了,他咋不知道l市有这么多人呢,合着都在这儿堆着呢,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爷样儿,这会儿在这人来人往中站着显得特别的突兀,怎么看都觉得自个儿在这儿是个异类。

    那小女人转身儿就要走,他一把又捞了回来,也不能真让她一个人儿去啊,总觉得让那个妞儿照顾自己,心里忒不得劲儿了。

    虽说排队辛苦,乔楚倒也习惯了,两块钱一张票,其实这一走的也倒算是快。

    “你见天儿就这么上学的?”

    雷绍霆眉毛都膈应的凝成一个川字了,站在这儿怎么着都不舒服,哪哪儿都是人不说,还总有一股子怪味儿钻进鼻子,他都恨不能扎到女人的颈窝儿不出来了,就他妞儿身上香。

    “是啊,坐地铁比较快,不会堵车。”

    乔楚躲了躲男人那探下来的脑袋,这位爷不会在这儿都能发情吧,这也忒不讲场合儿了,忍着脖子上刚刚被撩拨的痒痒的感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儿,不然她还要怎么上学?她又没有私家车。

    “那也是见天儿这么排队买票啊?”

    “不是,我平时都用公交卡的,公车地铁都能用,而且坐公车还能打折。”

    乔楚一副深谙此道的样儿,好像终于有她明白的事儿,而这位爷比较白痴的领域了。

    拢共才多少钱啊,打折也就是块儿八毛的,瞅把这女人高兴地。

    “艹,你还穷出道道儿来了!”看着她为那几毛钱算计的小模样儿,心里就不知道怎么的,一股子不得劲儿。

    这男人嘴里就没好话,乔楚心里不知道飞了多少记卫生球儿给这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了,刚刚还有点儿不落忍的心一下儿就没了,还瞧不起穷人?不是穷人见天儿的辛勤工作纳税养活你们这帮社会蛀虫,你们能活到现在?切!

    这些成天儿坐地铁的人,对这些程序自然是熟悉很多,一手交钱,一手拿票的跟那种自动生产线似的,也没算等多一会儿,就轮到他们了。

    买了票,找了一堆零钱,连着票和钱都塞给了男人。

    看着那一堆零钱,花花绿绿的,外带还有硬币,雷绍霆的脸更不对色了,平时消费他一般都是签单刷卡,实在需要付现金的时候儿,那剩下的零钱他也就就当小费了,压根儿就不要了,倒不是他有钱烧的,他就是喜欢钱包整洁的样子。

    这还不是有钱烧的是什么?

    “你拿着吧!”

    乔楚发现其实这男人挺事儿的,索性也没和她犟,她没带钱,什么都没带,今儿去学校,她怎么也得需要钱吃饭不是。

    买了票,男人搂着她就往入口儿走,乔楚一下儿把他拉住了。

    “干嘛去啊,这儿不就是入口儿吗?”

    “得到那边儿过安检!”

    “操!这地铁站也够事儿b的!”

    显然这地方儿是三爷完全不熟悉的世界,即便是那张俊脸都别扭成纸团儿了,也只能任由乔楚拉着他往那人多的地方儿扎。

    虽然没啥复杂东西,可是一个小袋子里还有要换的药呢,怎么也得从那红外线的监控设备下像模像样儿的走一把。

    “麻烦您,将袋子打开一下儿!”

    正要拿起过完了安检的塑料袋,却被站在机器边儿上的一个小男生儿给拦住了。

    打眼儿一看像是个实习生,一脸严肃的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海关查毒的呢。

    一腔热血对工作负责任的样子,那公事公办的架势俨然就是他亲爹来了,也该怎么着怎么着。

    其实对于他们这些知法守法的善良公民来说,真的觉得这些事儿就是狗长犄角整洋事儿,本来上班儿就着急着呢,还得被堵门口儿一天检查两边儿,搁谁谁都膈应。

    可膈应归膈应,规定是规定,既然坐地铁了,再麻烦你也得受着,乔楚打开袋子,举给那个实习生儿看。

    那实习生儿还真就挺负责任的,把那药一瓶一瓶儿的拿起来检查。

    其中有一个白色的瓶子只有刻度,没写什么东西,其实是章放自己配的药水儿,祛疤用的特别好,但是人家这是不外卖的,也就随便儿找个瓶子给装来的,因为他想出大天儿去也不可能想到这雷家三少坐地铁来了。

    “这是什么?”

    “药啊!”

    本来这俩人儿在这堆儿人里就够显眼的了,这被一拦下,更是惹了众多关注的目光。

    那看热闹外带擦猜测的眼神儿,反正有好有坏的议论纷纷的。

    “什么药?”

    “操!你有完没完啊?”

    雷绍霆怒了,本来进了站就一直不爽着呢,这jb小子还没眼没色的问个没完,怎么今儿就糟了这罪了呢,而且他怎么看都觉得那个实习生儿是看着乔楚长的漂亮才故意找茬儿,看丫脸都红了,这不就是假公济私吗?

    “绍霆,你干嘛啊!”乔楚一看这位爷急了,赶紧往后推他。

    这位爷哪儿受过这个啊,以他进中南海都不用受检查的,却在这儿被个二愣小子给按下检查,心里能爽才怪呢。

    乔楚又赶紧转头儿冲着那个实习生笑了笑,“这个真是消毒的药水,你看,我这儿手伤着呢,刚从军区总医院出来。”

    本来就被刚刚那人高马大的男人凶的有点儿肝儿颤,再对比眼么前儿这美女的良好态度,心下也觉得应该没啥事儿。

    实习生又仔细的端详了半天,许是也畏惧着旁边儿那个随时都要爆炸的男人,又和旁边儿那儿看着机器的人耳语了一阵儿,明显感觉那坐着的人有点儿嫌他事儿多似的,不耐烦儿的挥了挥手。

    其实这些人也看的人多了,一般对这种穿着光鲜,看起来很正常的人不怎么管的,见得多了,也多少有点儿侦察眼光了,也就这种实习生刚上岗,特别想做出成绩,看谁都像恐怖分子的紧张的工作状态,也难怪这老人儿看着他也觉得他有点儿忒较真儿。

    “行,你们走吧!”

    乔楚如获大释,她不是怕这小实习生,是怕身后这位随时会爆发的爷,现在时光能倒流,她是绝对不带和让这位爷进这地方儿的。

    死拉硬拽的把这位爷拉走,在检票那儿又给男人上了一堂普及知识的课程,才算是万里长征走一半儿了。

    等了一波儿人以后,来的第二趟才上了车,谁让他们坐的是全l市最拥挤的一号儿线呢。

    上车的时候儿,乔楚还特体贴的告诉男人别磕到了脑袋,那将近一米九的个子不小心还真得磕着,那大身板子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还真是的难为他了,现在虽说没有人多到能把人脸挤到玻璃上,但也确实是人挨人,人挤人的,站住了就不能动地儿了。

    虽然诸多不爽,可男人那胳膊揽着她的肩膀是一点儿都没放松,把她整个护在他与车门边儿的那个角儿上,紧紧的贴着她,简直就是想把她揉进身体里那样保护着。

    男人浓烈的气息就在头学了也没用,她什么时候儿能开上车,再学也来得及。

    这位爷是不是真的觉得谁都得跟他似的啊,含着金汤匙出生,未成年就能开着超级跑车到处泡妞儿了。

    “很奇怪?我又没车,学车干嘛啊。”

    “靠!你还挺有理,这都什么年头儿了?开车是基本生活技能好不好?”

    他还琢磨呢,那车库里摆着车呢,当初就交代了,那里面儿的车随便儿开,这妞儿好像一次都没动过,和他算计的也忒清楚了,合着是不会开。

    “以后再说吧,我是打算大学毕业了再学的。”

    “不行,现在就得学!”

    态度强硬,不容置疑。

    他可是一点儿都受不了她整天儿挤着这个破jb玩意儿满城溜达,平时开车的时候儿,偶尔也能瞥见路上那公交车里人挨人的架势,没成想这里更甚,她一天除了坐公车就是挤地铁,想着心里就犯堵。

    不行,说啥都得赶紧让她学开车,家里闲着那么多车呢,干嘛受这份儿洋罪!

    “还得去郊外上课,可麻烦了,我哪儿有时间啊。”

    乔楚瘪着嘴,也知道这男人说一不二那劲儿,犟也没用,就得说服教育才行。

    “谁让你去那儿学了啊,爷亲自教你!”

    “啥?那我还不如去驾校呢!”

    “靠!说什么呢?”

    “没有没有,其实我用车的地方儿也不多,平时你送我,等中间要是坐地铁公车什么的,就没这么多人了。”

    “少废话,必须学!”

    乔楚一头的黑线,让着男人教开车,就那张不饶人的嘴,还不见天儿的挨他损啊,她干嘛给自己找不痛快啊。

    “那考驾照也可难了,回头再说吧。”乔楚对于开车这事儿吧,还真就没啥激情,能拖就拖。

    “驾照的事儿爷给你办,你得先会开了才行。”

    “霸道!”

    乔楚控诉的嘟囔了一句,别过脸儿去了,正好儿到站的一个刹车,让乔楚身子一个不稳,一下儿就撞到男人那硬的跟石头似的胸肌上,磕的小脸儿都皱一块儿了。

    噗嗤——

    看到女人皱着的小脸儿,就觉得咋这么可爱呢,稀罕的揉了揉那柔软的发丝,郁结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抱好了!”把女人一直放在身侧的小胳膊抓过来圈上自己的腰,再把那小脑袋暗回了怀里。

    乔楚被摆了这么个姿势,也没反抗,反正抱着他是比较稳当一点儿。

    他发现这小女人是挺能拱他的火儿的,但有的时候儿又特别能消他的火儿,这么一会儿也不知道是适应了还是怎么的,反正怀里搂着他的妞儿,心情自然也好了起来。

    就这么依偎着,一直到广播里说,l大站到了,俩人儿才下了车。

    等从地铁站出来,外面儿也已经雨过天晴了,路上的人也都纷纷收起了雨伞,尽情的呼吸着雨后清新的味道。

    到了学校门口儿,男人依然圈着她,手也没松开的意思。

    “我到了。”

    乔楚微微一挣,这来来往往的都是同学,保不齐就有认识她的,关键是这个男人太显眼,不被看见都难,可这地铁站出口儿就是学校门口儿,连躲的地儿都没有。

    “…我真来不及了。”

    “爷大老远的送你上学,一点儿奖励都没有?”

    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从那压抑地铁站解脱出来挺高兴还是怎么的,又开始一脸阳光的耍上无赖了。

    乔楚都服了,这位爷一天怎么能想出那么多招儿来啊,还奖励?不是因为他,她能迟到吗?

    “…我真要迟到了!”

    乔楚掰着男人的手表看了看点儿差五分十点,跑着进去还赶得上,既然还有时间,就别迟到,不然这一到早晨的折腾就白搭了。

    男人俊脸凑了过来,扬了扬下巴,意思很明确。

    真是一点儿辙没有,这男人还能再无赖点儿,怎么闹腾了一个晚上,俩人儿的关系发生了颠覆的变化呢。

    到底哪里变了,乔楚也分不清楚,就觉得哪儿不一样了似的。

    闭着眼,踮起脚尖儿,冲着那带着青须胡茬儿的脸过去,想着应付一下儿。

    却没想到那恶劣男一歪头儿,正好儿唇与唇就对个正着。

    乔楚脸儿一红,赶紧挣开男人的胳膊,怒瞪着他一脸得逞的坏笑。

    “好了,乖乖上学去吧!”

    “无赖!”

    气鼓鼓的一路小跑儿奔着排练室去了,一路上都没抬头儿,生怕刚刚那一幕被谁看见了。

    女人刚走,雷绍霆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雷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是交管大队的齐队长,您的车在我们这儿!”

    ------题外话------

    昨天因为审核有一个地方没通过,更新有点儿晚,后来才发现的,各位亲不好意思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9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