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惊无险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对于受过特种兵训练的雷绍霆来说,听人的脚步能辨别身份的能力也是那严酷训练的其中一项,更何况是他熟悉的人,更是在人还没完全接近房间时,便已经察觉,所以才那么痛快的放了那妞儿。

    来的三个人,陈君与雷老夫人的脚步他自然熟悉,本来想着是应付一下儿老太太就行了,可是待细听下,还有细碎的高跟鞋声儿,那鞋质地轻薄,去除了那闹人的哒哒声音,可从脚步的频率来听,大概心里也知道是谁了,眉头不禁一皱,脸色也阴了下来。

    随着老太太那句话,人也已经推门进来了,与雷绍霆想的无异,跟着老夫人来的正是秦子珊。

    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刚刚那脚步虽然是熟悉的节奏,却好似步伐比平时轻快了不少。

    再后面儿就是因为无法及时通知到雷绍霆而面露愧色的陈君,虽然面儿上看不出太多表情,可雷绍霆还是会意的点了点头,让她安心。

    秦子珊站在雷老夫人身边,显然底气都仿佛足了起来一样,脸上的笑容也异常的优雅,举手投足间都仿着凯特王妃那范儿设计的

    雷老夫人虽然也是一脸慈祥,可是那矍铄的眼神却不经意的瞥过那扇门,似是看透什么般高深莫测的一笑,却没就着这事儿问什么。

    “陈总监,倒两杯茶来吧!”雷绍霆微微点了下头吩咐道,并未显出怨怪的神色,反倒是薄唇轻抿,些许的无奈。

    “好的!”

    陈君出去,雷绍霆就搀着雷老夫人坐到沙发上,冷然的瞟了一眼秦子珊,隐隐透着警告的意味。

    今儿这一出儿绝对不是凑巧,秦子珊必定是认准了什么,才敢去请了奶奶来这儿。

    “奶奶,您老人家今儿不用在家陪老爷子啊?”雷绍霆向来和奶奶说话都不会拘着太多礼节,和那两个哥哥比起来,他还真是特权多多。

    “你爷爷跟章部长他们去打高尔夫了,我正好儿偷个闲,想出来溜达溜达,多亏有子珊乖,愿意陪我这老太婆,不然我还真是得无聊死!”

    “奶奶,这是应该的,您一点儿都不老,我看啊,您这腿脚儿比年轻人都不差呢!”秦子珊笑的天真烂漫,在莫宛如面前自然是乖巧至极,任谁看了也都得觉得这个孙媳妇儿又懂事又孝顺。

    再加上秦子珊的家世背景,外貌长相儿,那是多少富家公子趋之若鹜,正想追求的对象啊,从哪一点儿看,给雷家当媳妇儿都是够格儿的,也因着这诸多方面的契合,秦子珊一直都是自信满满,雷老夫人也自然很是满意。

    咱三少可一点儿也没看出这诸多好处,因为这些优势在他的眼里都是最微不足道的,也是他最不在意的,而他在意的,在秦子珊身上却一点儿都没有。

    以前本来觉得她听话懂事是很好的优点,可最近他发现,越来越对那倔强的小模样儿着迷,但是他也清楚,不是什么女人跟他倔强都好使的,最终还是得出了结论,那个女人必须是乔楚才行!

    “这眼看着到晚饭时间了,雷大总裁,赏光吃个晚饭吧!”莫宛如老小孩儿似的跟雷绍霆开着玩笑,抿了一口茶,动作神态都尽显大家风范的高雅雍容。

    “奶奶,我还有事没忙完呢,d&k那边儿的资料我还没看呢,真是没时间啊!”雷绍霆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怎么着?大总裁也得吃饭啊,我们这两个大美女邀请你,你都不给面子啊?”莫宛如和这个宝贝孙子说话时本来就比较随便,再加上有秦子珊在,看着他对着人家姑娘那张冷脸,就故意紧着轻松点儿的说,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

    “奶奶,您向来支持我的工作的,今儿这是怎么了?可不是您一贯作风啊!”

    “那也得分是什么工作,有些人或者事儿,不用太上心,你马上要接受d&k这么大集团的执行总裁职务,有些东西不太适合你,早早儿放下你也能轻松一些!”

    雷绍霆眸光一凛,狭长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自然听得懂莫宛如话里的意思。

    显然这屋里屋外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知道,外面儿站着的是谁,屋里藏着的又是谁,可这张纸是否捅不捅破,怎么捅破,那就得看这外面儿人的心思了。

    莫宛如如果想挑明刚刚一进门儿就说了,想来也是不想让事儿太难看,或者不想让秦子珊看到这一幕。

    秦子珊却笑的惬意非常,也明白老夫人不想把事情弄尴尬的意思,可是,不把那女人揪出来,这趟可就白来了。

    正在这会儿,陈君端了茶进来,弯腰放茶的功夫,秦子珊优雅懂事的主动将茶接了过来,还不是客套的和陈君攀谈着。

    “谢谢陈君姐,三少这儿多亏你费心着,好多事儿都变得得心应手了!”

    “秦小姐谬赞了!这都是陈君的本职工作!”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笑的她,对秦子珊更是笑不出来,只是一贯的职业表情,话也说得一点儿没有近乎的意思,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

    “怎么会?陈君姐做事谨慎,心思缜密,那是我们都知道的,不然三少也不能把那么多重要的事儿都交给你去办啦!”秦子珊那堆满笑容的脸看起来很是随和,一点儿也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势,反倒是透着天真似的,真心觉得陈君是雷绍霆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一般的夸奖着。

    陈君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这会儿更是冷的要命,都说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下属,那冷漠轻蔑的看着秦子珊的眸子,还真是挺像旁边儿脸冷的都快掉冰碴儿的雷三爷很是雷同。

    秦子珊这会儿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雷绍霆凛冽的目光一般,笑的甚是坦然,和陈君寒暄的这几句意有所指的话,那语气也俨然是把自己当雷家人看待般的高人一头的架势,而显然这会儿莫宛如也就这么由着她说着,仿佛根本没有听出来话里有话,只顾着自己喝茶。

    陈君不知道为什么雷老夫人就这么看好这个秦大小姐,除了那副市长家千金的名头儿,她真的无一处招人喜欢的地方,娇柔做作,要说你能装吧也行,要不了多一会儿那种骄纵的大小姐脾气又出来了,而且还经常自作聪明的觉得她所说的那些意有所指的话很是高明,却不知道这些话却将她尖酸刻薄的一面显露无疑,在她看来,觉得很是可笑。

    这样的女人,不管怎么样,雷绍霆绝对不会多看一眼的,甭管她用什么心思和计谋,因为在爱情面前,心思和计谋到最后都会变成恶果和笑料。

    她却很喜欢乔楚,也很看好乔楚,更是明白,在雷三少心目中,乔楚的位置甚至已经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

    乔楚外表文静,内心坚强,从来不会骄矜作态,一切都很纯净,很真实,她不会去因为某些事,某些身份而去断定一个人的人品如何,看人要靠心眼,而非道听途说,人云亦云。

    陈君这会儿连秦子珊的话都懒得接,因为也不用她接什么,这话她听得明白,雷绍霆自然更明白,而且也会更加的讨厌她,她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她没必要再替她圆什么场。

    莫宛如到没计较这些,听到秦子珊一口一个‘三少’的叫着,倒是反问了一句。

    “子珊啊,怎么还三少三少的叫的这么外道啊,以前可没这样儿!”

    “…奶奶,他…不让我叫…”秦子珊脸一红,无辜的眼神里隐隐透出来的都是委屈,今儿可算是见着亲人般得好好儿倾诉一下儿似的。

    “哪儿还有这个规矩,那等你们俩结婚了,难不成还要三少三少的叫啊?”莫宛如长辈般的怨怪语气,与其说在说秦子珊,其实是给雷绍霆话听呢。

    “…奶奶…”秦子珊放下茶杯,亲昵的挽上莫宛如的胳膊,亲昵的啊,就跟亲孙女儿似的,那小女儿态,带着娇羞,又掺合着难掩的幸福。

    这种拙劣的演技,也得看在哪儿演,演的好不好不重要,只要有人买账就行。

    莫宛如纵横商场这么多年,那一双眼睛何其毒辣,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秦子珊的话里有话,又怎么可能听不出这会儿带着委屈的撒娇是想让她做主,可本来就看好这丫头,稍微用点儿这个心思也不过就是因为喜欢自己的宝贝孙子,她是可以允许的,所以她自然不会去揭露。

    雷绍霆是根本懒得看那女人的虚伪的嘴脸,厌烦至极,现在只想赶紧将她打发走了事,可是莫宛如在中间儿卡着,他对于奶奶向来孝顺尊重,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能真正的拉下脸来怎么样,可话还是要说清楚的,省的这老太太外带那个秦子珊在这儿瞎合计。

    “奶奶,有些话,我不想再重申了,您也明白,晚上我就不陪你们吃饭了,让陈君给你们安排一下!”

    这是雷绍霆坐的最大的让步了,他不想和奶奶正面冲突,但不代表他会任由着奶奶随便儿捏巴,话不用说明白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的事儿,如果她们还是不听,非得往没有结果的事儿上使劲儿,那他也无话可说。

    所谓吃饭,也不过就是老太太在这儿为他和秦子珊制造机会,秦子珊把老太太请来多少也是这个意思。

    让他去陪着吃饭?他可没时间,房间里的妞儿还等着她呢。

    “好的,三少,不知道老夫人您想吃点儿什么,我马上去安排!”

    陈君默契的接下雷绍霆的话,急忙礼貌的询问,私心下她也想把这两位贵客赶紧送走,这种阴阳怪气,话里有话的感觉让她这个旁听者都浑身不舒服,更何况是雷三少了,如若不是他的奶奶,估计这会儿这位爷该翻桌子了!

    “陈君啊,最近陈氏的生意可还好?”

    莫宛如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让陈君本来难见到的笑容顿时收敛,脸上露出难掩的尴尬之色。

    “…还好!”

    “那就好,这做生意如做人,得懂得饮水思源的道理,那生意永远都不会错的。”莫宛如慈祥的笑容,眼神却似有深意的看进了陈君心里一般,让陈君心里顿觉冷意。

    莫宛如这是适时的在点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提醒她做事别忘本。

    陈氏是d&k集团一手扶持才有今天的,以至于濒临破产的爸爸才有如今的成绩,条件就只有一个,她必须进驻到雷绍霆的公司做行政总监,说是协助,倒不如说是监视,因为她心思细腻,做事干净利索,且又有一个原因,她是绝对不会爱上雷绍霆的,所以放在他的身边儿,也不会出什么感情纠葛。

    这就是豪门,亲人与亲人之间,都无法真正的信任!

    “谢谢老夫人!”

    那一直深锁浓眉男人,不悦的神色虽说刻意收敛着,可通过那冷的犹如冰层的脸也不难想象这会儿的雷三爷是有多不爽。

    莫宛如起身,秦子珊也跟着站了起来,好巧不巧的,本来放置甚远的茶杯竟然奇迹般的倒了,那一杯茶水还特别巧妙的洒在了她的裙摆上。

    “哎呀——”

    秦子珊容色一惊,急忙后退两步,拉开裙摆抖落着上面儿的水,有点儿难为情的看了看雷绍霆,对上那双冷眸,一丝情绪波动也无,只能又将眼神放到了莫宛如身上。

    “这丫头,怎么如此不小心?没烫着吧?”莫宛如低头关切边查看边说。

    “奶奶,没事儿,我去里面处理一下儿就行!”秦子珊又立马儿换上安慰的笑容。

    “嗯,快去吧!”

    莫宛如说这话时,手往那扇紧关着的门虚指了一下儿,也就是这么一指,秦子珊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奔着那个门去了。

    男人鼻腔里冷哼出一声儿,冷眼旁观着眼前儿这一老一小的你唱我和,看来不把那妞儿从里面儿拎出来誓不罢休了。

    秦子珊迈着优雅的步子,嘴角噙上一抹即将胜利的笑意,想着一会儿房间里的那个女人会是怎样的尴尬嘴脸,心里就不禁一阵儿的痛快。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里,没有谁是不喜欢钱的,而她又很擅长于用钱去收买人心,所以轻而易举的就知道,今天谁来了雷绍霆的办公室。

    房间里的乔楚这会儿却吓的不轻,她本来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儿,可是她还真就是那见不得光的女人。

    她知道,其实这个房间里的人心里都明白,雷绍霆身边儿有这么一个女人,甚至都能知道她和他住在一起,每天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只要他们想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儿,可真真儿的看见,两方明明白白的站到这儿,大眼儿瞪小眼儿对峙上,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所以刚刚她进门儿就把里面儿的门反锁上了,如果这里不是明了一切,这让她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她不禁震惊,心里更没来由的有着一丝的陌生胆怯。

    所以她最终还是让秦子珊停了下来,此刻什么最重要,她还拎得清楚。

    乔楚刚刚紧张的心情终于稍稍平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那熟悉的手机铃声,就在诺大的办公室里回响着。

    乔楚连连叫苦,这是她刚刚放在男人办公桌上的手机,那铃声儿伴着震动一遍遍像催命似的响个不停,好像非得要找到她这个人不可。

    响了几声儿,便停了,似是被人接起,可外面依旧是一片寂静,十几秒钟后那又锁上键盘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说过一句话。

    这会儿办公室的气氛透着一股子诡异,四下静寂起来,却让乔楚心里无尽慌乱,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个电话又是谁打来的?又或是刚刚并没有接通,不过是骚扰电话?

    “绍霆,你马上要进驻d&k,有些事情,奶奶希望你掂量清楚!”

    又是莫宛如那几句威严的话语,所谓的‘有些事情’自然就指乔楚,就连一门之隔的乔楚都听得出这话中的警告意味。

    因为她也明白,莫宛如知道她在里面,只是没有挑开来说而已,可是她又不禁有些疑惑,雷三少有过的女人不计其数,难道每个女人雷老夫人都会过来警告一番,亦或是她还算是个特殊的存在,竟然劳动雷老夫人动了肝火了?

    良久,男人冷如冰霜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奶奶,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下周一,我会召开股东大会,正式把你介绍给各位股东,你好好儿准备一下儿关于开发东郊的策划案!”

    “策划案已经准备好了,您放心!”

    “嗯…还有,绍峰的事…”莫宛如顿了顿,叹息一声,思索了良久,才道,“他毕竟是你二哥!”

    “我知道,所以他还活着!”

    ……

    乔楚提心吊胆的贴着门听着外面儿的动静,直到听到一声儿关门的动静儿,想来是雷老夫人走了,她才彻底的放松下来。

    但她还不敢出去,过了好一会儿,男人那低沉冰冷的声音穿透了那扇门传了进来。

    “出来吧!”

    咔嚓——

    反锁的门被一圈圈儿的转开,乔楚才走了出来,办公室又变成了两个人,可这会儿的雷绍霆却与刚刚那**胀满,欲求不满的样子大相径庭。

    深皱的眉,冷峻的眸,阴沉的脸,紧抿的薄唇,这会儿的他犹如那深不可测的渊潭,无人能够探究其底。

    “…绍霆?”

    乔楚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儿,眼见着男人和刚刚那个他反差如此之大,心里不禁疑云密布,比刚刚秦子珊要过来开门更加的紧张起来。

    男人本来半眯着的眼睛忽然一展,鹰眸锐利,洞穿人心,那闪过的一丝嗜血冷光犹如流星,转瞬即逝。

    心中陡然一震,那眼神似是看她又不像,那冷意似是对她又不是,她琢磨不透,越想心里便越是发毛。

    难道是刚刚那个电话?那电话是谁打的?她应不应该现在就过去拿来手机确认一下儿。

    可这样会不会显得太急迫,有做贼心虚的嫌疑?

    正在乔楚踌躇着,雷绍霆忽然将刚刚冷然气场尽数敛去,那若有似无看过来的寒肆眼神也仿佛从未冷过。

    邪唇一勾,扬起来的还是那么略带着痞气的笑意,却又好像哪儿不太一样了。

    “过来!”

    乔楚乖乖的顺着男人勾着手指的方向而去,还未完全走近,便被那长臂一卷,揽入了刚刚她离开了一会儿的怀抱,可就这么一会儿,刚刚两个人摩擦出的热度已经尽数退去,竟凭生出丝丝凉意。

    眼神瞥了一眼桌上躺着的手机,但是却又不敢抬手去拿,被男人反抱着,后背贴着男人的胸口,脊背的皮肤都能感觉到男人一下儿一下儿强有力的心跳,却震的她后背生疼。

    圈着她腰的大手伸过去,拿起了桌儿上的手机,点亮,解锁。

    “傻妞儿,你怎么连个闹钟都不会设置啊?笨死算了!”男人嘿嘿儿的笑了起来,手里灵活的操控着手机,点了几下进入闹钟设置。

    “啊?我…我设置闹钟了?”

    对于手机这些玩意儿,除了发短信打电话,乔楚还真就是个原始人类般从不去细细琢磨,所以让雷绍霆这么一说,她也有点儿含糊,难道是哪儿按错了吗?

    “你设置的快捷方式不太方便,总是不经意就能碰到,刚刚那一声儿,可是把我奶奶吓了一跳!你还真是淘气!”雷绍霆一边儿耐心的给她讲着,一边儿又不忘揶揄她两句,弄的乔楚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她有那么糊涂?下次还真得适当的研究研究手机才是,不然这些智能手机好像还真挺容易误操作的。

    被男人这么说,刚刚她心里陡升的异样感觉也慢慢忽略了过去,心里也只想着因为自己的误操作差点儿吓到了雷老夫人的事儿,不禁还真的生出了几分内疚。

    “对不起啊…”乔楚低着头,声音里也尽是诚恳。

    “傻妞儿!”

    男人胡乱的揉巴揉巴那细滑的发丝,笑意深邃。

    男人将下巴搁在女人的颈窝处,一边儿吮吸着那发际的芳香,一边儿摆弄着手机教她如何设置基本的东西,那手指灵活的程度,让乔楚着实佩服,她这个能在四根琵琶弦儿上翻飞的手指这会儿比较起来,都能用鸭掌来形容了。

    乔楚听着,认真的点着头,她还真是听进去了,还不时的问上两句。

    可近在方寸的深邃眸子里闪过一缕探究之色,随即隐去。

    乔楚,别让我失望!

    ------题外话------

    天气好冷啊,屋子里也好冷,可怜的娃子们,要注意身体,表在换季感冒了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