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混乱局面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秦子珊这会儿看到谁都没好气儿,皱着柳叶儿眉,瞪着杏核儿眼,瞅谁都不待见儿的样儿,跟着哥哥往里走,一脸的不高兴。

    刚刚噎了许乔一句,好像还不解恨似的,一点儿也没有缓解自己心里的郁结,往里走着,也没给许乔好脸儿。

    许乔却听懂得分寸,知道人家大小姐脾气惹不起,可自个儿又是秦子州的女伴,怎么不给好脸儿也得随后面儿跟着,倒没显出来有什么不高兴,但也没有什么笑脸儿,像个跟班儿是的,步子迈的都显的挺麻木,没什么生气。

    “子珊,今儿这委屈,哥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秦子州看到自己妹妹委屈,胸口儿那团火儿也压不住了,他们秦家何时如此被耍过,怎么就碰上雷家,哪儿哪儿都不顺序呢,思及此,满目怨念。

    “哥,你要干什么?”秦子珊警觉的看过来,她虽然生气,心里也憋屈,但也绝不想哥哥做出什么对雷绍霆不利的事儿。

    “干嘛?我这是要替你出头,你还护着那小子?”秦子州看着妹妹跟防贼似的眼神儿,不免气闷,怎么女人就都让雷绍霆迷的五迷三道了呢,眼前的妹妹也是,他还没说什么呢,她就那一副护犊子的样儿了。

    “我没事儿,我和绍霆的事儿我自己解决。”

    秦子珊虽然心里有点儿泄气,可还是不希望哥哥搀和进来,哪边儿伤了都不好。

    再说,她也了解雷绍霆的脾气,就算俩人儿真打起来,多半儿也是哥哥吃亏的面儿大,这刚养好的伤,别又接茬儿续上了。

    “就算我不出手,也自然有人出手,雷绍霆霸气外露,太过锋芒,也不止我一个人看不惯他,哥劝你,还是别在他身上执着了!”

    秦子州打从第一次见到雷绍霆,就知道他与他之间注定了不对盘,同样是京城贵公子,可不管从哪方面儿,他总是要被雷绍霆压一头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天生命里犯克还是怎么的,总之遇到雷绍霆准没好事儿,他也不下一次的劝过妹妹,打从他这儿,还真就不想和雷家攀什么亲家。

    可是自己妹妹喜欢,自己老爸支持着,他在这事儿上,他着实没有什么分量。

    “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秦子珊狐疑的问道,她的哥哥自己了解,如果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儿,便不会如此自信满满,也正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儿,哥哥才忍不住心情好的说出来。

    她知道哥哥不喜欢雷绍霆,要是知道有人对雷绍霆不利,他自然乐不得。

    雷绍霆确实霸气外露,太过锋芒,可这京城里敢动他的人还真没几个,就连她秦家,也绝不敢和雷家硬碰硬,那如果真如哥哥所说,会是谁这么大胆呢?

    “我能听到什么啊,他自己折腾,早晚得出事儿!”提起雷绍霆,秦子州永远都是一脸不屑的表情,也就是在妹妹面前还稍加收敛,可是有人能帮他教训雷绍霆,他自然高兴。

    秦子珊心里还是不落底,却也知道再继续问也不会有个结果。

    看着那个叫兰溪的女人挽着雷绍霆的胳膊应酬的样子,就禁不住妒火中烧,今天的她怎么就没出门儿看黄历呢,太不顺了!

    岂不知,这不顺到这儿还没有停止,后面儿还遇到血光之灾。

    “哥,我没事儿,你去吧,我去看看雷老夫人。”秦子珊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雷老夫人了,还是去老太太那儿使使劲儿吧。

    “哎…你啊,让我说你什么好。”秦子州无奈的摇头,这人一旦钻了牛角尖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人家不喜欢你,你跟人家奶奶那儿使劲儿也没用啊,连他这个花花公子都能明白的道理,他这个傻妹妹怎么就不明白呢?

    插曲过后,舞曲再次响起,那乐师也为了调节气氛一般换了一首轻快的曲子,一时间气氛又缓和如初了。

    不一会儿,雷老夫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边儿雷绍峰,一边儿秦子珊搀扶着,周围的人,甭管是喝酒的,还是聊天的,也都停了手上的动作,咽了嘴里的东西,慢慢的围拢到了舞台边儿上。

    享受着众人频频投来的羡慕的目光,虽然经历了适才的小插曲,可只要有雷老夫人在,她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子珊,是那个内定的雷家三少奶奶。

    思及此,不禁倨傲的昂起了头,眉梢眼角都难掩自信且得意的笑意,不管别人怎么折腾,她只要守住这一道护身符就好。

    可当目光落在秦子州身上时,还是有一刻的凝滞,明明伴着欢快的曲子,可步伐却显得有点儿沉重,哥哥刚刚那狠绝而忘形的眼神,还有他刚刚话里模糊不清的意思,再环顾四周这些友善艳羡的眼神,心里不禁一震儿的慌乱,她此刻真想有特异功能,能看穿那一张张虚伪的面皮下,到底藏的是何种心思,越想惧意越浓。

    虽然集团内,老太太已经不经常在集团走动了,可一旦集团中有大的人事变动或者重要决策时,老太太都会出息,即便下午没有参加股东大会,晚上晚宴也还是得露个面儿,给自己的孙儿助助阵。

    一左一右,一男一女,本来雷绍霆搭配秦子珊的组合都已经是大家心里默认的设置了,这会儿却换成了雷绍峰,这不得不让经历过刚刚闹剧的众人又忍不住猜测起来。

    “呦呵,今儿这组合少见啊!”

    “没办法,人家三少带着女伴儿来的,秦子珊也只有陪着老太太了。”

    “我看啊,秦子珊是想嫁到雷家当少奶奶想疯了,三少不行,就二少呗。”

    “人往高处走,谁嫌自己钱多啊,不过二少爷人家有妻室,听说二少奶奶怀孕都五个多月了,秦子珊那也是想也白想。”

    “我看未必,听说那齐媛前几天闹着要回娘家,那闹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二少爷那风流韵事儿谁不知道啊,我看啊早晚的事儿,那边儿媳妇儿一踹,这边儿千金一娶,双赢!”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竟说点儿不找边际的事儿。”

    “你没听说过一切皆有可能啊?”

    ……

    莫宛如一身米白色礼服套裙,看起来端庄典雅,雍容贵气,花白的头发特别烫的微微的卷度,趁着那优雅的举止,彰显着气度不凡。

    众人一见素来都有‘商界铁娘子’之称的雷老夫人走出来,看过来的目光中都不禁带着敬仰和尊重,

    莫宛如也微笑着向众人们点头,挥手示意。

    刚刚吴总监说起的集体拍照留念,椅子也都一一摆齐了,老夫人便直接坐在了正中间,旁边儿都是集团的几个老臣子,年轻的一代被安排站在后排。

    这拍照的位置也是有个讲究,不是随便可以站的,这会儿,雷家的两兄弟在雷老夫人身后一左一右那么站着,新旧交替,雷绍峰的突然被停职,换做了雷绍霆,无疑透露着一种信息,d&k也将是大换血,可这么个站法儿又似雷老夫人对这两个孙儿的想法儿还是模棱两可之间。

    新旧交替,众人肯定是猜测万分,而雷家兄弟神色上到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异色,依旧是孝顺的孙儿,哄着奶奶开心。

    雷绍峰的表情上找不到半分不开心的样子,孝顺的扶着奶奶,面对着镜头也是一派悠然,好像心情不错。

    这会儿正比划着手势,示意雷绍霆站在中间的意思,自己则像是很清楚自己位置一般,侧着身站在雷绍霆身边儿显得尤为谨慎。

    雷三少邪魅的唇角勾起一抹了然的弧度,对雷绍峰的谦让友好也回以微笑,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一副兄友弟恭,团结和谐的画面。

    演戏,谁都会!

    就看谁的演技高超,谁能演到最后了。

    “来,各位看我这儿,对,保持笑容!”

    各自都站好,配合着摄影师,记录下这具有意义的时刻。

    咔嚓——

    快门儿按下,闪光灯骤亮,与此同时,宴会厅的所有灯光就如设计好的一般,全数熄灭。

    瞬间从光明跌入黑暗的人们本能的倒吸一口冷气!

    可雷家的宴会,一向都端着活在云端的他们,即便是在面临这样的境况也还是维持着最后一丝的优雅淡定,心下也清楚这不可能是停电,那许是雷家又策划的什么,调剂一下!

    黑暗,宁静,不过一瞬。

    一切都发生在这电光火石间。

    嘭——

    细微却代表着速度的声音从每个人的耳儿边划过。

    “啊——”

    “啊——”

    一女一男,一前一后的两声惨叫,在寂静的瞬间显得格外凄厉。

    佯装淡定的人们突然觉得脊背一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妈咪…我怕!我怕!呜呜…。魔鬼的眼睛…一只眼睛的魔鬼…。”

    黑暗中,孩子的感觉尤为敏锐,那如被厚厚的黑色幕布覆盖住的世界,却有一点幽绿的如鬼火儿的微光定格住了她的视线。

    “啊!那是我的樱桃…”

    孩子的尖叫,让本就顺着孩子的话寻找那魔鬼之眼的人们也开始隐隐骚动起来,手心儿冰凉中泛着潮湿,即便是伸手不见五指,却还是睁大眼睛警觉的看着四周。

    看不见,不敢动,猜测中的答案更加可怖。

    “大家都趴下!”

    雷绍霆极具震慑力的声音高声喝道,大家才真真正正的反应过来面临可能是危险处境。

    啊——

    终于还是有绷不住的,一声女人的尖叫更让整个气氛显得紧张且诡异。

    一时间点燃了众人的恐惧,整个场子混乱起来。

    嘭——

    又是一声闷响,本和刚刚细微的声音一样,这会儿却被这诡异气氛无限放大开去。

    只听到整个香槟塔爆破的声音,纷乱刺耳。

    是枪!

    待大家反应过来时,光明又如同一柄利剑劈了下来。

    眼前的景象却让全场静默了零点零一秒,瞬间作鸟兽散装一哄而起。

    “大家冷静!呆在原地别动!”

    雷绍霆怒吼了一声儿,一时间那威慑的气势让本来要夺门而出的人瞬间停下了脚步。

    保全人员严阵以待,将各个出口封死,警觉的看着四周,一股蓄势待发的架势。

    雷绍霆架住身边儿已经斜斜的栽歪下来的雷绍峰。

    只见雷绍峰的毫无血色的脸,五官都拧到了一起,显得十分痛苦,好像是极具忍耐着却还是抑制不住发出惨痛的叫声儿,让听到的人心里都不禁跟着一抽一抽的。

    那血自腹部晕染开来,白色的衬衫意尽数被染成红色,丝毫无褶皱的香槟色礼服此刻也成了一片暗色,看着触目惊心。

    莫宛如疾步走了过去,紧锁眉头,一脸忧色,看着孙儿痛苦的表情,心疼的无以复加。

    被这样的阵势震慑着,刚刚冲动要破门而出的人们这会儿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光明下,罪恶无所遁形,显然危险已经过去,可更大的阴霾却笼罩过来。

    是谁开的枪!

    从刚刚的慌乱,到此刻的佯装镇定,面面相觑,也许凶手就在人群当中。

    莫宛如果然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即便是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此刻却显现出了异于常人的镇定气度,矍铄的目光,蕴含着一股威严的气势,站在人群中仿佛也给慌乱的人们打了强心针,毕竟一个老太太都不怕,他们这些人也只能强装镇定了。

    “绍霆,打电话给章部长,今天之事,我一定要彻查!”

    老太太发话,要彻查,那么在宴会厅的所有人都有嫌疑,恐慌的气氛又骤升一个新的台阶。

    “现在要委屈各位等警察过来,事情过后,雷家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掷地有声,不容置疑,大家也只有等着警察过来的一条路了。

    “奶…奶奶…”

    “绍峰啊,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到!”听到孙儿呼唤,莫宛如放下刚刚冷然威严的样子,急忙蹲下身来,摩挲着雷绍峰的头发说着。

    “奶奶…不能报警,要…要三思…”雷绍峰说的有气无力,攥住***手却使了使力,尽力阻止一般。

    “不行!必须查,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动我雷家人!”这一句怒喝,声音很大,如此安静的环境下,更加是清晰的传了每个人的耳朵。

    “奶奶…一旦报警,便是丑闻…对d&k不利…咳咳…”雷绍峰忧心忡忡的说道,毫无血色的嘴唇还坚持着要讲利害关系,显然处处为集团利益着想。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此刻看来,雷家是受害者,但是明天头版头条刊登出来,毕竟引起轩然大波。

    面对豪门的事儿,尤其是枪击案如此大事儿,民众们绝不会去同情受害方,大概心里想的是雷家得罪了人才引起了纠纷,左不过就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追看的八卦而已。

    而与d&k牵扯利益的人,也不会去关心谁的死活,他们关心的是这件事一出,d&k集团会不会受到影响,从而连带影响他们的经济利益。

    事件扩大,百害而无一利。

    “绍峰,你放心,奶奶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莫宛如蕴含坚定,威严尽显,下的决心也不容置疑。

    这事儿稍稍一想,也能清楚,这是冲着雷绍霆来的,阴差阳错却伤到了雷绍峰,总裁上任第一天,便有人想置他于死地,想着怎么能不令她胆寒!

    既然敢动手,那雷家也绝对奉陪到底。

    这会儿,人们都紧张的看着这边儿,却又听见一嗓子,大家又不禁循着声音去看。

    “子珊!子珊!”

    那湖蓝色礼服上滴的都是血迹,裸露的胳膊上似被什么利器刮过,流着血,有点儿看不清楚伤的深浅。

    这会儿秦子珊倒是比雷绍峰强点儿,眼睛还保持着晴明,只是豆大的汗珠儿在惨白的脸上显得特别明显。

    紧张的人们,这才回过味儿来,刚刚黑暗中是两声惨叫,一女,一男,这会儿大家都注意雷家二少爷,拥到舞台边,倒是把后面儿的人给忽略了。

    还是秦子州最先发现了已经瘫软在地,趴在椅子上的秦子珊。

    “子珊,怎么回事?”秦子州一下儿有点儿懵,怎么子珊也会受伤了?就刚刚他走开一会儿,等便熄灭了,一系列的事儿来的太过突然,子珊不是一直在老太太身边儿吗?

    “是她…是她推我…”秦子珊充满怨恨的眼神,虚弱无力的抬起手指着在餐桌旁站着的兰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一瞬间,大家的眸光又都注视在了兰溪的身上,充满了疑惑和猜度。

    “你为什么要推子珊?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了你的命!”秦子州疯了似的喊着,尤其这个女人还是雷绍霆身边儿的人,更是恨的压根儿痒痒。

    兰溪扫了一眼秦子珊胳膊上的伤,显然并没有想象的眼中,子弹擦着皮儿过去的,缝几针也就没事儿了,真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怪不得雷绍峰那儿还能说话呢,看来到他身上的子弹也有偏差了。

    “秦公子,冤枉人也得讲证据的,我劝你还是送她去医院要紧,事实真相,自然有警察来管,还轮不上你!”兰溪摆出清者自清的泰然,挑了挑好看的眉,并不把那指责和威胁放在眼里。

    她兰溪,什么阵仗没见过?

    想要她命的人多了,怎么也轮不到秦子州。

    秦子州愤恨的怒视了那女人一眼,抱起妹妹便离开了。

    秦家兄妹自然也没人赶拦着,安保人员也迅速放行。

    大家怀疑的目光依旧锁在兰溪身上,那短发的女孩儿此刻亭亭玉立在原地,丝毫不惧那审度的目光,只是那幽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冷色。

    “各位,不用这么看我,有什么事儿,自有警察管,不用你们操心!”兰溪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看着这群人的脑袋跟拨浪鼓儿似的,不禁觉得好笑。

    本来时间,位置,距离,都算的刚刚好,可唯独没算进来的,是秦子珊会受到连累。

    事情发生的突然,短暂的时间里,又是如此高档安全的地方,大家的第一反应大多不会先往坏的方面想,即便不是跳闸,也以为是安排了什么节目,所以还没等黑暗激发出人们心中极度恐惧时就亮了起来,那么混乱中乱推的事情肯定是没有了,如果有,那便是有人故意为之。

    目的,不详!

    恐惧一**的打过来,似是麻木了一般,反倒让紧绷着弦的人们显得异常平静,这会儿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

    两个人前后受伤,一时还真猜不出这事儿是冲着谁了。

    “奶奶,我刚给章部长打了电话,他们马上派人过来!”雷绍霆过来回禀,老太太要彻查,他也没必要再坚持。

    即便是他们不想把事情闹到,这宴会上不乏有多家媒体的人,保不齐就有谁要去大肆做文章了,还不如一切公事公办,反正对他来说,左右都没差,也许会更好一些。

    “奶奶,我派人送您回去!”

    “不急!扶我去那边儿坐坐!”莫宛如深呼了一口气,睿智的眼眸似是包罗万象般能洞察任何事。

    “绍霆啊,这事儿,你怎么看?”祖孙俩坐定,莫宛如扫了一眼宴会厅,又将眼神落回了雷绍霆的身上。

    “子弹是冲着我来的,二哥帮我挡了!”雷绍霆说这话,却一点儿感激的意思没有,唇角一勾,竟是冷色。

    “既然子弹是冲着你去的,怎么可能到你二哥身上?要请来杀你的杀手,怎么可能如此不专业?”莫宛如目光凌厉,话也说得一针见血。

    “什么都逃不过奶奶这双法眼!放心吧,二哥伤的不重,他毕竟是我二哥!”雷绍霆说的云淡风轻,对于生死的淡然看起来却显得有些许的无情。

    “非得这样儿?”莫宛如喟叹一声儿,真的不愿见到他们兄弟之间如此。

    “我不过是伤了他,可他是要要我的命,如果今天子弹打到的是我,可就没人陪您在这儿聊天儿喽!您可不能偏心啊!”雷绍霆似笑非笑的挑了挑俊眉,他终究还是手下留情了,将那香槟塔整体的高度降低,不然谁都没有这么幸运。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子,谁不知道这雷家上下我最宠的就是你,你竟然说这样的话?你二哥的事儿,我知道你有分寸,可毕竟这…哎,让他得到教训也好,回头我找他谈。”

    莫宛如连连叹气,难道这豪门也要向古代帝王一般,要生死厮杀才行吗?

    何必如此自问?想想自己如何走到今天的,便一切了然。

    “二哥这次计划做的漂亮,动用狙击手杀我,还真看得起我!”雷绍霆不禁自嘲一笑,整天一级戒备着防着自己的亲哥哥杀他,说出去谁信?

    雷老夫人说是去谈,可如果可以谈,又怎么会生出如此多的事端?

    “秦家那丫头,也受伤了,这事儿了结了,你过去看看,毕竟是受你们兄弟俩连累!还有,我这儿都答应了人家子珊了,让她做你的女伴儿,这可倒好,你给我又不知道从哪儿拉来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把我老太太都装进去了。”莫宛如怨怪的瞪了孙儿一眼,不满的说道。

    “子珊还是等二哥好了自己亲自去谢吧,要不是把子珊那倒霉丫头捎上了,二哥起码儿还得再医院多住两个月!”雷绍霆说着,瞄了一眼在不远处的兰溪,这会儿宴会也结束了,任务也完成了,眼瞅着有现原形儿的趋势,在那边儿坐没坐相的倚着椅子,盯着一点,好像专心的看什么呢。

    子弹的速度,走向都稍有了偏差,雷绍峰的伤的确没有计划中那么重,想到这儿雷绍霆倒是也松一口气,一切都是看在***面子,对一个一天到晚想杀他的人,他竟然还如此宽容着。

    “绍霆啊,我知道这事儿委屈你了,可…”

    “可毕竟是我二哥嘛…对吧?放心,奶奶,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动他的!”

    ……

    两个人离得远,自然也不会有人听到这样的对话,人们还都等着警察快点儿来,问完话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本来就参加个宴会,可摊上这事儿谁心里不犯膈应啊,一个个情绪倒是稳定了,怨气却都上来了,一个个儿苦着脸,很是不耐烦,可有雷家压着,又敢怒不敢言,只有等着的份儿。

    接到章部长电话时,李寿林正在外面儿吃饭,命令一下,心里也惊了,动枪了,那是大事儿!

    l市的治安水平在全国来说也算是数得着的,起码儿在民众面前,没有听说过l市出过什么枪击案件,今儿还真是头一遭。

    上面儿对这事儿重视,下达了死命令,李寿林自然不能不能含糊,甭管心里对雷三少整他闺女的事儿多不满,而是孰轻孰重,这会儿李寿林还拎的清,不下心思恐怕乌纱难保。

    这儿就不得不插段儿话,关于李菲菲如何被雷三少给送到号儿里的。

    其实要说给人定个罪名儿啥的特别简单,十一假期连着快要中秋,这阵子正严打呢,李菲菲仗着她老爸的关系,还香槟塔的顶端有一个绿色的发光的东西,那位置正好儿和孔洞成一条直线,那么就说明这夜光体的樱桃,就是杀手的准星儿。

    作案手法儿并不复杂,明显的买凶杀人,而且还是专业级选手,所以找杀手不重要,重要的是找雇凶的人,那才是事情的关键。

    可是试问l市的人,敢动雷家的人都能数的出来,可如今商界太平,除了秦天集团前一阵子因为东郊地皮的事儿和雷家闹的有些龃龉,可是一千万的琥珀画儿送上去了,也算是缓和了,并没有闹出什么矛盾,其他的还真一时想不出来什么了。

    一旦这么追查下去,会不会涉及到秦天,这都不好说,因为秦家别的都没什么,可却有一个纨绔子弟秦子州,当祖宗当惯了,保不齐就干了什么不贴谱儿的事儿,他老爸不往心里去,不知道这秦家公子是不是能放手。

    李寿林越想手心儿就禁不住的发凉…

    ------题外话------

    最近都是过渡章节,没办法,故事到这儿了,很快俩人儿就互动了哈,亲们别急哈!虎么大家!木马木马!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