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王遇见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从下午的细雨慢慢转大,淅淅沥沥的下到了傍晚才算停歇,这会儿风停雨住,街上的行人又见见多了起来。

    谭明轩这会儿正坐在崇光酒店的大堂靠窗位置,修长的身形整个陷入那真皮沙发里,桌前摆着一杯喝了一半儿的咖啡,还隐约能看到丝丝温热的蒸汽上浮。

    一杯咖啡,一个温润如玉,五官俊美的男人,再加上那身上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这无疑是一幅美好的画卷,令人忍不住驻足观赏。

    这么会儿功夫儿,从他身边来来去去的已经有无数的爱慕的眼神飘了过来,有的甚至站在那儿看呆了。

    其实这样盯着一个人看是很没礼貌的行为,如果这儿坐着的是雷三爷,估计这帮人早就被那如淬了冰一般的狠戾眼神给吓跑了,可谭明轩常年生活在国外,习惯了对谁都投以绅士的微笑,尽管这些人的目光过于强烈和无礼,他依旧还是那副如沐春风的模样,这无疑更是让人流连忘返了,有胆子大的女孩儿,还真就上来搭讪了。

    “这位先生,不知道是否能请我喝杯咖啡?”一个身材高挑,布料很少的女孩儿走了过来,从五官到身形儿绝对都是无可挑剔,甭管她是干什么的,但的的确确是个美人儿,还是个万中挑一的美人儿。

    可看在谭明轩眼里却觉得这种主动搭讪的女人令人厌烦,可自小受到的教育使然,让他尽管心里有任何的不快,都不会显露在他一贯和煦的面容上,那儒雅温润的笑容才是他面向整个世界的标签儿。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那柔和无害的笑容,让过来的搭讪的美女更加的春心荡漾起来。

    这种天生贵气却不傲气的帅哥简直世间难找,女孩儿边微笑着往男人旁边儿靠,心里也暗自猜测着,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如今遇上了,不努力一下儿都对不起自己。

    “好巧啊,正好我也在等人,不如一起吧,一个人很无聊的。”女孩儿拿出了厚脸皮不见外的架势,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当然,有这种自信也无可厚非,以她的条件,让男人们沸腾尖叫也是有的,因为她是国内知名模特儿,想拜倒她石榴裙下的男人不计其数,政要富豪她也见得多了,可她偏生就是个高傲性子,要么不要,要么就要最好的。

    眼前这位以她毒辣的眼光简单一瞄,便知道他是个非比寻常的男人,只不过她在上层圈子混久了,却从来没有见过他,心里又甚是好奇。

    若说这圈子里可以和他一拼高下的当属雷家那对女人总是冷若冰霜的三少爷了,可那种男人太过霸气外露,不是她这个小女人可以驾驭的,所以她相当有自知之明,尽管在很多场合都会和雷三爷碰面,但是自己只会远观,却从不靠近,好歹自己也是个名模,别因为一些不可能的事儿而坏了自己的形象。

    温文尔雅的绅士更加适合她,就如眼前这位,那双充满笑意却又带着点点礼貌性的疏离的度拿捏的恰到好处,正儿八经的是撩拨女人心最柔软的那根弦儿的。

    “我并不觉得无聊,等待也是一种享受,希望这位小姐不要打扰我这份兴致,咖啡算我的,那边儿有空位!”

    谭明轩依旧是一脸无害的笑容,可这话里话外那拒绝的意思却让人心里听着不舒服,女孩儿还没有如此吃瘪过,长这么大头一次,竟然被嫌弃了。

    还欲说什么,却不经意的在那风雅一笑间捕捉到了一丝冷意,到让女孩儿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儿的咽会了肚子里,眨眼细看,却还是刚刚那儒雅模样,是她眼花了吗?

    可这会儿还真就不敢上前儿了,很识时务的扭着水蛇般的腰肢走开了,临走时还留下一抹媚态十足的巧笑,似是再说,来日方长。

    谭明轩瞟了一眼连离开的那背影都不忘记在他面前展露风情的样子,不禁觉得可笑的摇了摇头,不是都说东方女人都很含蓄的吗?

    可想到今天要见的人,嘴角又不禁上扬了一抹愉快的弧度,在他见过的众多女人里,唯有她是不一样的。

    见惯了那些西方女人的丰富肥臀,总觉得评估女人的标准是性感与否,可自从见了她,变觉得那中沉淀在骨子里的清新自然,清冷大气却是另一翻美景儿,那种可以让人心绪平静的力量,是那个女人身上独有的魅力。

    若说她是女人,其实她也不过才十九岁,他看过她的简历,简历上的那张照片比她真实的人看起来还要稚嫩一些,许是那照片上的女孩子还留着一个齐齐的刘海,看起来多了几分俏皮可爱,眼神清澈不带任何忧伤,可现在的她像又不太像。

    可不管是哪个她,都成功吸引了他的目光,就如一本好书,让你忍不住抬手去翻看,想探知里面更多的故事甚至秘密。

    可自从她辞职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那数得出来的几次见面,也仿若梦境,显得不太真切了,她彻彻底底的淡出了他的生活。

    如蜻蜓点水,在他这湾如结了冰一样的静湖投下了涟漪,又很快飞走了,可留下的却是那一**永不消退的水波,一圈一圈的在他的心里荡漾开来,越想努力去平复,那一点却似有千斤重,直达湖底,击在心灵的最深处。

    从怀里掏出了那叠照片,看着照片里那笑意潋滟的女人,那沉寂的心不禁荡了又荡。

    想着自己幼稚的举动不禁丝丝苦笑,他是凭着过目不忘的本事,拼了画像再派人一家一家的摄影工作室挨个儿找下来的,拿到了照片,心里却不免有些许落寞,这么久过去,她都不曾来拿照片,这些东西果然对她不重要吧。

    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给她打了电话,给自己找了个见一见她的理由。

    却没想到她答应的痛快,竟然约了他见面,而他竟然没出息的心中莫名雀跃着。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期待与焦急一并涌上胸口,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一个会冲动的人。

    乔楚…

    细细的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眸光异常柔和。

    拨通了电话,迫不及待的想确认她到了哪里,可那完全不知情的回答让他心中一震,还没来得及挂断电话,眼前出现的人让他瞬间明了。

    “谭公子,久等了!”

    话说的客气,可是雷绍霆一脸的戾气是真真儿的让人瞧着慎得慌,尤其是那薄唇勾起的那狂肆的弧度,带着五分倨傲,五分匪气,同样是高大俊朗的两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如果说那一身白色立领改良中山装的谭明轩是那九天谪仙,那么那黑衣黑裤下包裹着的就是那暗域的恶魔,到底哪个更让人陶醉,就全凭各位看官评说了。

    雷绍霆毫不客气的迈开长腿,坐到了谭明轩的对面。

    都是容颜俊美,都是嘴角清扬,都是眸光深邃,都是眉宇冰凉。

    一个狂傲不羁,一个清雅高贵,一个冷戾如冰彰显霸气,一个温润如玉掩盖锋芒。

    “劳动雷三少的大驾,实在荣幸!”

    谭明轩笑的春风日暖,可心里却阵阵自嘲,遇上乔楚,他竟然连自己本的判断力都丧失了。

    那条言简意赅的短信,但凡不是那么急切的去欢喜,定能品出字里行间危险的味道。

    雷绍霆眸色一冷,刚刚邪肆的笑意也悉数收了回去。

    还是那句话,他懒得哈啦那些有的没的,既然目的明确而来,就别走那些弯弯绕儿了。

    “说事儿吧,东西拿来!”

    雷绍霆是习惯了说话说上句的爷,压根儿不管对面儿坐的是人是鬼,反正咱雷三爷就是这个范儿。

    “什么东西?”显然谭明轩还在保持他儒雅的绅士风度,说起话来依旧慢条斯理。

    其实通常的情况下,两个人交谈,一般都是慢条斯理不急不躁的人会有一定的心理优势,让人你起来就是一派淡然自若,胸有成竹的神情,没来由的就觉得他肯定是胜利方的那个。

    而如果单刀直入,显得不耐的就好像看起来心已发虚,手心儿冒汗的人,那铁定是毫无胜算可言,只会黑着脸叫嚣却对事情完全没有把握。

    可这会儿的境况却截然相反,不耐烦的雷三少那是真的不耐烦了,当然他也有不耐烦的资本,他单刀直入的谈话方式是他惯有的,因为他是爷,是那种懒得和无聊的人废话的爷。

    皇城根儿下当爷当惯了的雷绍霆,最膈应的就是对面儿这样儿的假洋鬼子,甭管心里多阴暗,那脸上总是挂着那股子虚以为蛇的假笑。

    刚刚视频里的他却不是这样的笑容,也许那个才是真是的他,所以这让雷绍霆更加的厌恶起来。

    而另一边儿看起来淡定自若的谭明轩此刻却还在暗自懊恼自己的轻率,看似不过是个简单的会面,可那第一局仿佛就输了一般心思颓废,太多的懊悔压抑在胸口,却只能用慢下来的态度来掩饰。

    “少他妈废话,照片!”

    雷绍霆是懒得跟他这儿耗了,丫的不是说有照片给乔楚吗?他正好儿也想拿来瞅瞅。

    “照片我只会交给楚楚!”

    刚刚的懊恼也只能压在心底,也许那压抑的感觉也并不是因为失策,而是因为别的。

    “楚楚?”

    雷绍霆此刻并未有怒意,性感的下巴线条上扬了一抹嘲讽的弧度,鼻腔里的哼鸣更把那讽刺的意味凸显的淋漓尽致。

    “既然楚楚没来,那谭某先告辞了!照片,我还是希望亲手教给她!”谭明轩礼貌的起身,微笑的点头示意,眼神里也尽是自信,话说的也很是笃定。

    他本也没打算多与雷绍霆接触,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亦或是永远都不要接触才是最好,战争这种东西,有时候并需要双方对垒博弈,尤其是他与雷绍霆之间,最好是王不见王。

    “你觉得我会让你再见到她?”雷绍霆并未起身,俊眉扬了扬,狭长的眸子里写满了不屑。

    “见不见是她自己的意愿,三少好像无权过问!”谭明轩回以同样的不屑眼神。

    这喜欢上同一个女人的两个男人,那是注定了互相看不上的,甭管长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帅,甭管您那万千粉丝一个个儿哭天抹泪儿的稀罕你,可注定这世界上就有这么一个人膈应齁儿着你呢。

    此刻这俩大男人就是这个道理的真实写照,那互相看不上的眼神儿,怎么看都像是俩小孩儿为了争一块儿糖在那儿掐架呢,一点儿那翻云覆雨的气势都没有。

    “你可以试试,看小爷有没有这个权利!”

    “三少好大的口气,一般没有受过挫折的人,总会如此!”

    “哦?彼此彼此,想来谭公子在法国受训时受过不少的挫折,自然是懂得谦逊的道理。”

    谭明轩浮上一抹浅笑,心下却不禁一震,他在法国受训的事情这个世界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这个雷绍霆竟然会知道!

    他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他的调查还不够详尽?

    “三少还真是好本事,谭某佩服!”

    又***来了,能不那么咬文嚼字儿的说话吗?拍电影儿呢?

    “别***跟我来这套,把你那些伎俩收起来,别以为小爷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那妞儿傻,承着你的情,爷可不瞎,你上次英雄救美的事情,做的并不高明!”

    “不在于高不高明,只在于那个人相信了就好,要知道,一个人的第一印象是多么重要!”

    谭明轩凭着在心里描绘出来的对他与乔楚之间的猜测,说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还真就蒙到点儿上了!

    某人被这一句话差点儿呛到嗓子,这事儿吧,想起来也够让他别扭一阵儿的。

    第一印象…

    管他真假,人家是英雄救美,可他这儿呢,用不用的也是美女就英雄,整个的拧着个儿呢,不细想也没啥,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吧,偶尔翻腾出来嚼巴嚼巴,还真就不是个滋味儿。

    虽说因为这事儿遇到了那妞儿是捡了个宝,可说出去总觉得有点儿不好听。

    至于他是怎么认识这妞儿的,跟大伟,川儿他们都没提过。

    男人就是这样儿,有的时候儿还真就好这么点儿面儿!

    “别再靠近她,否则代价你承担不起!”

    “如果是她想靠近我,三少又预备怎么办呢?”

    谭明轩依旧儒雅笑容,可那总是和煦的眼神闪过一丝挑衅的光芒。

    “那我受点儿累,替你们俩收尸!”

    唇角邪肆的弧度却透着好不掩盖的狠戾。

    骨子里他是一个毁灭型的人,背叛他的,他绝不放过!

    如果这有那么一天…

    乔楚,会有那么一天吗?

    谭明轩接收到那绝不是一时气怒而言的狠烈,不禁为那个柔弱的女子担忧起来。

    雷绍霆这样的男人,早晚会毁了她!

    可是自己的呢?难道就有能力给她安稳了?

    “雷三少的狠绝果然名不虚传,不过这世间的事,不是靠狠便可以的,看来对于她,雷先生还没有明白何为‘尊重’!”

    凌厉的眼神在说道‘尊重’二字时,语气里尽显喟叹同情之意,只不过依旧被那已经长在他脸上的那抹笑容掩盖了去。

    他从第一次见到雷绍霆占有欲十足的从医院将乔楚带走时,便也能猜出他们之间的关系远不是那么简单,这其中的纠葛肯定是少不了,但可以想象的是,如雷三少这样的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大少爷,是学不会‘尊重’为何物的,乔楚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件喜欢的东西而已。

    他真心为乔楚不值,可却又无能为力。

    乔楚遇到他们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受到伤害的,可是他比雷绍霆强的地方,就是他懂得放手。

    “尊重?谭先生跟我谈尊重,是不是太可笑了点儿?你把视频寄出的时候儿,可想过尊重?收起你那副打貌岸然吧!”

    他嗤笑一声儿,显然对于谭明轩‘尊重’二字觉得着实滑稽。

    一个短短的视频,足可以说明了很多,他看得明白,也自然查的清楚,即便自己心里有数儿,可还是忍不住愤怒,看到觊觎自己女人的人,恨不得上去挥上几拳都不够解恨的!

    还是忍住了,向来不是冲动的人,什么样的方法才是保护女人最好的方法,他心里自然有数儿。

    “视频?”谭明轩顿生警觉,聪明如他,很快便想到了什么似的,眉宇间充满了疑虑般的反问,显然他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操!装!再继续装!

    雷绍霆半眯着鹰眸,恨恨的磨着牙,真***看不惯这假模假式的样儿,他怎么就这么膈应呢,尤其还贼不要脸的强抱他的女人。

    幸好是强抱而不是强暴,不然也甭管别的,小爷非要了你命不可!

    不过这一项,咱雷三少也绝不会就这么受着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儿,只能先顾着大局。

    操!越想越***窝火!

    “御谭府的监控,又岂是一般人可以拿到的?谭公子又何必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谭明轩心中陡然一震,却也猜出个七大八,这御谭府有这个权力的人拢共就那么几个,而能影响到雷绍霆的也只有那晚他与乔楚在走廊里的事儿,回去一查便知道是谁了。

    “这件事我确实毫不知情!”谭明轩回答的甚是郑重,自有一股让人去相信的力量,可到了咱三少这儿,绝对不好使!

    “哦?”雷绍霆显然并不相信,亦或是是谁都无所谓,反正你们丫御谭府,小爷早晚也得给你端了!

    “看来是有人拿了你的钱,没听你的话啊!家门不幸,谭公子要小心了!”

    一副同情的模样儿摇着头,好似真的为谭明轩敢到忧虑一般。

    恶质男到什么时候儿都恶质,刚刚在家里填的那点子堵,这会儿也得找个机会散散才行。

    谭明轩依旧保持着斯文儒雅,除了刚刚反问的那句略有异色,也不过是转瞬即逝,很快便恢复如常。

    此时的雷三少却站起了身,抽出根儿烟叼上,火儿点上,极其享受的嘬了那么一口,烟雾自那薄唇吐出,随后又将烟卷儿放在嘴上歪歪的叼着,那动作是一气呵成,帅的人神共愤!

    小劲儿,那叫一个酷,那叫一个嚣张,那叫一个气人!

    与谭明轩擦这身儿过时,浑身透着的那股子嚣张狂放的气势,更加的浓烈了几分。

    你丫给小爷添堵,小爷也不能让你睡安稳了。

    御谭府的老板,自然不是普通人,如果如他的刚刚的表现是真的不知情的话,那么,据雷绍霆的估计,今儿晚上谭明轩是睡不着了,回去就得将自己的亲信手下挨个儿盘查,谁都不想自己身边儿埋着雷不是?

    夜风骤冷,一阵阵儿的呼啸而过,刮的过往的行人都恨不得缩成一团儿直接滚回家去了,可即便是如此,目光还是被那一黑一白,一前一后走出崇光酒店大门的两个高大俊挺的男人所吸引,而当注视上的时候儿,又不由自主的觉得身上泛起的真真凉意比那秋风钻进身体里还要冷上几分。

    走在前面的黑衣男子俊逸挺拔,深邃的五官,冷峻的神情,还有嘴角噙着的那抹不羁的似笑非笑,那高大的身形儿将那件黑色的风衣衬的更加有型儿,风衣下摆随风翻飞,周身都散发着冷冽气息,那是一种天生便让人不由自主仰视的王者霸气。

    走在后面的白衣男子,此刻脸色幽暗,看不透那俊颜到底是何情绪,那本应该随时在脸上呈现的迷人笑容此刻却收成了冷硬的线条,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他,还是那个举止风雅的他,可此刻那令人迷醉的眸子里却闪烁不定,似是在下着什么决心一般,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既然不能守护,争来也是无用,何不洒脱放手。

    她的幸福,不是此刻的他可以许诺的,可为什么思及此处,心里就会一阵儿的钝痛。

    每个人的命运轨迹早就被上天规划的妥妥当当,挣破命运必然会付出代价,如果代价是她,那么他宁可不去改变。

    单单见过几面的女子,却有着撼动人心的力量,他微微一笑,吸入一口秋夜凉风,那冰冷窜至四肢百骸,让他的身体无一处不清醒。

    黑夜与白昼注定不会同路,黎明前的厮杀在所难免。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终归要夺回应该属于他的,眼见着那即将融入夜色的背影,甚少出现的阴鸷弥漫了双眼。

    车内,狭小,安静。

    掏出怀里捂得有些温热的照片,仔细端看着那绝美清澈的笑颜,拇指慢慢摩挲上她的脸,仿佛鼻息间又闻到了那天拥抱时那股总是盘旋在脑海的馨香。

    是否有资格去喜欢一个人,是否有能力去保护一个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是个未知数,可依旧忍不住去构想着未来。

    熟练的按下了几个号码,电话接通,谭明轩温和的声线却夹杂着肃杀之气,那是他愤怒的表现,即便是愤怒,也都是如此内敛压抑的,但字字有力,掷地有声!

    “肖劲!自己去暗室领罚!”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