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的愿望里有没有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处于信息时代的当下,传媒速度之迅猛令人咋舌。

    那边儿雷家的事儿刚散,这边儿从正经新闻稿儿到八卦花边儿,一应俱全的出稿儿了。

    第二天各大媒体报刊,杂志封面,都大篇幅的刊登着d&k集团枪击事件。

    新闻,财经,娱乐八卦,轮番儿报道,一时间雷家占据了所有的信息渠道。

    一时间雷家枪击案,瞬间成了时下最热门,也是最流行的话题,您要是对这件事儿讲不出个来龙去脉,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当然,这事儿也被猜度出了各种版本,尤其网络上更是编排出了很多匪夷所思,标新立异的说法儿,不同版本的猜测,不同视角的分析,不同题材的编排,一时间众家评说,一石激起千层浪。

    图片,视频,翻滚播出最多的就是东鼎会展中心大门口儿,雷家二少浑身是血的被抬出来的画面,看着触目惊心的。

    好好儿的豪门聚会,l市最大房地产商d&k集团盛典,最终以如此的血腥的场景结束,不得不让人们对于豪门艳羡之余,凭添几分唏嘘。

    闹得沸沸扬扬的事儿,过了这么几天,算是平息了不少,紧接下来,案件追踪是一方面,财经频道特别开出专栏对于d&k集团发展走向的分析。

    主要还是因为众说纷纭中的一个版本,就是这次枪击案件实属集团内部人所为,久而久之,多种版本汇总为这一种,传播开去,从不相信,到半信半疑,到现在的深信不疑,仿佛这一说法俨然成了官方题材了。

    乔楚这会儿正坐在家里,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拨着频道,这两天,但凡新闻,或者文娱八卦,说的都是雷家的事儿。

    刚一听到这个消息,真的瞬间心里发毛。

    原来那天自己离开后,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儿。

    忽然心里冒出个年头,那位爷狠狠儿的将她骂走,难道是因为本就知道有什么事儿发生?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不由自主把事情想太好,把那位爷想太好的事儿挺傻的,如果他真的知道这件事儿,又怎么会不提前阻止呢,何必等惨剧发生?

    估摸着那天被吼的一嗓子,单纯的是她的出现碍了爷的眼了,新欢在侧,她的出现分明是搅局的似的,虽然她对于躺着中枪的事儿已经麻木了。

    看着电视里那个熟悉的高大挺拔的男人,冷硬的线条勾勒出的脸部轮廓,虽然俊逸非凡,却像罩了一层冰似的,深邃的双眸也被那墨色的镜片完全遮盖住,分不清喜怒,薄唇紧抿着一条线,让那性感的下巴显得更加有型儿,基本没有多余的表情,面对媒体,谨慎严肃,惜字如金。

    这是那位爷的另一面,是乔楚不曾见过的,刚认识他的时候儿,他也总是冷着一张脸,可是和现在的沉稳内敛的感觉还不太一样,现在的他让她觉得距离很远很远,隔着一个显示屏,就好像这两个月的相处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可当第一次看到新闻时,知道抬出来的是雷绍峰,心里还是暗自松了一口长气。

    幸好…不是他!

    听到推门儿声儿,乔楚急忙抬手关了电视,“奶奶,您回来啦?”

    “丫头啊,怎么不看了?”奶奶进门儿脱下外套,套上了一件儿只在家穿的毛衫儿。

    奶奶是个很讲究的人,有时候,乔楚都怀疑奶奶以前也是出自什么大家,有很多生活习惯,还真不太像小百姓家的习惯。

    “翻来覆去就那么点儿事儿,没什么意思。”乔楚耸了耸肩,将遥控器放到桌儿上。

    幸好奶奶眼神儿现在不太得计了,而且平日里就算看电视也是看看戏曲频道,所以还不知道关于雷家的事儿,乔楚也尽量的陪着奶奶聊天儿,让她少看电视,不然盘问起来,她这个所谓的女朋友一问三不知,奶奶肯定起疑心。

    再加上,当时说雷绍霆是做生意的,虽说有钱,可奶奶肯定也想象不到他有钱到这种地步,一下儿让她知道,估计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那正好儿,陪我出去买菜,今儿啊,咱们做顿好吃的,你把绍霆也叫来,还有翎子。”奶奶笑呵呵儿的,显然心情不很好。

    乔楚却不禁叫苦,怕什么来什么!

    “奶奶,今儿是什么日子啊,您亲自买菜,看来今儿有大菜啊!”乔楚顾左右而言他的分散***注意力。

    “傻丫头,你一天啊别人的事儿记得清楚,就对自己的事儿不上心,你的生日都忘啦?”奶奶点了点乔楚的脑袋,佯装怨怪的说道。

    可不是?浑浑噩噩的,都把自己生日给忘了,不过,她向来也不太重视这些,尤其爸爸出事儿之后,她就更没这份心思了。

    “可不是?那奶奶可得给我煮长寿面吃!”乔楚柔美的一笑,讨好的说着。

    “快给绍霆打电话去!还有翎子,要是南子在的话,让他们兄妹一块儿来。”奶奶嘱咐着。

    乔楚一想,麻烦了,还得撒谎,平时还可以说是因为上班没空儿,可今儿是周六,怎么说?

    “行,我打电话去。”

    琢磨来琢磨去,也得做做样子,雷三爷是请不来了,还是给白翎打个电话救急吧,有她那小嘴儿在奶奶面前多说一会儿,估计奶奶也就忘记这个茬儿了。

    再加上她还真是想白翎了,打从上次去白翎家急急匆匆的见了一面,还赶上那么糟心的事儿,也没空儿聊别的了,然后就各忙各的,除了偶尔电话联系着,还真是再没见着。

    本来前两天也想约她的,可是自己这会儿又没这个心情,莫名的对什么事儿都兴趣寥寥,陪着奶奶聊天儿也是强大精神了,就琢磨着还是缓缓吧。

    正奔着房间拿手机这功夫儿,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人儿还没进屋儿,就听到那脆甜的声儿先传进来了。

    “奶奶!”

    “呦,这丫头,正说你呢,你就到了!”奶奶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丫头,尤其是那能说会道的样子,总能逗的她哈哈大笑,所以见着她也自然是眉梢眼角儿都透着那喜欢劲儿。

    “哎呀,心有灵犀啊,我就知道有一段儿时间没来了,奶奶肯定想我了!”白翎是一点儿不客气,笑嘻嘻的缠上***胳膊,一脸的讨喜样儿。

    乔楚看到白翎自己高兴,可嘴上还是不忘揶揄两句,“您看吧,你一来,奶奶都把我这个亲孙女儿给扔一边儿了,我看你这是奔着夺地盘儿来的啊!”

    白翎一听这话,放开了***手,缠上她的,还特暧昧兮兮的往乔楚脸跟前儿凑合,边凑边说着,“小妞儿,想我了没?”

    乔楚不禁心跳漏了一拍,恍惚间眼前出现了那位霸道的爷,那俊脸上噙着贼兮兮的不怀好意的笑容,低哑的声线格外磁性的问一句,“妞儿,想我没?”

    “小乔?问你话呢!想我了没啊?”

    白翎看乔楚一瞬的走神儿,又摇晃着她的胳膊,不厌其烦问着,非得问出个所以然不可。(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想了想了,这不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嘛!”定了定神儿,才转过头儿给了白翎一抹灿烂的笑容。

    可能是最近财经频道看多了,怎么那男人的脸总没事儿就在眼前溜达呢,挥之不去的。

    “奶奶,我和小乔去买菜就行了,您那儿听说过大厨儿还得亲自去菜摊儿上讲价的?多**份啊!”

    “行,那我去和面!”奶奶也答应的痛快,最后还是没忘了提醒乔楚,“丫头啊,别忘了给绍霆打电话!”

    “哦,知道了。”

    插科打诨的也没昏过去,显然奶奶对于叫雷绍霆来吃饭的事儿还挺执着,不过也对,毕竟是她的生日呢,这男朋友照说是应该到场的。

    心想着,又得编,真累啊!

    快到胡同儿口,白翎看看四周没啥人,说笑的脸才换上了一脸的郑重。

    “小乔,生日快乐!”

    乔楚一愣,诧异的看着白翎那张异常正经而又严肃的脸,再加上手里递过来的银行卡,不禁有点儿云里雾里。

    “翎子,你这是干嘛啊?”

    白翎将乔楚的手拉过来,把银行卡拍在她手上,才道,“小乔,你听我说,我先跟你道歉,我和家人说了你的事儿…这卡里是三百万,我们全家举手表决全票通过,这钱拿给你还债!”

    “什么?三百万?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乔楚一看在外面儿,又不敢大声儿说,压着嗓子还是掩盖不住惊叫。

    “这是我爸那个专利的赔偿金,放心,我们家留了一部分,这些钱你一定得拿着,还给雷绍霆,你就可以自由了!”

    这次官司打的确实顺利,当然全靠雷绍霆出面,专利拿回来了,赔偿金也拿到了,可已经投入生产,最终白翎爸爸在这方面也只能认了,正式的签了合同,同意投入生产使用,并且在附加合同里表示,利润的百分之十,要用来建设机械工程研究院的研究基金。

    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白翎经过这件事儿以后,也完全支持爸爸的这种做法,也终于明白了爸爸一心扑在事业上为的是怎样的崇高理想。

    她鼓起勇气向家里说这件事儿的时候儿,没想到家里人竟然能那么痛快地答应,三百万,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是多么大的一笔钱,一辈子都赚不来三百万啊,可她的父母干了一辈子科研工作,也为这个事业奉献了一辈子的青春,从来没有将钱看的那么重要过,她刚一提出要帮乔楚还债,大概说了说乔楚的情况,他们除了心疼乔楚这孩子,就是痛快的答应了这个提议,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哥哥,在工作上是拼命三郎,为了赚钱什么辛苦都能吃,她一度以为哥哥是个财迷,可这件事儿上,他却没有一句反对的话。

    “这钱我不能要,你快拿回去,不然我可生气了!”乔楚没想到手里这轻薄薄的卡里竟然装着三百万,她明白白翎是心疼她,可是这钱怎么也轮不到她拿。

    “你别跟我争了,这回咱有钱了,干嘛还要那样生活啊,赶紧把钱还了,一天提心吊胆的,看着人家眼色生活,你不累啊?我都看出来了,刚刚吃饭的时候儿,你不让我开电视,不就是怕奶奶知道那些事儿吗?可世界上哪儿又不透风的墙啊,早晚都得知道,你把钱还了,回来就说和他分手了,不就什么事儿都解决了?”

    白翎分析者,刚刚说开电视,就看着乔楚一直在那儿给她使眼色,她哪儿能不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啊,雷家的事儿闹的沸沸扬扬的,她这不让开电视,不就是想瞒着老太太吗?

    “等奶奶问的时候儿再说吧,这钱我肯定不能要,你要是还当我是朋友,就把卡拿回去!”乔楚也义正言辞,又把那卡反手拍到白翎手里。

    “小乔,你怎么这么轴啊?你不用担心我们家,我父母你还不知道啊?都是视钱财如粪土的知识分子,日子都过习惯了,冷不丁儿的给他们这么多钱,他们还不适应呢,日子怎么都能过,我们就是不想让你受委屈,再说,这三百万,也都是因为你才拿到的,给你也是应该的。”

    “事儿不是还钱那么简单…”

    乔楚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白翎说,但是钱是万万不能要的,虽然她确实给雷老夫人打了借条儿,虽然雷老夫人不屑一顾的又推了回来,可这钱要还,可怎么不能拿白家的钱还。

    一时间俩人儿就僵在这儿了,讲着三百万的卡推来推去,白翎都快把嘴说破了,可乔楚就是死活不收。

    半晌,静默了一阵子,白翎终于开口了,一脸正色的盯着乔楚的眼睛,看的乔楚有点儿心虚。

    “小乔…你不会是爱上那个雷绍霆了吧?”

    “什么?怎么可能?别胡说!”

    乔楚一听这话不禁脸一阵儿的发烧,像是被人说中心事般急忙辩解,在她听起来,这简直是天马行空的事儿,可这表现却又太过不淡定了。

    “你看,你脸都红了,跟我还不说实话?”白翎瞄着乔楚脸上的红晕,心里又笃定了几分,不然她干嘛不收这钱啊?

    “我真没有,我和他之间,不是还钱就能解决问题的,牵扯着太多的事儿,他对我有恩,有一些拿钱是弥补不了。”

    “你都和他…”白翎急了,声儿大的有点儿忘了收。

    “嘘——”

    乔楚手指抵住唇,眼睛扫了扫周围,才又看向白翎。

    “你都和他…那么久了,该还的也早还完了吧?小乔,你干嘛给自己找那么多理由啊?既然喜欢,为什么就不肯承认呢?”

    乔楚心里一沉,喜欢吗?

    从一开始的不平等,注定了她压根儿就不会往那处儿想,从开始的厌恶,到现在的时常想起,她只能说,她并不讨厌他,再因着这种种事件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好像有些东西变成了习惯,突然发现那个男人不在身边儿,会觉得缺少了什么,这叫喜欢吗?

    “他是我的债主,对我也有恩,就这么简单!”乔楚一时理不清头绪,只能选择继续做鸵鸟的说着。

    “你啊你啊,就给自己催眠吧,不管怎么样,喜欢就得努力争取,甭管喜不喜欢,这卡都给你,不喜欢,你就还了债,变成自由身,潇洒走人,喜欢,那么也还了钱,你们从公平的起跑线重新开始,总之,这钱,你必须拿着!”

    说到底,爱与不爱都得看自己,白翎经历过两次失败的恋情,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立场指导乔楚的感情方向了,可是见天儿喜欢看小言的她,没遇上自己的男主,心里却隐约觉得乔楚遇上了,那雷绍霆和小说上的男主写的一点儿没差。

    不过现实终归是现实,哪儿有那么多专情的二世祖,会真的会如书上写的那样,对一个女人那样的专情啊。

    看着白翎态度坚决,乔楚实在无法推脱,这推来推去,甭干别的了,她也知道白翎因为白叔叔的事儿感激她,总需要一个途径来表示谢意,才能觉得踏实点儿。

    “这样吧,卡我收着,一旦你有什么需要,我再给你!”

    乔楚也只能妥协,她了解白翎,既然白翎把钱拿来了,就绝对不是来虚的,她想不答应,这位姐姐就能坐在这儿跟你耗上一天。

    白翎也没再说什么,反正乔楚能收着就行,她的心里也能稍稍觉得舒服点儿。

    正事儿办踏实了,俩人儿也没再提太多的烦心事儿,奔着菜市场一通儿的采购,今儿俩人儿约好了,绝不看菜价儿,想买什么买什么。

    可一通儿逛下来,除了那条鲜鱼三十几算贵的了,拢共花了不到一百块钱,那两大袋子菜,都够吃一个星期的了。

    回到家,奶奶早就把面活好了,乔楚和白翎也洗洗手,跟着在厨房忙乎上了。

    奶奶又问起绍霆来不来,乔楚赶忙解释说他出差了,白翎也一个劲儿的在旁边儿帮腔儿说生意人就这样儿,三五不时的就在天上飞,这才算是搪塞了过去。

    拢共仨人儿,做了四个菜,面条儿也下了锅,不一会儿,一顿饭就张罗完事儿了。

    奶奶还特意煮了一个鸡蛋,放在乔楚脑袋上滚了三滚,据说是能赶走一年的霉运,以前奶奶老家都有这么个讲究。

    刚刚从菜市场出来,白翎又颠儿巴着跑到蛋糕房去买的生日蛋糕。

    插上蜡烛,白翎还特会制造气氛的跑去把窗帘儿都拉了起来,就为了映衬着那点点漂亮的烛火。

    二十根儿蜡烛,火苗儿跳跃着,提醒着自己这生命的年轮又一个新的。

    闭上眼睛,许下愿望,忽然觉得三个愿望,好像不都用似的,原来一直淡薄一切的自己竟然是那么的贪心。

    第一个愿望,希望奶奶身体健康,爸爸能早日出来和几人团聚。

    第二个愿望,希望身边的朋友都过的幸幸福福,开开心心。

    第三个愿望…

    突然,那熟悉的脸又不厌其烦的出现在眼前,扰乱了所有思绪,那双惑人心魄的眼睛就那么看着她,好像在问,你的愿望里有没有我…

    愿…

    愿…

    “蜡烛要灭了!”白翎低呼了一声儿,头一回看到许愿许这么长的。

    乔楚赶紧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又被白翎贼兮兮的追问了半天刚刚许的什么愿,才算是踏实吃上饭了。

    生日大餐吃完,奶奶回房间休息前,还塞给了乔楚一个装着五百块钱的红包,说让乔楚去卖身儿新衣服,算是奶奶给的生日礼物。

    乔楚高高兴兴的收了红包,也没推脱,虽然舍不得乱花钱,可也不想在奶奶面前显得太节省,免得奶奶看着该心疼了。

    反正周一要去试讲,如果顺利,她每个月又可以拿到薪水了。

    没走太远,就是附近的商场转了转,要说买衣服,她还真舍不得在商场买,可能年轻,皮肤还没那么矜贵,在中山别墅满柜子的名牌儿衣服,她觉得穿起来和自己小店儿淘来的也差不多。

    挑来挑去,看到一个短款的洋装连衣裙正好儿因为号码儿不全打折,白色的,款式也很新颖,白翎撺掇着她去试试,还正好儿合身儿,简直就给她做的一样儿,导购小姐也一个劲儿的夸她穿着好看,说这号码儿还真就得身材特别好的人穿,一般人儿穿不进去云云。

    “小乔,这就是给你定做的一样儿,收了收了!”白翎赞叹着。

    “有点儿贵…”

    四百九十九,商场里惯有的鸡贼价格,乔楚还是犹豫,总觉得不值当的。

    白翎凑过来小声儿说,“咱兜儿里有三百万呢,这算神马啊,我做主,买了!”

    大手一挥,就让导购小姐开票儿去了,乔楚看着白翎那假大款的样儿,不禁笑了起来。

    “小乔,还是白色适合你!今儿捡大便宜了!”

    乔楚没怎么着,白翎到是挺高兴,不过她也看得出来,白翎絮絮叨叨一路没完没了的跟个话痨似的,就肯定是心里有事儿。

    “翎子,有什么事儿就说吧,别憋着!”

    这么多年的姐妹儿了,太了解了!

    终于,白翎停了下来,安静了一会儿,对乔楚说,“小乔,我想去看看林涛!”

    说完了,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似的低下头,好像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儿没出息,那样的人渣,还见他干嘛!

    “好啊,我陪你!”

    白翎没想到乔楚二话不说的答应,本来以为还会数落数落她呢,不禁投以感激的眼神。

    “干嘛这么看着我,走吧!”

    乔楚明白,有些事儿,白翎不当面儿问个清楚,心里始终还不愿意完全相信,就像是没有得到最终审判似的,总会对一些事情莫名的抱着幻想。

    整个案件结案迅速,林涛因涉嫌诈骗,情况恶劣,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青春也就这么毁了,可是咎由自取,又怎能怪得了别人?

    可对于白翎想见林涛的事儿,她也不想阻止,见面说清楚,认清楚了林涛的真面目也好。

    白翎一直都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儿,平时看着精明的很,其实是个挺傻的姑娘,尤其在感情上,一旦擦出火花儿,立马儿全情投入,不给自己任何保留,有的时候儿,乔楚挺羡慕白翎这个敢爱敢恨的劲儿的,做什么事儿都不用去顾虑太多,可也正因为这傻劲儿,总是被那些居心叵测的男人所利用。

    再次见到林涛,乔楚都不禁有些不是滋味儿,先甭管他人好坏,单看他剃短的头发,颓废的看起来毫无生气的脸,精神看起来也极度萎靡的从里面儿走出来,就觉得一个人一旦鬼迷心窍儿了,要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

    毕竟不是重刑犯,不会带着手铐脚镣的,可那人走路缓慢的样子,和带着手铐脚镣也差不多。

    直到抬起头来看到白翎时一愣,眼神里蕴含了太多感情,愧疚,悔恨,不甘,无奈,到底是悔恨自己时运不济,还是悔恨自己做的错事,都不得而知,乔楚不想把他想得太好,就像白翎不想把他想的太坏一样。

    那起对讲电话,两边儿都不做声儿,最终还是白翎先开口了。

    “林涛,你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白翎在遇到不敢置信的事儿时总会这么问,就像上一次她问乔楚,陆宇为什么要劈腿一样,她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就是放着好日子不肯过。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从小生在农村,而你生就生在皇城根儿下,你怎么可能懂我生活的苦?你每天和同学一起去和同学聚餐的时候儿,你可知道我是蹲在不到几平米的地下室里啃馒头?你潇洒的跟同学一起去欢乐谷坐无数遍过山车时,我却在街头巷尾贴小广告,让城管追的满街跑,我不往上爬,我怎么办?难道一辈子就啃馒头过日子?”林涛拿握着听筒的手狠狠儿的攥着,手背上的青筋凸起,一道道格外清晰。

    “所以,你就这样对我?接近我骗我爸一辈子的心血?这就是你想改变自己命运的路?”白翎痛楚的眼神,直到现在,还不愿意去相信,还在等着林涛跟她解释,哪怕编一个理由,她都会原谅他。

    “对!我只差那么一步,都是因为她!”林涛猛的一转头,充满怨恨的眼神看向乔楚,像长了刀子般的恶毒。

    乔楚心中骤然一紧,那眼神看起来很是可怕,如果没有那铁窗隔着,他好像要杀了自己一般。

    “林涛,如果没有你的贪心不足,你怎么可能走向今天的地步?你觉得不公平,那么你做的事情,对白翎就公平了?那是白叔叔一辈子的心血,如果你真的骗走了,你预备怎么办?那钱你能花的安心吗?”乔楚迎上那怒瞪着她的目光,毫无畏惧,想起白翎受的委屈,心里就不禁气儿不打一处儿来,她不会像白翎还在想他好的一面,在她面前,林涛一直都是坏的形象。

    白翎拉了拉她的衣袖,氤氲雾气弥漫着那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让人说不出的心疼。

    她和白翎的性子正好儿相反,她对什么事儿都是淡淡的,所以遇到陆宇的事情,自己也很快调节了心态,爱与不爱这会儿都说不清楚了,可毕竟是六年的感情,说放就放下来,其实想想也挺可怕的,有的时候儿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可白翎不同,她是属于别人对她好一份,她便对人家好十分那类的傻姑娘,一旦投入,便不计后果,不留后路的一门心思的扎进去,即便上一次得到了教训,也下了决心绝不能再那样不顾一切了,可事儿到了跟前儿,还是一样,不是不长记性,是太过善良,太容易相信别人,平时什么事儿上都精明的很,就到爱情就蒙圈了。

    “我有什么不安心的?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你不是也为了钱什么都干吗?别当婊子又立牌坊了!”林涛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可后面儿有狱警看着,他也不敢太嚣张,只是说话时咬着牙的样子更显得狠毒。

    乔楚心头一震,她知道林涛对她怨恨的要发了疯了,如果不是她求雷绍霆这层关系在,也许他不会像现在这么惨,也许早就拿着骗来的钱去过潇洒自在的生活了,可听到这样怨毒的话,还是刺到了她的心。

    “林涛,你混蛋!”白翎本来失望,伤心,太多太多的情绪,却唯独没有愤怒,她知道林涛家里条件不好,刚刚他说的那番话,她竟然可以理解,可是他现在竟然说乔楚,她肯定不能不反驳。

    “坐下坐下!”

    声音太大,狱警冷冷的呵斥。

    白翎愤怒的站起身,拉上乔楚,“我们走!林涛,你就在监狱里反省你的错误吧!”

    走出了监狱的大门,白翎刚刚的怒气冲冲的脚步也放缓了,一直强忍着的眼泪流了下来。

    “翎子,别哭了,为这样的人不值得!”

    “小乔,原来我有时会抱怨的生活,有人这么羡慕着…”

    ……

    从监狱出来,两个人的心情都格外的沉重,有对林涛的愤恨之余的同情,又有对这个社会如此不公平的慨叹。

    一时间,两人静默许久。

    溜达到公车站,抬头儿看看路牌儿,好像干什么都没太大兴致。

    “小乔,对不起啊,你过生日,我却给你找这样儿的晦气。”

    “傻丫头,他对我做什么,你都无需向我道歉的,这件事儿,我也一直内疚着呢,要是我早点儿告诉你,可能事情不会这样。”

    “林涛现在是迷失了心智,在他没有找回原来的自己时,还是呆在这儿比较好!”白翎叹了口气,这事儿就这样儿了。

    与其说是恨着林涛,倒不如是恨自己,如此识人不清,连累爸爸,连累乔楚,她真的不知道,如果那天酒店的事儿,如果不是雷绍霆及时出现,乔楚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翎子,事情都过去了,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咱们就忘记过去,开开心心的生活吧!”

    “好!忘记过去,勇往直前!”白翎冲着那空旷的山路大喊了一声儿。

    所有郁结,也似都随着这一声儿喊了出去似的,相视一笑,步伐也轻快了不少。

    一路聊着,俩人儿倒着公车来到了周记甜品。

    乔楚最喜欢喝这儿的红豆汤圆儿,不过地方离两个人住的地方都远,所以虽然喜欢,来的次数也没有很频繁,但是跟形成了一个定式似的,不管谁的生日,或者节日,只要两个人凑一块儿,都要大老远的跑到东郊喝一碗红豆汤圆,汤圆五块钱一碗,可坐车到东郊却得二十五块钱,这算是她们两个比较奢侈的一个活动了。

    红豆汤圆儿刚吃了一会儿,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放在桌子上,打开一看才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小桃打来的。

    刚刚手机调成了静音,忘记调回来,赶紧把电话拨了回去。

    “姐姐啊姐姐!你终于给我回电话了,我已经动用了一切能联系你的方式了,急死我了!”

    小桃接到她的电话一阵儿的如释重负,不禁大声儿的抱怨开了。

    “呃…对不起啊,有急事儿?”乔楚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她清楚打电话找不着人时的焦急,确实挺让人抓狂的。

    “你在哪儿呢?我过去接你吧!”小桃看看时间,已经四点了,还有三个小时准备时间,应该够用吧。

    “我在东郊呢!”

    “神马?”小桃又是一声儿怪叫,心里不禁暗骂姓王的男人,她就说早点儿联系,那位爷死活说没事儿,一切准备就绪,人一接就行,关键人家爷交代完了,自个儿跑了,说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儿要干,神神秘秘的也不说清楚,就把这接人的事儿交给她了。

    不过倒也是,整个前期准备都是川儿爷给折腾的,她还真没帮上什么忙,就安排这么一个接人的活儿她还没给干明白,这不擎等着挨骂呢吗?

    一听人在东郊,小桃立马傻眼,一看表,四点多了,过来还得换衣服化妆,她去接是来不及了。

    “姐姐!听我的,现在立马儿打车回来,我在千秋百货顶层的兰馨会所等你哈!”

    “小桃,什么事儿这么急啊?我和朋友在一块儿呢。”乔楚一头雾水的问道。

    “反正是好事儿,你快来,见面儿了告诉你!叫你朋友一块儿来!对了,男的女的啊?”

    “呃?女…女的…”

    “啊,女的可以,男的不行!”

    小桃态度相当强硬,乔楚瞬间有点儿凌乱,打着车就往市里赶。

    殊不知,那里有个大大的惊喜等着她,还有个美美的梦等着她呢。

    ------题外话------

    亲们,猜猜咱家楚楚有会收到啥惊喜,啥美梦内,许久不见的对手戏就要开始啦!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