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翩翩起舞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参加晚宴的人也基本到齐了,川流不息的景儿也不过就是为了给场子预个热,都等着今天的男主角出场呢。

    如此盛大的晚宴,这男主角又向来是名媛们心仪已久的雷三少,自然,来参加晚宴的女人们多半心里都充满着八卦心理,想看啊看你今儿雷三爷会带谁来作为女伴。

    前一阵子,雷三少为舞女怒打秦公子的事儿再圈儿内也是传成了各种版本,最终是哪个版本定的稿还真不知道,显然各有各的想法儿。

    有的说,雷三少早就憋着教训秦子州呢,皆因有一次秦子州因为被雷绍霆抢了女伴儿而心有不甘,出言不逊遭了横祸。

    有的说,这次大家本就出于商业目的,全都是因为两个公司大抢东郊地皮的事儿,挥拳头也不过就是冤家路窄碰上了,影射到了商场上的两家态度。

    还有浪漫版本的说是那舞女本就是雷三少心中最爱的青梅竹马,失散多年,终于在这样的一个复杂环境下找到,要不怎么那个舞女很快就离开千夜魅了呢。

    更有甚者传说,秦子州是个gay,心里早就喜欢雷绍霆,之所以回回都抢雷绍霆的女伴,皆因内心不平衡,想得到雷三爷的注意云云。

    比较起来,好像还就第四个版本流传的最为广泛,腐女们的心啊,自己得不到的帅哥,还是给他找个男朋友算了,省的看着伤心。

    话说这版本让要让秦子州知道咳出几两血来不可,真真儿的是佩服这些杜撰故事,杜撰的自个儿都信了人,太有才了!

    所以,怀着各种版本的猜测,大家就更期盼着看看,到底谁是今天的幸运儿了。

    过了一会儿,那丰神俊朗的男人终于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换上了一身黑色礼服的雷绍霆不知道是不是因着那领口略带中国风的抽象暗花柔和的线条,倒显得比下午开会时候亲切了不少,可亲切这词儿又好像有点儿过,三爷何时让人感觉亲切过了?只能说比下午一脸严肃冷厉的样子稍微暖和点儿。

    这会儿旁边儿的人也不乏有低声儿议论的,在离着乔楚不远的地儿就站着那么两位,看起来也是名门淑女,衣着虽然华丽,但是看上去和秦子珊那类的名媛还是差这一个段呢,懂行的一眼就能看得出,这俩女人的一切穿戴都算不得上等,能来参加这样的盛会,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找个机会来的。

    那话里话外,就免不了说点儿犯花痴的话,八卦之心路人皆有,更何况这些富家女,一天没事儿,就是逛街,下午茶,讲八卦!

    “来了来了,三少太帅了!”

    “又犯花痴呢吧,再帅跟咱也没关系啊!”

    “有没有关系的,看着也养眼啊!她身边儿那是谁啊?”

    “没见过,不是圈儿里的,子珊不是说今儿她是三少的女伴吗?怎么还临时换人了?”

    “秦子珊都干过多少回这事儿了?你还信啊?”

    “也是,上回不也是说好了,然后人家三少带着新晋的那个嫩模儿走的红毯,秦子珊气的够呛!”

    “今儿估计也得气翻白眼儿儿了,要是我,怎么着我也得问清楚了在跟别人炫耀啊!”

    “我看她也练出来了,脸皮也厚了!”

    ……

    乔楚不禁失笑,刚刚她好像还看到这两位和秦子珊在那边儿端着酒,聊的姐妹情深的,这会儿嘴里却对秦子珊满是不屑,这名利圈儿的人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想要在这个圈子里混,恨不得都得浑身长眼睛,才不会着了人家的道儿吧。

    也不是她想偷听,可那明明是悄悄话可分贝不低的声音,她不想听也都一股脑儿的灌进了耳朵。

    抬头儿,目光还是随着人们统一的方向看向了那个被簇拥着走进会场的男人,那俊朗的身影到哪儿都是那么显眼,和那群人走在一起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才一天没见吧,怎么觉得和他好久不见了似的?

    不过隔了了一个十几米的距离,却觉得离他很远很远,而再望向身边儿洋溢着笑颜的女人,心里竟然毫无预警的一阵钝痛之感。

    高挑的身形,玲珑的曲线,前后大v字的酒红色极地长礼服,将那线条勾勒的极为性感,皮肤也在那酒红色的真丝面料下显得很是白皙。

    身高比乔楚都要差不多高半个头,可却不会显得突兀,尤其站在那身形颀长的男人身边儿,更是觉得很是合适。

    尤其是那一头利落的短发,显得整个人都精神抖擞的,充满自信的笑意,在这些社会名流间应对自如。

    雷绍霆总喜欢摸她的头发,她一直以为男人喜欢长发的女孩儿,却原来没有什么特定的规定,只要是爷喜欢,长发短发根本不是衡量的标准。

    不知道自己在这儿呆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他进来时,甚至都不会注意到角落坐着的自己吧,以前她是多么希望他发现不了她,便可以没有这种种的交集了。

    可这会儿她想到这儿却觉得心里泛着一阵阵儿的酸涩,不禁扪心自问,人是不是都这么贱皮子。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竟然就要这样形同陌路了,她与他之间的事儿,还真是来的突然,去的也快。看小说最快更新)

    那短发的女人长的很漂亮,站在那位爷身边儿很是何时,一副俊男美女的美景儿,确实养眼。

    可她却有点儿讶异,秦子珊今天自信满满的对她趾高气昂,雷老夫人让她来,秦子珊好像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想来也是想在这样的场合告诉字,只有她秦子珊能站在雷绍霆身边儿吧,不然她怎么可能邀请自己来看她出丑呢?

    下意识的四处找着秦子珊的身影,却见那刚刚在大厅看着她因为没有请柬被拒之门外的时候儿那股子笑意已经全部消失了,眼睛里充满着那种难以掩盖的尴尬和不敢置信,攥着酒杯的泛白的手,看来眼前的情景也是她始料不及的。

    正如许乔说的那句话,‘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不知道会不会是你,反正不会是我’,这会儿乔楚也是这样的想法,那个女人也好,秦子珊也罢,反正都不关自己的事儿了。

    这奢华也震撼到她了,那男女入场也说明了一切了,她只要表现的落寞绝望的离场,那么这出儿戏就算是演了个全本儿的了,就算雷老夫人那眼睛再毒,也总不会怀疑了。

    正琢磨着呢,可还真就有人不想让你这么痛快地走。

    在大家的目光都被那一对璧人吸引时,秦子州不知道啥时候儿晃荡过来,身边儿却没跟着许乔。

    “冰美人儿,被雷绍霆甩了心里不是滋味儿吧?”

    有了过往,秦子州也收起了他本来习惯的装腔作势的开场白,直接问的话带着轻谩的口气。

    乔楚眼皮儿都懒得抬,看到他都觉得浑身不自在,胃部翻涌呢,还是少看为妙。

    “跟谁不是跟啊,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本公子不嫌弃你是雷绍霆玩儿过的,谁让你长的这么勾人儿呢?”

    见乔楚没搭理,还特没眼力见儿的继续说着,话也越发轻佻,将那纨绔子弟特有的浮夸不着调演了个淋漓极致。

    “秦公子,刚刚养好的身体,还是悠着点儿,小心旧伤复发了!”

    乔楚语气冷冷,嘴角上却勾起一抹假笑的弧度,满怀‘关心’的回了一句,不待见他的神情溢于言表。

    被美女这样不屑的噎一句,一般男人都得受不了了,更何况秦子州这种把面子当命的人呢,心想着,他没嫌弃她是雷绍霆玩儿过的,她就偷着乐吧,竟然还不识抬举。

    “行啊,一阵不见你倒是牙尖嘴利了,你以为现在还有雷绍霆罩着你?跟人家睡一觉,还真就以为自己麻雀变凤凰了?”

    秦子州撇着嘴,冷笑着,嘲讽着,想起因为这小娘们儿的事儿被雷绍霆打一顿,心里就堵得慌。

    面对着秦子州这种道貌岸然,内心疯狗的人,还有他做过的那些卑鄙龌龊的事儿,乔楚都恨不得上去抽丫两巴掌,心里不禁腹诽着,上次雷绍霆还是打轻了,这么快这败类又冒出来祸害人间了。

    “以秦公子如此,即便没有我,你挨打也是早晚的事儿,我是麻雀,也变不得凤凰,可有的凤凰也不见得能爬上枝头的,与其在这儿和我浪费口舌,还不如去关心一下儿你的妹妹,这会儿好像她更需要你!”

    还在那里站着的秦子珊,就像是定住了一般,眼神一直怨念却又难掩失望的看着那相拥的男女四处敬酒的身影,手里依旧狠狠儿的攥着那酒杯,恨不得下一秒便要将那杯酒泼到那女人脸上一样。

    这战斗的大方向转的还真是快,估计这会子请秦子珊来折腾自个儿都费劲儿了,俨然这位千金大小姐有了新的战斗目标。

    “小娘们儿,你早晚也得落我手里!”

    这句话说的愤恨的带着决绝,那阴森的眸光里写满了势在必得决心,让乔楚不禁如芒刺扎身。

    秦子州看着妹妹很委屈的样子,就忍不住皱眉头,甭管秦子州是个什么样儿的斯文败类,可是在亲情面前,他却还真算是个好哥哥。

    一直以来也都是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在很多地方都对雷绍霆多家忍让,当然,这所谓的忍让是秦子州自己的解读而已。

    可这会儿那个妹妹心心念念喜欢的男人,却搂着别的女人,他确实还是去安慰一下儿妹妹要紧,扔下狠话便扭头儿走了。

    乔楚转身儿却对上许乔复杂的眼神,充满着忧思的看着她,似是担心她刚刚将事情告诉秦子州,她也只能对她摇了摇头,意思是让她放心,许乔将信将疑般的也没走过来,追着秦子州的脚步去了。

    主持人走上台,甜美的声线缓缓道来,“各位,今天是d&k集团的盛会,那么我们先有请我们的新任总裁雷绍霆先生携女伴为我们共舞一曲如何?”

    主持人一说,下面儿的人自然响应,掌声也随着话音一落而起来了。

    雷绍霆虽未笑,却礼貌的退了一步,绅士的伸出手来,邀请女伴,女人也很是配合,拉起裙摆施力,将手搭在男人的手上,走进舞池。

    华丽的舞台,悠扬的乐声,灯光璀璨神秘,优美的华尔兹在两人滑动的舞步展开。

    微微向后仰着的身子,舞步一来一往的回旋,翻飞,裙摆翩然。

    好似私下里练过无数遍,每一个拍子,每一个节奏,都踩的恰到好处,那种默契让人羡慕。

    乔楚不知道那霸道狂妄的男人,竟然也有如此优雅的一面,那修长的腿在女人长长的裙摆间若隐若现,表情褪去了惯有的冷厉,或者她常见到的痞气,这会儿却是单纯享受音乐般的沉溺其中,脸上那刚硬线条看起来都柔和了很多。

    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儿,酸,咸,苦,辣,却独独少了一个‘甜’。

    她本要离开的洒脱步伐还是生生停住了,站在原地,告诉自己,看完这一支舞,是对主人起码的礼貌。

    那曲子是熟悉的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他所做的圆舞曲独具特色,旋律酣畅,优美动听,自由的节奏,生气盎然,忽然眼前有点儿恍惚,随着那飞扬的音乐,心上踏着飞旋的舞步动了起来,闭上眼睛,出现了一幅画面。

    让他带着那样的跳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吧。

    人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个男人已经占据了她脑袋太多的地方了,两个月前还让她感到厌恶,惧怕的男人,这会儿却因为对他形同陌路而觉得胸口发闷。

    本以为可以作壁上观,看完繁华景儿后,便能迈开步子回到现实,可眼见着自个儿是一点儿也走不动,只有站在原地冥想。

    优美高超的舞技,博得了满场的掌声,二人走出舞池,周围的人开始踏入,随着曲子跳了起来。

    “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小嫂子跳个舞啊?”

    一道温柔而熟悉的声音拉回了乔楚的思绪,没想到这会儿来邀请她的是龚奇伟。

    虽然见面儿的次数儿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可毕竟每次见面的场景儿好像都不怎么消停,所以即便是见了几次,倒是觉得有一种有点儿混熟了的感觉,再加上那一句‘小嫂子’一下儿就把她带入了那日几个人在中山别墅开火做饭的事儿。

    诺大的宴会厅里能遇到一个熟人儿,本来发冷的心多少暖和了点儿。

    不过这一句‘小嫂子’叫的她着实难为情,这都什么时候儿了,想来,雷绍霆携女伴儿出席也说明一切了,虽然知道龚奇伟没有其他意思,可听在她的耳朵里却觉得很是讽刺。

    “还是叫我乔楚吧!”乔楚带着点儿自嘲的意味,微微一笑,将手放到了龚奇伟的手上。

    她没来由的对则个龚奇伟印象不错,她和那几位火爆脾气的爷不一样儿,几次雷三爷发飙,恨不得掐死她时,也是龚奇伟劝了一句,平时聊天说话,也都是特别会打圆场儿的,不像雷绍霆和王川那么张扬,也不似安志文那样儿阴柔,是个挺随和,挺好相处的人。

    这邀请给孤零零站在这儿很是尴尬的乔楚带来了一丝丝的暖意。

    乔楚不知道怀着一个什么心情接受了龚奇伟的邀请,她刚刚已经决定走的,可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她又想留下来,好像那闷闷的感觉还不够似的,还想给自己添点儿堵。

    雷绍霆被一群人围着,聊着d&k的大好形势,虽然属于冷脸儿的人,可这会儿却也可以和众人谈笑风生,因为生意归生意,换做平时,他可以摆大爷范儿谁都懒得搭理,可现在,自然也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政界,商界的人过来祝贺的人不好,来者是客,就不许招待好了才行。

    旁边儿的女人一直站在旁边儿,保持着职业的微笑,看着他端着的香槟一直没动,体贴的接了过来,放到旁边儿的桌子上,依旧耐心的站在身边儿,谁都没看见,她放在腿侧的手已经开始掐自个儿的大腿了。

    男人瞟了一眼身边儿的女人,不禁嘴角向上扬了扬,这丫头平时就野惯了,这会儿让她扮淑女,确实有点儿为难了。

    本来紧绷的线条看着柔和了很多,这么一来,身边儿说这话的人也顿感轻松了不少,也都对雷绍霆身边儿的女人多了几分猜测。

    说话的气氛也比刚刚松弛了一些,男人站的位置正好儿面向舞池,那深邃的眸子专注的光芒,似是与几位交谈的很是认真。

    而那穿透众人看向舞池的眼神,晦暗不明,一般不敢直视那双鹰隼般犀利眸光的人,自然无法捕捉到那看向舞池时那眸底闪过一瞬的温柔。

    也就一天啊,怎么感觉好久都没看着那妞儿了似的。

    脑袋里突然蹦出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话,他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话时自己嗤之以鼻的讽刺着里面儿的夸张矫情,雷三爷的字典里着的是离开谁都一样儿活,可这会儿,他想到的话还真就是这句最矫情的。

    他的妞儿,真美,在舞池中央翩翩起舞的模样儿好像让周遭的一切都是去了颜色。

    这妞儿是他的,是专属于他的,一想到这个,心里就不禁一阵儿的满足。

    他没想到今天能在这儿见到她,可打从踏入宴会厅的第一步,就像冥冥中有什么牵引似的,特别精准的一眼便捕捉到了那个坐在角落的女人,那纤细却挺拔的女人,长长的柔软发丝披散着,虽然隔着那么远,好像那让他闻着上瘾的香味儿又充斥到了鼻腔,忍不住深吸了一口。

    虽然看到她欣喜,可又不免担心,这里看似和谐的气氛却危机四伏,多少眼睛在不远不近的地儿盯着他呢,也许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会被利用,更何况是专注的眼神,他不能看,即便是多想,也不能让她有什么危险。

    一旁的女人仿佛看出了什么,有点儿不经意的轻咳了一声儿,打断了谈话,也拉回了男人的思绪。

    “各位不好意思,我们得去看奶奶,一会儿再聊!”女人张弛有度的笑容显得温柔有礼。

    “好,那我们不打扰了!”

    人家张罗着看雷老夫人,旁边儿的人自然也都识趣儿的四下走开了。

    说是去看老夫人,也不过是个托词,两个人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女人才像泄了气儿的皮球儿似的浑身都瘫软着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皱着好看的眉,一脸的抱怨,“靠!这活儿可真不好干!老大,不带这样儿的,你让我杀人行,让我装b真不成,我都快累扒架了。”

    雷绍霆邪邪的勾起嘴唇,微眯的狭长眸子威胁之光尽显,“这次是便宜你,你还挺事儿,你得多谢谢爵说情,你以为你上次那任务闹那么大的乱子,能轻松过关?”

    “谢他?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冷面阎王,丫的能拉下脸来为我说情儿?绝对是无利不起早,巴不得把我发配出来呢,省的耽误人家好事儿,您这么聪明个脑袋,怎么这会儿不转个儿了啊?”

    要说能跟雷三少这么说话的人,还真是少有,可眼前这丫头就是其中一个,有的时候儿聒噪起来,雷绍霆都没辙没辙的。

    “哦?看来我错过了很多故事!”

    “何止啊,我告诉你,这事儿吧,不赖我,明明就是丫没看好东西,我就是一顶包的!我冤不冤啊我!”

    女人美目凝着一股子愤怒,说起自己的冤事儿,眉眼中都显得凄凄楚楚的,跟她这幅儿精明能干的模样儿还真是反差相当大,但是怎么看也不觉得别扭,却处处透着俏皮。

    “怎么着?丫也有栽的时候儿?回头好好儿跟我说说!”雷绍霆对于这件事儿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仿佛他们口中的冷面阎罗王吃瘪是这世界上再好玩儿不过的事儿了。

    “别介!别给我下套儿啊,你是老大,他也是老大,我哪个也惹不起,传闲话的事儿,咱姐妹儿也没干过啊!”

    女人耸耸肩,漂亮修长的手指一捏,在嘴上做了个拉上拉链儿的姿势,打死了都要三缄其口了。

    “呦呵,说的委屈劲儿,没见你怕过谁!”雷绍霆嗤笑一声儿,显然对她那话不以为然。

    女人懒得说那话题似的,这会儿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舞池里那个跳舞的女人,眼里充满着兴奋的光芒。

    雷绍霆看着她盯着那妞儿看呢,那眼神儿就差飞桃心儿了,不禁拧着眉毛,低喝,“你丫看什么呢?小心眼珠子掉出来!”

    “老大,那妞儿谁啊?跟我说说呗?”女人贼兮兮的笑着,对舞池里那个女人充满了兴趣。

    别人瞎,她可不瞎,刚刚就看着雷三爷眼神儿不对了,不然她也不能适时的提醒他,说要去看奶奶。

    “关你屁事儿!”雷绍霆佯怒的瞪了女人一眼,可还是忍不住那抹纤细身影上看了一眼。

    “长的有味道,我喜欢!”女人由衷的赞赏,不住的点头,看起来还饶有兴趣的笑着。

    “操!给爷滚远点儿!”

    这一句却让雷绍霆猛的转头儿看过来,那眼神儿里充满着警觉发着渗人的光芒,俊朗的眉毛差点儿竖起来。

    “放心放心,我只是单纯的欣赏,她不是我喜欢那类的,瞅把你吓的!”女人潇洒的扬了扬手,意思是让他安心。

    这位爷真有意思,女人的醋都吃,看着那位爷捍卫自己领土,保卫国家财产的样儿,不禁扑哧笑了起来,但是碍于这会儿还得扮演名媛淑女,不能大笑,真真儿的要憋出内伤了。

    雷绍霆也觉得自己刚刚那突然投过去的眼神儿有点儿过,不过知道那妞儿长的漂亮,属于放哪儿都得追来一群狼的主儿,可吸引女人的目光,还真是让他浑身不自在,眼前这丫头,‘性趣’比较广泛,他可不想给那妞儿再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正这会儿,秦子珊从一群人穿行过来,走到雷绍霆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儿他身边儿的女人,除了那个子比她高一些,身材更像西方人那种丰满性感,好像也没有什么太过人之处,在圈子里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不知道又是雷绍霆从哪儿淘换来的。

    “不给我介绍一下儿?”秦子珊优雅的笑容呈现的毫无破绽,和刚刚那个恨不得杀人的眼神儿判若两人。

    可对面儿这女人更加的气定神闲,收起刚刚和雷绍霆随意聊天儿的架势,举手投足见的高雅气质那演的是相当到位,论演技,秦子珊显然逊色很多,无论从气势还是从技术上,都显出了颓势。

    “你好,我叫兰溪!”

    ------题外话------

    我可以痛哭一下儿吗?我可以告诉乃们俺写的东西一下儿都木有了吗?断更了,我也不想,可是真的一个字儿都木有了,让我误操作一下儿全部删除了,小黑屋啊小黑屋…真心伤不起啊…好吧,乃们尽情的骂我吧,我忍了,吭哧瘪肚儿的重写的,就这样儿吧,我接着哭去…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0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