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章 谈恋爱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要说雷绍霆这人有的时候儿挺有意思的,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他,坐在钱堆儿上挑着龙肝凤胆换着样儿吃的爷,这会儿竟然一碗素面也能给打发了,而且吃的还津津有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那碗里添了大烟叶儿的拉面似的,让人吃上瘾呢。

    乔楚就坐在埋头儿吃面的男人对面儿,看着他钟爱那碗面的样子,不禁怔怔的发愣。

    “你怎么回趟家还饿肚子了?”乔楚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老爷子虐待呗,不让我们吃饭!”

    噗——

    谁敢虐待这位爷啊,乔楚听了不禁笑了起来。

    “笑毛儿啊,真事儿!”

    雷绍霆看着对面那妞儿的笑颜,心里就一阵阵儿的暖和,禁不住跟她逗。

    看着男人煞有架势的好像真是被虐待惨了才回来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学校罚站了一个下午的小学生,回家寻求安慰来了。

    忍不住说了一声儿,“你别吃太多,晚上该消化不好了!”

    幸好她没做太多,不然瞅着这位爷眼瞅着是那种有多少吃多少的架势。

    “那怕什么啊?我这不得补充体力嘛,不然一会儿你欲求不满,显得爷多不敬业啊?”

    男人把那小黄嗑儿唠的是一本正经的,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乔楚不禁撇嘴,对于男人三句不离裤裆那点儿事儿,真是除了翻白眼儿没有什么处理方法,跟他掰扯吧,人家那正等着你跟他讨论这事儿呢,所以也只能自己吃瘪,保持沉默,然后走为上!

    “哪儿去啊!”

    “我上楼!”

    乔楚红着脸,衣服懒得理他的样子,她这个度掌握的还是挺好的,心里算准了,这么甩脸子上楼,这位爷八成儿是不会发什么火儿,要是高兴,兴许还能哄两句,她倒不是为了那几句哄的话,她是真不知道这种话应该怎么接。

    因为每到这男人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儿,她心里就总有一股子理亏的感觉。

    这床上的事儿,是俩人的事儿,打从一开始,她也没有从身体上排斥过这个男人,从开始因为疼而被动承受,到现在慢慢的适应,她不得不承认,虽然会累到虚脱,但是感觉不坏。

    所以这话要是接着说,这位爷能把她在床上的表现一个一个拿出来说事儿,除了害臊的想找个地缝儿钻,实在是没别的想法儿。

    “不准走,坐那儿坐那儿!”

    雷绍霆佯怒的命令着,板着俊脸,冲着她勾勾手指。

    乔楚定住脚步就那么看着他,好像是坚持着什么,到最后还是雷绍霆长叹一声儿,“行行行,爷不说了行了吧,快点儿坐这儿!”

    撇了撇嘴,乔楚又坐回来了原处,紧跟着,这位爷就跟了一句。

    “爷一会儿直接做!”

    ……

    两个小时后,那回响着媚惑呻吟以及肌肤相撞的靡靡之音才算稍稍停歇,不出意外的,楚楚小白兔儿便被那头整天欲求不满的饿狼扑倒后吃干抹净了。

    这会儿,那软塌塌的小身子通体都泛着激烈欢爱后的绯红,淡淡的自那如玉的肌肤上透了出来,那一层薄汗在灯光下也如钻石般璀璨,形成一层诱人的光晕。

    一点儿也使不上力气的乔楚这会儿连眼皮都觉得累,半眯着眼低低的喘气,努力的平复着刚刚那攀上云端的激烈,懒懒的靠在那炙热的怀里,小脸儿贴着那潮潮热热的皮肤,长睫上残留着迷蒙的一层水雾,晶莹剔透的像是清晨花身上的露珠儿,随着睫毛清颤闪着光泽。

    “乔…”

    雷绍霆揽着怀里那软的如棉絮般的小人儿,修长的手指一遍遍的描摹着那玲珑的曲线,心里忽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想着如果有一天不能这样抚摸着她会是什么样子,叫着她的声音都不禁跟着有点儿微颤了起来。

    “嗯?”乔楚懒懒的应着,已经虚脱无力的她,心跳却被这男人叫的莫名漏了一拍。

    在那天昏迷间,听到男人如此叫她,焦急,心痛,疼惜,那语气离的她太近,太真实,心里忽然涌现出一股真的被珍视着的感觉。

    她知道那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可这从未有过的称呼,在她心里好似象征着什么一样,她很喜欢,很喜欢,心里禁不住一软再软。

    “乔…”

    “嗯…”

    “乔…”

    男人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在她头的是什么意思,俏丽的眉紧皱着,努力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顺着迷人的曲线一路轻划,轻触着那蜿蜒紧致,邪恶又直接。

    “是这儿的…”

    乔楚倒吸一口气,困倦的大眼突然的睁了开来,瞪得大大的,脸腾的就像燃起了一团火,那忽然被侵入的感觉,就跟通了电流一般把她昏昏欲睡的脑袋给一下儿打醒,让她完全明白过来男人嘴里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那俊脸就在眼前越来越放大,对上那如黑曜石般的幽深双眸,乔楚羞涩的避无可避,心狂跳着,简直要呼之欲出了。

    可接下来眼前的情景却让她每一个细胞都跟着震颤起来,那电流犹如带着烫人的火顺便爬上她的四肢百骸,男人正将那湿漉漉的手指,像是享受般放在嘴里品尝着,紧接着又遂不及防的吻上她的唇,那两个人掺杂在一起的味道,那种一想到就会心跳急剧加速的味道,让乔楚有种要昏过去的混乱感觉。

    男人灵活的舌钩缠着她的,将那混杂的气息全数贯入她的口中,仿佛生怕她漏掉了其中的美好滋味一般,好一阵子才慢慢放开。

    “嗯…确实很甜!”

    雷绍霆似品尝了珍馐佳肴般的舔了舔嘴唇,透着邪气的眸子里蕴含的全是满足后的坏笑,眼神也一刻都没有离开那个被他吻的有点儿迷离的小女人。

    啊——

    乔楚好半晌眼神里才恢复了清明,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双手猛的抬起来,遮住了眼睛,大有点儿掩耳盗铃的架势。

    心里也知道没法儿管住那男人的邪笑,也只能蒙上自己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了,刚刚的困意全无,这会儿就剩下恨不得逃到火星的羞涩心情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儿似的喊着。

    “别看!你别看我!”

    这男人也太…

    太…邪恶了,怎么可以…

    乔楚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她完全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

    天啊,为什么她心里除了要刨坑儿把自己埋了之外,还有点儿莫名的小兴奋呢?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难道自己内心也是一个如此好色的女人!

    天啊天啊,不能再想了,再这么想下去,自己那烧的通红的脸都要爆炸了!

    这一举动却换来男人一阵爽朗的笑,这妞儿太好玩儿了。

    “妖儿,害羞了?”

    乔楚也不知道是因为羞的还是什么,急的直噔楞着那小腿儿,极力挣脱男人的桎梏,手也从眼睛上拿了下来,拽过被子往自己脸上盖。

    心里一直默念着,我是一只鸵鸟,我是一只健忘的鸵鸟…

    雷绍霆看着她那害羞的到处钻的小样儿,乐的跟什么似的,大手箍住那纤细的小腰儿,使劲儿的往外拽她,俩人儿就跟拔河似的,一通儿的折腾,在床上玩儿的不亦乐乎的。

    “你…你别…我要睡觉!”被那被子蒙着,乔楚的声音闷闷的,可冒着要窒息的危险,还就是不出来,跟个耍赖的孩子似的。

    “小妞儿,跟爷比耐力呢?”

    男人嗤嗤儿的笑着,手劲儿一会儿松一会儿紧的,显然就是逗着她玩儿呢。

    不过怕这妞儿就跟他杠上了死活不出来那样儿,还是担心的轻轻拍了拍她那俏挺的小屁股。

    “快出来,一会儿闷坏了!”

    “闷坏就闷坏吧…闷坏就闷坏吧…”

    还是死活拽着背角,小脑袋还在被子里面儿卜楞着。

    持续了一阵儿,终于因为乔楚的体力不支,被男人扯了出来,狠狠儿的压在身下。

    雷绍霆笑的极其灿烂的盯着女人那张压根儿没有褪去红色的小脸儿,这会儿红扑扑儿的跟个大娃娃似的,别提多招人儿稀罕了。

    “看你小脸儿都憋成关公了!”雷绍霆还不忘乐不呵儿的话上磕打她。

    闹也闹了,本来都下去的汗,又折腾上来了,本来哭丧着的小脸儿也突然笑了出来,这是笑自己刚刚这么一出儿也忒本色了,完全把五岁前的本事都拿出来和这位爷较量了,显然最终失败。

    乖乖的被爷抱着去洗了澡,被骚扰了一六八开的才算是踏踏实实的再躺回了那张大床,这会儿的她还真是困到不行,脑袋刚一沾枕头,那睡意就铺天盖地而来了,眼皮沉沉的,顾不得和这男人说句话,就昏睡了过去。

    随手将灯关上了,今天是十五,圆月当空,给室内洒下一片银辉,借着皎洁柔和的月光,雷绍霆仔细的看着怀里沉睡的如婴儿般的女人,眸色完全放柔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也感觉到了今天自己的不同,没来由的对这女人有了一份连自己都摸不着头脑的眷恋。

    一向对所谓的爱情是不去相信的,他从来没有爱上过什么人,书上写的那种歇斯底里,痛彻心扉的爱,他活了这么大就没有过。

    外表的放荡不羁将他本身的深沉内敛掩饰的很好,其实私底下,他是个将自己封闭的很好的人,不去碰触任何不利于自己利益的事情,也从不去牵扯任何影响自己判断的人,他从没有对什么东西下过太多心思,即便是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简单科目,玩闹间也可得心应手的处理一切事物。

    并不是他有那种神力一般的过人之处,他的最大优点是有拿得起放得下的胸襟,简单的六个字,却是许多人一生执念的结。

    得失之间,他总是看得很淡,所以做起事情来才不会畏首畏尾,只有你在把想要得到的东西看淡的时候儿,得到它反倒会更容易一些。

    可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他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占有欲,他恨不得将她永远禁锢在自己的天地里,不让任何人去去窥探他的美好,那种强烈的,无法控制的**,时刻都想将她绑在身边儿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好事…

    ——☆——

    有人说,想要养成一个习惯,四个礼拜连续做这一件事儿,那么习惯就会形成。

    乔楚不知道自己整天儿被这男人蹂躏到死是否已经形成了某个习惯,可是她知道,被这位爷见天儿这么操练着,还真就皮实了,尽管现在还是连手指头关节儿都无线酸疼着,可这精气神儿是一点儿没减,这不,又屁颠屁颠儿的上学来了。

    手是好的差不多了,可一大早还是被男人逼着上了药,缠上纱布,弄得跟各种病人似的,可他手臂上的伤,他就那么随便而处理了一下儿,晾在外面儿了。

    她也好心眼儿的帮他上了药,把那胳膊裹成粽子似的才算是放了心,弄得雷绍霆哭笑不得的看着她的杰作连连摇头。

    再怎么蕙质兰心的女人也得有不擅长的,看到伤口什么的,乔楚就跟着心提溜着,手下也发麻了,能包上就不错了,还真别指望她手艺有多好了。

    反倒看着自己手指头上,那纱布缠的叫一个精致,不禁笑了起来,想象这位爷一会包扎伤口,二会打扫房间,还真是一个细心贤惠的男人。

    越想越可乐。

    “傻笑什么呢?”

    在旁边儿压腿的苗苗,带看不看瞅着那个盯着自己个儿的手指头笑了半天的乔楚,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

    “啊?没事儿,呵呵。”乔楚有点儿尴尬的干笑一声儿。

    “看你那小样儿,谈恋爱了吧!”苗苗一脸了然的下着定论。

    乔楚忽然脸上一僵,苗苗这一句不经意的话,将她原本还阳光明媚的心情一下子揪紧了起来,她刚刚笑的那么忘我吗?

    怎么办,怎么办…

    那种感觉竟然来的比预期还早,她怎么就鬼迷心窍的随了自己心意了呢,回想着这几天的相处,心里忽然沉了下来,要不是苗苗这一句话点醒,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情妇做的竟然如此踏实。

    这种认知让乔楚自己吓了一跳,开始心慌了起来。

    “乔楚,你怎么啦?没事儿吧?”苗苗看着她脸色不太对,刚刚还笑逐颜开的,这会儿却愁容满面,不禁担心的问道。

    “苗苗,我刚刚…刚刚笑的很开心吗?”乔楚想要确认的问着,也许是她看错了呢,是错觉呢?

    “原来你想这个呢啊,你刚刚笑的时候儿,真应该照照镜子,那嘴角扬着,就跟昨天晚上嘴里含着衣架子睡的,嘴才变成了这个样子!”苗苗特别调皮的两个食指在嘴角一提,做了一个笑容的手势。

    “…是吗?”乔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茫然。

    “那笑容明媚的啊,那小脸儿满足的啊,根据我这个情感专家的犀利眼神以及正面侧面的详细观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那陶醉的小模样儿就是坠入爱河的表现!”苗苗拿出一副权威的范儿,点着头以更加笃定着自己的结论。

    乔楚愣着神儿,有点儿不知道接什么了,酸,甜,苦,辣,咸,这会儿在心里来回翻腾着,却不知道哪一味能对上自己的此刻的心情。

    这会儿却是秦子珊进来打断了她的思绪,那哒哒的高跟鞋,极具节奏感的走了过来,说不上脸上有多冷,却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扫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苗苗,反倒是看到苗苗的眼神更加犀利。

    苗苗不知所以然,有点儿躺着中枪的感觉,张着大嘴,楞么刺眼儿的看着乔楚耸了耸肩。

    “别聊天了,准备开始排练!”

    舞蹈系的女孩儿们和乔楚都聚了过去,平时欧阳老师不在,排练的事儿就全权都由秦子珊说了算,所以她说一句话,大家还都是听的。

    各归各位,排练的都很认真,演出在即,大家都不想因为自己把演出弄砸了,可是今儿也不知道怎么的,秦子珊一直找苗苗的茬儿,不是说她站位站歪了,就是说她节奏没跟上,总之不管怎么做,人家秦大小姐都能跳出来毛病。

    弄的这帮舞蹈系的姑娘们也都面面相觑的猜测,怎么今儿秦大小姐就跟苗苗杠上了呢,可这上学这么久,学校的风云人物也都大概其了解不少的女孩儿们,也不敢对人家副市长家的千金有什么反抗,苗苗被这么挤兑着,也没敢吱声儿,剩下的人也得当陪榜的,一遍遍的跟着从头开始,还不能有任何怨言。

    乔楚再傻也能看得明白了,更何况她本就心思比较细腻的人,平时大大咧咧的是因为不去想而已,稍微一想也知道刚刚秦子珊是听到了苗苗和她的对话,心里指定不舒服,不能明目张胆的拿她开刀,也只能把怒意转加在别人头上了。

    现在的形势显然是秦子珊心知肚明的知道她和三少的关系,毕竟上次聚会三少已经和她说的很明白了,秦子珊与她的仇也算是做下了,开始她还能说自己是比较无辜,可是现在呢?自己还能置身事外吗?

    可面对着秦子珊,乔楚心里没有什么可愧疚的,感情本来也应该是你情我愿,既然三少表明了态度,那么她就不算是什么第三者,夺人所爱,更何况那样的开始,她始终不能把她与三少之间的相处和爱挂上边儿,也就没有什么夺爱之说了。

    她充其量就是个货,现在三少对她好,也不代表永远这样儿,她现在逢场作戏也好,弥足深陷也罢,但心里明镜儿似的,早晚也是一个结果,那就是离开。

    虽然刚刚被苗苗那么一说,心里不免有些酸楚,可是命运这东西是无法去违抗的,既然注定有这个劫数,那么也只能积极面对了,至于最后是什么样子,谁都无法预料,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你们就是打算用这样的状态参加新生晚会的?你们觉得可以上台吗?”又一遍的排练,又一遍的发火,秦子珊今天很是失控。

    她告诉自己,有些事情要从长计议,可刚刚听到苗苗说的那几句话,就如有钢针狠狠的扎在了心上,恋爱?竟然都到这个地步了吗?

    她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

    “要么就是生病,要么就受伤的,把排练当什么了?”

    秦子珊继续趾高气昂的批评着,显然所谓的受伤就是在说乔楚呢。

    乔楚不以为意,本来也清楚秦子珊今儿这一出儿都是冲着她的,可下面儿却有觉得憋屈的人小声儿嘀咕开了。

    “明明自己请病假,还说别人。”

    “就是…”

    自然这话秦子珊是听个明明白白,杏核眼一瞪,目光直接就找到了说话的两个人,正是苗苗和另外一个女孩儿。

    “有意见是吗?有意见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儿说出来,不必偷偷摸摸的说!”

    “说就说,你不是就是富家千金吗?你随便儿请假就可以,别人受伤了就不行?我们凭什么受你的气啊?”那个已经被秦子珊盯上的苗苗也豁出去了,这一上午身上就没有落下一句好话,她早就不想忍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乔楚一听,心里不禁为苗苗捏了把汗,这种权贵在身的人办事风格她是清楚的,想要折腾一个苗苗这种毫无家世背景的女孩儿简直是手拿把掐的,因为一句话断送前程的事儿真是太不划算了,而且明显受伤的事儿说的就是她,苗苗这也算是为她说话呢。

    “师姐,您别生气,苗苗也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大家排练都挺辛苦,也都为演出着急,错了也是难免的,再练习练习就好了。”乔楚急忙起了身,总觉得这会儿不说句话有点儿不合适。

    “不是故意这么说?我看她像是忍了很久了!”秦子珊并没有找台阶儿下,反正她今儿非得找一个出气不可。

    “对,我是忍很久了,我今儿还不排了,你爱找谁找谁去!”

    苗苗把手里的道具一摔,狠狠的看了秦子珊一眼,离开了排练室。

    这事儿一下就弄僵了,大家也都没有想到,苗苗会跟这千金大小姐叫板,虽然心里都觉得挺痛快,但也无不有点儿担心苗苗这事儿怎么收场。

    “师姐,何必伤及无辜呢。”在大家都互相的窃窃私语之际,乔楚站在秦子珊身边淡淡的说了一句。

    秦子珊目光冷冷一睐,尽是蔑视般的笑道,“你以为是因为你?”

    乔楚笑了笑,她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换做其他的事,这千金大小姐是断然不会因为要挤兑一个无名小卒而拿别人开刀的,而今天的事儿是涉及到雷绍霆的,就算是她恨透了自己,那也不可能起正面冲突,这么几次下来乔楚也品出点儿道道儿,秦子珊是一点儿也不想给雷绍霆留下任何的坏印象。

    “不是就好!”

    “别太高估自己,你永远不会是我和绍霆之间的障碍!”

    秦子珊冷笑一声儿,对乔楚明显的敌视情绪,可话里又透着一股子自信。

    乔楚明白,明白得很,即便是失了心,她也还是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秦子珊这么明明白白的讨厌她挺好,自己也不用再虚以委蛇的再去维持什么同门关系了。

    走出排练室,也便把那里的一切人和事抛在了脑后,一切烦恼都归结于胡思乱想,所以她让自己不去想。

    可生活就是这样,猫看两天,狗看两天,跟小孩子的脸似的,说变就变,指不定哪片云彩飘过来,就又要开始下雨了。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9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