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要听生日歌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宝贝,生日快乐!”

    男人随即吻上那柔柔软软的发丝,那淡淡的馨香是只属于他的美好,不禁又将怀里的小身体往里圈了圈,即便是那丝滑的脊背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却还嫌不够似的,想要更近,更紧,怎么都不愿放开。

    那深深浅浅的吻,惹得本来昏昏欲睡的乔楚动了动,翻过身儿来,小脑袋钻进那股炙热的散发着男人独有的魅惑气息里,贪婪的吮吸着,满足的勾起樱唇。

    压根儿没睁开眼睛,只凭着这让她熟悉且贪恋的气息,便忍不住撒起了娇,反正也是在梦境,难得这位爷如此温柔,她就趁机好好儿欺负个够本儿,过过干瘾吧。

    “生日歌呢?”

    “什么?”

    某少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音调儿都长了几个分贝。

    这妞儿还真会折腾他,生日歌,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没唱过歌儿。

    对于雷家三少如此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男人,唱歌是否跑调儿的事儿,始终是个迷。

    别人无法探知,也没人儿敢去探知,即便是很多人都很好奇,都想听听那深沉磁性的声线唱歌会是怎样的动听。

    “生日歌啊,我过生日,你还没唱生日歌呢。”

    乔楚嘟囔着,理所当然的语气,懒洋洋的在嘴里含着说道,生日礼物没带,生日歌总要唱的吧。

    某少满脸黑线,他活了二十多年了,起码儿在他所有记忆里,这样的要求绝对都是被义正言辞的拒绝的,就算是最疼爱他的爷爷奶奶,再三强烈的要求下,他都没有开这金口。

    “小东西,快睡觉!”

    低噶的声线,带着三分严厉,七分别扭。

    让他唱歌…瀑布汗都下来了,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张这嘴。

    “…你…唱歌跑调啊?”

    乔楚睡意渐浓,却还是眯着眼儿,一点儿面子不给的问的很直接。

    她是没听过男人唱歌儿,哪怕闲来无事儿,或者心情不错的时候儿,连哼唱都没有过,因为这是她经常会有的习惯,所以自然而然的觉得一般人都会没事儿哼唱着小曲儿干活儿。

    不唱,是不好意思,还是压根儿唱歌儿跑调儿?

    高高在上的雷三少要是真的唱歌儿跑调儿,她还真要在心里乐翻了,对于小乔姑娘是l大艺术系这一点来说,终于找到一个自己比他强的地方儿了,不偷着乐才怪呢。

    被那小妞儿一问,男人的脸不禁一阵儿踌躇,被下了药的小妞儿胆子果然大了,这是她清醒时都不可能跟他说的话,这会儿倒是说的顺溜儿,什么都往外招呼。

    搭在他腰上的小手儿,在他那紧致的腰线上一下下儿的画圈圈儿,小脑袋也往他的怀里拱了拱,拱出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眯着眼儿,懒懒的躺在那坚实有力的肩膀上笑的惬意。

    “没事儿,我不笑话你,唱吧…我闭着眼听着,不看你,省得你紧张!”

    乔楚特别善解人意的说着,心里特别想听听这位爷唱歌是什么样儿。

    某少是有好气又好笑,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妞儿骨子里也很具备恶质潜质呢,这一句一句的弄得他还真是有点儿没辙。

    可是,唱歌…

    真不行!

    想想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抱着这软软的小身体,不干别的,跟这儿唱生日快乐歌儿,那真是要多傻有多傻,关键…他不会唱!

    “乖,睡着了我给你唱!”

    这妞儿上一句还说话,下一句呼吸轻浅的,眼瞅着是马上就要睡着了,显然男人哄着骗着,就是想蒙混过关。

    睡着了再给她唱?

    耍呢?谁睡着还能听得见啊?

    再说了,她不是本来就睡着呢嘛?

    “骗人…骗人你…当我傻呢…”

    早就和周公见了面儿的乔楚,依旧不依不饶的哼唧着,自个儿迷迷瞪瞪的也不知道是坚持啥呢,就是机械性的在那儿耍着赖。

    “妞儿啊,再不睡可睡不成了啊?”

    威胁的磨着牙,俨然一副怪兽看见小猎物时的危险表情,那嘤嘤咛咛的小声儿,软软糯糯的,还真是让他心里痒痒的直蹿火儿。

    xxsy…。

    男人倒吸一口冷气,嗓子眼儿发干,深邃的眸子泛着猩红的光芒,眼前的小猎物简直让他快要发疯了。

    他的小女人还真是敢!

    明知道她这会儿是意识涣散的境况,却也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如此…不知死活。

    正在云里雾里飘忽儿的乔楚,压根儿就没看着男人那炙热的眼神,依旧我行我素,跟自个儿那频道单独运转着呢。

    “…不行了,吃不下了,太饱了…太…太多了…”

    已经完全进入梦境的乔楚已经忘记了生日歌儿的事儿了,只是抽抽着小脸儿推拒着,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显示自己已经饱了的意思。

    那可爱的小模样儿,特别招人儿稀罕,红扑扑的小脸儿上满是真挚。

    边推却着边嘀咕,此刻的乔楚的世界已经画面一转,整个儿又回到了生日会上的场景,白翎一通儿的给她拿吃的,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的,让她看着都眼晕了。

    总之,药劲儿很大,情况很混乱!

    噗——

    某少听了这一句话,都要吐血了!

    这妞儿天生就是为了来折磨他的吧…

    “妞儿,乖…”

    邪恶的本质展露无疑,磁性声线带着蛊惑的意思,一步步引诱小白兔儿往圈儿里跳。

    “真的不行了…”

    乔楚摇着头,手指头动了动,最终放弃一般,歪过头儿去又扎进男人的怀里,跟没事儿人似的又要睡过去的趋势。

    哪儿跟哪儿啊,这妞儿把他的**豁楞开了,自个儿到是倒头儿接茬儿睡去了。

    忒不人道了!

    “你还真会磨人啊!”

    说的有点儿咬牙切齿,要不是不想留下明显的痕迹,真想在她那软乎乎儿的小肉儿上狠狠儿的咬上一口。

    “…你吃吧,我真的不吃了…”

    呦呵,这妞儿还懂谦让呢,关键这也不是谦让的事儿啊!

    把小爷折腾起来了,自个儿就想睡觉?

    “妖儿啊,你惹的火,不许逃避责任!”

    粗噶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野兽蓄势待发的浓重喘息,一点儿也不给她慢热的机会,一下儿那紧闭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个缝儿,这已经是疲惫兼药性全数袭来时眼睛能张开的最大程度了。

    可还是看见男人那威武雄壮的身子,那熟悉的轮廓在眼前慢慢清晰,还是本能的咽了咽口水。

    “…你要。你要干嘛啊…不行了,真的…”那语气真挚的不行,眼神迷乱间尽是慌张。

    这男人的眼神太过危险,即便是眼睛没完全睁开,头脑还半睡半醒,但依旧能想象那位爷恶劣的本质。

    “傻妞儿,放心,坏不了。”

    坏笑着,擒住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儿,瞬间席卷了那檀口中左右的空气,一点儿也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那唇与唇来回碾磨着,火热的勾缠着,方寸间,你追我赶的纠缠着,迷醉忘我,彼此抢夺着那仅有的死死气息。

    乔楚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睁大了那无辜又带着斯斯晶莹的大眼“…。我真的…绍霆。”

    话也说不利索了,嗓子嘶嘶哑哑的带着柔弱不堪的气息,啜着气儿,讨着饶。

    眼角挂着晶莹,在那震颤的睫毛上闪着水晶般的光亮,小嘴儿紧咬着,小样儿看起来诱惑至极。

    俏丽的眉微微蹙着,好似强压身体里的躁动,纠结着,斗争着。

    那忽忽悠悠要飞上天的感觉,让她有点儿无所适从。

    矛盾着,左右是个‘死’,到底要哪种死法儿。

    某少一听这话,心里泛起一丝儿心疼,几天积压下来的**一朝释放,自然有些无法自控,他的妞儿…确实难为她了。

    “乖,宝贝,我知道,我都知道…”

    哄着,宠着,安慰着,还是心软了,自个儿这点子火终究是敌不过对她的心疼。

    想着又要过很久才能再抱着这个妞儿腻歪,心里就不禁烦躁,那劲头儿就有点儿收不住,心心念念的就是狠狠儿的要她,恨不能想把未来的日子的本儿都先做出来似的。

    东方泛起鱼肚儿白,女人早已虚脱般的软在男人的怀里,起伏的脊背方能看得出她还在呼吸着,那轻轻浅浅的气息打在男人炙热未退的肌肤上,圈在一起的两个人看起来格外安宁。

    雷绍霆俯下头,在那发她怕过什么啊,还记得上学的时候儿,不知道哪个恶作剧的人,放在她抽屉里一条小青蛇,她不但没吓着,还拿起来玩儿呢,这么大胆儿的人会怕小强?

    有点儿摸不清楚头脑,可知道她没事儿就行了,又拨通了小桃的电话。

    “姐啊,你洗个澡下楼吧,我等着你吃早餐呢哈!”

    小桃儿还在,瞬间心里踏实了,答应完便挂了电话,起身儿脱衣服,进了浴室。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皮肤光滑白皙,神马痕迹都木有,脸不禁红了又红,怎么将一场春梦当真了呢。

    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儿斯德哥尔摩症的趋势,怎么就让那位爷霸着两个月,变得自个儿都患得患失的出现幻觉呢,甚至连梦里都是他的影子。

    气场真是太强大了!

    简单的洗了个澡,自己儿的衣服和东西都爱这个房间,想来是小桃送她到房间的,东西也都给她拿过来了,平时大大咧咧的小桃,难得如此细心。

    收拾好东西,换上自己的衣服,下了楼,一楼靠左的露台是个阳光房,小桃正坐在窗边儿喝着东西,见她下来急忙招手儿。

    这兰馨会馆是管家式管理,整体感觉像是一个大house似的,比较温馨的感觉。

    昨晚这儿的狂欢聚会,早就收拾妥当,原来的异域风情的红红绿绿的装饰也都显露出来,又是另一种味道。

    冲了澡,身上的酸痛感觉减轻了不少,笑着,坐到小桃对面儿,自在的伸了个懒腰。

    “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是你起的晚吧姐姐,你看看都几点了?”

    “啊?十点了?我手机上怎么显示才八点啊?”乔楚低低的惊呼一声儿,诧异的摆弄着手机。

    “谁知道你的爪儿机抽什么风了?”

    小桃儿嘻嘻的笑着,脑袋里转了转,不禁心里对那个冷眉冷眼儿的雷三少又有点儿刮目相看,没想到丫还是个挺会体贴的人儿。

    这姐姐真是幸福啊!

    “他们呢?”

    乔楚也没再纠结着手机的事儿,放到一边儿,环顾了一下儿外面儿问道。

    “乔楚小姐,跟您汇报一下儿,您的所有亲朋好友,今儿一早的飞机,川儿爷都给一起儿的打包后送往机场,各飞各地儿了,翎子姐昨晚儿有点儿高,让安子同学给送回去的,剩下川儿爷,大伟他们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汇报完毕!”

    小桃儿一本正经的翻看着菜单,一副精明能干的小秘书形象,逐一汇报着,惹得乔楚不禁扑哧儿笑了出来。

    不顾想到安子昨天晚上一通儿折腾,小桃还是挺佩服的,先是去接雷绍霆,结果大老远赶过去,本来是都设计好的,结果谁知道人家雷三爷这么急性子啊,竟然能毫无理由撂挑子走人,扑了个空,再折回来,宴会都快进行到尾声了,屁股没坐热,酒还没沾边儿呢,就散了,本来大部队都安排好了在兰馨会所住,可白翎偏说得回家,喝大了的川儿爷便本着啥事儿都可以这一个人儿霍霍的原则,又抓了安子的壮丁儿,把白翎送回去了,同样好酒的安志文儿昨儿晚上最辛苦,这要是到三少那儿讨赏,她得公平公正公开的多夸夸安志文这次的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

    “嗯,就你一个好孩子,还在这儿等着我睡到这点儿了!”

    “那是,咱这是什么关系啊,再说你那一大堆的礼物,我不得连人带东西的给你安全送回家啊?不然我怎么跟那位爷交代啊!”

    “谁啊?”

    “呃…川儿爷!”

    小桃说的理所当然,一向喜欢早晨喝咖啡的她,这会儿搂着一杯牛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姐,我看你今儿气色不错啊!”左右打量着乔楚,眉梢眼角儿都带着别有深意的笑意。

    “少来,损我呢?喝酒喝的我一早起来浑身疼!以后真不能这么喝了!”

    乔楚撇了撇嘴,还不忘左右摇摆了一下儿脖子活动着,只听得那脖子嘎巴嘎巴的响。

    “可别介,这酒嘛…可是好东西,开心的时候儿要得,不开心的时候儿更是要得!”

    “那昨儿怎么没见你喝啊?今儿一早儿又喝上牛奶了,还真成小媳妇儿啦?懂的养生了?”乔楚忍不住揶揄。

    “…我不喝酒那是要统领大局,川爷那种一杯倒的,还能指望他啊?”

    “嗯…还真是难为小桃同志了…我代表组织对你表示严重感谢!”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乐呵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宿醉,这一起来是胃口大开,看着什么都香。

    可看看一样大快朵颐的小桃,又觉得不是宿醉的原因,人家没喝酒的也吃的不少。

    吃饱喝足,一堆礼物都搬上车,刚看到那车的时候儿,乔楚都不禁对小桃投去佩服的目光。

    火红色的q7,开到接上绝对飒,可是对于小桃这娇小的个子,还真是很难看出,能驾驭如此大的东西。

    都说男人喜欢跑车,那种在路上飚飞,新鲜,刺激,与时间赛跑的感觉,而女人喜欢越野,粗矿,包容,安全,就如女人心中渴望的男人形象一样。

    坐上副驾驶,忽然警觉的问了一句,“小桃,你有驾照吗?”

    “没有!”

    “没有怎么开车上路啊?”

    “怎么不能上路了?用脚上路被,一脚油儿机出去啦!”小桃不以为然,压根儿没把乔楚那担忧的神色往心里去。

    乔楚一个哆嗦,这…抬手绑紧了安全带,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儿就没有人是稳稳当当儿开车的主儿,咋都这么胆儿肥呢?

    不靠谱儿,严重的不靠谱儿!

    “我能拒绝坐你的车吗?”脸部抽搐着,正色的问道,因为她还想多活两年呢。

    “哈哈哈…姐啊,你太可爱了,我能没驾照吗?看看这是什么?”

    小蓝本儿在眼前晃荡着,乔楚还真接过去认真的看了一遍,才算放了点儿心,可这丫头什么是时候儿学会的开车啊。

    引擎发动,一脚油门儿出去,小桃开的那叫一个美,这是她家川爷给买的,现在她是正式荣升情妇最高级别,只要不要爱情,要啥给啥的地步,这事儿吧细想,糊里糊涂的过日子,其实也能挺舒坦的。

    天窗儿掀开,秋日艳阳照了进来,不起风的天儿,即便是秋天的太阳也照的人身上一阵阵儿的暖和,那热度,可以把心头所有的阴霾都扫的一干二净。

    “别说,你还挺行的,开车我是学不会了!”

    乔楚两手一摊,想象那位爷那会儿逼着她学车,她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不过好在现在也不用学了,一切都过去了。

    她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解释,或者去问个究竟,一切问题,人的,钱的,好像就从那天以后画了一个分水岭,她与他之间就好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任何事儿似的,既然人家雷家人都没来追债,秦子珊也没来找麻烦,想来她是不是也不用多此一举的非得想着要把这事儿弄明白了。

    自个儿本来也就是一个花钱买来的物件儿,扔回原厂和扔到垃圾场,显然是一样的结果,人不用见了,还是拼命赚钱,存钱,免得有一天雷家人突然来要债,自己一分钱拿不出。

    “我也没学过!”

    “那你驾照哪儿来的?”

    “有我们家川儿爷呢,一个小小驾照,分分钟搞定!”

    “什么?你不叫小桃,你是马露莎吧?”

    “啥意思?”

    “马露莎…手呗!”

    “艾玛,姐啊,没看出来,你也挺逗的嘛,我跟你说哈,开始吧,我也有点儿肝儿颤,可后来川儿爷说就当碰碰车开,我就放开胆子了,这就在个心态,我这没上过驾校的不照样儿开的挺六儿的?”小桃美不兹儿的说着,一个手悠哉的把着方向盘,一副老司机的架势。

    乔楚可是一身冷汗,彻底上了贼船了,碰碰车,亏王川想得出来。

    “那…你慢点儿开哈!我不着急…”

    “放心吧姐,我在家拖拉机都开过,可比这难开多了,这自动挡的,把好方向盘,油门儿刹车,油门儿刹车,只要这个别弄混了,真跟碰碰车儿没两样儿!”看着乔楚还是一脸信不着的样儿,随手点开了音乐,悠扬的曲调飘了出来,“听听音乐,让你放松一下儿!”

    “拖…拖拉机?那个…是一会儿事儿嘛?”

    乔楚都一脸菜色了,不过小桃开车倒还算是稳当,左右也下不去了,只能玩儿了命的支持这种二把刀的司机了。

    十点多吃的早饭,而且还吃的不少,算是早午饭连一块儿儿了,小桃直接给乔楚送到了念桐民乐培训中心,今儿下午她要试讲一节课。

    拎着那把紫檀琵琶,就似有一股子莫名的力量似的,让她本来有点儿紧张的情绪踏实了不少。

    一对一的课程,学生已经等在教室里了,十来岁的一个小姑娘,长的挺有灵气,乔楚过去微笑的自我介绍,三五句两个人就熟悉了。

    这会儿,门被推开,一位老人走了过来,花白的头发,看起来年纪不小了,可是目光依然犀利精明,一身纯版复古中山装,步伐稳健,气度不凡。

    乔楚急忙起身行礼,想来,这位就是过来听课的艺术指导老师。

    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矍铄的目光却落在了她手中的琵琶上。

    “这琵琶…很眼熟!”

    ------题外话------

    xxsy处的完整版,加群要吧!我无力了…群号:290249647敲门砖:任意角色名。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