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零七章 郎有情妹有意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夜空,经过一天淅淅沥沥的雨水洗礼,月色变得格外皎洁柔和,晚风中还夹在着一股潮潮的卷着落叶的萧索味道,北方天儿冷的早,十月份已经感受到了秋末初冬的凉意了。

    雷绍霆拿过黑色的风衣披在有些瑟瑟发抖的小女人身上,那纤细的小身子骨儿,完全被裹在了他那半截儿风衣里,像极了那种穿着黑色斗篷,骑着神奇扫把四处飞的小魔女一样,刚从二次元的世界里忽然就飞到了现实,在配上那双灵动的大眼,不时的眨啊眨的,特别可爱。

    乔楚看着男人正盯着她上下打量的眼神儿,满眼的笑意,不禁纳闷儿,这男人最近还真是爱笑,什么事儿都能让他笑上一出儿。

    不过他笑起来确实很好看,刀削斧刻的完美五官,本来开始觉得这样完美五官就是为了他冷峻的表情而设计的,后来才发现,原来他的笑容,完全有让千年寒冰消融的力量,尤其是破冰的那一刹那,很魅惑,很有人味儿.

    一路上就被男人这么搂着到了停车场,那半幅身体的重量特别恶劣的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这位爷还不觉毛病似的,把她跟抓个小鸡崽子似的圈在他的咯吱窝,不时的还亲吻着她已经被风吹乱的头发。

    心里不禁懊恼不已,刚刚偷听到的话,本来还感觉很窝心的,这会儿一碰到这恶质男算是彻底糟心了,这男人特别会从身心各方面都摧残她。

    不过想想今天这事儿太过诡异,乱七八糟的事儿让人应接不暇,更加根深蒂固的让乔楚认定了,宴无好宴,尤其是这些有钱人家办的宴会,以后还是能躲就躲,就算主角是别人,也没准儿让人当跑龙套的给抓了壮丁儿,硬要让你演点儿什么,那种感觉真心不好过.

    “想什么呢?妞儿?”

    “我在想叶子姐和欧阳老师的事儿,难怪我觉得他们两个气场很像,也许冥冥中早有注定!他们之间一定有很美的故事。”

    乔楚这话到说的是心里话,许是最近缠绵悱恻的韩剧看多了,只两个人的眼神儿,她都能勾勒出一幅画面,联想出一个故事的感觉.

    “你们这帮小女孩儿见天儿的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要么就是那写无聊透道。

    “兰博基尼的aventador,它还有个名字叫恶魔之眼!”

    恶魔之眼?

    天,还真就让她给猜对了,果然是这位爷的车,简直太符合风格了。

    原来那辆车虽然也很拉风,也很酷,但是不如这车更彰显这位爷的真实个性。

    乔楚看看车,再看看男人,看完了男人再看看车,两相比较着,点了点头,嘴里还小声儿嘀咕着。

    “像…真像。”

    不过再小声儿嘀咕,也逃不过有着过人耳力的雷三少,一听小妞儿这话,不就是说的他是恶魔呢吗?

    本来都走到车门的爷又折了回来,曲起手指在那小脑门儿一顿儿磕打。

    “你这是说小爷是恶魔呢?不想活了吧你?”

    “我是说像恶魔,我又没说像你,哪儿有自己找补这事儿的?”

    乔楚难得顽皮的吐了吐舌头,急忙跑到副驾驶那边儿,躲开男人的魔爪。

    “嘿!你这女人!”雷绍霆横楞着眉,佯装怒意。

    随后儿走回架势的一边儿上了车,车都发动了,见那女人还在外面儿站着呢,不禁手下一控,将敞篷打开。

    “干嘛呢?傻啦?”

    “…那个,这车门儿我不会开!”

    “笨死算了!”

    男人睨了那小女人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男人操控下,那帅气的剪式门儿打开,乔楚傻傻的钻进了副驾驶。

    牛逼的硬敞篷跑车,科技感十足,坐进里面,那中控台的灯光一亮,整个感觉就跟置身太空舱里似的。

    切!什么车不能开啊,用不用这么骚包啊!

    开车上路,三环上灯火通明,暖黄的路灯蜿蜒成河。

    一路徐行,小风儿吹着,别提多美了。

    乔楚一直幻想着在深夜的时候儿能够在l市的三环上游车河,看着那耸立入云的摩天大厦在暗夜里隐匿,只剩下楼体上那绚烂的霓虹闪烁,再配上那晚风拂面,走上那么一圈儿,l市的繁华便可尽收眼底。

    只听一阵儿特别有科技感的声音,那敞篷跟变魔术似的又扣了回来,把那美妙夜景儿彻底掩盖了。

    “干嘛关起来啊!”乔楚正看的兴起,随口说道。

    “操!你也不怕风大把你给刮跑了,这都啥季节了,开敞篷车那不跟傻逼似的?”

    乔楚撇了撇嘴,风是大点儿,可夜景也确实美啊。

    不过这位爷说的那种傻逼她也见过,大风小嚎儿的照样儿开着敞篷,音响声儿还放的震着一溜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开敞篷车了似的。

    不过现在为了满足各个阶层人们的虚荣心理,很多便宜的车也有配上敞篷的,一般这么干的,那车都贵不到哪儿去。

    她是不懂车啦,但是她知道那样儿是挺傻的。

    这边儿谈笑风生,可那边儿停车场的暗影里,一双妒恨的眼,就那么盯着那对你侬我侬的男女,直到那辆黑色飒气的超级跑车离开了视线,她依旧还在那儿呆呆的站着,好似定住了一般.

    绍霆...

    这个名字现在有了其他的意义了,看来是成了某人的专属.

    多可笑,多年的经营,却被那个只认识了两个月的女人给毁了.

    那总是冷峻的面容,只会对那个女人笑.

    双眸中的温柔也只有在看着那个女人时才会有.

    到最后,自己只不过是个笑料而已.

    陷进掌心的指甲刮的肉生疼,却还是不敌心痛的万分之一.

    不能放手,正如现在紧攥着的拳头,就是不想放手.

    望着那辆车绝尘而去的方向,美丽的杏核眼中浮现出来阴测测的光芒.

    她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平衡一下此刻如翻江倒海的思绪,她决不能让这孤独的浪潮只淹没她一个人.

    乔楚,你觉得经过这件事之后,你还可以和雷绍霆毫无芥蒂的生活在一起吗?

    进了门儿,开了灯,还没换鞋,抬头而一看,房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谁收拾的啊?”

    乔楚不得不奇怪,本来这一路还哀叹着自己晚上还要命苦的收拾房间呢.

    这男人是很注重**的人,应该也不会请什么小时工来,这总不会是这位爷自己收拾的吧?

    乔楚甩甩头,立即推翻了这个想法,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指望这位爷下手干活儿那简直是天上下红雨的事儿。

    “你猜!”

    “是不是陈君姐来啦?”

    这会儿乔楚能想到的也只有她了,在这儿住了这么久,她一次都没见过有定期来打扫的人,除了每天来喂养那鲨鱼的工人,不过那边儿另外有一个侧门,从哪儿无法通往这个院子,也自然更不能靠近房间.

    “再猜!”

    “你们家的管家来收拾的?”

    她记得上次秦子珊堵着门儿时,好像是跟着雷府的管家来的,不是陈君也跑不了雷家的人了。

    “笨!”

    男人换了鞋先进去了,压根儿也没有想告诉她的意思.

    他就说嘛,这女人向来没眼力,哎。

    乔楚换了鞋也跟着走进去,脑袋想破了也想不出,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不用她收拾了,倒是省事儿了。

    可突然想起来她的那心爱的琵琶,那个死无全尸的琵琶.

    “我的琵琶呢?”

    “扔啦!”

    “为什么啊,怎么能扔了呢?”乔楚嘴角立刻耷拉下来,一副小苦相儿.

    “都坏了还留着干嘛?”雷绍霆回答的理所当然,他扔的时候儿还真就留心看了一下儿,在他那手劲儿下,想要个全尸都难,何况还想留着用,那是更不可能了。

    乔楚有点儿失落的低着头,小模样儿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水泽的眸子里远没有刚刚看到那怪兽级跑车时灵动的光芒。

    她也知道那琵琶是救不回来了,也就是想留个念想儿。

    “谁收拾的?你能问问他扔到哪儿了吗?”

    “扔外面垃圾箱了,这会儿早就收走了,上哪儿找去?”

    想哭,真是想哭,她不是想矫情这劲儿,也知道没法儿怪这男人,可就是想哭。

    男人过来把女人身上那大大的黑色风衣脱了下来,搭在沙发上,却眼瞅着女人那眼底慢慢积攒起来的雾气,一下儿心里有点儿慌。

    “怎么了这是?”把那个瘪着嘴眼瞅着就要噼里啪啦掉眼泪儿的女人拥进怀里,安抚的一下儿一下儿摩挲着那单薄的后背。

    闻着男人那熟悉的气息,再这么被抱着,本来泪崩边缘的乔楚是彻底控制不住了,眼泪儿顺着眼角儿就流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委屈,这一天忙忙叨叨的,也没容她喘口气儿好好儿的坐在那儿单独委屈一会儿,连轴儿转的连歇歇的时间都没有.

    她是说了,不管以后怎么样,两个人都要好好儿的,所以她不想去纠结这男人犯的错误了,本来她也没什么资格去怨怪他,可是她这会儿流眼泪,就算是悼念一下儿那离她而去的琵琶吧.

    男人有点儿不知所措,刚刚不还好好儿的吗?怎么这会儿哭的这么委屈?

    “行行行,爷不该把那玩意儿扔了,爷回头赔你一个行不?别哭了!”

    喟叹一声,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是一点儿辙没有。

    “是你扔的?”

    “嗯!

    哝哝的鼻音儿,沙哑的声音,怎么听都觉得这妞儿委屈大发了。

    扬起的小脸儿,水蒙蒙的眼,白里透粉的颊,微启的樱唇还微微颤抖着,更是让他看着心疼不已。

    他怎么就这么欠呢,早知道招来这妞儿一顿的哭,就不应该扔的,等她回来扔呗!

    ”那房间是你收拾的?“

    乔楚这会儿都顾不得哭了,因为眼么前这事儿更让她惊奇,脑袋一转,听出了话茬儿.

    ”你以为呢!“

    天上下红雨了,真真儿的下了一天的红雨!

    想想这位总是高高在上的爷,蹲在那儿一点点儿的捡那碎片,就觉得那景象简直叹为观止。

    他难道没去公司,直接回家来收拾的房间?看着这一尘不染的房间,简直堪称专业级的,看来是小看这个男人了,如果他这个二世祖的职业丢了,去做保洁应该也能养活自己,那是她在哪儿看的图片来的,国外一家搬家公司全是帅哥,看的人心跳加速,以这位爷的外形条件,生意一定好。

    ”张着大嘴什么意思啊?“

    ”这房间所有都是你收拾的?“乔楚还是不敢置信的又问了一遍,大大的眼睛就那么看着他,似是特别把这个当个事儿似的。

    ”是是是,你这女人烦不烦啊!“

    忽然被女人真挚的眼神儿盯的有点儿不自在,本来抱着她的胳膊放了下来,转身儿揉了揉那一头蓬松微卷的头发,奔楼上去了.

    是她眼花了吗?还是哭的太忘我而产生幻觉了?

    为什么那男人转身之际,她好像看到那俊脸上竟然飘起来一抹很难为情的红色?

    这个发现简直让乔楚震撼到了,逆了,简直逆了天了.

    这男人的样子也忒…

    忒萌了吧。

    对,这会儿,乔楚能想到的词儿就是萌,他竟然会脸红?

    估计楼上雷三少要知道乔楚用萌这词儿形容他,跳楼的心都得有了,一个爷们儿,一个纯爷们儿,一个像雷三少这样的纯爷们儿,怎么也不会和萌搭上边儿。

    乔楚有点儿瞠目结舌的,张着大嘴半天没合上,这砸了一地的碎片,她收拾过,大片的扫把扫不动,吸尘器吸不了,还真就得蹲在那儿一片片儿的捡起来,然后再收拾那写碎渣子,真难为这位爷,就那么一点点儿捡的。

    一人摔一次,一人收拾一次,扯平了。

    终于在这个屋檐下,头一次找到了公平的感觉。

    乔楚也顾不得心疼那琵琶了,既然已经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想也没有用。

    累了一天,也折腾了一天,还是上楼洗个澡舒服一些。

    看看手上缠的纱布,美目一转,跑到厨房抽出一两个塑料的一次性手套,套到书上再皮筋儿一嘞,把口儿封上,还真是什么都不耽误。

    心里窃喜着自己还真是别出心裁,挺有创意的,这会儿心情也因为看到这位爷的劳动成果而多云转晴,美滋滋儿的上了楼,奔着她的小客房去了。

    到了房间门口儿,偷瞄了一下儿男人的房间,房门紧闭,没什么动静儿,这位爷不会自个儿关上门儿害羞去了吧,想想那景儿都挺可乐的。

    伸展着腰肢进了门儿,也没停歇,速度脱了衣服进了浴室。

    这有钱人家就是奢侈,恨不得每间浴室都准备个洗衣机,乔楚也养成了习惯,换下来的衣服就往里面儿一扔,就便就洗了,这是她今日事今日毕的个性,谁让这地方儿确实什么都方便呢。

    热气腾腾的水冲刷掉了一天的疲劳,心想着,自己再怎么抗造,也不能这么折腾下去了,答应过奶奶会好好照顾自己,保护好自己的,首先就得从自己的身体保护起来,不能再受伤了。

    下定决心,从现在做起吧。

    虽然手上戴着塑料手套,乔楚还是因为刚刚下的决心多加注意了,不去贪恋那温和的水冲着自己舒服的感觉,洗完速度的出来了。

    围着浴巾走出浴室,将那长及腰间的长发裹在毛巾了,温和的擦拭着。

    平时不怎么注重打扮的她,对这一头长发还真是挺注意保养的,除了定期会给自己做发膜,擦头发的时候也格外注意,只用毛巾裹起来慢慢吸干水分,而不是着急的时候胡乱的揉搓着那样擦,所以经过她这么多年养成的好习惯,就算头发长到腰,却一点儿没有干枯分叉的.

    白翎经常摸着她的一头长发艳羡不已,说着她的头发要是稍微抹点儿那种特质的发油,就可以直接拉去拍广告了,而白翎则是那种头发特别细,特别软的,短发时蓬松有型儿,可是留长了,就贴在头皮上,更显的头发少得可怜,所以每次见面都会对着她的幽黑长发哀嚎上一阵儿.

    走到衣柜前,准备拿一件换的衣服,可打开门完全傻眼。

    衣柜里空空如也,连根毛儿都没有了。

    这…

    这会儿恨自己手怎么那么欠,刚刚怎么就那么勤快,把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洗了呢?

    看看身上裹着的这条浴巾,盖得住上面盖不住下面的,里面儿完全真空的,这男人不会把她的衣服都给扔了吧。

    床头柜的抽屉里拉开,吹风机也没了。

    她进门儿就习惯性的奔着浴室了,竟然都没发觉房间里有什么变化,果然不是自己的家,根本就不操心,东西没了都不知道。

    这心也是够大的了。

    那一头儿,雷三少被那女人那么追问弄的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上了楼,接了几个电话,又拨通几个电话。

    本以为一会儿那妞儿就上来了,可是这电话也打了半天了,事儿处理完了,她还没上来,不知道这又是在下面儿发什么傻呢,难道进门儿什么都不干,看韩剧去了?

    关于乔楚见天儿追着看韩剧的事儿,他也是知道的,平时他忙着,她就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电视,好几次还看到她追着剧情到了动情处,跟那儿抹眼泪儿,他就觉得这妞儿真有意思,跟他这儿总是挺硬气的,倒是看到那些虚无缥缈的故事,总跟着鼻涕一把眼泪儿一把的,每次都得是他过去一边儿笑话着,一边儿给她抹眼泪儿,每到那个时候儿,自个儿就觉得跟养个小闺女儿似的,心里别提多软了。

    估计这会儿那可怜的小模样儿又哭上了吧?

    放下手机,起身准备去看看那小东西,一开门儿不禁倒吸一口气,那小人儿就裹着一条白色浴巾站在了他的门口儿。

    长长的头发,这会儿还潮湿着成一缕一缕的,披散在肩膀上,本来那浴巾就雪白色,却衬得女人那如玉的肌肤近乎透明的泛着诱人的光泽。

    不施粉黛的纯净面庞,刚刚开门那一刹那她的动作好像是正踌躇着要不要敲门,这会儿却因为门突然被打开而吓了一跳,眼睛睁的大大的,显得特别的无辜和懵懂,微微上翘的嘴唇就像刚刚从清泉里清洗过的樱桃,红的动人心魄,让人忍不住要去品尝那甜美滋味。

    喉头一紧,嗓子眼儿一阵阵儿的干涩,不禁喉结滚动着,再滚动着.

    这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这会儿他竟然有点儿看呆了。

    操!雷绍霆,你至不至于啊,美人在眼前,光看哪儿过瘾啊,这就得动手儿啊!

    乔楚也没成想刚要敲门儿,这男人就正好儿开门儿,今儿这正好儿的事儿还真多。

    她也是琢磨半天还是过来问问自己的衣服,虽然裸睡很健康,但是她自打和小桃开始在一起,还是习惯了穿睡衣了,再说今儿不来问,明儿早晨照样儿没得穿,可是犹豫半天敲不敲门儿,总觉得这会儿的自己就是那喜洋洋,亲自给灰太狼送上门儿的感觉。

    ”那个…我的衣服…唔…“

    那唇发了狠的一下儿衔住了她的,吮吸了两下,那小滋味太过美妙,简直让他欲罢不能。

    将那个还沉迷于那个吻中的迷糊儿女人一打横儿抱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奔着那黑金大床而去。

    等不了了,一点儿都等不了了。

    那满身的馨香,缭绕在鼻尖,似一只只小手儿,一下儿一下儿的撩拨着他的**。

    男人已经容不得说什么了,这样一副小模样儿,太特么的能勾人了。

    这可不是他强迫的,绝对是送上门儿的一道美餐,那他不享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虽然左右这妞儿也逃不过他的魔爪,可这会儿的感觉不一样,相当的不一样。

    浴巾散落,那玉体横陈的美景儿尽收眼底,那犹如天工巧匠勾勒出来的玲珑曼妙,简直让他兽血沸腾了。

    ”妖儿,这是你自己送上门儿的!“

    ”…雷绍霆,你…你坏蛋…你早有预谋的…你…你把我的衣服放哪儿去了?“

    乔楚已经在那双粗粝的大手游移下,浑身无法自控的战粟起来,说起话来也有点儿断断续续。

    ”你现在要衣服穿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男人邪恶的笑着,在那小小的耳垂上恶劣的磨蹭着,让她本就断续的声音更加轻啜着,呼吸变的急促。

    他比她自己都了解她的身体一般,仿佛就能掌控她身体所有的神经,跟随着他那是儿轻柔,时而急切的吻,变的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那火热的唇衔住左侧那抹绯红,仔细噬咬,将两人之间的热度再次升高。

    ”…嗯…哼…“

    那暧昧至极的声音从自那樱唇倾泻而出,那软糯的音色令人迷醉。

    乔楚感觉浑身一阵阵儿的酥麻,像是通了高压电流一般,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颤抖着,自下蹿升出一股火儿,以燎原之势瞬间滚烫了周身每个角落,那是一种空虚,渴望交织在一起的感觉,小手嵌在那丝缎的床单中,尽管紧咬着下唇,那一声声儿的嘤咛依旧可以破唇而出。

    ”妖儿,想要吗?“

    男人依旧那修长的手指,轻捻着另外一边,那声音犹如附上了蛊惑人心的魔音,在她耳边呵着气,撩着痒。

    忍着,她拼命的忍着,如果情不自禁的嗯出声儿,她就得钻进地缝儿了。

    小脸儿别过一边儿,躲开男人那灵活的在她耳周频繁出入的舌,不自主的扭动着,避着他罪恶的犹如灵蛇般在密地穿行的指.

    雷绍霆这会儿起了兴儿,存心就是想逗她,不过这也是压着自个儿那快爆了的**,强在这儿撩扯这妞儿呢。

    ”不想要?“

    所有动作戛然而止,幽深的双眸直直的看着那意识有些涣散的小人儿。

    倏然,空虚的感觉自四面袭来,乔楚猛的睁开眼,懵懂眼神有丝丝的诧异。

    男人嘿嘿儿的坏笑,指腹在那弹性十足的皮肤上似弹钢琴似的,轻触后又放开,就那是用那轻飘飘的羽毛一下儿一下儿的撩拨着那点子星星之火,差一点儿,其实就差那么一点点儿,那火儿就能腾一下儿燃烧起来。

    而这会儿男人就充分发挥着他恶魔的本质,总是在那马上要燃起来的时候儿适时的抽离,在爆发的临界点生生的就叫了停,紧接着再一次从头儿开始。

    几次下来,乔楚已经被弄的气喘连连,无所适从。

    ”叫声好哥哥,哥哥让你舒服…“

    ”…嗯…不…哼…“

    ”快叫…叫好哥哥,嗯?“

    雷绍霆敢保证,即便是她不叫,他也绝忍不住了,因为那迷离的大眼太过媚惑,已经让他欲血贲张到快要爆炸的地步,虽说是撩拨她,却真真儿的把自己也给憋了个半死。

    不成了,等不了了,他身体每个细胞都在咆哮着,那种浓浓的渴望已经铺天盖地的要把他淹没了。

    在那雷电交接的一刹那,在那炙热与温湿马上衔接的一刹那,女人那柔的不能再柔,媚的不能再媚的几乎哼唧的小声儿溢出了那足可以让男人兽血奔腾的话语。

    ”…好…哥哥…“

    低吼一声,吻上那说出这撩人心魄的唇,死命纠缠,齿沫相濡…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郎有情妹儿有意,小灯一闭,哎呀我去!

    注定又似一场惊涛骇浪,缠绵旖旎的不眠夜...

    ------题外话------

    不好意思,传晚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9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