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兴师问罪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雷府,风清园

    这雷家大宅也是百年的老宅子了,别看老,可里面的设施可是完全现代化的,就是那院子里的自然风光还保留着原样儿,打从外面儿还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跟那些四合院儿的院墙没什么区别,可是那一天三班儿倒的岗哨,就一下儿知道这里面儿的别有洞天了。

    有奢华,有雅致,有华丽,有朴素,可要说这最惬意宁静的地方,还得说是坐落在雷家大宅里的风清园最东边儿的品茗轩,紧挨着老爷子的书房。

    品茗轩,顾名思义就是喝茶的地儿,这老一辈的人讲究这个,雷震就很喜欢叫上三五个老战友,坐在这儿,喜欢喝个茶,论个道。

    可眼瞅着这岁数儿越来越大,身边儿的那些生死兄弟也都相继离世,剩下的也没几个了,一想到便不由得心里酸楚,久而久之,雷震也就不经常来了。

    现在这品茗轩倒成了莫宛如做夫人社交的场所了,这儿三五不时的就会召开个茶话会什么的。

    老夫人出身名门,那可真真儿的是上海滩的名门望族家的千金。

    相声儿上怎么说来的,那吃的是山中走兽云中燕,鹿茸牛羊海底鲜,您充其量就是吃个银耳冒充燕窝儿滋补滋补了,可人家雷老夫人自小恨不能拿鱼翅汤漱口了。

    今儿打从儿下午就溜溜儿的飘上雨花儿了,那细小的水珠儿肉眼无法分辨,随风飘飞是如烟如雾。

    窗外细雨蒙蒙,窗内茶香四溢,这天气真是应景儿,真是好天好茶好意境。

    紫檀木的桌椅,造型朴素却掩不住那紫檀的天生贵气,这不止做的全套的桌椅,包括这品茗轩的所有用到木头的地方,都以紫檀木为主。

    要说这品茗轩到底是谁建的,那倒还真是有意思的事儿,竟然是这雷家人里最不喜欢喝茶的雷仲年一手设计建造的,他尤为喜欢紫檀木,所以才会将这里装饰成这种风格。

    说到雷仲年为什么独爱紫檀木,那都是后话了,现在咱先说说,这紫檀桌儿前,相对而坐的祖孙俩。

    冉冉升起的热气,感觉整个房间都变得温暖起来,可是喝茶的两个人却各有各的心思,尽管那袅袅飘渺的热气也暖不了男人那冷峻的线条。

    除了杯皿碰撞和流水的声音,四下里显得很是安静,仿佛在酝酿着什么,随时都会一触即发。

    莫宛如一派悠然自得的摆弄着那些茶具,仿佛并未在意这其中的暗波汹涌,而是一心一意的专注于手中的紫砂杯。

    端茶闻香,举杯浅尝,一系列的动作流畅中透着天生的雍容贵气。

    雷绍霆端坐在对面,神色深暗,双眉轻皱,敛去了些许骨子里自带的霸气,换做了深沉内敛,也只有嘴角那天生上扬的弧度,彰显着他独有的洒脱不羁。

    “今天怎么这么乖,回家来陪我这个老太婆啊?来尝尝,这是你二哥从h市特意带给我的上好的碧螺春。”

    莫宛如先打破沉静,倒了一杯茶,递了过来,眼神里依旧是长者对小辈的无尽疼爱。

    “二哥的孝心真是难得!”雷绍霆唇角一勾,接过奶奶手中的茶,听着似是随意附和,可言语中也不无深意。

    “你二哥最近难得空闲,倒是经常过来陪我喝茶,他的茶道可是比你强啊!”

    “二哥向来心思细腻,做起一些精细活儿,确实得心应手很多!”

    雷绍霆将茶放到鼻尖来回闻了闻,却并没有喝,端起的茶杯又放了下来。

    “霆小子,言归正传吧!”

    稍敛了笑意,拿出了略带威严的风范,她自然是知道这宝贝孙儿为什么而来,她也正等着他来呢。

    雷绍霆也瞬间将刚刚那微笑悉数收回,换上了一副郑重,他喜欢这种直入主题的做事风格,他不喜欢没有用的寒暄,显然雷老夫人也一样是雷厉风行的性子,如果刚刚寒暄的关于’二哥‘的话没有更深一层的意思,也绝对不会随便儿哈啦这么几句的。

    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懂,老夫人意有所指的提起雷绍峰经常过来作陪,也无外乎就是提醒他,你的二哥最近可是再为回集团的事儿努力着呢,让他惊醒着点儿。

    随后又夸二少爷茶道比他强,那意思也是摆明了说,你雷绍霆也别太过自信,雷绍峰也有比你强的地方。

    话虽如此说,可他心里也清楚,如果雷绍峰确实比他强,那这次也不会轻易被他略施小计就扳倒,雷震更是不会发了怒下了死命令的去除雷绍峰的一切集团职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这句话不假,可是雷家的二少爷与他相比,却还是差着段呢,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老太太这么说,也不过就是来个下马威,给他提个醒儿,她属意谁为接班人的事儿,也并不是板儿上钉钉,随时都可能会有变化。(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这么一来,下面儿的对话雷老夫人在气势上便占了上风了。

    门口儿一直伺候着的钟叔,心里都禁不住摇头,这豪门啊…

    即便是最近亲近的人,说话都得留半句,他在雷家做了几十年的管家,几乎没有见过真正的天伦之乐。

    “既然奶奶不喜欢啰嗦,那孙儿就直说了,奶奶纵容某些人用如此拙劣的手段对付一个毫无身世背景的女孩儿,这事儿可是要坏了名声的!”

    雷绍霆似笑非笑的说道,在奶奶面前他向来是不会抽烟,可那打火机却还是习惯性的在指尖翻飞着,显得像是对这件事儿并未有太过上心,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名声不要紧,要紧的是我的宝贝孙儿好好儿的,方法的好坏不重要,能达到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莫宛如那笑意中藏着利刃一般,已经和她这个宝贝孙儿对上了,双方亮了剑,看来不争出个所以然来,是誓不罢休的。

    “奶奶,绑架要挟这种手段,着实不合乎您的身份,何不高抬贵手,免得被居心叵测的人当枪使了。”

    眉梢一挑,深邃的眸光如炬,薄唇轻扬,一句’高抬贵手‘也算是雷三少难得的软话了,试探性的请求也只因她是他的奶奶。

    莫宛如眸光一凛,随即又浮现出不悦,只是眸色一瞬的闪烁,却一点儿也不耽误雷老夫人那镇定自若的气魄。

    她知道秦子珊会采取行动,她乐得看这些年轻之间折腾,只静观其变,却未想过秦子珊用出的一招儿会是绑架要挟,其实方法不重要,有时最原始,最简单的一个策略却可以达到目的,挽回大局,但是她前脚采取行动,后脚雷绍霆便知晓了,她不得不怀疑秦子珊的办事能力和识人用人的能力,如果真的偏差到如此,她还真要好好儿的评估她是否能够嫁入雷家了。

    可令她更加不悦的是,她这最疼爱的宝贝孙儿竟然在刚得到消息后,还没去认真调查过,就急扯巴火的过来质问她,难道那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竟然影响他至此了嘛?

    “怎么?你今儿风尘仆仆的好不容易回了趟家,就是为了提醒我的?还是你压根儿就是兴师问罪来了?”

    这一句兴师问罪可让雷绍霆有点儿吃罪不起,语气也跟着软了软。

    “奶奶,她不过是个普通女孩儿,何必牵扯如此多的精力呢?”

    “普通?哪里普通了?可以说得动雷三少听风是雨的跑来质问我这个老太婆了,我看她的本事还真不小呢!”

    莫宛如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儿,她的孙子是什么性子她很是清楚,即便是和她这个亲奶奶也没有说过软话求过什么,可是这会儿却为了那个丫头连话都软了,她心里不生气才怪。

    “你是保定了那丫头了?”

    “您是不打算放手了?”

    两厢质问,一时间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流流转,两双同样锐利且冷厉的眼神对上,此刻的坚持似比刚刚所说的事情还有更深远的意思。

    良久,莫宛如垂眸重新看向那已经放凉的茶,脸色也柔和了几分。

    “霆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子珊做的我孙媳妇儿吗?”

    语气淡然,收敛了刚刚强烈拼杀般的戾气,一切又恢复到了刚刚坐下时的和气氛围。

    雷老夫人似是要娓娓道来般长呼了一口气,雷绍霆也收起了刚刚的强势,僵住的手也恢复了灵活,那打火机又开始在指尖飞动起来。

    “因为她听话,却又不失心计,从小的生活背景与你相似,本就生在这个圈子,对于尔虞我诈可以处理的得心应手,适当的时候儿可以帮你成就更高的事业,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你不会对她百分百的上心,这样就不会有人误导你的判断,那么雷家如此大的一个集团交到你的手上,才会稳固,才不会因为女人而功亏一篑!你是我看好的继承人,也自然是你爷爷的意思,所以我更不允许你身边有哪些乱七八糟的人出现,你既然享受了雷家世世代代的光环,那么有些东西就必须舍弃,一个可以屹立不倒的人,不可以有弱点!”

    雷绍霆又何尝不知道奶奶心中所想的理由,所谓对秦子珊的喜爱,也不过是各取所需,权衡利弊的结果,也只有秦子珊傻傻的觉得自己已经十拿九稳的可以进入雷家了。

    不过这次的事儿,刚一起步便好巧不巧的被乔楚听到,到底是巧合,还是她秦子珊办事不利?终归在***心里,在她身上要划上一道败笔了,虽说不至于重新评估,那么却也肯定是有待观察。

    不禁冷笑一声儿,雷家,永远都是这样。

    “您当初为您的儿子选择婚姻时,就是如此评估的吧?”

    莫宛如眸色一暗,为雷绍霆突然提起往事而显出明显的不悦,显然已经懒得维持那优雅气度了,那上好的紫砂杯,生生的让她因为激动而没有收好的手劲儿给震碎。

    “霆小子,我知道这件事儿你一直放在心里,压根儿就没过去,可是有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当初你的母亲是心甘情愿的,并没有人逼她,就像现在子珊心甘情愿嫁给你是一个道理,你爸爸当初没有珍惜,是他的错,我不希望你也做这样的错事!”

    “心甘情愿?那不过是政治联姻的产物,她不得不选择这条路,是因为其他的路都被你们给堵死了!”男人一直隐忍的狠戾瞬间呈现,提到母亲,他总会失控。

    “绍霆!我以后都不想听到这样的话,你是雷家人,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责任在哪里,难道你希望看到雷家如此大的家业就毁在你的手上?”

    “责任我自然会承担,可是她,任谁都不能动!”

    “你这是明摆着要和我作对了?”莫宛如勃怒,狠狠儿的拍着桌子。

    男人并未回答,可是眸中的冷冽与坚持已经说明了一切。

    莫宛如显然气的不清,整个身体仿佛都随着怒意上下起伏着,“钟叔,把东西拿进来!”

    早在外面准好的钟叔只听一声儿号令,毕恭毕敬的将东西拿了进来,递过去的时候儿,眼神带着些许无奈,他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只是不想见到这祖孙两个人闹僵而已。

    一个dv,一张存储卡,咔哒一声儿装好,画面便清晰呈现。

    盯着那并不算大但很是清楚的画面,雷绍霆的眼神瞬间如结了冰般布满了寒意,如果说刚刚只不过是剑拔弩张后的强硬坚持,此刻却似一个冰雕般冷的有些僵直,那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这是哪里来的?”

    “三少爷,这是我昨天一早在门口发现的,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

    “是谁送过来的都不清楚,看来雷家的安保人员都可以开除了!”

    平复了一些的怒意的莫宛如仔细的观察着那宝贝孙子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除了隐含的怒气并未看出心痛的神色,心里稍稍安心了些,也许是自己的反应过激了,也许事情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那个乔楚也终将成为过眼云烟的。

    “谁送来的不重要,我已经找人鉴定过了,这画面没有处理过的痕迹,画面的真实性,你大可放心。”

    雷绍霆看着画面里相拥的男女,尤其是男人不经意的一个低头去嗅女人头发的动作,简直让他抓狂,拿着dv的手慢慢收紧,青筋突起。

    莫宛如锐利的眼神轻扫过一脸阴沉的他,心里也又落听了几分,优雅的笑了笑,起身。

    行至屏风处,只听雷绍霆那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自背后响起,没有怒意,只有波毫无波澜的平静,“钟叔,今晚我在风锦园住!”

    所有人都离开,只有雷绍霆一个人坐在茶室,很久都没有出来。

    从茶室经过的佣人们,不敢抬头儿,生怕被那怒火波及,可也有忍不住好奇心的偷瞄向那个半敞开的茶室。

    那个平时本就不爱多说话,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雷家三少,此刻的脸色比以往更加的寒气逼人。

    就连晚饭时,也都没有人敢来叫他,最终,还是钟叔那边儿一切准备好了,亲自过来叫他吃饭。

    饭桌上,本就话不多的他更是一句话没说,只闷头儿吃饭,草草的扒拉了两口,便起身回了风锦园。

    本来早退席不太合规矩,可雷老夫人今儿还真不想拿什么规矩说事儿,断了他的念头儿就好。

    这卷录影带,是昨天一早,钟叔在门口发现的,她没想去追查是谁送来的,因为那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这里面的东西是她需要的。

    谁都不敢去招惹那个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生人勿近的雷三少,自大他吃完了晚饭进了风锦园,也在没人看他出来,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雷三少这会儿已经翻墙出去了,正赶完一个重要约会的途中。

    ——☆——

    虽然说乔梁这事儿,还让乔楚心有余悸,可她还是没有改变本来就打算好的事儿,就是给这位爷做一顿好吃的。

    下午从他的公司出来,他就说要回雷家一趟,她自然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儿回去,不过男人这么迅速的做出反应,把她的事儿挺当回事儿的感觉,让她心里一阵儿的暖和。

    既然乔梁没抓住,或者说雷老夫人意在对付她,那么想来乔梁也目前还很安全,有雷绍霆这层关系呢,总不至于把事情做的太难看了。

    担心归担心着,可日子还得过,一码归一码的,她也得谢谢这位爷对她的诸多帮助。

    其实有的时候儿,人的忘性也是挺大的,现在的乔楚对于刚刚认识雷绍霆时那些事儿好像淡忘了,现在想起来,没有什么恨或者愤怒了,偶尔还会觉得世间的事情挺奇妙的,她从未想过的奇遇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也许人骨子里都很拜金,所以关于钱这档口上的事儿,人就会很容易忽视那些曾经受过的罪,还能安然的享受着这一切,不得不说没心没肺也有好处。

    本来雷绍霆是坚持着要送她回家的,可她原计划是得去趟海鲜市场的,回了家再折回来太浪费时间了,可想给他个小惊喜表示谢意,又不能告诉他说是要去市场买东西,所以就说了得回学校一趟。

    男人也没太细问,把她送到学校,便走了。

    从学校到海鲜市场倒是不远,乔楚到了一个挺大门脸儿的店,称了一条桂鱼,要说鱼清蒸还得是买鲜活的蒸出来才味道鲜美,虽说别墅定期会送东西过来,可这鱼还真就不可能总是鲜鱼的。

    鱼收拾好,乔楚怕鱼放久了不新鲜,还特意的没等公交车,打了辆车回去的。

    到家了家就扎上围裙开始忙乎开了,葱丝姜丝都准备妥当,将鱼清洗好了,摆盘儿散了些白酒,回身儿又去处理别的菜,洗洗涮涮的忙乎了半天,一看表七点多了。

    照一般的时候儿,这位爷应该也会来了,临走时还特意说他会回来吃饭的,可坐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蒸鱼时间不需要太长,人没进门儿,这菜还真就不能下锅儿。

    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电视,听着电视里那两个人在哪儿你一句我一句的嘚啵着,明知道换了哪个台都是这俩人儿,可还是不听停的按着手里的遥控器,一个台一个台的换着,那声音也跟卡了壳儿似的,一直在说那么一句话。

    扔下遥控器,又拿起了旁边儿的ipad,这是那位爷看她那天在办公室翻杂志那无聊样子后给她买的,让她没意思的时候儿拿来解闷儿。

    其实那里面装的游戏,她也没怎么玩儿过,总觉得玩儿游戏是浪费时间的事儿,可这会儿她还真就像浪费一点儿时间,因为觉得这会儿的时间过的奇慢。

    事实证明,她还真就不是这块儿料,打开了四五个游戏了,有攻略的,有益智类的,哪个也过不了一关就挂了,比不了别人玩儿游戏的越挫越勇,乔楚是过不了关就压根儿不跟哪儿费劲儿了,试了几次也懒得玩儿了,退出来又打开前几天落下的韩剧开始看起来。

    看了半天,里面儿演的什么根本没看明白,心里就跟有个猫挠呢似的,怎么呆着都不舒服。

    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走到院子里往上山来的那条路上张望了,这会儿很是期待那双恶魔之眼顺着那条暗黑的盘山路上来,霸气的开进院子。

    知道他回雷家,又不敢打电话给他,就更是莫名的觉得心里毛毛的,这么久没回来,是事情没谈妥吗?

    再次进门儿,正好儿听到手机铃响,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厨房的餐桌儿上拿起手机。

    一看来电显示,不禁一惊,竟然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人,谭明轩。

    自从她离职,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了,可以说几次似朋友般的聚会就像一场梦一样,早就醒了,她连偶尔想起的时候都没有过,可今儿他怎么突然打来了电话,难道是叶子姐的事儿?除了叶子姐,她想不出什么更好的需要他来打电话的理由。

    “楚楚,你到了吗?”依旧是那温柔的声线,和谁说气话来都会不骄不躁,每次听起来都会被带来无尽暖意,可是这句话问的却让乔楚有点儿摸不着门儿。

    “去哪儿?”

    “上次我们约好了的,不是在…我,明白了!”

    嘟嘟嘟——

    话没说清楚,就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怪异,前面还是他惯有的温文尔雅的声线,可后面一句却透着丝丝冷意。

    突如其来的电话,让乔楚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可仔细想想,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脑袋如此的不灵光,很多事情,总是在脑海里盘旋着,却又很模糊,那一会儿冒出来的念头,总也串联不成线,本来马上就应该可以意识到的事儿,又完全找不着头绪。

    可心里莫名的揪紧起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题外话------

    那啥,今天是愚人节哈,忘记祝大家节日快乐了,哈哈,现在补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