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许乔吐实情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东鼎会展中心,坦然的很,不让进更好,就别怪她了。

    “那不好意思,您不能进去!”

    安保人员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脸儿立马儿严肃起来,看来又是一个捯饬的挺漂亮的女人,来这儿钓金龟婿来了,这种人他见多了,要是一般派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她进去了,可今天可是d&k集团的股东大会,随便儿放人进去,除非他是不打算干了。

    乔楚正乐不得儿的转身儿要走呢,却被一个男人的声音只住了脚步。

    “这么美丽的小姐,你们怎么可以拒之门外呢?”

    循声而去,却见一身香槟色西装的高挺男人从会场内走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凑巧经过,还是冲着她来的,反正这会儿确实是直直的冲着她过来了,想来那嘴里说的‘美丽小姐’指的是她,可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他的个子不算高,当然,在一般人里,差不多一米八三八四的个字已经算很高的了,可她看惯了雷绍霆那人高马大,眼前这个男人却也显不出高了,仔细看去,眉眼之间却和雷绍霆有些相似之处,只是整个儿都小了一号儿似的。

    不过,这个男人少了雷绍霆身上那种特有的霸气和震慑力,看起来没有那么令人望而生畏的感觉,但也没有让乔楚有什么好感,总觉得这个人身上透着一股子阴测测的气息,尽管那脸上和煦的笑容深邃,却看不出来太多的亲切之感。

    “二少爷!”安保人员显然认识他,比刚刚那严肃的仿佛一视同仁的工作态度显得恭敬了很多。

    二少爷?不会又是雷家人吧?

    “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

    一句话比什么请柬都好使!

    既然人家雷家二少爷都发话了,这小安保跟这儿还较什么真儿啊,立马儿放行了。

    乔楚冲着雷绍峰点了点头表示了谢意,也没多矫情,让进就进,随着他走进了宴会厅。

    走进去,乔楚也不禁多加环顾了这个诺大宴会厅几眼,果然是奢华,虽然在外面透明大玻璃里早就看到了这里面的奢华,可置身其中却还是另一番感受。

    透明,是那种如置身于童话世界一般的旖旎梦幻!

    眩晕,饶是没有恐高症的她还是感觉有点儿眩晕!

    看来这些有钱人已经无法满足于每天自己闷头儿数的事儿了,他们需要找到一个特别透明的途径来彰显他们那高于常人千万倍的奢侈生活。

    选到这儿,估计也是恨不得让世界乃至外星人都看到这儿有这么一伙儿人是有多有钱!

    为了配套应景儿,舞台上的管弦乐队的乐器,也全部都是用透明的钢化玻璃制作成的,还有宴会厅四处摆放的椅子,也全数是透明的,她好像前两天才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转的消息,说这种椅子叫‘幽灵椅’,远看仿佛可以隐形儿似的,坐在上面儿,也显得仿佛腾空而坐的感觉,非常神奇,没想到今儿就见着真的了。

    乔楚已经分不清楚到底还有多少细节之处体现着奢华了,如果雷老夫人让她过来见识这些,她承认,她被震慑住了,有钱人的生活,没有最奢华,只有更奢华。

    “雷绍峰,敢问小姐芳名?”

    从说话,到握手都是那么彬彬有礼,让人不好意思拒绝,这样的宴会上,如果太过矜持显然会显得小家子气,乔楚也礼貌的回握了一下儿,立马儿收了回来。

    “你好!”

    乔楚笑的礼貌,却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虽然这位二少爷举止还算绅士,也算是帮忙让她进来,可乔楚却没觉得需要怀着什么感激之情,到了这儿,她适时的将自己的保护壳全副武装了起来,从这儿出去,这里的一切和她无关,她真的没必要对任何人显露出友好,在友好,明天也不过是陌路,她不想浪费时间。

    雷绍峰眸色一僵,又浮生笑意,“那么,这位小姐请自便!”

    并未多加纠缠,便礼貌的告辞转身走了,乔楚呼了口气,准备迎战这无聊而漫长的宴会,这无疑是自虐的一种表现。

    衣香鬓影,冠盖云集,这样奢华的宴会上,也无非就是那几个项目,那些绅士精英互相敬着酒,愉快的交谈着,或是寒暄恭维,或是说着那些令人似懂非懂的话,女人们就穿梭在这些钻石男人中间,尽情的摇曳着她们迷人的曼妙身姿,搔首弄姿的姿态配上那优雅自爱的笑容,看起来着实滑稽。

    人陆陆续续越来越多,尤其是女人,来的一个比一个晚。

    到了门口儿,脱去外面儿的风衣披肩,露出迷人的身段儿,立马儿就变成了令人**的模样儿,在灯光的映衬下,看起来个个儿的光彩照人。

    人数儿越来越多,如此大的宴会厅慢慢的显得拥挤起来,鲜花,香水和晚宴的绝美佳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一阵阵的奢靡气味充斥着整个空间。

    乔楚感觉这来回穿梭的人们看起来好像都有点儿面熟似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参加过几次宴会的缘故,还是因为他们那虚以委蛇的嘴脸都长的过于相像。

    正要拿起一杯果汁,正好儿旁边儿一直白皙的手也伸了过来,下意识的抬头儿一看,这个不是面熟了,是真的认识。

    不仅认识她,后面儿跟过来的男人她也认识,而且印象深刻,恨的牙根儿痒痒!

    “乔楚?”

    说话的正是上次在她面前晃着那把车钥匙,一脸得意笑容的许乔,此刻虽然也带着笑容,眼神中却忽的有一丝丝的尴尬,那眸光也有点儿闪躲似的。

    “许乔!”

    乔楚连好久不见都懒得和她说,一想到那天那让人抓心挠肺的叫声儿,心里就不禁一阵阵儿的犯恶心。

    “这不是冰美人儿吗?真是好久不见!”

    站在许乔身后的男人发话了,正是斯文外表下罩着一个龌龊心灵的秦子州,今儿照样儿也是一身儿白马王子的打扮儿,可怎么就觉得像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当然那张脸确实长的不错,秦子珊那么漂亮在那儿摆着呢,一个爹妈生的,自然是差不了的,可那是不了解的人看,知道他的烂事儿的人,便会觉得这一派道貌岸然令人作呕了。

    秦子州自然不知道乔楚心里对他的评价,这会儿正用那美其名曰的丹凤眼儿,实则是色眯眯的眯成一条线的上下瞄着一身儿白色洋装包裹下的玲珑身形儿,心想着,这女人果然是个尤物。

    乔楚被那眼神儿盯的一阵的恶寒,不禁一个哆嗦,脊背发凉。

    “秦先生,看来您的伤已无大碍了!”乔楚微微一笑,笑意却没有到达那清冷的眸子。

    这话问的秦子州嘴里发苦,心里发堵的,想起上次那么一档子事儿就气儿不打一处儿来,尤其这会儿让这个女人提起来,顿觉没面子。

    这被雷绍霆打了那么一顿,确实是刚出院没多久,又在家里休养了一阵子,他那一直都自信满满的俊脸才算是能出门儿见人了,这事儿圈儿里人知道的不少,也就是碍于他老爸的身份,谁也不敢议论罢了。

    可这私底纷纷议论的人也大有人在,这事儿吧,都不用怎么添油加醋的杜撰,单实话实说的讲起来,都够精彩的,秦子州这也是l市数得着的风云人物,秦副市长家的公子,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怎么就让人家当揍三孙子似的打成猪头了呢,竟然一点儿反手之力都没有?

    再一问,原来出手的是雷家三少,大家便释然了,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

    这么一来,也不知道是挨打这事儿憋气,还是大家都认为他本就不是雷绍霆的对手这事儿更令他憋气了。

    总之,这一口恶气,他现在是出不去,咽不下的!

    一边儿的许乔也在千夜魅,虽然那天并未亲眼所见,却也知道秦子州被雷三少打这么一档子事儿,当初也没少和那几个姐妹儿议论这事儿,都觉得人家雷三少才是真正的男人云云。

    可目前,人家秦子州是她的金主,便也此一时彼一时了,看到秦子州脸上有点儿僵,也有点儿看不过去,可这事儿还不能往深里说,越说越没面子,只好转头儿冲着乔楚笑了笑,说道,“乔楚,有一阵子没见了,我们到那边儿喝一杯!”

    许乔看似善意的邀请,让乔楚一怔,见到她看向秦子州的眼神有些许闪烁,大概明白了她要单独喝一杯的意思。

    “好啊!”

    乔楚正好儿懒得和那个秦子州离那么近,借故走开也好,对于许乔,她虽然不喜欢,倒也谈不上深仇大恨,就算是她曾经爬上雷绍霆的床了,那又怎么样?也不是轮得到她管的事儿不是?

    甭管骨子里有多坏,可秦子州在大面儿上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贵族公子的形象,不接触真的是任谁也看不透的,许乔离开,也自然有不胜枚举的莺莺燕燕糊上来,所以许乔娇巧的冲着他笑着说离开一会儿,秦子州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略有深意的看了乔楚一眼,那眼睛里闪着某种阴冷的光芒。

    两个人走到靠边儿的位置,对坐在那幽灵椅上,气氛好像也突然蒙上了诡异的色彩一般,乔楚并没有想过和许乔有什么好说的。

    许乔呷了口酒,手里晃动着杯子里的红色液体,似是想着什么,最终又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来。

    “乔楚,你和三少…还好吗?”

    这语气,倒像是一对老朋友许久不见后的关心话语,从许乔那有着些许落寞的眸子里,还真看不出任何的虚伪情绪。

    “有什么事儿就说吧!”

    突然觉得一切都没必要太过纠结了,三少与她,与她们都是过去了,她与她,不过都是雷绍霆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想想她与许乔可不都是一样儿的吗?谁笑话谁?

    不过她也没必要对许乔提她和雷绍霆的种种,就单听她说什么吧。

    “你永远都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用你的清冷的外表挑逗男人的征服欲,我真是学不来,我在夜场混迹的时间太久了,已经没有你这股子清高劲儿了!”许乔自嘲的哼笑一声儿,远不是上次那个摇着钥匙炫耀成果的她了。

    对于这样的评价,乔楚表情上并未有任何波动,就连心里都提不起半点情绪,清高也好,随便也罢,自己清楚自己就好了,别人评价什么不重要,尤其是自己根本不会去在乎的人,怎么看她就更不会影响到什么了。

    好像也知道乔楚心思似的,许乔也没打算等她回答什么,便又继续说了起来。

    “看来你和子州认识?”

    忽然来了这么一句,看来许乔是根本不知道秦子州给她下药意欲施暴的事情,称他为‘子州’,看来是交情匪浅。

    “她是秦子珊的哥哥,我们见过一次!”避过那些恶心的事儿,乔楚简单的答了一句。

    “我把你叫过来,只是想求你,不要将我那日和三少的事情告诉子州!”说着,那眼神中还真尽是乞求的意味。

    乔楚不禁有点儿讶异,看来刚刚自己的推断没错,确实是来说这事儿的。

    可是她哪儿有那个闲心,跑到秦子州面前告状?

    她看着秦子州唯恐避之不及呢,怎么可能还往跟前儿凑合呢?

    反正一切都错综复杂着呢,许乔不知道她和秦子州之间的过节,可能还以为通过秦子珊这个师姐的关系,她和秦子州也算是点头儿之交的朋友呢,没法儿解释,也不用解释,错就错着吧,对于这种乱套的事儿,乔楚真心的觉得脑袋一团乱麻。

    见乔楚半天没说话,许乔心里还真有点儿不落底,又端起杯子将酒一饮而尽。

    “我和你说实话吧,那天…其实我和三少根本什么都没发生,他是送了我一辆车,是因为我那天演技好…”

    当初因着自己对乔楚的嫉妒,想着,一辈子都不会把自己看到的,和受到的侮辱告诉给别人听,更不会告诉乔楚,让她知道雷绍霆对她的感情,那是便宜了她,如果悟出来了,也便是罢了,如果悟不出,那么一辈子痛苦的便是她,自己没必要做那个好人。

    可这会儿她也得为自己的将来打算,该说的也不能掖着藏着了,计划永远是赶不上变化的,便一股脑儿将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虽然乔楚脸上还是一贯的冷淡,可心里却翻腾开了,说不惊讶那是假的,她没想到那男人竟然会那么做。

    怪不得后来男人下楼来换了身儿衣服,怪不得后来她洗衣服时,就再也找不到那套衣服了,她还特别奇怪的是,在下山路上的垃圾箱处看到了那个不算太大的贵妃榻,怎么看怎么像中山别墅客房的那个,后来晚上回去看,那贵妃榻还真就没了。

    这确实是那个洁癖男的风格,因为上一次他送秦子珊时弄的一身儿香水味儿的衣服,他就是那么扔掉的,那价格不菲的西装,真真儿的让她觉得可惜了半天。

    那位爷还特别不要脸的贴到她身边儿,佯装着狠戾的在她脖子上啃咬着说,“别告诉爷你心里没偷着乐啊?”

    当时心里就腹诽着,谁偷着乐了?你才偷着乐呢,你们全家都偷着乐呢!

    ……

    “以女人的直觉,我看得出,三少很看重你,那天你的琵琶声儿一响,我就知道了,原来自己不过是个棋子,他从一开始到千夜魅找我,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了,为的就是让你吃味,可是你没让他失望,你确实吃味了,不然你的手也不至于变成那样儿,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今天的话,我本也不想告诉你,三少那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为之倾倒的,我也不例外,不过,幸运的女人只有一个,我不知道会不会是你,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我!”

    许乔这会儿笑的甚是恬静,不太像以往那知性里又透着风情的形象,倒像是个褪去了一身铅华的女孩儿,说起对爱情的向往时的充满希望的表情转而又变成了得不到理想爱情的失望,虽然表情转变是那么的迅速,看上去却还是不禁令人有点儿难受。

    “也不会是我!”

    乔楚勾了勾嘴角,那本来应该甜美的弧度,却看起来异常的苦涩。

    短短两个月,她和他之间好像发生了很多事,这会儿就像过电影儿似的,在脑海里一一呈现,原来她与他也有很轻松,可以开玩笑的时候儿。

    现在自己笑的开心时的表情仿佛都能在眼前呈现,女人永远是软弱的那个,单单想起这些都觉得心里有点儿闷闷的,那过往不管怎样,或浓或淡的都刻在了自己的心里,那不是说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思及此处,不禁自嘲的一笑,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没有昨天的事,也许她真的会心里窃喜一番的吧。

    现在呢?她也不过是人家的过眼云烟之一。

    许乔顿了顿,事情交代完了,还是要把话题引回来的。

    “乔楚,也许我们的际遇不同,可是命运也都差不多,都是为了生计身不由己,我认识子州不容易,我也知道早晚也不过就是被他厌倦收场,可我正尽力在将这保鲜期延长,所以,请你成全…”

    “许乔,你的幸福与否都不需要我来成全,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说的事情,我不会和任何人说那天的事,你今天不说,也许我已经忘记了!今天你能和我说这些,我很感谢你,你也要…”

    乔楚忽然想提醒许乔,让她小心秦子州,那是个衣冠禽兽,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很多人也许都分对谁,也许秦子州对待许乔的时候儿就不会那么坏了?

    她不是上帝,也管不了太多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别因为自己多一句话,让人家本来不错的感情生了嫌隙。

    “我什么?”

    乔楚的欲言又止,倒是让许乔心里有些起伏,急忙追问。

    “没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女人都不容易…”

    清丽的笑容充满着真诚,可心里又对许乔隐隐的同情着,毕竟秦子州不是什么好东西,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好与坏真嘚全凭造化。

    认同的点了点头,心里稍稍放下,充满感激的对乔楚笑了笑,大有惺惺相惜之感一般。

    许乔并不喜欢秦子州,但是她没得选择,人生没有十全十美的,图不了人,就图钱吧,要往下生活呢,总要图一样儿吧。

    端起了空空的红酒杯,转身离开,她需要再喝点儿酒,来祭奠一下儿在十六岁那次后的第一次心动。

    乔楚,你是幸运的,希望我也是…

    ------题外话------

    嘿嘿,推荐好友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好文!咩哈哈!当然估计我不推荐,大家也一定都晓得了!

    咱们现代都市大神儿,姒锦的文文《史上第一宠婚》

    某倾现在也在疯狂的追文哦!

    超级好看,超级过瘾!

    艾玛,去看看就知道了!真心推荐啊!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