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陆宇求情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正值餐厅吃饭的高峰期,呜呜泱泱的满处儿都是人,有好多端着餐盘儿没地儿坐的学生正东张西望的找座位。

    学校照说是十来个学生餐厅呢,可每到饭点儿放眼去看吧,哪儿都给你坐的满满当当的,平时没发觉学校人多,也就在这时候儿充分体现了,不光l大人多,全国哪儿都人多。

    不过倒是人少的地儿,东区餐厅,那就是学校专门儿给那些有钱学生开的豪华餐厅,外面儿看没有什么特别,跟学校其他的食堂都一样儿,可里面设施豪华,美食佳肴一应俱全,也不是一定要设立个这种地方搞特殊化,可谁让这个学校有钱家的孩子多呢,你这学生餐厅的东西人家富家子弟还真就吃不惯,也总不能让人家跑车一开见天出去吃吧,这也不科学不是?

    不过那既然是特设的餐厅,那菜价儿也自然是特设的,可就没有什么国家给学生的补助了,好吃的虽然玲琅满目,可菜价儿却让一般学生望而生畏。

    乔楚是从来没有去过那东区餐厅,也是只闻其名,至于里面儿什么样儿,她也没多大兴趣知道,不过学生餐厅这会儿正乱哄哄的,也确实吵闹的慌,索性到学校超市买了一个三明治,一杯奶茶,准备随便儿找个地方把午饭解决了。

    刚付了钱,拎着东西往外走呢,迎面儿就碰上了乐呵呵儿走过来的苗苗,显然上午那些不愉快的事儿没有对她产生什么影响,这是个大咧咧的女孩儿,瞅那什么事儿都不往心里去的样儿,应该比她乔楚还没心没肺呢。

    “乔楚,你们排练完啦?那个疯女人又说啥了没?”苗苗看到乔楚还挺高兴,笑嘻嘻的问道。

    “没说什么了,后来也没练就散了!”乔楚笑了笑说道。

    看着苗苗不以为然的样子,也不知道是没意识到自己不好收场,还是压根儿就满不在乎。

    “跟丫排练受老罪了,你瞅丫那装逼犯的样儿,越瞅越恶心!”苗苗提起秦子珊的时候简直就能用嗤之以鼻来形容。

    幸好身边儿有个白翎比着呢,她还能适应苗苗这种豪放范儿,不然她还真就觉得这话从玲珑精致女孩儿嘴里有点儿不太搭调。

    “这事其实…”乔楚想道个歉,毕竟秦子珊就是把对她的气转嫁在了苗苗身上了,话还没说完,就被苗苗打断了。

    “嗳?你吃饭了没?”

    “这不,正要吃呢!”乔楚举了举手里塑料袋儿里的粮食说道。

    “怎么着?你减肥啊?我这舞蹈系的都没说控制食量呢,你都瘦成什么了啊,赶紧的,跟我吃饭去!”苗苗不有份的拉着乔楚就走。

    “行行行,吃饭吃饭,不用生拉硬拽的,我也就是看着人太多,才琢磨出来凑合一口的。”乔楚不禁笑了起来,这火爆脾气也和白翎挺像的,可能自己这种性子比较适合和这类人做朋友,她也很是羡慕那种风风火火的个性。

    本以为又得回那闹闹哄哄的食堂呢,可乔楚没想到苗苗是拉着她来到了东区那个烧钱的餐厅,这小丫头儿是受刺激了要奢侈一回?

    乔楚有点儿踌躇的样子,苗苗似是看出了端倪,立马儿拍胸脯子说道,“今儿姐姐我说什么得奢侈一把,太特么压抑了,有钱牛逼啊,姐姐我也有钱,走着,今儿我请客。”

    “行了行了,生气归生气,干嘛跟自己的钱过不去啊?这儿的东西也不见得多好吃,纯属烧钱呢,多浪费啊,咱还是学生餐厅吧,这会儿人应该少了。”乔楚看苗苗那壮志凌云的模样儿,不禁把她给拦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苗苗家是个什么条件,但她也是以事论事,觉得在这儿吃饭真没必要。

    “不成,这不叫浪费,这叫享受!再说了,我请美女吃饭哪儿能是浪费呢,求你了,你就给我这次与佳人共餐的机会吧。”苗苗嬉皮笑脸的跟乔楚这儿扮花痴,手上猛劲儿拉着乔楚就往里走,一点儿不含糊。

    乔楚也只能跟着进去了,偶尔疯一疯也不为过,算计着兜儿里的钱,心想着还是aa制吧,怎么也不好意思让苗苗请客的。

    进了餐厅,可是看出苗苗大小姐豁出去了,哪个贵点哪个,一会儿就弄了一桌子,显然这量是五个人吃都够了。

    “苗苗,你这真是受刺激了吧,干嘛点这么多啊?”乔楚纳闷儿的看着她,琢磨着这小丫头儿不会也是什么深藏不漏的富二代阶级吧。

    “每个都尝尝嘛,又不是我的钱,不花白不花,我见天儿的那么低调干嘛啊,还不是让人欺负?妈的,这回我也嚣张的走起!”苗苗一边儿胡吃海塞的往嘴里填菜,一边儿嘟囔着,话听的都不是太清楚了。

    乔楚看着苗苗那眼神里透过一抹伤楚,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心里不禁琢磨着这小丫头不会也是一个被人包养的可怜虫吧,这些事儿在这个学校里还真是见怪不怪了,可仔细看看又不像,那种伤楚不是无奈,好像是真的伤心,可她又不能多问,也只能在一边儿劝着。

    “慢点儿吃,慢点儿吃。”

    “乔楚,你还想吃什么尽管点哈,今儿必须吃饱,还得吃好,不吃个肚儿歪出去就是不给我面子啊!”

    苗苗说起话来,处处儿透着一股江湖气,和她那精致的外表还真是有点儿不搭。

    “行,给你面子,不吃个肚儿歪这么好的东西就浪费了!”

    有些人也许认识很久都不会踏踏实实的坐在一张桌子上好好儿的吃顿饭,可有些人可能还不算太熟悉,便可以如认识很久的朋友般相谈甚欢,乔楚这会儿也放开了心思,陪着苗苗大快朵颐起来。

    很多不速之客总是在你吃在兴头儿上,或者玩儿的正嗨的时候儿出现,好像就是为了来提醒你,别得瑟啊,得收敛点儿了,泼冷水坏气氛的来了。

    这会儿出现在乔楚眼前的人,让本来也不顾形象埋头儿苦吃的她停了下来。

    这人出现的太巧,也太让她措手不及了。

    “陆宇?你这是干什么啊?”

    只见陆宇满脸憔悴,胡子拉碴的站在她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那落寞的眸子里写满了恳求,再加上那颓废的样子,给他个碗都能去要饭了。

    乔楚都看着都有点儿晕,怎么一阵不见造成这样儿了?

    “楚楚,我求求你,放了菲菲吧,她也是一时糊涂,真是一时糊涂。”

    这一出儿弄的乔楚满头雾水,这哪儿跟哪儿啊,只要他们家李大小姐不把她怎么着了就成,她能把李菲菲怎么样啊?

    “你先放手再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乔楚也站起身来,清冷的眸子扫了一下儿陆宇紧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显出一丝丝的不耐。

    她心里竟然拿有股子极度排斥感,一点点儿都不希望被他碰触。

    以前的她很喜欢挽着陆宇的胳膊,因为好像那是一种两个人出行的习惯一般,现在那种感觉却一去不复返了。

    苗苗在一边儿也停了下来,冲着乔楚比划了比划,大概意思是问她用不用回避一下儿,乔楚摇了摇头。

    这事儿也没什么回不回避的,连她都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呢。

    陆宇慢慢的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这会儿的他显得有些卑微。

    “乔梁挨打的事儿,确实是菲菲找人做的,可她也是一时糊涂,受了人指使,不然她也不可能有这个胆子,这事儿都是因为我她才对你有了成见做了傻事儿,请你原谅她,让雷绍霆放了她吧。”

    傻事儿?她算计人的时候儿不是挺精明的吗?

    上次在叶晓回国的宴会上,自己被电晕出丑的事儿,不也是她干的吗?

    但当时虽然知道了,也只能躲着点儿没有其他办法,因为人家是有权有势的富家女,她斗不过,也懒得斗,陆宇根本不值得自己去找不痛快。

    可今天却又来告诉她,乔梁的事儿也是她做的!

    自己竟然还糊涂的去找林涛问个明白,紧接着又去怀疑雷绍霆,就知道刚刚陆宇说这话之前,她都还以为这事儿是雷绍霆做的,只不过是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她怀疑不怀疑也都是过去的事儿了,面对巨大的债务被解决,里外里算下来,他还是对乔家有恩的。

    这会儿又出面解决这件事儿,她有什么发对的理由?即便是受人指使,也自然有雷绍霆查出只是她的人是谁,这都和她无关了。

    “她自己做的事,就得自己承担后果,我帮不了什么!”乔楚语气淡淡的,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儿显出过多的情绪。

    “楚楚,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菲菲她做了傻事也是因为我,但就看在我们以前的情分上,能不能帮我这一回!”

    陆宇颓废的神情对上乔楚的淡漠,显得更加的无力。

    有些事情,就是一步错,步步错,再也无法挽回了,现在他竟然拿着被自己亲手丢弃的六年感情来说事儿,自己都觉得挺好笑的。

    “你打算让我怎么帮你?去向雷绍霆求情?李菲菲前脚害我,后来又害乔梁,你觉得我应该原谅她?”

    乔楚反问着,她不是什么圣洁的人,她也有自己的自私,而在保护自己的方面她也可以做到很自私,她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能让她对于李菲菲有什么宽容的态度。

    她没有能力睚眦必报,也没有想过要去报复谁,可是李菲菲落到雷绍霆手里,该怎么处置,也不是她能多加过问的。

    “只要你求情,他就会网开一面的,他这次找菲菲的麻烦,不也是为了你吗?”陆宇说这话的时候儿,眼神里透出无尽落寞。

    眼前这个女人他已经没有资格拥有了,但是他还有需要保护的东西,现在陆家和李家也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谁也说不清楚,会不会因为年轻人之间的斗气行为影响到父辈的仕途走向,他从小便被父亲教育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爱情这东西是最奢侈的,也是最微不足道的,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儿,他总是把爱情放在最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总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乔楚第一次看到如此不修边幅的陆宇,看来他是真的很爱李菲菲吧,不然怎么愿意如此低头的来求她这个前女友呢。

    叹了口气,乔楚还是松了口,“好吧,我…想想办法,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既然李菲菲也有自己的家世背景,让她爸爸去活动一下关系也许更现实一些,好过单等着我的消息。”

    倒不是心软了,上次关于佟九断手那血腥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本来事情也过去了,她也不想再让这事儿扩大化了,一切到此为止吧,可是她并不知道自己去求情是否管用,因为就算是她和雷绍霆现在相处的好,也完全在于她顺从的前提下,她没想过有一天忤逆了男人的意思,又会是一个什么境况。

    说到底,她还是吃不准那个男人,他永远是高高在上的爷,高兴的时候儿你是个宝,不高兴呢?你乔楚是什么啊?

    “…谢谢!”

    陆宇像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只要乔楚开口去求,就应该没问题了,因为她是那样一个美好的女人,任何男人都不会拒绝她的。

    没再多说什么,落寞的转身离去。

    乔楚又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对上一脸探究的苗苗,她也不想说自己见天儿的这一堆破事儿。

    可心里却想到了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件事儿是李菲菲干的,那就和林涛没有关系了,虽然林涛算不上好人,可也是被她冤枉了,李菲菲的事儿不急,也得可着林涛的事儿求求那位爷,不然真和白翎没法儿交代了。

    “李菲菲,公安局长家的千金,见天儿的以她老爸的职务之便,胡作非为,做那种大肆敛财的勾当,听说上一次有一个没权没势的土财主家的公子把人给捅了,明明儿死刑的事儿,愣是给摆平了,就蹲了两个月的拘留,那还是好吃好喝好待见的,李家可是得了一千万啊,不过一千万买土财主家的香火能得以延续,也还算合算!”苗苗继续一筷子一筷子的往盘儿里夹着菜,一边儿跟报李菲菲的生平资料似的详数着。

    乔楚一听差点儿一口菜噎着,“什么?这应该判死刑的人竟然能够逍遥法外?还有天理吗?”

    “人家可以说自己未成年啊,有钱能使磨推鬼,没什么天理不天理的,全在人为,你看不惯能怎么着?”苗苗撇了撇嘴,一副看尽世态炎凉的神情。

    “…是不能怎么着…”

    “我想告诉你的意思是,李菲菲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被整,你别心软!”

    乔楚有点儿弄不明白这个苗苗了,她好像深知圈子里很多事儿似的,可秦子珊不认识她,显然她又不是那个上层圈子的人,而今儿她看起来又不缺钱花,更是让乔楚摸不着头脑。

    苗苗见乔楚有点儿失神,好像能看透人心似的笑了笑,“别猜了,我也不过就是个不起眼儿的小丫头而已,我之所以得罪秦子珊,是因为我压根儿就不想在l大上学,我不喜欢被安排的感觉,要是因为这事儿能让我走,我还巴不得的呢。”

    乔楚一听,看来是自己白操心了,还担心她因为这事儿影响前途呢,可这么一看,人家这心思压根儿就不在这儿。

    “你不想进l大那你想报考的哪儿啊?”

    “我没想考哪儿,我也没想什么出人头地,舞蹈是我妈逼着我学的,等我学成了,她也走了,反正我单蹦儿一个人,去哪儿都一样,无所谓!”苗苗扒拉着菜,也没再继续吃了,只盯着那菜出神。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显然苗苗也有,看似洒脱的她其实心里有很多的无法言说,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过的生活真真切切,正正好好儿是自己想要的呢?

    人们总是被命运操控,很多时候没有权利选择,即便是那些信奉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的人们,和命运一遍遍的抗争,殊不知其实这抗争的过程也早在上天给你设定好的轨迹上刻画的清清楚楚了。

    “等毕了业,咱们去旅行吧,不是有一句话说,要么看书,要么旅行,心灵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吗?咱们就背包旅行,没钱了,就我弹琵琶,你跳舞,一路卖艺一路玩儿,怎么样?”乔楚不想去探听别人的**,也不想知道更多无法选择的无奈的故事,还不如畅想一下遥远的未来,也许真的能如她所说的这样,洒脱的生活。

    “哈,你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定了!”苗苗一听也笑了,刚刚有些空洞的眼神瞬间恢复了光彩,立马儿振奋了。

    “所以啊,这四年还得更加好好学习,免得到时候儿沿路卖艺没钱赚!”

    “乔楚,你还真是会鼓励人啊!”

    苗苗知道乔楚是鼓励她别干啥事儿,好好读完这四年大学,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子温暖,佩服的直竖大拇指,反正甭管怎么样,她这一会儿算是原地满血了。

    俩人儿还正如苗苗张罗的那样,吃了个肚儿歪,腆着肚子走出了餐厅,苗苗一会儿有课先走了,乔楚下午四点多的课呢,打算着去操场溜达溜达消消食儿,不然这么吃饱了就坐着,非得闹胃病不可。

    ——☆——

    秦子珊一直留在了排练室没有走,站在窗边很久,连午饭的事儿都全然忘记,专注的看着外面的风起叶落,排练厅是艺术楼,是根本没有展出,直接就被买走了,具体是什么人,现在拍卖行的人都只字不提,所以无从调查!”

    “那另外一件呢?”

    “另外一件已经拍下,您放心!”

    “算你还办成一件事儿,一会儿我过去拿吧!”

    挂断了电话,紧皱着的眉头稍稍松动,随即把脸上丰富的表情全部收敛,又换成惯有的优雅走了出去。

    在操场上溜达了一大圈儿,这中午被苗苗逼着吃成的圆圆的肚子才算是下去点儿了,到了儿还是苗苗请的客,想想自己也够没出息的,怎么比那憋着劲儿要把人家自助餐厅吃黄了的架势还要慎,往死里吃呢,也忒没成色了。

    忽然感觉到后背阴风阵阵,身上不禁一个激灵,环顾四周好像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任何异样。

    也许是因为起风了,乔楚拢了拢衣服,看了看手机,时间还早,不过身上发冷的她还是打算先去图书馆看会儿书打发时间。

    刚走到图书馆门口儿,就听到手机铃响,掏出来一看,竟然是白翎。

    “小乔,惊喜不?我回来啦!”那边儿白翎的声音欢呼雀跃的,高兴的不得了。

    “翎子,你不是在军训吗?”乔楚这会儿心里可是七上八下的,想起林涛那事儿还没处理完呢,说起话来都有点儿心虚。

    “本来是还有半个月,可是那边儿训练基地什么部队有特殊任务,需要占用我们就提前解放啦,再说,这不是眼瞅着你生日了嘛,大美女二十岁了,那可是大生日,肯定得好好儿庆祝的,这不我一到家就先给你打电话了,我还没给林涛打呢,看你在我心目中多重要啊,啊啊?”白翎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通儿,显然是在那训练基地被关的五积六受的,终于冲破牢笼且得欢实一会儿呢。

    可乔楚这会儿可一点儿欢实不起来,白翎越对她好,她就越觉得心里难受,虽然林涛不是什么好鸟儿,就算白翎不和他分手,她也得劝着让她分,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能在白翎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给送号儿里蹲着去了,上次她为了问事儿进去看了一眼,林涛显然已经被折腾的没样儿了,这让她怎么跟白翎交代啊。

    “小乔,小乔?”

    “啊?我在呢!”

    “我说,听到姐姐放出来了你咋不欢呼呢,怎么着?有一段儿时间不见,把姐姐给忘一干净了吧!”白翎在电话那头儿佯装着老大不乐意的样儿,语调也故意的阴阳怪气儿起来。

    “翎子…那个,我有点儿事儿跟你说…”

    乔楚磕磕巴巴的,她和白翎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可以前也没经历过这么复杂这么大的事儿,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从何说起。

    “怎么啦?到底什么事儿啊?有人欺负你了?啊?你说话啊?”

    白翎是个急性子,一听乔楚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完整一句话,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她那个与世无争的小乔被人欺负了,一想到她临走小乔和那个雷三少的交易,就忽然担心起来,就怕这小妮子受伤害。

    “没有,是关于林涛的事儿,你现在可能联系不到他,这样吧,咱俩见面儿说,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乔楚课也不打算上了,目前白翎的事儿要紧,本想着还有半个月呢,她求雷绍霆找人把林涛放出来也还来得及,可却没想到白翎就这么提前回来了,怎么这也得把事儿解释清楚了。

    “那行,你来我家吧!”白翎听着乔楚声音挺凝重,心里也不禁跟着一沉,这电话里都说不清楚的事儿,会是什么事儿…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19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