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论装逼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充满孤寂的夜晚格外长,即便是她把厨房所有的东西都擦洗了一遍,又把楼上楼下的地拖了一遍,可时间好像静止了似的,那时针分针走的比八十多岁的老妪还有缓慢。

    乔楚不想回到那张大床睡,她好像没有单独睡过那张大床,最终还是选择窝在沙发上凑合了。

    梦里的她睡的并不安稳,很多如现实又如梦境的东西穿插着,交织着,让她的脑袋神经处于一种兴奋状态,眼皮已经沉的抬不起来了,可是大脑依旧飞速的运转着,那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脸,如万马奔腾似的在她的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呼啸而过。

    次日清晨,阳光并没有如约而至,而是彻底被那灰暗的云块儿完全遮盖了去,缓缓的从南向北移行,活动间透出隐隐暗淡的阳光,微弱的就跟人家太阳今儿压根儿就没上班儿似的,一点儿暖和的味道都感受不到,而且是一阵阵儿的阴冷,给人一种荒凉寂寥的感觉。

    满山的红叶,也好似因着今天天气的异常而显得没精打采的,本是一幅悦人的美景儿,这会儿看去,那红色渐暗,反倒看起来异常凄冷,风吹过树叶时已不是那种轻柔的沙沙声儿,而是呼呼的巨响一般,那山风确实凛冽,细弱一些的树木已经被挂的东倒西歪,马上就要折断了似的。

    被那强风迫使着低飞的鸟儿,盘旋在半空显得尤为艰难,与这劲风对抗的结果终究是失败,不得不躲回自己的小巢,寻求一点儿温暖和安全。

    满目萧索,一种无以名状的惆怅之感自心头袭来,轻易的便勾起了人心底深处的愁绪。

    乔楚坐在宽宽的飘窗处,看着窗外那肆虐的风猛刮着,在风中摇曳的树木恰似现在的她一般,抓不住任何可以支撑自己的力量,只能随风飘摇。

    一夜窝在沙发上睡的浑身发冷,手脚冰凉,四肢也因为一宿都保持着那一个蜷缩的姿势好像不回血了似的,有些酸麻,原来没有那个男人,早晨起来也会浑身酸痛,只不过这疼好像勾着心似的,和那种疼不一样。

    那位爷狠戾非常的吼声儿经过了一个晚上好像还是没有褪去一般,依旧在耳畔回响着,震的她心惊肉跳的。

    那通电话里的怒吼,在她预料之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最近的和谐惯了,她都快忘了那位爷始终还是高高在上不可以忤逆的。

    想象着昨天电话里那几乎狂暴的口吻,她就能想到他看到那视频是阴鸷的眼神,她还真没害怕,更多的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既然那么生气,为什么不直接冲回来,当着面儿吼她两嗓子呢?

    不知坐了多久,兴许是觉得饿了,乔楚塔拉着拖鞋下了楼,从冰箱里拿出了几片面包,放到烤箱里烤了烤,又倒了一杯柳橙汁,坐在餐桌儿上吃了起来。

    那吃相儿好像恨不得把自己噎着似的,机械性的往嘴里添着,一口一口尝不出个滋味儿。

    虽然睡的并不安稳,吃的也没有什么胃口,可是‘没心没肺’是乔楚自打家里出事儿以后便给自己早早而设定好的运行模式,甭管天塌下来也好,地陷下去也罢,也总得该吃吃,该睡睡。

    就得把自己当成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不能停歇,该充电的时候儿就充电,运行慢了就得重新刷一遍系统再重启。

    不想呆就滚蛋!

    那位爷发话了,甭管想不想呆都得滚蛋了,其实想来还是自己占便宜吧,让她滚蛋都没提那三百万的事儿,看来钱对于人家来说那最不是事儿了。

    上楼搜罗了一圈儿,才知道这么大一间屋子,根本没有属于她的东西,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位爷自作主张买的,她就踏踏实实,乖乖顺从的用着。

    房间经过昨天晚上打扫的一尘不染,心里看着也敞亮多了,从钱包里掏出了那张一直被掩埋在最深处的黑卡,放到了黑金大床边儿的柜子上,这黑卡还是放在那儿比较搭,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

    离开这房子不止一次了,可不知道今儿怎么觉得脚步有点儿沉,感觉自己像是一直弃猫一般,伴着主人的一声怒吼,就那么被生生的踢出门去了。

    她也不能有什么怨言,三百万买来的宠物可不是想怎么揉吧都行吗?

    迎风往山下走着,那风就跟长着利刃似的,刮的她脸生疼,好像还没有到那么冷的季节,可今儿天她却有了一种马上要到冬天的感觉。

    好不容易挨到公车站,今儿还算幸运,刚刚到就坐上了车,好像因为天儿冷大家都不愿意出门儿似的,车开进市区走走停停的,上下也就那么几个人儿,繁华如l市,这样的情况还真是少见。

    辗转着终于回到了家,奶奶开门时看到她有点儿惊讶,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学校的,怎么突然间就回了家了,再强装着没事儿人似的,那也得是分谁看,从下看她到大的奶奶怎么会看不出她心情不好。

    “丫头啊,今儿没课啊?”

    “是啊,没课,快新生晚会的演出了,前一阵子排练太忙,今天老师特别给放假了!”乔楚乐不呵儿的搀着奶奶往屋里走,眉宇间的愁云因为见到奶奶也散去了不少。(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好不容易休息了,就和绍霆出去玩玩儿,不用惦记我。我这儿都挺好的!”奶奶看到乔楚回来自然高兴,可总听着她说排练忙,想来和绍霆见面的机会都少,这年轻人在一块儿一天二十四小时腻着都不嫌长呢。

    一提到雷绍霆,奶奶倒是眉梢眼角儿都带着笑意,显然还真是喜欢他,再加上邻居的阿姨们都竖着大拇指的交口称赞,想来奶奶心里肯定也是越想越满意了。

    谁又能知道这其中的复杂呢。

    “他最近公司里也忙,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说。”乔楚随便儿应答着。

    “我看着你好像不太高兴似的,不会是俩人儿闹别扭了吧?”奶奶一脸的忧色,生怕她在外面儿受什么委屈。

    乔楚也自然知道瞒不过奶奶,要只是单纯说着‘没事儿’那肯定等于是在说,有事儿,还是很有事儿的那种,所以还是得说点儿什么出来,才能让人信服。

    “别提了,您的孙女儿啊也是够败家的了,前两天去给孩子上课,在地铁上人多,下楼的时候儿,人一拥,我琵琶一下儿顺着二楼甩下去了,幸好没砸着人,可是琵琶壮烈牺牲了,我都上了好几天的火了。”

    琵琶这事儿,乔楚是挺上火的,可是这会儿说的倒是比较轻松,连表演带说着,生怕儿说的不令人信服似的。

    “坏就坏了吧,人没事儿就行,这地铁上人多,你平时可得注意安全啊!”

    乔楚娇笑着点点头,看来奶奶是信了,不禁心也放了放。

    “丫头啊,奶奶有个事儿问你,你可不能瞒着我!”奶奶忽然笑意一敛,显得很是郑重严肃。

    乔楚心里惊了惊,她跟奶奶撒的谎太多,让奶奶这么一问,还真就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到底指的是什么事儿了。

    “奶奶,看您说的,我什么时候儿瞒着过您啊,我那会儿和陆宇在一块儿算是早恋了吧,我还不是偷偷儿的第一个和您说的?您是天底下最开通的奶奶了,我有事儿瞒着谁也不能瞒着您啊!”乔楚笑嘻嘻的讨好似的说道,可心里还真是虚的慌。

    她和陆宇在一起的事儿,还真是第一个告诉的奶奶,那也终归是因为奶奶买菜的时候儿看见了她和陆宇手拉手的走路,怕奶奶问她,还不如自己先招了。

    自小奶奶就疼她比疼乔梁多,都说老辈儿人多少还是有些重男轻女,还是喜欢孙子多过孙女儿的,可在他们家正好相反,起码儿在奶奶这儿,乔梁是比不上她的待遇的。

    所以除了爸爸,很多女孩子家的事儿她都愿意和奶奶念叨念叨,奶奶不是个老古板,还挺能理解年轻人的想法儿的,沟通起来也显得没有那么深的代沟似的。

    “那好,前两天你王叔来看我了,挺高兴的跟我说咱家的债已经还清了,他含含糊糊的好像也没说太明白,我想着怕你分心,也没给你打电话,可是我这心啊,一直就提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三百万啊,可不是个小数目…你跟奶奶说实话,你和那个绍霆是怎么认识的?”

    奶奶愁容满面,其实大概其想想也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那天看到那小伙子仪表堂堂的,又说是做生意的,自然条件很好,可再怎么着,这刚刚谈恋爱的孩子,难道就能一下儿拿出三百万来给他们家还债,怎么想也觉得这种很大风险的事儿,这些做生意的人干不出来。

    “奶奶,这钱是绍霆帮我还的,不过您放心,我已经打了借条了,我现在打着工赚钱,再慢慢还给他,我也是事后才知道这件事儿的!至于我和绍霆怎么认识的,还得谢谢我的那个学生家长,就是上次过生日的那个圆圆,不是非拉着我去吃饭吗?其实,是圆圆妈妈想给我介绍男朋友,我也是到哪儿才明白过来,然后…就那么认识了!”

    乔楚都佩服自己编瞎话儿的能耐了,不过这也不算是现编的,早就预料到奶奶早晚都得问,所以早就在肚子里编好了,也彩排了八百回了,到了这会儿真正演出了,还真是说的超级自然,徐徐道来中还得夹杂着点儿羞涩的感觉。

    看着孙女儿赧然的脸,奶奶也不禁抿嘴儿笑了笑,看似是信了七分,可毕竟这么大一笔钱呢,心里还是不踏实。

    乔楚见奶奶还是有些面带犹豫,就赶紧趁热打铁的接着说起来。

    “他知道了在哪家的困难,就主动提出来说要帮忙,可是我都拒绝了,可能我也多少说过一些,不知道他怎么就把钱还了,回来还和我开玩笑说,欠他总比欠别人的好吧,我还是坚持写了借条儿,就是不用还利息了,他也就答应了!”

    乔楚越说浑身都要出鸡皮疙瘩了,把一个恶质男说的跟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似的,昨天他刚把她踹出门儿,这会儿还得在奶奶跟前儿给他唱赞歌儿。

    她怎么越想心里越郁闷呢!

    “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绍霆他…”

    “奶奶,您放心吧,在咱们这儿是钱,在人家那儿就不是钱了,我那个学生家里条件就特别好,当初给我介绍也是觉得绍霆条件挺好的,才撮合这事儿的,做生意的赚的都是活钱,所以一时半会儿不会催着还的。”乔楚也只能这么安慰着奶奶了,她自己心里都没底,会不会明儿就会被追债了。

    “哎…”奶奶叹了一口气,那饱经沧桑的脸上依旧是愁云密布。

    显然乔楚安慰的这些话不但没有让她放心,反倒更加担心起来,看向乔楚的眼神儿也满是心疼,眼瞅着眼泪儿就要下来了。

    “奶奶,您这是怎么啦?咱们现在债务可以缓一缓了,应该高兴才是啊!”

    “丫头啊,奶奶是希望你找个对你好的人,可不想图什么钱不钱的,绍霆那孩子虽然我就见过一次,确实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可是总觉得他…和咱们家…你们俩中间儿隔着三百万呢,奶奶就想啊,你们俩将来一旦结婚,那被这钱压着,你可是永远都抬不起头啊,奶奶怕你受委屈啊。”

    乔楚眼圈儿也不禁一红,原来奶奶担心的是这个,还是将她的幸福摆在了第一位。

    忍着那涌起的一股子委屈,强扯出笑脸儿说道,“奶奶,哪儿就说道结婚那步儿了啊,您孙女儿才多大啊,离着结婚的法定年龄还早着呢,再说我们之间还需要加深了解,还没谈到那儿呢。”

    “什么还早着呢?法定年龄二十岁就能结婚了,过两天你的生日过完,这不就是正好儿二十岁了?你啊,一天过得糊里糊涂的!”奶奶佯装嗔怪的点了点她的脑袋,笑意却又随后爬了上来。

    “对呀,我该过生日了呢,奶奶可得给我煮长寿面吃啊!”乔楚撒娇的靠进***怀里,正好儿把这话题也给岔了过去。

    奶奶心里竟然还惦记着她和雷绍霆能结婚的事儿呢,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越想着,越害怕奶奶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后会怎么样。

    乔楚觉得自己的演技逐步提高,也能用炉火纯青来形容了,就连她突然说回来住几天,奶奶也没疑心的再问别的,也只剩下高兴了。

    一般都是下午回来看看的乔楚,已经好久没有没有这样一整天的陪着奶奶了,一早回来聊了一会儿天儿,就陪着奶奶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然后又回到厨房一通儿忙活,陪着奶奶美美的吃上了一顿。

    烦心恼事的阴霾就先抛到一边儿吧,她今天就想好好儿的陪着奶奶吃顿饭。

    可这顿饭也还是没吃消停,这不速之客那绝对是来的特别对时候儿。

    乔楚千想万想的都想不到的人,怎么今儿就找到她家来了。

    女人一身儿名贵璀璨,那精致剪裁的洋装勾勒着身体傲人的曲线,即便是这么冷的天,那依旧只穿着一条丝袜的大腿,好像不知道冷似的,大喇喇的就那么露着,叫上蹬的高跟鞋显得她异常的高挑,人还没到,那熟悉的香味儿便已经飘进了房间。

    乔楚不禁皱了皱眉,觉得那一桌子饭菜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秦子珊,那个总是一副高雅姿态,名媛风范的女人,今儿也不知道顺着那股子风大驾光临这平房区了,显然整个人都和这里的氛围极是不搭调,眼神里闪过一丝鄙夷,显然在她眼里看起来算是贫民窟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踏足的。

    乔楚突然心里绷起一根弦儿,她前脚被雷绍霆一脚踹出门,秦子珊后脚就找到了这儿,还真是巧!

    以她见到的雷绍霆对秦子珊的不耐烦是打心底里出来的,因为那位爷也没必要在她面前演什么戏,所以这事儿如此巧肯定和雷绍霆没什么关系。

    那么,秦子珊这一出儿,想来是知道整件事情,才迫不及待的过来验收成果。

    甭管她是跟着参与了其中的事儿,还是压根儿就是得到消息来看热闹的,毕竟她和雷老夫人亲的很,总体说啦,她此次来绝对不是和她姐妹情深来了。

    “师姐,有事儿?”

    乔楚也没起身儿,清冷的眸子扫了一眼满脸笑意的秦子珊,那笑容分外的耀眼,像是遇到了什么高兴事儿一样。

    秦子珊眸中却忽然闪过一丝复杂,那眼神,那口吻,竟然和雷绍霆如出一辙,她凭什么!

    当然乔楚是一点儿也没发觉,此刻她惯有的淡然气质中竟然凭添了几分冷冽的气势,那眉宇间的褶皱都好像和那位爷有异曲同工之妙。

    奶奶见孙女儿压根儿就没起身,说话还是如此的态度,便知道这丫头不喜欢这个女人,自然她也不会摆出和蔼的模样。

    因为乔楚这孩子从小就听话懂事,从来不会做没有礼貌的事儿,所以一般她都会比较无礼的对待的人,自然是有她这么做的理由。

    “没什么事儿,我正好儿路过,顺道儿进来看看奶奶!”

    秦子珊举手投足都不忘记优雅的展现自己那高贵的身份,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和煦的如春风般温暖。

    “谢谢,正好儿一起吃点儿吧!”乔楚微微一笑,起身做了个礼让的手势,想来她富家千金对于这平民百姓家的饭菜也肯定是嗤之以鼻的,既然做出和她一派亲近的样子,那正好儿邀请你一起吃个饭,总要赏脸吧?那口气又真诚了几分。

    果不出乔楚所料,秦子珊一听面色不由一僵,强扯出笑脸,“不用客气了,我吃过了来的,奶奶您慢慢吃。”

    乔楚也没客气,反正她怎么做,秦子珊也都是讨厌她,现在已经无所谓什么同门尊重了,秦子珊不喜欢自己,也正好自己也正不待见她呢。

    原来还顾及着是师姐的面子,可打从上次她无缘无故的对苗苗发脾气,她还真就觉得不好好儿搭理她也没啥,自个儿活自个儿的比什么都强。

    “那师姐慢走!”

    乔楚礼貌的点点头,和雷绍霆在一块儿别的没学会,不给人面子,没事儿噎人玩儿的话她倒是学了个十足十,不就是嚣张嘛,谁不会啊?

    也不知道抱着一股子什么心理,反正这会儿乔楚心里好像也找到了似雷绍霆那种炸了庙儿似的状态,心情莫明的不爽,不爽就得找人撒气。

    她发现这招儿挺好的,看着自己不喜欢的人吃瘪后脸红脖子粗的样儿的确心里能得到极大的宽慰的,怪不得那位爷玩儿这一套玩儿的上瘾呢。

    秦子珊愣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上去总是安安静静,弱不禁风的乔楚,这会儿的气势竟然让她都有点儿犹豫了,明明儿两个人从哪个方面比较,优势也都在她这边儿的,怎么就忽然觉得自己愣是拿不住她的感觉。

    重新调整了情绪,才又恢复了原该有的胸有成竹,“嗯,那我先走了,哦…对了,刚刚我过来的时候儿,好像胡同口儿那条河上的小桥塌了,看来出门要绕道儿走了,奶奶,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得意的一笑,转身儿就出了屋子。

    乔楚眸色暗了又暗,抓着筷子的手狠狠儿的攥了起来,就知道她无事不等三宝殿,果然这件事她有参与!

    “奶奶,您先吃,我去送送师姐!”

    说完,乔楚就紧跟着秦子珊那股子浓郁的香水儿味儿追了出去。

    “乔楚,你还真是聪明!”秦子珊看到追过来的乔楚,冷哼了一声儿,不得不由衷的赞赏一句,她只稍稍提了胡同口儿的小桥,乔楚便能立马儿联想到暗指的是乔梁。

    乔楚嗤笑一声儿,打心里真不觉得秦子珊这话说的有多高明,打从那次秦子珊约她谈话,给她将什么猎户与狐狸的故事,她便也知道,这秦子珊是那种喜欢端着优雅姿态装腔作势的人。

    白翎话,那就是装逼!

    照以前的乔楚,还真就无法讲出这些词儿,这些糙话连在她脑袋里转悠的时候儿都特别有数儿,可自打和这个操蛋的社会接触久了,看尽世间冷暖了,她发现有很多事儿很多人,只有用这些糙的不能再糙的话来形容,才能达到一针见血的效果。

    就像想说这跟人办事儿多么傻,多么二,多么不靠谱,多么匪夷所思云云,怎么也无法表达出这些意思的深层含义,旁边儿一个哥们儿给你来一句,‘丫就是一傻逼吧’,一句‘傻逼’,就好像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众人释然!

    而对于装逼这个定义网上有千万种解释,但是真正能做到装的得体,装的华丽,装的圆满,装的不露痕迹,那确实是需要一定功底的。

    比如同样是装,姜太公那拿着没有钩子的鱼竿儿钓鱼,诸葛亮看到刘备来了故意躲进他那茅庐里面儿,朱元璋起兵打了一六八开,却不称王,非得僵装逼进行到底的等着一众幕僚几次三番的苦苦进谏,才算是勉强外加极度无奈的答应下来,这种种皆是装逼人士中较高境界的。

    显然秦子珊在这方面的历练还远远不够,全凭着自己无人能得罪的身份地位和自作聪明的所谓隐言暗语,就觉得自己多么的深不可测,装的浮于表面,流于形式,确实容易让人贻笑大方。

    可甭管乔楚多不待见她,可是人家那身份地位在那儿呢,即便是现在已经认定了乔梁的事儿和秦子珊脱不开干系,但她还真就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什么辙来,突然意识到离开雷绍霆,自己更是什么事儿都无能为力了,人的惰性真的很可怕。

    “你来想必也是验收成果的,现在你看到了?我已经搬回家住了,你们也可以收起那些龌龊伎俩,别再骚扰我的家人了!”

    即便是心里再没辙,可是气势当然不能输,她在那位爷面前抬不起头来,是有太多原因,可并不代表她真的畏惧强权,就算是秦子珊是什么贵族千金,她也没兴趣在这儿受着阴阳怪气。

    “雷家人不是谁都可以碰的,我记得我早就提醒过你,今天我再提醒你一句,雷老夫人叱咤商海几十年,阻碍绍霆发展的人都会像绊脚石一样被踢开的,当然,你也不是那个例外,我今天过来,不过是因为奶奶想见你!”

    乔楚一愣,那老太太不是很不喜欢她吗?既然已经目的达到了,干嘛还给自己添堵的要再见自己呢?

    秦子珊接到电话时,也觉得雷老夫人没必要见乔楚,这事儿达到目的就算了,想来经过这事儿,雷绍霆不会再对她用心,而乔楚也不敢再痴心妄想。

    可莫宛如坚持要见乔楚,她便找来了,其实也不是非得她跑这么一趟,可她就是忍不住来打头阵,让乔楚清清楚楚的看到谁才是能进入雷家的人。

    乔楚收起了犹豫,转身儿回去和奶奶交代了一声儿,便又走了出来。

    “好,现在就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