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路风驰电掣的往市里赶,就怕小桃那急扯把火儿的小样儿等急了,虽说电话里说的是好事儿,可毕竟让她那急切的语气催促着,让乔楚和白翎都莫名跟着心里提着紧张,恨不得让司机把出租当飞机开了。

    兰馨会所地方还挺隐蔽,七拐八拐的似是从市区又拐回了世外桃源似的,但是这的的确确还是市里呢,四环边儿上有一段儿护城河支出来的河道,本来一直是荒废着的,后来被开发商圈进了商圈儿,拾掇拾掇注上了水,楞是对外宣传是通过疏通神奇的地下河道,引来的七龙潭的山泉水,那把这河水吹的那叫一个神奇,恨不能包治百病了。

    可谁不知道七龙潭离着这儿几十公里呢,可那还真是再一个纬度上的,人家编巴儿的也算是查了点儿资料,而且大家也宁肯信其有了。

    因为在四环兰馨桥附近,所以这儿的大大小小的建筑都跟兰馨挂着点儿边儿,兰馨桥,兰馨河,兰馨会所…

    虽说会所隐蔽,可这一大片都叫兰馨这个,兰馨那个,奔着这儿扎过来准没错儿。

    会所建在一个人工湖上,四面环水,只有一面儿连着一座浮桥,是那种战争时用的那种栈道浮桥,到了晚上,这桥就会收起来,整个会所就真真儿的是与世隔绝了。

    好在这师傅算是个见多识广的,没用打听路,还真就找来了,越往里开,人越少,豪车开始增多,这前前后后就经过了十几家大大小小的会所,明显的又是奢华的富人区。

    小桃现在跟着川爷基本都出入这种场合,她是属于及时行乐型儿的人,有钱就花,从不想明儿的事儿,所以,花着王川的钱时也显得相当坦然。

    “这小桃儿还真是挺想得开的!”白翎看着身边儿穿梭来去的各式各样儿的跑车,不禁发出啧啧声儿。

    “哎,那小丫头啊,轴着呢,其实心里也苦,就是不往外说呗!”

    别人不了解的可能就觉得小桃是那种秋后的蚊子,好不容易叮住了一个有钱人,肯定是猛吸血不撒嘴的那种,可乔楚知道,小桃那一天说起王川那兴奋劲儿,要说一开始是钱的事儿,可后来真不是了,除了出门儿消费,她还真就是个特别贤惠的小媳妇儿,把王川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小桃住的房子她去看过,就那用心劲儿,绝对不是钱趋势的,钱没有那么大的威力。

    乔楚开始也问过她,说这么花下去也不是事儿,毕竟不是自己的钱,这么花着也不踏实啊。

    小桃也苦笑的说,“姐,我喜欢他,我要不可劲儿花他的钱,他早就不要我了!他除了钱,还能给我什么啊。”

    可不是嘛,小桃之所以现在还留在王川身边儿,一个是两人在某一方面肯定是相互吸引的,再一个就是小桃表现的特别明白,就喜欢爷的钱,那么王川最不缺的就是钱,自然是心里不会有任何负担的和小桃在一起了,各取所需,很公平。

    其实花钱,也有花累的时候儿,乔楚看得出,小桃有时候儿是硬逼着自己作事儿,折腾着,逼着自个儿在那儿花钱呢。

    白翎听了乔楚的话,也凝重点了点头,生活太过现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对人言说的苦,自己又何尝不是?今天通过和林涛的谈话,她现在对生活真的挺知足的,这会儿就是觉得有点儿酸酸,涩涩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车停在了码头,那儿已经停着几辆豪车了,自打上回那位爷张罗让她学车,晚上就扔给她ipad让她选车,威逼利诱的让她从那汽车网站上从最高价的车往下看,看中哪个买哪个,眼睛都快看花了,车也没选出来,也就暂时作罢了,倒是被这么一熏,也认识点儿豪车,不算是车盲了。

    挨着码头那儿停着的一辆白色gtr,看着挺眼熟,一看车牌儿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安志文的车,他也在这儿?

    下了车,天已经擦黑儿了,河上的吊桥按点已经收起来,现在要过去,只能划船了。

    码头离中心小岛也没多少距离,这边儿上船,都看到会所门口儿冲着她们俩招着手儿,连蹦带跳的小桃了。

    夕阳斜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泛着微红的光,今儿天气不错,到了晚上都没有起风,看看这水光山色,还真是心情不错。

    “哎呦,姐姐啊,等的我好苦啊!”上了岸,小桃儿就奔了过来,苦大仇深的小模样儿哀嚎着,“可算是把亲人盼来了!”

    小桃一身儿桃粉色的小洋装礼服,将那小身材勾勒的曲线优美,头发松松的盘了起来,比本身的年龄看起来稍稍呈现出了成熟的妩媚,可是素白的小脸儿上是一点儿妆都没有化,就刷了个层睫毛膏,点个睛就齐活了,整个人看起来都特别的清爽俊俏。

    这夸张的表演手法儿着实逗笑了乔楚和白翎,三人儿嘻嘻哈哈的往里走。

    进门儿一拐,被小桃神神秘秘的带进了房间。

    “小桃儿,到底什么事儿啊,这么大阵势?”

    显然小桃一身儿盛装,看来不是什么宴会,就是什么趴,总之一想到这个,乔楚心里就本能的打怵。

    “你甭管了,先换衣服,翎子姐,也挑一套!”小桃虽然第一次见到白翎,却一点儿不见外,叫的也特别亲切。

    引领着他们到了衣架子前,里面儿挂着五六套礼服,个个儿没摘吊牌儿。

    心想着,化妆师来不及了,不过俩人儿都是绝色美人儿,不化妆也绝不逊色那些明星模特儿,也就省了一道程序了。

    “到底什么事儿啊?”乔楚忍不住又问。

    “带你们俩相亲去!”

    “什么?”

    “什么?”

    俩人儿同时惊叫,一脸愕然。

    “哈哈哈…瞅把你们吓的,我要是带着你相亲去,还不得有人儿千里追杀我啊,我还想多活两年呢。”小桃笑的灿烂,话却是实话,笑的深意十足。

    拗不过小桃,也只能是上了贼船也认了。

    好在白翎和乔楚的身材差不多,两个人的衣服都经常互相换着穿,虽说准备的礼服都是按着乔楚的尺寸,白翎穿着也刚刚好。

    穿戴整齐,三个鲜艳夺目的女人走了出去,因为一众服务人员在行礼间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兰馨会所接待的千金名媛不少,可敢这么素着颜来,还能这么美的真没见过,这是真正的美女才会有的自信。

    兰馨会所整个风格是以玛雅文化为基调的,墙壁上,灯柱上,都刻画着玛雅的图腾文字,装潢色调也以明快亮丽的颜色交错,看起来特别有异域风情。

    走到门口儿,服务生过来,给乔楚戴上了一不出话来,只是透过晶莹斑斓的泪珠儿,看着都变成七彩模糊的带着笑容的众人。

    几个人推出了六层的蛋糕,蛋糕小桃现在花着川爷的钱行如流水,可终归是太贵重了。

    “好琴也得配对了人,不然就是一块废木头了,姐,你就别客气了,你喜欢啊,我们就开心了!”小桃眼睛笑成弯月状,转头儿看着王川使了使眼色。

    “说的没错儿!”王川从旁附和,“这样儿吧,让咱们的寿星给大家献唱一曲!怎么样?”

    王川向来会玩儿,这么一说,大家自然是响应的鼓起掌来。

    此刻的乔楚一点儿都没有拘谨了,太过开心,已经褪去身上所有的保护色,此刻她开心的像个孩子,欣然的点头,拿起琵琶,坐在了舞台的中央。

    众人也都落座,等待着静静聆听着美妙的音乐。

    灯光渐暗,只有一道灯柱打在乔楚的身上,看起来整个人身上都似沐浴着圣洁的光芒,如九天的仙女降世一般。

    修长的手指,琴弦上一波,瞬间那清冽悠远的弦音便传达至每个人的耳朵,瞬间让心都跟着宁静下来。

    慢慢的阖上眼睛,思绪跟着琴音,飘荡着将她带回了第一次在御谭府的拍卖会上时弹琵琶的场景。

    那天并不知道有一道强烈注视着她的目光,这会儿却像是见过了一般的异常清晰。

    深邃且邪魅的目光就那样专注的看着她,看着她,竟然让她从中捕捉到了一丝温柔。

    那这几天一直在脑海里游走的身影,尤其这双眼神最为让她心乱如麻,越不想,他便越执着的出现。

    许是月色太美,许是这样的气氛下,无法再披上那身保护色。

    此刻,竟有一种冲动,想再看到那深邃的如幽潭的目光,在远处注视着她,想着被那样的眼睛注视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姑且就以为他在那里吧,反正藏在心里的东西,是谁也看不到的,不是吗?

    琴音悠悠,与那份由浅转浓,由模糊转清晰的思绪纠缠飘飞,眼波流转,樱唇轻启,如三月溪水潺潺的柔美声线随着旋律而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

    星眸如有水波般氤氲朦胧,那美妙的声线如天籁之音,空灵悠远,仿佛要传达给远方的某个人,倾诉着心底里那份从未示人的悸动。

    另一端,高大帅气的男人轻靠在沙发上,手边一杯伏特加,指尖的烟雾袅袅飘飞,轻烟薄雾间,那精雕细琢的绝美线条,勾勒出那颠倒众生的脸庞,更凭添几分邪魅,透过屏幕看着那个圣洁如幽兰般的女人,眼眸里尽是柔光倾泻,欣慰中又带着难以掩盖的渴望,性感的唇,抿成一条微扬的弧度,似是有什么东西灌注到心里,暖到他的四肢百骸。

    子衿…

    幸好,他读过《诗经》…

    陈君手里拿着ipad,极其干练的走了进来,扫了一眼笔电上正在进行的现场直播,那个怀抱琵琶的女人,牵动着眼前这个男人的所有目光,那份专注,只有看向乔楚才有。

    看着因为这几天忙的不可开交的雷绍霆,一边儿要面对媒体,一边儿要在股市大跌的形势下力挽狂澜,如此铁人此刻也显示了丝丝疲惫,亦或是只有看到那个女人时,才会让他紧绷的神经稍稍松一松。

    可,工作总要继续!

    “总裁,海外的几个负责人已经连线成功,八点可以准时开始视频会议!”

    “嗯!”

    柔和的眸光一敛,迅速恢复了严肃冷峻,这是他面对工作时惯有的表情,抬手将搭在笔电的屏幕上刚要合上,顿了顿,又展开,将声音关掉。

    “既然准备好,就提前开始吧!”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狂欢的朋友个个儿或多或少的喝的都有点儿上听,尤其是寿星老儿乔楚,今儿也不怎么的,好似没见喝多少酒,但是这会儿已经小脸儿绯红着,走路有点儿晃荡了,可依旧满面笑意的和大家推杯换盏。

    “小桃,谢谢你,谢谢!…来,喝酒,喝酒!你这哪儿是酒啊?”

    “姐,你有点儿高,来喝杯醒酒的!”

    “我没醉,真的!”

    乔楚回答的特别认真,笑的也特别灿烂。

    可也确实高了,连小桃儿递过来的那杯是什么酒都没看,就接了过去,小脸酡红着,又找别人儿敬酒去了,

    “大伟,你有没有…和小桃他们一起串通啊?你还真会…保密,上次都没听你说…”

    从小桃儿那儿道了谢,又跑来敬龚奇伟,从上次他的多加照顾,乔楚现在也就不见外的这么称呼着了,显然对于这种不见外,龚奇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回以微笑,和她碰着杯,道着生日快乐。

    乔楚没想到,离开了那个男人,这些人竟然还可以和她做朋友,不管算不算朋友吧,也许就是因着小桃和自己要好儿的关系,连带着把这一大班人都带了过来,反正怎么说心里都觉得暖暖的。

    高兴,真的高兴,应该很高兴才对!

    “翎子,我今天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可…可是,他…咳咳…没…不对,我还是很开心的…真的。”

    “小乔,来再喝,再喝!”

    白翎捧着酒杯,醉意正浓,费劲儿竖着耳朵,想听乔楚说着什么,最终那断断续续连不到一块儿的话,她也没听明白,只是张罗着喝酒,除了乔楚生日,她感到高兴,还有就是心里压着的那块儿石头,好像能用酒精舒缓一下儿的感觉。

    看着那边儿乔楚喝的高兴,小桃儿不禁道。

    “他谢小爷还来不及呢,你看你看,电话来了吧!”王川笑的那叫一个欢场,想想这事儿办的如此圆满,心里越想越得瑟。

    雷三爷交代了这么一通儿,他可是全力以赴的给设计安排的,尤其还加了点儿料,回头儿一定得去要额外好处去。

    电话一接,那边儿就跟吃了火药似的炸了庙儿了。

    “王川!谁他妈让你丫把视频切断的?”

    雷绍霆疯了似的喊着,他正看着那妞儿没看够呢,突然视频就黑了,不毛了才怪,抄起电话,会议暂停,出来骂人了!

    “三爷,这么急躁?你丫不会跟那边儿自个儿…呃…解决呢吧?”

    王川贼兮兮的笑着,因着旁边儿还有小桃在,多少的收敛了点儿,将‘撸管儿’换成了文明用语,不过大家一样儿心知肚明!

    “滚犊子!你丫赶紧把视频接上!”

    “三爷,真不好意思,我这儿资金紧缺,信号儿只能传输到这儿了,接下来的节目,要么您亲自来,要么我回头详细跟您汇报!”

    王川对于雷三爷的威胁不以为然,他这做哥们儿的都给他想到这份儿上了,真不容易了,丫的还骂人,太不文明了!

    “你丫给我看着点儿,别让她喝酒!”雷绍霆顿了顿,回头儿看向办公室电视墙上,几个屏幕上的股东都翻着眼皮,转着笔,等着他这个新任总裁呢。

    “晚了,已经喝了,这会儿还挺高…哎呦,不跟你说了,乔楚好像摔了!”那一头儿的川爷笑的极其恶劣,好不容易找到折腾雷三爷的事儿,他绝对不怕麻烦,乐此不疲。

    啪——

    电话挂断!

    雷三爷彻底毛了!

    他加班加点儿的就是想将所有进程都提前完成,半个月,太久了…

    没有人知道雷三爷是因为啥事儿,突然就扔下一众负责人在视频上直木瞪眼的看着这大总裁绝尘而去了。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众人,也不敢关视频,只能傻傻的在视频跟前儿等着,直到总裁身边儿这个无所不能的行政总监陈君小姐过来宣布,会议推迟到明天上午进行,几个人才诧异的关上了视频,散会!

    不过也不错,今儿算是能休息休息,这几天确实被这个可以称作‘工作机器’的雷三少折腾惨了。

    没白天没黑夜的开会,部署,一道道命令下达,一道比一道紧迫。

    这哪儿是上班啊,分明就是把他们当特种部队训练呢,倒是听说过人家三爷是从特种部队出来的,可是平日里示人的形象一直都是悠哉的二世祖形象,一天好像也没什么正事儿,除了吃喝玩乐,好像还真没见过他回国后有什么大的动作。

    虽然雷三爷上来的就职演说说的很是精彩,可真正投入工作,人们心里也不禁的犯嘀咕,怕只怕是雷声大雨点儿小,也许还不如那雷家的二少爷呢,虽然没有大的飞跃,却也能稳步维持。

    可如今真见识到了雷三爷的雷厉风行,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能拿来当四十八小时用,连轴儿转的生活让他们都快有点儿吃不消了。

    要说人家老板自个儿吃喝享受,只给下面儿的人分配繁重的工作,自然久而久之就有人不服了,可是人家这位爷,那绝对的精力充沛,该他做的决策,看的资料,签署的文件,每一项都做的十分精准出色,每日例会的大小内容,事无巨细,只有他们忽视的,没有这位爷说不出的。

    有人怀疑雷三爷的脑袋不是人脑袋,俨然就是一个高速运转的计算机,进入d&k几乎没有用过多时间的适应,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更是将工作节奏带入了一个新的台阶。

    可今儿,是什么事儿,让这工作至上的雷三爷就这么撂挑子走人了呢?

    另一头儿,一身黑衣黑裤的俊逸男子在月朗星稀下,踏着夜色到了兰馨会所。

    没有彪悍拉风的座驾,只有只身前来,第一次坐了出租车的男人微眯的眸子显出了几分不自在,可很快便又被焦急的神色掩盖,三步并作两步的奔着码头而去。

    “王川儿,她怎么样?”打了电话,将王川招到了后门儿,浓眉紧皱着,眉宇间全是担心和忧虑。

    “哎…”王川一脸凝重,摇了摇头,偷瞄了一眼雷三爷那有点儿僵的脸,心里都快笑翻了,憋着,硬憋着,“我带你去看看!”

    顺着后门儿直接上二楼,神不知鬼不觉的两人就进了二楼的最深处的总统套房。

    雷绍霆焦急的恨不得踹门儿进去了,还是被王川拉住了,“三爷,咱能文明点儿不?”

    “滚丫的!”

    推门儿,疾步奔到床边儿,那平躺在床上的女人,微微的扭动着身体,那曼妙的曲线呈现着一道道绝美的弧,月光透过窗子倾洒在她的身上,那长长的发铺散在枕边,白皙的脸有点儿微红,嘴角噙着一抹浅笑,似睡美人一般,急切的等待着王子将她吻醒。

    嗓子眼儿一阵儿干涩,喉结滚动,身上难掩的燥热,因为这几天没见而更显得有点儿无法控制,可还是压住那**,仔细的上下检查着,不像受伤的样子,心里一下儿明白了什么。

    犀利的眸子跟两把刀似的,朝着门口儿站着的王川砍了过去。

    “放心,你想说啥就说,她醒不了!”

    “…操,你什么意思?”雷绍霆顿了顿,突然眉头一耸,太了解这哥们儿的道儿了,不会…

    “放心,那药一点儿副作用没有,而且会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王川眯着眼儿,撇示拉嘴的看着自己今儿的杰作,挺美。

    “操!你丫***敢给她下药?”

    就觉得这妞儿再喝多了,也不至于他那么大力的推门儿进来,都不醒吧?还真跟自己猜测的一样儿。

    “别得了便宜卖乖啊!小爷这大费周章,还不都是怕你憋出个好歹来?”

    “用不着你瞎操心!”

    雷绍霆皱着眉,虽然心里也想这妞儿,可是一听王川给她下了药,还是掩不住心疼的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那柔软的发。

    可是,他确实挺感谢王川,自己一门心思想把那些棘手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再来找她,可是,王川这么一出儿,却让他明白了,他真的忍不了!

    “靠!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就让你丫自个儿撸死算了!切!”

    “操你大爷的,滚蛋!”

    “我没大爷…”

    那无辜外加没眼力的劲儿让雷绍霆火儿腾腾往上冒,连打带踹的将王川给哄了出去。

    咣当,大门儿一关,王川无辜外加委屈的摸了摸鼻子,果然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他这可完全是为了雷三爷的性福生活着想,啥事儿憋着,这事儿不能憋着啊。

    有枪不放,影响健康啊!

    转身儿再回到床边时,那床上的玉一般的小人儿睁开了眼睛,看不出酒醉的混沌,清澈水亮的眸子异常的清明,只是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媚丝如勾似的,一眨一眨的勾着他腹下那团本就要喷发的火。

    搬来仰躺着的她,这会儿胳膊撑起小脑袋,侧着身子,墨发倾泻,嘴角噙着一抹娇憨的笑意,柔柔的声音,似软糯的蜜糖,香甜至极。

    “绍霆,你回来了…”

    ------题外话------

    嘿嘿,三爷和楚楚中间见着面儿了,可是见是见着了,显然这事儿吧…是楚楚着了道儿了,谁的道儿?川儿爷呗,这会儿川儿爷肯定是抱着小桃跟哪个犄角旮旯儿偷笑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