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老大,搞基算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兰溪?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好像以前没见过你!”

    秦子珊上下打量着那个比她还高的女孩儿,在她跟前儿站着,确实显得自己娇小了不少,可她是一点儿都不以为然,。(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一头利落短发的兰溪,看起来并没有女人该有的妩媚,怎么可能吸引男人的眼光?也不过又是雷绍霆图一时新鲜的结果。

    但心里终归是不甘的,因为今天的宴会和以往的不同。

    雷绍霆今天正式进入d&k集团,那么站在她身边儿的是谁,就显得意义非凡了,有雷老夫人的关系保着她,心里本来笃定的很,走在星光璀璨下的人一定是他,牛也吹出去了,恨不得今儿来的没来的名媛都知道这件事儿儿了,可没想到老天爷给她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到底是自己因为解决了乔楚的事儿而有点儿有点儿不够谨慎了,事情没办成,却平白无故的让人家笑话,这怎么可能让她心情好得了。

    走了一个乔楚,又来了一个兰溪,早就知道雷绍霆不是个能够踏实下来陪在一个女人身边的人,可想想还是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我刚从美国回来,你当然没见过我!”兰溪一接触那双带着敌意的眼睛,也大概其猜到了这女人心里的九曲十八弯的心肠,可是这有劲儿别和她使,管她是谁,她兰溪可没惯着过人。

    一旁的雷绍霆坐在那儿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景儿,手里习惯性的玩儿着打火机,这是他的一个习惯,他喜欢手里有东西把玩的感觉,让他时刻保持着手的灵敏度。

    深邃的眸子压根儿就没往女人身上看,显然并没有想参与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他自然知道秦子珊过来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来说自己的身份,让对方知难而退的,也不是第一次有这事儿了,有兰溪呢,省得他废话了。

    “哦?那看来是绍霆美国的朋友了,难怪,没听他提起过,我说呢,上层圈儿的这些名媛,还真没有我不认识的。”秦子珊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可瞥见雷绍霆眼神里的那道冷光,不禁咽了咽口水,她忘了他告诉她不让叫‘绍霆’这个名字了,可在看到那个视频后,他怎么还这样想呢?

    兰溪轻笑一声儿,那如星般灵动的大眼眨了眨,以她敏锐的神经,立马儿嗅到了挑衅的味道,随即唇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达令,这位小姐是谁啊?”兰溪特别赖唧唧的挽上雷绍霆的胳膊,那亲热劲儿,半个身子都要挂到男人身上了,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俩是一对儿似的。

    秦子珊看的压根儿痒痒,可还是强压着把酒杯泼过去的冲动,保持着自认为优雅的姿态,岂不知那都要喷火的眼神儿,泄露了一切心思。

    雷绍霆薄唇轻扬,心里却笑翻了,这丫头弄这出儿腻歪劲儿,还真不像她的性格,可还别说,也就是他能看出来这假模假式的演技,在外人看来,却俨然就是两个人亲热到不行。

    “她是…”慵懒的声音刚起,便被秦子珊嘴角含笑,却眼带冷意的接了过来。

    “我是秦子珊,是他的未婚妻!”

    秦子珊一脸的自豪且得意,有莫宛如给她撑腰还有承诺,她自然有恃无恐,即便是当着雷绍霆的面儿,她也敢这么说,再怎么样,他也不会忤逆了***意思,尤其是他现在刚进驻d&k集团,脚步未稳,更需要莫宛如这个集团最大股东的支持。

    有人云,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雷绍霆听了这话,立马儿眸色一凛,性感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显然是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丫还真敢说,要不是一会儿有事儿,懒得和她计较,他还真像气的翻桌子了。

    ***以为有了老太太罩着,还什么都敢往自己身上招呼了。

    真以为对乔楚做的那些事儿,他全然不知呢?

    他原来并没有对秦子珊有过高的要求,这女人除了喜欢他的样儿有点儿一根筋儿,到没做过什么过格儿的事儿,他一直看着奶奶和大伟的面子,觉得只要不触及底线,他都不会怎么样,可如今关乎于乔楚的事儿,他明显也知道了自己的底线在哪儿了。

    兰溪在男人的手臂上轻拍了拍,投以温柔的笑容,眸光会说话般透着里一抹狡黠。

    “哦…”兰溪拉着长音儿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漂亮的唇线聚成了o型,可随后又加了一句,“没听过!”

    秦子珊先是得意的一笑,听到后面儿半句却不免气结,那女人的样子纯属就是想耍她呢,美目圆瞪着,牙关紧咬了咬。

    这些贱女人,就凭着这会儿雷绍霆带着他们出息晚宴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到最后还不照样儿被雷绍霆甩了?这会儿得意个什么劲儿?

    “达令啊,我好久没回国了,难道国内的女孩儿现在都流行得妄想症吗?怎么个个儿都想当你的未婚妻啊?刚刚我在门口儿还碰到两个呢,不过放心,我都帮你解决了,我把史蒂芬医生的名片给他们了!”兰溪本来看着雷绍霆那略带惊讶的眸色一转,看向秦子珊,特别真诚且体贴的问道,“秦小姐要不要我帮你联系史蒂芬医生?他可是世界级权威的心理医生呢,听说治疗妄想症什么的特别在行!”

    秦子珊听着这话脸儿一阵儿红一阵儿白的,气的呼呼的,胸口起伏的明显像大了一个罩杯似的,“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哦…秦小姐不希望别人知道哈?放心,史蒂芬医生很有医德的,她不会把你的事儿跟别人说的。”兰溪急忙摇着头,一副努力安慰着,又拿出一百分热心的样子。

    这话就够噎人的了,再配上那真诚的不能再真诚的表情,好像她秦子珊真是个神经病了似的,眼神看向雷绍霆,想看他是什么反应,怎么说,她也是雷老夫人钦点的孙媳妇儿,他总不能因为一个野女人都不顾及她的面子吧?

    这会儿的的雷绍霆心里头都笑翻了,兰溪这丫头还能再损点儿,想来秦子珊也算着名媛圈儿里的一号儿人物,哪儿受过这样的话?这回估计肺都得气炸了。

    他自然不会管这种女人之间掐架的事儿,他乐不呵儿的看热闹呢。

    眸色依旧冷着,俊脸无波,明显是作壁上观的态度。

    “达令啊,你不要这样看人家啦,这样的病,也不是她想的,我们不能对人家有歧视的。”兰溪话低低的,好像是窃窃私语,却又清清楚楚的让秦子珊听到,那话里充满了语重心长的劝说,那促狭的眸光中闪耀着善良的光辉。

    秦子珊脸都要气的绿了,本来想过来耀武扬威的寻求点儿存在感,让这些莺莺燕燕的知难而退,却没想到反倒是自己自取其辱了,这个叫兰溪的女人可比乔楚牙尖嘴利多了,句句带刺儿,刺的她现在都想杀人!

    “奶奶叫你过去呢,我先走了!”秦子珊腾的站起身,看了雷绍霆一眼,就转身儿离开了,这会儿的气都堵在脖子上了,可对上那个兰溪,她还真就被话噎的一句接不上,尤其是雷绍霆在旁边儿明显是帮着那女人,她自然是讨不到什么便宜。

    不过转念想一下儿也好,当初她还担心那个乔楚是特殊的,现在不过也是过眼云烟了,不过都是新鲜劲儿下的产物,她倒要看看,这个兰溪能保持多久。

    秦子珊的愤然离开,兰溪才忍不住扑哧一声儿笑了起来,一旁的雷绍霆也不禁眉宇间也染上笑意,看着因为顽皮搞怪得逞的兰溪笑着摇摇头。

    “我说老大,你说一天被女人围着累不累啊?要不你搞基得了!”

    “操!活腻歪了吧?”雷绍霆一听就炸了庙儿似的横棱上那浓眉,迷人深邃的眼立马儿微眯成危险的角度。

    兰溪见着着模样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对着威胁自然泰然处之,满脸的不以为然。

    “真事儿,你长这么帅,不当基友真可惜了,我前两天吧,看一小说儿,上面儿写的就是你这样儿的,人家那男朋友帅的呦,那感情宠的呦,叫什么来的…对!《反扑——兽到擒来》,这名字一听就激情荡漾的吧,艾玛,小禽兽啊,蛊惑啊…这名字起的就特别有才!”兰溪说的那叫一个欢实,边说还边拿胳膊肘儿道,压根儿从开始也没把这丫头当做女人看,所以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情都没有,那态度和模样儿都透着凶残的光芒。

    “行行行!老大,饶命,我继续去装逼行了吧!”兰溪赶紧住了口,看来那女人,老大是爱的紧啊,自个儿还是别往枪口上凑合了,要再调戏两句,这男人真有可能要了她的命也说不定。

    起身儿,收起顽劣,提起优雅,轻拉着那拖地的裙摆就冲着人群里,笑着去社交了,那小劲儿简直可以称为今天宴会的‘社交之星’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兰溪拿捏的恰到好处,本来是这个圈子的生面孔,却很快和那些人谈笑风生起来,虽然有雷绍霆的缘故,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对她礼让三分,也不得不佩服兰溪那临场应变的能力。

    兰溪前脚刚走,集团宣传部的吴总监便走了过来。

    “总裁,各大股东在那边儿等着您拍照呢。”

    “嗯!”

    雷绍霆潇洒的起身,整了整衣袖,将刚刚随意坐着散开的袖扣重新扣上,气定神闲的随着吴总监向众人聚集的地方走去。

    另一面儿的乔楚,随着龚奇伟下了场,就觉得口渴的厉害,这边儿来回端酒的服务员过来的少,只能自己去舞台附近的自助餐桌儿上拿了。

    起身往那边儿走,龚奇伟也跟了过来,今儿的他俨然是当定了自己的护花使者了似的,对她照顾有加,这会儿只不过是去拿个水,他也很绅士的说自己也渴了,跟她一起过来。

    乔楚虽然觉得身边儿有一个龚奇伟在,不至于显得自己太过孤单,可心里终究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哪儿怪。

    刚端起一杯水要喝,却觉得裙摆被谁拽了拽,低头儿一看,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女孩儿,正仰着头儿无辜的看着她。

    “姐姐,我想要那个绿色的樱桃,姐姐能不能帮我拿下来?”小女孩儿稚嫩的声音,任谁的心都软了,请求的大眼眨着,小手儿轻摇着。

    抬头儿一看,那香槟塔最些什么。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这会儿的颤抖传达了害怕的意思,还是男人刚刚那声音并不算很大却带着十足威慑力的喝斥,还站在她腿边儿的小姑娘突然在这瞬间安静的下一秒‘哇’一声儿哭了起来。

    乔楚这才回过神儿来,急忙蹲下身去,安慰着,“小妹妹,别哭…别哭…”

    这一句话却好像又是在安慰自己。

    那小女孩儿的妈妈这会儿也闻声儿赶了过来,看到女儿哭的凄惨,心疼的不行,事儿还没了解清楚就冲着乔楚发了火儿。

    “谁让你弄哭了我的女儿的?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欺负小孩子?”那女人虽然不是撒泼那伙儿的,可这话说的也尽是责怪的意思,一边儿给自己闺女抹着眼泪儿,还不忘皱着眉,瞪着她。

    “对不起…不是我…”如果是别的误会,她也懒得说什么了,可关乎着小孩子,她就忍不住解释了一句。

    “不是你?不是你那是谁啊?啊?”那女人压根儿就懒得听解释,一副护犊子的样儿,不分青红皂白的质问着。

    周围的人也都指指点点的说着,让乔楚有口难辩,心里不禁苦笑,人们好像很喜欢落井下石的感觉。

    “小妹妹,你别哭了,让妈妈帮你拿那个樱桃好不好?”乔楚懒得和这些大人计较,只是觉得这小姑娘被男人那么一吼给吓着了,哭的挺冤的,可这会儿她又不能指责谁。

    “你躲开,离我女儿远点儿!”那女人一看乔楚低头儿跟女儿讲话,急忙抬手拔了一下儿。

    地板本来就滑,乔楚一下儿重心不稳,就栽歪过去。

    眼瞅着要出丑了,今天应该不会有人接住她了,刚想下意识的去拉住桌子,心想再次笃定了宴无好宴的说法儿,果然是非多。

    本以为是铁定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身体却被结结实实的被接住了。

    心定了下来,一看,却是松了一口气的龚奇伟,那眼神中的紧张还没全部褪去。

    乔楚没想到是龚奇伟,他今儿这个护花使者当的确实太过敬业,让她有点儿诧异,不过不管怎么样,心里还是觉得挺暖和,毕竟在这样的窘境下,她不是孤单的。

    秦子珊忽然心下一沉,乔楚这个女人还真有本事,刚刚被雷绍霆甩了,这会儿竟然又和大伟搞到一块儿去了,怪不得这么半天,都没见大伟过来找她,原来是被狐狸精迷上了。

    人就是这样,我可以不喜欢你,但是你明明儿开始喜欢我,又去稀罕别人,那我肯定就觉得不乐意了,失落,不平衡的感觉全都涌上来了,秦子珊这会儿就是这样的心情。

    雷绍霆垂在身侧的手一瞬间的攥紧,那冷冽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如流星般即逝的复杂光芒,泛白的指节好像强忍着什么,一旁的兰溪巧妙的拦了一下儿男人的胳膊,又优雅的走了过来。

    “这位夫人,我想您是误会了,我见您的女儿刚刚走到这儿,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哭了起来,可能是找不到妈妈着急了吧,真的不关这位小姐的事儿。”兰溪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解释道。

    那夫人一见是雷三少的女伴,自然也不便再说说什么了,这话说的也不全错,她为了丈夫的生意忙着做夫人社交,还真是一下儿没有照顾到女儿,这话也隐约点明了是她这个做妈妈失误在先,也觉得刚刚好像有点儿过似的,尴尬的点点头,带着女儿走出了人群。

    乔楚转过头来对兰溪感激的一笑,说了一句,“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里觉得不舒服,但是她不讨厌这个个子高挑,一头短发的女孩儿,总觉得那眼神里透出的除了精明,还有友善。

    “不客气!”

    兰溪也回以友好的微笑,走近了看这女人,果然是美女一枚。

    她在美国生活久了,看惯了那种人高马大,前凸后翘的洋妞儿,这会儿看到如此带着东方韵致的古典型儿美女,不禁眼前一亮。

    那书上怎么说来的?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女人简直是从画儿走出来的一般,美,真美!

    老大真是淘到个宝,怪不得这么大费周章弄这么一堆事儿,就是怕她受伤呢。

    “马上离开!”

    雷绍霆那寒意逼人的话语,一点儿都没留情面,那冰雕般的脸阴沉着,鹰眸好似不屑看她一般,只是冷冷的下着命令。

    “好的,三少,我这就走!麻烦您和老夫人说一声儿,她想让我看到的,我都看到了,请她放心!”

    乔楚也换上了那套清冷的保护色,敛了敛刚刚些许的失落,嘴角勾起的弧度彰显了那独有的冷傲气质。

    一切都可以变化,自己不可以变。

    任谁都可以贬低自己,自己不能贬低自己。

    她必须笑着走出这扇门,才不会让那些看笑话的人得逞,也不会让眼前这个男人看扁!

    “我送你!”

    龚奇伟在她身后淡淡的说道,就仿佛一股支持他的力量一般。

    乔楚回头笑了笑,却没想到,在这样四处交困的窘境,龚奇伟竟然还能如此,他不是雷绍霆的朋友吗?

    也不想细想太多,也许这是绅士的男人都会做的事情吧,她绝对不会误会成什么。

    人在看自己的时候儿总是模糊的,可看别人时会很清晰,打从第一次在千夜魅,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儿,她便发现了,这个男人的眼神儿一直就没有离开过秦子珊,只不过秦子珊并不在意而已。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爱不成,求不得的人,乔楚不想做那样的人,就着还能控制自己的心,此刻就应该毫无迟疑的迈开步伐,别再犹豫。

    “好!”乔楚点了点头,回答的洒脱。

    站在人群中一直冷眼旁观着这一幕的秦子珊突然开了口,“大伟,不许去!”

    这话说的真是不见外,近乎于命令的口吻,还带着赌气的意味。

    龚奇伟回头看了看秦子珊,欲言又止,好似也是经历过一场心理纠结一样,最终吐出一句,“我去去就回!”

    秦子珊那杏核眼儿里充满着不可置信,雷绍霆如此对她,难道连龚奇伟也要如此吗?

    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龚奇伟的身边,眸子里充满警告的意味,“你要是去了,这辈子就别来找我!”

    那美目圆瞪,像是要跟龚奇伟杠上了,今天的她已经够悲催的了,计划落空,被那个叫兰溪的女人奚落,这会儿她绝不能再让乔楚这个狐媚女人将龚奇伟抢走,这是她最后的颜面,如果连这都不能随了她的心意,她真的要疯了!

    乔楚看着秦子珊这一出儿,还有看着自己恶毒的目光,心里没有厌恶,只有同情。

    她的虚张声势正代表了她心里极度的恐惧和心虚,只能用那强硬的态度来掩盖那份失落,可她永远也看不清楚真正爱她的人是谁,她该去珍惜的人是谁,即便是龚奇伟对她百依百顺,那份执着的感情也终归会被她的颐指气使给毁的干干净净。

    这道理,轮到谁也轮不到她去告诉秦子珊,自己的幸福还是自己去争取吧,不经历坎坷,哪里知道最重要的那个人是谁呢?

    不想让龚奇伟为难,也不想再成为被误会的对象,她太清楚秦子珊的手段了,和雷绍霆时确实有事实摆在那儿,她即便觉得冤也还是受了,这会儿可别因为龚奇伟的事儿再给自己找麻烦,更不想给龚奇伟找麻烦。

    “龚先生,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谢谢你今天晚上的多加照顾!”

    乔楚带着谢意的点了点头,心下也呼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纷乱的世界了,她急于去呼吸一下儿外面新鲜的空气,因为这会儿胸口的那块儿巨石已经压的她快喘不过气了。

    “等一下!”看着乔楚转身要走,龚奇伟叫住了她,“还是我送你吧!”

    “大伟,你!”

    秦子珊的世界彻底坍塌了似的,眼泪在眼眶儿里打转儿,强忍着没有留下来,这个场合,她不能哭,不能!

    低头看着身上这一身湖蓝色的礼服,她特意为了今天在这个水底宫殿一般的宴会厅定做的,她希望站在雷绍霆身边的自己是这世界上穿的最美,笑的最甜的女人,

    希望落空了,可她知道永远有一个人一直站在自己的背后,那是她不管经历了怎么样的风雨摧残,都会供她依靠的港湾,可现在呢,那个人也离开了,就这么将她一个人晾在了这儿。

    低头再看看身上这身华丽的礼服,这湖蓝色犹如那一盆冷水,将她浇了个透心儿凉,她从未如今天这般狼狈过。

    看出妹妹这会儿心情糟糕透了,秦子州走上前,不禁有点儿心疼的揽着她的肩膀,看向消失在那扇门的两个人,眼中的很色一闪而过。

    许乔过来,觉得自己该说点儿什么,毕竟她是秦子州的妹妹。

    “子珊…”

    “别理我!你们千夜魅出来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许乔被那极其不屑及厌恶的眼神弄了一个大红脸,习惯于游走夜场的她,以为自己练就了一层厚脸皮了,可原来不行,在这样一个全部都要比她身份地位高的离谱的人们面前,她还是显出了前所未有的自卑感,低下了头,本来想安慰几句的话,也咽了回去。

    自己都不禁对自己鄙视,在对乔楚说话时那股子自信的劲头儿,现在在秦子珊面前却一点儿也拿不出来了。

    总之,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可这诸多是是非非的宴会还没有结束,在乔楚前脚刚走,那阴谋才刚刚开始…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