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通缉令,女人别跑 > 一百二十九章 她残留的味道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琵琶…很眼熟!”

    “您认识这琵琶?”

    乔楚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小桃虽然送给她,想来并不太懂这些,而对于她来说,却很想知道这琵琶的出处和故事,再弹起来的时候儿也许更能了解这琵琶的韵致在何处。

    “我的一个小友,也有这样的一把琵琶,紫檀的琴身,凤凰于飞的琴头,很是精致,只不过…她已经故去了。”老人谈到这位小友,本来和蔼温厚的笑容忽然一瞬的凝重,随即又是一声儿几乎不可闻的悲叹。

    “对不起!”

    相似的琵琶让老人想起了已故的故人,老人伤楚的眼神让她本来还想追问一些关于紫檀琵琶的话最终咽回了肚子,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们开始吧!”

    只是稍作停顿的脚步,再次迈开,坐到了旁边儿准备好的椅子上,点了点头,示意试讲可以开始了。

    乔楚也礼貌的对老人行了个礼,才坐了下来。

    跟随老人进来的是上次面试乔楚的念桐民乐机构的艺术总监杨丽珍,本来是想先介绍一下儿的,可看到老人示意是要先开始,便会意的退了出去。

    想来,也是怕介绍了他的身份,反倒让乔楚紧张了,影响正常的发挥。

    乔楚到没觉得紧张,倒是觉得眼前的老人很是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在民乐界享有盛名的老师几乎她都能认得出来,如果是大师,一定知道的。

    可是,这位老人气质谈吐,都足有一股独有的气韵,确实有着大家风范。

    绞尽脑汁想着那些名家的名字,却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不过眼前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儿,甭管什么名家,自己好好儿的发挥才是最重要的。

    一堂课下来,确实挺顺利,那小姑娘也颇有灵气,配合的也是甚好,自己稍微讲解一下儿,她便可以心领神会,把她讲的重点要点能很好的融会贯通,呈现出来,倒是显得她的教学更加的精准,上了一个层次。

    多好的老师,也得遇上聪明的学生,才能事半功倍,所以这一节课的节奏身为流畅,气氛也很是轻松。

    在一旁坐着的老人笑意未减,认真专注的神情又偶尔会点着头表示赞许,让乔楚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看来这次试讲是很成功的。

    老人还没说话,那个十几岁的小朋友倒是先站起身来,对着她笑的甜甜的。

    “乔老师,以后我可不可以只跟您学琵琶?”

    能够被学生如此依赖和肯定,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心里一阵儿暖和,不禁对这个本来第一眼就看着十分有演员儿的小女孩儿更生喜爱。

    “当然可以啊!不过,以我现在的资历,只能帮你把基本功打好,等以后学到了一定的基础,你还是要继续找更高的老师去学习,所以,基础很重要,相信你以后一定比老师弹的还要好!”

    乔楚微笑着,褪去惯有的清冷,有的只是老师对学生的那种和蔼温柔,笑意暖人,一旁的老人不住的点头,眉梢眼角带的发自内心的笑意,很是喜欢这个谦逊恬静的女孩儿。

    现在这些艺术老师,有几个不是满嘴跑火车的把自己吹个天花乱坠啊,说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和什么大师合作过,认识谁谁谁,总是拿着别人的光环套用在自己身上。

    如今像乔楚这样谦虚的,实事求是的孩子真的很是少见,喜爱和赞赏之情自然是溢于言表,仔细端详着这个恬静沉稳的女孩儿,没有同龄人的浮躁,那能使人安静下来的气场是与生俱来的,尤其那精致的五官,让他恍惚的想起一个人,在最好的年华陨落的一颗星,本可以在这片天空璀璨生辉的。

    试讲结束,杨总监也适时的走了进来,甜美的声线,优雅的举止,走到了老人面前。

    “关老,您看怎么样?”

    杨总监早就看好乔楚,这句问起来倒有几分献宝似的笑容,再加上看到老人一直保持的笑容,自然也不难看出,乔楚这是过关了。

    “不错!”

    老人铿锵的两个字,便代表了一切,能让关守天说出这样的话的,没几个,乔楚如此小的年纪,弹的琵琶能入得了关老的耳朵,也着实不易。

    “谢谢关老!”

    谦逊的一笑,也随着杨总监的称呼道着谢,心下好像想起来点儿什么。

    关老…

    “难得这把好琵琶,算是找对人了!”

    如此的赞扬,绝对是褒奖中的褒奖,乔楚不禁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琵琶,自己也觉得这把琴确实弹起来极其顺手,每个人都有弹琴的习惯,品位位置的不同,各有千秋,可显然她和这位琵琶的主人习惯何其相似,就连移动c品向下一些的习惯都相同。

    “这琴是我朋友昨天刚刚送我,还有很多需要适应的地方。”

    乔楚还是谦虚的说道,心里也相信,这把琴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相信会在她的手里运用的更好。

    “新琴到手,总需要适应一下的,你的技法和这琴倒是融合的不错。”

    “我也很喜欢这把琴,我想一定是出自名家之手的。”乔楚认同的点了点头,显然这关老对这把琴很是感兴趣。

    “我看看!”

    乔楚将琴递了过去,关老结果来仔细摩挲端详着,似是在看琴,又似透过琴身看到了更深远的东西。

    “前几天民乐共享基金也拍出过一把紫檀琵琶,同为紫檀木,同为凤凰于飞的琴头,那是我已故小友的琴,支持民乐的昌盛发展一直是她的愿望,要说,我也舍不得卖,不过两千万的价格,确实已经远远高出这把琴本身的价格,这笔钱对我们基金会很重要。”

    老人细细的抚摸着琴身,这把便是了,矍铄的目光扫过琴身一角,眸间闪过一丝疑惑而后又瞬间释然,两千万的天价,那小子看来是为了博眼前这女人一笑,不过今天听了一节课,倒觉得这琴命运不错,到了爱惜的人手里。

    “是吗?那真巧…”

    民乐共享基金,难道眼前这位老人是…

    杨丽珍微笑着开口,介绍到,“这位就是国内知名民乐研究家,评论家,一直立志于我国民乐复兴的关守天,关会长。”

    “关会长,很荣幸见到您,谢谢您为民乐事业做的贡献,让我们这些学民乐的孩子们都有了主心骨儿了!”

    乔楚心里难掩的激动,都说民乐不景气,不如西洋乐有前途,可是就是有关守天以及像关守天这样一直热爱这国乐的人们不懈的努力,才能在今天看到慢慢起色的传统音乐。

    “都是大家的努力,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关守天微笑着,将那琵琶递还给了乔楚,并嘱咐,“好好用这把琵琶!”

    “关老,这么说,乔楚可以留下啦?”杨总监笑呵呵儿问道,能让乔楚留下来她很是高兴,打从第一眼看到乔楚就很有眼缘,觉得这样一个恬静内敛的女孩儿特别适合念桐中心的氛围。

    “这小家伙儿都吵着要拜她为师,我还能有什么异议呢?”关守天看向一直站在旁边儿的小女孩儿,不禁宠爱的笑着说道。

    “爷爷,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老师,您应该高兴才对!”

    那小姑娘笑的得意,挽着爷爷的手,撒着娇。

    乔楚一愣,原来…

    “乔老师,我说我叫悦悦,我大名叫关悦!以后请乔老师多多指教!”关悦站直了身子,小大人儿似的正正经经儿的鞠了躬,行了礼,就算是拜师了。

    一边儿的杨总监看着关悦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不禁打趣儿,“悦悦,人家拜师学艺那可都得是奉茶磕头的哦!”

    “别别别…”乔楚是在不好意思在这样一位大师面前受这样的大礼,心里的激动还未完全平复,总是在媒体报章上看到很多关于这位民族音乐人的报道,可是只有文字,却从来没有照片,这会儿没想到就见到自己心里敬佩的人,心里不激动那是假的。

    能让关老坐在这儿听她的一节课,真是荣幸之至看,激动之余更加的谦逊起来。

    “关老,以后还得麻烦您多多指点呢!”

    “这小丫头啊难得看上个对眼儿的人,这孩子皮着呢,乔老师可别看我的面子啊!”

    关守天身为大师却是一点儿架子没有,身为亲和,那大家风范也绝非是可以装出来的,那都是几十年沉淀下来的,融入了骨子里的气度风华。

    “悦悦这小鬼头啊,乔老师,有你的苦头吃喽!”杨总监也不忘再加上一杠子,这也倒是实话,给这小丫头儿在这儿找了这么多老师,能这么主动让乔楚教她,还真是不容易。

    “哪有啊…我很听话的好不好?”

    关悦一脸不服气,小脸儿也气鼓鼓的嘟了起来,惹得三个大人都不禁笑了起来。

    出了念桐中心,正好儿五点,正琢磨着要回家呢,一道红光如火如电,蹭一下儿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姐,怎么样?专职司机,来的更正及时吧?”

    “你怎么又折腾过来了了?”

    “你的东西不是还在我车上呢嘛,再说川儿爷今儿回那边儿了,怎么样?大美女,赏个脸吃个饭呗?”

    小桃习惯了把王川的家叫‘那边’,简单的两个字划出了两个世界,那中间是隔着千山万水的,每当王川回家时,小桃都会觉得他这次再也不会回来的感觉,所以就找一切可能的人和事儿来让自己连轴儿转的忙着,如果今儿不来接乔楚下班,那么她肯定是在家猛做家务呢。

    “嗯…赏!哪儿吃去?”

    面试顺利的乔楚,这会儿心情也不赖,答应的甚是痛快,开门儿上了副驾驶。

    “咱先海鲜市场,买完了回家做去!”

    “呦呵,小桃姐今儿好兴致啊?怎么着,你家川儿爷不在,你就撒开欢儿的吃了?”

    “你不知道,医生说我体寒,让我少吃海鲜,我压根儿没当回事儿,得,人家川儿爷记住了,彻底把我这伙食给断了,除了鱼,别的海鲜想都不能想。”

    “看不出来啊,川儿爷还真是个细心的人呢,管不得你酒都不喝了呢。”

    乔楚也没想过小桃和王川能相处的如此好,难道自己的担心都是没必要的吗?可为什么总是从那喋喋不休的小桃的眼底,还是能看到不确定和淡淡忧愁呢,只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如果细心去看,根本看不出来。

    “不说正经事儿,他绝对是好男人一枚,对你可用心了,人家用心,我就享受呗,别太当真就行!”小桃眼睛专注的看着前方,嘴角勾起的却是无奈的弧度。

    越是说的洒脱的人,其实心里早就深陷不能自拔,乔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上一次醉酒两个人也交过心了,彼此都明白,小桃压根儿没提雷绍霆的任何事儿,乔楚也更不好再说她和王川的事儿了,前方的路对于她和小桃都是一样的迷茫。

    半晌,车已经从三环路上饶了下来,驶进了海鲜市场附近,两个人才避重就轻的又聊了起来,罗列着晚上的菜谱儿,琢磨着跟未来无关的事儿。

    一通儿的采购,小桃绝对是把那专业情妇及厨师形象扮演的淋漓尽致,这季节吃海鲜算正正好好儿的,品种众多,又肥又新鲜。

    买了几只螃蟹,还有鱼,虾,扇贝,花蛤…反正能想到的恨不得人家大小姐都买来。

    “咱俩吃得了吗?”

    “没事儿,哪个都尝尝呗,再说,万一有蹭饭的呢?”

    “谁啊?”

    “呃…川儿爷,谁知道丫是不是狗做梦似的又杀回来了?”

    小桃挤眉弄眼儿的一笑,又跟老板侃上了。

    别看开着豪车,钱包儿里的卡和钱都成沓儿的往外拿,可是小桃还是没忘了讨价还价的爱好,这一点儿和乔楚一样儿,甭管兜儿里有钱没钱,总要讲讲价,买的比原价便宜,心情就会好很多,好像买来的东西都比原来香甜似的。

    小桃特别能侃,三句两句的就把那店主侃晕菜了,一脸苦相的打包,收钱,摇着头连连叫苦。

    “要不是看着你们两个小姑娘长的漂亮,这价钱我可不能给的!”

    苦着脸的店主惹得俩人儿甭提多乐呵儿了,捡了便宜还被夸了两句,这店主果然是个朴实的生意人。

    “谢谢大哥哈,下回还来你家买!”

    小桃嘴那叫一个甜,拎着东西挽着乔楚,美美的往外走。

    两个人都是手巧的人,干活儿自然麻利,不过做海鲜,乔楚到还真是不太在行,也只能打打下手儿,充其量算是个二厨儿,切个墩儿,洗个菜什么的。

    “小桃,上次那个虾,是怎么做的?”

    乔楚想起那天在中山别墅聚会时,小桃做的虾确实很好吃,不禁问了起来。

    “那个啊,怎么?想学?”

    “是啊,好学不?”

    “我姐这巧手,什么事儿能难得倒你啊,不过费那事儿干嘛啊,想吃了随时来,我给你做不就完了?”小桃说的特敞亮,笑的却很有深意,故意堵着乔楚要学的可能,勾搭着她往外说实话。

    “也不能每次都麻烦你啊,教教我呗?”乔楚讨好的一笑,去那边儿了,怎么又回来了?

    “桃儿,今儿可是有贵客啊!”说的是王川,显然心情不赖,看大小桃更是顾不得后面儿跟进来的人,先腻歪的亲了一口。

    小桃看到来的人吓一跳,可没有什么兴致跟川儿爷亲热,调高了声调儿的喊出声儿。

    “呦,三少,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这位美女是?”

    高声调儿,连珠炮,喊的那叫一个没有标点符号儿,显然是给里面儿的人听呢。

    玄关处不太能看见餐厅这边儿的情况,进来的人也自然没看见房间里还有谁。

    小桃紧张够呛,要说三少自个儿来了吧,倒也没啥,主要是后面儿还跟着个女的,这女的,她电视上见过,最近和雷三爷出双入对,早就占满了各大报刊杂志的头条儿了,这会儿让她姐看见,得多心窄啊。

    咋就这么巧呢!

    川儿爷倒是大概和她说了说这事儿,她心里有数儿,可是做戏还非得做全套儿的啊,还做到他们家来了?

    乔楚腾楞一下儿站起身儿,本来听到‘三少’她心里就毛楞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反应就是想逃,不想见着他,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本来一直在心里想着的,一旦见到他怎么样也得把视频的事儿说清楚的,可这会儿她第一个想法儿却是想逃,一听到后面儿还有美女,她的就跟脚下生风似的更速度了。

    随便儿开了一门儿躲了进去,门关上的一刹那,借着门缝儿,她还是瞟见了站在那高大身影后的女人,是那日宴会上陪着他的女伴。

    心里一下钝痛,门也跟着完全合上,回头儿一看,连连叫苦,好躲不躲的,竟然多进卫生间来了。

    门关上了,暂时安全了,新式楼房,卫生间都不带窗户的,四面封死,她无处可逃,只能蹲在这儿等着外面儿的人吃饱喝足走人才能出去了。

    想想自己也够可悲的,许是做那种见不得光的人习惯了?怎么还害怕上了?害怕那个男人看过来的陌生眼神,也害怕他身边的女人看到自己这个旧人。

    总之,不知道自己到底处于什么目的,就是躲在这儿不想出去。

    这卫生间离着餐厅距离不远,外面的人说话听的一清二楚。

    “小桃,有人来?”

    王川扫了一眼桌上儿的白酒杯问道,看着小桃有点儿紧张的眼神儿,心里犯嘀咕,他绝对相信,小桃不可能阳奉阴违的他前脚走,她后脚儿把野男人招家来,他也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小桃对他的心意?

    那么,让她如此紧张,难道…揣着心里的猜测看了看已经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的雷绍霆,那锐利的双眸眯了眯,性感的薄唇不着痕迹的扬了扬。

    王川一愣,没想到雷三爷会坐到餐桌儿这儿来,急忙给小桃使了个眼色。

    小桃会意,急忙又转身儿拿过来酒杯,边倒酒边说着,“哪儿啊,我这不是等着你回来嘛,咱俩这叫心有灵犀,诺,就都给你准备了。”

    说着,就要去端乔楚那杯递给川儿爷,却半路被雷三爷给拦下了。

    “我喝着杯就行!”

    “哦…哦,好,那这杯给这位美女,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小桃尴尬的觉得嗓子有点儿干涩,又倒了一杯递给那美女。

    “兰溪!”

    洒脱不羁的一笑,撞上小桃有点儿尴尬的眼神儿,不禁觉得有趣儿,拉了把椅子大咧咧的坐在了雷绍霆身边儿。

    小桃不禁眸色一僵,这兰溪不见外的样子,还真是随便的很,看来和雷绍霆的关系匪浅,说是计划,不会假戏真做吧,如果是那样儿,屋里的姐姐怎么办?她小桃可是不想让这个跟亲姐似的姐姐受委屈。

    “桃儿,你怎么知道我想吃海鲜了呢?”

    王川放下心头的猜测,既然他能想到的,雷绍霆自然也清楚谁在这儿,要不要见面,全看人家雷三爷,照说这儿也没有外人,见面倒也不会让谁看见,可却也知道这事儿详细的不能全盘跟乔楚说,他虽然奇怪为啥不能说,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男人心思一转起来,也是深不可测,就拿昨天生日宴会的事儿来说,这隐隐避避的折腾这么一通儿,还真不是雷三爷的风格,可遇到了乔楚,一向怕麻烦,万事都喜欢单刀直入做法儿的雷三爷是多麻烦都不嫌麻烦了。

    他本来打算就帮着哥们儿把话解释清楚得了,可却被小桃儿劝住了,小桃劝的那几句话他倒觉得有几分道理。

    “我说川儿爷,那么聪明个脑袋怎么不转轴呢?为什么不说?不止是因为怕我姐搀和这件事儿有危险,其实三爷更害怕的是,我姐知道这些事儿以后,却无动于衷,他更伤,三爷啊…胆儿怯了,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想让我姐知道,可又害怕得到不想要的结果,所以矛盾啊,故作神秘啊,都掩盖不了三爷栽了的事实。”

    这么一分析,王川也有点儿同感似的,所以昨天才弄来那仙药,让他以解相思之苦,他这哥们儿看来是栽在乔楚手里了,即便是自己不自知,他也懒得点破,爱情这玩儿意,还得自己悟,这样认清自己感情的时候儿才不会参加任何杂质,再说,他就算说了,估计哥儿几个也得笑话他啥时候儿这么娘们唧唧的,会分析这个了。

    左右琢磨着,这事儿不能帮,看着这么别扭的雷三少也是一景儿。

    “来,三少,尝尝这个虾!”

    小桃拿起共用筷子,给三爷盘子里夹了一筷子,随后儿又给兰溪也夹了一块儿。

    “我的呢?”王川有点儿不满的扬着下巴,端起盘子跟个要吃的孩子似的。

    “还能少得了你的啊?”小桃边夹着菜,眼波流转,偷偷瞟了雷绍霆一眼。

    从上次聚会时候儿,她就看出来了,那天除了那盘子虾没吃,别的菜他都吃了,因为啥啊?因为就那盘儿虾不是他们家乔楚做的。

    所以她这会儿猛力推荐这虾,也正是因为这盘子虾是乔楚做的,她也只能帮到这儿了,爱吃不吃可就全看三爷兴致了。

    雷绍霆看了一眼盘中的虾,嘴角动了动,似笑非笑的表情因为微低的头让人看不真切,拿起旁边儿那盘子上的筷子夹了一块儿虾放到嘴里。

    这一举动让小桃心里一惊,那是乔楚刚刚用的筷子,向来有洁癖的三爷竟然去抄那双筷子,看来他是知道这房间里藏着的人是谁了。

    可是雷三爷不点破,她也没法儿说什么,乔楚躲了起来显然是不想见雷绍霆,或是因为雷绍霆身边儿有个兰溪,而雷绍霆不点破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顾及身边儿的兰溪,他不说不问,谁也不会去捅破这窗户纸。

    这顿饭吃的怎么这么累心,这么肉疼呢。

    “手艺不错,很好吃!”

    吞咽了一口,有点儿意犹未尽的轻抿了一下唇,声调提了提说了这句评语。

    贴在门的另一边儿听动静儿的乔楚心跳漏了一拍,她刚刚吵着要跟小桃学做虾,根本没有细想是为什么,可听到这一句赞赏,却又感到一种陌生的满足感充斥在胸口。

    “好吃就多吃点儿!”小桃笑呵呵儿的让着,也没给雷绍霆夹别的菜,一直往她盘子里送虾。

    兰溪精明的美目一弯,似是了然,突然被抓来做女伴,不过还是为了公众媒体,跟着他一路走一路逛,被那写狗仔媒体一路跟拍,差不多拍够了,才算是消停下来,张罗着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呆会,三爷就把她给带这儿来了。

    明显他们进来时房间里应该有两个人的,如此精明的两位爷都不去点破,那自然是有情况儿,洁癖的三爷抄起别人的筷子吃饭,绝对也是头一遭,定是亲密的人才会如此,大概其一猜,便也知道是那日宴会上被三爷狮子吼给气走的女孩儿了,那天他护犊子的样儿,她是见识到的,不禁对这个乔楚充满了探知的兴趣,能让这位爷有兴趣的女孩儿一定不简单。

    “来,咱们走一个吧!”

    兰溪端起酒杯提议道,她刚回国没多久,便一直忙乎着各种各样雷三爷分配下来的任务,倒不能说没吃上一顿饱饭,可是能这么踏实的吃饭,还真是不容易,尤其见天儿喝洋酒的她对这五粮液是格外亲切,想来川儿爷家的酒,绝对和市面儿上的五粮液是大大的不同滴。

    不太喜欢喝酒的雷绍霆也端起了酒杯,现实低头闻了闻,似是品位着什么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跟大家碰杯后,随即一饮而尽。

    有时候儿人总是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儿上得到极大的满足,她用的筷子,她用的酒杯,仿佛都还残留着她特有的味道。

    走进房间便闻到的芳香,也许别人并未注意,可是他能闻到,那是只属于她的气息,眉目一扫那一桌子菜,唯独那虾让他更加确定了。

    她总是怕挑虾线时挑不干净,所以索性会用到在虾背上切一刀,虾线去除的干净,虾炒出来又漂亮。

    还有她切胡萝卜的时候儿,总喜欢斜切成菱形片儿…

    西兰花总会掰的很小块儿,说这样比较好熟…

    乔楚在卫生间却如坐针毡般,可显然人家吃上还没完了,四个人,两对儿情侣,更显得她单帮儿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的狼狈。

    心里不断祷告着,差不多得了,怎么还吃起来没完了呢?

    这卫生间离外面儿又近,还不能弄出什么大动静儿,连来回走柳儿来缓解紧张焦急的情绪都不行,只能傻呆呆的坐在浴缸边儿数绵羊。

    突然有椅子挪动的声响儿,乔楚心里不禁骤然一紧,仔细听着外面儿的动静儿。

    这么快就吃完了?

    脚步越来越近,乔楚才意识到人是奔着卫生间来的。

    低沉有力的脚步,就如他说话的声音一般,让她心里不禁一阵儿的震颤。

    慌乱的四下寻找藏身之处,每一个毛细孔都渗着丝丝凉气。

    咔嚓——

    门锁转动,门被推开…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送的道具还有票票,某倾感动哦!么大家哈!

  http://www.9xds.com/book/1603/211021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