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选择相信他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乔楚自打那天被男人骗着做了那大胆的引诱后,这男人最近好像更加贪恋起她的身体了,每天就跟排好了班儿似的,晚上说不准要几次,但是白天晨练是必不可少的,风雨无阻的。

    每天早晨,她几乎都是被那男人折腾醒的,她一度觉得自己这么下去一定会死翘翘,要说到了阎王爷那儿一报告,说自己是死在男人的淫威之下,会不会有点儿丢脸啊,可是她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扛造能力,就让男人一天照着三顿饭似的折腾,愣是啥事儿没有,除了那浑身青一块儿紫一块儿跟遭了家暴似的,竟然还被苗苗笑嘻嘻且带着那种贼贼的暧昧眼神儿称赞了,说她最近气色是相当不错,还说什么阴阳调和,果然养人云云的荤话。

    她是不好意思跟她较这真儿的辩解,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更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没有了这样的日子,自己又会变成怎样。

    反正这些恼人的问题,她都懒得去想,因为想破头也终究是没个结果。

    最近和那位爷相处一天比一天和谐,这位爷虽然还是一贯的霸道狂肆,可是对她近乎于纵容的宠,她不是个迟钝的人,偶尔窝心的感觉,真的会让她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置身于热恋中一般。

    她壮着胆子,顺着自己的感受一直往前走,因为根本没有后路可以退,既然无法改变,那何不让自己舒服一点儿呢,这一身皮囊已经豁出去了,也别自个儿跟自个儿较劲儿了。

    可有些事儿,她却一直明白的,特意上网详细的查询了什么药对于长期避孕效果最好,在这一方面,她绝对不能出一点儿偏差,那后果她承担不起。

    这些有钱人不是最怕女人以怀孕要挟,逼着他们奉子成婚吗?虽然一般这种事儿,那些二世祖们是吃不了什么亏,但他们也会觉得麻烦,以往的甜言蜜语也将不复存在。

    可打从和这位爷在一起以来,他一次也没有提过关于避孕的事情,他自己也从来不会做安全措施,难道他就不怕给自己惹上这种麻烦事儿?

    还是他认为,她应该有自知之明的自己就准备了,压根儿不用这位爷操心呢?

    不过,乔楚确实有自知之明,不管自己这皮囊如何让他霍霍着,不管自己的心里有多少次悸动,可是这件事儿,她就像是守着最后的底线似的,从未有过任何的松动,她从未想过和这个男人有什么未来,更不会幼稚的做那种妄图用孩子拴住浪子的幼稚行为,那一般都没有好下场的,她还想在失了身,甚至丢了心后,还能洒脱的说走就走,没有牵绊,所以,她万万不能走错这一步。

    虽然那晚是那个腹黑男给骗了,可自己也觉得挺值的,因为白叔叔的事儿确实解决的很快,第二天进入了诉讼程序,一般这种关于专利权的按键开庭都不会很快,都得需要等些时间的。

    这两天白翎也是经常打电话跟她说说进度,昨天这事儿就落了听了,开庭审理,最终胜诉。

    专利也成功收回,全部投入使用这项专利的项目也都停工,赔偿金是一分不少,这一场官司,可以说是速战速决。

    她知道,这场官司能这么顺利且速度的完结,都是因着那位爷从中间儿使得劲儿,她心里其实挺感激的,想着一会儿面试完了,就想着奔菜市场去,晚上给那位爷做一顿好吃的。

    从药店出来,一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面试的点儿了。

    千夜魅,御谭府,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虽然现在衣食住行都是花那位爷的,但是平时坐个公车,在学校吃饭的钱,乔楚还是脑袋挺轴的用着自己卡上那仅剩下不太多的钱。

    显然那三百万的该怎么还,人家雷三少已经给她选好了还钱的方式,她也就当自个儿陪着爷折腾也算是还着钱呢。

    打从债务还清以后,那位爷就跟完全没这码子事儿似的,压根儿就没提过。

    可爷不提,不代表她心里就能凉水儿似的也对这事儿不闻不问了,能少欠点儿还是少欠点儿,再说她还得赚钱养活奶奶呢,总不能这钱还要去向他要吧。

    所以,她这两天一直在网上找工作,今儿就有一个民乐培训机构给她打来电话让她去面试,心里高兴地不得了。

    纯中式的装修,看起来倒是和御谭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规模却小太多,只不过是装修风格很是贴近。

    古朴大气,门窗全部都是纯木原生态的,两层的小楼上下隔断出来几个单独的小教室,一楼的角上还开辟出了一处儿迷你的山水景儿,摆放着藤木的桌椅,这会儿正坐着两个人,品着茶聊着天。

    整个的气氛都很好,偶尔会从琴房穿出一阵儿悦耳的乐声,听起来分外亲切。

    “乔小姐,咱们这儿的环境您基本了解了,您也看得出来,我们这儿的师资还是比较雄厚的,不过我看到您的简历很是漂亮,曾多次获过演奏比赛的大奖,虽然您年纪不大,我们还是决定让您来试试。”说话的也正是培训中心的负责人,看着乔楚温婉恬静,不似同龄人看起来那般浮躁,第一印象就感觉很好。

    “真的很感谢,这里是我的所有证书和考级的证件!”

    接过来翻看着,不时的点着头,最后满意的阖上那些证书,对乔楚说,“这样吧,你下周过来试讲一节课,我会叫机构的艺术指导过来听课,合格的话,就可以正式上班了,好嘛?”

    “嗯,好的,这是应该的,那我回去准备一下!”

    “我看您今天没带琵琶,如果嫌麻烦,机构里也会为您提供的。”

    “谢谢,不过我还是想用自己的琵琶,下次我会带来的。”

    乔楚笑着答道,虽然现在自己这新琵琶还没找落呢,可是适应一件乐器也是需要时间的,用这儿的琵琶肯定不可能是固定一个,来回来去用起来反倒麻烦。

    从机构出来,乔楚心情不错,刚刚的相谈甚欢,感觉这次面试还算挺成功,上课对于她来说倒是不会打怵,因为以前也确实做过家教,这种高档一些的培训中心,自然课时费不会少,也是一对一授课,和她做家教也是一样的,所以对于这个工作她还是挺有信心的。

    可从民乐机构出来的时候儿,却变了天儿了,本来还阳光普照的,这会儿变的阴阴的,眼瞅着大雨将至的感觉。

    一时间狂风大作,那风就跟撒了欢儿似的,拿出了脱缰野马的劲头儿,写着尘土飞扬跳跃着,呼啸着,瞬间眼前的景物看着都有点儿雾霾似的模糊了。

    乔楚浑身打着哆嗦,双手紧紧的攥住有点儿微敞着的领子,防止这无孔不入的飓风顺着领子钻进身体去。

    街上的人,也无一不是和她一样缩着脖子,蜷着身子低头向前走的姿势,显然今儿这突然的变天是很多人都始料未及的。

    乔楚迎着风走着,那黄沙迷眼,头发也吹得犹如群魔乱舞了,抬头儿看到前面儿有个小咖啡馆儿,紧着跑了两步儿,想奔着里面儿躲躲这嚎叫的疯狂。

    推门儿进入,一股暖意瞬间笼罩在身上,刚刚那浑身都想缩起来的凉意瞬间就被去除了。

    “欢迎光临!”

    服务生热情的向她鞠躬表示欢迎,一脸的亲切。

    这风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看来也只能在这儿喝杯东西再走了。

    找了一个靠窗子的位置,点了一杯热可可,这随着袅袅上升的白色雾气带来的无尽暖意,和窗外那狂风肆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咖啡店的装修的还是挺注重**的,虽然店不大,但是每个桌儿还是用不算高的隔断墙隔开,这样便不会互相打扰到。

    本以为找到了这么个安静悠闲的地方休息一下儿,可这操蛋的生活就如刚刚突如其来的大风似的,好不容易消停两天的好天气,最终还是耐不住寂寞了,想方设法儿的刮出个天昏地暗来给你看。

    咖啡馆儿不大,这个时间客人也很少,自然背板后面儿两个人的对话,乔楚不想听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表哥,这事儿靠谱儿吗?绑架这事儿,咱也不专业啊!”其中一个有点儿外地口音的人说道,好像是哪个电影儿里的台词,听着很是熟悉。

    “咱只管把人带过去,交人拿钱!”另外一个显然说话比较狂气,属于胆儿大的那种,说话的声儿也比刚刚那个人大,粗里粗气的。

    “就这么简单?这事儿准成儿不?别到时候儿拿不着钱再惹一身骚!”

    “你***知道雷家嘛?l市的雷家,人家能欠你那点子钱?人家牙缝儿里漏下来的都够你我吃几辈子了,这么好的生意我好不容易找来的,你小子别给我掉链子啊!”

    乔楚听着,心里不禁一惊,雷家,又是雷家!

    怎么到哪儿都逃不开雷家呢?他们说的是绑架,乔楚心里不禁一阵儿的发冷,总觉得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那头儿外地口音的那个人还是有点儿犹犹豫豫的,吭哧瘪肚儿的在那儿嘟囔着,“哥,我还是觉得这整不好得摊上事儿,上回菲姐不也是跟咱说是替雷家办事儿的,结果现在啥下场?你说菲姐不会把咱们给招出来吧,咱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呢嘛?”

    “你***有点儿出息行不?那个菲姐害那女的是为了争风吃醋,说是替雷家人办事儿,也不过就是吹吹牛逼,也没准儿就是因为她瞎白话才摊上事儿了,跟咱有jb毛关系啊!”

    啪的一声儿,显然是那表哥打了那弟弟一巴掌,那语气也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不能吧,我可听说了,那姐姐不简单,她爸是公安局长,那不是一般人儿,都被雷家人给整了,你说咱俩没根没基的,别让人卸磨杀驴了,那不就瞎了?”

    公安局长?难道这俩人说的那个姐姐指的是李菲菲?

    乔楚捂着嘴,大气儿都不敢喘,所说的什么争风吃醋…心里模模糊糊的有一个答案似的,可就是觉得有什么又想不起来了。

    这么一仔细听来,这两个人的声音,也好像似曾相识,在哪儿听过似的。

    “妈了个逼的,我看你现在就挺驴的,瞅你那点儿胆子,咱们出来干嘛来了?靠着小偷小摸儿的你哪辈子能娶上了娇娇儿?别jb墨迹了,干不干,给个痛快话!”那个表哥瓮声瓮气的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咣当一声儿将被子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

    “干!有钱不赚那是傻逼,什么时候儿动手?”

    显然是因为那个表哥提到了娇娇,那个弟弟也便来了勇气了似的,英雄尚且都难过美人关呢,何况这样混在社会边缘的狗熊那更是对美人儿卑躬屈膝了。

    “我跟了这小子好几天了,他每天这个点儿都到对面儿那个书报亭打电话,一会儿就下手!好好儿盯着!”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背板后又恢复了安静。

    与犯罪分子只有一墙之隔的乔楚这会儿后背已经一层冷汗了,虽然雷家绑架谁也都是人家豪门的事儿,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可还是感觉到莫名的紧张,谁让她就认识雷家人的其中一个呢,上一次佟九的事儿,她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她一点儿也不怀疑刚刚‘绑架’那个字听错了。

    可绑架这事儿无非就是图钱,雷家人绑架是图什么啊?

    乔楚不敢乱动,生怕隔壁的人知道背板后有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蹑手蹑脚的将门上的纱帘拉上,耳朵也机敏的竖了起来,时刻听着隔壁的动静儿。

    她就想耗到这两个人走后,自己赶紧离开,不过是听了两个人的对话,这会儿报警都毫无证据,估计警察来了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再说这两个人又说是受命于雷家,那么即便是报了警,关于雷家的事儿放到警察那儿,多半也是石沉大海,更何况,雷绍霆与她的关系,她也算是承着人家的恩呢,总不能干忘本的事儿吧。

    顾不得别人了,现在她只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就不容易了,因为这本就不大的咖啡馆里,还真就她与那两个人这么两桌儿客人,服务生都在吧台那边儿,离着这边儿还有一段距离,乔楚害怕的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了。

    就这么屏住呼吸差不多十多分钟后,便听到背板后两个人起身的声音,脚步声儿渐行渐远,知道咖啡店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儿传来,乔楚才松了一口气,才发现刚刚暖和过来的手这会儿一片冰凉。

    坐立不安的她又不敢和那两个人前后脚出门儿,所以还是选择在座位上多呆一会儿再说,可眼神儿还是不由自主的冲着那两个人说的书报亭的方向看去。

    这种好奇的心态每个人都有,乔楚也不例外,不看到好,一看心就揪到了嗓子眼儿。

    虽然那书报亭离着咖啡馆儿还有着一段距离,但她还是一下儿便认出了,那个在书报亭,迎风而立的人,正是乔梁。

    心里莫名一紧,书报亭,绑架,雷家人…

    这一个个的关键词串联起来,一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乔楚从包里掏出一百块钱扔在了桌儿上,拎起包包,抄起手机就往外跑。

    这一举动,引得咖啡店的服务生纷纷侧目,一个服务生疾步跑了过来将乔楚拦住,“小姐,不好意思,您还没买单呢!”

    乔楚紧张且慌张的眼直直的看着窗外,头儿也没回的喊道,“钱在桌子上!”

    那服务生楞了一下儿,没再好意思拦着,乔楚走到门口儿,手机铃突然间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带着区号的固定电话,本来已经冲到门口的急切脚步突然就停了下来,推开的半扇门的手又收了回去,眼睛一直没离开书报亭那儿拿着听筒的乔梁。

    “姐…你…”

    “乔梁,快跑!往东跑,快!”乔楚直接打断了乔梁的话,大喊着,因为她已经看到两个男人狂奔着乔梁的方向而去了。

    乔梁显然也很快意识到了危险,扔下电话就撒丫子往东狂跑开去。

    那两个人也被发现,有点儿恼羞成怒似的,狂骂着,往那边儿追了一段儿便也停了下来,奇怪的四处张望着,本来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的乔梁怎么打着打着电话突然就扔下电话跑了,而且还知道往反方向跑,这也太巧了吧。

    乔楚急忙从咖啡馆走了出去,钻进了旁边儿一个服装外贸店,站在落地窗前一件一件儿的翻看着衣服,眸子却一直警觉的扫向广场上张望的两个人,直到两个人垂头丧气的离开,她才从那服装店走了出来。

    刚刚这一幕太过诡异了,乔楚自上次因为自己一时冲动,单独赴约了林涛的事儿,险些遇险的事儿也涨了教训,有些事儿确实需要冷静下来想想。

    这两个人受命于雷家,却没想到要绑架的人竟然是乔梁,若说是因为上次伤了雷绍霆的事儿,那已经过去很久了,如果要报复,那也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乔楚不相信很多事情会如此巧合,上次在雷绍霆的办公室差点儿和雷老夫人遭遇,静下心来想想,也可能是有人明知道她在,才引着雷老夫人去的,那么如今这两个人打着雷家人的旗号对付乔梁,那唯一的目的应该就是她,雷老夫人想为她的宝贝孙子清除身边儿的麻烦。

    这会儿乔梁跑了,看来暂时没有危险,可没有乔梁的联系方式,也只能等着他来找自己。

    再担心也没有用,既然事情关乎于雷家,那么她现在去找雷绍霆反倒比报警还有用处,因为对于这件事儿,她完全相信和雷绍霆额米有关系,因为他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做这种无聊的事儿着实没必要。

    心虚无法平静,她此刻急切的想把今天听到的,看到的告诉雷绍霆,即便她心里再相信他,可还是想听到他确切的答案。

    ——☆——

    雷绍霆浓眉紧皱着,鹰隼般的眸子此刻透着晦暗不明的光泽,那紧绷的线条勾勒出那性感薄唇此刻抿成一条线,整个人陷入沉思般半晌没说话。

    这是乔楚说起了下午的遭遇后,男人一直保持的表情,她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心里万分焦急的想要知道答案,却也只能这么静静的等着。

    “你确定他们说的是雷家?”

    他也觉得这句话问的多余,不过他还是想确定一下,难道是奶奶采取行动了?

    老太太怎么会用绑架这样拙劣的手段让乔楚离开呢?这种做法不太像她的风格,那么是谁打着雷家人的旗号做这种事儿呢?

    他也能猜出个十有**,只不过能有恃无恐这么做的人,也必定是得到了雷老夫人的默许,起码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不知道这回事儿,由着某些人瞎折腾。

    他懒得去找秦子珊说道这事儿,他必须找奶奶表明这个态度,这才是治本的方法。

    “嗯,我听的很清楚,绑架我弟弟,是因为我是吗?”乔楚点了点头回答道。

    看到男人一脸的凝重,她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这件事儿和雷绍霆没关系,而显然这也不是那两个人随便瞎说的,连他也已经想到是雷老夫人做的了,所以才如此谨慎而确认性的再问一遍。

    乔楚不禁对自己这样一个尴尬身份觉得很是苦涩,受制于这位爷,纠纠葛葛,牵扯了太多人和事,她是无法离开的,离开了,不管是家人或者债务都将是一个令她头疼的事儿,显然现在他还不打算放了自己,她也无法自己私自做主。

    可是不离开,却又有很多人想方设法儿的让她离开,如果不离开,她的亲人同样还是会遭到威胁。

    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浮萍一般,只能任凭两方潮水把她推来拨去,完全没有选择的权力。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为什么命运总是把她推向这种两难的境地,将她堵在一个死结里呢?

    只见那妞儿眉宇间尽是忧虑和酸楚,心里不禁一疼,那纤弱的身体这会儿看起来更加的楚楚可怜了,那如扶柳的柔弱身姿,他只想揽她入怀,好好儿安慰。

    “傻妞儿,过来,让我抱抱!”男人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冲着一直站在一边儿的乔楚伸着手。

    乔楚乖乖的走了过去,在被男人揽入怀的一瞬间,她竟然拿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觉。

    她可不可以相信这个男人,相信他会帮她,帮她的家人?

    可自己又是什么身份能让他逆着雷家人呢,忽然想起了和秦子珊那次的谈话,她应该有自知之明的,一早儿就应该有,什么对于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最重要,那么就是家族,脱离了家族,就是失去了光环,所以他不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自己,忤逆了雷老夫人意思。

    刚刚心里一瞬燃起的希望,又统统被自己的分析给打消了去。

    其实有一个简单的方法的,那就是让一切都回归原点。

    她照样儿回到那套小平房和奶奶相依为命,照样儿打工去偿还那巨额债务,而他照样儿当他放荡不羁的大少爷,可以再去千夜魅找更多的乔楚,两个人永远不要再有任何瓜葛,路归路,桥归桥。

    那么一切就有解了,起码儿她的家人不会受到多方的威胁,现在是乔楚,那么下一步会不是是奶奶?在下一步会不会连累到还在监狱里的爸爸呢?

    她不敢想那些个可能性,那是她无法承受的结果,她如此单薄的肩膀,扛不起再多的变故了。

    “邵霆,如果我…”

    “你想都别想!”

    男人竟然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而显然在她还没说的时候儿,他就已经有了答案。

    终归一切都回不去了,她的生活无法再单纯,现在她竟然想念那些为了巨额债务忍辱负重的日子了,起码儿很多事情还能由着自己做主。

    主动环上男人的脖子,将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夹杂着些许的委屈和对前途的茫然。

    “他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一个问句,只是想得到一个保证,她没有也不敢去要求这位爷为自己做什么,可她现在除了一门心思去相信他,已经别无他法了。

    虽然心里也七上八下,甚至根本就觉得这位爷不会因为弟弟的事儿和他的家人有什么正面的冲突,那是他的奶奶,打从那天在办公室她隔着门听到的对话时,他与雷老夫人的感情是那样深厚,她就明白,有些事儿,也许只不过是她的奢望,毕竟人家才是一家人。

    她真的不愿意把人想的那么坏,如果雷老夫人这一系列的事儿就是为了让她走,她走便是了,只要这位爷肯放手。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手臂又用力的将那小身子往自己怀里收紧了些,歪头蹭了蹭那一直在他颈项间吐气的小脸儿,那呼吸清浅均匀,是代表她完全放心的相信他吗?

    此刻颈间那丝丝痒痒的感觉,却让他心里一阵儿的心疼,此刻无关**,只想好好儿的抱着她,保护她,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题外话------

    嘿嘿,周末,更的晚了,不好意思哦!

    今天是慧慧0866同学的老公的生日哦,某倾在这儿祝他生日快乐!咩哈哈!

    美人鱼的夺魂曲,学起来!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