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零四章 污了我的茶香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好在地铁口儿那边儿是东门,离着他们系的排练室挺近的,一溜烟儿的跑到了排练室,一看排练室的挂钟正好儿十点,气喘吁吁的乔楚长呼了一口气。

    一卡排练室里才来了没几个人,站在把杆儿的几个舞蹈系的女孩儿正压腿呢,还有一大部分人都没来,合着也就她这儿急的跟什么似的,人家别人该迟到就迟到,一点儿不含糊。

    这会儿欧阳老师从外面儿走了进来,环视了排练室这么几个人儿,眉头皱的紧,显然很不高兴。

    看到老师来,那帮舞蹈系的女孩儿们也都放下腿,围了过来,看着欧阳老师的眼睛都放着光。

    要说欧阳耀华,确实也算是l大的一号儿人物,人长得帅,不是那种特别粗犷的,而是谦谦君子那类的,五官也可以用眉清目秀来形容,身材比较清瘦,浑身透着那种艺术熏染的气质,习惯穿中国风的那种立领儿改良唐装,看起来有点儿还真有点儿脱尘谪仙的劲儿。

    也难怪这些舞蹈系的小女生们每天看到欧阳老师都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了,总好像有种想引起他注意的意思。

    虽然说这老师学生之间是不能谈恋爱的,可是这帮女孩儿们还就是喜欢他,枯燥的排练也变得特别令人期待了似的。

    乔楚也不下一次的听这帮女孩儿议论过,暗恋欧阳老师云云,不过听说他已经有未婚妻了,所以也不过就是单纯的想想得了,那表情羡慕中带着遗憾。

    总以为她们会以傍大款为首要目的呢,其实哪个女孩儿不渴望真正的爱情呢,有这样儒雅谦和的公子,谁也不想够着那大腹便便的土大款瞎使劲儿,也不过就是看透了,这个世界好男人太少了,没有十全十美的,也只能图一样儿了。

    “其他人呢?”欧阳老师不悦的问道。

    “那个…欧阳老师,她们昨天出去玩儿回来太晚,估计还没起呢。”

    其中一个女孩儿举手回答着,这帮女孩儿可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会给谁留面子,都说同行是冤家,这些骨子里都无限高傲劲儿的女孩儿们,不会真心的和身边儿的同行们走得很近的,所以说什么话也绝不会顾及很多。

    只见欧阳老师脸色更不好了,他向来不喜欢迟到的学生,这一拨拨儿的学生带下来,还真就是大一新生最不好带,毕竟还都不知道他的风格,现在学生欺负老师那是一来一来的,明里暗里的跟老师耍心眼儿,想方设法儿的和老师打游击战。

    艺术系的学生和其他的系还是有区别的,从大一可能就会自己跑出去联系商演,很多时候儿为了演出连正经的学科儿都逃,虽然学校也明令禁止,自己私自出去接商演是要受到处分的,可无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根本不可能完全扼杀得住这样的风气。

    “乔楚,你这手怎么弄的?”

    欧阳老师又扭过头儿来看到了站在嘴边儿上的乔楚,那四根儿手指头上都裹着纱布,看起来伤的不轻,不禁问道。

    “昨天练琴,琵琶弦断了,崩到了手。”

    乔楚想起昨天自己那没控制的劲头儿就后悔不已,折腾什么啊,折腾完了还不是照样儿该怎么着怎么着?不禁心里又怨怪起那个霸道男人,即便是今天一早两个人关系好像又恢复往昔,可心里还是对昨天晚上许乔的事儿犯着膈应呢,可那位爷就是能抓住她的脉,对她的身体太过熟稔,几下儿撩拨就让她败下阵来,也只有等一切都发生以后暗骂自己。

    旁边儿看着她手伤了的那帮女孩儿,都不禁倒吸着凉气,发出啧啧声儿,想想都跟着肉疼。

    “还有两周就演出了,你这手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一个礼拜也就差不多了,应该不会耽误演出的。”

    乔楚赶紧回答,她也联系了这么久了,可别真因为这事儿不能演出了。

    本来其实也不算眼中,除了抓盘子的时候儿划伤的地儿,指背上因为用琵琶弦儿给咯的有点儿肿,过两天应该也就没啥事儿儿了。

    “嗯,那还好,你这边儿琵琶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哎…你说你们啊,要么就生病不出现,要么就伤手伤脚,要么就压根儿给我见天儿的迟到…”

    欧阳老师其实原本话不算多,尤其是很少数落她们的,因为一个不悦的眼神儿,这帮学生也就知道咋回事儿儿了,根本不用那么多废话,虽然欧阳没有雷绍霆那种天生的王者气质和震慑力,但也绝对有那种一呼百应的能力。

    “对不起啊,欧阳老师。”

    别人她不知道,反正乔楚是觉得因为自己耽误排练的事儿,是挺过意不去的。

    “已然这样儿了,就别急了,怎么就都不懂得照顾自己呢。”

    低着头,知道欧阳老师也是因为着急排练的事儿,才这么有点儿怨怪的说的,毕竟这演出有什么差错也都是他这个做老师的担着,可是没办法,事儿都赶在这儿了。

    乔楚一想到自己的琵琶,就不禁心疼,那个霸道男人就那么生生把那琵琶给毁了,可是自己还真没法儿让他陪,在那三百万下,这男人把她给摔了都不是事儿。

    等手好了,还得合计着再去买一把吧,只是琴这东西,还真不是新的好,反倒用了很久的,弹起来才会没有那么生涩,音色才更好。

    又等了一会儿,剩下的舞蹈系的女孩儿们陆续都到了,看着欧阳老师沉的跟黑色大幕布似的脸,也都觉得理亏,连话都不敢说,吐着舌头,低着头儿,乖乖去换舞蹈鞋,站位去了。

    虽然乔楚不能弹琵琶,还是坚持着陪那些后面伴舞的人一起练习走位,一直忙乎到中午。

    边吃饭边琢磨着,昨儿就说要去御谭府辞职的事儿一下耽搁了,那正好儿今天去吧。

    今儿自己可算是一身轻,什么东西都没带,就兜儿里揣着那几十块钱,坐着公车晃荡到了御谭府。

    肖经理一般下午的时候儿都是在竹香园的,当初是他面试的自己,要说辞职,有人事部在那儿摆着呢,但她还是觉得还是先和肖经理说一声儿比较合适,毕竟当初自己很需要工作的时候儿,是肖经理一口答应了给她这份工作的,而且待遇很高不说,在这儿工作也很安全,御谭府很护着自己人,所以即便是在这儿当乐师形同卖艺,可除了上次那个叫钱顺的人,基本没有遭遇过什么骚扰。

    自己这儿没干多久,又张罗着辞职,多少显得有点儿不负责任。

    带着歉意敲门儿,却没有人,问了其他人才知道,肖经理在忙着晚上的宴会布置呢,乔楚又顺着人家给指的路,顺着画壁长廊一直走到了望海阁,要说这诚亲王府也真是不小,这竹香园和望海阁还显然是个大调角,着实让她找了好半天。

    望海阁是一个三层的古典楼阁,和上次拍卖会的宴会厅比是小了很多,挺适合私人聚会的,一共三层,一层是有自己的小厨房的,二层是准备间,到了三层才是个超级豪华的多功能厅,吃喝玩乐一条龙,麻雀虽小也是五脏俱全的。

    要在这儿宴请客人也就等于包下整栋楼阁,封闭式的,闲人免进。

    “乔小姐,你怎么来了?”

    乔楚发现,自打那次在竹香园和叶晓还有谭明轩见面那次,肖经理就不再称呼她名字了,而且很有礼貌的称呼她为乔小姐,说生疏了吧倒没觉得,就是多了一分谨慎恭敬,让乔楚有点儿不大适应。

    “肖经理,您先忙,一会儿再说也行。”

    看到肖劲忙的不可开交,乔楚善解人意的回答着,想着别耽误了人家招待客人的事儿,她多等一会儿倒没什么。

    肖劲所谓的忙也不过就是拿着对讲机来回调度,真正的体力活儿是用不上他的,这儿进进出出的服务员已经满够用了。

    “没关系,咱们那边儿说。”

    引领者乔楚走到多功能厅外面儿的沙发坐上,那边儿服务员也特别有眼力的端过来两杯茶,礼貌的放下施礼走人,绝对是训练有素。

    “乔小姐,有什么事儿尽管说!”

    “不好意思,肖经理,我今天来是要辞职的,当初来这儿工作是您面试的我,所以我想还是先跟您说一声儿。”

    “辞职?”

    肖劲眸中掠过一抹复杂的神情,像是预料到了,又像是有点儿诧异。

    乔楚自然是分不清肖劲多变的神色,可能他觉得如此高薪工作很难找到,这么轻易辞职的人应该不多。

    肖劲瞟了一眼她受伤的手,似有些了然般说道,“你是因为手受伤才要辞职?”

    “…也不是,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学校的课也开始紧张了,所以…”乔楚没法儿说太多,也只能拿课说事儿,可是当初排班儿的时候儿,她也都和肖经理安排好了的,根本不会耽误自己的课程,可这会儿又转回头儿这么说,很明显也就是个说辞了。

    肖劲略沉思着像是在想什么,乔楚又急忙说道,“其实这事儿我也觉得挺抱歉的,我知道这远没到合同期,还有怎么也应该提前一个月提出辞职的,是我太突然了。”

    肖劲一听乔楚这么说,急忙回答道,“乔小姐哪里话,我们尊重你的决定,毕竟课业比较重要,这样吧,你稍等一下,我这边儿处理一下,就带你去办离职手续。”

    乔楚没想到肖劲会如此痛快,自己心里本来还七上八下的想着合同没有期满的事儿呢。

    他之所以同意,也是因着谭总的吩咐,打从那天谭总到过竹香园喝茶,回来就提起了乔楚,说有一天乔楚要辞职就让她走,不用管什么合同的事儿。

    以他跟了谭明轩这么久,总隐隐的觉得谭总对这个乔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很难让谭总比较上心的女人,又为什么要放走呢?

    不过这也不是他可以管的事情,他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

    乔楚点了点头,便找个靠边儿的位置坐下来。

    “楚楚,你怎么在这儿?”

    “叶子姐!”

    乔楚没想到在这儿见到叶晓,不过想来这里是谭明轩的地界儿,作为好友的叶晓经常出现在这儿也没什么奇怪的,但还是觉得挺巧的。

    今天的叶晓打扮得很漂亮,湖蓝色的大一字领小洋装,裙摆处都死手工刺绣的古典花纹,头发盘的也很是复古,搭着这一身儿行头特别有一股东方女人的端庄大气。

    脸上的妆容也很是精致,淡淡的裸妆,本来就天生丽质,这会儿看着更有一种高不可攀的圣洁,要说这种清尘脱俗的感觉,到真和一个人有点儿像。

    “我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了,你怎么都不接?”叶晓在这儿看到乔楚自然是高兴,在她旁边儿落了座。

    “哦,我手机放在家忘带了。”

    “怪不得呢,我明天正式入职,所以请朋友过来小聚一下儿。”

    乔楚一听,又是聚会,她对聚会这俩字儿都打怵了,显然今天的聚会就在这望海阁,而她也在被邀请的行列。

    可这些上流社会的人,所谓的小聚,不请个百十号儿人也差不多,看着望海阁准备的档次规模,再加上叶晓这一身儿精心打扮的衣服,绝对不是乔楚这些普通人心里认知的小聚。

    低头儿一看自己这一身儿,也就是能逛菜市场的衣服,显得和这儿格格不入的,不免觉得有点儿不搭调。

    本来也想帮着忙乎忙乎的,可显然也帮不上什么忙,该准备的也都差不多了,随着叶晓进去各个地方儿最后验收了一下儿,叶晓满意的点点头,才拉着乔楚到一边儿喝茶去了。

    沂蒙那个山上哎,风光好…

    乔楚倒没想到如此时尚漂亮的叶晓,手机铃声儿竟然会是《沂蒙山小调》,听着不自觉的感到亲切。

    叶晓接起电话,“嗯,是我打的电话,晚上御谭府望海阁,一定得来哈,给姐姐提提气。”

    ……

    “不来后悔哈,你知道谁在我这儿吗?呵呵…等会儿啊。”

    叶晓笑呵呵儿的把手机递了过来,乔楚一愣,没接手机,问了一句,“啊?谁啊?”

    就听听筒那边儿男人低沉的声儿说道,“我!”

    简单的一个字儿,说的霸道,理所当然谁都应该知道是他一样。

    乔楚不用扫那屏幕上的名字也知道是那位爷了,没几个人能把一个字儿都能说出气势的,赶紧把电话接了过来。

    “哦。”

    “哦什么哦啊,听出是爷来了,就给回一个字儿?”

    那头儿男人阴阳怪气儿上了,怎么不想想他刚才不也一个字儿吗?

    不管男人太没事儿爱挑刺儿的劲儿,越过这句话,乔楚自顾自的说她的,“我和叶子姐在一块儿呢。”

    “嗯,本来要去学校接你呢。”

    “你的车找着了?”

    这位爷车的事儿吧,她还确实是挺关心的,毕竟这车也是因为送她来医院才弄丢的,那么贵的车要是真找不回来,她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债又得加上一笔的感觉。

    “没有!”

    没有?还有这位爷办不了的事儿?

    “哦。”

    “你跟那儿吧,我晚一点儿到!”

    答应了一声儿,便挂了电话。

    “楚楚,你和绍霆怎么样了?”

    “…挺好的。”

    思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和叶子姐说这事儿,上次因为和叶晓在医院掏心窝子说了两句珍惜你话,结果自己就彻底把那位爷惹怒了,再加上她与他之间的事情太过复杂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明白。

    “那就好,害我白担心了,你看这样儿多好啊,有情人就应该在一起的,既然喜欢就不应该顾虑那么多的不是吗?”叶晓深叹一声儿,似有所感。

    浅淡的一笑,点点头,她和雷绍霆也算不得什么有情人,打从开始也不是因为情开始的,不过看得出来,叶晓不过是在感慨她自己的事儿罢了,乔楚也没必要非得去辩驳什么。

    本来以为叶晓要请的是学校里的人呢,没想到雷绍霆也会来,那看来还得有其他的朋友,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雷绍霆也来这件事儿,非但没有给乔楚造成什么困扰,反倒让她挺踏实的。

    因为每一次所谓的聚会,但凡参见了,总得出现状况,不是受伤就是有什么误会,反正总有差头儿就对了,这反倒不如这位爷就在身边儿,可能反倒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现在天儿也黑的早了,好像转眼间,夜幕就翩然降临了,慵懒的一个下午,就在这一室茶香中度过了。

    喝喝茶,聊聊天儿,的确是个能让人宁心静气的好活动,也搭着昨天该折腾的也折腾完了,现在她和雷绍霆也算是暂时平稳,和谐阶段,所以乔楚也就放下了那一身的繁重,只专注于现在了,可比较起来,今天的叶晓好像有点儿心不在焉,虽然也是一句一句的和乔楚聊着,可却时不时的往门口儿看。

    随着时间推移,被邀请的人也都陆续的到了,有几个是乔楚看这挺面熟的,应该就是l大的老师,大部分还是不认识的,都是俊男美女,又是一场视觉盛宴。

    这来的人无不盛装出席,乔楚觉得自己这一身儿打扮确实有点儿不搭调了,本来她向来不是很在意别人的眼光的,如果别人的宴会也就算了,可是这是叶子姐的宴会,自己穿成这样儿怎么说也是让叶子姐失了面子的事儿,显得自己有点儿太随便了。

    可这叶子姐也是穿戴好了来的,不像上一次还有备用的衣服,她这都没地方儿找衣服去。

    索性就坐在角落里别来回走动了,反正不认识的人居多,她也说不上什么话。

    但有句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即便是你躲到角落里躲着,那些人也能冲破重重阻碍的飞过来羞辱你,那是一种瘾,以那种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的瘾。

    乔楚就看着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冲着她这边儿过来了,那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神儿,让她都不用左右看了,这三位是冲着她来的。

    “咦?这位小姐,穿成这样儿怎么也可以进来的?”其中一个声音尖尖的女人故意挑高了声音,为的就是吸引周围更多的目光。

    一般向来羞辱人的时候儿,那是巴不得有更多的人看见,他们心里才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周围一小撮儿人纷纷侧目,都冲着乔楚看了过来,严厉的鄙夷尽显。

    这些人要么是各个府的千金,要么就是小明星,小模特儿,总之都是走在时尚尖端的人物,参加这样的宴会,其实吃喝都是次要的,扩展交际也是一方面,主要的还是为了来这儿争奇斗艳的。

    在她们的眼里,如果你不时尚,那么你绝对就是一个大大的罪过,如果他们的眼神能够变成利刃,那么这会儿的乔楚估计已经体无完肤了。

    乔楚心里觉得自己穿成这样儿不合适完全是出于对叶晓的尊重而考虑的,她可没兴趣和这些人比。

    自然,她现在做的比谁都淡然,任凭这些人如何看待,她一点儿都不往心里去,依旧坐着,看她们还能说什么难听的。

    “这不是上次宴会跳肚皮舞的那个嘛?叫什么来的…冷美人儿,是吧?”另外一个瘦高的女人恍然想到似的,说完不禁不屑的一笑。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也难怪,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宴会,自然不知道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了,咱们还是谅解吧。”

    “…知道恐怕也买不起吧…”那个声音尖尖的女人瞧不起的眼神儿,好像羞辱乔楚真的能得快无尽快感一样。

    乔楚真的觉得这些人很是可笑,这电视上总会出现的桥段,她还真不相信生活中会有如此低劣的羞辱人的手法,可今儿算是见识到了。

    “几位,品评完了吗?品评完就可以走了,你们的香水味儿污了我了我的茶香了!”

    菱角般的唇上扬,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优雅中带着不可忽视的淡定气场,一句话倒噎的这几个找茬儿的女人一时语塞。

    “不就是个舞场的舞女来的?怎么?钓上了凯子了就硬气了?别以为能来参加这种宴会,你就是上层社会的人了。”瘦高个儿的女人不甘示弱,冷哼着,那张面具脸险些因为她撇嘴的表情掉下来二斤的粉。

    乔楚拿起茶杯,看了一眼,又嫌恶的拿到一边儿,抬头儿对上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不禁摇头。

    “这位小姐,您脸上的粉全都掉到我的茶杯里了,难道这就是您所谓的上层社会的人应该有的礼仪吗?”

    大声儿说话谁不会?

    她这么一句,大家的目光就齐刷刷儿的看着那张面具脸已经气的通红,不禁都纷纷耳语起来。

    那女人也有点儿恼羞成怒,端起茶杯就要冲着乔楚泼过去了。

    “滚远点!”

    男人一声儿怒喝,带着无尽的震慑,那本来要泼过去的水因为那主人手一抖,全都洒在了自己身上。

    看热闹的人全都瞬间噤了声儿,那男人瞬身都散发着王者霸气,让人看着都不寒而栗,而能进来这里的人多少都是见过点儿市面的,自然也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钻石王老五里的极品,l市二世祖里拔头勾的人物,雷三少。

    一进门儿,那眼睛就跟装了追踪器似的,即便这儿围了不少人,可他还是一眼便看到了那个一身白色白衣的女人端坐在沙发座,被一群妖魔鬼怪围着,想来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事儿,这些人的嘴脸他见得多了。

    哪儿***都有贱人,八成儿就是见人下菜碟儿呢,竟然欺负他的女人。

    “…三…三少…”

    “操!赶紧他妈滚蛋!”

    那刚刚还叫嚣的猛的三个女人这会儿全都麻爪儿了,脑门儿的冷汗都出来了,这哪儿成想这不起眼儿的女人竟然是雷三少的女人,这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吗?

    浑身哆嗦着,往后退了几步,可要真就这么走了,那以后前途可就全毁了,可不走,难道前途就保住了?

    乔楚一看这位爷肃杀的眼神儿,心里也一突突,这些女人固然可恶,但终究也就是痛快痛快嘴,也保不齐哪儿都会有这样的贱人出现,这么生气哪儿是个头儿啊,她都没生气,这位爷更是没必要计较的。

    “绍霆,我没事儿!”

    急忙站起身来,拉住了男人的胳膊,怕他一会儿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毕竟是叶晓的聚会,闹的不愉快不好。

    雷绍霆一扯,将乔楚带入怀里,刚刚冷冽的眼神瞬间柔和几分。

    男人这么一嗓子,本来在另一边儿聊天儿的叶晓也闻声赶了过来,一看这状况,不问也知道,肯定是有不开眼的得罪了这位爷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得罪了乔楚了,不然三爷也不至于跟这帮女的计较什么,他是压根儿都不可能理的。

    “怎么回事儿啊?”

    那三个已经吓的浑身哆嗦的女人,看到叶晓就像看到救星似的,毕竟是她们是叶晓请来的客人,这雷三少再怎么样也得估计一下儿叶大小姐的面子吧。

    这几个都是最近刚刚蹿红的模特儿,人气正旺,自然人也有些飘飘然起来,做事儿不经大脑也是这些人的通病,确实也上不了什么台面儿。

    “叶子姐,我们有眼无珠,不认识这位小姐,所以产生点儿误会,您看…”

    一边儿手拉了拉男人的衣袖,一边儿笑着对叶晓说,“叶子姐,真没什么事儿。”

    雷绍霆被女人这么一拽,火儿也压了点儿,毕竟是叶晓的局,事儿也不能做得太过,不过这三个人甭管是做什么的,也别想再有什么前途可言了,不过这都没必要在这儿说出来而已。

    叶晓美目扫过三个女人,冷冷的一笑,“乔楚是我的妹妹,我妹妹大度,可不代表我也大度,我想将来的模特界乃至娱乐圈,都不会再见到三位了。”

    三个女人一下儿犹如遭到灭顶之灾的绝望,这句话无疑是给她们的人生都判了死刑,叶晓说的是模特界,其实她们心里清楚,模特界混不下去,代表着她们什么地儿都混不下去了,只能卷铺盖卷儿回老家了。

    “叶子姐,叶子姐,我们知错了,我们真的错了。”

    虽然这么多人看着,可这三个人恨不得都要跪下去求了,可有用吗?

    “秦小姐,秦小姐,您要帮帮我们,救救我们。”

    三个人又转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出现的秦子珊,被这三个人这么一求,秦子珊脸上顿时一瞬的尴尬,随即又冷下脸来,退了两步,厌恶的看着三个女人,不说话。

    “秦小姐,秦小姐,您…”

    “肖经理,还不把人拉出去!”

    没等三个人说完,叶晓大喊一声儿,肖劲便已经带着外面儿的几个黑衣的安保人员跑了进来。

    呜咽声儿渐行渐远,宴会又慢慢恢复了正常,大家又各自吃喝,就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许是这样的事情在这种上流社会里屡见不鲜吧,一句话,便能改变人一生的命运。

    不过乔楚也不会去同情那三个女人,并不是因为她们三个得罪了她,以她们三个人的所作所为,即便没有这一次,也有下一次,性格决定命运,这是早晚的事儿。

    一切归于平息,乔楚也松了一口气,起码没有因为她的事儿让这男人动怒,不然不会这么几句话就打发了。

    转身却对上了秦子珊那复杂的目光,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雷绍霆,似是有很多话要说,那美目中流转着一抹伤楚。

    想着刚刚三个人求秦子珊的一幕,也确实比较容易让人误会,乔楚也自然看得出来,秦子珊担心着雷绍霆误会她。

    这份心思,看在乔楚眼里只有同情,她没有资格去评判谁对谁错,或者像上次一样做那种将男人让出去的傻事儿,那男人怎么可能是她能随便推的起的。

    不过,体谅这份心思的她,还是借故说要去洗手间,给秦子珊留出了点儿时间,也不算帮她吧,只是同情她那份痴傻而已。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哦,又乃们的鼓励,某倾才能走到今天!

    已经一点多了,好困,打着滚儿的大么么,求爱抚…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9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